隨筆作家

書名:療癒寫作:啟動靈性的書寫祕密,原文名稱:The True Secret of Writing: Connecting Life with Language,語言:繁體中文,ISBN. Dusklands
中譯本:昏暗之地
The lives of animals Youth
中譯本:少年時
The Master of Petersburg
中譯本:聖彼得堡的文豪
Foe
中譯本:仇敵
Elizabeth Costello
中譯本:伊莉莎白. 頌古拈古(二)
或曰:子其謙乎!蓋能而示之以不能乎!曰:非謙也,是真語實語也。楞伽示宗說二通,而教多顯義,宗多密義,故又云無義味語。予於教之深玄者猶未能盡通也,而況於宗門中語乎!復次宗門問答機緣,雖云無義味語,然有猶存少分義路可思議者,有絕無義路,似無孔鐵槌不可鑽刺者,有似太虛空不可捉摸者,有似鐵蒺藜不可咬嚼者,有似大火聚不可近傍者,有似赫日輪不可著眼者,有似砒霜鴆羽不可沾唇者,安得妄議略舉古人一二?世尊拈花,迦葉破顏微笑,我今已能冥會佛心如迦葉否?客誦金剛,六祖即時契悟,我今已能頓了深經如六祖否?臨濟見大愚,而曰黃檗佛法無多子,我今已能實見得無多子否?趙州八十行腳,曰祇為心頭未悄然,我今已能心頭悄然否?香巖擊竹有聲,而曰一擊忘所知,我今已能忘所知否?靈云見桃花,而曰直至如今更不疑,我今已能的的到不疑之地否?高峰被雪巖問正睡著無夢時主人,不能答,我今已能答斯問否?又三年而於枕子落地處大悟,我今已有此大悟否?如此類者不可勝舉,倘有一未明,其餘皆未必明也。如兜率悅公之謂張無盡是也。非惟古人,即今人所作,亦不敢輕評其是非,而漫為之貶駁也。何也?人坐於堂上,方能辨堂下人曲直,又未曾繫籍聖賢故也。嗟乎!錯答一轉語,墮野狐身百劫;笑明眼人答話,倒屙三十年。覆轍昭然,可弗慎諸?. 齋僧錢作僧堂
或曰:「僧糧,僧所食也。僧堂,僧所居也。居食二者,皆僧受用,奈何以齋僧錢作食堂,而受火枷之報也?」此義有二:一者米粟蔬菜,人以濟饑;樑棟牆壁,能濟饑否?則物類不相應也。二者施主作齋,汝今作屋,磚錢買瓦,違信施心,則因果不相應也。或曰:「別化錢齋僧可準過否?」彼人齋僧,自彼人福,與前人何涉?「然則如之何而後可?」曰:折僧堂。如數齋僧而火枷滅,有明徵矣。又問:「造佛錢作佛殿,總之供佛也,可乎?」曰:不可。畫棟雕樑,還當得如來相好光明否?「造經錢作經廚,總之供經也,可乎?」曰:不可。錦囊寶匱,還當得如來金口玉音否?「如是乃至放生錢買池塘,總之濟物利生也,可乎?」曰:不可。空陂野澤,千頃汪洋,還當得彼時失救,垂臨鼎鑊,將被刀砧百千萬億生靈否?況挪移變換,舛錯因果乎!又有說焉:「造佛餘錢,可用作佛前供器否?」則律有開許之文。餘諸福事無文,慎之慎之!毋恣己見而反招業報也。. 現報(一)
報有三:一者今生作惡,現生受報。二者今生作惡,第二生受報。三者今生作惡,第二生未報,多生以後受報。惟善亦然。報之遲速,蓋各有緣因,但世人見惡者不報,或更昌隆,乃憤憤不平;未知三世之說故也。夫後之二報,人不及見,惟重現報。今姑記現報數事,目擊而非傳聞者:一人撾笞婢僕,動以百數。一日將一僕係頸東柱、係足西柱,使伸縮無路而痛責不休。其父大怒,遇往解放,而囑曰:「汝速去,渠若告汝逃亡,我即告渠忤逆。」遂得生還。後此人亦以己子賣與他家,而自身為鄉宦守門。又一人平生笞人如官府,後亦受官刑,斃囹圄中。一人中家內室也,妄費無算,後子女滅盡,老無依賴,為人縫補經絡。一人貴宦子也,驕奢佚遊侈費,不知慚愧,後追逐遊僧丐者趁食於諸方。一人毀訾天神無所顧忌,後為村民所歐,得疾身殞。一人辱詈如來及諸賢聖,皆人不忍聞者,俄而客死於外,不得歸。一人瞋母不悉委財帛,折其供事觀音大士一臂,後走馬湖塘,墮落折臂幾死。又一人生七女七男,凡生一女,纔墮地,即溺殺之,其七男先後相繼亦死,男女十四人無一存者,惟老夫老婦相對哭泣而已。又數人出家者,我慢自賢,凡時人或有言論,一概呵以為非,乃復輕藐先哲,妄加毀訾,後俱不壽,或惡疾死;姑記之以警狂傲。. > (錄影資料)1996辛波絲卡
(Wislawa Szymborska) 波蘭辛波絲卡詩選 1995黑尼
(Seamus Heaney)愛爾蘭 Seeing Things
The Burial At Thebes: A Version Of Sophocles’ Antigone
Death of a Naturalist1994大江健三郎
(Oe Kenzaburo) 日本死者的傲氣. ɦ®é¦® ── 佛學隨筆 簡體 《夜半鐘聲》 1981 å¹´ 佛陀教人自我拯救,佛陀的教訓是對此世界. 儒童菩薩
相傳孔子號儒童菩薩。或曰:「吾夫子萬代斯文之祖,而童之。童之者,幼之也。幼之者,小之也。彼且幼小吾師,何怪乎儒之闢佛也!又僧號比丘。丘,夫子諱也。比者,並也。僧,佛弟子,而與夫子並。彼且弟子吾師,何怪乎儒之闢佛也!」是不然。童者,純一無偽之稱也。文殊為七佛師,而曰文殊師利童子;善財一生得無上菩提,而曰善財童子;乃至四十二位賢聖,有「童真住」,皆歎德之極,非幼小之謂也。故曰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若夫比丘者,梵語也。梵語比丘,此云乞士,亦云破惡,亦云怖魔。比非比並之謂,丘非丘陵之謂,蓋僅取音不取字也。例如梵語南無,此云歸命,南不取南北之南,無不取有無之無也。噫!使夫子而生竺國,必演揚佛法以度眾生;使釋迦而現魯邦,必闡明儒道以教萬世。蓋易地則皆然。大聖人所作為,凡情固不識也。為儒者不可毀佛,為佛者獨可毀儒乎哉?. 蓮社
世有無賴惡輩,假仗佛名,甚而聚眾,至謀為不軌。然彼所假,皆云釋迦佛衰,彌勒佛當治世,非廬山遠師蓮社也。遠師勸人舍娑婆而求淨土,其教以金銀為染心之穢物,以爵祿為羈身之苦具,以女色為伐命之斧斤,以華衣美食田園屋宅為墮落三界之坑井,惟願脫人世而胎九蓮,則何歆何羨?而彼假名彌勒者,正以金銀爵祿女色衣食田宅誘諸愚民,俾悅而從己。則二者冰炭相反,不可不辯也。然蓮社中人,亦自宜避嫌遠禍,向所謂宜少不宜多者,切語也。予曾有在家真實修行文勸世,其大意謂凡實修者不必成群作會;家有靜室,閉門念佛可也。不必供奉邪師;家有父母,孝順念佛可也。不必外馳聽講;家有經書,依教念佛可也。不必惟施空門;家有貧難宗戚鄰裏知識,周急念佛可也。何以故?務實者不務外也。願為僧者,幸以此普告諸居士。.

儒者闢佛
儒者闢佛,有跡相似而實不同者,不可概論也。儒有三:有誠實之儒,有偏僻之儒,有超脫之儒。誠實儒者,於佛原無惡心,但其學以綱常倫理為主,所務在於格致誠正修齊治平,是世間正道也。即佛談出世法自不相合,不相合勢必爭,爭則或至於謗者,無怪其然也,伊川晦菴之類是也。偏僻儒者,稟狂高之性,主先入之言,逞訛謬之談,窮毀極詆,而不知其為非,張無盡所謂「聞佛似寇仇,見僧如蛇蠍」者是也。超脫儒者,識精而理明,不惟不闢,而且深信,不惟深信,而且力行,是之謂真儒也。雖然,又有遊戲法門,而實無歸敬,外為歸敬,而中懷異心者,非真儒也。具眼者辨之。. 極樂世界
或疑:「華嚴謂極樂僅勝娑婆,而大本彌陀經言勝十方,何也?」一說:「勝十方者,止是相近娑婆之十方,非華藏世界之十方也。」其說亦是,而猶未盡。良由「僅勝」之說,蓋以晝夜相較。故云娑婆一劫,為極樂一晝夜;極樂一劫,為袈裟幢一晝夜;展轉歷恆沙世界,以至勝蓮華。乃專取時分短長之一節,非全體較勝劣也。不然,人間千萬年,為地獄一晝夜,將地獄勝人間耶?又例之:若定執身量之長短較優劣,則盧舍那佛僅高千丈,而修羅高八萬四千由旬,將修羅勝舍那耶?是故謂極樂勝十方,即廣遠言之,亦自不礙。. Array馮馮 ── 佛學隨筆 簡體 《夜半鐘聲》 1981 年 佛陀教人自我拯救,佛陀的教訓是對此世界. 頌古拈古(二)
或曰:子其謙乎!蓋能而示之以不能乎!曰:非謙也,是真語實語也。楞伽示宗說二通,而教多顯義,宗多密義,故又云無義味語。予於教之深玄者猶未能盡通也,而況於宗門中語乎!復次宗門問答機緣,雖云無義味語,然有猶存少分義路可思議者,有絕無義路,似無孔鐵槌不可鑽刺者,有似太虛空不可捉摸者,有似鐵蒺藜不可咬嚼者,有似大火聚不可近傍者,有似赫日輪不可著眼者,有似砒霜鴆羽不可沾唇者,安得妄議略舉古人一二?世尊拈花,迦葉破顏微笑,我今已能冥會佛心如迦葉否?客誦金剛,六祖即時契悟,我今已能頓了深經如六祖否?臨濟見大愚,而曰黃檗佛法無多子,我今已能實見得無多子否?趙州八十行腳,曰祇為心頭未悄然,我今已能心頭悄然否?香巖擊竹有聲,而曰一擊忘所知,我今已能忘所知否?靈云見桃花,而曰直至如今更不疑,我今已能的的到不疑之地否?高峰被雪巖問正睡著無夢時主人,不能答,我今已能答斯問否?又三年而於枕子落地處大悟,我今已有此大悟否?如此類者不可勝舉,倘有一未明,其餘皆未必明也。如兜率悅公之謂張無盡是也。非惟古人,即今人所作,亦不敢輕評其是非,而漫為之貶駁也。何也?人坐於堂上,方能辨堂下人曲直,又未曾繫籍聖賢故也。嗟乎!錯答一轉語,墮野狐身百劫;笑明眼人答話,倒屙三十年。覆轍昭然,可弗慎諸?. 淨土不可言無
有謂唯心淨土,無復十萬億剎外更有極樂淨土。此唯心之說,原出經語,真實非謬,但引而據之者錯會其旨。夫即心即境,終無心外之境;即境即心,亦無境外之心。既境全是心,何須定執心而斥境,撥境言心,未為達心者矣。或又曰:「臨終所見淨土,皆是自心,故無淨土。」不思古今念佛往生者,其臨終聖眾來迎,與天樂異香幢旛樓閣等,惟彼一人獨見,可云自心;而一時大眾悉皆見之,有聞天樂隱隱向西而去者,有異香在室多日不散者,夫天樂不向他方,而西向以去,彼人已故,此香猶在,是得謂無淨土乎?圓照本禪師,人見其標名蓮品,豈得他人之心,作圓照之心乎?又試問汝:臨終地獄相現者非心乎?曰:心也。其人墮地獄乎?曰:墮也。夫既墮地獄,則地獄之有明矣,淨土獨無乎?心現地獄者,墮實有之地獄;心現淨土者,不生實有之淨土乎?寧說有如須彌,莫說無如芥子。戒之戒之!. Karlfeldts dikter1917 吉勒魯普(
Karl Gjellerup) 丹麥Nogle sagn
Kors og kaerlighed
Den evige strid
Mit liv og levned1917 彭托皮丹
(Henrik Pontoppidan) 丹麥明娜1916 海登斯塔姆
(Verner von Heidenstam)瑞典 Brev: 1884-1890
Charles Men
Svenskarna och deras hövdingar: Berättelser för unga och gamla
The Tree of the Folkungs1915 羅曼羅蘭
(Romain Rolland) 法國Jean-Christophe|
Richard Strauss et Romain Rolland
Monsieur le Comte: Romain Rolland et Léon Tolstoy : textes1913 泰戈爾
(Rabindranath Tagore) 印度眼中沙 |
漂鳥集 |
頌歌集 |
泰戈爾散文詩全集 |
泰戈爾短篇小說選 |
愛貽集
園丁集
採果集 |
紙牌王國 |
泰戈爾抒情詩選 |
你喜愛的詩
吉檀迦利

橫渡集
新夫婦的見面1912 霍普特曼
(Gerhart Hauptmann) 德國Three Plays : The Weavers, Hannele, the Beaver Coat
Gerhart Hauptmann, Ludwig v. 中譯本:攻心記 : 東歐共產國家思想改造過程1979埃利蒂斯(Odysseus Elytis)希臘Axion Esti
The Collected Poems of Odysseus Elytis
伊利提斯詩選 1978辛格
(Isaac Bashevis Singer)美國Shosha
中譯本: 蕭沙
Old love
The collected stories of Isaac Bashevis Singer
The Magician of Lublin
中譯本:盧布林的魔術師
Gimpel the fool and other stories
中譯本:傻子金寶
Zlateh the goat and other stories
When Shlemiel went to Warsaw & other stories
中譯本: 孟納生的夢
卡夫卡的朋友
傻子金寶
Stories for children
中譯本: 有錢人不死的地方
自認為是狗的貓和自認為是貓的狗
托弟與守財奴
The Fools of Chelm and the Stupid Capr
中譯本: 海烏姆村的鯉魚
Scum
中譯本:人渣
Zlateh the goat
中譯本: 山羊日拉德
傻子村
以撒辛格短篇小說選
A young man in search of love. 李卓吾(一)
或問:「李卓吾棄榮削髮,著述傳海內,子以為何如人?」答曰:卓吾超逸之才,豪雄之氣,吾重之。然可重在此,可惜亦在此。夫人具如是才氣,而不以聖言為量、常道為憑,鎮之以厚德,持之以小心,則必好為驚世矯俗之論,以自娛快。試舉一二:卓吾以世界人物俱肇始於陰陽,而乙太極生陰陽為妄語。蓋據易傳,有天地然後有萬物,而以天陰地陽、男陰女陽為最初之元本,更無先之者。不思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同出夫子傳易之言,而一為至論,一為妄語,何也?乃至以秦皇之暴虐為第一君,以馮道之失節為大豪傑,以荊軻聶政之殺身為最得死所;而古稱賢人君子者,往往反摘其瑕類,甚而排場戲劇之說,亦復以琵琶荊釵守義持節為勉強,而西廂拜月為順天性之常。噫!大學言:「好人所惡,惡人所好,災必逮夫身。」卓吾之謂也。惜哉!. 趙定宇作閻王
少塚宰定宇趙公,與云南巡撫陳玉台同年。公以萬曆丙申三月望日捐館。時玉台在任,因內人病,扶乩請神,神判以死,因懇乞救援。神云五殿閻君方新任,其人剛正,不可幹以私,無以為也。問新任何人?曰:常熟趙某耳。俄而訃至,則任期與訃期吻合。陳大驚異。或曰:「閻王帶福帶業者為之。定宇盛德士,亦有業乎?」噫!地藏菩薩言:「我觀閻浮提眾生,舉足動步,無非是罪。」焉得無過?昔聞一僧有天符召作閻王者,僧懼,大起精進,一心念道,符使遂絕。嗟乎!古稱韓擒虎生為上柱國,死作閻羅王;又近代傳聞鄭澹泉司寇死作閻王,杭太守周公死作城隍,此常事也。古德有言:「僧雖有行,不了道者,多作水陸諸神。」豈徒言哉?. 菩薩
人見如來彈斥偏小,讚嘆大乘,知菩薩道所當行矣;然不審其實,而徒假其名,為害滋甚。是故未能自度先能度人者,菩薩也;因是而己事不明,好為人師,則非矣!六度齊修,萬行兼備者,菩薩也;因是而專務有為,全拋心地,則非矣!無惡名怖,乃至無大眾威德怖,坦然自在者,菩薩也;因是而聞過不悛,輕世傲物,則非矣!即殺為慈,即盜為施,乃至即妄言成實語,種種權宜方便,不可以常情局者,菩薩也;因是而毒害劫奪欺誑,甚而破滅律儀,撥無因果,如古謂「飲酒食肉不礙菩提,行盜行婬無妨般若」,則非矣!此則徇名失實,不善學柳下惠,而學步於邯鄲者也。大道無成,業果先就,慎之慎之!. 不願西方(一)
或問一僧:「公願生西方否?」曰:「吾不願也。乃所願,來生著綠袍,一妻一妾而處室也,此即吾之極樂國也。」問者嘿然。以告予,予謂人各有志,志在富貴,何西方之為?雖然,富貴雖非道人美事,而亦須修頑福以得之。倘不修福,未必得為綠袍郎,而或作綠衣人也;未必配淑女於名門,而或納六禮於齊人也。猶未也,倘有業焉,且不得為綠衣人,而或為金衣公子之流,事未可知也;且不得納禮於齊人,而或依棲於圉人、校人、庖人,事未可知也。猶未也,倘業重焉,金衣或變而為赤牒焉,事未可知也;圉人校人庖人或變而為阿旁焉,事未可知也。悲夫!. 現報(一)
報有三:一者今生作惡,現生受報。二者今生作惡,第二生受報。三者今生作惡,第二生未報,多生以後受報。惟善亦然。報之遲速,蓋各有緣因,但世人見惡者不報,或更昌隆,乃憤憤不平;未知三世之說故也。夫後之二報,人不及見,惟重現報。今姑記現報數事,目擊而非傳聞者:一人撾笞婢僕,動以百數。一日將一僕係頸東柱、係足西柱,使伸縮無路而痛責不休。其父大怒,遇往解放,而囑曰:「汝速去,渠若告汝逃亡,我即告渠忤逆。」遂得生還。後此人亦以己子賣與他家,而自身為鄉宦守門。又一人平生笞人如官府,後亦受官刑,斃囹圄中。一人中家內室也,妄費無算,後子女滅盡,老無依賴,為人縫補經絡。一人貴宦子也,驕奢佚遊侈費,不知慚愧,後追逐遊僧丐者趁食於諸方。一人毀訾天神無所顧忌,後為村民所歐,得疾身殞。一人辱詈如來及諸賢聖,皆人不忍聞者,俄而客死於外,不得歸。一人瞋母不悉委財帛,折其供事觀音大士一臂,後走馬湖塘,墮落折臂幾死。又一人生七女七男,凡生一女,纔墮地,即溺殺之,其七男先後相繼亦死,男女十四人無一存者,惟老夫老婦相對哭泣而已。又數人出家者,我慢自賢,凡時人或有言論,一概呵以為非,乃復輕藐先哲,妄加毀訾,後俱不壽,或惡疾死;姑記之以警狂傲。.

湯厄(一)
辛醜孟春十日,予隨例入浴,失足沸湯中,從踵及股。既而調治乖方,踰兩月而後愈。雕備歷諸苦,而於苦中,照見平日過咎,生大慚愧,發菩提心。蓋平日四大無恙,行坐隨意,眠起隨意,飲食隨意,談笑隨意,不知其為人天大福也。安享此福,無復思念六道眾生。且我此一餉安樂時,地獄眾生,挫燒舂磨者,不知經幾許苦矣!餓鬼眾生,飲銅食血者,不知經幾許苦矣!畜生眾生,啣鐵負鞍,刀割鼎烹者,不知經幾許苦矣!縱得為人,而饑寒逼迫者,服役疲勞者,疾病纏綿者,眷屬分離者,刑罰責治者,牢獄監禁者,徵輸困乏者,水溺火焚而死者,蛇螫虎囓而死者,含冤負枉而死者,其苦亦不知幾許,而我弗知也。自今以後,得一餉安樂,即當思念六道苦惱眾生,攝心正意,願早成道果,普濟含識,俾齊生淨土,得不退轉。剎那自肆,何以上報佛思,而下酬檀信也。勵之哉!.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物不遷論駁
有為物不遷論駁者,謂肇公不當以物各住位為不遷,當以物各無性為不遷。而不平者反駁其駁。或疑而未決,舉以問予,予曰:為駁者,固非全無據而妄談;駁其駁者,亦非故抑今而揚古,蓋各有所見也。我今平心而折衷之:子不讀真空、般若、涅槃三論,及始之宗本義乎?使無此,則今之駁,吾意肇公且口掛壁上,無言可對、無理可伸矣!今三論發明性空之旨,罔不曲盡,而宗本中又明言緣會之與性空一也,豈不曉所謂性空者耶?蓋作論本意,因世人以昔物不至今,則昔長往,名為物遷,故即其言而反之。若曰:爾之所謂遷者,正我之所謂不遷也。此名就路還家,以賊攻賊,位不轉而易南成北,質不改而變鍮為金,巧心妙手,無礙之辯才也。故此論非正論物不遷也,因昔物今物二句而作耳。若無因自作,必通篇以性空立論,如三論矣!茲徑以不曉性空病肇公,肇公豈得心服?是故「求向物於昔,於昔未嘗無;責向物於今,於今未嘗有。」此數言者,似乖乎性空之旨;然昔以緣合不無,今以緣散不有,緣會性空既其不二,又何煩費辭以辨肇公之失哉?或問:何故彼論通篇不出此意?曰:以有「緣會不異性空」之語在宗本中,觀者自可默契耳。若知有今日,更於論尾增一二語結明此意,則駁何由生?籲!肇公當必首肯,而不知為駁者之信否也。. 佛性
經言蠢動含靈皆有佛性。孟子之闢告子也,曰:「然則犬之性猶牛之性,牛之性猶人之性歟?」有執經言而非孟子,予以為不然。皆有佛性者,出世盡理之言;人畜不同者,世間見在之論,兩不相礙。是故極本窮源,則螻蟻螻蠓,直下與三世諸佛平等不二;據今見在,則人通萬變,畜惟一知,何容並視。豈惟人與畜殊,彼犬以司夜,有警則吠;若夫牛,即發扃鑽穴,踰牆斬關,且安然如不聞見矣。犬牛之性果不齊也,而況於人乎?萬材同一木也,而梧檟枳棘自殊;百川同一水也,而江湖溝渠各別。同而未嘗不異,異而未嘗不同者也。如執而不通,則世尊成正覺時,普見一切眾生成正覺,今日何以尚有眾生?. 燒煉
或問:「燒煉之誆騙,莫不知之,而恆中之者,何也?」先聖有言:「智者不惑。」中丹客者,智不足也。雖然,世人不足責,出家僧亦有惑之者,為可嘆也。夫世人以財為命,而丹砂可化為黃金,雖帝者亦惑於方士之說矣,故在俗家宜受其惑。而出家者不憶佛言乎:白毫相中八萬四千光明,以一分光明周給末法弟子尚不能盡,而奚事燒煉?蘇城一老僧,為興殿故,日誦法華七卷、佛號萬聲,祈丹事早成者,屢被誆騙,而不退悔。曰:「退悔則真仙不可致。」坐是宿志不回,初誠愈確,而卒無一成。夫為興佛殿故,雖屬好心,然此殿非一二萬金不可,望丹成以舉事,亦左矣!噫!以求丹之心求道,以養丹客之費供事天下善知識,以鼎新佛殿之精誠返照曠大劫來之天真佛,以七卷法華、萬聲佛號之勤苦回向西方,則不立一椽,建剎已竟;而乃用心於必不可成之役,盡敬於必不可信之人,惜哉!. 卷一

論用筆
  米海岳書,無垂不縮,無往不收。此八字真言,無等之咒也。然須結字得勢,海岳自謂集古字,蓋於結字最留意。比其晚年,始自出新意耳。學米書者,惟吳琚絕肖。黃華樗寮,一支半節。雖虎兒亦不似也。
  作書所最忌者,位置等勻。且如一字中,須有收有放,有精神相挽處。王大令之書,從無左右並頭者。右軍如鳳翥鸞翔,似奇反正。米元章謂:“大年千文,觀其有偏側之勢,出二王外。”此皆言布置不當平勻,當長短錯綜,疏密相間也。
  作書之法,在能放縱,又能攢捉。每一字中,失此兩竅,便如晝夜獨行,全是魔道矣。余嘗題永師千文後曰:作書須提得筆起。自為起,自為結,不可信筆。後代人作書,皆信筆耳。信筆二字,最當玩味。吾 所云須懸腕,須正鋒者,皆為破信筆之病也。東坡書,筆俱重落。米襄陽謂之畫字,此言有信筆處耳。
  筆畫中須直,不得輕易偏軟。
  捉筆時,須定宗旨。若泛泛塗抹,書道不成形像。用筆使人望而知其為某書,不嫌說定法也。
  作書最要泯沒稜痕,不使筆筆在ㄌ素成板刻樣。東坡詩論書法 云:“天真爛漫是吾師。”此一句,丹髓也。
  書道只在“巧妙”二字,拙則直率而無化境矣。
  顏平原,屋漏痕,折釵股,謂欲藏鋒。後人遂以墨豬當之,皆成偃筆。痴人前不得說夢。欲知屋漏痕、折釵股,於圓熟求之,未可朝執筆,而暮合轍也。
  樂山看經曰:“圖取遮眼,若汝曹看牛皮也須穿。”今人看古帖,皆穿牛皮之喻也。古人神氣,淋漓翰墨間,妙處在隨意所如,自成體勢。故為作者,字如子,便不是書,謂說定法也。
  予學書三十年。悟得書法而不能實證者,在自起、自例、自收、自束處耳。遇此□關,即右軍父子亦無奈何也。轉左側右,乃右軍字勢。所謂跡似奇而反正者,世人不能解也。書家好觀閣帖,此正是病。蓋王著輩,絕不識晉唐人筆意,專得其形,故多正局。字須奇宕瀟灑,時出新致,以奇為正,不主故常。此趙吳興所未嘗夢見者。惟米痴能會其趣耳。今當以王僧虔、王徽之、陶隱居大令帖幾種為宗,余俱不必學。
  古人作書,必不作正局。蓋以奇為正。此趙吳興所以不入晉唐門室也。蘭亭非不正,其縱宕用筆處,無跡可尋。若形模相似,轉去轉遠。柳公權 云:“筆正,須喜學柳下惠者參之。”余學書三十年,見此意耳。
  字之巧處,在用筆,尤在用墨。然非多見古人真跡,不足與語此竅也。
  發筆處,便要提得筆起,不使其自偃,乃是千古不傳語。蓋用筆之難,難在遒勁;而遒勁,非是怒筆木強之謂。乃如大力人通身是力,倒輒能起,此惟褚河南、虞永興行書得之。須悟後,始肯余言也。
  用墨,須使有潤,不可使其枯燥。尤忌肥,肥則大惡道矣。
  作書,須提得筆起,不可信筆。蓋信筆,則其波畫皆無力。提得筆起,則一轉一束處,皆有主宰“轉束”二字,書家妙訣也。今人只是筆作主,未嘗運筆。
  書楷,當以黃庭懷素為宗。不可得,則宗女史箴。行書,以米元章、顏魯公為宗。草以十七帖為宗。

評法書
  余十七歲時學書。初學顏魯公多寶塔,稍去而之鐘王,得其皮耳。更二十年,學宋人,乃得其解處。
  文待詔學智永千文。盡態極妍,則有之。得神得髓,概乎其未有聞也。嘗見吳興臨智永故當勝。
  趙吳興跋蘭亭序 云:與丙舍帖絕相似。丙舍,乃鍾元常書。世所傳者,右軍臨本耳。東坡先生書,深得徐季海骨力。此為文湖州洋嶼詩帖。余少時學之,今猶能寫,或微有合處耳。
  米元章嘗奉道君詔,作小楷千字,欲如黃庭體。米自跋 云:“少學顏行,至於小楷,了不留意。”蓋宋人書多以平原為宗,如山谷、東坡是也。惟蔡君謨少變耳。吾嘗評米書,以為宋朝第一,畢竟出東坡之上。山谷直以品勝,然非專門名家也。
  東坡先生書,世謂其學徐浩。以予觀之,乃出於王僧虔耳。但坡 云:“用其結體,而中有偃筆,又雜以顏常山法。”故世人不知其所自來。即米顛書,自率更得之。晚年一變,有冰寒於水之奇。書家未有學古而不變者也。
  楊景度書,自顏尚書、懷素得筆。而溢為奇怪,無五代茶□之氣。宋蘇、黃、米皆宗之。書譜曰:“既得正平,須追險絕,景度之謂也。”
  古人論書,以章法為一大事。蓋所謂行間茂密是也。余見米痴小楷,作西園雅集圖記,是紈扇,其直如弦。此必非有他道,乃平日留意章法耳。右軍蘭亭敘章法,為古今第一。其字皆映帶而生,或小或大,隨手所如,皆人法,則所以為神品也。
  素師書本畫法,類僧巨然。巨然為北苑流亞,素師則張長史後一人也。高閒而下,益趨俗怪,不復存山陰矩度矣。
  蘭亭,出唐名賢手摹,各參雜自家習氣。歐之肥,褚之瘦,於右軍本來面目,不無增損。正如仁智自生妄見耳。此本定從真跡摹取,心眼相印,可以稱量諸家禊帖,乃神物也。
  晉唐人結字,須一一錄出,時常參取,此最關要。吾鄉陸儼山先生作書,雖率爾應酬,皆不苟且。常曰:“即此便是,寫字時須用敬也。”吾每服膺斯言,而作書不能不揀擇。或閒窗遊戲,都有著精神處。惟應酬作答,皆率易苟完,此最是病。今後遇筆研,便當起矜莊想。古人無一筆不怕千載後人指摘,故能成名。因地不真,果招紆曲,未有精神不在傳遠,而幸能不朽者也。吾於書,似可直接趙文敏,第少生耳。而子昂之熟,又不如吾有秀潤之氣。惟不能多書,以此讓吳興一籌。畫則具體而微,要亦三百年來一具眼人也。
  吾學書,在十七歲時。先是吾家仲子伯長名傳緒,與余同試於郡。郡守江西衷洪溪,以余書拙,置第二。自是始發憤臨池矣。初師顏平原多寶塔,又改學虞永興,以為唐書不如晉魏,遂仿黃庭經及鐘元。常宣示表力,命表還示帖丙舍帖。凡三年,自謂逼古,不復以文徵仲。祝希置之眼角,乃於書家之神理,實未有入處,徒守格轍耳。比遊嘉興,得盡睹項子京家藏真跡,又見右軍官奴帖於金陵,方悟從前妄自標許譬如香岩和尚,一經洞山問倒,願一生做粥飯僧。余亦願焚筆研矣。然自此漸有小得。今將二十七年,猶作隨波逐浪書家,翰墨小道,其難如是,何況學道乎?
  吾鄉陸宮詹,以書名家。雖率爾作應酬字俱不苟。且曰:“即此便是學字,何得放過?”陸公書類趙吳興,實從北海人。有客每稱公似趙者,公曰:“吾與趙同學李北海耳。”
  吾鄉莫中江方伯,書學右軍,自謂得之聖教序。然與聖教序體小異,其沉著逼古處,當代名公,未能或之先也。予每詢其所由,公謙遜不肯應。及余己卯試,留都。見王右軍官奴帖真跡,儼然莫公書,始知公深於二王。其子雲卿,亦工書。
  書家有自神其說,以右軍感胎仙傳筆法。大令得白雲先生口授者,此皆妄人附托語。天上雖有神仙,能知羲獻為誰乎?
  呂純陽書,為神仙中表表者。今所見,若東老詩,乃類張長史。又 云:題黃鶴樓,似李北海。仙書尚以名家為師如此。孫虔禮曰:妙似神仙。余謂實過之無不及也。昔人以翰墨為不朽事,然亦有遇不遇,有最下而傳者;有勤一生而學之,異世不聞聲響者;有為後人相傾,余子悠悠,隨巨手譏評,以致聲價頓減者;有經名人表章,一時慕效,大擅墨池之譽者。此亦有運命存焉。總之,欲造極處,使精神不可磨沒,所謂神品,以吾神所著故也。何獨書道,凡事皆爾。
  趙吳興大近唐人,蘇長公天骨俊逸,是晉宋間規格也。學書者熊辨此,方可執筆臨摹。否則ㄌ成堆,筆成冢,終落狐禪耳。
  米元章 云:“吾書無王右軍一點俗氣,乃其收王略帖。”何珍重如是。又 云:見文皇真跡,使人氣懾,不能臨寫。真英雄欺人哉。然自唐以後,未有能過元章書者。雖趙文敏亦於元章嘆服曰:“今人去古遠矣。”余嘗見趙吳興作米書一冊,在吏部司務蔣行義家,頗得襄陽法。今海內能為襄陽書者絕少。
  宋時有人以黃素織烏絲界道三丈成卷,誡子孫相傳。待書足名世者,方以請書。凡四傳而遇元章。元章自任,腕有羲之鬼,不復讓也。
  神宗皇帝,天藻飛翔,雅好書法。每攜獻之鴨頭丸帖、虞世南臨《樂毅論》、米芾文賦,以自隨。予聞之中書舍人趙士禎言如此。因考右軍,曾書文賦。褚河南亦有臨右軍文賦。今可見者,趙榮祿書耳。
  以平原爭坐位帖求蘇米,方知其變。宋人無不寫爭坐位帖也。
  晉宋人書,但以風流勝,不為無法,而妙處不在法。至唐人,始專以法為蹊徑,而盡態極妍矣。
  昔顏平原鹿脯帖,宋時在李觀察士行家,今為辰玉所藏。爭坐位帖,在永興安師文家。安氏析居,分而為二。人多見其前段,師文後乃並得之,相繼入內府。今前段至行香菩薩寺止,為項德新所藏。
  東坡作書,於卷後餘數尺曰:“以待五百年後人作跋。”其高自標許如此。
  書家以險絕為奇。此竅惟魯公楊少師得之,趙吳興弗能解也。今人眼目,為吳興所遮障。予得楊公遊仙詩,日益習之。
  唐林緯乾書學顏平原,蕭散古淡,無虞褚輩妍媚之習。五代時少師特近之。臨帖如驟遇異人,不必相其耳目手足頭面,當觀其舉止笑語精神流露處。莊子所謂“目擊而道存者也。”
  大慧禪師論參禪 云:“譬如有人,具萬萬貲。吾皆籍沒盡,更與索債。”此語殊類書家關捩子。米元章 云:如撐急水灘船,用盡氣力,不離故處。蓋書家妙在能合,神在能離。所欲離者,非歐虞褚薛諸名家伎倆,直欲脫去右軍老子習氣,所以難耳。那叱析骨還父,析肉還母,若別無骨肉,說甚虛空粉碎,始露全身。晉唐以後,惟楊凝式解此竅耳。趙吳興未夢見在。□余此語,悟之。楞嚴八選義,明還日月,暗還虛空。不汝還者,非汝而誰?然余解此意,筆不與意隨也。甲寅二月。
  書法雖貴藏鋒,然不得以模糊為藏鋒,須有用筆,如太阿蕆截之意。蓋以勁利取勢,以虛和取韻。顏魯公所謂如印印泥,如錐畫沙是也。細參玉潤帖,思過半矣。
  宋高宗於書法最深。觀其以蘭亭賜太子,令寫五百本,更換一本,即功力可知。思陵運筆,全自玉潤帖中來,學禊帖者參取。
  柳誠懸書,極力變右軍法,蓋不欲與禊帖面目相似。所謂神奇化為臭腐,故離之耳。凡人學書,以姿態取媚,鮮能解此。余於虞褚顏歐,皆曾仿佛十一。自學柳誠懸,方悟用筆古淡處。自今以往,不得舍柳法而趨右軍也。
  吾松書,自陸機、陸雲創於右軍之前,以後遂不復繼響。二沈及張南安、陸文裕、莫方伯稍振之,都不甚傳世,為吳中文祝二家所掩耳。文祝二家,一時之標。然欲突過二沈,未能也。以空疏無實際,故余書則並去諸君子而自快,不欲爭也。以待知書者品之。(此則論雲間書派)
  余性好書,而懶矜莊,鮮寫至成篇者,雖無日不執筆,皆縱橫斷續,無倫次語耳。偶以冊置案頭,遂時為作各體,且多錄古人雅致語,覺向來肆意,殊非用敬之道。然余不好書名,故書中稍有淡意,此亦自知之。若前人作書不苟且,亦不免為名使耳。
  吾書無所不臨仿,最得意在小楷書,而懶於拈筆。但以行草行世,亦都非作意書,第率爾酬應耳。若使當其合處,便不能追蹤晉宋,斷不在唐人後乘也。

   跋自書
  ○臨官奴帖後
  右軍官奴帖事五 斗米,道上章語也。已卯秋,余試留都,見真跡。蓋唐冷金箋摹者,為閣筆,不書者三年。此帖後歸婁江王元美。予於已醜詢之王澹生,則已贈新都許少保矣。此帖類禊敘,因背臨及之。
  ○臨洛神賦後
  大令洛神賦真跡,元時猶在趙子昂家。今雖宋榻,不復見矣。今日寫此四行,亦唐摹冷金舊跡。余見之李項氏,遂師其意,試朝鮮鼠須筆。
  ○書羅語題尾
  樂志論,與羅氏此篇,實山居之人所自寬語。 餘數書之,亦如歸去來詞,以志吾樂耳。
  ○書樂志論題尾
  余在梁溪,見徐季海書《道德經》。評者謂子瞻似之,非也。子瞻多偃筆,季海藏鋒。正書欲透紙背,安得同論。此書頗似之。
  ○書酒德頌題尾
  伯倫善閉關,雖沉湎,自有韜世之致。故得與嵇阮輩並稱。余飲不能三酌,而書此頌,又自笑也。
  ○臨顏平原誥書後
  唐世官誥,皆出善書名公之手。魯公為禮部尚書,猶耆朱巨川誥。如近世之埋志,非籍手宗匠,以為孝慈不足。其重如此,國朝制誥,乃使中書舍人為之寫軸。而書法一本沈度姜立綱,何能傳後?予兩掌制詞,及先太史詔。欲自書之,忽有非時之命,持節長沙封吉藩。頒誥之時,王程於邁,不獲從魯公自書之例。臨顏帖,為之憮然。
  ○臨顏書後
  顏清臣書,深得蔡中郎石經遺意。後之學顏者,以觚稜斬截為入門,所謂不參活句者也。余此書,竊附魯男子學柳下惠之意。
  ○臨天馬賦書後
  襄陽書天馬賦,余所見已四本。一為擘窠大字,後題 云“為平海大師書”。後園水丘公觀,特為雄傑,在嘉禾黃履常參政家。一為檢討王履泰藏,乃仿顏平原爭坐帖;一在吾鄉宋參政家,一在新都吳氏。後有黃子久諸元人跋,子久 云:“展視之時,有一大星貫鬥而墜,其聲如雷。”宋本余已摹取刻石,吳本多枯筆,別自一種米書,然皆真跡也。米賦材,乃強弩之末。而子瞻稱其寶月賦。以為知元章不盡,乃曾無一本傳世,何也?因背臨及之。
  ○臨懷素帖書尾
  懷素自敘帖真跡,嘉興項氏以六百金購之朱錦衣家。朱得之內府,蓋嚴分宜物,沒入大內後,給侯伯為月俸。朱太尉希孝,旋收之。其初,吳郡陵完所藏也。文待詔曾摹刻停雲館行於世。余二十年前在李,獲見真本。年來亦屢得懷素它草書。鑒賞之,唯此為最。本朝學素書者,鮮得宗趣。徐武功、祝京兆、張南安、莫方伯,各有所入。豐考功亦得一斑。然狂怪怒張,失其本矣。余謂張旭之有懷素,猶董源之有巨然。衣鉢相承,無復 餘恨,皆以平淡天真為旨。人目之為狂,乃不狂也。久不作草,今日臨文氏石本,因識之。
  ○自書卷後
  此余壬辰北上時,在廣陵舟中書也。丙申除夕,清臣復持至齋中。余重展之,因念古人書與年俱老,今去壬辰又七年矣。無能多勝於曩時,深以為愧。
  ○酣古齋帖跋
  余見懷素一帖 云“少室中,有神人藏書,蔡中郎得之。古之成書者,欲後天地而出。”其持重如此。今人朝學執筆,夕已勒石,余深鄙之。清臣以所藏余書,一一摹勒,具見結習苦心。此猶率意筆,遂為行世,予甚懼也。雖然,予學書三十年,不敢謂入古三昧。而書法至余,亦復一變。世有明眼人,必能知其解者。為書各種,以副清臣之請。
  ○書大江東詞題尾
  余以丙申秋,奉使長沙,浮江歸,道出齋安。時余門下徐陽華,為黃岡令,請余大書東坡此辭,曰:“且勒之赤壁。”余乘利風解纜,後作小赤壁詩,為吾松赤壁解嘲已。余兩被朝命,皆在黃武間。覽古懷賢,知當日坡公舊題詩處也。因書此詞識之。
  ○題卷後
  醉後磨墨 一斗,以三文頭雞毛筆,書此篇。迅疾如追風逐電,略無凝滯,皆是顏尚書、米漫士書法得來。書家當有知者。
  ○臨懷素真跡跋後
  藏真書,余所見有枯筍帖、食魚帖、天姥吟、冬熱帖,皆真跡,以澹古為宗。徒求之豪宕奇怪者,皆不具魯男子見者也。顏平原 云:張長史雖天姿超逸,妙絕古今,而楷法精詳,特為真正。吁,此素師之衣鉢。學書者,請以一瓣香供養之。
  ○書荊公詞題尾
  王介甫金陵懷古詞,東坡於壁上觀之,嘆曰:“此老狐精也。”其推服若此。米元章又稱荊公書,絕似五代楊少師。蘇之詞,米之書,皆橫絕於古,獨不敢傲介甫。此公若不作宰相,豈至掩其長耶。
  ○臨禊帖題後
  蘭亭序,最重行間章法。余臨書,乃與原本有異,知為聚訟家所訶。然陶九成載禊帖考,尚有以草體當之者,政不必規規相襲。今人去古日遠,豈在行段乎?
  ○又
  趙文敏臨禊帖,無慮數百本,即余所見,亦至夥矣。余所臨,生平不能終荐。然使如文敏多書,或有入處。蓋文敏猶帶本家筆法,學不純師;余則欲絕肖,此為異耳。
  ○書自敘帖題後
  米元章書,多從褚登善悟入。登善深於蘭亭,為唐賢秀穎第一,此本蓋其衣鉢也。摹授清臣,清臣其寶之。余素臨懷素自敘帖,皆以大令筆意求之,時有似者。近來解大紳豐考功,狂怪怒張,絕去此血脈,遂累及素師。所謂從旁門入者,不是家珍,見過於師,方堪傳授也。
  ○書後赤壁賦跋
  余三見子瞻自書赤壁賦:一在李黃承玄家,一在江西楊寅秋家,一在楚中何宇度家,皆從都下借臨。黃卷有子瞻跋,尤勝,然皆前賦也。後赤壁,則惟趙子昂有石本。又思陵嘗書之,夏禹玉為補圖,亦在楊寅秋家。因書後赤壁賦,並記於此。
  ○書陶詩跋後
  陶靖節詩,儲光羲之源委也。韋司直亦其兒孫乎?東坡和陶,雖極力摹擬,然禪家所謂夾帶有之矣。東坡像,太白、淵明、皆相似。
  ○書小楷冊題後
  小楷書,乃致難。自臨帖者,只在形骸,去之益遠。當由未見古人真跡,自隔神化耳。宋時唯米芾有解。至今如阿一見也。
  ○書雪賦題後
  客有持趙文敏書雪賦見示者,余愛其筆法遒麗,有黃庭樂毅論風規。未知後人誰為競賞,恐文徵仲瞠乎若後矣。遂自書一篇,意欲與異趣,令人望而知為,吾家書也。昔人 云:“非惟恨吾不見古人,亦恨古人不見吾。”又 云:“恨右軍無臣法。”此則余何敢言?然世必有解之者。
  ○書各體卷題後
  此余在長安,呵凍手書。及還山,舟中待放閘。消遣永畫者,清臣為沃而裝池,及自披之,頗似五技窮鼠耳。若曰:殉知之合,則吾豈敢?
  ○臨四家尺牘跋尾
  余嘗臨米襄陽書,於蔡忠惠、黃山谷、趙文敏非所好也。今日展法帖各臨尺牘一篇,頗亦相似。又及蘇文忠,亦予所習也。元人作書經,以蘇文忠、趙文敏為得二王法,不及米漫士。其持論如此,未省所謂。
  ○臨柳禊帖題
  柳誠懸書蘭亭,不落右軍蘭亭序筆墨蹊徑。古人有此眼目,故能名家。
  ○書雪浪霽銘題後
  山谷論人家子弟,可百不能,唯俗便不可醫。子瞻自是千載人,觀其與李伯時、王定國諸公,會賞翰墨,自謂薄富貴而厚於書;輕死生而重於畫。即雪浪以百二十千購之,所至故無一緣也。無龍百尺樓下物,正當愧死,何置喙哉。
  ○補龍井記書後
  秦太虛撰龍井記,真稱蘇家勝友。元章此碑,絕得李栝州三昧。惜多殘缺,余為補之。然聞趙吳興曾欲補米書數行,一再易之,皆不相似,曰:“今人去古遠矣。”則余其有續貂之愧也夫。
  ○臨顏帖跋
  余近來臨顏書,因悟所謂折釵股、屋漏痕者,惟二王有之。魯公直入山陰之室,絕去歐褚輕媚習氣。東坡 云:“詩至於子美,書至於魯公。”非虛語也。顏書惟蔡明遠序,尤為沉古。米海岳一生不能仿佛,蓋亦為學唐初諸公書,稍乏骨氣耳。燈下為此,都不對帖。雖不至入俗第, 神彩璀璨,即是不及古人處。漸老漸熟,乃造平淡。米老猶隔塵,敢自許逼真乎?題以志吾愧。
  ○又
  臨顏太師明遠帖五百本。後方有少分相應,米元章、趙子昂,止撮其勝會。遂在門外,如化城鹿車未了事耳。
  ○臨十三行跋
  此韓宗伯家藏子敬洛神十三行真跡。予以閏三月十一日登舟,以初八日借臨。是日也,友人攜酒過余旅舍者甚多。余以琴棋諸品分曹款之,因得閒身仿此帖。既成,具得其肉,所乏 神彩,亦不足異也。
  ○又
  文氏二王帖,有洛神賦,稱為子敬,非也。此李龍眠書。宣和譜 所云:“出入魏晉,不虛耳。”又龍眠摹古,則用絹素。洛神卷是絹本,或唐人書,李臨仿之,乃爾遒雋耶。要須以十三行帖稱量之。
  ○書月賦後
  小楷書,不易工。米元章亦但有行押,嘗被命仿黃庭,作千文一本以進。今觀其跡,但以妍媚飛動取態耳。邢子願謂余曰:右軍以後,惟趙吳興得正衣鉢,唐宋皆不如也,蓋謂楷書,得黃庭樂毅論法,吳興為多。要亦有刻畫處,余稍及吳興,而出入子敬。同能不如獨勝,余於吳興是也。
  ○又
  余少時為小楷,刻畫世所傳黃庭經、東方贊。後見晉唐人真跡,乃知古人用筆之妙,殊非石本所能傳。既折衷王子敬、顧愷之,自成一家。因觀昔年書月賦,漫題。
  ○臨楊少師帖跋後
  楊少師步虛詞帖,即米老家藏大仙帖也。其書騫翥簡澹,一洗唐朝姿媚之習。宋四大家皆出於此。余每臨之,亦得一斑。
  ○題禮觀音文
  余書此文,意欲擬虞永興、歐陽率更,自愧無出藍之能耳。趙吳興 云:永興書,唯枕臥帖,清峭有晉人韻,使余得見之,書道必不止此。
  ○臨顏書題後
  顏平原爭坐帖與祭季明文,唐時林藻師之。楊景度、蔡端明,皆具有一體。余此書頗似類顏,具眼者謂何。
  ○又
  右顏平原書絳州帖,所刻蓋師陶範白瘞鶴銘。小異平日學右軍書者,黃魯直宗之。
  ○題自書古詩卷尾
  今日臨古詩數首,俱不入晉人室。唯顏平原、虞永興、楊少師三家,差不愧耳。時乙已正月十九日,為余懸弧辰也。
  ○題爭坐位帖後
  爭坐位帖,宋蘇、黃、米、蔡四家,書皆仿之。唐時歐、虞、褚、薛諸家,雖刻畫二王,不無拘於法度。惟魯公天真爛漫,姿態橫出,深得右軍靈和之致,故為宋一代書家淵源。余以陝本漫漶,乃摹此宋拓精好者,刻之戲鴻堂中。
  ○臨褚遂良西升經跋
  褚遂良西升經與淳熙祕閣續帖所刻黃庭經,同一筆法。真跡音藏新都殷尚書家。余在長安,曾於殷參軍見之。永嘉王中舍,為吳太學手摹一本,不差 毫髮。後歸武林洪黃門。黃門以余寫法華經,字形相等,遂以贈余,且曰:“子臨百本,使馬骨追風,畫龍行雨,方以一本見酬。”余茫然,未知何時得慰其意。
  ○臨王右軍曹娥碑跋
  余為庶常時,館師韓宗伯出所藏曹娥碑真跡絹本示余。乃宋德壽殿題,元文宗命柯九思鑒定書畫,賜以此卷。趙孟ぽ跋記其事甚詳,且 云:“見此,如岳陽樓親聽仙人吹笛,可以權衡天下之書矣。”當時以館師嚴重,不敢借摹。亦渝敝難摹,略可仿佛於非煙非霧間耳。因書曹娥碑識之。
  ○臨內景黃庭跋
  內景經,全在筆墨畦逕之外。其為六朝人得意書無疑。今人作書,只信筆為波畫耳。結構縱有古法,未嘗真用筆也。善用筆者清勁,不善用筆者濃濁,不獨連篇各體有分別。一字中亦具此兩種,不可不如也。
  ○臨禊帖跋後
  余書蘭亭,皆以意背臨,未嘗對古刻。一似撫無弦琴者,覺尤延之諸君子,葛藤多事耳。
  ○臨楊少師書後
  余以意仿楊少師書。山陽此論,雖不盡似,略得其破方為圓,削繁為簡之意。蓋與趙集賢書,如甘草甘遂之相反,亦教外別傳也。
  ○書養生論跋後
  東坡先生數書嵇叔夜養生論。憂患 之餘,有意於道言如此。它日又曰:長生未能學,且學長不死。洪覺范,妙喜禪師,謂其多生般若種子深固。又進於所謂養生者,要以忠孝文章節義如公,升天成佛,俱是探囊取物。其八識田中,自具兩家種子。循業發現,不學而能也。因書此論及之。
  ○臨趙松雪書跋後
  婁水王奉常,家藏趙吳興詩帖致佳。余從高仲舉見之,把玩移日。舟行閒適,漫臨一過。余素不為吳興書,略得形模耳。聞吳興臨米元章壯懷賦數行,輒復自廢。余以俟它人覆醬瓿也。
  ○書琵琶行題後
  白香山深於禪理,以無心道人,作此有情痴語。幾所謂木人見花鳥者耶。山谷為小詞,而秀鐵訶之。謂不止落驢胎馬腹,則慧業綺語,猶當懺悔耳。余書此歌,用米襄陽楷法,兼撥鐙,意欲與艷詞相稱,乃安得大珠小珠落研池也。
  ○書別賦題後
  陸魯望 詩云:“丈夫非無淚,不灑離別間。仗劍對尊酒,恥為遊子顏。”蓋反文通此賦,如子雲反騷。惜江令少此一轉耳。
  ○書褚登善千文題後
  義陽吳光祿丞徹如,寄褚登善千文示余。披賞數日,風雨如晦,泓穎久廢。朝來始見霽色,偶然欲書。為竟此卷,觀者必訝為 餘本家筆安在也。
  ○書古尺牘題後
  “行書十行,不敵楷書一行。”米南宮語也。時一為之,以斂浮氣,竟此紙,凡十起對客。信乎孫虔禮 所云,視怡務闕之難也。
  ○書圖通偈後
  以虞伯施廟堂碑法書此偈。貞觀時,楞嚴猶未經翻譯。永興破邪論,亦世諦流布耳。顏魯公頗事道言,李北海但作碑板。懷素著袈裟,犯飲酒戒。草書狂縱,不足與寫經手校量功德。唐世書學甚盛,皆不為釋典所用。梁肅房融,其書不稱。惟裴休深於內典,兼臨池之能,淳熙帖所刻是已。至宋蘇、黃兩公,大以翰墨為佛事。宋人書不及唐,其深心般若,故當勝也。余蚤歲習耳根圓通。每書之,幾所謂一舉一回新者。
  ○臨爭坐位帖題後
  新都汪太學孺仲,以宋捐爭坐位帖見示, 神彩奕奕,字形較陝刻差肥。余臨寫之次,時有訛字。乃知是米海岳所臨。米嘗自記,有臨爭坐帖在浙中。此殆其真跡入石者耶。
  ○題楷書雪賦後
  楷書以智永千文為宗極。虞永興其一變耳。文征仲學千文,得其姿媚。予以虞書入永書,為此一家筆法。若退穎滿五簏,未必不合符前人。顧經歲不能成千字卷冊,何稱習者之門?自分,與此道遠矣。
  ○臨鐘紹京書跋後
  右唐鐘紹京書遁甲神經,有宣和政和小璽。宋徽宗標識,倪元鎮家藏。有元鎮跋語,筆法精妙。回腕藏鋒,得子敬神髓。趙文敏正書實祖之。余從真跡臨寫數行。 鍾書世無傳本,自此可以意求耳。
  ○臨虞永興書跋後
  虞永興嘗自謂於“道”字有悟,蓋於發筆處出鋒,如抽刀斷水,正與顏太師錐畫沙、屋漏痕同趣。前人巧處,故應不傳,學虞者輒成子,筆陣所訶以此。余非能書,能解之耳。
  ○臨海岳千文跋後
  米海岳行草書,傳於世間,與晉人幾爭道馳矣。顧其平生所自負者為小楷,貴重不肯多寫,以故罕見其跡。予遊京師,曾得鑒李伯時西園雅集圖,有米南宮蠅頭題跋,最似蘭亭筆法。已醜四月,又從唐完初獲借此千文,臨成副本,稍具優孟衣冠。大都海岳此帖,全仿褚河南哀冊枯樹賦,間入歐陽率更,不使一實筆。所謂無往不收,蓋曲盡其趣。恐真本既與余遠,便欲忘其書意。聊識之於紙尾。□此余已醜所臨也,今又十年所矣。筆法似昔,未有增長。不知何年得入古人之室。展卷太息,不止書道也。戊戌四月三日。
  ○臨十七帖書後
  十七帖硬黃本,宋時魏泰家藏。淳熙祕閣續帖,亦有刻。予在都下,友人汝陽王思延得硬黃本,曾借臨一卷。已於濟南邢子願ぁ卿,見所刻石,即王本也。余以臨卷質之,子願謬稱合作。第謂趙吳興臨十七帖,流落人間,當不下數十本。請多為之,足傳耳。余自是時寫此帖,以懶故,終不能多也。
  ○臨洛神賦書後
  樂毅論乃扇書,後人又以為右軍自書刻石。梁世所摹,與唐摹字形各異。淳熙祕閣,梁摹本也。予家戲鴻堂帖,唐摹本也。又有一本唐摹,在長安李氏,曾屬余跋,亦有文壽承跋。蓋貞觀中,太宗命褚遂良等,摹六本賜 魏徵諸臣。此六本,自唐至今,余猶及見,其二恨梁摹白麻紙真跡,為新都吳生所有,余亦不甚臨樂毅論,每以大令十三行洛神賦為宗極耳。
  ○臨像贊題後
  柳誠懸小書玄真護命經,不知其所自。因臨畫像贊,知誠懸用其筆意,小加勁耳。唐人書無不出於二王,但能脫去臨仿之跡,故稱名家。世人但學蘭亭面,誰得其皮與其骨?凡臨書者,不可不知此語。
  ○跋臨女史箴
  昔年見晉人畫女史箴雲,同虎頭筆,分類題箴,附於畫左方,則大令書也。大令書女史箴,不聞所自。據孫過庭讀書譜, 有云:“右軍太師箴,豈即女史而訛承於後耶?”然其字結體,全類十三行,則又非王右軍也。暇日,適發興欲書,遂復仿之,不見真跡。聊以意取,乃不似耳。
  ○臨宣示表題後
  鐘太傅書,余少而學之,頗得形模。後得從韓館師,借唐榻戎輅表臨寫,始知 鍾書自有入路。蓋猶近隸體,不至如右軍以還,恣態橫溢,極鳳翥鸞翔之變也。閣帖所收,惟宣示表、還示帖,皆右軍之 鍾書,非元常之 鍾書。但觀王世將宋儋諸跡,有其意矣。 辛丑冬,因臨宣示表及之。
  ○跋臨瘞鶴銘
  黃涪翁雲,大字無過瘞鶴銘,小子無過遺教經。今世所傳遺教,直唐經生手耳。瘞鶴則陶隱居書,山谷學之。余欲縮為小楷,偶失此帖,遂以黃庭筆法書之。
  ○書舞鶴賦後
  往余以黃庭樂毅真書,為人作榜署書。每懸看,輒不得佳,因悟小楷法,使可展為方丈者,乃盡勢也。題榜如細書,亦跌宕自在,惟米襄陽近之。襄陽少時,不能自立家,專事摹帖,人謂之集古字。已有規之者曰:“復得勢,乃傳。”正謂此。因書舞鶴賦及之。
  ○跋十三行洛神賦
  趙文敏得宋思陵十三行於陳灝,蓋賈似道所購,先九行,後四行,以悅生印款之。此子敬真跡。至我朝,惟存唐摹耳。無論 神彩,即形模已不相似。惟晉陵唐太常家藏宋拓,為當今第一。曾一見於長安,臨寫刻石恨趙吳興有此墨跡,未盡其趣。蓋吳興所少,正洛神疏雋之法,使我得之,政當不啻也。
  ○題書千字文後
  千文凡書四載,先後作止。筆墨間闊,幾如寫一大藏經。今至延津,始成之。山中自恃多暇,乃至不如吏牘 之餘。予所愧於嵇叔夜也。
  ○題歸去來辭後
  以米元章筆法,書淵明辭,差為近之。
  ○臨米書後
  是日,海上顧氏以米襄陽真跡見視。余為臨此,大都米家書與趙吳興各為一門庭。吳興臨米,輒不能似,有以也。吳興書易學,米書不易學。二公書品,於此辨矣。
  ○書飲中八仙歌後
  陸士衡作竹林七賢論,以嵇阮為標。顏延之作五君詠,王中、山巨源,皆在門外,弗復及。少陵八仙歌,其尤著者,賀季真、太白耳。他日作哀詩,於飲中八仙,獨著汝陽王,所謂虯須似太宗,色英塞外春者。豈讓帝之子,負奇自廢。韜光鏟採,醉鄉為隱者耶。即諸子,當非酒人可概矣。
  ○跋禊帖後
  唐相褚河南,臨禊帖白麻跡一卷。曾入元文宗御府,有天歷之寶,及宣政紹興諸小璽,宋景濂小楷題跋。吾鄉張東海先生,觀於楊氏之衍澤樓。蓋雲間世家所藏也。筆法飛舞, 神彩奕奕,可想見右軍真本風流,實為希代之寶。余得之吳太學,每以勝日展玩,輒為心開。至於手臨,不一二卷止矣,苦其難合也。昔章子厚日臨蘭亭一卷,東坡聞之,以為從門入者,不是家珍。東坡學書宗旨如此。趙文敏臨禊帖最多,猶不至如宋之紛紛聚訟,直以筆勝口耳。所謂善易者,不談易也。
  ○臨官奴帖真跡
  此帖在淳熙祕閣續刻,米元章所謂絕似蘭亭序。昔年見之南都,曾記其筆法於米帖曰,字字騫翥,勢奇而反正。藏鋒裹鐵,遒勁蕭遠,庶幾為之傳神。已聞為海上潘方伯所得,又復歸王元美。王以貽余座師新安許文穆公,文穆傳之少子胃君。一武弁借觀,因轉售之。今為吳太學用卿所藏,頃於吳門出示余,快余二 十餘年積想,遂臨此本雲。抑余二 十餘年時書此帖,茲對真跡,豁然有會。蓋漸修頓證,非一朝夕。假令當時力能致之,不經苦心懸念,未必契真。懷素有言:“豁焉心胸,頓釋凝滯。”今日之謂也。時戊申十月十有三日,舟行朱涇道中,日書蘭亭及此帖一過,以官奴筆意書禊帖,尤為得門而入。

評古帖
  ○題絳帖一卷後
  宋榻絳州帖,乃官奴嫡冢,故佳本在汝帖長沙之上。昔人得古帖數行,專心學之,遂以名世。況此本已具各體,即不完善,比之威鳳一毛,可藏也。
  ○題娑羅樹碑後
  保母帖,辭中令帖。大令實為北海之濫觴。今人知學北海而不追蹤大令,是以佻而無簡,直而少致。北海曰:“似我者俗,學我者死。”不虛也。趙吳興猶不免此,況余子哉?
  ○黃庭經跋
  黃庭經以師古齋刻為第一,乃遂良所臨也,淳熙續帖亦有之。
  ○書禊帖後
  此本發筆處,是唐人口口相授筆訣也。米海岳深得其意,舟過崇德縣觀。
  ○題禊帖黃庭各帖後
  蘭亭無下本,此刻當是唐人鉤摹。其黃庭,吾不甚好,頗覺其俗。告墓表,集智永千文而成之。宣示表轉刻已多,既失其渾宕之氣,聊存形似。後之學者,當以意會之可也。
  ○題云麾將軍碑
  此碑文多不全,獨此刻。前後讀之,皆有倫次。當是石未泐時拓本,殊可寶藏。歐陽金石錄,每有不以書家見收者,況北海為書中仙乎?
  ○題穎上禊帖後
  穎上縣有井,夜放白光,如虹亙天。縣令異之,乃令人探井中。得一石,六銅,其石所刻,黃庭經、蘭亭序,皆宋拓也。余得此本,以較各帖所刻,皆在其下。當是米南宮所摹入石者,其筆法頗似耳。
  ○題洛神違遠各帖後
  大令洛神賦,多集後人筆意,豈元人趙松雪為之耶?違遠帖告墓之流,與辭中令書,皆子敬得意筆也。□辭中令帖,是李邕淵源,其為子敬筆無疑。
  ○題群玉堂帖
  群玉堂帖所載虞世南天馬贊,乃柳子厚文。荊門行,見李群玉集,非李栝州也。詩亦不類開元及柳公權詩,皆謬。豈集字為之耶?
  ○題獻之帖後
  大令辭中令帖,評書家不甚傳,或出於米元章、黃長睿之後耳。觀其運筆,則所謂鳳翥鸞翔,似奇反正者,深為漏泄家風。必非唐以後諸人所能夢見也。李北海似得其意。
  ○書黃庭經後
  吳用卿得此。余乍展三四行,即定為唐人臨右軍。既閱竟,中間於淵字,皆有缺筆,蓋高祖諱淵,故虞褚諸公,不敢觸耳。小字難於寬展而 有餘,又以蕭散古淡為貴。顧世人知者絕少。能於此卷細參,當知吾言不謬也。
  ○評子敬蘭亭帖
  此卷用筆蕭散,而字形與筆法,一正一偏,所謂右軍書如鳳翥鸞翔,跡似奇而反正。邇來學黃庭經、聖教序者,不得其解,遂成一種俗書。彼倚藉古人,自謂合轍襟毒人心。如油入面,帶累前代諸公不少。余故為拈出,使知書家,自有正法眼藏也。
  ○又
  余觀二王真跡, 十餘帖矣。獨此卷心眼相印,自許不惑。又須知永興書法,從此發源也。
  ○題王詢真跡
  米南宮謂右軍帖,十不敵大令跡一。余謂二王跡,世猶有存者,唯王謝諸賢筆,尤為希覯。亦如子敬之於逸少耳。此王書,瀟灑古淡,東晉風流,宛然在眼。用卿得此,可遂作寶晉齋矣。
  ○虞伯施積時帖
  此卷或疑米臨,然其研筆處,特為瘦勁。米書以態勝,不辦此也。王元美家有虞永興汝南公主墓志,客亦有謂米臨者。元美自題曰“果爾,則買王得羊,於願足矣。”此帖則當出其右,具眼者自能識取。
  ○題評紙帖為朱敬韜
  米元章評紙,如陸羽品泉,各極其致。而筆法都從顏平原幻出。與吾友王宇泰所藏天馬賦,同是一種書。臨寫彌月,仍歸用卿,用卿其寶之。
  ○孫虔禮千文跋
  此孫過庭真跡也。觀其結字,猶存漢魏間法。蓋得之章草為多,即永師千文亦爾。乃知作楷書,必自八分大篆入門。沿流討源,見過於師,方堪傳授。學過庭者,又自右軍求之可也。
  ○題范牧之禊帖
  牧之書蘭亭序,筆勢遒媚,以姿態勝韻自喜。宋仁卿裝之屏角 十餘年。時象先尚髫齔未及收去。茲乃念手澤,復從仁卿請回此卷。昔右軍書,不為諸子所寶惜。右軍每有家雞野鶩之嘆。牧之書固自古雅, 而像先即善書,何忍人稱過父也。
  ○題朱敬韜所藏趙榮祿 鮮于伯幾真跡
  吳興書少有師褚登善者。此前二幅似之,又所報燕京奇畫,是孫過庭法也。 鮮于伯機評書,天真爛漫,盡力與吳興敵者,是皆可傳也。今日過敬韜,出此相視,因借歸,摹之戲鴻堂帖中。
  ○跋智永帖
  此永師仿鐘元常宣示表。每用筆,必曲折其筆,宛轉回向,沉著收束。所謂當其下筆,欲透過紙背者。唐以後,此法漸澌盡矣。
  ○題徐道寅手書諸經後
  真如不變,千佛即一。不變隨緣,一佛而千古佛。所以 有云:佛之一字,吾不喜聞也。雖然,地藏經 云:人命終時,聞一佛名號一辟支,佛名號,皆得免苦。當四大分散,神識分飛。一佛名號,俱不能記憶自非平生串習,安能於爾時得力?所謂一句染神,歷劫不易。徐居士道寅,所以書寫受持,念誦此千佛名經也。唐以曲江題名,為千佛名經。宋人以元黨碑,為千佛名經。道寅以千佛名經,為千佛名經。是同是別。
  ○跋趙子昂書過秦論
  吳興此書,學黃庭內景經。時年三十八歲,最為善者機也。成名以後,責然自放,亦小有習氣。於是膺書亂之,鈍滯吳興不少矣。
  ○跋張旭草書
  項玄度出示謝客真跡。余乍展卷,即命為張旭。卷末有豐考功持謝書甚堅。余謂玄度曰:四聲定於沈約,狂草始於伯高;謝客時,都無是也。且東明二詩,乃庾開府步虛詞,謝安得預書之乎。玄度曰:此陶弘景所謂元常老骨,更蒙榮造者矣,遂為改跋。
  ○跋率更千文
  書家以分行布白,謂之九宮。元人作書經 云:黃庭有六分九宮;曹娥有四分九宮。今觀信本千文,真有完字具於胸中。若構凌雲臺,一一皆衡劑而成者。米南宮評其真書到內史,信矣。此本傳為信本真跡,勒其全文。欲學書先定間架,然後縱橫跌盪,惟變所適耳。
  ○跋東坡書後
  東坡先生居黃,自謂多難畏事,時猶禁其詩耳。後復並其書禁之,故宣和進御書畫,凡有蘇黃題跋者,皆割去。靖康之變,御府所藏,盡為金人輦之而北。而先生墨跡,流落人間者,居然獨完。誰謂善類竟可磨滅耶?
  ○跋吳傳朋書
  昔人稱吳傳朋說真書,為宋朝第一。今觀《九歌》,應規入矩,深得蘭亭洛神遺意。高宗洞精書法,至為閣筆歡賞,不虛也。左方有馬和之侍郎圖,此必當時有李伯時畫《九歌》,米元章作書,而二公復仿之耳。伯時書,乃全用鐘法,宣和譜謂其追蹤魏晉。今始見之,當與米元章並傳者。宋之小楷名家,盡此矣。
  ○跋赤壁賦後
  坡公書多偃筆,亦是一病。此赤壁賦,庶幾所謂欲透紙背者,乃全用正鋒,是坡公之蘭亭也,真跡在王履善家。每波畫盡處,隱隱有聚墨痕,如黍米珠,非石刻所能傳耳。嗟呼,世人且不知有筆法,況墨法乎。
  ○題懷仁聖教序真跡
  古人摹書用硬黃,自運用絹素。此卷首,有宋徽宗金書縹字,與內景經同一黃素。知為懷仁一筆自書無疑。書苑 所云,雜取碑字,右軍劇跡,咸萃其中,非也。黃長睿,書家董狐,亦以書苑為據。恨其不見真跡,輒隨人言下轉耳。
  ○又
  此書視陝本,特為姿媚。唐時稱為小王書。若非懷仁自運,即不當命之小王也。吾家有宋舍利塔碑 云:習王右軍書,集之為習,正合。余因此自信有會。
  ○跋魯公送劉太沖敘
  顏魯公送劉太沖敘,郁屈瑰奇,於二王法外,別有異趣。米元章謂如龍蛇生動,見者目驚,不虛也。宋四家書派,皆出魯公。亦只爭坐帖一種耳,未有學此敘者,豈當時不甚流傳耶。真跡在長安趙中舍士楨家,以余借摹,遂為好事者購去。余凡一再見,不復見矣。淳熙祕閣續帖亦有刻。
  ○題大令洛神十三行真跡
  趙吳興曾得洛神十三行於陳集賢灝,自題此晉時麻箋。思陵極力搜訪,僅獲九行百七十六字。故米友仁跋,作九行。宋末賈似道復得四行,七十四字。欲續於後,則於九行之跋不相屬。遂以四行別裝於後,以悅生印及長字印款之。今此本不知猶在人間不。余所摹秀州項子京藏,是宣和譜中所收。吳興雲,更有唐人臨本,後有柳公權跋,亦神物也。視世所傳十三行宋拓,何啻霄壤耶。
  ○跋鹿脯帖後
  鹿脯帖真跡與宋拓本,不唯字形大小不倫,乃其文亦小異。宋拓,政自不足據也。十七帖清晏歲豐,又所使有豐一鄉,故自名處。予極不解“豐一鄉”作何語。及得高麗刻本,乃雲所出有異產。讀之豁然,因知王著,但憑仿書入石耳。
  ○跋楊義和黃庭經後
  懷素、黃庭經、陶谷跋,以為右軍換鵝書。米芾跋,以為六朝人書,無虞褚習氣。惟趙孟ぽ以為飄飄有仙氣,乃楊許舊跡。而張伯雨題吳興《過秦論》,直以為學楊義和書。吳興精鑒,必有所據,非臆語也。按真誥,稱楊書祖效郗法,力同二王。述書賦亦 云:方圓自我,結構遺名;如舟楫之不系,混寵辱以若驚。其為書家所重若此。顧唐時止存草書六行,今此經行楷數千字。 神彩奕然,傳流有緒,豈非墨池奇遘耶。元時在 鮮于樞家。余昔從館師韓宗伯,借摹數行,茲勒以冠諸帖。楊在右軍後,以是神仙之跡,不復系以時代耳。
  ○跋吳雲壑書後
  吳琚書,自米南宮外,一步不窺。京口北固山,有天下第一江山琚書,即其筆也。始於都下,見七言律詩一幅,不款名姓,但 有云壑居士印。偶閱宋經籍志,雲壑集吳琚撰,知為琚書。已於新安白岳山下,客持晦翁書《歸去來辭》,乃絕似米元章。後有“雲壑”二字,因得審定,今藏於家。此詩沒於焦山江中,潤州守霍君為余拓墨本,然已在若明若晦間,不可臨摹矣。
  ○題溫飛卿書
  《湖陰曲》溫飛卿書,似平原書而遒媚有態。米元章從此入門。昔年殷司馬之孫持至長安,留予案上兩月。余以溫庭筠“溫”字頗漫,疑是王黃華書。黃華亦名庭筠,字跡近米家父子故耳。川中黃昭素,乃謂此必曾入梁內府。梁諱“溫”字,遂磨去,意或有之。
  ○跋李北海縉雲三帖
  黃長睿評張從申書,出於北海趙子固。又以北海學子敬,病在欹側,若張從申,即無此矣。然從申書,實似北海之法華寺碑。而北海出奇不窮,故嘗勝 云:余嘗謂右軍如龍,北海如像,世必有肯予言者。
  ○跋李伯時書
  米海岳 云:“少時未能立家,但規摹法帖,謂之集古字。”今觀《九歌》良然。左方有伯時畫,畫史所稱與伯時經營《九歌》者是已。伯時《孝經》,力追鐘法。宣和譜謂書逼魏晉,不虛耳。二帖皆節文。
  ○書度人經後
  余曾見柳誠懸小楷度人經,遒勁有致。蔡君謨茶錄,頗仿之,世未有傳者。此清靜經,似永興破邪論,海上潘氏所藏宋帖也。
  ○跋索靖出師頌
  鐘太傅書,自晉渡江時,止傳宣示表。 百餘年間,妙跡已絕,寧知今世有索靖出師頌耶。此本在李項子京家,故是甲觀。
  ○跋子敬帖
  寶晉帖刻此帖,大軍止。余撿子敬別帖,自己至至末。辭意相屬,原是一帖,為收藏者離去耳。二王書有不可讀者,皆此類也。米元章故以此為子敬第一書。
  ○跋謝莊詩後
  謝莊詩帖子,新都汪景醇得摹。本未見真跡,書法似閣帖。所謂蕭子 云者,而小加妍雋。宋高宗書近之。
  ○題張長史真書
  長史郎官壁記,世無別本,唯王奉常敬美有之。陳仲醇摹以寄余,知學草必自真入也。
  ○跋禊帖小本
  定武禊帖,唯賈秋壑所藏。至百餘種,令其客廖瑩中,縮為小本。或 云:唐時褚河南已有之。此本余已醜所書,亦從館師韓宗伯借,褚摹縮為蠅頭體,第非定武本耳。

卷二

畫訣
  士人作畫當以草隸奇字之法為之,樹如屈鐵,山似畫沙,絕去甜俗蹊徑,乃為士氣。不爾,縱儼然及格,已落畫師魔界,不復可扌 求藥矣。若能解脫繩束,便是透網鱗也。畫家六法,一氣韻生動。氣韻不可學,此生而知之,自有天授,然亦有學得處。讀萬卷書,行 萬里路,胸中脫去塵濁,自然丘壑內營,立成鄄鄂。隨手寫出,皆為山水傳神矣。李成惜墨如金,王洽潑墨沈成畫。夫學畫者,每念惜墨潑墨四字。於六法三品,思過半矣。
  古人論畫 有云:“下筆便有凹凸之形。”此最懸解。吾以此悟高出歷代處,雖不能至,庶幾效之,得其百一,便足自老以遊丘壑間矣。
  氣霽地表,雲斂天末。洞庭始波,木葉微脫。春草碧色,春水綠波。送君南浦,傷如之何。四更山吐月,殘夜水明樓。海風吹不斷,江月照還空。宋畫院各有試目,思陵嘗自出新意,以品畫師。余欲以此數則,徵名手圖小景,然少陵無人,謫仙死。文沈之後,廣陵散絕矣,奈何?
  潘子輩學余畫,視余更工,然皴法三昧,不可與語也。畫有六法,若其氣韻必在生知,轉工轉遠。
  畫中山水,位置皴法,皆各有門庭,不可相通。惟樹木則不然,雖李成、董源、范寬、郭熙、趙大年、趙 千里、馬夏、李唐,上自荊關,下逮黃子久、吳仲圭輩,皆可通用也。或曰:須自成一家。此殊不然,如柳則趙 千里;松則馬和之;枯樹則李成,此千古不易。雖復變之,不離本源,豈有舍古法而獨創者乎?倪雲林亦出自郭熙、李成,少加柔雋耳,如趙文敏則極得此意。蓋萃古人之美於樹木,不在石上著力,而石自秀潤矣。今欲重臨古人樹木一冊,以為奚囊。
  古人畫,不從一邊生去。今則失此意,故無八面玲瓏之巧,但能分能合。而皴法足以發之,是了手時事也。其次,須明虛實。實者,各段中用筆之詳略也。有詳處必要有略處,實虛互用。疏則不深邃,密則不風韻,但審虛實,以意取之,畫自奇矣。
  凡畫山水,須明分合。分筆乃大綱宗也。有一幅之分,有一段之分,於此了然,則畫道過半矣。
  樹頭要轉,而枝不可繁;枝頭要斂,不可放;樹梢要放,不可緊。
  畫樹之法,須專以轉折為主。每一動筆,便想轉折處。如寫字之於轉筆用力,更不可往而不收。樹有四肢,謂四面皆可作枝著葉也,但畫一尺樹,更不可令有半寸之直,須筆筆轉去。此祕訣也。
  畫須先工樹木,但四面有枝為難耳。山不必多,以簡為貴。
  作雲林畫,須用側筆,有輕有重,不得用圓筆。其佳處,在筆法秀峭耳。宋人院體,皆用圓皴。北苑獨稍縱,故為一小變。倪雲林、黃子久、王叔明皆從北苑起祖,故皆有側筆。雲林其尤著者也。
  北苑畫小樹,不先作樹枝及根,但以筆點成形。畫山即用畫樹之皴。此人所不知訣法也。
  北苑畫雜樹,但只露根,而以點葉高下肥瘦,取其成形。此即米畫之祖,最為高雅,不在斤斤細巧。
  畫人物,須顧盼語言。花果迎風帶露,禽飛獸走,精神脫真。山水林泉,清閒幽曠。屋廬深邃,橋渡往來。山腳入水,澄明水源,來歷分曉。有此數端,即不知名,定是高手。
  董北苑畫樹,多有不作小樹者,如秋山行旅是也。又有作小樹,但只遠望之似樹,其實憑點綴以成形者。余謂此即米氏落茄之源委。蓋小樹最要淋漓約略,簡於枝柯而繁於形影,欲如文君之眉,與黛色相參合,則是高手。
  古人 云:有筆有墨。筆墨二字,人多不識。畫豈有無筆墨者?但有輪廓而無皴法,即謂之五筆;有皴法而不分輕重向背明晦,即謂之無墨。古人 云:石分三面。此語是筆亦是墨,可參之。
  畫家以古人為師,已自上乘。進此,當以天地為師。每朝起,看雲氣變幻,絕近畫中山。山行時,見奇樹,須四面取之。樹有左看不入畫,而右看入畫者,前後亦爾。看得熟,自然傳神。傳神者必以形。形與心手相湊而相忘,神之所托也。樹豈有不入畫者?特當收之生綃中,茂密而不繁,峭秀而不蹇,即是一家眷屬耳。
  畫樹木,各有分別。如畫瀟湘圖,意在荒遠滅沒,即不當作大樹及近景叢木。如園亭景,可作楊柳梧竹,及古檜青松。若以園亭樹木移之山居,便不稱矣。若重山復嶂,樹木又別。當直枝直,多用攢點,彼此相藉,望之模糊郁蔥,似入林有猿啼虎嗥者,乃稱。至如春夏秋冬,風晴雨雪,又不在言也。
  枯樹最不可少,時於茂林中間出,乃見蒼古。樹雖檜、柏、楊、柳、椿、槐,要得郁森,其妙處在樹頭與四面參差,一出一入,一肥一瘦處。古人以木炭畫圈,隨圈而點之,正為此也。宋人多寫垂柳,又有點葉柳。垂柳不難畫,只要分枝頭得勢耳。點柳葉之妙,在樹頭圓鋪處。只以汁綠漬出,又要森蕭,有迎風搖揚之意。其枝須半明半暗。又春二月柳,未垂條;九月柳,已衰颯,俱不可混。設色亦須體此意也。
  山之輪廓先定,然後皴之。今人從碎處積為大山,此最是病。古人運大軸,只三四大分合,所以成章。雖其中細碎處多,要之取勢為主。吾有元人論米高二家山書,正先得吾意。
  畫樹之竅,只在多曲。雖一枝一節,無有可直者。其向背俯仰,全於曲中取之。或曰,然則諸家不有直樹乎?曰:樹雖直,而生枝發節處,必不都直也。董北苑樹,作勁挺之狀,特曲處簡耳。李營丘則千屈萬曲,無復直筆矣。
  畫家之妙,全在煙雲變滅中。米虎兒謂王維畫見之最多,皆如刻畫,不足學也,惟以雲山為墨戲。此語雖似過正,然山水中,當著意煙雲,不可用粉染。當以墨漬出,令如氣蒸,冉冉欲墮,乃可稱生動之韻。
  趙大年令畫平遠,絕似右丞,秀潤天成,真宋之士大夫畫。此一派又傳為倪雲林,雖工致不敵,而荒率蒼古勝矣。今作平遠,及扇頭小景,一以此二人為宗。使人玩之不窮,味外有味可也。
  畫平遠,師趙大年。重山疊嶂,師江貫道。皴法,用董源麻皮皴。及瀟湘圖點子皴,樹用北苑、子昂二家法。石法用大李將軍秋江待渡圖及郭忠恕雪景。李成畫法,有小幅水墨,及著色青綠,俟宜宗之,集其大成,自出機軸。再四五年,文沈二君,不能獨步吾吳矣。作畫,凡山俱要有凹凸之形。先如山外勢形像,其中則用直皴。此子久法也。
  畫與字,各有門庭,字可生,畫不可熟。字須熟後生,畫須生外熟。

畫源
  吾家有董源龍宿郊民圖。不知所取何義,大都簞壺迎師之意,蓋宋藝祖下江南時所進御者。畫甚奇,名則舀矣。
  董北苑蜀江圖、瀟湘圖,皆在吾家。筆法如出二手。又所藏北苑畫數幅,無復同者。可稱畫中龍。
  張擇端清明上河圖,皆南宋時追摹汴京景物。有西方美人之思,筆法纖細,亦近李昭道,惜骨力乏耳。
  王叔明為趙吳興甥。其畫皆摹唐宋高品,若董巨、李范、王維,備能似之。若於刻畫之工,元季當為第一。
  高彥敬尚書畫,在逸品之列。雖學米氏父子,乃遠宗吾家北苑,而降格為墨戲者。
  倪迂在勝國時,以詩畫名世。其自標置,不在黃公望、王叔明下。自 云:我此畫深得荊關遺意,非王蒙輩所能夢見也。然定其品,當稱逸格,蓋米襄陽、趙大年一派耳。於黃王真伯仲不虛也。
  畫譜不載司馬君實。予曾見其畫,大類營丘,有小米作一幅配之,宋人題款甚多。因思古人自不可盡其伎倆。
  元季四大家,以黃公望為冠,而王蒙、倪瓚、吳仲圭與之對壘。此數公評畫,必以高彥敬配趙文敏。恐非偶也。
  余藏北苑一卷。諦審之,有二姝及鼓瑟吹笙者;有漁人布網捕魚者,乃瀟湘圖也。蓋取洞庭張樂地,瀟湘帝 子游,二語為境耳。余亦嘗遊瀟湘道上,山川奇秀,大都如此圖。而是時方見李伯時瀟湘卷,曾效之作一小幅。今見北苑,乃知伯時雖名宗,所乏蒼莽之氣耳。
  石田春山欲雨圖卷,向藏王元美家,今歸余處。春郊牧馬圖,或曰,趙王孫子昂, 或云仲穆。余定以為五代人筆。
  王右丞畫,余從李項氏見釣雪圖,盈尺而已,絕無皴法,石田所謂筆意凌競人局脊者。最後得小幅,乃趙吳興所藏。頗類營丘,而高簡過之。又於長安楊高郵所得山居圖,則筆法類大年,有宣和題“危樓日暮人 千里,欹枕秋風雁一聲”者。然總不如馮祭酒江山雪霽圖,具有右丞妙趣。予曾借觀經歲,今如漁父出桃源矣。
  倪雲林生平不畫人物,惟龍門僧一幅有之。亦罕用圖畫,惟荊蠻民一印者,其畫遂名荊蠻民。今藏余家。有華溪勝國時,人多寫華溪漁隱。蓋是趙承旨倡之,王叔明是趙家甥,故亦作數幅。今皆為余所藏。余每欲買山上,作桃源人,以應畫識。
  丁酉三月十五日,余與仲醇在吳門韓宗伯家。其子逢禧,攜示余顏書自身告,徐季海書朱巨川告,即海岳書史所載,皆是雙璧。又趙 千里三生圖,周文矩文會圖、李龍眠白蓮社圖,惟顧愷之作右軍家園景,直酒肆壁上物耳。
  項又新家,趙千里四大幀,“ 千里”二字金書。余與仲醇諦審之,乃顏秋月筆也。
  黃子久畫,以余所見,不下三十幅。要之浮巒暖翠為第一,恨景碎耳。
  趙文敏洞庭兩山二十幅,各題以騷語四句,全學董源。為余家所藏。
  郭忠恕越王宮殿,向為嚴分宜物,後籍沒。朱節奄國公,以折俸得之。流傳至余處。其長有三 尺餘,皆沒骨山也。余細撿,乃畫錢越王宮,非勾踐也。
  李成晴巒蕭寺,文三橋售之項子京。大青綠全法王維。今歸余處。細視之,其名董羽也。吳琚晉陵人,書學米南宮,可以奪真。今北固天下第一江山題榜,是其跡也,所著有《雲壑集》。余在京師,見宋人掛幅,絕類南宮。但 有云壑印,遂定為琚筆。題尾數行,使琚不泯沒也。
  仲醇絕好瓚畫,以為在子久山樵之上。余為寫雲林山景一幅歸之。題 云:“仲醇悠悠忽忽,土木形骸,似嵇叔夜。近代唯懶瓚得其半耳。” 云云,正是識韻人,了不可得。
  余長安時,寄仲醇書 云:所欲學者,荊關、董巨、李成。此五家畫尤少真跡。南方宋畫,不堪賞鑒。兄等為訪之,作一銘心記。如宋人者,俟弟書成,與合一本。即不能收藏,聊以適意,不令海岳獨行畫史也。
  京師楊太和家,所藏唐晉以來名跡甚佳。余借觀,有右丞畫一幀,宋徽廟御題左方,筆勢飄舉,真奇物也。撿宣和畫譜,此為山居圖。察其圖中松針石脈,無宋以後人法,定為摩詰無疑。向相傳為大李將軍,而拈出為輞川者,自余始。
  余家所藏北苑畫,有瀟湘圖、商人圖、秋山行旅圖。又二圖,不著其名,一從白下徐國公家購之,一則金吾鄭君與余博古。懸北苑於堂中,兼以倪黃諸跡,無復於北苑著眼者,正自不知元人來處耳。
  李伯時西園雅集圖,有兩本。一作於元豐間,王晉卿都尉之第;一作於元初,安定郡王趙德麟之邸。余從長安買得團扇上者,米襄陽細楷,不知何本。又別見仇英所摹文休承跋後者。
  余買龔氏江貫道江山不盡圖。法董巨,是絹素。其卷約有二三丈,後有周密、林希逸跋,貫道負茶癖,葉少蘊常荐之。故周跋 云:“恨不乞石林見也。”
  文人之畫,自王右丞始。其後董源、僧巨然、李成、范寬,為嫡子李龍眠,王晉卿,米南宮及虎兒,皆從董巨得來。直至元四大家。黃子久、王叔明、倪元鎮、吳仲圭,皆其正傳。吾朝文沈,則又遙接衣鉢。若馬夏,及李唐、劉松年,又是李大將軍之派,非吾曹易學也。禪家有南北二宗,唐時始分畫之。南北二宗,亦唐時分也,但其人非南北耳。北宗則李思訓父子。著色山水,流傳而為宋之趙幹、趙伯駒、伯驌,以至馬夏輩。南宗則王摩詰始用渲淡,一變鉤斫之法,其傳為張躁、荊關、郭忠恕、董巨、米家父子。以至元之四大家,亦如六祖之後,有馬駒、雲門、臨濟、兒孫之盛,而北宗微矣。要之摩詰所謂雲峰石跡,迥出天機,筆意縱橫,參乎造化者。東坡贊吳道子、王維畫壁,亦 云:“吾於維也,無間然。”知言哉。
  元季諸君子畫,惟兩派。一為董源,一為李成。成畫,有郭河陽為之佐,亦猶源畫,有僧巨然副之也。然黃、倪、吳、王四大家,皆以董巨起家成名,至今{隹及}行海內。至如學李郭者,朱澤民,唐子華、姚彥卿輩,俱為前人蹊徑所壓,不能自立堂戶。此如南宗子孫,臨濟獨成。當亦紹隆祖法者,有精靈男子耶。
  畫無筆跡,非謂其墨淡模糊而無分曉也。正如善書者,藏筆鋒如錐,畫沙印印泥耳。書之藏鋒,在於執筆,沈著痛快。人能知善書執筆之法,則能知名畫無筆跡之說。故古人如大令,今人如米元章、趙子昂。善書必能善畫,善畫必能善書。其實一事耳。
  余嘗謂右軍父子之書,至齊梁而風流頓盡。自唐初虞褚輩變其法,乃不合而合。右軍父子殆似復生,此言大可意會。蓋臨摹最易,神氣難傳故也。巨然學北苑,黃子久學北苑,倪迂學北苑,元章學北苑,一北苑耳,而各各不相似。使俗人為之,與臨本同,若之何能傳世也?子昂畫雖圓筆,其學北苑亦不爾。
  雲林山皆依側邊起勢,不用兩邊合成,此人所不曉。近來俗子點筆自是稱米家山,深可笑也。元暉睥睨千古,不讓右丞。可容易湊泊,開後人護短逕路耶。
  荊浩,河南人,自號洪 穀子。博雅好古,以山水專門,頗得移向。善為雲中山頂,四面峻厚。自撰山水訣一卷,語人曰:吳道子畫山水,有筆而無墨。項容有墨而無筆。我當採二子所長,成一家之體。故關同北面事之。世論荊浩山水,為唐末之冠。蓋有筆無墨者,見落筆蹊徑而少自然;有墨無筆者,去斧鑿痕而多變態。
  米家山謂之士夫畫,元人有畫論一卷,專辨米海岳、高房山異同。余頗有慨其語。迂翁畫,在勝國時,可稱逸品。昔人以逸品置神品之上。歷代唯張志和、盧鴻可無愧色。宋人中米襄陽,在蹊逕之外。余皆從陶鑄而來。元之能者雖多,然稟承宋法,稍加蕭散耳。吳仲圭大有神氣,黃子久特妙風格,王叔明奄有前規,而三家皆有縱橫習氣。獨雲林古淡天然,米痴後一人而已。
  趙榮祿枯樹法,郭熙、李成,不知實從飛白結字中來也。文君眉峰點黛,不知從董雙蛾、遠山衲帶來也。知此省畫法。
  古人遠矣。曹不興、吳道子,近世人耳。猶不復見一筆,況顧睦之徒?其可得見之哉。是故論畫,當以目見者為準。若遠指古人曰,此顧也,此陸也,不獨欺人,實自欺耳。故言山水,則當以李成、范寬;花果,則趙昌、王友;花竹翎毛,則徐熙、黃筌、崔順之;馬,則韓、伯時;牛,則厲 範土道士;仙佛,則孫太古;神怪,則石恪;貓犬,則何尊師周。得此數家,已稱奇妙。士大夫家,或有收其妙跡者,便已千金矣。何必遠求太古之上,耳目之所不及者哉?
  范寬山川渾厚,有河朔氣象。瑞雪滿山,動有 千里之遠,寒林孤秀,挺然自立。物態嚴凝,儼然三冬在目。
  營丘作山水,危峰奮起,蔚然天成。喬木倚磴,下自成陰。軒暢閒雅,悠然遠眺。道路深窈,儼若深居。用墨頗濃,而皴散分曉。凝坐觀之,雲煙忽生。澄江 萬里,神變萬狀。予嘗見一雙幅,每對之,不知身在千岩萬壑中。
  趙集賢畫,為元人冠冕。獨推重高彥敬,如後生事名宿。而倪迂題黃子久畫 云:雖不能夢見房山,特有筆意,則高尚書之品,幾與吳興埒矣。高乃一生學米,有不及無過也。張伯雨題元鎮畫 云:“無畫史縱橫習氣。”余家有六幅,又其自題獅子林圖 云:“予與趙君善長,商作獅子林圖。真得荊關遺意,非王蒙輩所能夢見也。”其高自標置如此。又顧謹中題倪畫 云:“初以董源為宗,及乎晚年,畫益精詣,而書法漫矣。”蓋倪迂書絕工致,晚季乃失之。而聚精於畫,一變古法,以天真幽淡為宗,要亦所謂漸老漸熟者。若不從北苑築基,不容易到耳。縱橫習氣,即黃子久,未能斷幽淡兩言。則趙吳興猶遜迂翁,其胸次自別也。
  趙大年平遠,寫湖天渺茫之景,極不俗。然不耐多皴, 雖云學維,而維畫正有細皴者,乃於重山疊嶂有之。趙未能盡其法也。
  李昭道一派,為趙伯駒、伯,精工之極,又有士氣。後人仿之者,得其工,不能得其雅。若元之丁野夫、錢舜舉是已。蓋五百年而有仇實父,在昔文太史亟相推服。太史於此一家畫,不能不遜仇氏,故非以賞譽增價也。實父作畫時,耳不聞鼓吹駢闐之聲,如隔壁釵釧,顧其術亦近苦矣。行年五十,方知此一派畫,殊不可習。譬之禪定,積劫方成菩薩,非如董、巨、米三家,可一超直入如來地也。
  元季四大家,浙人居其三。王叔明,湖州人;黃子久,衢州人;吳仲圭,鐵塘人;惟倪元鎮無錫人耳。江山靈氣,盛衰故有時。國朝名手,僅僅戴進為武林人,已有浙派之目。不知趙吳興亦浙人。苦浙派日就澌滅,不當以甜邪俗賴者,盡系之彼中也。
  昔人評大年畫,謂得胸中萬卷書。更奇,又大年以宗室不得遠遊,每朝陵回,得寫胸中丘壑,不行 萬里路,不讀萬卷書,欲作畫祖,其可得乎?此在吾曹勉之,無望庸史矣。畫之道,所謂宇宙在乎手者。眼前無非生機,故其人往往多壽。至如刻畫細謹,為造物役者,乃能損壽,蓋無生機也。黃子久、沈石田、文徵仲,皆大耋。仇英短命,趙吳興止六 十餘,仇與趙雖品格不同,皆習者之流,非以畫為寄,以畫為樂者也。寄樂於畫,自黃公望,始開此門庭耳。
  余少學子久山水,中復去而為宋人畫。今間一仿子久,亦差近之。
  日臨樹一二株,石山土坡,隨意皴染。五十後大成,猶未能作人物舟車屋宇,以為一恨。喜有元鎮在前,為我護短。不者,百喙莫解矣。
  董北苑瀟湘圖、江貫道江居圖、趙大年夏山圖、黃大痴富春山圖、董北苑征商圖、雲山圖、秋山行旅圖、郭忠恕輞川招隱圖、范寬雪山圖、輞川山居圖、趙子昂洞庭二圖、高山流水圖、李營丘著色山圖、米元章雲山圖、巨然山水圖、李將軍蜀江圖、大李將軍秋江待渡圖、宋元人冊葉十八幅,右俱吾齋神交師友。每有所如,攜以自隨,則米家書畫船,不足羡矣。

題自畫
  ○仿米畫題
  米元章作畫,一正畫家謬習。觀其高自標置,謂無一點吳生習氣。 又云王維之跡,殆如刻畫,真可一笑。蓋唐人畫法,至宋乃暢,至米又一變耳。余雅不學米畫,恐流入率易,茲一戲仿之,猶不敢失董巨意。善學下惠,頗不能當也。
  ○仿煙江疊嶂圖
  右東坡先生題王晉卿畫。晉卿亦有和歌,語特奇麗,東坡為再和之。意當時晉卿,必自畫二三本,不獨為王定國藏也。今皆不傳,亦無復摹本在人間。雖王元美所自題家藏煙江圖,亦自以為與詩意無取,知非真矣。余從嘉禾項氏,見晉卿瀛山圖,筆法似李營丘,而設色似思訓,脫去畫史習氣。惜項氏本不戒於火,已歸天上。晉卿跡遂同廣陵散矣。今為 想像其意,作煙江疊嶂圖。於時秋也,輒臨秋景。於所謂春風搖江天漠漠等語,存而弗論矣。
  ○仿米家雲山圖
  董北苑、僧巨然,都以墨染雲氣,有吐吞變滅之勢。米氏父子,宗董巨法,稍刪其 繁複,獨畫雲,仍用李將軍拘筆。如伯駒、伯輩,欲自成一家,不得隨人棄取故也。因為此圖及之。
  ○題畫贈徐道寅
  余嘗見勝國時,推房山鷗波,居四家之右。而吳興每遇房山畫,輒題品作勝語。若讓伏不置者,顧近代賞鑒家或不謂然。此由未見高尚書真跡耳。今年六月,在吳門得其巨軸。雲煙變滅,神氣生動,果非子久、山樵所能夢見。因與道寅為別,訪之容安草堂,出精素求畫。畫成此圖,即高家法也。觀者,可意想房山風規,於百一乎。
  ○題畫贈陳眉公
  予之遊長沙也,往返五 千里。雖江山英發,盪滌塵土,而落日空林,長風駭浪,感行路之艱,犯垂堂之戒者數矣。古有風不出,雨不出,三十年不蓄雨具者,彼何人哉?先是予之遊李也。為圖昆山讀書小景,尋為人奪去。及是重仿巨然筆意,以志予慕。余亦且倒衣從之,不作波民老也。
  ○題董北苑畫
  朔日至金閶門,客以北苑畫授予。雲煙變滅,草木郁蔥,真駭心動目之觀。乃知米氏父子,深得其意。余家有虎兒大姚村圖,正復相類。不師北苑,烏能夢見南宮耶?
  ○仿惠崇題
  惠崇、巨然,皆高僧□畫禪者。惠以艷冶,巨然平澹,各有所入,而巨然超矣。因仿惠崇及之。
  ○題畫
  “老鶴眠階初露下,高梧滿地忽霜黃”,余曾作此景以貽仲醇矣。清臣復強余為之,覺與前幅較勝一籌耳。
  ○題自畫小景
  趙令穰、伯駒、承旨四家合併,雖妍而不甜。董源、巨然、米芾、高克恭,三家 合併,雖縱而有法。兩家法門,如鳥雙翼。吾將老焉。
  ○又
  陳遒醇有宋刻書苑,攜至煙雨樓,予讀次,輒有省畫法,為寫痴翁筆意。
  ○又
  此畫余仿大痴,得 無餘亦痴絕否。
  ○臨巨然畫題右
  上元後三日,友人以巨然松陰論古圖,售於余者。余懸之畫禪室,合樂以享同觀者。復秉燭掃二圖,厥明以示客。客曰:“君參巨然禪,幾於一宿覺矣。”
  ○仿三趙畫題右
  余家有趙伯駒春山讀書圖、趙大年江鄉清夏圖。今年長至項晦,甫以子昂鵲華秋色卷見貽。余兼採三趙筆意為此圖,然趙吳興已兼二子。余所學,則吳興為多也。
  ○題張清臣集扇面冊
  余所畫扇頭小景,無慮百數,皆一時酬應之筆。趙子輩亦有仿為之者,往往亂真。清臣此冊,結集多種,皆出余手。且或有善者,足供吟賞。人人如此具眼,余可不辨矣。
  ○題鶴林春社圖贈唐公有
  家有獨鶴,忽迷所如。人失人得,已類楚弓。自去自來,莫期梁燕。已乃於唐公之墻,復躡羽人之跡,整翮返駕,引吭長鳴,似深惜別之情,聊作思歸之曲。嗚呼!雀羅闐若,鷗盟眇然。顧此仙禽,真吾,德友。驚蓬超忽,仍聯支遁之交。珠樹玲瓏,不逐浮丘之路。 雖云合有冥數,亦由去無遐心。自此可以遊 萬里,等狎雞群,守養千齡,無虞鳥散者矣。欲志黃庭之報,遂寫青田之真。載綴短章,用成嘉話。
  ○題橫雲秋霽圖與朱敬韜
  此仿倪高士筆也。雲林畫法,大都樹木似營丘,寒林山石宗關仝。參以北苑,而各有變局。學古人不能變,便是籬堵間物,去之轉遠,乃由絕似耳。橫雲山,吾郡名勝,本陸士龍故居,今敬韜構草舍其下。敬韜韻致書畫,皆類倪高士。故余用倪法作圖贈之。
  ○書小赤壁並題
  吾郡九峰之間,有小赤壁, 餘頃過齊安,至赤壁,其高僅數仞,廣容兩亭耳。吾郡赤壁,乃三四倍之,山靈負屈,莫為解嘲。昔齊安名人,滷莽如是,因畫赤壁,一正向來之謬。然予以是並疑吾郡有小昆山,未知去抵鵲村路幾許,使余得鑿空遊之。或亦如小赤壁,不須多遜也。
  ○雲海三神山圖
  李思訓寫海外山,董源寫江南山,米元暉寫南徐山,李唐寫中州山,馬遠夏圭寫錢塘山,趙吳興寫苕山,黃子久寫海虞山,若夫方壺蓬間,必有羽人傳照。余以意為之,未知似否。
  ○江山秋思圖
  余與平原程黃門,以使事過江南。一日,ト輿道上,陂陀回復,峰巒孤秀。下有平湖,碧澄萬頃。湖之外,長江吞山,征帆點點,與鳥俱沒。黃門曰:“此何山也?”余曰:“其齊山乎。”蓋以江涵秋影句測之,果然。
  ○雲林圖
  元季四大家,獨倪雲林品格尤超。早年學董源,晚乃自成一家,以簡淡為之。余嘗見其自題獅子林圖曰:“此卷深得荊關遺意,非王蒙諸人所夢見也。”其高自標許如此。豈意三百年後, 有餘旦暮遇之乎?
  ○濠梁秋思圖
  “城隅綠水明秋月,海上青山隔暮雲”。吾郡龍潭夜泛,身在太白詩中,不作柴桑濠濮間想語矣。
  ○煙江疊嶂圖
  雲山不始於米元章,蓋自唐時王洽潑墨,便已有其意。董北苑好作煙景,煙雲變沒,即米畫也。余於米芾瀟湘白雲圖,悟墨戲三昧,故以寫楚山。
  ○題天池石壁圖
  畫家初以古人為師,後以造物為師。吾見黃子久天池圖,皆贗本。昨年遊吳中山,策筇石壁下,快心洞目,狂叫曰:“黃石公!”同遊者不測,余曰:“今日遇吾師耳。”
  ○幽亭秀木圖
  幽亭秀木,古人常繪圖。世無解其意者。余為下注腳曰:亭下無俗物,謂之幽。木不臃腫,經霜變紅黃者,謂之秀。昌黎 云:坐茂樹以終日,當作嘉樹。則四時皆宜。霜松雪竹,雖凝寒亦自堪對。
  ○孤煙遠村圖
  “山下孤煙遠村,天邊獨樹高原”。非右丞工於畫道,不能得此語。米元暉猶謂右丞畫如刻畫,故余以米家山寫其詩。
  ○仿叔明畫題
  王叔明畫,從趙文敏風韻中來,故酷似其舅。又汛濫唐宋諸名家,而以董源、王維為宗,故其縱逸多姿,又往往出文敏規格之外。若使叔明專門師文敏,未必不為文敏所掩也。因畫叔明筆意及之。
  ○題畫贈俞君寶
  俞君寶將遊武夷,索余此圖。若有好事者,能為君寶生兩翼,便以贈之。畫在余腕,不至如子瞻斷臂也。
  ○臨郭恕先畫並題
  輞川招隱圖,為郭恕先筆。余得之長安周生。今年復於吳門,見郭河陽臨本,乃易雪景為設色山矣。河陽筆力,已自小減。矧余野戰之師,何敢言奪趙幟耶。
  ○寫寒林遠岫圖並題
  昔人評王右丞畫,以為雲峰石色,迥出天機。筆思縱橫,參乎造化,余未之見也。往在京華,聞馮開之得一圖於金陵,走使緘書借觀。既至,凡三薰三沐,乃長跽開卷。經歲開之,復索還。一似漁郎出桃花源,再往迷誤,悵惘久之,不知何時重得路也。因 想像為寒林遠岫圖。世有見右丞畫者,或不至河漢。
  ○題秋林圖
  畫秋景,惟楚客宋玉最工。“寥栗兮若遠行,登山臨水兮送將歸”。無一語及秋,而難狀之景,都在語外。唐人極力摹寫,猶是子瞻所謂寫畫論形似。作詩必此詩者耳。韋蘇州落葉滿空山,王右丞渡頭余落日,差足嗣響。因畫秋林及之。
  ○跋仲方雲卿畫
  傳稱西蜀黃筌畫,兼眾體之妙,名走一時。而江南徐熙,後出作水墨畫,神氣若湧,別有生意。筌恐其軋已,稍有瑕疵。至於張僧繇畫,閻立本以為虛得名。固知古今相傾,不獨文人爾爾。吾郡顧仲方、莫雲卿二君,皆工山水畫,仲方專門名家,蓋已有歲年。雲卿一出,而南北頓漸,遂分二宗。然雲卿題仲方小景,目以神逸。乃仲方向余斂衽雲卿畫不置,有如其以詩詞相標譽者,俯仰間,見二君意氣,可薄古人耳。
  ○題畫贈朱敬韜
  宋迪,侍郎。燕肅,尚書。馬和之、米元暉,皆禮部侍郎。此宋時士大夫之能畫者。元時惟趙文敏、高彥敬,余皆隱於山林,稱逸士。今世所傳戴沈文仇,頗近勝國,窮而後工,不獨詩道矣。予有意為簪裾樹幟,然還山以來,稍有爛熳天真,似得丘壑之助者。因知時代使然,不似宋世士大夫之昌其畫也。因作秋山圖識之。
  ○楚中題畫寄眉公
  武林公署旁午,日撿宋人事。因寫圖而系以詩。武林為五溪,馬伏波所謂五溪何毒淫,鳥飛不度,獸不敢侵者,至今笛聲悲怨。計余去故園五 千里矣。頗憶作少遊,何能聽車生耳哉。此詩此畫,於余情有當也。
  ○題山別業畫
  自義陽至大石天池山水間,探歷閱兩月,都未曾作畫。今日目眚初佳,梁有客攜巨然圖見示。乘興為此,吳絹如水,恨手澀不稱耳。
  ○自作小幀因題
  倪黃合作,予所見三幀。獨楊太守家藏為最。特為仿之。
  ○題畫贈君策
  余既為君策作畸墅詩,復作此補圖。然畫中剩水殘山,不能畫畸墅之勝。命之曰:廬山讀書圖雲。
  ○題山莊清夏圖
  小莊清夏,三臥而起,撿所藏法書名畫,鑒閱一過,極人間清曠之樂。作此圖以記事。
  ○仿趙令穰村居圖
  壬寅六月七日,過嘉興魚江中。寫所見之景,卻似重遊也。
  ○題仿巨然筆
  元正十九日,為余攬揆之辰。海上客攜巨然松亭雲岫圖見示,真快心洞目之觀。戲為仿此。
  ○松岡遠岫為何司理題
  右丞田園樂,有“萋萋春草秋綠,落落長松夏寒”,余採其意,為此圖,贈士抑兄。亦聞士抑有高臥不出,超然人外之意,不愧右丞此語耳。
  ○又題晴嵐蕭寺
  此圖為仲醇作。今入士抑手,仲醇曰:“弟子失之,先生得之。亦復何?”□余曰:“陳仲子失之,何第五得之。不亦風流勝會乎?”因題數語,以識歲月。
  ○仿大痴畫贈朱敬韜
  “詩在大痴畫前,畫在大痴詩後。恰好百四十年。翻訝出世作怪。”此沈啟南自題畫,余謬書之,必有見而大笑之者。壬子十月廿四。
  ○江山秋思圖
  杜樊川詩,時堪入畫:“南陵水面漫悠悠,風緊雲繁欲變秋。正是客心孤迥處,誰家紅袖倚高樓。”陸瑾、趙 千里皆圖之。余家有吳興小冊,故臨於此。
  ○題畫贈何士抑
  士抑兄每望余不為作畫,所得余幅,輒膺者。余以行役,久廢此道,撿笥中舊時點染三尺山,自武夷寄之。

評舊畫
  ○題曹雲西畫
  吾鄉畫家,元時有曹雲西、張以文、張子正諸人,皆名筆。而曹為最高,與黃子久、倪元鎮頡頏並重。曹本師馮覲、郭熙,此幀則仿巨然,尤異平時之作,藏此以存故鄉前輩風流。以文畫,乃有絕肖大痴者。予得之長安。今合此,乃雙美也。
  ○題沈石田臨倪畫
  石田先生於勝國諸賢名跡,無不摹寫,亦絕相似,或出其上。獨倪迂一種淡墨,自謂難學。蓋先生老筆密思,於元鎮若淡若疏者異趣耳。獨此幀蕭散秀潤,最為逼真,亦平生得意筆也。
  ○題沈啟南畫冊
  寫生與山水,不能兼長,惟黃安叔能之。余所藏勘書圖,學李,金盤鵓鴿,學周,皆有奪藍之手。我朝則沈啟南一人而已。此冊寫生,更勝山水。間有本色,然皆真虎也。
  ○題孫漢陽畫石卷
  唐李德裕採天下怪石,聚之平泉別墅。遺誡後昆曰:有以平泉石輕予人者,非佳子弟也。內一醒酒石,尤珍愛之,醉則踞焉。今漢陽之寶石,似不少遜,而圖石疑較勝。唐 詩云:“寒姿數片奇突兀,曾作秋江秋水骨。”又 云:“雪盡身還瘦,雲生勢不孤。”此頗足以狀石。
  ○題顧仲方山水冊
  米元章論畫曰:紙千年而神去,絹八百年而神去,非篤論也。神猶火也,火無新故,神何去來?大都世近則托形以傳,世遠則托聲以傳耳。曹弗興術協輩,妙跡永絕,獨名稱至今,則千載以上,有耳而目之者矣。薛稷之鶴,曹霸之馬、王宰之山水,故擅國能。即不擅國能,而有甫之詩歌在,自足千古,雖謂紙素之壽,壽於金石可也。神安得去乎?君畫初學馬文璧,後出入黃子久、王叔明、倪元鎮、吳仲圭,無不肖似,而世尤好其為子久者。
  ○題周山人畫
  余少喜繪業,皆從元四大家結緣。後入長安,與南北宋五代以前諸家血戰,正如禪僧作宣律師耳。此冊李周逸之所勒,欲與閣帖共傳。其志良苦,解脫禪固無藉此,然學欲望見古人門庭蹊逕,斯亦渡河寶筏。珍重、珍重。
  ○題趙文敏畫
  子昂嘗有創為即工者,題畫卷有曰:予嘗畫馬,未嘗畫羊。子中強余為此,不知合作否?此卷特為精妙,故知氣韻,必在天生,非虛也。
  ○題畫牡丹
  花品從眾香國中來,臨風獨笑,足令姚魏氣短。便有群芳競妒,其亦自絕。
  ○題伯玉畫冊
  勝國時畫道,獨盛於越中。若趙吳興、黃鶴山樵、吳仲圭、黃子久其尤卓然者至於今,乃有浙畫之目,鈍滯山川不少。邇來又復矯而事吳裝,亦文沈之勝馥耳。伯玉此冊,行筆破墨,種種自超,可謂劃俗之雅,故當名家。伯玉寒士,然從項氏兄弟遊,多見項子京所藏名畫,遂爾有得,吾友某某特好之。
  ○題濟川圖卷後
  邑侯濟川沈公,以循良為江南冠冤。鳴琴之暇,好獎進文學知名士。於是某某以感德殉知之意,屬郡中名手,共繪濟川圖贈侯。余轉觀之,近於唐人所賦“南川粳稻花侵縣,西嶺雲霞色滿堂”者,而青雀凌波與海鷗相狎,則清溪之政似之。圖名濟川以此。若余當於侯應召時,寫乘長風破 萬里浪語,為濟川境也。某志之。
  ○題孫漢陽卷
  右錄米元章一帖,觀此,知米薛相易事。誠有之,鐵□叢譚,或傳訛耳。然余又於宋光祿家,得米元章所畫研山,雲根雪浪,直鑿混沌。吾鄉雪居先生,又圖為卷,可與元章競爽。余將以米畫贈之,惟欲易東皋草堂前一片煙霞,便意足也。
  ○題漁樂圖
  宋時名手,如巨然、李范諸公,皆有漁樂圖。此起於煙波釣徒張志和。蓋顏魯公贈志和詩,而志和自為畫。此唐勝事,後人蒙之,多寓意漁隱耳。元季尤多,蓋四大家皆在江南葭間,習知漁釣之趣故也。
  ○題畫南陵水面詩意
  江南顧大中,嘗於南陵逃捕舫子上,畫杜樊川詩意。時大中未知名,人莫加重。後為過客竊去,乃共嘆惋。予曾見文徵仲畫此詩意,題曰:吾家有趙榮祿仿趙伯駒小幀畫。妙絕,閒一摹之,殊愧不似。今予不復見徵仲筆。去二趙可知矣。
  ○題畫
  七夕泊舟吳閶,張慕江以畫售於余。有梅花道人大軸,仿巨然水墨淋漓,雲煙吞吐,與巨然不復甲乙。又高克恭雲山秋霽,與謝伯誠學董源廬山觀瀑圖,皆奇筆也。
  ○題莫秋水畫
  莫廷韓為宋光祿作此圖,在己卯之秋。時余同觀,咄咄稱賞。今已二十年事矣。仲文愛之,護惜特甚。自蘇過松、周撿襲藏備至,不忍轉入他氏手。亦交誼也。
  ○題朱雲來畫
  敬韜作米虎兒墨戲,不減高尚書。閱此,欲焚吾硯。
  ○題倪雲林畫
  雲林畫,江東人以有無論清俗。余所藏秋林圖,有 詩云“雲開見山高,木落知風勁。亭下不逢人,夕陽澹秋影。”其韻致超絕,當在子久山樵之上。
  ○論畫
  元時畫道最盛,惟董巨獨行,此外皆宗郭熙。其有名者,曹雲西、唐子華、姚彥卿、朱澤民輩。出其十,不能當黃倪一,蓋風尚使然。亦由趙文敏提醒品格,眼目皆正耳。余非不好元季四家畫者,直溯其源委,歸之董巨。亦頗為時人換眼,丁南羽以為畫道一變。

卷三

記事
  予在廣陵,見司馬端明畫山水,細巧之極,絕似李成。多宋元人題跋,畫譜俱不載,以此知古人之逃名。
  今年遊白下,見褚遂良西升經,結構遒勁,於黃庭像贊外,別有筆思。以顧虎頭洛神圖易之。主人迫欲朱提,力不能有,遂落賈人手。如美人為沙叱利擁去矣。更償之二百金,竟靳固不出。登舟作數日惡,憶念不置。然筆法尚可摹擬,遂書此論,亦十得二三耳。使西升經便落予手,未必追想若此也。
  書家以豪逸有氣,能自結撰為極則。西升雖俊媚,恨其束於法,故米漫士不甚賞心。若兒子輩能學之,亦可適俗。因作小楷書記之。
  送君者自崖而返,君自此遠。宋子京讀莊子至此,遂欲沾巾。予北上,泊寒山為送別諸君子拈之。
  鬥鵪鶉,江南有此戲,皆在籠中。近有吳門人,始開籠於屋除中,相鬥彌日。復入籠飲啄,亦太平清事。
  余與仲醇,以建子之月,發春申之浦,去家 百里。泛宅淹旬,隨風東西,與雲朝暮。集不請之友,乘不系之舟。壺觴對飲,翰墨間作。吳苑酹真娘之墓,荊蠻尋懶瓚之蹤,固以胸吞具區,目瞪雲漢矣。夫老至則衰,倘來若寄,既悟炊梁之夢。可虛秉燭之遊,居則一丘一壑,唯求羊是群;出則千峰萬壑,與汗漫為侶。茲予兩人,敦此夙好耳。
  余遊閩中,遇異人談攝生奇訣。在讀黃庭內篇,夜觀五藏神,知其虛實,以為補瀉。蓋道藏所不傳,然須斷葷酒與溫柔鄉,則可受持。至今愧其語也。
  七夕,王太守禹聲,招飲於其家園。園即文恪所投老。唐子畏,郝元敬諸公為之點綴者。是日,出其先世所藏名畫。有趙 千里後赤壁賦一軸,趙文敏落花遊魚圖,山仙館圖。又老米雲山,倪雲林漁莊秋霽,梅道人漁家樂手卷,李成雲林卷,皆希代寶也。余持節楚藩歸。曾晚泊祭風臺,即周郎赤壁,在嘉魚縣南七 十里。雨過,輒有箭鏃於沙渚間出。裏人拾鏃視予,請以試之火,能傷人,是當時毒藥所造耳。子瞻賦赤壁,在黃州,非古赤壁也。(壬辰五月)
  元李氏有古紙,長二丈許,光潤細膩,相傳四世。請文敏書,文敏不敢落筆,但題其尾。至文徵仲,止押字一行耳,不知何時乃得書之。
   餘頃驅車彭城,不勝足音之懷。又有火雲之苦,回馭谷水塔上,養痾三月。而仲醇挾所藏木癭爐,王右軍月半帖真跡、吳道子觀音變相圖、宋板 華巖經尊宿語錄示余。丈室中惟置一床,相對而坐,了不蓄筆研。既雨窗靜間,吳門孫叔達以畫事屬余紀遊,遂為寫迂翁筆意。即長安遊子,能有此適否?
  袁尚書負無礻 昆,孫女以餓縊死。尚書善敢,不能饜。每市蜆為晚飧,可竟 一斗。有一門生,饋以十金,輒作三封。以一封置袖中,乘月叩窮交之戶。呼輿偕步,以袖中金贈之而別。其貧都由此,然每攜麗伎泛泊,一日不能廢也。
  楊尚書成,在吳中負物望。其家不貧,而吳中人稱之,不在哀公下。以其淳謹安靜,故令人無可間然耳。尚書過蔡經舊裏,曰:“此宋之大賊,乃居此乎?”以為蔡京也,所謂不讀非聖書者耶。
  張東海題詩金山:“西飛白日忙於我,南去青山冷笑人。”有一名公,見而物色之曰:“此當為海內名士。”東海在當時,以氣節重。其書學懷素,名動四夷。 自憐中書家後出,聲價稍減,然行書尤佳。今見者少耳。
  余與程黃門同行江南道上,停驂散步。見陂紆復,峰巒孤秀。下瞰平湖,澄碧萬頃,湖之外江光吞天,征帆點點,與鳥俱沒。黃門曰:“此何山也?”余曰:“齊山也。”黃門曰:“子何以知之?”余曰:“吾知杜樊川所謂江涵秋影者耳。”詢之舟人,亦不能名。但曰:此上有翠微亭。黃門與余一笑而出,是日步平堤六 七里,皆在南湖中。此堤之勝,西湖僅可北面稱臣耳。俗 諺云,九子可望不可登,齊山可登不可望。信然。
  大林寺,在天池之西,有西竺娑羅樹二株。中宴坐老僧,余訪之,能念阿彌陀佛號而已。白樂天 詩云:“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必此寺也。

記遊
  武彝有大王峰,峰極尊勝。故名武彝。君為魏王子騫,曾會群真於此,奏人間可哀之曲。
  大田縣有七岩臨水。山下皆平田。秋氣未深,樹葉落,衰柳依依。
  洞天岩,在沙縣之西 十里。其山壁立,多松樟。上有長耳佛像。水旱禱,著靈跡。其岩廣可容三幾二榻。高三仞余,滴水不絕。閩人未之賞也,余創而深索之。得宋人題字石刻 十餘處,皆南渡以後名手。詩歌五章。岩下有流觴曲水,徐令與余飲竟日,頗盡此山幽致。追寫此景,以當紀遊。
  高郵夜泊,望隔堤大湖月色微晦,以為地也。至詰旦,水也。竺典化城,無乃是耶。
  子行至滕陽,嶧山在望。火靈煙沙,殆不復有濟勝具。是日宿縣中官舍,乃以意造,為嶧山不必類嶧山也,想當然耳。曾遊嶧山者,知余不欺人。
  呂梁縣瀑三千仞,石骨出水上。憶予童子時,父老猶道之,今不復爾。東海揚塵,殆非妄語。

評詩
  大都詩以山川為境,山川亦以詩為境。名山遇賦客,何異士遇知己?一入品題,情貌都盡。後之遊者,不待按諸圖經,詢諸樵牧,望而可舉其名矣。嗟嗟,澄江淨如練,齊魯青未了。寥落片言,遂關千古登臨之口,豈獨勿作常語哉?以其取境真也。友人錢象先荊南集,不盡象先才情之變。而余嘗持節長沙,自洞庭而下,漢陽而上,與象先共之。故其取境之真,特有賞會雲。抑余不能遊,然好詩。象先能詩,又好遊,是安得象先為東西南北之人?窮夫所謂州有九岳有五者。而皆被以奇音雋響。余得隱幾而讀之。以吾拙而收象先之巧,以吾目而用象先之足,不大愉快哉?
  東坡 云:“詩人有寫物之工。”桑之未落,其葉沃若。他木不可以當此。林逋梅花詩:“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決非桃李詩。皮日休白蓮詩:“無情有恨何人見,月冷風清欲墮時”,此必非紅蓮詩。裴詠白牡丹詩。”長安豪貴惜春殘,爭賞先開紫牡丹。別有玉杯承露冷,無人起就月中看。”
  余以丙申秋,奉使長沙。至東林寺,時白蓮盛開。土人 云:此晉慧遠所種。自晉至今 千餘年,惟存古與欄,而蓮無復種矣。忽放白毫光三日三夜。此花宰地而出,皆作千葉,不成蓮房。余徘徊久之。”幸此花開,與余行會。遠公有記 云:“花若開,吾再來。”余故有 詩云“泉歸虎靜,雲度雁天輕。苔蘚封碑古,優雲應記生。”記此事也。
  古人詩語之妙,有不可與冊子參者,惟當境方知之。長沙兩岸皆山,余以牙檣遊行其中。望之,地皆作金色。因憶水碧沙明之語。又自岳州順流而下,絕無高山。至九江,則匡廬兀突,出檣帆外。因憶孟襄陽所謂“掛席幾 千里,名山都未逢。泊舟潯陽郭,始見香爐峰。”真人語,千載不可復值也。
  宋人推黃山谷所得,深於子瞻,曰:“山谷真涅堂裏禪也。”
  頃見岱志詩賦六本。讀之既盡,為區檢討用孺言曰:“總不如一句。”檢討請之,曰:“齊魯青未了。”
  “燈影照無睡,心清聞妙香。”杜少陵宿招提絕調也。予書此於長安僧舍,自後無復敢題詩者。
  “萬事不如杯在手,一年幾見月當頭。”文徵仲嘗寫此詩意。又樊川翁“南陵水面漫悠悠,風緊雲繁欲變秋。”趙 千里亦圖之。此皆詩中畫,故足畫耳。
  “風靜夜潮滿,城高寒月昏。”“秋色明海縣,寒煙生裏閭。”“春盡草木變,雨余池館青。”“楚國橙橘暗,吳門煙雨愁。”“郭外秋聲急,城邊月色殘。”“眾山遙對酒,孤嶼共題詩。”“氣蒸雲夢澤,波撼岳陽城。”“林花掃更落,徑草踏還生。”“掛席樵風便,開樽琴月孤。”“落日池上酌,清風松下來。”王江寧、孟襄陽,五言詩句。每一詠之,便習習生風。
  余見倪雲林自題畫云:十月江南未隕霜,青楓欲赤碧梧黃。停橈坐對寒山晚,新雁題詩小著行。
  明月照積雪,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澄江淨如練。玉繩低建章,池塘生春草。秋菊有佳色,俱千古寄語,不必有所附麗,文章妙境,即此然。齊隋以還,神氣都盡矣。
  李獻吉詩,如“詠月” 有云“光添桂魄十分影,寒落江心幾尺潮。”不見集中,自是佳語。唐子畏詩,有曰:“杜曲梨花杯上雪,灞陵芳草夢中煙。”又曰:“秋榜才名標第一,春風脂粉醉千場。”皆學白香山。子畏之才,何須以解首矜詡。其亦唐人所謂今朝曠盪春無涯,不免器小之誚。
  唐人詩律,與書法頗似,皆以濃麗為主,而古法稍遠矣。余每謂晉書無門,唐書無態,學唐乃能入晉。晉詩如其書,雖陶元亮之古淡,阮嗣宗之俊爽,在法書中未可當虞褚。以其無門也,因為唐人詩及之。
  翰墨之事,良工苦心,未嘗敢以耗氣應也。其尤精者,或以醉,或以夢,或以病。遊戲神通,無所不可。何必神怡氣王?造物乃完哉。世傳張旭號草聖,飲酒數鬥,以頭濡墨,縱書墻壁上。凄風急雨,觀者嘆愕。王子安為文,每磨墨數升,蒙被而臥,熟睡而起。詞不加點,若有鬼神。此皆得之筆墨蹊逕之外者。今觀察王先生,當人日,病不起。據枕作詩二十章,言言皆樂府鼓吹也,乃與彼二子鼎足立矣。
  東坡讀金陵懷古詞於壁間,知為介甫所作,嘆曰:“老狐精能許,”以羈怨之士,終不能損價於論文。所謂文章天下至公。當其不合,父不能諛子。其論之定者,雖東坡無如荊公何,太白曰:“崔灝題詩在上頭。”東坡題廬山瀑布曰:“不與徐凝洗惡詩。”太白擱筆於崔灝,東坡操戈於徐凝。豈有恩怨哉?

評文
  東坡水月之喻,蓋自肇論得之,所謂不遷義也。文人冥搜內典,往往如鑿空,不知乃沙門輩家常飯耳。大藏教若演之有許大文字。東坡突過昌黎歐陽,以其多助。有此一奇也。
  蘇子瞻表忠觀碑,惟敘蜀漢抗衡不服,而錢氏順命自見。此以賓形主法也。執管者即 上游於其中,自不明了耳。如能了之,則拍拍成令。雖 文采不章,而機鋒自契。
  文章隨題敷衍,開口即涸。須於言盡語竭之時,別行一路。太史公荊軻傳,方敘荊軻刺秦王,至秦王環柱而走,所謂言盡語竭。忽用三個字轉 云“而秦法”自此三字以下,又生出多少煙波。
  凡作文,原是虛架子。如棚中傀儡,抽牽由人,非一定死煞。真有一篇文字,有代當時作者之口,寫他意中事,乃謂注於不涸之源。且如莊子逍遙篇。鳩笑大鵬,須代他說曰:“我決起而飛槍榆枋,時則不至,而控於地而已矣。奚以之九 萬里而南為?”此非代乎?若不代,只說鳩笑,亦足矣。又如太史公稱燕將得魯仲連書 云:“欲歸燕,已有隙,恐誅;欲降齊,所殺虜,於齊甚眾。恐已降而後見辱,喟然嘆曰:與人辨,我寧自辨。”此非代乎?
  文有翻意者,翻公案意也。老吏舞文,出入人罪。雖一成之案,能翻駁之。文章家得之,則光景日新。且如馬嵬驛詩,凡萬首,皆刺明皇寵貴妃。只詞有工拙耳。最後一人,乃 云:尚是聖明天子事,景陽宮井又何人。便翻盡從來巢臼。曹孟德疑冢七十二。古人有 詩云:直鬚髮盡疑冢七十二。已自翻矣。後人又 云:以操之奸,安知不慮及於是。七十二冢,必無真骨。此又翻也。
  青鳥家,專重脫卸。所謂急脈緩受,緩脈急受。文章亦然。勢緩處,須急做,不令扯長冷淡。勢急處,須緩做,務令紆徐曲折,勿得埋頭,勿得直腳。
  杜子美 云:擒賊先擒王。凡文章,必有真種子,擒得真種子,則所謂口口咬著。又所謂點點滴滴雨,都落在學士眼裏。
  文字最忌排行,貴在錯綜其勢。散能合之,合能散之。左氏晉語 云:賈誼政事疏,太子之善,在於早諭教與選左右。早諭教,選左右,是兩事。他卻雲心未濫而先諭教,則化易成也。此是早諭教。下雲若其服習講貫,則左右而已。此是選左右,以二事離作兩段,全不排比。自六朝以後,皆畫段為文,少此氣味矣。
  作文要得解悟。時文不在學,只在悟。平日須體認一番,才有妙悟,妙悟只在題目腔子裏思之。思之思之不已,鬼神將通之。到此將通時,才喚做解悟。了得解時,只用信手拈神,動人心來。頭頭是道,自是文中有竅,理義原悅人心。我合著他,自是合著人心。文要得神氣,且試看死人活人,生花剪花,活雞木雞,若何形狀?若何神氣?識得真,勘得破,可與論文。如閱時義,閱時令,吾毛竦色動,便是他神氣逼人處。閱時似然似不然,欲丟欲不丟,欲讀又不喜讀,便是他神索處。故窗稿不如考卷之神,考卷之神薄,不如墨卷之神厚。魁之神露,不如元之神藏。試之,自有解人處。脫套去陳,乃文家之要訣。是以剖洗磨煉,至精光透露。豈率爾而為之哉?必非初學可到。且定一 取捨,取人所未用之辭,舍人所已用之辭;取人所未談之理,舍人所已談之理;取人所未布之格,舍人所已布之格;取其新,舍其舊。不廢辭,卻不用陳辭;不越理,卻不用皮膚理;不異格,卻不用卑瑣格。格得此,思過半矣。
  文家要養精神,人一身只靠這精神幹事。精神不旺,昏沉到老,只是這個。人須要養起精神,戒浩飲,浩飲傷神;戒貪色,貪色滅神;戒厚味,厚味昏神;戒飽食,飽食悶神;戒多動,多動亂神;戒多言,多言損神;戒多憂,多 憂鬱神;戒多思,多思撓神;戒久睡,久睡倦神;戒久讀,久讀苦神。人若調養得精神完固,不怕文字無解悟,無神氣,自是矢口動人。此是舉業最上一乘。
  多少伶俐漢,只被那卑瑣局曲情態,耽擱一生。若要做個出頭人,直須放開此心。令之至虛,若天空,若海闊;又令之極樂,若曾點遊春,若茂叔觀蓬,灑灑落落。一切過去相、見在相、未來相,絕不裏念,到大有入處,便是擔當宇宙的人,何論雕蟲末技?
  甚矣,舍法之難也。兩壘相薄,兩雄相持,而俠徒劍客,獨以魚腸匕首,成功於枕席之上,則孫吳不足道矣。此舍法喻也。又喻之於禪,達磨西來,一門超出,而億劫持三千相;彈指了之,舌頭坐斷,文家三昧,寧越此哉。然不能盡法,而遽事舍法,則為不及法。何士抑能盡法者也,故其遊戲跳躍,無不是法。意象有神,規模絕跡。今而後以此爭長海內,海內益尊士抑矣。
  吾常謂成弘大家,與王唐諸公輩,假令今日而在,必不為當日之文。第其一種真血脈,如堪輿家所為正龍,有不隨時受變者。其奇取之於機,其正取之於理,其致取之於情,其實取之於事,其藻取之於辭。何謂辭?《文選》是也。何謂事?《左史》是也。何謂情?《詩》《騷》是也。何謂理?《論語》是也。何謂機?《易》是也。《易》闡造化之機,故半明半晦,以無方為神。《論語》著倫常之理,故明白正大,以《易》知為用。如《論語》曰:“無適無莫”,何等本易。《易》則曰:“見群龍無首,下語險絕矣。”此則王唐諸公之材料窟宅也。如能熟讀妙悟,自然出言吐氣,有典有則,而豪少佻舉浮俗之習,淘洗殆盡矣。
  夫士子以幹祿故,不能迂其途,以就先民矩是或一說矣。不曰去其太甚乎?小講入題,欲離欲合,一口說盡,難復更端,不可稍加虛融乎。股法所貴,矯健不測。今一股之中,更加 複句,轉接之痕盡露。森秀之勢何來?不可稍加裁剪乎?古文只宜暗用,乃得一成語。不問文勢夷險,必委曲納之。或泛而無當,或奇而無偶,不可稍割愛乎。每題目必有提綱,即欲運思於題中。又欲回盼於題外,若復快意直前,為題所縛。圓動之處,了不關心,縱才藻燦然,終成下格,不可另著眼乎?諸如此類,更僕莫數。一隅反之,思過半矣。

卷四

雜言 上
  以蹊徑之怪奇論,則畫不如山水;以筆墨之精妙論,則山水決不如畫。
  子美論畫,殊有奇旨。如雲簡易高人意,尤得畫髓。昌信卿言,大竹畫形,小竹畫意。
  虛室生白,吉祥止止。予最愛斯語。凡人居處,潔淨無塵溷,則神明來宅。掃地焚香,蕭然清遠,即妄心亦自消磨。古人於散亂時,且整頓書幾,故自有意。
  長生必可學,第不能遇至人授真訣。即得訣,未必能守之終身。予初信此道,已讀禪家書,有悟入,遂不復留情。有詩曰:“未死先教死一場。”非七真不解此語也。
  沈明遠畫魚,不點雙睛,嘗戲詫人曰:“若點當化龍去。”有一童子拈筆試點,沈叱之,魚已躍去矣。欲詰童子,失其所在。鯉魚躍龍門,必雷神與燒其尾,乃得成龍。李思訓畫一魚甫完,未施藻荇之類。有客叩門,出看,尋入,失去畫魚。童子覓之,乃風吹入池水。拾視之,惟空紙耳。後常戲畫數魚投池內,經日夜,終不去。
  嘉興有濟舟和尚,蚤歲不曾識字,因口授禮觀音文經。三歲,忽發智慧,於內外典豁然通曉,腹為篋笥,辯若懸河。晉陵唐應德時就訪之,與談濂洛關閩之學,尤似夙悟。大士冥加顯被之力,不可誣也。濟有語錄行於世,因書此文志之。
  南京有顧寶幢居士,精淨土。每言曰:塵勞中隨處下手,生死上不必留情。又向觀禪師曰:閻浮界中,心行為重。皆有道者之言。口寶幢亦善畫,余於焦弱侯處見之,蓋師董北苑。
  閻頭陀者,不知其年,每似六七十許人。坐赤日中,臥冰雪路,吐語灑然,似有得者。
  黃大痴九十,而貌如童顏。米友仁八 十餘,神明不衰,無疾而逝。蓋畫中煙雲供養也。大波羅般若經六百卷,此為經之心。般若有兩種,所謂觀照般若,須文字般若中入。亦觀音圓通 所云:此方真教體,清淨在音聞也。余書此經,欲使觀者皆觀自在耳。
  般若經六百卷,此為之心, 猶云般若心也。今以心經連讀,失其義矣。般若有三,有觀照般若;有寶相般若;有文字般若。文字亦能熏識趣無上菩提,故書此流布世間。使展卷者,信受誦讀,種善知見。所謂一句染神,歷劫不變也。
  士君子貴多讀異書,多見異人。然非曰宗一先生之言,索隱行怪為也。村農野叟,身有至行,便是異人。方言裏語,心所了悟,便是異書。在吾輩自有超識耳。
  姚氏月華,筆札之暇,時及丹青。花卉翎毛,世所鮮及。嘗為楊生畫芙蓉匹鳥,約略濃淡,生態逼真。然聊復自娛,不復多見也。
  王右丞 詩云:宿世謬詞客,前身應畫師。余謂右丞雲峰石跡,回合天機,筆思縱橫,參乎造化。以前安得有此畫師也。
  “詩不求工字不奇,天真爛漫是吾師。”東坡先生語也,宜其名高一世。
  王烈入太行山,忽聞山如雷聲。往視之,裂 百餘丈。一徑中有青泥流出,烈取摶之,即堅凝,氣味如香粳飯。杜子美 詩云:“豈無青精飯,使我顏色好。”即此事也。嵇叔夜不逢石髓,然已得為形解仙。吾輩安得必遇靈藥?但此中空洞,無塵土腸,即終日吃飯,坐證真乘矣。觀陳希夷於錢若水事,則急流勇退,亦神仙中人也。
  東坡守汝陰,作擇勝亭,以帷幕為之,世所未見也。銘略曰:“鑿枘交設,合散靡常。赤油仰承,青幄四張。我所欲往,十夫可將。與水升降,除地布床。”又 云:“豈獨臨水,無適不臧。春朝花郊,秋夕月場。無脛而趣,無翼而翔。”子由亦 云:“吾兄和仲,塞剛立柔。視身如傳,苟完即休。山磐水嬉,習氣未瘳。豈以吾好,而俾民憂。潁泉湛清,潁谷孔幽。風有翠幄,雨有赤油。匪車匪舟,亦可相攸。”
  東坡在海外,所至不容。僦僧寮以居,而與子過。自縛屋三間,僅庇眠食。嘗行吟草田間,有老嫗向之曰:“內翰一場富貴,卻都消也。”東坡然其言。海外歸,至陽羡,買宅,又以還券不果,蓋終其世無一椽。視今之士大夫何如耶?樂志論固隱淪語,然開口便雲良田廣宅,去東坡遠矣。
  攤燭作畫,正如隔帘看月,隔水看花,意在遠近之間,亦文章妙法也。
  雪江圖,如武陵漁父,悵然桃源。閣下亦曾念之乎?湖上兩峰,似已興盡,惟此結夢,為有情痴。世有以山水為真畫者,何顛倒見也,然恐某纂,亦顛倒見耳。
  顏清臣忠義大節,唐代冠冕,人以其書傳。蔡元長書法似米南宮,書以其人掩。兩傷雙美,在人自擇耳。
  杜子美作八哀詩,於李北海 云“幹謁走其門,碑板照四裔。獨步四十年,風聽九皋唳。”北海在當時,特以文名,後乃為書所掩。
  墨之就試也,如吹竽,必一一而吹之。其既用也,如啖蔗,窮委而不厭。其漸盡也,如火銷膏而不知。其成功也,如春蠶之作絲,而歸於烏有。然李廷以久特聞,豈非尤物也耶?
  物之可傳者,若三代之鼎彝。籀之鼓,幹之劍,斯之璽,何之瓦,與夫宋之陶與研,皆寄於金玉土石之殊質以存於世,而世亦處之於藏與玩之間。唯墨不然,以速朽之材,而當必磨之用,其壽乃有消金玉而鑠土石者。
  古之作者,寂寥短章,各言其體。王右軍之書經論序贊,自為一法;其書箋記尺牘,又自為一法;故評書者比之於龍。何獨右軍?岣嶁石鼓之旁出而為鐘鼎,嶧山鴻都之旁出而為圖印,是皆有龍德焉。挈其要領,則兵家所謂勢險節短。晉人所謂一往即詣者,盡之矣。近代唯豐考功悟此三昧。余友陳懿卜此卷,覃思念年而匯之。則先秦兩京之書學旁支,犁然具矣。金人壽承博士王少微山人而在,其不以為枕中之祕也。夫有客謂余曰:“公贗書滿海內,世無照魔鏡,誰為公辨黎丘?”余曰:宋時李營丘畫,絕少真跡。人欲作無李論。米元章見偽者三百本,真者二本,安見三百本能掩二本哉?余每書,輒令族子鎬摹之。歲久,積成六卷,命之曰“收種堂帖”,因為題此。

雜言 下
  般若如清涼池,四面皆可入,用人之謂也;般若如大火聚,四面皆不可入,行法之謂也。用人欲兼收,一門則局;行法欲畫一,多門則亂。
  氣之守也,靜而忽動,可以採藥。故道言曰:一霎火焰飛,真人自出現。識之行也,續而忽斷,可以見性。故竺典曰:狂心未歇,歇即菩提。
  俠客為知己者死,重於氣義也。非是,則郭解之假手,何異於豢犬之吠人?忠臣以大義滅親,關於廟社也。非是,則逄蒙之負心,何異於哺梟之食母?是以君子不受難酬之恩,不樹難事之友。
  一人發真,魔宮震動,諸天欲善人,熾盛以摧魔也。一人造業,地藏愁悲,菩薩欲地獄,盡空乃自成佛也。
  庶官修名,大臣捐名。修名者,心不敢念是非,口不敢言利害,潛行密用,如龍養珠也。捐名者,橫心之所念而無是非,橫口之所言而無利害,獨往獨來,如龍之行雨也。
  如來說法,必先放光。非是無以攝迷而入悟也。故《易》曰:潛龍勿用。祖師印可,旋為掃跡。非是且將執悟而成迷也。故《易》曰:亢龍有悔,知潛之勿用,則必有激發之大機。董公所以說高祖也,其說曰:名其為賊,故師直而為壯。知亢之有悔,則必有收斂之妙用。子房所以招四皓也,其說曰:難以力爭。故功逸而有成。
  甘草非上藥也,而參苓以為國老。黛赭非殊彩也,而丹碧以為前茅。今五品散局,名位未極,纏蓋猶輕,有心足以思,目足以識,口足以辯,行足以信者。布列數人,隨事評定。時乎左袒公卿,而臺諫不疑其為阿;時乎左袒臺諫,而公卿不疑其為激。國是自定,人心自正矣。
  《易》戒童牛,《書》稱由孽。匹夫匹婦之是非不明,其究,必有狎大人者。愚夫愚婦之是非不明,其究,必有侮聖人者。宋人有言曰:清議者,國之所以立也。重則亟及,蔓則難圖矣。
  王者不治夷狄,窮兵則耗國;聖人不為已甚,盡法則無民。第國子不以後著為先著,庸醫亦以活人者殺人。是之與非,猶中國之與夷狄也。有如烽火初驚,而廢懲膺之策,則將聽華夷之自相屠,而一無所創乎?黑白未剖,而主調停之議,則將聽邪正之自相玄黃,而兩無所排乎?孔子作《春秋》,孟子辟楊墨,此魯連飛矢,而魏勝濟師也。即大將更當何如矣?
  張安道、歐陽永叔,子瞻輩人也,子瞻以其譽而重;王荊公、程伊川,子瞻輩人也,子瞻亦以其仇而重。作家之相仇,勝於疇人之相譽。何則?妒之厲,由其知之真也。知薛道衡者,隋煬也。知駱賓王者, 武后也。若乃蚍蜉之撼,無損參天。蒼蠅可憎,等之飄瓦而已。
  心如畫師,想成國土。人在醉鄉,有千日而不醒者,官中之天地也。人在夢宅,有千載而不寤者,名中之天地也。關尹子曰:至人不去,天地去識。
  獨立不懼,惟司馬君實與吾兄弟耳。東坡之不容於荊公也。昔之君子,惟舒是師。今之君子,惟溫是隨,吾不能隨耳,東坡之不容於溫公也。具此兩截,成一完人。兵再鼓而氣不衰,金百煉而色益瑩。蓋東坡筆之利,自竺典中來。襟宇之超,得了元之力。謂其為縱橫之學者,洛黨之謬談也。
  曾子行恕,當無一事忤人。而放流之論,諄諄癉惡,孰知三省者之為金剛劍。南雍慎言,當無一語傷時。而羿之諭,咄咄逼人,孰知三緘者之為荼毒哉。
  蘇門四友,惟山谷學不純師。東坡視之,隱然敵國。文章氣節之外,戒行精潔。平生罪過,比於露坐科頭者,只小艷詞耳。此真東坡之畏友也。其為文,仿蘭亭序,題跋書畫,寥落短篇,出於劉義慶世說。雖偏師取奇,皆超出情量,動中肯綮。而廣川之藻,長睿之博,顧不無遜席焉,亦得坡公薰染力耳。當宣和時,黨禁蘇黃,及其翰墨。凡書畫有兩公題跋者,以為不祥之物,裁割都盡,乃以進御。蓋論世者興嗟焉。豈知五百年後,小璣片玉,盡享連城,如侍御楊公裒成此帙也耶?山谷嘗為子弟言,士生於世,可百不為,惟不可俗,俗便不可醫也。臨大節而不可奪者,不俗也。宋人之以為不祥也,俗也。侍御公之結集也,醫俗也。世有不俗者,定不作書畫觀矣。

楚中隨筆
  米元暉作瀟湘白雲圖,自題“夜雨初霽,曉煙欲出。”其狀若此,此卷予從項晦伯購之。攜以自隨,至洞庭湖,舟次斜陽蓬底,一望空闊長天雲物,怪怪奇奇,一幅米家墨戲也。自此每將暮,輒 捲簾看畫卷,覺所攜米卷,為剩物矣。
  湘江上奇雲,大似郭河陽雪山。其平展沙腳,與墨沈淋漓,乃是米家父子耳。古人謂郭熙畫石如雲,不虛也。
  米元暉又作海岳庵圖,謂於瀟湘得畫景。其次則京口諸山,與湘山差類。今海岳圖亦在余行笈中。元暉未嘗以洞庭北固之江山為勝,而以 其云物為勝。所謂天閒萬馬,皆吾師也。但不知雲物何心,獨於兩地可以入畫。或以江上諸名山,所憑空闊,四天無遮,得窮其朝朝暮暮之變態耳。此非靜者;何由深解,故論書者曰:一須人品高,豈非以品高則閒靜,無他好縈故耶。
  余所居學使者官署,正接遼王廢宮。往見彈事 有云,故相張謀廢遼王,以廣第宅。今按府志,遼藩之廢,在江陵未相時,而廢宮與江陵官沒入廢宅相去遠甚。人言其可信哉?若將史筆為真事,恐有無窮受屈人,皆此類也。
  余至衡州,欲觀大唐中興頌。永州守以墨刻進,亦不甚精。蓋彼中稱為三絕碑曰:元漫郎頌,顏平原書,並祁陽石。為三殊可哞恨,石何足絕也。蓋兩公書與文,與其人為三絕耳。因題詩,令守鐫之。詩曰:“漫郎左氏癖,魯國羲之鬼。千載遠擅場,同時恰對壘。”“有唐九廟隨飛煙,一片中興石不毀。幾回吹律寒谷春,幾度看碑陳跡新。遼鶴歸來認城郭,杜鵑聲裏含君臣。折釵黃絹森光怪,舊國江山余氣概。當時富貴腹劍多,異代風流椽筆在。書生何負於國哉?元之籍何當來。子瞻飽吃惠州飯,涪翁夜上浯臺。杖藜掃石溪聲咽,不禁技養還留碣。清時有味是無能,但嗽湘流莫饒舌。”
  米元暉楚山清曉圖,謂楚中宜取湖天空闊之境。余行洞庭良然,然以簡書刻促,翰墨都廢,未嘗成一圖也。而有以盤礡詆余者,余為詩曰:“拈筆經營朝口居,心知余習未能除。莫將枕漱閒家具,又入中山篋裏書。”蓋山中題畫,聊以解嘲雲。頃楚文學張子見訪,言彼其之子,為屈軼所指,非直煙霞罪過。余口佔二絕示之 云“蓬窗聽雨夜迢迢,誰遣尊前慰寂寥?楚畹眾香都好在,天階瑞草不曾。”又“來雁霜天楚客歸,野情只授薜蘿衣。只今白杜酬裴迪,絕勝朱門荐陸機。”今年日行,三山道中,夢書韓昌黎送李願歸盤谷序,且題於後曰:盤谷,唐人名手無書者。豈昌黎 所云,吾文自謂大好,人必大笑之耶?覺而心異之,厥明,聞已在彈事中。時陳中丞遺書相訊,謂不知復詆何語。予答之曰:昔年以盤礡達聰聽,唯作書未及。今之罪案,當在此耳。已而果然。昔管寧渡海,風濤大作。舟人請各通罪過,寧曰:吾嘗三朝露坐,一朝科頭。平生罪過,其在斯乎,予何敢望幼安,而以書畫見詆。此為幸矣。宋時蘇黃書,雖收藏之家,輒抵罪,何止及身。此又非予幸中之幸耶。因題六圖曰:枕漱閒動,而系之以此。庚子四月之望。

禪悅
  華巖經 云:“一念普觀無量劫,無去無來亦無住。如是了達三世事,超諸方便成十方。”李長者釋之曰: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當念即永嘉 所云,一念者,靈知之自性也,不與眾緣作對。名為一念相應,惟此一念,前後際斷。
  絳縣老人,能知四百甲子。桃源中人,不知有漢晉魏。古詩云“山中無 曆日,寒盡不知年。”但今日不思昨日事,安有過去可得?冥心任運,尚可想六時不齊之意。何況一念相應耶?
  余始參竹篦子話,久未有契。一日,於舟中臥念香嚴擊竹因緣,以手敲舟中張布帆竹,瞥然有省,自此不疑,從上老和尚舌頭,千經萬論,觸眼穿透。是乙酉年五月,舟過武塘時也。其年秋,自金陵下第歸,忽現一念,三世境界,意議不行。凡兩日半而復,乃知大學 所云,心不在焉。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正是悟境。不可作迷解也。
  中庸,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既戒懼矣。即屬睹聞,既不睹聞矣。戒懼之所不到,猶 云:觀未發氣象,既未發矣。何容觀也?余於戊子冬,與唐元徵、袁伯、瞿洞觀、吳觀我、吳本如、蕭玄圃,同會於龍華寺。愍山禪師夜談,予征此義,瞿著語 云:沒撈摸處撈摸。余不肯其語曰:“沒撈摸處,切忌撈摸。”又征鼓中無鐘聲,鐘中無鼓響,鐘鼓不交參。句句無前後偈。瞿曰:“不礙。”余亦不肯其語曰:“不借”。是夕,唐袁諸君子,初依法門,未能了余此義,即憨山禪師,亦兩存之,不能商量究竟。余謂諸公曰:請記取此語,異時必自有會。及袁伯見李卓吾後,自謂大徹。甲午入都,與余復為禪悅之會。時袁氏兄弟,蕭玄圖、王哀白、陶周望數相過從。余重舉前義,伯竟猶渣滓余語也。
  李卓吾與余,以戊戌春初,一見於都門外蘭若中。略披數語,即許可莫逆。以為眼前諸子,惟君具正知見,某某皆不爾也。余至今愧其意雲。
  袁伯於彌留之際,深悔所悟。於生死上用不著,遂純題念佛往生經 云:人死聞一佛名號,皆可解脫諸苦。伯能信得及,亦是平生學道之力。四大將離,能作是觀,必非業力所可障覆也。邇見袁中郎手摘永明宗鏡錄與冥樞會要,較精詳,知其眼目不同往時境界矣。
  陶周望以甲辰冬請告歸。余遇之金閶舟中,詢其近時所得,曰:亦尋家耳。余曰:兄學道有年,家豈待尋?第如今日次吳,豈不知家在越?所謂到家罷,問程則未耳。丁未春,兩度作書,要余為西湖之會, 有云:兄勿以此會為易。暮年兄弟,一失此,便不可知。蓋至明年,而周望竟千古矣。其書中語遂成讖,良可慨也。
  達觀禪師初至雲間。余時為諸生,與會於積慶方丈。越三日,觀師過訪,稽首請余為思大禪師大乘止觀序曰:王廷尉妙於文章,陸宗伯深於禪理。合之雙美,離之兩傷。道人於子,有厚望耳。余自此始沉酣內典,參究宗乘,復得密藏激揚,稍有所契。後觀師留長安,余以書招之,曰:“馬上君子無佛性,不如雲水東南接。”引初機利根,紹隆大法,自是不復相聞。癸卯冬大獄,波及觀師。搜其書,此書不知何在。余謂此足以報觀師矣。昔人以三轉語報法乳恩,有以也。
  曹孝廉視余以所演西國天主教,首言利瑪竇,年五十餘,曰已無五 十餘年矣。此佛家所謂是日已過,命亦隨減,無常義耳。須知更有不遷義在,又須知李長者 所云:一念三世無去來。今吾教中, 亦云六時不齊,生死根斷。廷促相離,彭殤等倫。實有此事,不得作寓言解也。
  趙州雲,諸人被十二時辰使,老僧使得十二時辰,惜又不在言也。宋人有十二時中,莫欺自己之論。此亦吾教中不為時使者。
  帝網重珠遍剎塵,都來當念兩言。真華巖論上,分明舉五十三參鈍置人。此余讀 華巖合論偈也。當念二字,即永嘉 所云:不離當念常湛然,覓即知君不可見。須覿面一回,始得。
  地水火風,四大和合。假生我身,四大各離。妄身當在何處,此圓覺吃緊語。然離妄無真,真該妄末。妄徹真原,斬頭覓活,無有是處。
  彭居士有家貲百萬,皆以擲之湘流,曰無累他人也。余有偈曰:家貲百萬擲湘流,太華山邊撒石頭。個是學人真榜樣,閨中兒女漫悠悠。古德謂閨閣中物, 捨不得,即是禪病。閨閣中物 捨得即是悟跡。如顏子之得一善是也。拳拳服膺,便是礙膺之物。學人死活,不得處永明禪師料簡四句,謂有禪有淨土,無禪無淨土 云云。皆勸人修西方,作往生公據也。然修淨土,皆以妄想為入門。至於心路斷處,義味嚼然,則不能不退轉,故有疑城以居之。唯宗說俱通,行解相應者,不妨以祖師心投安養土。如智者大師永明壽,皆其卓然者也。
  諸禪師六度萬行,未高於諸聖。唯心地與佛不殊。故曰:盡大地,只當人一只眼。又曰:吾此門中,唯論見地,不論功行,所謂一超,直入如來地也。然普賢行願毗盧法性,足目皆具。是為圓修,不得以修與悟,作兩重案也。
  金剛經四無相,但我相空。則人物壽相皆盡矣。永嘉集三料扌 柬,但法身徹,則般若解脫皆真矣。 華巖六相義,但知真如扌 忽相,則總別同異,成壞皆融矣。曹溪四智,但悟大圓鏡,智則平等。觀察所作智皆轉矣。孟子之言巧力,臨濟之言照用。豈有二哉?


董其昌:

参考書
和刻本書画論集成 第6巻 汲古書院 1979年

TOP△
BACK▽

 董其昌 畫禪室隨筆(第1校)         2005. |
Life/Situations : essays written and spoken |
自己反對自己: 沙特 |
嘔吐 |
沙特的詞語 : 讀書與寫作的回憶 |
存在與虛無 |
從存在主義觀點論文學 |
沙特自傳 |
沙特小說選 |
影像論 |
沙特隨筆 |
沙特文學論 |1963塞菲里斯
(George Seferis)希臘塞弗里斯,夸齊莫多 1962史坦貝克(John Steinbeck)美國Of mice and men |
The grapes of wrath |
憤怒的葡萄 |
天堂牧場 |
小紅馬 |
人鼠之間 |
滄海淚珠 |
月亮下去了 |
伊甸園東 |
天倫夢覺 |
春曉大地 |
平原傳奇 |
史坦貝克小說傑作選 |
大地的象徵 |1961安德里奇
(Ivo Andric)南斯拉夫The Bridge on the Drina
Prevodilacka sveska1960聖瓊‧佩斯
(Saint-John Perse)法國Anabase1959 夸齊莫多
(Salvatore Quasimodo)義大利塞弗里斯,夸齊莫多1958巴斯特納克
(Boris Pasternak)蘇聯Doctor Zhivago |
中譯本:齊瓦哥醫生
I remember : sketch for an autobiography|
齊瓦哥醫生 |1957 卡繆
(Albert Camus) 法國卡繆札記 |
第一人 |
異鄉人 |
瘟疫 |
從存在主義觀點論文學
墮落
放逐與王國 |
局外人 |
鼠疫 |
薛西弗斯的神話 |
反抗者 |1956希梅內斯
(Juan Ramon Jimenez)西班牙生與死的故事 |
小毛驢與我 |
遙遠的海 |1955拉克斯內斯
(Halldor Laxness) 冰島Iceland’s Bell
Paradise Reclaimed
Independent People: An Epic
World Light
The Fish Can Sing1954 海明威
(Ernest Hemingway)美國By-line: Ernest Hemingway : selected articles and dispatches of four decades|
The fifth column and four stories of the Spanish Civil War |
Islands in the stream |
Winner take nothing |
The old man and the sea |
日出 |
蝴蝶與坦克 |
老人與海 |
戰地春夢 |
流動的饗宴 : 海明威巴黎回憶錄 |
尼克傳奇故事 |
戰地鐘聲 |
海流中的島嶼 |
沒有女人的男人 |
伊甸園 |
危險之夏 |
春潮
妾似朝陽又照君 1953 邱吉爾
(Sir Winston Churchill) 英國Triumph and tragedy |
Closing the ring |
Their finest hour |
The Second World War |
第二次世界大戰回憶錄 1952 莫里亞克
(Francois Mauriac)法國愛的成長 |
愛的荒漠 |
黑天使 |
寂寞的心靈 |
莫里亞克 1951 拉格爾克維斯特
(Par Lagerkvist)瑞典聖地
大盜巴拉巴. 肉刑
肉刑起於何時,其果聖人之意乎哉?或曰:「尚書言之矣!」然言之而未詳也,抑後世欲威民者為之也?夫炮烙罪人,商紂之所以危身也;鑿人目,剝人面皮,吳皓之所以覆國也;復有沸油鹽於鼎俎,置人於中而烹之者,齊楚等君所以終至於滅亡也。而謂聖人為之乎?或又曰:「其人天且劓,周易亦言之矣!」然易經也,非律也;蔔筮之書也,非刑書也。所以前民用,非所以罰民罪也。天且劓,象也,非真也。且肉刑至漢文帝而始除,萬世而下,其以文帝為非乎?以文帝為賢乎?如以為賢,則肉刑之非可知矣!雖然,帝則誠賢矣,而有遺恨焉,宮刑之未除也。嗟乎痛哉!難言也。業報之循環,不可息也。何時得見龍華之世也?. 除日
古人以除日當死日。蓋一歲盡處,猶一生盡處,故黃檗垂示云:「預先若打不徹,臘月三十日到來,管取你熱亂。」然則正月初一便理會除日事不為早,初生墮地時便理會死日事不為早,那堪荏荏苒苒,悠悠揚揚,不覺少而壯,壯而老,老而死;況更有不及壯且老者,豈不重可哀哉?今晚歲除,應當惕然自誓自要,不可明年依舊蹉跎去也。雖然,此「打徹」二字,不可容易看過,不是通幾本經論當得徹也,不是坐幾炷香不動不搖當得徹也,不是解幾則古德問答機緣、作幾句頌古拈古當得徹也,不是酬對幾句口頭三昧滑溜當得徹也。古人謂於此事洞然如桶底驟脫,爽然如大夢得醒,更無纖毫疑處,然後可耳。嗟乎!敢不努力?!.

bungakukaigan.jpg

性別:女: 年齡: 星座:天蠍座: 居住地:亞洲: 婚姻:其它: 學歷:碩士: 職業:教育研究: 興趣: 公開信箱: 加入網路城邦. K的生命與時代
Disgrace
中譯本:屈辱
Age of iron
中譯本:鐵器時代
Stranger shores. 評議先賢
予既敘肇論、雜華二事,或曰:「先賢不可評議乎?」予曰:非然也。今人未必不如古人,昔有是言矣。然吾嘗思之,三百篇多出於郊野閭閻之歌詠,而後人以才華鳴世者不能及;六群比丘,聖眾所不齒,而賢於佛滅度後馬鳴龍樹。則古人何可輕也?空印之評,其太過者,止在物不遷及圭峰論達磨兩處耳,非譏貶清涼者比也。吾見有叱辱溫陵者;罵詈長水者;崇尚天臺,則盡毀諸家,無一可其意者;勘妙喜為未悟者;藐中峰為文字知識者;又其甚有謂六祖不及永嘉,而遭其挫折一上者,是安可以不辨也?嗟乎!古人往矣,今人猶存,吾何苦為過去者爭閒氣,而取見存者之不悅乎?顧理有當言,不容終嘿者,餘非所恤也。.   。 目錄
  。 真言符籙的小故事
  。 古代陵墓的詛咒
  。廣欽老和尚法身示現奇 蹟
  。無求品自高  富貴如浮 雲
  。 佛殿魔影
  。獨立弘法慈悲濟眾於加 拿大之王超群醫生
  。觀音菩薩拯救癌症垂危 病人的奇蹟
  。 魔見是魔
  。 三重彩虹奇觀
  。 天鼻通
  。 黃居士的「坦克車」
  。鋼琴與琴室的奇蹟故 事
  。駱駝穿針孔與芥子投 針孔
  。 一封尷尬的來信
  。 悲慘的國際海港孤兒
  。 誰來拭乾我的悲淚?  
  。觀音菩薩送子送女的 奇蹟  
  。觀音菩薩救治柏金森 病人奇蹟
  。 名醫與我
  。 移民部長與我
  。研讀佛經的漸進次序 我見
  。一位奇特的心臟病人 的故事(觀音菩薩奇蹟)
  。 天上人間再相見(地藏菩薩奇蹟)
  。 不能進食的小孩故事(觀音菩薩奇蹟)
  。 我的淺薄神足通經驗
  。 恐佈的因果神魔
  。一位心臟專科醫生的 故事. 知識+ 汽車機車; 電影; 字典; 遊戲; 旅遊; 理財. 神通
神通大約有三:一報得,一修得,一證得。報得者,福業自致,如諸天皆能徹視徹聽,及鬼亦有通是也。修得者,習學而成,如提婆達多學神通於阿難尊者是也。證得者,專心學道,無心學通,道具而通自具,但遲速不同耳;如古今諸祖諸善知識是也。較而論之,得道不患無通,得通未必有道。先德有言:「神通妙用不如闍黎,佛法還須老僧。」意有在矣!試為之喻:世間官人所有爵祿冠服府署儀衛等,若神通然。而亦有三種:其報得者,如功勳蔭襲,自然而有者也。其修得者,人力夤緣,古人所惡,不由其道者是也。其證得者,道明德立而位自隨之,仲尼云:「學也祿在其中矣!」是也。是三者,勝劣可知也。. ɦ®é¦® ── 佛學隨筆 簡體 《夜半鐘聲》 1981 å¹´ 佛陀教人自我拯救,佛陀的教訓是對此世界. 心不在內
楞嚴徵心,謂心不在內者,指真心也;若妄想心,則亦可云在內。此意微妙,未易與不知者道。世書曰:「心藏神。」神即妄想別名,其所稱心,則肉團之謂耳。有義學輩聞予言,搖首不信。今請以事明之:人熟寐,戲以物壓其心則魘;或自手誤掩其心亦魘;又戲畫睡人面,有至魘死者,此在內之明徵也。義學曰:「如是,則真妄成二物矣!」曰:「子徒知真妄不二,不知真妄一而常二、二而常一也。不觀水與冰乎?水冰不二,孰不知之?而水既成冰,水流動而無定方,冰凝實而有常所;真無方,妄有所,亦猶是也。從真起妄,妄外無真,由水結冰,冰外無水,故其體常一而用常二也。」義學曰:「此子臆見,終違楞嚴,有據則可。」曰:「有據。據在楞嚴,諸君自不察耳。經云:『一迷為心,決定惑為色身之內。雖在色身之內,不妨體遍十方;正遍十方之時,不妨現在身內。』此意妄想破盡者方能證之,吾與子尚在妄想中,葛藤且止。」. 世智當悟
智有二:有世間智,有出世間智。世智又二:一者博學宏辭,長技遠略,但以多知多解而勝乎人者是也。二者明善惡、別邪正,行其所當行而止其所當止者是也。僅得其初,是謂狂智,當墮三塗。兼得其後,是謂正智,報在人天。何以故?德勝才謂之君子,才勝德謂之小人也。出世間智亦二:一者善能分別如來正法四諦六度等,依而奉行者是也。二者破無明惑,如實了了,見自本心者是也。僅得其初,是出世間智也,名為漸入。兼得其後,是出世間上上智也,乃名頓超。何以故?但得本,不愁末。得末者,未必得本也。今有乍得世智初分,便謂大徹大悟者,何謬昧之甚!. The Four-Gated City
The Canopus in Argos:类别s Series
1. 制心
或問:「心念紛飛,當作何方便?」予曰:「佛言心者,制之一處,無事不辦。」或曰:「得無類告子之強制其心而不動乎?」「是不然。告子之不動心,念起即遏,遏捺令靜;今之制心,是制使歸於一處,不雜用心。則彼是灰心不起,此是用心不二;彼是豁達空,此是思惟修,兩不同途,未可並論。一處功成,則隨其所習百千三昧靡不具足,故曰無事不辦;彼之強制,只辦得一味頑定,何能有此功德?雖然,此猶是學人初做工夫方便,非為究竟。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安所云制?又安求所謂處也?」或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則全是空寂境界,卻正同於告子之不動心矣。」曰:「告子遏捺其心,使之不動;曹溪無心可動,不須遏捺,烏得同?」. Ȋ±å¼æ»‘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路易斯》(T h eC am bridgeC om panion toC. Hofmann, Briefwechsel 1894-19441911 梅特林克
(Maurice Maeterlinck) 比利時青鳥
德布西 : 佩利亞與梅麗桑
神秘國奇遇記1910 海澤
(Paul von Heyse) 德國Ein Gefuhl Der Verwandtschaft: Paul Heyses Briefwechsel Mit Eduard Morike
Paul Heyses Briefe an Wilhelm Petersen: Mit Heyses Briefen an Anna Petersen, Vier Briefen Petersens an Heyse
Und Einigen Erganzenden Schreiben Aus Dem1909 拉格洛夫
(Selma Lagerlof) 瑞典奇妙的瑞典之旅
將軍的指環 |
尼爾斯奇遇 |1908 倭鏗
(Rudolf Eucken)德國Geistige Stromungen der Gegenwart
Die Lebensanschauungen der grosser Denker
Der Kampf um einen geistigen Lebensinhalt
Der Wahrheitsgehalt der Religion
Grundlinien einer neuen
Lebensanschauung1907吉卜林
(Rudyard Kipling)英國Kim
Comment il poussa une bosse auChameau |
Something of myself |
The Light that failed |
The Jungle book |
Captains courageous |
How the camel got his hump |
The cat that walked by himself |
獨來獨往的貓 |
大象的鼻子為什麼那麼長 |
叢林奇談 |
原來如此的故事 |
怒海餘生
勇敢船長
小吉姆的追尋 |1906 卡度齊
(Giosue Carducci) 義大利卡度齊詩集與基姆1905 顯克維奇
(Henryk Sienkiewicz) 波蘭With fire and sword
橫越沙漠
你往何處去1904 米斯特拉爾
(Frederic Mistral)法國The Memoirs of Frederic Mistral
Correspondance de Frédéric Mistral avec Paul Meyer et Gaston Paris
Mémoires et récits1904 埃切加萊-埃薩吉雷
(Jose Echegaray )西班牙El gran Galeoto
Mariana: An Original Drama in Three Acts and an Epilogue1903比昂松
(Bjornstjerne Bjornson)挪威A Happy Boy
The Fisher Maiden
The Gauntlet: En Hanske
Beyond Our Power: Over Evne
Arne1902 蒙森
(Theodor Mommsen)德國The history of Rome
Provinces of the Roman Empire1901 蘇利 普律多姆
(Sully Prudhomme)法國Stances et poèmes
Les èpreuves
Les ècuries
D’augias
Croquis italiens.

更多信息 隨筆作家

性別:女: 年齡: 星座:天蠍座: 居住地:亞洲: 婚姻:其它: 學歷:碩士: 職業:教育研究: 興趣: 公開信箱: 加入網路城邦. 出版說明
「竹窗隨筆」為明末高僧蓮池大師所作,內中收錄了大師隨感所筆之短文四百餘篇,詳辨禪、教、淨之正知見,乃至對佛儒間的諍論也有一番精闢論述。而其中談到修行人生活行止的部分,更可以看到一代大師的風骨,真堪作我等佛子最佳典範。
敝會為方便大眾閱讀,特將本書重新排版,並加新式標點;而原版(蓮池大師全集木刻版)中,若干罕用古字,亦將之改為今所流通之字體。因係重新排版,其中錯漏恐將難免,尚望諸讀者大德不吝賜正,以使爾後再版時得以修改完善。願此書之出版,能夠廣益諸佛子!. 劉墉; 號: 夢然: 出生: 1949年2月(67歲) 中華民國 臺灣省 台北市: 現居地: 中華民國 台北市: 職業: 作家: 國籍 美國 中華民國.   。 目錄
  。世界尖端科學家對於遙 控心力與靈識的追尋
  。太空物理學最新發現證 實佛說「先成虛空」與「天網」
  。科學最新實驗可以證實佛說 生命來自外太空
  。從生命源起與進化論試 證佛說起世經
  。從微生物學試證眾生等 有  
  。從第四度空間邁向無色界的追尋
  。從第十一度空間與超光速的發現試證佛光普照複度空間
  。從質子分解推論識能與輪迴. 極樂世界
或疑:「華嚴謂極樂僅勝娑婆,而大本彌陀經言勝十方,何也?」一說:「勝十方者,止是相近娑婆之十方,非華藏世界之十方也。」其說亦是,而猶未盡。良由「僅勝」之說,蓋以晝夜相較。故云娑婆一劫,為極樂一晝夜;極樂一劫,為袈裟幢一晝夜;展轉歷恆沙世界,以至勝蓮華。乃專取時分短長之一節,非全體較勝劣也。不然,人間千萬年,為地獄一晝夜,將地獄勝人間耶?又例之:若定執身量之長短較優劣,則盧舍那佛僅高千丈,而修羅高八萬四千由旬,將修羅勝舍那耶?是故謂極樂勝十方,即廣遠言之,亦自不礙。. 施食師
燄口施食,啟教於阿難,蓋瑜伽部攝也。瑜伽大興於唐之金剛智、廣大不空二師,能役使鬼神,移易山海,威神之力不可思議。數傳之後,無能嗣之者,所存但施食一法而已。手結印,口誦咒,心作觀,三業相應之謂瑜伽,其事非易易也,今印咒未必精,而況觀力乎?則不相應矣!不相應,則不惟不能利生,而亦或反至害己。昨山中一方外僧病已篤,是晚外正施食,謂看病者言:「有鬼挈我同出就食,辭不往。俄復來云:『法師不誠,吾輩空返,必有以報之。』於是牽我臂偕行。眾持撓鉤套索云:『欲拽此法師下地。』我大怖,失聲呼救,一時散去。」越數日僧死。蓋未死前,已與諸鬼為伍矣;向非驚叫,臺上師危乎哉!不惟是耳!一僧不誠,被鬼舁至河中欲沈之;一僧失鎖衣篋,心存匙鑰,諸鬼見飯上皆鐵片,遂不得食;一僧曬氈衣未收,值天雨,心念此衣,諸鬼見飯上皆獸毛,遂不得食,各受顯報。又一人入冥,見黑房中有僧數百,肌體瘦削,顏色憔悴,似憂苦不堪之狀。問之,則皆施食師也。施食非易易事也,信夫!. K的生命與時代
Disgrace
中譯本:屈辱
Age of iron
中譯本:鐵器時代
Stranger shores.

願力
呂文正公每晨興禮佛,祝云:「不信三寶者願弗生我家。願子孫世世食祿,護持佛法。」後呂氏所出,若公著,若好問,若用中,皆貴顯而奉佛。夫文正亦祇是人世之善願,而竟酬所期,至累世不絕;況求生淨土,為出世間之大願乎?文正之願,取必於子孫者,得否未可知;況求生淨土,取必於自己者乎?故知淨土不成,良以其精誠之未至耳。昔有貴室,供養一僧,問僧云:「師百年後,肯來某家否?」僧一笑,遂為其子。近世總戎範君,亦其父所供僧也。二事正類。夫一時之笑諾,即孕質於豪門;豈得積久之精誠,不托胎於蓮品?因果必然,無容擬議矣!. 儒佛配合
儒佛二教聖人,其設化各有所主,固不必歧而二之,亦不必強而合之。何也?儒主治世,佛主出世。治世,則自應如大學格致誠正修齊治平足矣;而過於高深,則綱常倫理不成安立。出世,則自應窮高極深,方成解脫,而於家國天下不無稍疏。蓋理勢自然,無足怪者。若定謂儒即是佛,則六經論孟諸典,璨然備具,何俟釋迦降誕、達磨西來?定謂佛即是儒,則何不以楞嚴法華理天下,而必假羲農堯舜創制於其上?孔孟諸賢明道於其下,故二之合之,其病均也。雖然,圓機之士,二之亦得,合之亦得,兩無病焉,又不可不知也。. (錄影資料)
Morte accidentale di un anarchico
中譯本: <意外死亡(非常意外). 禮懺僧
有修淨土懺法者,一僧謂曰:「經不云乎?『若欲懺悔者,端坐念實相』,胡為是僕僕爾亟拜也?」懺者問:「如何是實相?」僧云:「心不起妄,即是實相。」又問:「心是何物,妄又何物?能制心者復是何物?」僧無對。懺者曰:「吾聞之,懺以理為正,以事為助,雖念實相,而三業翹勤,亦不相礙。何以故?初機行人未能卒與實相相應,須藉外緣輔翼。法華謂『我以異方便,助顯第一義』是也。起信亦言:『末法眾生,修是法者,自懼不常值佛,如來世尊,有異方便,教令念佛,求生淨土。』故知慈云大師淨土懺法,酌古準今,至為精密,與法華光明諸懺,俱事理雙備,人天交欽,照末法昏衢之大寶炬也。且治生產業不背實相,是佛說否?」僧云:「如是。」曰:「然則禮懺不及治生產業乎?」僧又無對。. 中峰示眾
天目中峰和尚示眾云:「汝若無大力量,不若半間草屋棲身,鶉衣丐食,亦免犯人苗稼。」至論也。今出家者,多作有為功德,奔走一生,於自己腳跟下生死大事置之罔聞,不亦謬乎?或曰:「箇箇都是你,則像毀殿塌,僧將露居而枵腹矣!」曰:「非然也。汝力量大,任為之;古人此語,教我等無力量者急先務也。一者大事未明,如喪考妣,則不暇為。二者見理未徹,因果差錯,所謂有為之功多諸過咎,天堂未就,地獄先成,則不敢為。」中峰又云:「一心為本,萬行可以次之也。」至論也。牛頭之於啣花巖,馬祖之於傳法院,遐哉高風,不可再見矣。噫!. 弟子為師服
其說有三:一六祖壇經,一釋氏要覽,一百丈清規,三各差殊。今辯如左:(一)壇經云:「吾滅度後,莫作世情悲泣雨淚,受人弔問,身著孝服,非我弟子,亦非正法。」(二)要覽云:「考涅槃諸經,並無服制,惟增輝記,引禮三服。其三降服,白虎通云:『師恩同父母,宜降服。』釋氏喪儀云:『師恩同父母,宜三年服。』五杉云:『師服皆從法服,但布稍麤,純染黃褐。』增輝云:『但染蒼皴色,稍異於常耳。』」(三)清規云:「小師麻布掇,兩序苧掇,主喪等生絹掇,眾舉哀三聲,小師幙下哀泣。」如上所說,據壇經,則無服無泣;據增輝等,則有服無泣,而服不用麻,但用色黃蒼而已;據清規,則服泣雙行,宛同世俗。夫為僧者,雖應宗法六祖,但今弟子不忍師亡,多為之服,乃上欽祖訓,下順人情,委曲酌中,依增輝作青黃色服之可也。古云禮可以義起,更俟高明正焉。.

中庸性道教義
妙喜以中庸性、道、教,配清淨法身、圓滿報身、千百億化身,體貼和合,可謂巧妙。細究之,則一時比擬之權辭,非萬世不易之定論也,作實法會則不可。何也?彼以仁義禮智言性,豈不清淨,然非法身纖塵不立之清淨也。彼以事物當然之理言道,豈不圓滿,然非報身富有萬德之圓滿也。彼以創制立法化民成俗為教,豈無千百億妙用,然一身之妙用,非分身千百億之妙用也。大同而小異,不可以不察也。或曰:「仁義禮智,孟子之言也,中庸止言天命而已。」予謂至誠能盡其性,而繼之以寬裕溫柔十六字,非仁義禮智而何?故曰孟軻受業子思之門人也,不可不察也。. Karlfeldts dikter
Karlfeldt före Karlfeldt1930劉易斯
(Sinclair Lewis) 美國Arrowsmith
Babbitt
巴比特1929 曼
(Thomas Mann) 德國The Magic mountain
The Oxford guide to library research |
布登勃魯克家族
哥德與托爾斯泰 : 人文性的探討
魔山
魂斷威尼斯1928 溫塞特
(Sigrid Undset)挪威The mistress of Husaby |1927柏格森
(Henri Bergson) 法國時間與意志自由
笑 : 論滑稽的意義 |
柏格森形上學與進化哲學1926 黛萊達
(Grazia Deledda)義大利 惡之路1925 蕭伯特
(George Bernard Shaw)愛爾蘭 Shaw on Theatre1924 萊蒙特
(Wladyslaw Reymont)波蘭Komedjantka
Fermenty 1923 葉慈
(William Butler Yeats) 愛爾蘭葉慈戲劇選集1922 貝納文特-馬丁內斯
(Jacinto Benavente y Martinez)西班牙The Bonds of Interest: Los Intereses Creados1921 法朗士
(Anatole France) 法國鵝掌女王烤肉店 |
狄德羅
天神們口渴了1920 哈姆生
(Knut Hamsun)挪威Victoria
In Wonderland
Mysteries
Growth of the Soil
Hunger1919 施皮特勒
(Carl Spitteler) 瑞士Meistererzählungen
Meine frühesten Erlebnisse1918 卡爾弗爾特
(Erik Axel Karlfeldt,
拒絕受獎)瑞典Skalden Lucidor
Låt klinga våra dagar: Födelsedagsbok med
E. 喜怒哀樂未發(一)
予初入道,憶子思以喜怒哀樂未發為中,意此中即空劫以前自己也。既而參諸楞嚴,則云:「縱滅一切見聞覺知,內守幽閒,猶為法塵分別影事。」夫見聞泯,覺知絕,似喜怒哀樂未發,而曰法塵分別者,何也?意,根也。法,塵也。根與塵對,順境感而喜與樂發,逆境感而怒與哀發,是意根分別法塵也。未發則塵未交於外,根未起於內,寂然悄然,應是本體;不知向緣動境,今緣靜境,向固法塵之麤分別也,今亦法塵之細分別也,皆影事也,非真實也。謂之幽閒,特幽勝顯、閒勝鬧耳,空劫以前自己,尚隔遠在。此處更當諦審精察,研之又研,窮之又窮,不可草草。. 事怕有心人
高峰自敘悟由,而曰:「不信有這般奇特事,事怕有心人故也。」此語彼所自證,真實不虛,學道人所宜諦信。且何名有心?世間一技一藝,其始學不勝其難,似萬不可成者,因置不學,則終無成矣;故最初貴有決定不疑之心。雖復決定,而優遊遲緩,則亦不成;故其次貴有精進勇猛之心。雖復精進,或得少而足,或時久而疲,或遇順境而迷,或逢逆境而墮,則亦不成;故其次貴有常永貞固誓不退轉之心。高峰「拌一生做箇癡獃漢,定要見這一著子明白」,是之謂真有心丈夫也。又古云:「三昧不成,假令筋斷骨枯,終不休歇。」又云:「道不過雪竇,不復登此山。」又云:「不破疑團誓不休。」如是有心,何事不辦?予甚愧焉,不敢不勉。. (錄影資料)
Morte accidentale di un anarchico
中譯本: <意外死亡(非常意外). 禪餘空諦辯偽
吳郡刻一書,號禪餘空諦,下著不肖名,曰「云棲袾宏著」。刻此者本為殖利,原無惡心,似不必辯;然恐新學僧信謂不肖所作,因而流蕩,則為害非細,不得不辯。書中列春夏秋冬四時幽賞,凡三十三條,姑摘一二以例餘者:一條云「孤山月下看梅花」,中言黃昏白月,攜樽吟賞。夫出家兒不於清夜坐禪,而載酒賞花,是騷人俠客耳;不肖斤斤守分僧,安得有此大解脫風味?一笑。一條云「東城看桑麥」。不肖住西南深山中,去東城極遠,不看本山松竹,而往彼看桑麥耶?一笑。一條云「三塔基看春草」。平生不識三塔基在何所,一笑。一條云「山滿樓觀柳」,中言樓是不肖所搆。自來無寸地片瓦在西湖,何緣有此別業?一笑。一條云「蘇隄看桃花」,中以桃花比美人。此等淫艷語,豈剃髮染衣人所宜道?即不肖未出家時亦不為也。一笑。一條云「蘇隄觀柳」,中引如詩不成,罰依金穀酒數。不肖從出家不曾與人聯詩,何況鬥酒!一笑。一條云「雪夜煨芋談禪」,中所談皆鄙淺語,何人被伊喚醒?一笑。諸好心出家者,當知不肖定無此語。既作緇流,必須持守清規,飭躬勵行,毋錯認風流放曠為高僧也。袾宏謹白。. 天說餘
予頃為天說矣,有客復從而難曰:「蔔娶婦而非己父母也既可娶,獨不曰蔔殺生而非己父母也亦可殺乎?不娶而生人之類絕,獨不曰去殺而祭祀之禮廢乎?」被難者默然以告予。予曰:「古人有言:『蔔以決疑』,不疑何蔔?同姓不婚,天下古今之大經大法也,故疑而蔔之。殺生,天下古今之大過大惡也,斷不可為,何疑而待蔔也?不娶而人類絕,理則然矣;不殺生而祀典廢,獨不聞二簋可用享,殺牛之不如禴祭乎?則祀典固安然不廢也;即廢焉,是廢所當廢,除肉刑、禁殉葬之類也,美政也。嗟乎!卜之云者,姑借目前事,以權為比例,蓋因明通蔽云爾,子便作實法會,真可謂杯酒助歡笑之迂談,排場供戲謔之諢語也。然使愚夫愚婦入乎耳而存乎心,害非細也,言不可不慎也。」客又難殺生止斷色身,行淫直斷慧命,意謂殺生猶輕。不知所殺者,彼之色身;而行殺者,一念慘毒之心,自己之慧命斷矣!可不悲夫?. 沸湯施食
有自稱西域沙門,作燄口施食法師者,其灑淨也不用水,燃沸湯於瓶,以手擎而灑之,著人面不熱。人異之,請施食者絡繹。予以為此甚不足貴也。世之號端公太保者,尚能以紅鐵鍊纏束其肢體,利鋒刃刺入於咽喉,況此沸湯特其小小者耳!夫佛制施食,本為餓鬼飲食至口即成火炭,故作甘露水真言等以滅其熱惱,使得清涼,奈何其用沸湯也?此何佛所說?何經所載?惑世誣民,莫斯為甚矣!或謂其能化沸湯為冷泉,故不必用水。審如是,則亦能化臭腐以為沈檀,而不必用香矣;化黑暗以為光明,而不必用燈矣;化瓦礫以為棗栗,而不必用果矣;化草芥以為牡丹芍藥,而不必用花矣;化泥土以為稻麥黍稷,而不必用斛食矣。今何為香花燈果斛食一一如常法具辦,而獨於灑淨一事則用沸湯乎?明理者辨之。. 物不遷論駁
有為物不遷論駁者,謂肇公不當以物各住位為不遷,當以物各無性為不遷。而不平者反駁其駁。或疑而未決,舉以問予,予曰:為駁者,固非全無據而妄談;駁其駁者,亦非故抑今而揚古,蓋各有所見也。我今平心而折衷之:子不讀真空、般若、涅槃三論,及始之宗本義乎?使無此,則今之駁,吾意肇公且口掛壁上,無言可對、無理可伸矣!今三論發明性空之旨,罔不曲盡,而宗本中又明言緣會之與性空一也,豈不曉所謂性空者耶?蓋作論本意,因世人以昔物不至今,則昔長往,名為物遷,故即其言而反之。若曰:爾之所謂遷者,正我之所謂不遷也。此名就路還家,以賊攻賊,位不轉而易南成北,質不改而變鍮為金,巧心妙手,無礙之辯才也。故此論非正論物不遷也,因昔物今物二句而作耳。若無因自作,必通篇以性空立論,如三論矣!茲徑以不曉性空病肇公,肇公豈得心服?是故「求向物於昔,於昔未嘗無;責向物於今,於今未嘗有。」此數言者,似乖乎性空之旨;然昔以緣合不無,今以緣散不有,緣會性空既其不二,又何煩費辭以辨肇公之失哉?或問:何故彼論通篇不出此意?曰:以有「緣會不異性空」之語在宗本中,觀者自可默契耳。若知有今日,更於論尾增一二語結明此意,則駁何由生?籲!肇公當必首肯,而不知為駁者之信否也。. 參禪
僧有恆言曰:「小疑小悟,大疑大悟,不疑不悟。」疑之為言參也。然參禪二字起於何時?或曰:「經未之有也。」予曰有之,楞嚴云:「當在此中,精研妙明。」又曰:「內外研究。」又曰:「研究深遠。」又曰:「研究精極。」非參乎?自後尊宿教人看公案,起疑情,皆從此生也。而言之最為詳明者,莫如鵝湖大義禪師。其言曰:「若人靜坐不用功,何年及第悟心空?」曰:「直須提起吹毛劍,要剖西來第一義。」曰:「若還默默恣如愚,知君未解做工夫。」曰:「剔起眼睛豎起眉,反覆看渠渠是誰。」如是言之,不一而足,參禪人當書諸紳。雖然,若向語句中推測穿鑿,情識上蔔度搏量,則又錯會所謂用功、所謂剖、所謂反覆看之意矣!則與靜坐默默者,事不同而其病同矣!不可不辯。. 施食師
燄口施食,啟教於阿難,蓋瑜伽部攝也。瑜伽大興於唐之金剛智、廣大不空二師,能役使鬼神,移易山海,威神之力不可思議。數傳之後,無能嗣之者,所存但施食一法而已。手結印,口誦咒,心作觀,三業相應之謂瑜伽,其事非易易也,今印咒未必精,而況觀力乎?則不相應矣!不相應,則不惟不能利生,而亦或反至害己。昨山中一方外僧病已篤,是晚外正施食,謂看病者言:「有鬼挈我同出就食,辭不往。俄復來云:『法師不誠,吾輩空返,必有以報之。』於是牽我臂偕行。眾持撓鉤套索云:『欲拽此法師下地。』我大怖,失聲呼救,一時散去。」越數日僧死。蓋未死前,已與諸鬼為伍矣;向非驚叫,臺上師危乎哉!不惟是耳!一僧不誠,被鬼舁至河中欲沈之;一僧失鎖衣篋,心存匙鑰,諸鬼見飯上皆鐵片,遂不得食;一僧曬氈衣未收,值天雨,心念此衣,諸鬼見飯上皆獸毛,遂不得食,各受顯報。又一人入冥,見黑房中有僧數百,肌體瘦削,顏色憔悴,似憂苦不堪之狀。問之,則皆施食師也。施食非易易事也,信夫!. 神通
神通大約有三:一報得,一修得,一證得。報得者,福業自致,如諸天皆能徹視徹聽,及鬼亦有通是也。修得者,習學而成,如提婆達多學神通於阿難尊者是也。證得者,專心學道,無心學通,道具而通自具,但遲速不同耳;如古今諸祖諸善知識是也。較而論之,得道不患無通,得通未必有道。先德有言:「神通妙用不如闍黎,佛法還須老僧。」意有在矣!試為之喻:世間官人所有爵祿冠服府署儀衛等,若神通然。而亦有三種:其報得者,如功勳蔭襲,自然而有者也。其修得者,人力夤緣,古人所惡,不由其道者是也。其證得者,道明德立而位自隨之,仲尼云:「學也祿在其中矣!」是也。是三者,勝劣可知也。. A prolific writer; a productive writer; a voluminous writer; Dr.

隨筆作家

蠶絲(二)
易云伏羲作結繩而為網罟,以佃以漁。何聖人為殺生者作俑也?自古無辯之者,近槐亭王公奮筆曰:「洪荒之世,鳥獸魚鱉傷民之禾稼,網罟者,除物之為民害也,非取物而食之也。」此解不惟全物命,覺世迷,而亦有功於往聖矣!但史稱黃帚命元妃西陵氏教民蠶,則何說以通之?予聞有野蠶者,能吐絲樹之枝柯,而取之者不煩於煮繭。意者西陵之教,其野蠶之謂乎?彼家蠶或後人所自作,而非出於西陵乎?不然,成湯解三面之網,以開物之生路,而黃帝盡置之鑊湯無孑遺;是成湯解網,而黃帝一網打盡也。或曰:「東坡云:『待繭出蛾,而後取以為絲,則無殺蛹之業。』」不知出蛾之繭,縷縷斷續,而不可以為絲也;未必坡之有是言也。. 浴水
京畿老辨融師嘗言:「沐浴水澄之,可以漬米炊飯。」或曰戲言也,或曰有激之言也。予以為不然,蓋實語耳。予昔附糧舶至丹陽,連艘十餘裏,首尾相踵,而河狹水淺,浣衣者恆於斯,濯足者恆於斯,大小便利者恆於斯,穢且甚矣,然用之以煎煮炊爨者,亦恆於斯,非大富貴人,罕有登崖覓井汲泉者。河水浴水奚別焉?耿恭被圍絕水,絞馬糞汁而飲之。而口外有炒米店四十裏,候天雨為飲,穿井數十丈不得水。嗟乎!餓鬼之鄉,積劫不聞水名;為僧者,今處清溪流泉之所,茶湯灌浣,事事如意,更復一月八浴猶以為少,一月十五浴猶以為少,何不知慚愧,乃至於是!. Jensen)丹麥 Himmerlandshistorier1939西倫佩
(Frans Eemil Sillanpaa)芬蘭聖者的悲哀 1938賽珍珠
(Pearl Buck) 美國The time is noon : a novel |
The Good earth |
The long love |
The big wave |
大地 |
分家 |
兒子們 |
異鄉客 : 一個與生活戰鬥的女人 |
情斷北京城 |
誠摯地愛妳們 : 給所有徘徊在感情路口的女性 |
衷心地寫給我的女兒 |
大浪逃生記 |
寧靜的庭院 |
東方與西方 1937 馬丁‧杜‧加爾
(Roger Martin du Gard)法國Témoins d’un temps troublé: Roger Martin Du
Gard-Georges Duhamel, correspondance 1919-19581936歐尼爾
(Eugene O’Neill)美國一隻狗的遺囑 1934皮蘭德婁
(Luigi Pirandello)義大利Naked masks, five plays |
六個尋找作者的劇中人 |
皮藍德羅 |1933 布寧(Ivan Bunin) 蘇聯鄉村1932高爾斯華綏
(John Galsworthy)英國Awakening & to Let
Indian Summer of a Forsyte
The Patrician1931 卡爾弗爾特
(Erik Axel Karlfeldt,
死後授予) 瑞典Skalden Lucidor
Låt klinga våra dagar: Födelsedagsbok med E. 修福
古有偈:「修慧不修福,羅漢應供薄。修福不修慧,象身掛瓔珞。」有專執前之二句者,終日營營,惟勤募化,日吾造佛也,吾建殿也,吾齋僧也。此雖悉是萬行之門,而有二說:一則因果不可不分明,二則己事不可不先辦。或曰:「果如子言,則佛像湮沒,誰其整之?塔寺崩頹,誰其立之?僧餓於道路而不得食,誰其濟之?人人惟辦己事,而三寶荒蕪矣!」曰:不然,但患一體三寶荒蕪耳。世間三寶,自佛法入中國以來,造佛建殿齋僧者時時不休,處處相望,何煩子之私憂而過計也。吾獨慨夫僧之營事者,其瞞因昧果,不懼罪福,剋減常住,藏匿信施者無論矣;即守分僧,而未諳律學,但知我不私用入己則已,遂乃移東就西、將甲補乙,或挪還急債、或餽送俗家;不知磚錢買瓦、僧糧作堂,枉受辛勤,翻成惡報,是則天堂未就、地獄先成,所謂無功而有禍者也。中峰大師訓眾曰:「一心為本,萬行可以次之。則所謂己事先辦者也。己事辦而作福事,則所作自然當可矣。」至哉言乎!為僧者當銘之肺腑可也。. The Marriages Between Zones Three, Four and Five
3. 評議先賢
予既敘肇論、雜華二事,或曰:「先賢不可評議乎?」予曰:非然也。今人未必不如古人,昔有是言矣。然吾嘗思之,三百篇多出於郊野閭閻之歌詠,而後人以才華鳴世者不能及;六群比丘,聖眾所不齒,而賢於佛滅度後馬鳴龍樹。則古人何可輕也?空印之評,其太過者,止在物不遷及圭峰論達磨兩處耳,非譏貶清涼者比也。吾見有叱辱溫陵者;罵詈長水者;崇尚天臺,則盡毀諸家,無一可其意者;勘妙喜為未悟者;藐中峰為文字知識者;又其甚有謂六祖不及永嘉,而遭其挫折一上者,是安可以不辨也?嗟乎!古人往矣,今人猶存,吾何苦為過去者爭閒氣,而取見存者之不悅乎?顧理有當言,不容終嘿者,餘非所恤也。. 王所花
山中有花,共本同枝,而花分大小。大者如梅如李,環遶乎其外;小者如橘如桂,攢簇乎其中。外之數大約八,內之數百有餘。山氓莫之奇,亦莫知其名也。予見而奇之。夫同花而大小異,奇矣;大外圍而小內聚,抑又奇矣!因名之王所:大者心王,小者心所。王數八,外花以之;所數五十有一,內花以之。外於八或有增減,而八者其常也。內恆倍於本數者,所雖五十有一,細分之則無盡也。王外而所內者,王能攝所,所不能攝王也。王五出,所亦五出。而有五鬚者,王單而所複也。外開先,內開晚者,王本而所末也。久沈而今顯,蓋時節因緣之謂也。或曰:「是花無艷色,燒之則煙氣惱人,樵者棄而不薪,奚奇焉?」嗟乎!此其所以奇也。莊生貴樗木,以其不可材;然不材,人取而薪之。今不可薪,則天下之至無用者極於是。易曰肥遯,其此之謂乎?!.

蠶絲(二)
易云伏羲作結繩而為網罟,以佃以漁。何聖人為殺生者作俑也?自古無辯之者,近槐亭王公奮筆曰:「洪荒之世,鳥獸魚鱉傷民之禾稼,網罟者,除物之為民害也,非取物而食之也。」此解不惟全物命,覺世迷,而亦有功於往聖矣!但史稱黃帚命元妃西陵氏教民蠶,則何說以通之?予聞有野蠶者,能吐絲樹之枝柯,而取之者不煩於煮繭。意者西陵之教,其野蠶之謂乎?彼家蠶或後人所自作,而非出於西陵乎?不然,成湯解三面之網,以開物之生路,而黃帝盡置之鑊湯無孑遺;是成湯解網,而黃帝一網打盡也。或曰:「東坡云:『待繭出蛾,而後取以為絲,則無殺蛹之業。』」不知出蛾之繭,縷縷斷續,而不可以為絲也;未必坡之有是言也。. Documents Relating to the Sentimental Agents
 in the Volyen Empire 2006 奧罕帕慕克
(Orhan Pamuk)土耳其The White Castle (Translation of Beyaz Kale)
中譯本:白色城堡
The Black Book (Translation of Kara Kitap)
The New Life (Translation of Yeni Hayat )
中譯本:新人生
My Name is Red (Translation of Benim Adım Kırmızı )
中譯本:我的名字叫紅
Snow (Translation of Kar)
Istanbul : Memories and the City
(Translation of İstanbul : Hatıralar Ve Şehir)
中譯本:伊斯坦堡 : 一座城市的記憶 2005Harold Pinter 英國Family Voices
Other Places
A Kind of Alaska
Victoria Station
One for the Road
Mountain Language
The New World Order
Party Time
Moonlight
Ashes to Ashes
Celebration
Remembrance of Things Past
Old times
中譯本:今之昔 2004艾芙烈‧葉利尼克
(Elfriede Jelinek) 奧地利Women as lovers
中譯本:女情人們
The Piano Teacher
Wonderful, Wonderful Times 2003柯慈
(John Maxwell Coetzee)南非Life & times of Michael K
中譯本:麥可. 朝海
僧俗進香南海,或有不由四明正路,而別從大洋及鱉子門,蹈不測之險者,颶風作,覆舟,溺死數十百人。嗟乎!不遠數百里、數千里,虔誠而往參謁,寧非好心,寧非善事,而至於失命,則未必其臨終正念,何如也?夫經稱菩薩無剎不現身,則不須遠涉他方;而大慈大悲者,菩薩之所以為菩薩也,但能存菩薩慈悲之心,學菩薩慈悲之行,是不出戶庭而時時常覲普陀山,不面金容而刻刻親承觀自在矣!更有投入洪濤,謂之捨身,冀菩薩為接引;及其死也,必發瞋起怨,是反成墮落,豈不哀哉?不特此耳,泰山絕頂亦有捨身崖,後賢為之築垣,大書「矜愚」二字,亦無量陰德矣!. Ȋ±å¼æ»‘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評議先賢
予既敘肇論、雜華二事,或曰:「先賢不可評議乎?」予曰:非然也。今人未必不如古人,昔有是言矣。然吾嘗思之,三百篇多出於郊野閭閻之歌詠,而後人以才華鳴世者不能及;六群比丘,聖眾所不齒,而賢於佛滅度後馬鳴龍樹。則古人何可輕也?空印之評,其太過者,止在物不遷及圭峰論達磨兩處耳,非譏貶清涼者比也。吾見有叱辱溫陵者;罵詈長水者;崇尚天臺,則盡毀諸家,無一可其意者;勘妙喜為未悟者;藐中峰為文字知識者;又其甚有謂六祖不及永嘉,而遭其挫折一上者,是安可以不辨也?嗟乎!古人往矣,今人猶存,吾何苦為過去者爭閒氣,而取見存者之不悅乎?顧理有當言,不容終嘿者,餘非所恤也。. 佛經不可不讀
予少時見前賢闢佛,主先入之言,作矮人之視,罔覺也。偶於戒壇經肆,請數卷經讀之,始大驚曰:「不讀如是書,幾虛度一生矣!」今人乃有自少而壯、而老、而死不一過目者,可謂面寶山而不入者也。又一類,雖讀之,不過採其辭,致以資談柄、助筆勢,自少而壯、而老、而死不一究其理者,可謂入寶山而不取者也。又一類,雖討論,雖講演,亦不過訓字銷文、爭新競高,自少而壯、而老、而死不一真修而實踐者,可謂取其寶把玩之、賞鑑之、懷之、袖之而復棄之者也。雖然,一染識田,終成道種。是故佛經不可不讀。.   。觀音菩薩靈異感應奇蹟 實錄
  。中國大 陸節育計劃的悲劇   缺《天 華》第85 期:1986 年6 月1 日
  。懇切呼籲佛教 界盂蘭法會超度大陸六千萬慘死嬰孩
  。 神足心馳法會記
  。請賜給我寫作 的時間
  。老比丘十里傳 心記
  。 半分錢的故事──佛經佛書不可侮辱   缺 《天華》第117 期:1989 年2 月1 日
  。奇怪的「大 頭症」
  。菩薩幻相與真 假馮馮
  。休將凡夫當超 人
  。 以戒為師   緇素同守
  。 吃素源於慈悲戒殺   未戒葷者不可謗佛自欺
  。 守戒與吃素
  。 邁克的故事
  。佛教過分學 術化的隱憂   缺《天華》第117 期:1989 年2 月1 日
  。懇謝指教但 望觀空莫著空
  。敬覆林定三 居士讀後感
  。 斷愛離欲   苦行勤修
  。弘揚佛教的 沈家楨博士   缺 《天華》第133 期:1990 年6 月1 日
  。 學佛吃素   自求多福
  。我的佛曲聖 樂傳奇
  。昂首前進! 出家的知識青年們!
  。 中招記. 出版說明
「竹窗隨筆」為明末高僧蓮池大師所作,內中收錄了大師隨感所筆之短文四百餘篇,詳辨禪、教、淨之正知見,乃至對佛儒間的諍論也有一番精闢論述。而其中談到修行人生活行止的部分,更可以看到一代大師的風骨,真堪作我等佛子最佳典範。
敝會為方便大眾閱讀,特將本書重新排版,並加新式標點;而原版(蓮池大師全集木刻版)中,若干罕用古字,亦將之改為今所流通之字體。因係重新排版,其中錯漏恐將難免,尚望諸讀者大德不吝賜正,以使爾後再版時得以修改完善。願此書之出版,能夠廣益諸佛子!. 伎樂
或曰:「不作伎樂,及不往觀聽,此沙彌律,非菩薩道也。古有國王大臣,以百千伎樂供佛,佛不之拒,則何如?」愚謂此有三義:一者聖凡不可例論,二者邪正不可例論,三者自他不可例論。我為法王,於法自在,逆行順行,天且不測,大聖人所作為,非凡夫可得而效嚬也;一也。編古今事而為排場,其上則香山目連,及近日曇花等,以出世間正法感悟時人;其次則忠臣孝子義士貞女等,以世間正法感悟時人,如是等類,觀固無害。所以者何?此不可觀,則書史傳記亦不可觀。蓋彼以言載事,此以人顯事,其意一也。至於花月歡呼,干戈鬥鬨,誨婬啟殺,導欲增悲,雖似諷諫昏迷,實則滋長放逸,在白衣猶宜戒之,況僧尼乎!二也。偶爾自觀猶可,必教人使觀則不可;三也。慎之哉!. 心膽
古人有言:「膽欲大而心欲小。」膽大者,謂其有擔當也。心小者,謂其有裁酌也。擔當,故千萬人吾往。裁酌,故臨事而懼,好謀而成。此正論也。至於僧,則反是,吾謂心欲大而膽欲小。心大,故帡包十界,荷負萬靈,而弘度無盡。膽小,故三千威儀、八萬細行,持之無敢慢。今初學稍明敏者,近蔑時輩,遠輕昔人,藐視清規,鄙薄淨土,膽則大矣!鞠其真實處,則唯知有己,不知有人,唯知保養顧愛其撮爾之血肉身,不知恢復充滿其廣大之法界量,心則小矣!或曰:「黃檗號麤行沙門,非膽大之謂乎?」噫!拙於畫虎者,不成虎而類狗;爾所謂膽大者,吾恐不成麤行沙門而成無賴僧也。可弗慎歟?!.

放生池
予作放生池,疑者謂魚局於池,攢聚紆鬱,而無活潑之趣,不若放之湖中,或護持官河一段,禁弗使漁,亦不放之放也。予謂此說亦佳;但池之與湖與河,較其利害,亦略相當。池雖隘,網罟不入;湖雖寬,晝夜採捕。陋巷貧而樂,金谷富而憂,故利害均也。又官河之禁約有限,而諸魚之出入無恆,有從外入限中,有從中出限外者,出限則危矣,不若池居之永不出限也,故利害均也。又疑無活潑之趣,則有一喻:坐關僧住一室中,循環經行,隨意百千里而不窮,徜徉自得,安在其不活潑也?復有一喻:今幸處平世,城中之民,以城門之啟閉為礙;一旦寇兵壓境,有城者安乎?無城者安乎?漁喻寇,池喻城,人以城為衛,何局也?魚可知矣!. 侏儒 1950羅素
(Bertrand Russell)英國Marriage and morals |
A history of western philosophy |
The problems of philosophy |
西洋哲學史 : 及其有關的政治與社會環境 |
我的信仰 |
婚姻革命 |
哲學問題 |
西方的智慧 |
羅素的回憶 : 來自記憶裡的肖像 |
相對論ABC : 哲學家羅素如何闡述愛因斯坦的理論精華. 施食師
燄口施食,啟教於阿難,蓋瑜伽部攝也。瑜伽大興於唐之金剛智、廣大不空二師,能役使鬼神,移易山海,威神之力不可思議。數傳之後,無能嗣之者,所存但施食一法而已。手結印,口誦咒,心作觀,三業相應之謂瑜伽,其事非易易也,今印咒未必精,而況觀力乎?則不相應矣!不相應,則不惟不能利生,而亦或反至害己。昨山中一方外僧病已篤,是晚外正施食,謂看病者言:「有鬼挈我同出就食,辭不往。俄復來云:『法師不誠,吾輩空返,必有以報之。』於是牽我臂偕行。眾持撓鉤套索云:『欲拽此法師下地。』我大怖,失聲呼救,一時散去。」越數日僧死。蓋未死前,已與諸鬼為伍矣;向非驚叫,臺上師危乎哉!不惟是耳!一僧不誠,被鬼舁至河中欲沈之;一僧失鎖衣篋,心存匙鑰,諸鬼見飯上皆鐵片,遂不得食;一僧曬氈衣未收,值天雨,心念此衣,諸鬼見飯上皆獸毛,遂不得食,各受顯報。又一人入冥,見黑房中有僧數百,肌體瘦削,顏色憔悴,似憂苦不堪之狀。問之,則皆施食師也。施食非易易事也,信夫!. 天說(一)
一老宿言:「有異域人為天主之教者,子何不辯?」予以為教人敬天,善事也,奚辯焉?老宿曰:「彼欲以此移風易俗,而兼之毀佛謗法,賢士良友多信奉者故也。」因出其書示予,乃略辯其一二:彼雖崇事天主,而天之說實所未諳。按經以證:彼所稱天主者,忉利天王也。一四天下,三十三天之主也。此一四天下,從一數之而至於千,名小千世界,則有千天主矣。又從一小千數之而復至於千,名中千世界,則有百萬天主矣。又從一中千數之而復至於千,名大千世界,則有萬億天主矣。統此三千大千世界者,大梵天王是也。彼所稱最尊無上之天主,梵天視之,略似周天子視千八百諸侯也。彼所知者,萬億天主中之一耳,餘欲界諸天皆所未知也。又上而色界諸天,又上而無色界諸天,皆所未知也。又言天主者,無形、無色、無聲;則所謂天者,理而已矣,何以禦臣民、施政令、行賞罰乎?彼雖聰慧,未讀佛經,何怪乎立言之舛也。現前信奉士友,皆正人君子,表表一時,眾所仰瞻以為向背者,予安得避逆耳之嫌,而不一罄其忠告乎?惟高明下擇芻蕘而電察焉。. (錄影資料)
Morte accidentale di un anarchico
中譯本: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極樂世界
或疑:「華嚴謂極樂僅勝娑婆,而大本彌陀經言勝十方,何也?」一說:「勝十方者,止是相近娑婆之十方,非華藏世界之十方也。」其說亦是,而猶未盡。良由「僅勝」之說,蓋以晝夜相較。故云娑婆一劫,為極樂一晝夜;極樂一劫,為袈裟幢一晝夜;展轉歷恆沙世界,以至勝蓮華。乃專取時分短長之一節,非全體較勝劣也。不然,人間千萬年,為地獄一晝夜,將地獄勝人間耶?又例之:若定執身量之長短較優劣,則盧舍那佛僅高千丈,而修羅高八萬四千由旬,將修羅勝舍那耶?是故謂極樂勝十方,即廣遠言之,亦自不礙。. 如來不救殺業
復次,今時造業,惟殺尤甚。無論四海之廣,即此一邑,於一日中所殺生命,牛羊犬豕、鵝鴨魚鱉,動以千萬,其細微者何可勝數!而春秋二時,饗天地,祀鬼神,蒸嘗於祖考,報德報功於先聖先賢,牲牷之用,不知其幾;而天地不矜,鬼神不憐,祖考不知,先聖先賢不潛為禁止。至於如來,仁覆天地,慈攝鬼神,恩踰祖考,德冠於諸聖賢,何不稍示神通,或俾現受惡報,或令還著本人,則誰不戰懼改悔,而漠然若罔聞者,何也?久而思之,乃知今牛羊等,因昔造殺,報在畜生。彼旃陀羅,即前所殺,轉為能殺,因緣會遇,始暢本懷,定業使然,無能救者,俟其業盡,然後報息。雖天中天、聖中聖,亦末如之何也已。況宿報甫平,新殃更造,因果相循,吾不知其所終也。且往者莫諫,來者可追。則今斷殺因,後無殺果,如來明訓,彰如日星,為諸眾生而救殺業,不已至乎?. 念佛不專一
予昔在鍊磨場中,時方丈謂眾云:「中元日當作盂蘭盆齋。」予以為設供也。俄而無設,唯念佛三日而已。又聞昔有院主為官司所勾攝,堂中第一座集眾救護,眾以為持誦也,亦高聲念佛而已。此二事,迥出常情,有大人作略,真可師法。彼今之念佛者,名為專修,至於禱壽命則藥師經,解罪愆則梁皇懺,濟厄難則消災咒,求智慧則觀音文,向所念佛,束之高閣,若無補於事者。不思彼佛壽命無量,況百年壽命乎?不思念彼佛能滅八十億劫生死重罪,況目前罪垢厄難乎?不思彼佛言:「我以智慧光,廣照無央界。」況時人所稱智慧乎!阿伽陀藥,萬病總持;二三其心,莫肯信服。神聖工巧,獨且奈之何哉?. 燒煉
或問:「燒煉之誆騙,莫不知之,而恆中之者,何也?」先聖有言:「智者不惑。」中丹客者,智不足也。雖然,世人不足責,出家僧亦有惑之者,為可嘆也。夫世人以財為命,而丹砂可化為黃金,雖帝者亦惑於方士之說矣,故在俗家宜受其惑。而出家者不憶佛言乎:白毫相中八萬四千光明,以一分光明周給末法弟子尚不能盡,而奚事燒煉?蘇城一老僧,為興殿故,日誦法華七卷、佛號萬聲,祈丹事早成者,屢被誆騙,而不退悔。曰:「退悔則真仙不可致。」坐是宿志不回,初誠愈確,而卒無一成。夫為興佛殿故,雖屬好心,然此殿非一二萬金不可,望丹成以舉事,亦左矣!噫!以求丹之心求道,以養丹客之費供事天下善知識,以鼎新佛殿之精誠返照曠大劫來之天真佛,以七卷法華、萬聲佛號之勤苦回向西方,則不立一椽,建剎已竟;而乃用心於必不可成之役,盡敬於必不可信之人,惜哉!. 出家利益
古德云:「最勝兒,出家好。」俗有恆言曰:「一子出家,九族生天。」此者贊歎出家,而未明言出家之所以為利益也。豈曰不耕不織,而有自然衣食之為利益乎?豈曰不買宅,不賃房,而有自然安居之為利益乎?豈曰王臣護法,信施恭敬,上不役於官,下不擾於民,而有自然清閑逸樂之為利益乎?古有偈曰:「施主一粒米,大似須彌山,若還不了道,披毛戴角還。」又云:「他日閻老子與你打算飯錢,看你將何抵對?」此則出家乃大患所伏,而況利益乎哉!所謂出家之利益者,以其破煩惱,斷無明,得無生忍,出生死苦,是則天上人間之最勝,而父母宗族被其澤也。不然,則雖富積千箱,貴師七帝,何利益之有?吾實大憂大懼,而併以告夫同業者。.

南嶽止觀
南嶽大乘止觀中引起信論文曰:「是故論云:『三者用大,能生世間出世間善惡因果故。』」起信原無「惡」字,讀之令人駭然。且性惡雖是天臺一家宗旨,然慈云謂南嶽遠承迦葉,次稟馬鳴,而馬鳴以古佛示居八地,南嶽以異德名列神僧,不應先聖後聖兩相違悖。又起信言約義豐,辭精理極,總括大乘諸了義經,一句一字不可得而增減者也。彼南嶽自創為止觀則已,今引起信,正出其來源,明有據也,而乃於本文所無,輒為增益,有是理乎?必後人為之耳。或謂此書刻自慈云,宜無贗雜。噫!安知非慈云之後,又後人所增耶?我雖至愚,定知南嶽不改起信。請高明更詳之。. K的生命與時代
Disgrace
中譯本:屈辱
Age of iron
中譯本:鐵器時代
Stranger shores. 妄拈古德機緣(一)
云棲僧約,妄拈古德機緣者出院。一僧云:「此不必禁,禁之則斷般若緣。彼謗法華者,地獄罪畢,還以謗故植緣法華,況妄拈者非謗乎?」予曰:「子言則誠善矣,然知其一,未知其二。謗法華者,出地獄而植善緣;孰若信敬法華者,不入地獄而即植善緣乎?又謂妄拈非謗,而不思無知臆談皆名謗大般若。是故漫述師言者,被點簡云:『先師無此語,莫謗先師好。』彼尊師也,非謗也。錯答一轉語者,墮野狐身。彼錯也,非謗也。何二人皆成罪戾?古人一問一答,皆從真實了悟中來;今人馳騁口頭三昧,明眼人前,似藥汞之入紅爐,妖邪之遇白澤耳。若不禁止,東豎一拳,西下一喝,此作一偈,彼說一頌,如風如狂,如戲如謔,虛頭熾而實踐亡,子以為宗門復興,吾以為佛法大壞也。」. 性相
相傳佛滅後,性相二宗,學者各執所見,至分河飲水,其爭如是,孰是而孰非歟?曰:但執之則皆非,不執則皆是。性者何?相之性也。相者何?性之相也。非判然二也。譬之一身然:身為主,而有耳目口鼻、臟腑百骸皆身也。是身者,耳目等之身;耳目等者,身之耳目等也。譬之一室然:室為主,而有樑棟椽柱、垣壁戶牖等皆室也。是室者,樑棟等之室;樑棟等者,是室之樑棟等也。夫豈判然為二者哉?不惟不當爭,而亦無可爭也。或謂:「永嘉云:『入海算沙徒自困。』又曰:『摘葉尋枝我不能。』似乎是性而非相矣!」曰:永嘉無所是非也。性為本而相為末,故云但得本不愁末,未嘗言末為可廢也。是故偏言性不可,而偏言相尤不可。偏言性者,急本而緩末,猶為不可中之可;務枝葉而失根原,不可中之不可者也。. Array馮馮 ── 佛學隨筆 簡體 《夜半鐘聲》 1981 年 佛陀教人自我拯救,佛陀的教訓是對此世界. 儒者闢佛
儒者闢佛,有跡相似而實不同者,不可概論也。儒有三:有誠實之儒,有偏僻之儒,有超脫之儒。誠實儒者,於佛原無惡心,但其學以綱常倫理為主,所務在於格致誠正修齊治平,是世間正道也。即佛談出世法自不相合,不相合勢必爭,爭則或至於謗者,無怪其然也,伊川晦菴之類是也。偏僻儒者,稟狂高之性,主先入之言,逞訛謬之談,窮毀極詆,而不知其為非,張無盡所謂「聞佛似寇仇,見僧如蛇蠍」者是也。超脫儒者,識精而理明,不惟不闢,而且深信,不惟深信,而且力行,是之謂真儒也。雖然,又有遊戲法門,而實無歸敬,外為歸敬,而中懷異心者,非真儒也。具眼者辨之。. 趙定宇作閻王
少塚宰定宇趙公,與云南巡撫陳玉台同年。公以萬曆丙申三月望日捐館。時玉台在任,因內人病,扶乩請神,神判以死,因懇乞救援。神云五殿閻君方新任,其人剛正,不可幹以私,無以為也。問新任何人?曰:常熟趙某耳。俄而訃至,則任期與訃期吻合。陳大驚異。或曰:「閻王帶福帶業者為之。定宇盛德士,亦有業乎?」噫!地藏菩薩言:「我觀閻浮提眾生,舉足動步,無非是罪。」焉得無過?昔聞一僧有天符召作閻王者,僧懼,大起精進,一心念道,符使遂絕。嗟乎!古稱韓擒虎生為上柱國,死作閻羅王;又近代傳聞鄭澹泉司寇死作閻王,杭太守周公死作城隍,此常事也。古德有言:「僧雖有行,不了道者,多作水陸諸神。」豈徒言哉?. 諾貝爾文學獎歷屆得獎書單年度得主國籍 作品 2015 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
(Svetlana Alexievich) 白俄羅斯 War’s Unwomanly Face
中譯本: 戰爭的非女性面孔
Voices of Utopia
中譯本: 烏托邦之聲
Voices from Chernobyl
中譯本:車諾比的悲鳴
Zinky Boys–Soviet voices from a forgotten war
中譯本:鋅皮娃娃兵
Second-hand Time: The Demise of the Red (Wo)man
中譯本:二手時間 2014Patrick Modiano 法國 for the” art of memory” with which he has evoked the most ungraspable human destinies and uncovered the life-world of the occupation 2013Alice Munro 加拿大 Master of the contemporary short story 2012莫言中國紅高粱家族
天堂蒜薹之歌
酒國 2016特朗斯特羅默
(Tomas Transtromer)瑞典巨大的謎語
譯自: Den stora gatan2010Mario Vargas Llosa秘魯Las mil noches y una nocheEl viaje a la ficciónTravesuras de la niña mala2009荷塔.慕勒
(Herta Müller)德國風中綠李
譯自: Herztier 2008勒‧克萊喬
(Jean-Marie Gustave Le Clézio)法國Poisson d’or
中譯本:金魚
Hasard suivi de angoli mala
中譯本:偶遇 2007 多麗斯.萊辛
(Doris Lessing)英國The Grass Is Singing
中譯本:青草在唱歌
The Golden Notebook
中譯本:金色筆記
Particularly Cats and More Cats
中譯本:特別的貓
The Summer Before the Dark
中譯本:黑暗來臨前的夏季
The Good Terrorist
中譯本:可敬的恐怖分子
The Fifth Child
中譯本:第五個孩子
Lessing’s autobiography:
Under My Skin:Volume One of
My Autobiography,to 1949
中譯本:萊辛自傳第一部
Walking in the Shade:Volume Two of
My Autobiography 1949 to 1962
中譯本:萊辛自傳第二部
Mara and Dann
中譯本:瑪拉與丹恩
Ben,in the World(a sequel to The Fifth Child)
中譯本:第五個孩子2:浮世畸零人
The Old Age of El Magnifico(stories&nonfiction)
中譯本:貓語錄
The Story of General Dann and Mara’s Daughter,
Griot and the Snow Dog(a sequel to Mara and Dann)
中譯本:瑪拉與丹恩續集
The Cleft
中譯本:裂隙
A Unposted Love Letter
中譯本:一封未投郵的情書
How I Finally Lost My Heart
中譯本:我如何最終把心給丟了
This was the old chief’s country
The Black Madonna
The Children of Violence Series
1.

另請參見:

儒佛配合
儒佛二教聖人,其設化各有所主,固不必歧而二之,亦不必強而合之。何也?儒主治世,佛主出世。治世,則自應如大學格致誠正修齊治平足矣;而過於高深,則綱常倫理不成安立。出世,則自應窮高極深,方成解脫,而於家國天下不無稍疏。蓋理勢自然,無足怪者。若定謂儒即是佛,則六經論孟諸典,璨然備具,何俟釋迦降誕、達磨西來?定謂佛即是儒,則何不以楞嚴法華理天下,而必假羲農堯舜創制於其上?孔孟諸賢明道於其下,故二之合之,其病均也。雖然,圓機之士,二之亦得,合之亦得,兩無病焉,又不可不知也。. 浴水
京畿老辨融師嘗言:「沐浴水澄之,可以漬米炊飯。」或曰戲言也,或曰有激之言也。予以為不然,蓋實語耳。予昔附糧舶至丹陽,連艘十餘裏,首尾相踵,而河狹水淺,浣衣者恆於斯,濯足者恆於斯,大小便利者恆於斯,穢且甚矣,然用之以煎煮炊爨者,亦恆於斯,非大富貴人,罕有登崖覓井汲泉者。河水浴水奚別焉?耿恭被圍絕水,絞馬糞汁而飲之。而口外有炒米店四十裏,候天雨為飲,穿井數十丈不得水。嗟乎!餓鬼之鄉,積劫不聞水名;為僧者,今處清溪流泉之所,茶湯灌浣,事事如意,更復一月八浴猶以為少,一月十五浴猶以為少,何不知慚愧,乃至於是!. 神通
神通大約有三:一報得,一修得,一證得。報得者,福業自致,如諸天皆能徹視徹聽,及鬼亦有通是也。修得者,習學而成,如提婆達多學神通於阿難尊者是也。證得者,專心學道,無心學通,道具而通自具,但遲速不同耳;如古今諸祖諸善知識是也。較而論之,得道不患無通,得通未必有道。先德有言:「神通妙用不如闍黎,佛法還須老僧。」意有在矣!試為之喻:世間官人所有爵祿冠服府署儀衛等,若神通然。而亦有三種:其報得者,如功勳蔭襲,自然而有者也。其修得者,人力夤緣,古人所惡,不由其道者是也。其證得者,道明德立而位自隨之,仲尼云:「學也祿在其中矣!」是也。是三者,勝劣可知也。. 竹窗三筆
殺生人世大惡
或問:「人所造惡,何者最大?」應之者曰:「劫盜也,忤逆也,教唆也。」予曰:「是則然,更有大焉,大莫大於殺生也。」或曰:「宰殺充庖,日用常事,何得名惡,而況最大?」噫!劫盜雖惡,意在得財,苟歡喜而與之,未必戕人之命;而殺生則剖腹剜心,肝腦鼎鑊矣!忤逆者,或棄不奉養,慢不恭敬,未必為阿闍楊廣之舉。況闍廣所害,一世父母;而經言有生之屬,或多夙世父母,殺生者自少至老,所殺無算,則害及多生父母矣!教唆者,惡積名彰,多遭察訪,漏網者稀;彼殺生者,誰得而詰之?則搆訟之害有分限,而殺生之害無終盡也。是故天地之大德曰生,天地間之大惡曰殺生。. 念佛鏡
道鏡、善道二師作念佛鏡,以念佛與種種法門對舉,皆斷之曰:「欲比念佛功德,百千萬億分不能及一。」可謂篤信明辨,大有功於淨土矣。獨其對禪宗一章,謂觀心者,觀無生者,亦比念佛功德百千萬億分不能及一,學人疑焉。予以為正四料簡所謂有禪無淨土者是也。但執觀心,不信有極樂淨土;但執無生,不信有淨土往生,則未達即心即土,不知生即無生,偏空之見,非圓頓之禪也。反不如理性雖未大明而念佛已成三昧者,何足怪乎?若夫觀心而妙悟自心,觀無生而得無生忍,此正與念佛人上品上生者同科,又誰軒輊之有?.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後身(二)
或謂:「諸師後身之為名臣,猶醒醐反而為酥也,猶可也,為常人則酪矣,為女人則乳矣,乃至為惡人則毒藥矣!平生所修,果不足憑仗乎?則何貴於修乎?」是大有說。凡修行人二力:一曰福力。堅持戒行,而作種種有為功德者是也。二曰道力。堅持正觀,而念念在般若中者是也。純乎道力如靈樹者置弗論,道力勝福力,則處富貴而不迷;福力勝道力,則迷於富貴,固未可保也。於中貪欲重而為女人,貪瞋俱重而為惡人,則但修福力,而道力轉輕之故也。為僧者,究心於道力,宜何如也?雖然,倘勤修道力,而更助之以願力,得從於諸上善人之後,豈惟惡人,將名臣亦所不為矣。甚哉!西方之不可不生也。.

朱學諭
嘉禾朱懋正,言其曾大父學諭公,既歸田,以所得俸金,搆小屋於郊外,讀書其中,扃戶謝客,雖子姪姻戚,以至邑令長,罕得睹其面;獨一老友,每晡時來,共弈數局,飲數行,浩歌數章,則入暮矣,乃就寢。率以為常,與世隔絕,如在窮谷深山中。年八十九,月夜登橋失足,微疾。二子迎歸,將終,援筆諄諄誨以道義,不及瑣細家務。書畢,暝目逝。俄開目云:「尚欲囑嘉定。」(嘉定者,公之孫,初成進士,宰嘉定。)於是復為書,教以始終清介,毋宦成渝其晚節。因擲筆長往。噫!公未聞佛法,而臨行磊落瀟灑,有久修所不及者,何故?良由心無係累,佛法已思過半。彼終日喃喃誦經說法而心不淨,末後慞惶揮霍,反俗士之不若,亦何怪其然乎!吾於是有感:向使公得聞佛法,以彼幽潛孤絕之力,盡心於般若,奚患大事之不明乎?吾於是重有感。. 莊子(二)
或曰:「莊子義則劣矣;其文玄曠疏逸,可喜可愕,佛經所未有也。諸為古文辭及舉子業者,咸靡然宗之。則何如?」曰:「佛經者,所謂至辭無文者也。而與世人較文,是陽春與百卉爭顏色也。置勿論。子欲論文,不有六經四子在乎?而大成於孔子,吾試喻之。孔子之文,正大而光明,日月也;彼南華,佳者如繁星掣電,劣者如野燒也。孔子之文,停蓄而汪洋,河海也;彼南華,佳者如瀑泉驚濤,劣者如亂流也。孔子之文,融粹而溫潤,良玉也;彼南華,佳者如水晶琉璃,劣者如瑉珂珷玞也。孔子之文,切近而精實,五穀也;彼南華,佳者如安南之荔、大宛之葡萄,劣者如未熟之梨與柿也。此其大較也。業文者宜何師也,而況乎為僧者之不以文為業也。」.   。 孝養之道
  。 焚香與吸煙
  。 吃葷或吃素?
  。 飲酒之害
  。台海會發生戰爭 嗎?
  。宗教應否介入政 治?
  。 「 伊波拉與噬肉細菌 」 是肉食現世報
  。 學佛必須出家嗎?
  。 真實的佛教奇蹟實錄之一「馮公夏老居土往生奇蹟」
  。「誤入小雷音」 冷飯再炒
  。 學佛該學何宗何派?
  。京都三十三間堂 的觀音像
  。 投靠了誰?
  。 修行人可否看 電視?
  。 佛菩薩駐像嗎 ?
  。 大悲水
  。唸佛誦經該多 少?
  。 緊急四談大腸菌
  。 大悲咒的譯文
  。 五乘是什麼?
  。 佛陀主張孝親
  。 空港之盜賊
  。 超感不是神通
  。 過去心不可得!
  。 聞其聲
  。 籲請超度紐約世貿亡魂
  。 千江月
  。 五台佛影?
  。 日暈 • 佛光
  。 媽祖是茹素的
  。 吃素為何也有病?
  。 廟宇與信徒共老矣!
  。 簡介紐約莊嚴寺. Karlfeldts dikter1917 吉勒魯普(
Karl Gjellerup) 丹麥Nogle sagn
Kors og kaerlighed
Den evige strid
Mit liv og levned1917 彭托皮丹
(Henrik Pontoppidan) 丹麥明娜1916 海登斯塔姆
(Verner von Heidenstam)瑞典 Brev: 1884-1890
Charles Men
Svenskarna och deras hövdingar: Berättelser för unga och gamla
The Tree of the Folkungs1915 羅曼羅蘭
(Romain Rolland) 法國Jean-Christophe|
Richard Strauss et Romain Rolland
Monsieur le Comte: Romain Rolland et Léon Tolstoy : textes1913 泰戈爾
(Rabindranath Tagore) 印度眼中沙 |
漂鳥集 |
頌歌集 |
泰戈爾散文詩全集 |
泰戈爾短篇小說選 |
愛貽集
園丁集
採果集 |
紙牌王國 |
泰戈爾抒情詩選 |
你喜愛的詩
吉檀迦利

橫渡集
新夫婦的見面1912 霍普特曼
(Gerhart Hauptmann) 德國Three Plays : The Weavers, Hannele, the Beaver Coat
Gerhart Hauptmann, Ludwig v. 孚遂二座主
太原孚上座,於揚州孝先寺講涅槃經,廣談法身妙理,有禪者失笑。孚講罷,請禪者茶,白云:「某甲狹劣,依文解義,適蒙見笑,且望教誨。」禪者云:「不道座主所說不是,然只說得法身量邊事,實未識法身在。」孚曰:「既如是,當為我說。」曰:「座主還信否?」曰:「焉敢不信!」曰:「請座主輟講旬日,端然靜坐,收心攝念,善惡諸緣一時放卻。」孚一依所教,從初夜至五更,聞角聲,忽大悟。又良遂座主參麻谷,穀荷鋤入園,不顧,便歸方丈閉卻門。次日復求見,又閉卻門,遂乃敲門。穀問是誰?遂方稱名,忽大悟。此二尊宿,祇緣是虛心下賢,不存我慢故。今人自高,焉得有此?. Dusklands
中譯本:昏暗之地
The lives of animals Youth
中譯本:少年時
The Master of Petersburg
中譯本:聖彼得堡的文豪
Foe
中譯本:仇敵
Elizabeth Costello
中譯本:伊莉莎白. 富貴留戀人
僧之高行者,平日自分不以富貴染心,然能持之現生,未必不失之他世。一友人以文章魁海內,直史館,聲名藉甚,偶遊天目,謂予言:「此山中石室有僧坐逝,其故身猶存,予欲禮覲,輒心怖不敢。」予問故。答曰:「昔有人禮石室僧者,纔拜下,即僕地隕絕,而龕內僧方欠伸從定起。予慮或然,是以不敢。」因與予相視大笑。此公弘才碩德,智鑑精朗,又雅意佛乘,尚愛著其一時富貴,守在夢之身,惟恐其醒,他又何言乎?田舍翁五畝之宅,寒令史抱關擊柝之官,窮和尚三二十家信心供養之檀越,已眷眷不能捨,死猶攜之識田,況復掇巍科、居要地、占斷世間榮耀者,亦奚怪其愛著也。富貴之留戀人,雖賢智者未免。籲!可畏哉!. 出家父母反拜
予作正訛集,謂反者還也,在家父母不受出家子拜,而還其禮,非反拜其子也。一僧忿然曰:「法華經言,大通智勝如來既成佛已,其父輪王向之頂禮,是反拜其子,佛有明訓,因刻之經末。」予合掌云:「汝號甚麼如來?」僧謝不敢。又問:「汝既未是如來,垂成正覺否?」僧又謝不敢。予謂曰:「既不敢,且待汝垂成正覺,更端坐十劫,實受大通如來位,納父母拜未晚。汝今是僧,未是佛也。佛為僧立法,不為佛立法也。且世人謗佛無父無君,吾為此懼,正其訛謬,息世譏嫌,冀正法久住,汝何為不畏口業,甘心乎師子蟲也?」悲夫!.

後身(一)
讚西方者,記戒禪師後身為蘇子瞻,青草堂後身為曾魯公,遜長老後身為李侍郎,南庵主後身為陳忠肅,知藏某後身為張文定,嚴首座後身為王龜齡。其次,則乘禪師為韓氏子,敬寺僧為岐王子。又其次,善旻為董司戶女,海印為朱防禦女。又甚而雁蕩僧為秦氏子檜,居權要,造諸惡業。此數公者,向使精求淨土,則焉有此?愚謂大願大力,如靈樹生生為僧。而云門三作國王,遂失神通;百世而下,如云門者能幾,況靈樹乎?為常人,為女人,為惡人,則展轉下劣矣。即為諸名臣,亦非計之得也。甚哉!西方之不可不生也。. 齋僧錢作僧堂
或曰:「僧糧,僧所食也。僧堂,僧所居也。居食二者,皆僧受用,奈何以齋僧錢作食堂,而受火枷之報也?」此義有二:一者米粟蔬菜,人以濟饑;樑棟牆壁,能濟饑否?則物類不相應也。二者施主作齋,汝今作屋,磚錢買瓦,違信施心,則因果不相應也。或曰:「別化錢齋僧可準過否?」彼人齋僧,自彼人福,與前人何涉?「然則如之何而後可?」曰:折僧堂。如數齋僧而火枷滅,有明徵矣。又問:「造佛錢作佛殿,總之供佛也,可乎?」曰:不可。畫棟雕樑,還當得如來相好光明否?「造經錢作經廚,總之供經也,可乎?」曰:不可。錦囊寶匱,還當得如來金口玉音否?「如是乃至放生錢買池塘,總之濟物利生也,可乎?」曰:不可。空陂野澤,千頃汪洋,還當得彼時失救,垂臨鼎鑊,將被刀砧百千萬億生靈否?況挪移變換,舛錯因果乎!又有說焉:「造佛餘錢,可用作佛前供器否?」則律有開許之文。餘諸福事無文,慎之慎之!毋恣己見而反招業報也。. |
羅素算理哲學 |
幸福之路 |
羅素論快樂 |
真與愛 |
科學 哲學與相對論|
危機時代的哲學 |
世界之新希望 |
懷疑論集 |
人類的將來 |
宗教與科學 |
拋棄煩腦 掌握快樂 |
婚姻與道德 |
權威與個人 |
塞萬提斯 |
教育論
權力論 : 新的社會公析 |
權力的慾望 |
算理哲學 |
科學觀 1949 福克納
(William Faulkner)美國Sanctuary : the corrected text |
福克納諾貝爾文學獎致答詞 |
聲音與憤怒 |
熊 : 萬物的尊嚴 |
野棕 1948 艾略特
(T. 三難淨土
一人問:「釋迦如來以足指按地,即成金色世界。佛具如是神力,何不即變此娑婆土石諸山穢惡充滿之處,便成七寶莊嚴之極樂國,乃必令眾生馳驅於十萬億佛土之迢迢也?」噫!佛不能度無緣,子知之乎?淨緣感淨土,眾生心不淨,雖有淨土,何由得生?喻如十善生天,即變地獄為天堂,而彼十惡眾生,如來垂金色臂牽之,彼終不能一登其閾也。是故剎那金色世界,佛攝神力而依然娑婆矣!又一人問:「經言至心念阿彌陀佛一聲,滅八十億劫生死重罪。斯言論事乎?論理乎?」噫!經云:「一稱南無佛,皆已成佛道。」又云:「禮佛一拜,從其足跟至金剛際,一塵一轉輪王位。」今正不必論其事之與理,但於「至心」二字上著倒,惟患心之不至,勿患罪之不滅,事如是,理亦如是,理如是,事亦如是,何足疑也。又一人問:「有人一生精勤念佛,臨終一念退悔,遂不得生。有人一生積惡,臨終發心念佛,遂得往生。則善者何為反受虧,而惡者何為反得利也?」噫!積惡而臨終正念者,千萬人中之一人耳。苟非宿世善根,臨終痛苦逼迫,昏迷瞀亂,何由而能發起正念乎?善人臨終退悔,亦千萬人中之一人耳;即有之,必其一生念佛悠悠之徒,非所謂精勤者。精則心無雜亂,勤則心無間歇,何由而生退悔乎?是則為惡者急宜修省,毋妄想臨終有此僥倖。真心求淨土者,但益自精勤,勿憂臨終之退悔也。. 佛性
經言蠢動含靈皆有佛性。孟子之闢告子也,曰:「然則犬之性猶牛之性,牛之性猶人之性歟?」有執經言而非孟子,予以為不然。皆有佛性者,出世盡理之言;人畜不同者,世間見在之論,兩不相礙。是故極本窮源,則螻蟻螻蠓,直下與三世諸佛平等不二;據今見在,則人通萬變,畜惟一知,何容並視。豈惟人與畜殊,彼犬以司夜,有警則吠;若夫牛,即發扃鑽穴,踰牆斬關,且安然如不聞見矣。犬牛之性果不齊也,而況於人乎?萬材同一木也,而梧檟枳棘自殊;百川同一水也,而江湖溝渠各別。同而未嘗不異,異而未嘗不同者也。如執而不通,則世尊成正覺時,普見一切眾生成正覺,今日何以尚有眾生?. 書名:療癒寫作:啟動靈性的書寫祕密,原文名稱:The True Secret of Writing: Connecting Life with Language,語言:繁體中文,ISBN. 卡斯特洛
Boyhood : scenes from provincial life
中譯本:雙面少年
Waiting for the barbarians
中譯本:等待野蠻人 2002克爾斯特
(Imre Kertesz)匈牙利Fateless
中譯本:非關命運
Kaddish for a Child not Born
Liquidation
Felszamolas
中譯本:清算 2001奈波爾
(V. Ŋ‰å¢‰; 號: 夢然: 出生: 1949å¹´2月(67歲) 中華民國 臺灣省 台北市: 現居地: 中華民國 台北市: 職業: 作家: 國籍 美國 中華民國.

燒煉
或問:「燒煉之誆騙,莫不知之,而恆中之者,何也?」先聖有言:「智者不惑。」中丹客者,智不足也。雖然,世人不足責,出家僧亦有惑之者,為可嘆也。夫世人以財為命,而丹砂可化為黃金,雖帝者亦惑於方士之說矣,故在俗家宜受其惑。而出家者不憶佛言乎:白毫相中八萬四千光明,以一分光明周給末法弟子尚不能盡,而奚事燒煉?蘇城一老僧,為興殿故,日誦法華七卷、佛號萬聲,祈丹事早成者,屢被誆騙,而不退悔。曰:「退悔則真仙不可致。」坐是宿志不回,初誠愈確,而卒無一成。夫為興佛殿故,雖屬好心,然此殿非一二萬金不可,望丹成以舉事,亦左矣!噫!以求丹之心求道,以養丹客之費供事天下善知識,以鼎新佛殿之精誠返照曠大劫來之天真佛,以七卷法華、萬聲佛號之勤苦回向西方,則不立一椽,建剎已竟;而乃用心於必不可成之役,盡敬於必不可信之人,惜哉!

|
Life/Situations : essays written and spoken |
自己反對自己: 沙特 |
嘔吐 |
沙特的詞語 : 讀書與寫作的回憶 |
存在與虛無 |
從存在主義觀點論文學 |
沙特自傳 |
沙特小說選 |
影像論 |
沙特隨筆 |
沙特文學論 |1963塞菲里斯
(George Seferis)希臘塞弗里斯,夸齊莫多 1962史坦貝克(John Steinbeck)美國Of mice and men |
The grapes of wrath |
憤怒的葡萄 |
天堂牧場 |
小紅馬 |
人鼠之間 |
滄海淚珠 |
月亮下去了 |
伊甸園東 |
天倫夢覺 |
春曉大地 |
平原傳奇 |
史坦貝克小說傑作選 |
大地的象徵 |1961安德里奇
(Ivo Andric)南斯拉夫The Bridge on the Drina
Prevodilacka sveska1960聖瓊‧佩斯
(Saint-John Perse)法國Anabase1959 夸齊莫多
(Salvatore Quasimodo)義大利塞弗里斯,夸齊莫多1958巴斯特納克
(Boris Pasternak)蘇聯Doctor Zhivago |
中譯本:齊瓦哥醫生
I remember : sketch for an autobiography|
齊瓦哥醫生 |1957 卡繆
(Albert Camus) 法國卡繆札記 |
第一人 |
異鄉人 |
瘟疫 |
從存在主義觀點論文學
墮落
放逐與王國 |
局外人 |
鼠疫 |
薛西弗斯的神話 |
反抗者 |1956希梅內斯
(Juan Ramon Jimenez)西班牙生與死的故事 |
小毛驢與我 |
遙遠的海 |1955拉克斯內斯
(Halldor Laxness) 冰島Iceland’s Bell
Paradise Reclaimed
Independent People: An Epic
World Light
The Fish Can Sing1954 海明威
(Ernest Hemingway)美國By-line: Ernest Hemingway : selected articles and dispatches of four decades|
The fifth column and four stories of the Spanish Civil War |
Islands in the stream |
Winner take nothing |
The old man and the sea |
日出 |
蝴蝶與坦克 |
老人與海 |
戰地春夢 |
流動的饗宴 : 海明威巴黎回憶錄 |
尼克傳奇故事 |
戰地鐘聲 |
海流中的島嶼 |
沒有女人的男人 |
伊甸園 |
危險之夏 |
春潮
妾似朝陽又照君 1953 邱吉爾
(Sir Winston Churchill) 英國Triumph and tragedy |
Closing the ring |
Their finest hour |
The Second World War |
第二次世界大戰回憶錄 1952 莫里亞克
(Francois Mauriac)法國愛的成長 |
愛的荒漠 |
黑天使 |
寂寞的心靈 |
莫里亞克 1951 拉格爾克維斯特
(Par Lagerkvist)瑞典聖地
大盜巴拉巴. A Ripple from the Storm
4. 菩薩
人見如來彈斥偏小,讚嘆大乘,知菩薩道所當行矣;然不審其實,而徒假其名,為害滋甚。是故未能自度先能度人者,菩薩也;因是而己事不明,好為人師,則非矣!六度齊修,萬行兼備者,菩薩也;因是而專務有為,全拋心地,則非矣!無惡名怖,乃至無大眾威德怖,坦然自在者,菩薩也;因是而聞過不悛,輕世傲物,則非矣!即殺為慈,即盜為施,乃至即妄言成實語,種種權宜方便,不可以常情局者,菩薩也;因是而毒害劫奪欺誑,甚而破滅律儀,撥無因果,如古謂「飲酒食肉不礙菩提,行盜行婬無妨般若」,則非矣!此則徇名失實,不善學柳下惠,而學步於邯鄲者也。大道無成,業果先就,慎之慎之!. Naipaul)英國A bend in the river
中譯本:大河灣
A Way in the world : a novel
中譯本:世間之路
Beyond belief: Islamic excursions among the converted peoples
Magic seeds
Mystic masseur
An area of darkness
中譯本:幽黯國度 : 記憶與現實交錯的印度之旅
The middle passage : impressions of five societies–
British, French, and Dutch–in the West Indies and
South America
The writer and the world : essays
Half a life
中譯本:浮生
The enigma of arrival : a novel in five sections
中譯本:抵達之謎
In a free state
中譯本:在自由的國度
India : a wounded civilization
中譯本:印度 : 受傷的文明
Among The Believers : an Islamic journey
中譯本:在信徒的國度 : 伊斯蘭世界之旅
Letters between a father and son
中譯本:父與子的信
Beyond belief : Islamic excursions among the converted peoples
中譯本:超越信仰 2000高行健
(Gao Xingjian)法國靈山
一個人的聖經
八月雪 : 三幕八場現代戲曲
另一種美學
沒有主義
周末四重奏
母親
高行健短篇小說集
墨與光 : 高行健近作展
生死界
絕對信號
野人
彼岸
冥城
山海經傳
對話與反詰
夜遊神
逃亡
車站
給我老爺買魚竿
高行健水墨作品展 1999葛拉斯
(Gunter Grass)德國The Tin Drum |
中譯本:錫鼓 |
My century
In einem reichen Land : Zeugnisse alltaglichen Leidens an der Gesellschaft
Vom Abenteuer der Aufklarung
中譯本:啓蒙的冒險: 與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葛拉斯對談
Die blechtrommel
中譯本:鐵皮鼓
Im Krebsgang
中譯本:蟹行
Kopfgeburten : oder, Die Deutschen sterben aus
中譯本:消逝的德國人
Hundejahre
中譯本:狗年月
Katz und Maus
中譯本: 貓與鼠
Headbirth or, The Germans are dying out
中譯本:頭生 1998薩拉馬戈
(Jose Saramago)葡萄牙The cave
Le Dieu manchot
The Historia do cerco de Lisboa
中譯本:里斯本圍城史
Ensaio sobre a Cegueira
中譯本:盲目
O conto da ilha desconhecida
中譯本:未知島傳說 1997富
(Dario Fo) 義大利Morte accidentale di un anarchico
中譯本:一個無政府主義者的意外死亡
We won’t pay. 沸湯施食
有自稱西域沙門,作燄口施食法師者,其灑淨也不用水,燃沸湯於瓶,以手擎而灑之,著人面不熱。人異之,請施食者絡繹。予以為此甚不足貴也。世之號端公太保者,尚能以紅鐵鍊纏束其肢體,利鋒刃刺入於咽喉,況此沸湯特其小小者耳!夫佛制施食,本為餓鬼飲食至口即成火炭,故作甘露水真言等以滅其熱惱,使得清涼,奈何其用沸湯也?此何佛所說?何經所載?惑世誣民,莫斯為甚矣!或謂其能化沸湯為冷泉,故不必用水。審如是,則亦能化臭腐以為沈檀,而不必用香矣;化黑暗以為光明,而不必用燈矣;化瓦礫以為棗栗,而不必用果矣;化草芥以為牡丹芍藥,而不必用花矣;化泥土以為稻麥黍稷,而不必用斛食矣。今何為香花燈果斛食一一如常法具辦,而獨於灑淨一事則用沸湯乎?明理者辨之。. 不朽計
世人將平生所作詩文彙為一集,乞諸名人序跋之曰:以此為不朽計也。噫!古之人必也名喧寰宇,昭灼於人之耳目者,乃所著述,方傳之至今。其次焉者,身沒之後,極之數十年間,墨之楮者或覆瓿,而劂之木者或資釜矣,安在其不朽也?必也鐫之鼎彝,篆之碑碣,數百年之後,存者亦不多見矣!即孔子之文章,二帝三王之典謨訓誥,傳諸萬世無弊,而三災起時,大地須彌、諸天宮殿皆悉碎為微塵,蕩為太虛,安在其不朽也?真不朽者,其不生不滅之本心乎!此則先天地而無始,後天地而無終。鸞法師曰:「此吾金仙氏之長生也。」予亦曰:「此吾大雄氏之所謂不朽也。」何不捨世必朽之閒傢俱,而求真不朽之正知見也?不此之計,而漫勞其心,其為計也疏矣!. 侏儒 1950羅素
(Bertrand Russell)英國Marriage and morals |
A history of western philosophy |
The problems of philosophy |
西洋哲學史 : 及其有關的政治與社會環境 |
我的信仰 |
婚姻革命 |
哲學問題 |
西方的智慧 |
羅素的回憶 : 來自記憶裡的肖像 |
相對論ABC : 哲學家羅素如何闡述愛因斯坦的理論精華.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