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作業幫助

 數字(numbers)和數量(magnitude)概念的功能性表徵與神經解剖層次的生理機制

  本實驗室所進行的研究主軸之一,乃利用一系列的行為和腦造影實驗,有系統的探討處理數字(quantity)、空間(space)和時間(time)這三種表面上互相獨立的認知歷程,其背後是否具有共同的”數量(magnitude)”表徵,更進一步探討這些認知能力是否與數學表現之間有直接關係。
  數字雖然是一抽象的符號系統,表面上似乎與空間和時間概念無關,然而實驗證據顯示:這些不同的表徵其實存在著系統性的關聯。舉例來說,透過行為實驗、神經生理學、神經影像學所獲得的資料都顯示:數字處理會引發空間概念的介入,證據來自空間性的數字反應連結效應(numerical association response code effect,the SNARC effect)此一強烈且穩定的行為現象,即在一個奇偶數判斷作業中,受試者在面對數量較小的數字時,用左手做反應會比右手快,而在面對數量較大的數字時,則是用右手做反應會比左手快。研究者提出”心理數線(mental number line)”的理論來解釋此一結果,指出受試者的腦中以一種由左到右的線性方式來表徵由小到大的數字,因此當數量對應到心理數線上的某特定位置時,也同時加速了在與心理空間位置同側的手部反應。
  本實驗室過去獲得國科會支持的研究(NSC96-2628-S-008-009-MY2, 國科會傑出學者養成計畫),不僅複製了穩定的SNARC效應,也發現閱讀和書寫文字的方向性此一文化經驗會影響受試者心理數線的方向性:在台灣大學生心中,阿拉伯數字引發的是由左到右的水平數線表徵,而中文數字引發的是由上到下的垂直數線表徵(Hung, Hung, Tzeng, & Wu*, 2008)。據我們所知,這是文獻中第一次展現心理數線因為閱讀習慣的影響,而出現由上到下的方向性,也突顯出中文的獨特性對於釐清重要研究議題可以做出的貢獻,以及跨文化、跨語言之研究的重要性。本實驗室近年來和英國研究者的跨國合作,也獲得和以往研究一致的結果:在不同向度中的抽象數量表徵(例如物體的大小、音量的強弱),都會自動和心中的空間表徵間形成強烈的對應關係,此一現象在不同語言使用者的身上皆然,只是語言特性的不同將對這種對應關係的表面特徵造成影響(Evans, Tsai, Wu, Lien, & Gattis, 2013)。
  奠基於數量和空間關係的研究,本實驗室繼續在國科會的補助之下(NSC 99-2410-H-008-023-MY3),利用行為實驗、腦電波儀、腦磁波儀等工具,深入探索和數量理解相關的認知歷程。此一系列的實驗結果顯示:相似於數字和空間表徵間的對應關係,時間長短與數字大小之間也展現出相對應的連結。具體來說,當受試者進行時間長短之判斷作業時,與當下作業無關的數字訊息仍會自動地改變其時間知覺,數量訊息小的數字(如1和2)會壓縮主觀感受到的時間長度,數量訊息大的數字(如8和9)則會延伸之(Chang, Tzeng, Hung, & Wu*, 2016, 代表著作)。因為這個研究以創新的實驗操弄方式,獲得違反直覺但和理論預期相符合的結果,展現出人類認知系統在處理數量訊息的一個重要運作法則,並成功地排除此一結果乃來自受試者的答題策略等混淆變項的可能性,因此獲得刊登在實徵心理學界最具影響力的Psychological Science期刊中,該期刊並於2011年7月18日在其專屬網頁上發布新聞稿報導此一研究。
  本研究主軸的實驗成果,除了展現出不同向度上的數量訊息彼此之間的交互作用,可能肇因於處理數字、空間、時間概念時都涉及一種普遍的數量表徵,更進一步發現這個共同數量表徵特別在作業牽涉到動作計畫、執行等歷程時,會因需要數量的計算而被引發。在雙作業實驗典範(dual task paradigm)中,當受試者需要計畫或執行以兩根手指捏取物體的動作時,其手指開合的幅度會受到物體的大小以及物體上和作業無關的數字訊息的影響,同時這個影響是立即且自動發生的,不受試者主觀意識的控制(Chiou, Chang, Tzeng, & Wu*, 2009; Chiou, Wu, Tzeng, Hung, & Chang, 2012)。這些研究成果其中有部分最早報告於我所指導的邱耀慶同學之碩士論文(Chiou, 2007)中,此一論文也於2008年獲得”台灣心理學會蘇薌雨碩士論文獎”的肯定。
   根據研究數字和空間的連結關係所累積的知識和經驗,本實驗室將研究範疇擴展到研究一般學童和被診斷為患有發展性計算障礙(Developmental Dyscalculia,DD)的兒童之上,以探討和其數學表現相關的認知因素。此一實驗方向的結果發現:有發展性計算障礙的兒童,雖然在簡單的奇偶數判斷和數量大小判斷作業中,表現出與正常兒童相若的正確率,然而他們卻沒有如同同年齡的兒童一般,展現出典型的空間性之數字反應連結效應(the SNARC effect)。為了更進一步在教室中研究數學表現和不同認知能力以及精熟練習之間的關聯性,本實驗室和本校網路學習科技研究所的陳德懷教授合作進行國科會研究計畫(NSC 99-2410-H-008-023-MY3),設計可有效提升數學計算精熟度的教學和練習軟體,並特別檢驗其對於數學表現落後之學童的幫助(Ku, Chen, Wu, Lao, & Chan, accepted),並合作發展以學習內容為優先考量的教學軟體開發方式,特別強調學習素材和預先設計好的教學活動之間的搭配(Chang, Lin, Ching, Cheng, Chang, Chen, Wu, & Chan, 2009)。
   由以上的說明可以看出,本實驗室對於數量概念此類抽象符號表徵的實徵研究,橫跨基礎科學到教學應用層面;過去數年所累積的實驗結果,不僅揭示數字表徵與處理歷程的認知特性與神經機制,更幫助研究者針對因為視覺空間能力缺陷而造成數學學習困難的兒童,提出奠基於認知理論的教學建議,深具發展出適當補救措施的潛力。本實驗室針對人類大腦如何處理數量符號所獲致的研究成果,以及此一兼顧理論與實務的研究取向,很榮幸的本實驗室主持人-吳嫻老師在2012年獲得中央研究院年輕學者研究著作獎的肯定。. Htm。
9.Kinjo, K. 这份科学作业来自一所极普通的美国公立小学, 在本站所有的翻译作品中, 无疑是最籍籍无名的, 甚至连作者的全名都没有, 只知道是女儿所在小学的一位署名为 “Ms. 67 RANK: 4/57 in MULTIDISCIPLINARY SCIENCES in 2014). 作業研究( Operations Research, OR )作業研究作為科學名字是出現於二十世紀30 年代末期。. 这个作业,找不到模型谁会啊,求帮助。 喜欢 · 回应 推荐 喜欢 只看楼主 . Otago Language Centre 奧塔哥大學附設語言中心 – in. 名詞)兩者之認知和生理機制的異同。實驗結果顯示:不論是動詞或名詞,因抽象程度不同所造成的電生理訊號差異,展現在類似的時間點(N400)、也造成相若的頭殼上電場分布(electrical topography),因此說明不同詞類在大腦中可能是以類似甚至相同的神經機制來表徵和處理(Tsai, Yu, Lee, Tzeng, Hung, & Wu*, 2009)。延續此一研究,我們進一步將研究範疇延伸到中文文句的處理,利用腦磁波儀探討違背語意限制(semantic violation)的句子(*派對上所有人吃任何蛋糕),和違背語法限制(syntactic violation)的句子(*麵包師傅正在預備了點心),在閱讀時是否會引發相同的生理反應。實驗結果顯示:腦中負責語意和語法處理的生理機制有所不同,以致兩類刺激材料所造成的腦磁神經訊號在時間點和頭殼上的腦磁場分布均不相同(Tsai, Tzeng, Hung, & Wu*, 2013)。.

台北市師大附 中國中部-Being WISE 科學探究夏令營Jul 2, 2013. 生物學
解剖學 · 天體生物學 · 生物化學
生物地理學 · 生物工程學 · 生物物理學
生物心理學 · 生物技術
植物學 · 細胞生物學 · 保育生物學 · 低溫生物學
發育生物學
生態學 · 人種生物學
前進演化生物學 (演化論)
遺傳學 (入門)
老人學 · 免疫學 · 湖沼學
海洋生物學 · 微生物學
分子生物學 · 神經科學
古生物學 · 寄生蟲學 · 生理學
放射生物學 · 土壤生物學
系統分類學 · 生物數學
毒理學 · 動物學. 為因應即將啟動的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本營隊針對國中階段自然科的課程,設計了一系列線上式互動課程。我們的課程建置在 CWISE ( Collaborative Web-based Inquiry Science Environment) 平台,包含了生物、理化和地球科學三門學科。課程內容融入科學探究的活動,並運用動畫、模擬等多媒體活潑呈現。透過台師大與高師大教師群的引導和學生們的小組討論,我們期望參與的學生透過這一系列課程的學習,不僅能對科學知識能深入理解,逐漸培養科學探究的能力,還能讓他們對科學充滿更多的好奇心。. 410 工程與技術科學基礎學科
420 測繪科學技術
430 材料科學
440 礦山工程技術
450 冶金工程技術
460 機械工程
470 動力與電氣工程
480 能源科學技術
490 核科學技術
510 電子、通信與自動控制技術
520 計算機科學技術
530 化學工程
540 紡織科學技術
550 食品科學技術
560 土木建築工程
570 水利工程
580 交通運輸工程
590 航空、航天科學技術
610 環境科學技術
620 安全科學技術
630 管理學. 『海洋一號貴重儀器中心』為科技部(原 國科會)支助全國海洋研究而設立的一個服務中心 (以下簡稱為本中心),其名稱及隸屬單位雖曾有數度變遷,然而服務本質並未變化,係以服務、支援我國海洋科學之研究及創新為目標。近年來本中心之服務範圍逐步擴大,主要服務項目按工作性質大致可分為兩部份,其中主要部份仍以原 『海洋船貴重儀器中心』之技術服務工作為主,負責技術服務、儀器運作、維修、採購、人員訓練及支援海上探測作業,近年又為因應海洋研究之需求而擴展至儀器研發、製作領域;另一項服務項目則是『海洋資料庫』,負責蒐集、儲存、校正、展示海洋資料、提供資料申請,所蒐集的資料並不僅限於我國研究船所量測者,並已擴及其它相關之海洋資料,目前資料庫也增加建立全國海洋資料目錄網的途徑發展,此項業務已轉移至國研院國家海洋科技中心,資料庫成為該網絡下的一個結點,專注於外海船測資料存檔分類等作業,許多原始觀測資料之先級處理,例如ADCP,則仍由本中心技術人員負責。目前本中心主要之服務人力共有技術員八 名,另外台大海洋所為協助本中心之業務順利發展,亦支援技術師一位(負責本中心與海研一號間作業協調,督導海研一號船上技術人員之日常訓練以及冬季返所在職訓練)以及海研一號電儀室電子技正以及技士各一名(負責研發、製作以及船上電子裝備之二級後送維修),共同參與中心之技術服務工作。. 这份科学作业来自一所极普通的美国公立小学, 在本站所有的翻译作品中, 无疑是最籍籍无名的, 甚至连作者的全名都没有, 只知道是女儿所在小学的一位署名为 “Ms.  長期語言概念(long-term linguistic representations)的功能性表徵與神經解剖層次的生理機制

  除了數字概念之外,語言也是一種抽象的符號,對於人類生活的各個層面都影響至鉅。根據以往本實驗室在正常受試者以及腦傷病人身上所累積的研究經驗(Wu, Martin, & Markus, 2002; Wu, Waller, & Chatterjee, 2007),以及在過去數年中本實驗室主持人-吳嫻老師透過中研院主題計畫(AS-99-TP-AC1)和國科會計畫(NSC 102-2628-H-008-002-MY3,國科會優秀年輕學者研究計畫)的支持,深入探討語意處理的認知與神經機制。
   有別於在文獻中被大量探討的拼音文字,中文字中並無和發音元素密切對應的字母等表徵,反而是分別由意旁和聲旁提供和整字字意以及讀音相關的訊息。本實驗室和吳嫻老師所指導的博士班學生利用位於中央研究院物理所、具有優異時間解析度的腦磁波儀,針對意旁和聲旁這兩種次詞彙(sublexical)的組成成分之處理歷程,進行精密的測量。實驗結果顯示:中文聲旁的處理較意旁來得早,其對於字詞辨識所造成的效果也較大(Hung, Tzeng, Hung, & Wu*, 2014)。此一發現不僅促進研究者對於中文處理歷程的了解,也說明了聲旁對於中文辨識的重要性,若能據以設計符合大腦處理文字訊息之原理的教學內容,相信對於以中文為母語的學童和學習中文為第二語的外籍人士,在其學習識字的過程中都可帶來很大的幫助。
  除了探討次詞彙層次的語意處理,本實驗室也利用腦電波儀檢驗詞彙層次的語意處理歷程。在牽涉到不同語意處理深度的作業中,我們請受試者對具體或抽象的雙字中文動詞或名詞進行詞彙判斷(刺激材料是否為一實際存在的詞)或意義判斷,並同時記錄受試者的腦電波,以釐清語意向度(抽象vs. 卡爾·弗里德里希·高斯稱數學為「科學的皇后」。[20]在拉丁原文Regina Scientiarum ,以及其德語Königin der Wissenschaften 中,對應於「科學」的單字的意思皆為知識(領域)。而實際上,science一詞在英語內本來就是這個意思,且無疑問地數學在此意義下確實是一門「科學」。將科學限定在自然科學則是在此之後的事。若認為科學是只指物理的世界時,則數學,或至少是純數學,不會是一門科學。愛因斯坦曾如此描述:「數學定律越和現實有關,它們越不確定;若它們越是確定的話,它們和現實越不會有關。」[21]. 这个作业,找不到模型谁会啊,求帮助。 喜欢 · 回应 推荐 喜欢 只看楼主 . Yaga (1988)
Termiticidal substances from the wood ofChamaecyparis obtusa.  語言短期記憶(verbal short-term memory)的功能性表徵與神經解剖層次的生理機制

  短期記憶能力用來將抽象的符號表徵儲存在腦中的暫存器中,以協助、支持其他認知作業。本實驗室過往的研究利用核磁共振造影技術(fMRI),探究腦中支持語言短期記憶的不同成分(Martin, Wu, Freedman, Jackson, & Lesch, 2003)。延續此一研究方向,本實驗室透過國科會計畫的支持(NSC 95-2413-H-008-003, NSC 98-2410-H-008-012),利用位於台北榮民總醫院和國立陽明大學的核磁共振造影儀,檢驗對於和西方拼音文字具有迥然不同特性的中文字,是否需要運用到不同的認知能力來維持抽象的語言符號於短期記憶之中。此一系列的研究結果,呼應本實驗室在數量概念的實驗結果,顯示出不同的語言特性的確會影響到大腦對於語言刺激材料的處理方式。具體來說,因為西方拼音文字的字形和字音大致上提供具有冗餘性的資訊,因此其短期記憶只需要維持語音訊息即可;但對同音字眾多的中文來說,字形和字音的表徵並存且共同支持短期記憶,受試者才能準確無誤的區分此一暫存器中的資訊(Lin, Chen, Lai, & Wu*, under revision)。fMRI的實驗結果也顯示:中文短期記憶中的字形和字音表徵,分別由不同的神經區位所支持,和文獻中來自西方拼音文字的資料同中有異,展現出語言經驗對於大腦生理機制的影響(Chen, Chang, & Wu*, submitted; Lin, Chang, Tzeng, & Wu*, in preparation)。
   根據這些研究中文讀者儲存母語的刺激材料於短期記憶中的經驗和成果,本實驗室近年來的研究延伸探討中文讀者在記憶第二語(英文)時的認知功能和生理機制,結果發現受到中文母語影響的受試者,其記憶英文刺激材料時所展現出的行為表現和腦神經反應,不同於以英文為母語的受試者之表現,但和其記憶中文材料時的反應較為相近。這樣的結果突顯出母語經驗對於大腦運作機制所產生的決定性效果,同時也展現第二語的流利程度於後天對大腦可塑性所發揮的影響。此一成果報告於吳嫻老師所指導之研究生黎引真同學的碩士論文之中,今年也獲得”台灣心理學會蘇薌雨碩士論文獎”的肯定,我們正著手將此一研究成果投稿到學術期刊(Li, Chang, & Wu*, in preparation)。. Miyazaki (1997) Effects of two wood oils on the population growth of the european houst-dust mite,Dermatophagoides pteronyssinus.

MokuzaiGakkaishi 34(5): 451-455. Imamura (1986) Antifungal compounds in heartwood extractives of hinoki (Chamaecyparis obtusa Endl. Htm。
9.Kinjo, K. Miyazaki (1997) Effects of two wood oils on the population growth of the european houst-dust mite,Dermatophagoides pteronyssinus. 译者序: 女儿念小学四年级时, 曾带回过一份科学作业, 那是学校在四五年级学生中 举办的一个“. 欢迎来到 “超级科学”! [译者注: “超级科学” (Super Science) 为此次科学作业的昵称。] 如你们或许已经知道的, 我们正在今年的四五年级之中规划一次科学节。 我将把尽可能多的课堂时间用于帮助这一规划。 但是, 某些工作将需要我们一同引导在家里完成。 学生们将从班上选择一到两位同学作为合作伙伴。 他们应选择住得近的人, 以便在有需要时可以安排课后或周末的时间进行合作。 科学节将于 5 月 30 日晚上 7 点举行, 我们希望你们中的许多人将能前来参观学生们的作品。. 類型 化合物 樹種; 倍半萜類: Chamaecynone Isochamaecynone α-Cadinol T-Muurolol. 有关选择实验的大部分规划和讨论将在课堂上完成, 我将尽我所能给学生们提供尽可能多的材料。 每个实验的每组学生都将需要一块展示板, 以及其他某些有可能需要的材料。 总结实验时, 我希望在科学节上陈列出实验及展示板 [译者注: “展示板” (display board) 是一块面积约一平方米的大白板, 用来张贴实验图片、 数据和报告等。 很多学生在展示板上花费了不少心思, 设计得相当漂亮。] , 因此请不要丢弃任何部分 (哪怕是冗余或陈旧的部分)。 [译者注: 这一条有引导学生保存全部原始数据, 不进行人为剔除的作用。] 如果您愿意拍下实验进程的图片, 欢迎拍摄, 不过那不是必需的。 分组和实验的信息稍后将会发到家里, 欢迎与您的孩子讨论这一信息。. 國立臺灣科學教育館National Taiwan Science Education Center.

poll_readme.jpg

 語言短期記憶(verbal short-term memory)的功能性表徵與神經解剖層次的生理機制

  短期記憶能力用來將抽象的符號表徵儲存在腦中的暫存器中,以協助、支持其他認知作業。本實驗室過往的研究利用核磁共振造影技術(fMRI),探究腦中支持語言短期記憶的不同成分(Martin, Wu, Freedman, Jackson, & Lesch, 2003)。延續此一研究方向,本實驗室透過國科會計畫的支持(NSC 95-2413-H-008-003, NSC 98-2410-H-008-012),利用位於台北榮民總醫院和國立陽明大學的核磁共振造影儀,檢驗對於和西方拼音文字具有迥然不同特性的中文字,是否需要運用到不同的認知能力來維持抽象的語言符號於短期記憶之中。此一系列的研究結果,呼應本實驗室在數量概念的實驗結果,顯示出不同的語言特性的確會影響到大腦對於語言刺激材料的處理方式。具體來說,因為西方拼音文字的字形和字音大致上提供具有冗餘性的資訊,因此其短期記憶只需要維持語音訊息即可;但對同音字眾多的中文來說,字形和字音的表徵並存且共同支持短期記憶,受試者才能準確無誤的區分此一暫存器中的資訊(Lin, Chen, Lai, & Wu*, under revision)。fMRI的實驗結果也顯示:中文短期記憶中的字形和字音表徵,分別由不同的神經區位所支持,和文獻中來自西方拼音文字的資料同中有異,展現出語言經驗對於大腦生理機制的影響(Chen, Chang, & Wu*, submitted; Lin, Chang, Tzeng, & Wu*, in preparation)。
   根據這些研究中文讀者儲存母語的刺激材料於短期記憶中的經驗和成果,本實驗室近年來的研究延伸探討中文讀者在記憶第二語(英文)時的認知功能和生理機制,結果發現受到中文母語影響的受試者,其記憶英文刺激材料時所展現出的行為表現和腦神經反應,不同於以英文為母語的受試者之表現,但和其記憶中文材料時的反應較為相近。這樣的結果突顯出母語經驗對於大腦運作機制所產生的決定性效果,同時也展現第二語的流利程度於後天對大腦可塑性所發揮的影響。此一成果報告於吳嫻老師所指導之研究生黎引真同學的碩士論文之中,今年也獲得”台灣心理學會蘇薌雨碩士論文獎”的肯定,我們正著手將此一研究成果投稿到學術期刊(Li, Chang, & Wu*, in preparation)。. 36 RANK: 3/125 in RADIOLOGY, NUCLEAR MEDICINE & MEDICAL IMAGING in 2014).  總結

  在本實驗室過去四年的研究之中,透過探索人類認知歷程的行為實驗和結合功能核磁共振造影技術和腦電波儀、腦磁波儀之腦造影實驗,累積了豐富的研究經驗,也透過對於數量、語言、短期記憶等抽象概念範疇的持續關注與深入探討,釐清其功能性表徵及生理機制,為相關學術領域提供具有創新性和重要性的研究知識,實驗成果皆發表於認知神經科學領域的重要期刊上,受到國內、外學者重視,也被應用於教育現場之中。本實驗室近年來在相關領域所獲得的研究計畫和所發表的論文,均說明本實驗室進行相關研究的專注與能力。這些研究方向,大多為本實驗室構思和主導,在執行過程中則有和國際學者交流、合作的寶貴產出,加上本實驗室帶領許多年輕學子全心投入研究,在為這個領域開創新方向、產生新知識的同時,也為其永續發展厚植新的研究人力。
   本實驗室在數個研究方向所累積的成果,不只是針對獨立研究議題各自進行探討,其互相呼應的實驗結果,同時也展現出大腦在處理不同訊息時的共通神經運作法則。本實驗室的研究主軸之一,探討人們對於數字、時間與空間訊息處理的心理表徵與運作方式,結果發現儘管不同屬性的訊息在大腦中各有其專司的神經運作機制,但不同訊息處理機制間的神經網路運作方式,也有密切的交互作用;視覺、空間思考、語言等各認知範疇,在大腦中亦有共通的訊息處理原則,其神經運作法則相似、彼此若合符節,彰顯出大腦的基本生理機制,這也和本實驗室過往的研究一致(Chiou, Chang, Tzeng, & Wu*, 2009; Wu*, Morganti, & Chatterjee, 2008; Wu, Waller, Chatterjee, 2007)。本實驗室的研究成果同時展現出大腦處理不同抽象符號表徵的方式,尚會受到存於認知系統中之文化經驗的影響,而具有文化獨特性。這些研究也清楚說明本實驗室所專注研究的數量和語言這兩個抽象符號表徵,其處理歷程在腦中的密切關係。
  利用各式的實驗派典和各先進的腦造影儀器,對不同知識範疇的議題進行探討,可幫助強調跨領域整合的認知神經科學研究,獲致可互相驗證、增強的重要成果,也是進行尖端研究的必然取向。本實驗室過去數年的研究,議題橫跨數量、語言、短期記憶等知識範疇,研究工具包括行為實驗、腦電波儀、腦磁波儀、功能性核磁共振造影技術,最近的國科會計畫(NSC 102-2628-H-008-002-MY3, 國科會優秀年輕學者研究計畫)也充分利用此一取向的強處,將以不同腦造影工具探討數量和語言訊息中的結構處理(即文法)之共通神經機制,並檢驗短期記憶對於此種歷程的影響。儘管此一分進合擊的研究方式,比起單一重點的實驗取向,勢必面對較多理論上和技術上的挑戰,也不利於在短時間內累積較多的學術論文發表,但其所帶來的成果,可以提供單一研究工具所不及的實徵證據,也更有帶來學術上突破的可能性。本實驗室採取的此一研究取向,在過去數年來已累積了紮實的研究基礎,本實驗室主持人-吳嫻老師也很幸運地獲得2014年吳健雄學術基金會台灣女科學家新秀獎的肯定;在未來的研究方向上,本實驗室將持續利用行為實驗和各種腦造影工具,深入研究不同抽象符號表徵的認知功能和神經機制,以建立起行為表現和腦功能之間的關連性,並將這些基礎研究所提供的實徵證據,應用於實務之上,以科學研究成果促進人類社會的福祉。. Array壞習慣的正面力量!科學證實:髒亂的環境讓你創意大爆發、亂塗鴉幫助你更專注 – 教育 – 教育 – 商周讀書會 – 商業周刊. 译者序: 女儿念小学四年级时, 曾带回过一份科学作业, 那是学校在四五年级学生中 举办的一个“. 生物學
解剖學 · 天體生物學 · 生物化學
生物地理學 · 生物工程學 · 生物物理學
生物心理學 · 生物技術
植物學 · 細胞生物學 · 保育生物學 · 低溫生物學
發育生物學
生態學 · 人種生物學
前進演化生物學 (演化論)
遺傳學 (入門)
老人學 · 免疫學 · 湖沼學
海洋生物學 · 微生物學
分子生物學 · 神經科學
古生物學 · 寄生蟲學 · 生理學
放射生物學 · 土壤生物學
系統分類學 · 生物數學
毒理學 · 動物學.  數字(numbers)和數量(magnitude)概念的功能性表徵與神經解剖層次的生理機制

  本實驗室所進行的研究主軸之一,乃利用一系列的行為和腦造影實驗,有系統的探討處理數字(quantity)、空間(space)和時間(time)這三種表面上互相獨立的認知歷程,其背後是否具有共同的”數量(magnitude)”表徵,更進一步探討這些認知能力是否與數學表現之間有直接關係。
  數字雖然是一抽象的符號系統,表面上似乎與空間和時間概念無關,然而實驗證據顯示:這些不同的表徵其實存在著系統性的關聯。舉例來說,透過行為實驗、神經生理學、神經影像學所獲得的資料都顯示:數字處理會引發空間概念的介入,證據來自空間性的數字反應連結效應(numerical association response code effect,the SNARC effect)此一強烈且穩定的行為現象,即在一個奇偶數判斷作業中,受試者在面對數量較小的數字時,用左手做反應會比右手快,而在面對數量較大的數字時,則是用右手做反應會比左手快。研究者提出”心理數線(mental number line)”的理論來解釋此一結果,指出受試者的腦中以一種由左到右的線性方式來表徵由小到大的數字,因此當數量對應到心理數線上的某特定位置時,也同時加速了在與心理空間位置同側的手部反應。
  本實驗室過去獲得國科會支持的研究(NSC96-2628-S-008-009-MY2, 國科會傑出學者養成計畫),不僅複製了穩定的SNARC效應,也發現閱讀和書寫文字的方向性此一文化經驗會影響受試者心理數線的方向性:在台灣大學生心中,阿拉伯數字引發的是由左到右的水平數線表徵,而中文數字引發的是由上到下的垂直數線表徵(Hung, Hung, Tzeng, & Wu*, 2008)。據我們所知,這是文獻中第一次展現心理數線因為閱讀習慣的影響,而出現由上到下的方向性,也突顯出中文的獨特性對於釐清重要研究議題可以做出的貢獻,以及跨文化、跨語言之研究的重要性。本實驗室近年來和英國研究者的跨國合作,也獲得和以往研究一致的結果:在不同向度中的抽象數量表徵(例如物體的大小、音量的強弱),都會自動和心中的空間表徵間形成強烈的對應關係,此一現象在不同語言使用者的身上皆然,只是語言特性的不同將對這種對應關係的表面特徵造成影響(Evans, Tsai, Wu, Lien, & Gattis, 2013)。
  奠基於數量和空間關係的研究,本實驗室繼續在國科會的補助之下(NSC 99-2410-H-008-023-MY3),利用行為實驗、腦電波儀、腦磁波儀等工具,深入探索和數量理解相關的認知歷程。此一系列的實驗結果顯示:相似於數字和空間表徵間的對應關係,時間長短與數字大小之間也展現出相對應的連結。具體來說,當受試者進行時間長短之判斷作業時,與當下作業無關的數字訊息仍會自動地改變其時間知覺,數量訊息小的數字(如1和2)會壓縮主觀感受到的時間長度,數量訊息大的數字(如8和9)則會延伸之(Chang, Tzeng, Hung, & Wu*, 2016, 代表著作)。因為這個研究以創新的實驗操弄方式,獲得違反直覺但和理論預期相符合的結果,展現出人類認知系統在處理數量訊息的一個重要運作法則,並成功地排除此一結果乃來自受試者的答題策略等混淆變項的可能性,因此獲得刊登在實徵心理學界最具影響力的Psychological Science期刊中,該期刊並於2011年7月18日在其專屬網頁上發布新聞稿報導此一研究。
  本研究主軸的實驗成果,除了展現出不同向度上的數量訊息彼此之間的交互作用,可能肇因於處理數字、空間、時間概念時都涉及一種普遍的數量表徵,更進一步發現這個共同數量表徵特別在作業牽涉到動作計畫、執行等歷程時,會因需要數量的計算而被引發。在雙作業實驗典範(dual task paradigm)中,當受試者需要計畫或執行以兩根手指捏取物體的動作時,其手指開合的幅度會受到物體的大小以及物體上和作業無關的數字訊息的影響,同時這個影響是立即且自動發生的,不受試者主觀意識的控制(Chiou, Chang, Tzeng, & Wu*, 2009; Chiou, Wu, Tzeng, Hung, & Chang, 2012)。這些研究成果其中有部分最早報告於我所指導的邱耀慶同學之碩士論文(Chiou, 2007)中,此一論文也於2008年獲得”台灣心理學會蘇薌雨碩士論文獎”的肯定。
   根據研究數字和空間的連結關係所累積的知識和經驗,本實驗室將研究範疇擴展到研究一般學童和被診斷為患有發展性計算障礙(Developmental Dyscalculia,DD)的兒童之上,以探討和其數學表現相關的認知因素。此一實驗方向的結果發現:有發展性計算障礙的兒童,雖然在簡單的奇偶數判斷和數量大小判斷作業中,表現出與正常兒童相若的正確率,然而他們卻沒有如同同年齡的兒童一般,展現出典型的空間性之數字反應連結效應(the SNARC effect)。為了更進一步在教室中研究數學表現和不同認知能力以及精熟練習之間的關聯性,本實驗室和本校網路學習科技研究所的陳德懷教授合作進行國科會研究計畫(NSC 99-2410-H-008-023-MY3),設計可有效提升數學計算精熟度的教學和練習軟體,並特別檢驗其對於數學表現落後之學童的幫助(Ku, Chen, Wu, Lao, & Chan, accepted),並合作發展以學習內容為優先考量的教學軟體開發方式,特別強調學習素材和預先設計好的教學活動之間的搭配(Chang, Lin, Ching, Cheng, Chang, Chen, Wu, & Chan, 2009)。
   由以上的說明可以看出,本實驗室對於數量概念此類抽象符號表徵的實徵研究,橫跨基礎科學到教學應用層面;過去數年所累積的實驗結果,不僅揭示數字表徵與處理歷程的認知特性與神經機制,更幫助研究者針對因為視覺空間能力缺陷而造成數學學習困難的兒童,提出奠基於認知理論的教學建議,深具發展出適當補救措施的潛力。本實驗室針對人類大腦如何處理數量符號所獲致的研究成果,以及此一兼顧理論與實務的研究取向,很榮幸的本實驗室主持人-吳嫻老師在2012年獲得中央研究院年輕學者研究著作獎的肯定。. 这个作业,找不到模型谁会啊,求帮助。 喜欢 · 回应 推荐 喜欢 只看楼主 . 410 工程與技術科學基礎學科
420 測繪科學技術
430 材料科學
440 礦山工程技術
450 冶金工程技術
460 機械工程
470 動力與電氣工程
480 能源科學技術
490 核科學技術
510 電子、通信與自動控制技術
520 計算機科學技術
530 化學工程
540 紡織科學技術
550 食品科學技術
560 土木建築工程
570 水利工程
580 交通運輸工程
590 航空、航天科學技術
610 環境科學技術
620 安全科學技術
630 管理學.   人類表徵和處理抽象符號訊息(symbolic representations)的能力,遠較其他物種更為複雜、先進,此一特徵也是區分人類文明和生物本能的關鍵特徵之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本實驗室持續專注的研究方向,在於探討人類處理不同認知範疇中抽象符號表徵的認知功能和相應而生的神經訊號,過去四年來的研究重點,則聚焦於以下三個主題的功能性表徵與神經解剖層次的生理機制:1)數字(numbers)和數量(magnitude)概念,2)長期語言概念(long-term linguistic representations),3)語言短期記憶(verbal short-term memory)。在以下的研究介紹之中,本實驗室將簡要地說明這些主要研究方向的重要議題、所採用的實驗派典和研究工具、以及重要研究成果(過去四年中的成果將以加粗字體顯示)。. Kondo(1973) The termiticidal substances fromthe wood of Chamaecyparis pisiferaD. 译者序: 女儿念小学四年级时, 曾带回过一份科学作业, 那是学校在四五年级学生中举办的一个 “科学节” (science fair) 活动的一部分, 有实验也有理论, 有课内辅导也有课外操作, 由学生每两三人一组合作进行, 历时一两个月。 那份作业我看了之后立刻萌生了将之翻译出来, 推荐给国内小学的念头。 之所以萌生那样的念头, 是因为那份作业相当不错——甚至出乎我意料——地体现了科学研究的风格。 虽然这种赞赏首先是因为它是小学四年级的作业, 从而我是拿心目中的小学标准来衡量的, 但若与我自己念过的学校进行对比的话, 那么其实只有在大学时的一门选修课 “自选物理实验” 上才有过流程类似的 “作业”。 除此之外, 无论在小学、 中学、 还是大学的任何其他实验课上都不曾有过那样的 “作业”——连接近的都没有。 那些实验课都只是按部就班地走程序, 做一些除偶尔让人感到繁琐之外并无其他挑战性的实验, 结果则完全是已知的, 甚至不做也能写出实验报告来。 当然, 那都是 “老皇历” 了, 我出国已近二十年, 离开小学已近三十年, 也许如今的国内小学早已有类似的作业, 无需我推荐了。 若如此, 这篇翻译就只当是我自己的一份怀旧对比吧。.

更多信息 科學作業幫助

MokuzaiGakkaishi 34(5): 451-455. 為因應即將啟動的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本營隊針對國中階段自然科的課程,設計了一系列線上式互動課程。我們的課程建置在 CWISE ( Collaborative Web-based Inquiry Science Environment) 平台,包含了生物、理化和地球科學三門學科。課程內容融入科學探究的活動,並運用動畫、模擬等多媒體活潑呈現。透過台師大與高師大教師群的引導和學生們的小組討論,我們期望參與的學生透過這一系列課程的學習,不僅能對科學知識能深入理解,逐漸培養科學探究的能力,還能讓他們對科學充滿更多的好奇心。.  數字(numbers)和數量(magnitude)概念的功能性表徵與神經解剖層次的生理機制

  本實驗室所進行的研究主軸之一,乃利用一系列的行為和腦造影實驗,有系統的探討處理數字(quantity)、空間(space)和時間(time)這三種表面上互相獨立的認知歷程,其背後是否具有共同的”數量(magnitude)”表徵,更進一步探討這些認知能力是否與數學表現之間有直接關係。
  數字雖然是一抽象的符號系統,表面上似乎與空間和時間概念無關,然而實驗證據顯示:這些不同的表徵其實存在著系統性的關聯。舉例來說,透過行為實驗、神經生理學、神經影像學所獲得的資料都顯示:數字處理會引發空間概念的介入,證據來自空間性的數字反應連結效應(numerical association response code effect,the SNARC effect)此一強烈且穩定的行為現象,即在一個奇偶數判斷作業中,受試者在面對數量較小的數字時,用左手做反應會比右手快,而在面對數量較大的數字時,則是用右手做反應會比左手快。研究者提出”心理數線(mental number line)”的理論來解釋此一結果,指出受試者的腦中以一種由左到右的線性方式來表徵由小到大的數字,因此當數量對應到心理數線上的某特定位置時,也同時加速了在與心理空間位置同側的手部反應。
  本實驗室過去獲得國科會支持的研究(NSC96-2628-S-008-009-MY2, 國科會傑出學者養成計畫),不僅複製了穩定的SNARC效應,也發現閱讀和書寫文字的方向性此一文化經驗會影響受試者心理數線的方向性:在台灣大學生心中,阿拉伯數字引發的是由左到右的水平數線表徵,而中文數字引發的是由上到下的垂直數線表徵(Hung, Hung, Tzeng, & Wu*, 2008)。據我們所知,這是文獻中第一次展現心理數線因為閱讀習慣的影響,而出現由上到下的方向性,也突顯出中文的獨特性對於釐清重要研究議題可以做出的貢獻,以及跨文化、跨語言之研究的重要性。本實驗室近年來和英國研究者的跨國合作,也獲得和以往研究一致的結果:在不同向度中的抽象數量表徵(例如物體的大小、音量的強弱),都會自動和心中的空間表徵間形成強烈的對應關係,此一現象在不同語言使用者的身上皆然,只是語言特性的不同將對這種對應關係的表面特徵造成影響(Evans, Tsai, Wu, Lien, & Gattis, 2013)。
  奠基於數量和空間關係的研究,本實驗室繼續在國科會的補助之下(NSC 99-2410-H-008-023-MY3),利用行為實驗、腦電波儀、腦磁波儀等工具,深入探索和數量理解相關的認知歷程。此一系列的實驗結果顯示:相似於數字和空間表徵間的對應關係,時間長短與數字大小之間也展現出相對應的連結。具體來說,當受試者進行時間長短之判斷作業時,與當下作業無關的數字訊息仍會自動地改變其時間知覺,數量訊息小的數字(如1和2)會壓縮主觀感受到的時間長度,數量訊息大的數字(如8和9)則會延伸之(Chang, Tzeng, Hung, & Wu*, 2016, 代表著作)。因為這個研究以創新的實驗操弄方式,獲得違反直覺但和理論預期相符合的結果,展現出人類認知系統在處理數量訊息的一個重要運作法則,並成功地排除此一結果乃來自受試者的答題策略等混淆變項的可能性,因此獲得刊登在實徵心理學界最具影響力的Psychological Science期刊中,該期刊並於2011年7月18日在其專屬網頁上發布新聞稿報導此一研究。
  本研究主軸的實驗成果,除了展現出不同向度上的數量訊息彼此之間的交互作用,可能肇因於處理數字、空間、時間概念時都涉及一種普遍的數量表徵,更進一步發現這個共同數量表徵特別在作業牽涉到動作計畫、執行等歷程時,會因需要數量的計算而被引發。在雙作業實驗典範(dual task paradigm)中,當受試者需要計畫或執行以兩根手指捏取物體的動作時,其手指開合的幅度會受到物體的大小以及物體上和作業無關的數字訊息的影響,同時這個影響是立即且自動發生的,不受試者主觀意識的控制(Chiou, Chang, Tzeng, & Wu*, 2009; Chiou, Wu, Tzeng, Hung, & Chang, 2012)。這些研究成果其中有部分最早報告於我所指導的邱耀慶同學之碩士論文(Chiou, 2007)中,此一論文也於2008年獲得”台灣心理學會蘇薌雨碩士論文獎”的肯定。
   根據研究數字和空間的連結關係所累積的知識和經驗,本實驗室將研究範疇擴展到研究一般學童和被診斷為患有發展性計算障礙(Developmental Dyscalculia,DD)的兒童之上,以探討和其數學表現相關的認知因素。此一實驗方向的結果發現:有發展性計算障礙的兒童,雖然在簡單的奇偶數判斷和數量大小判斷作業中,表現出與正常兒童相若的正確率,然而他們卻沒有如同同年齡的兒童一般,展現出典型的空間性之數字反應連結效應(the SNARC effect)。為了更進一步在教室中研究數學表現和不同認知能力以及精熟練習之間的關聯性,本實驗室和本校網路學習科技研究所的陳德懷教授合作進行國科會研究計畫(NSC 99-2410-H-008-023-MY3),設計可有效提升數學計算精熟度的教學和練習軟體,並特別檢驗其對於數學表現落後之學童的幫助(Ku, Chen, Wu, Lao, & Chan, accepted),並合作發展以學習內容為優先考量的教學軟體開發方式,特別強調學習素材和預先設計好的教學活動之間的搭配(Chang, Lin, Ching, Cheng, Chang, Chen, Wu, & Chan, 2009)。
   由以上的說明可以看出,本實驗室對於數量概念此類抽象符號表徵的實徵研究,橫跨基礎科學到教學應用層面;過去數年所累積的實驗結果,不僅揭示數字表徵與處理歷程的認知特性與神經機制,更幫助研究者針對因為視覺空間能力缺陷而造成數學學習困難的兒童,提出奠基於認知理論的教學建議,深具發展出適當補救措施的潛力。本實驗室針對人類大腦如何處理數量符號所獲致的研究成果,以及此一兼顧理論與實務的研究取向,很榮幸的本實驗室主持人-吳嫻老師在2012年獲得中央研究院年輕學者研究著作獎的肯定。. 卡爾·弗里德里希·高斯稱數學為「科學的皇后」。[20]在拉丁原文Regina Scientiarum ,以及其德語Königin der Wissenschaften 中,對應於「科學」的單字的意思皆為知識(領域)。而實際上,science一詞在英語內本來就是這個意思,且無疑問地數學在此意義下確實是一門「科學」。將科學限定在自然科學則是在此之後的事。若認為科學是只指物理的世界時,則數學,或至少是純數學,不會是一門科學。愛因斯坦曾如此描述:「數學定律越和現實有關,它們越不確定;若它們越是確定的話,它們和現實越不會有關。」[21]. 译者序: 女儿念小学四年级时, 曾带回过一份科学作业, 那是学校在四五年级学生中举办的一个 “科学节” (science fair) 活动的一部分, 有实验也有理论, 有课内辅导也有课外操作, 由学生每两三人一组合作进行, 历时一两个月。 那份作业我看了之后立刻萌生了将之翻译出来, 推荐给国内小学的念头。 之所以萌生那样的念头, 是因为那份作业相当不错——甚至出乎我意料——地体现了科学研究的风格。 虽然这种赞赏首先是因为它是小学四年级的作业, 从而我是拿心目中的小学标准来衡量的, 但若与我自己念过的学校进行对比的话, 那么其实只有在大学时的一门选修课 “自选物理实验” 上才有过流程类似的 “作业”。 除此之外, 无论在小学、 中学、 还是大学的任何其他实验课上都不曾有过那样的 “作业”——连接近的都没有。 那些实验课都只是按部就班地走程序, 做一些除偶尔让人感到繁琐之外并无其他挑战性的实验, 结果则完全是已知的, 甚至不做也能写出实验报告来。 当然, 那都是 “老皇历” 了, 我出国已近二十年, 离开小学已近三十年, 也许如今的国内小学早已有类似的作业, 无需我推荐了。 若如此, 这篇翻译就只当是我自己的一份怀旧对比吧。. 名詞)兩者之認知和生理機制的異同。實驗結果顯示:不論是動詞或名詞,因抽象程度不同所造成的電生理訊號差異,展現在類似的時間點(N400)、也造成相若的頭殼上電場分布(electrical topography),因此說明不同詞類在大腦中可能是以類似甚至相同的神經機制來表徵和處理(Tsai, Yu, Lee, Tzeng, Hung, & Wu*, 2009)。延續此一研究,我們進一步將研究範疇延伸到中文文句的處理,利用腦磁波儀探討違背語意限制(semantic violation)的句子(*派對上所有人吃任何蛋糕),和違背語法限制(syntactic violation)的句子(*麵包師傅正在預備了點心),在閱讀時是否會引發相同的生理反應。實驗結果顯示:腦中負責語意和語法處理的生理機制有所不同,以致兩類刺激材料所造成的腦磁神經訊號在時間點和頭殼上的腦磁場分布均不相同(Tsai, Tzeng, Hung, & Wu*, 2013)。. Htm。
9.Kinjo, K.

名詞)兩者之認知和生理機制的異同。實驗結果顯示:不論是動詞或名詞,因抽象程度不同所造成的電生理訊號差異,展現在類似的時間點(N400)、也造成相若的頭殼上電場分布(electrical topography),因此說明不同詞類在大腦中可能是以類似甚至相同的神經機制來表徵和處理(Tsai, Yu, Lee, Tzeng, Hung, & Wu*, 2009)。延續此一研究,我們進一步將研究範疇延伸到中文文句的處理,利用腦磁波儀探討違背語意限制(semantic violation)的句子(*派對上所有人吃任何蛋糕),和違背語法限制(syntactic violation)的句子(*麵包師傅正在預備了點心),在閱讀時是否會引發相同的生理反應。實驗結果顯示:腦中負責語意和語法處理的生理機制有所不同,以致兩類刺激材料所造成的腦磁神經訊號在時間點和頭殼上的腦磁場分布均不相同(Tsai, Tzeng, Hung, & Wu*, 2013)。. Yaga (1988)
Termiticidal substances from the wood ofChamaecyparis obtusa.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1/5/2010 · 哪怕只有少數幾句心得都請告訴我 ˊˋ 科博館內有很多主題 我要的是科學 中心. 这个作业,找不到模型谁会啊,求帮助。 喜欢 · 回应 推荐 喜欢 只看楼主 . MokuzaiGakkaishi 34(5): 451-455.

哪怕只有少數幾句心得都請告訴我 ˊˋ 科博館內有很多主題 我要的是科學 中心.  長期語言概念(long-term linguistic representations)的功能性表徵與神經解剖層次的生理機制

  除了數字概念之外,語言也是一種抽象的符號,對於人類生活的各個層面都影響至鉅。根據以往本實驗室在正常受試者以及腦傷病人身上所累積的研究經驗(Wu, Martin, & Markus, 2002; Wu, Waller, & Chatterjee, 2007),以及在過去數年中本實驗室主持人-吳嫻老師透過中研院主題計畫(AS-99-TP-AC1)和國科會計畫(NSC 102-2628-H-008-002-MY3,國科會優秀年輕學者研究計畫)的支持,深入探討語意處理的認知與神經機制。
   有別於在文獻中被大量探討的拼音文字,中文字中並無和發音元素密切對應的字母等表徵,反而是分別由意旁和聲旁提供和整字字意以及讀音相關的訊息。本實驗室和吳嫻老師所指導的博士班學生利用位於中央研究院物理所、具有優異時間解析度的腦磁波儀,針對意旁和聲旁這兩種次詞彙(sublexical)的組成成分之處理歷程,進行精密的測量。實驗結果顯示:中文聲旁的處理較意旁來得早,其對於字詞辨識所造成的效果也較大(Hung, Tzeng, Hung, & Wu*, 2014)。此一發現不僅促進研究者對於中文處理歷程的了解,也說明了聲旁對於中文辨識的重要性,若能據以設計符合大腦處理文字訊息之原理的教學內容,相信對於以中文為母語的學童和學習中文為第二語的外籍人士,在其學習識字的過程中都可帶來很大的幫助。
  除了探討次詞彙層次的語意處理,本實驗室也利用腦電波儀檢驗詞彙層次的語意處理歷程。在牽涉到不同語意處理深度的作業中,我們請受試者對具體或抽象的雙字中文動詞或名詞進行詞彙判斷(刺激材料是否為一實際存在的詞)或意義判斷,並同時記錄受試者的腦電波,以釐清語意向度(抽象vs. 『海洋一號貴重儀器中心』為科技部(原 國科會)支助全國海洋研究而設立的一個服務中心 (以下簡稱為本中心),其名稱及隸屬單位雖曾有數度變遷,然而服務本質並未變化,係以服務、支援我國海洋科學之研究及創新為目標。近年來本中心之服務範圍逐步擴大,主要服務項目按工作性質大致可分為兩部份,其中主要部份仍以原 『海洋船貴重儀器中心』之技術服務工作為主,負責技術服務、儀器運作、維修、採購、人員訓練及支援海上探測作業,近年又為因應海洋研究之需求而擴展至儀器研發、製作領域;另一項服務項目則是『海洋資料庫』,負責蒐集、儲存、校正、展示海洋資料、提供資料申請,所蒐集的資料並不僅限於我國研究船所量測者,並已擴及其它相關之海洋資料,目前資料庫也增加建立全國海洋資料目錄網的途徑發展,此項業務已轉移至國研院國家海洋科技中心,資料庫成為該網絡下的一個結點,專注於外海船測資料存檔分類等作業,許多原始觀測資料之先級處理,例如ADCP,則仍由本中心技術人員負責。目前本中心主要之服務人力共有技術員八 名,另外台大海洋所為協助本中心之業務順利發展,亦支援技術師一位(負責本中心與海研一號間作業協調,督導海研一號船上技術人員之日常訓練以及冬季返所在職訓練)以及海研一號電儀室電子技正以及技士各一名(負責研發、製作以及船上電子裝備之二級後送維修),共同參與中心之技術服務工作。. Miyazaki (1997) Effects of two wood oils on the population growth of the european houst-dust mite,Dermatophagoides pteronyssinus. MokuzaiGakkaishi 34(5): 451-455. 410 工程與技術科學基礎學科
420 測繪科學技術
430 材料科學
440 礦山工程技術
450 冶金工程技術
460 機械工程
470 動力與電氣工程
480 能源科學技術
490 核科學技術
510 電子、通信與自動控制技術
520 計算機科學技術
530 化學工程
540 紡織科學技術
550 食品科學技術
560 土木建築工程
570 水利工程
580 交通運輸工程
590 航空、航天科學技術
610 環境科學技術
620 安全科學技術
630 管理學.  語言短期記憶(verbal short-term memory)的功能性表徵與神經解剖層次的生理機制

  短期記憶能力用來將抽象的符號表徵儲存在腦中的暫存器中,以協助、支持其他認知作業。本實驗室過往的研究利用核磁共振造影技術(fMRI),探究腦中支持語言短期記憶的不同成分(Martin, Wu, Freedman, Jackson, & Lesch, 2003)。延續此一研究方向,本實驗室透過國科會計畫的支持(NSC 95-2413-H-008-003, NSC 98-2410-H-008-012),利用位於台北榮民總醫院和國立陽明大學的核磁共振造影儀,檢驗對於和西方拼音文字具有迥然不同特性的中文字,是否需要運用到不同的認知能力來維持抽象的語言符號於短期記憶之中。此一系列的研究結果,呼應本實驗室在數量概念的實驗結果,顯示出不同的語言特性的確會影響到大腦對於語言刺激材料的處理方式。具體來說,因為西方拼音文字的字形和字音大致上提供具有冗餘性的資訊,因此其短期記憶只需要維持語音訊息即可;但對同音字眾多的中文來說,字形和字音的表徵並存且共同支持短期記憶,受試者才能準確無誤的區分此一暫存器中的資訊(Lin, Chen, Lai, & Wu*, under revision)。fMRI的實驗結果也顯示:中文短期記憶中的字形和字音表徵,分別由不同的神經區位所支持,和文獻中來自西方拼音文字的資料同中有異,展現出語言經驗對於大腦生理機制的影響(Chen, Chang, & Wu*, submitted; Lin, Chang, Tzeng, & Wu*, in preparation)。
   根據這些研究中文讀者儲存母語的刺激材料於短期記憶中的經驗和成果,本實驗室近年來的研究延伸探討中文讀者在記憶第二語(英文)時的認知功能和生理機制,結果發現受到中文母語影響的受試者,其記憶英文刺激材料時所展現出的行為表現和腦神經反應,不同於以英文為母語的受試者之表現,但和其記憶中文材料時的反應較為相近。這樣的結果突顯出母語經驗對於大腦運作機制所產生的決定性效果,同時也展現第二語的流利程度於後天對大腦可塑性所發揮的影響。此一成果報告於吳嫻老師所指導之研究生黎引真同學的碩士論文之中,今年也獲得”台灣心理學會蘇薌雨碩士論文獎”的肯定,我們正著手將此一研究成果投稿到學術期刊(Li, Chang, & Wu*, in preparation)。.

卡爾·弗里德里希·高斯稱數學為「科學的皇后」。[20]在拉丁原文Regina Scientiarum ,以及其德語Königin der Wissenschaften 中,對應於「科學」的單字的意思皆為知識(領域)。而實際上,science一詞在英語內本來就是這個意思,且無疑問地數學在此意義下確實是一門「科學」。將科學限定在自然科學則是在此之後的事。若認為科學是只指物理的世界時,則數學,或至少是純數學,不會是一門科學。愛因斯坦曾如此描述:「數學定律越和現實有關,它們越不確定;若它們越是確定的話,它們和現實越不會有關。」[21]. 译者序: 女儿念小学四年级时, 曾带回过一份科学作业, 那是学校在四五年级学生中举办的一个 “科学节” (science fair) 活动的一部分, 有实验也有理论, 有课内辅导也有课外操作, 由学生每两三人一组合作进行, 历时一两个月。 那份作业我看了之后立刻萌生了将之翻译出来, 推荐给国内小学的念头。 之所以萌生那样的念头, 是因为那份作业相当不错——甚至出乎我意料——地体现了科学研究的风格。 虽然这种赞赏首先是因为它是小学四年级的作业, 从而我是拿心目中的小学标准来衡量的, 但若与我自己念过的学校进行对比的话, 那么其实只有在大学时的一门选修课 “自选物理实验” 上才有过流程类似的 “作业”。 除此之外, 无论在小学、 中学、 还是大学的任何其他实验课上都不曾有过那样的 “作业”——连接近的都没有。 那些实验课都只是按部就班地走程序, 做一些除偶尔让人感到繁琐之外并无其他挑战性的实验, 结果则完全是已知的, 甚至不做也能写出实验报告来。 当然, 那都是 “老皇历” 了, 我出国已近二十年, 离开小学已近三十年, 也许如今的国内小学早已有类似的作业, 无需我推荐了。 若如此, 这篇翻译就只当是我自己的一份怀旧对比吧。. 有关选择实验的大部分规划和讨论将在课堂上完成, 我将尽我所能给学生们提供尽可能多的材料。 每个实验的每组学生都将需要一块展示板, 以及其他某些有可能需要的材料。 总结实验时, 我希望在科学节上陈列出实验及展示板 [译者注: “展示板” (display board) 是一块面积约一平方米的大白板, 用来张贴实验图片、 数据和报告等。 很多学生在展示板上花费了不少心思, 设计得相当漂亮。] , 因此请不要丢弃任何部分 (哪怕是冗余或陈旧的部分)。 [译者注: 这一条有引导学生保存全部原始数据, 不进行人为剔除的作用。] 如果您愿意拍下实验进程的图片, 欢迎拍摄, 不过那不是必需的。 分组和实验的信息稍后将会发到家里, 欢迎与您的孩子讨论这一信息。. 生物學
解剖學 · 天體生物學 · 生物化學
生物地理學 · 生物工程學 · 生物物理學
生物心理學 · 生物技術
植物學 · 細胞生物學 · 保育生物學 · 低溫生物學
發育生物學
生態學 · 人種生物學
前進演化生物學 (演化論)
遺傳學 (入門)
老人學 · 免疫學 · 湖沼學
海洋生物學 · 微生物學
分子生物學 · 神經科學
古生物學 · 寄生蟲學 · 生理學
放射生物學 · 土壤生物學
系統分類學 · 生物數學
毒理學 · 動物學. Neural correlates of merging number words. Universal brain signature of proficient reading: Evidence from four contrasting languages. Otago Language Centre 奧塔哥大學附設語言中心 – in.

西方語言中「數學」(希臘語:μαθηματικά )一詞源自於古希臘語的μάθημα (máthēma ),其有學習、學問、科學,以及另外還有個較狹義且技術性的意思-「數學研究」,即使在其語源內。其形容詞μαθηματικός (mathēmatikós ),意思為和學習有關的或用功的,亦會被用來指數學的。其在英語中表面上的複數形式,及在法語中的表面複數形式les mathématiques ,可溯至拉丁文的中性複數mathematica ,由西塞羅譯自希臘文複數τα μαθηματικά (ta mathēmatiká ),此一希臘語被亞里士多德拿來指「萬物皆數」的概念。[8][9]. 為因應即將啟動的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本營隊針對國中階段自然科的課程,設計了一系列線上式互動課程。我們的課程建置在 CWISE ( Collaborative Web-based Inquiry Science Environment) 平台,包含了生物、理化和地球科學三門學科。課程內容融入科學探究的活動,並運用動畫、模擬等多媒體活潑呈現。透過台師大與高師大教師群的引導和學生們的小組討論,我們期望參與的學生透過這一系列課程的學習,不僅能對科學知識能深入理解,逐漸培養科學探究的能力,還能讓他們對科學充滿更多的好奇心。. 卡爾·弗里德里希·高斯稱數學為「科學的皇后」。[20]在拉丁原文Regina Scientiarum ,以及其德語Königin der Wissenschaften 中,對應於「科學」的單字的意思皆為知識(領域)。而實際上,science一詞在英語內本來就是這個意思,且無疑問地數學在此意義下確實是一門「科學」。將科學限定在自然科學則是在此之後的事。若認為科學是只指物理的世界時,則數學,或至少是純數學,不會是一門科學。愛因斯坦曾如此描述:「數學定律越和現實有關,它們越不確定;若它們越是確定的話,它們和現實越不會有關。」[21]. 類型 化合物 樹種; 倍半萜類: Chamaecynone Isochamaecynone α-Cadinol T-Muurolol. Htm。
9.Kinjo, K.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Miyazaki (1997) Effects of two wood oils on the population growth of the european houst-dust mite,Dermatophagoides pteronyssinus. MokuzaiGakkaishi 34(5): 451-455. Kondo(1973) The termiticidal substances fromthe wood of Chamaecyparis pisiferaD. 译者序: 女儿念小学四年级时, 曾带回过一份科学作业, 那是学校在四五年级学生中 举办的一个“.

 數字(numbers)和數量(magnitude)概念的功能性表徵與神經解剖層次的生理機制

  本實驗室所進行的研究主軸之一,乃利用一系列的行為和腦造影實驗,有系統的探討處理數字(quantity)、空間(space)和時間(time)這三種表面上互相獨立的認知歷程,其背後是否具有共同的”數量(magnitude)”表徵,更進一步探討這些認知能力是否與數學表現之間有直接關係。
  數字雖然是一抽象的符號系統,表面上似乎與空間和時間概念無關,然而實驗證據顯示:這些不同的表徵其實存在著系統性的關聯。舉例來說,透過行為實驗、神經生理學、神經影像學所獲得的資料都顯示:數字處理會引發空間概念的介入,證據來自空間性的數字反應連結效應(numerical association response code effect,the SNARC effect)此一強烈且穩定的行為現象,即在一個奇偶數判斷作業中,受試者在面對數量較小的數字時,用左手做反應會比右手快,而在面對數量較大的數字時,則是用右手做反應會比左手快。研究者提出”心理數線(mental number line)”的理論來解釋此一結果,指出受試者的腦中以一種由左到右的線性方式來表徵由小到大的數字,因此當數量對應到心理數線上的某特定位置時,也同時加速了在與心理空間位置同側的手部反應。
  本實驗室過去獲得國科會支持的研究(NSC96-2628-S-008-009-MY2, 國科會傑出學者養成計畫),不僅複製了穩定的SNARC效應,也發現閱讀和書寫文字的方向性此一文化經驗會影響受試者心理數線的方向性:在台灣大學生心中,阿拉伯數字引發的是由左到右的水平數線表徵,而中文數字引發的是由上到下的垂直數線表徵(Hung, Hung, Tzeng, & Wu*, 2008)。據我們所知,這是文獻中第一次展現心理數線因為閱讀習慣的影響,而出現由上到下的方向性,也突顯出中文的獨特性對於釐清重要研究議題可以做出的貢獻,以及跨文化、跨語言之研究的重要性。本實驗室近年來和英國研究者的跨國合作,也獲得和以往研究一致的結果:在不同向度中的抽象數量表徵(例如物體的大小、音量的強弱),都會自動和心中的空間表徵間形成強烈的對應關係,此一現象在不同語言使用者的身上皆然,只是語言特性的不同將對這種對應關係的表面特徵造成影響(Evans, Tsai, Wu, Lien, & Gattis, 2013)。
  奠基於數量和空間關係的研究,本實驗室繼續在國科會的補助之下(NSC 99-2410-H-008-023-MY3),利用行為實驗、腦電波儀、腦磁波儀等工具,深入探索和數量理解相關的認知歷程。此一系列的實驗結果顯示:相似於數字和空間表徵間的對應關係,時間長短與數字大小之間也展現出相對應的連結。具體來說,當受試者進行時間長短之判斷作業時,與當下作業無關的數字訊息仍會自動地改變其時間知覺,數量訊息小的數字(如1和2)會壓縮主觀感受到的時間長度,數量訊息大的數字(如8和9)則會延伸之(Chang, Tzeng, Hung, & Wu*, 2016, 代表著作)。因為這個研究以創新的實驗操弄方式,獲得違反直覺但和理論預期相符合的結果,展現出人類認知系統在處理數量訊息的一個重要運作法則,並成功地排除此一結果乃來自受試者的答題策略等混淆變項的可能性,因此獲得刊登在實徵心理學界最具影響力的Psychological Science期刊中,該期刊並於2011年7月18日在其專屬網頁上發布新聞稿報導此一研究。
  本研究主軸的實驗成果,除了展現出不同向度上的數量訊息彼此之間的交互作用,可能肇因於處理數字、空間、時間概念時都涉及一種普遍的數量表徵,更進一步發現這個共同數量表徵特別在作業牽涉到動作計畫、執行等歷程時,會因需要數量的計算而被引發。在雙作業實驗典範(dual task paradigm)中,當受試者需要計畫或執行以兩根手指捏取物體的動作時,其手指開合的幅度會受到物體的大小以及物體上和作業無關的數字訊息的影響,同時這個影響是立即且自動發生的,不受試者主觀意識的控制(Chiou, Chang, Tzeng, & Wu*, 2009; Chiou, Wu, Tzeng, Hung, & Chang, 2012)。這些研究成果其中有部分最早報告於我所指導的邱耀慶同學之碩士論文(Chiou, 2007)中,此一論文也於2008年獲得”台灣心理學會蘇薌雨碩士論文獎”的肯定。
   根據研究數字和空間的連結關係所累積的知識和經驗,本實驗室將研究範疇擴展到研究一般學童和被診斷為患有發展性計算障礙(Developmental Dyscalculia,DD)的兒童之上,以探討和其數學表現相關的認知因素。此一實驗方向的結果發現:有發展性計算障礙的兒童,雖然在簡單的奇偶數判斷和數量大小判斷作業中,表現出與正常兒童相若的正確率,然而他們卻沒有如同同年齡的兒童一般,展現出典型的空間性之數字反應連結效應(the SNARC effect)。為了更進一步在教室中研究數學表現和不同認知能力以及精熟練習之間的關聯性,本實驗室和本校網路學習科技研究所的陳德懷教授合作進行國科會研究計畫(NSC 99-2410-H-008-023-MY3),設計可有效提升數學計算精熟度的教學和練習軟體,並特別檢驗其對於數學表現落後之學童的幫助(Ku, Chen, Wu, Lao, & Chan, accepted),並合作發展以學習內容為優先考量的教學軟體開發方式,特別強調學習素材和預先設計好的教學活動之間的搭配(Chang, Lin, Ching, Cheng, Chang, Chen, Wu, & Chan, 2009)。
   由以上的說明可以看出,本實驗室對於數量概念此類抽象符號表徵的實徵研究,橫跨基礎科學到教學應用層面;過去數年所累積的實驗結果,不僅揭示數字表徵與處理歷程的認知特性與神經機制,更幫助研究者針對因為視覺空間能力缺陷而造成數學學習困難的兒童,提出奠基於認知理論的教學建議,深具發展出適當補救措施的潛力。本實驗室針對人類大腦如何處理數量符號所獲致的研究成果,以及此一兼顧理論與實務的研究取向,很榮幸的本實驗室主持人-吳嫻老師在2012年獲得中央研究院年輕學者研究著作獎的肯定。. 哪怕只有少數幾句心得都請告訴我 ˊˋ 科博館內有很多主題 我要的是科學 中心. Otago Language Centre 奧塔哥大學附設語言中心 – in. 1/5/2010 · 哪怕只有少數幾句心得都請告訴我 ˊˋ 科博館內有很多主題 我要的是科學 中心. 欢迎来到 “超级科学”! [译者注: “超级科学” (Super Science) 为此次科学作业的昵称。] 如你们或许已经知道的, 我们正在今年的四五年级之中规划一次科学节。 我将把尽可能多的课堂时间用于帮助这一规划。 但是, 某些工作将需要我们一同引导在家里完成。 学生们将从班上选择一到两位同学作为合作伙伴。 他们应选择住得近的人, 以便在有需要时可以安排课后或周末的时间进行合作。 科学节将于 5 月 30 日晚上 7 点举行, 我们希望你们中的许多人将能前来参观学生们的作品。. 為因應即將啟動的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本營隊針對國中階段自然科的課程,設計了一系列線上式互動課程。我們的課程建置在 CWISE ( Collaborative Web-based Inquiry Science Environment) 平台,包含了生物、理化和地球科學三門學科。課程內容融入科學探究的活動,並運用動畫、模擬等多媒體活潑呈現。透過台師大與高師大教師群的引導和學生們的小組討論,我們期望參與的學生透過這一系列課程的學習,不僅能對科學知識能深入理解,逐漸培養科學探究的能力,還能讓他們對科學充滿更多的好奇心。. 1.凡於ㄚ德俐鼠童書城線上購物之會員,皆可依消費者保護法之規定,享有商品貨到日起7天猶豫期(含例假日)的權益。
  猶豫期並非試用期,因此您所退回的商品必須是全新的狀態、且完整包裝,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

2.影音商品(光碟CD、VCD、DVD等)享有著作權,一經拆封後恕不接受退換。

3.如須辦理退換貨,請將商品連同發票以厚紙箱包裝避免重摔碰撞後寄回書立得,書立得收到商品後,立即為您處理。
  請於退貨外箱上註記退貨人資料:
  (1)姓名
  (2)電話
  (3)地址
  (4)退換原因. Universal brain signature of proficient reading: Evidence from four contrasting languages.

欢迎来到 “超级科学”! [译者注: “超级科学” (Super Science) 为此次科学作业的昵称。] 如你们或许已经知道的, 我们正在今年的四五年级之中规划一次科学节。 我将把尽可能多的课堂时间用于帮助这一规划。 但是, 某些工作将需要我们一同引导在家里完成。 学生们将从班上选择一到两位同学作为合作伙伴。 他们应选择住得近的人, 以便在有需要时可以安排课后或周末的时间进行合作。 科学节将于 5 月 30 日晚上 7 点举行, 我们希望你们中的许多人将能前来参观学生们的作品。

『海洋一號貴重儀器中心』為科技部(原 國科會)支助全國海洋研究而設立的一個服務中心 (以下簡稱為本中心),其名稱及隸屬單位雖曾有數度變遷,然而服務本質並未變化,係以服務、支援我國海洋科學之研究及創新為目標。近年來本中心之服務範圍逐步擴大,主要服務項目按工作性質大致可分為兩部份,其中主要部份仍以原 『海洋船貴重儀器中心』之技術服務工作為主,負責技術服務、儀器運作、維修、採購、人員訓練及支援海上探測作業,近年又為因應海洋研究之需求而擴展至儀器研發、製作領域;另一項服務項目則是『海洋資料庫』,負責蒐集、儲存、校正、展示海洋資料、提供資料申請,所蒐集的資料並不僅限於我國研究船所量測者,並已擴及其它相關之海洋資料,目前資料庫也增加建立全國海洋資料目錄網的途徑發展,此項業務已轉移至國研院國家海洋科技中心,資料庫成為該網絡下的一個結點,專注於外海船測資料存檔分類等作業,許多原始觀測資料之先級處理,例如ADCP,則仍由本中心技術人員負責。目前本中心主要之服務人力共有技術員八 名,另外台大海洋所為協助本中心之業務順利發展,亦支援技術師一位(負責本中心與海研一號間作業協調,督導海研一號船上技術人員之日常訓練以及冬季返所在職訓練)以及海研一號電儀室電子技正以及技士各一名(負責研發、製作以及船上電子裝備之二級後送維修),共同參與中心之技術服務工作。. 國立臺灣科學教育館National Taiwan Science Education Center. Htm。
9.Kinjo, K.  語言短期記憶(verbal short-term memory)的功能性表徵與神經解剖層次的生理機制

  短期記憶能力用來將抽象的符號表徵儲存在腦中的暫存器中,以協助、支持其他認知作業。本實驗室過往的研究利用核磁共振造影技術(fMRI),探究腦中支持語言短期記憶的不同成分(Martin, Wu, Freedman, Jackson, & Lesch, 2003)。延續此一研究方向,本實驗室透過國科會計畫的支持(NSC 95-2413-H-008-003, NSC 98-2410-H-008-012),利用位於台北榮民總醫院和國立陽明大學的核磁共振造影儀,檢驗對於和西方拼音文字具有迥然不同特性的中文字,是否需要運用到不同的認知能力來維持抽象的語言符號於短期記憶之中。此一系列的研究結果,呼應本實驗室在數量概念的實驗結果,顯示出不同的語言特性的確會影響到大腦對於語言刺激材料的處理方式。具體來說,因為西方拼音文字的字形和字音大致上提供具有冗餘性的資訊,因此其短期記憶只需要維持語音訊息即可;但對同音字眾多的中文來說,字形和字音的表徵並存且共同支持短期記憶,受試者才能準確無誤的區分此一暫存器中的資訊(Lin, Chen, Lai, & Wu*, under revision)。fMRI的實驗結果也顯示:中文短期記憶中的字形和字音表徵,分別由不同的神經區位所支持,和文獻中來自西方拼音文字的資料同中有異,展現出語言經驗對於大腦生理機制的影響(Chen, Chang, & Wu*, submitted; Lin, Chang, Tzeng, & Wu*, in preparation)。
   根據這些研究中文讀者儲存母語的刺激材料於短期記憶中的經驗和成果,本實驗室近年來的研究延伸探討中文讀者在記憶第二語(英文)時的認知功能和生理機制,結果發現受到中文母語影響的受試者,其記憶英文刺激材料時所展現出的行為表現和腦神經反應,不同於以英文為母語的受試者之表現,但和其記憶中文材料時的反應較為相近。這樣的結果突顯出母語經驗對於大腦運作機制所產生的決定性效果,同時也展現第二語的流利程度於後天對大腦可塑性所發揮的影響。此一成果報告於吳嫻老師所指導之研究生黎引真同學的碩士論文之中,今年也獲得”台灣心理學會蘇薌雨碩士論文獎”的肯定,我們正著手將此一研究成果投稿到學術期刊(Li, Chang, & Wu*, in preparation)。. 書籍簡介__壞習慣的正面力量?科學認證!壞習慣其實好處多多 書名:壞習慣的正面力量?科學認證!壞習慣其實好處多多
作者:理查.史提芬斯 Richard Stephens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5年12月18日 理查是英國基爾大學(Keele University)講師,他娶了個雕像老婆,課餘時間還喜歡賽車。他進行「罵髒話對心理的助益」研究時,曾受到包括來自BBC等國際媒體的注目。他的團隊於2010年榮獲搞笑諾貝爾獎(Ig Nobel Prize),其研究獲評為「可以讓你大笑又能讓你深思的科學」。理查是國際宿醉研究會的創始成員,亦為英國心理學協會生物心理學部主席。並於2014年榮獲惠康基金會科學寫作獎(Wellcome Trust Science Writing Prize)。 讓科學控、不良科青們興奮不已的超古怪心理學實驗
人類惡習的隱形好處大噴發,一秒幫你的壞習慣強力漂白 先別急著改掉壞習慣!因為壞習慣其實可能並不壞。
就讓科學家幫你背書,請放心地死性不改吧!  . 1.凡於ㄚ德俐鼠童書城線上購物之會員,皆可依消費者保護法之規定,享有商品貨到日起7天猶豫期(含例假日)的權益。
  猶豫期並非試用期,因此您所退回的商品必須是全新的狀態、且完整包裝,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

2.影音商品(光碟CD、VCD、DVD等)享有著作權,一經拆封後恕不接受退換。

3.如須辦理退換貨,請將商品連同發票以厚紙箱包裝避免重摔碰撞後寄回書立得,書立得收到商品後,立即為您處理。
  請於退貨外箱上註記退貨人資料:
  (1)姓名
  (2)電話
  (3)地址
  (4)退換原因. 台北市師大附 中國中部-Being WISE 科學探究夏令營Jul 2, 2013.

Kondo(1973) The termiticidal substances fromthe wood of Chamaecyparis pisiferaD. Universal brain signature of proficient reading: Evidence from four contrasting languages. 67 RANK: 4/57 in MULTIDISCIPLINARY SCIENCES in 2014). 欢迎来到 “超级科学”! [译者注: “超级科学” (Super Science) 为此次科学作业的昵称。] 如你们或许已经知道的, 我们正在今年的四五年级之中规划一次科学节。 我将把尽可能多的课堂时间用于帮助这一规划。 但是, 某些工作将需要我们一同引导在家里完成。 学生们将从班上选择一到两位同学作为合作伙伴。 他们应选择住得近的人, 以便在有需要时可以安排课后或周末的时间进行合作。 科学节将于 5 月 30 日晚上 7 点举行, 我们希望你们中的许多人将能前来参观学生们的作品。. 西方語言中「數學」(希臘語:μαθηματικά )一詞源自於古希臘語的μάθημα (máthēma ),其有學習、學問、科學,以及另外還有個較狹義且技術性的意思-「數學研究」,即使在其語源內。其形容詞μαθηματικός (mathēmatikós ),意思為和學習有關的或用功的,亦會被用來指數學的。其在英語中表面上的複數形式,及在法語中的表面複數形式les mathématiques ,可溯至拉丁文的中性複數mathematica ,由西塞羅譯自希臘文複數τα μαθηματικά (ta mathēmatiká ),此一希臘語被亞里士多德拿來指「萬物皆數」的概念。[8][9]. Array壞習慣的正面力量!科學證實:髒亂的環境讓你創意大爆發、亂塗鴉幫助你更專注 – 教育 – 教育 – 商周讀書會 – 商業周刊.  總結

  在本實驗室過去四年的研究之中,透過探索人類認知歷程的行為實驗和結合功能核磁共振造影技術和腦電波儀、腦磁波儀之腦造影實驗,累積了豐富的研究經驗,也透過對於數量、語言、短期記憶等抽象概念範疇的持續關注與深入探討,釐清其功能性表徵及生理機制,為相關學術領域提供具有創新性和重要性的研究知識,實驗成果皆發表於認知神經科學領域的重要期刊上,受到國內、外學者重視,也被應用於教育現場之中。本實驗室近年來在相關領域所獲得的研究計畫和所發表的論文,均說明本實驗室進行相關研究的專注與能力。這些研究方向,大多為本實驗室構思和主導,在執行過程中則有和國際學者交流、合作的寶貴產出,加上本實驗室帶領許多年輕學子全心投入研究,在為這個領域開創新方向、產生新知識的同時,也為其永續發展厚植新的研究人力。
   本實驗室在數個研究方向所累積的成果,不只是針對獨立研究議題各自進行探討,其互相呼應的實驗結果,同時也展現出大腦在處理不同訊息時的共通神經運作法則。本實驗室的研究主軸之一,探討人們對於數字、時間與空間訊息處理的心理表徵與運作方式,結果發現儘管不同屬性的訊息在大腦中各有其專司的神經運作機制,但不同訊息處理機制間的神經網路運作方式,也有密切的交互作用;視覺、空間思考、語言等各認知範疇,在大腦中亦有共通的訊息處理原則,其神經運作法則相似、彼此若合符節,彰顯出大腦的基本生理機制,這也和本實驗室過往的研究一致(Chiou, Chang, Tzeng, & Wu*, 2009; Wu*, Morganti, & Chatterjee, 2008; Wu, Waller, Chatterjee, 2007)。本實驗室的研究成果同時展現出大腦處理不同抽象符號表徵的方式,尚會受到存於認知系統中之文化經驗的影響,而具有文化獨特性。這些研究也清楚說明本實驗室所專注研究的數量和語言這兩個抽象符號表徵,其處理歷程在腦中的密切關係。
  利用各式的實驗派典和各先進的腦造影儀器,對不同知識範疇的議題進行探討,可幫助強調跨領域整合的認知神經科學研究,獲致可互相驗證、增強的重要成果,也是進行尖端研究的必然取向。本實驗室過去數年的研究,議題橫跨數量、語言、短期記憶等知識範疇,研究工具包括行為實驗、腦電波儀、腦磁波儀、功能性核磁共振造影技術,最近的國科會計畫(NSC 102-2628-H-008-002-MY3, 國科會優秀年輕學者研究計畫)也充分利用此一取向的強處,將以不同腦造影工具探討數量和語言訊息中的結構處理(即文法)之共通神經機制,並檢驗短期記憶對於此種歷程的影響。儘管此一分進合擊的研究方式,比起單一重點的實驗取向,勢必面對較多理論上和技術上的挑戰,也不利於在短時間內累積較多的學術論文發表,但其所帶來的成果,可以提供單一研究工具所不及的實徵證據,也更有帶來學術上突破的可能性。本實驗室採取的此一研究取向,在過去數年來已累積了紮實的研究基礎,本實驗室主持人-吳嫻老師也很幸運地獲得2014年吳健雄學術基金會台灣女科學家新秀獎的肯定;在未來的研究方向上,本實驗室將持續利用行為實驗和各種腦造影工具,深入研究不同抽象符號表徵的認知功能和神經機制,以建立起行為表現和腦功能之間的關連性,並將這些基礎研究所提供的實徵證據,應用於實務之上,以科學研究成果促進人類社會的福祉。.  數字(numbers)和數量(magnitude)概念的功能性表徵與神經解剖層次的生理機制

  本實驗室所進行的研究主軸之一,乃利用一系列的行為和腦造影實驗,有系統的探討處理數字(quantity)、空間(space)和時間(time)這三種表面上互相獨立的認知歷程,其背後是否具有共同的”數量(magnitude)”表徵,更進一步探討這些認知能力是否與數學表現之間有直接關係。
  數字雖然是一抽象的符號系統,表面上似乎與空間和時間概念無關,然而實驗證據顯示:這些不同的表徵其實存在著系統性的關聯。舉例來說,透過行為實驗、神經生理學、神經影像學所獲得的資料都顯示:數字處理會引發空間概念的介入,證據來自空間性的數字反應連結效應(numerical association response code effect,the SNARC effect)此一強烈且穩定的行為現象,即在一個奇偶數判斷作業中,受試者在面對數量較小的數字時,用左手做反應會比右手快,而在面對數量較大的數字時,則是用右手做反應會比左手快。研究者提出”心理數線(mental number line)”的理論來解釋此一結果,指出受試者的腦中以一種由左到右的線性方式來表徵由小到大的數字,因此當數量對應到心理數線上的某特定位置時,也同時加速了在與心理空間位置同側的手部反應。
  本實驗室過去獲得國科會支持的研究(NSC96-2628-S-008-009-MY2, 國科會傑出學者養成計畫),不僅複製了穩定的SNARC效應,也發現閱讀和書寫文字的方向性此一文化經驗會影響受試者心理數線的方向性:在台灣大學生心中,阿拉伯數字引發的是由左到右的水平數線表徵,而中文數字引發的是由上到下的垂直數線表徵(Hung, Hung, Tzeng, & Wu*, 2008)。據我們所知,這是文獻中第一次展現心理數線因為閱讀習慣的影響,而出現由上到下的方向性,也突顯出中文的獨特性對於釐清重要研究議題可以做出的貢獻,以及跨文化、跨語言之研究的重要性。本實驗室近年來和英國研究者的跨國合作,也獲得和以往研究一致的結果:在不同向度中的抽象數量表徵(例如物體的大小、音量的強弱),都會自動和心中的空間表徵間形成強烈的對應關係,此一現象在不同語言使用者的身上皆然,只是語言特性的不同將對這種對應關係的表面特徵造成影響(Evans, Tsai, Wu, Lien, & Gattis, 2013)。
  奠基於數量和空間關係的研究,本實驗室繼續在國科會的補助之下(NSC 99-2410-H-008-023-MY3),利用行為實驗、腦電波儀、腦磁波儀等工具,深入探索和數量理解相關的認知歷程。此一系列的實驗結果顯示:相似於數字和空間表徵間的對應關係,時間長短與數字大小之間也展現出相對應的連結。具體來說,當受試者進行時間長短之判斷作業時,與當下作業無關的數字訊息仍會自動地改變其時間知覺,數量訊息小的數字(如1和2)會壓縮主觀感受到的時間長度,數量訊息大的數字(如8和9)則會延伸之(Chang, Tzeng, Hung, & Wu*, 2016, 代表著作)。因為這個研究以創新的實驗操弄方式,獲得違反直覺但和理論預期相符合的結果,展現出人類認知系統在處理數量訊息的一個重要運作法則,並成功地排除此一結果乃來自受試者的答題策略等混淆變項的可能性,因此獲得刊登在實徵心理學界最具影響力的Psychological Science期刊中,該期刊並於2011年7月18日在其專屬網頁上發布新聞稿報導此一研究。
  本研究主軸的實驗成果,除了展現出不同向度上的數量訊息彼此之間的交互作用,可能肇因於處理數字、空間、時間概念時都涉及一種普遍的數量表徵,更進一步發現這個共同數量表徵特別在作業牽涉到動作計畫、執行等歷程時,會因需要數量的計算而被引發。在雙作業實驗典範(dual task paradigm)中,當受試者需要計畫或執行以兩根手指捏取物體的動作時,其手指開合的幅度會受到物體的大小以及物體上和作業無關的數字訊息的影響,同時這個影響是立即且自動發生的,不受試者主觀意識的控制(Chiou, Chang, Tzeng, & Wu*, 2009; Chiou, Wu, Tzeng, Hung, & Chang, 2012)。這些研究成果其中有部分最早報告於我所指導的邱耀慶同學之碩士論文(Chiou, 2007)中,此一論文也於2008年獲得”台灣心理學會蘇薌雨碩士論文獎”的肯定。
   根據研究數字和空間的連結關係所累積的知識和經驗,本實驗室將研究範疇擴展到研究一般學童和被診斷為患有發展性計算障礙(Developmental Dyscalculia,DD)的兒童之上,以探討和其數學表現相關的認知因素。此一實驗方向的結果發現:有發展性計算障礙的兒童,雖然在簡單的奇偶數判斷和數量大小判斷作業中,表現出與正常兒童相若的正確率,然而他們卻沒有如同同年齡的兒童一般,展現出典型的空間性之數字反應連結效應(the SNARC effect)。為了更進一步在教室中研究數學表現和不同認知能力以及精熟練習之間的關聯性,本實驗室和本校網路學習科技研究所的陳德懷教授合作進行國科會研究計畫(NSC 99-2410-H-008-023-MY3),設計可有效提升數學計算精熟度的教學和練習軟體,並特別檢驗其對於數學表現落後之學童的幫助(Ku, Chen, Wu, Lao, & Chan, accepted),並合作發展以學習內容為優先考量的教學軟體開發方式,特別強調學習素材和預先設計好的教學活動之間的搭配(Chang, Lin, Ching, Cheng, Chang, Chen, Wu, & Chan, 2009)。
   由以上的說明可以看出,本實驗室對於數量概念此類抽象符號表徵的實徵研究,橫跨基礎科學到教學應用層面;過去數年所累積的實驗結果,不僅揭示數字表徵與處理歷程的認知特性與神經機制,更幫助研究者針對因為視覺空間能力缺陷而造成數學學習困難的兒童,提出奠基於認知理論的教學建議,深具發展出適當補救措施的潛力。本實驗室針對人類大腦如何處理數量符號所獲致的研究成果,以及此一兼顧理論與實務的研究取向,很榮幸的本實驗室主持人-吳嫻老師在2012年獲得中央研究院年輕學者研究著作獎的肯定。.

另請參見

有关选择实验的大部分规划和讨论将在课堂上完成, 我将尽我所能给学生们提供尽可能多的材料。 每个实验的每组学生都将需要一块展示板, 以及其他某些有可能需要的材料。 总结实验时, 我希望在科学节上陈列出实验及展示板 [译者注: “展示板” (display board) 是一块面积约一平方米的大白板, 用来张贴实验图片、 数据和报告等。 很多学生在展示板上花费了不少心思, 设计得相当漂亮。] , 因此请不要丢弃任何部分 (哪怕是冗余或陈旧的部分)。 [译者注: 这一条有引导学生保存全部原始数据, 不进行人为剔除的作用。] 如果您愿意拍下实验进程的图片, 欢迎拍摄, 不过那不是必需的。 分组和实验的信息稍后将会发到家里, 欢迎与您的孩子讨论这一信息。.  數字(numbers)和數量(magnitude)概念的功能性表徵與神經解剖層次的生理機制

  本實驗室所進行的研究主軸之一,乃利用一系列的行為和腦造影實驗,有系統的探討處理數字(quantity)、空間(space)和時間(time)這三種表面上互相獨立的認知歷程,其背後是否具有共同的”數量(magnitude)”表徵,更進一步探討這些認知能力是否與數學表現之間有直接關係。
  數字雖然是一抽象的符號系統,表面上似乎與空間和時間概念無關,然而實驗證據顯示:這些不同的表徵其實存在著系統性的關聯。舉例來說,透過行為實驗、神經生理學、神經影像學所獲得的資料都顯示:數字處理會引發空間概念的介入,證據來自空間性的數字反應連結效應(numerical association response code effect,the SNARC effect)此一強烈且穩定的行為現象,即在一個奇偶數判斷作業中,受試者在面對數量較小的數字時,用左手做反應會比右手快,而在面對數量較大的數字時,則是用右手做反應會比左手快。研究者提出”心理數線(mental number line)”的理論來解釋此一結果,指出受試者的腦中以一種由左到右的線性方式來表徵由小到大的數字,因此當數量對應到心理數線上的某特定位置時,也同時加速了在與心理空間位置同側的手部反應。
  本實驗室過去獲得國科會支持的研究(NSC96-2628-S-008-009-MY2, 國科會傑出學者養成計畫),不僅複製了穩定的SNARC效應,也發現閱讀和書寫文字的方向性此一文化經驗會影響受試者心理數線的方向性:在台灣大學生心中,阿拉伯數字引發的是由左到右的水平數線表徵,而中文數字引發的是由上到下的垂直數線表徵(Hung, Hung, Tzeng, & Wu*, 2008)。據我們所知,這是文獻中第一次展現心理數線因為閱讀習慣的影響,而出現由上到下的方向性,也突顯出中文的獨特性對於釐清重要研究議題可以做出的貢獻,以及跨文化、跨語言之研究的重要性。本實驗室近年來和英國研究者的跨國合作,也獲得和以往研究一致的結果:在不同向度中的抽象數量表徵(例如物體的大小、音量的強弱),都會自動和心中的空間表徵間形成強烈的對應關係,此一現象在不同語言使用者的身上皆然,只是語言特性的不同將對這種對應關係的表面特徵造成影響(Evans, Tsai, Wu, Lien, & Gattis, 2013)。
  奠基於數量和空間關係的研究,本實驗室繼續在國科會的補助之下(NSC 99-2410-H-008-023-MY3),利用行為實驗、腦電波儀、腦磁波儀等工具,深入探索和數量理解相關的認知歷程。此一系列的實驗結果顯示:相似於數字和空間表徵間的對應關係,時間長短與數字大小之間也展現出相對應的連結。具體來說,當受試者進行時間長短之判斷作業時,與當下作業無關的數字訊息仍會自動地改變其時間知覺,數量訊息小的數字(如1和2)會壓縮主觀感受到的時間長度,數量訊息大的數字(如8和9)則會延伸之(Chang, Tzeng, Hung, & Wu*, 2016, 代表著作)。因為這個研究以創新的實驗操弄方式,獲得違反直覺但和理論預期相符合的結果,展現出人類認知系統在處理數量訊息的一個重要運作法則,並成功地排除此一結果乃來自受試者的答題策略等混淆變項的可能性,因此獲得刊登在實徵心理學界最具影響力的Psychological Science期刊中,該期刊並於2011年7月18日在其專屬網頁上發布新聞稿報導此一研究。
  本研究主軸的實驗成果,除了展現出不同向度上的數量訊息彼此之間的交互作用,可能肇因於處理數字、空間、時間概念時都涉及一種普遍的數量表徵,更進一步發現這個共同數量表徵特別在作業牽涉到動作計畫、執行等歷程時,會因需要數量的計算而被引發。在雙作業實驗典範(dual task paradigm)中,當受試者需要計畫或執行以兩根手指捏取物體的動作時,其手指開合的幅度會受到物體的大小以及物體上和作業無關的數字訊息的影響,同時這個影響是立即且自動發生的,不受試者主觀意識的控制(Chiou, Chang, Tzeng, & Wu*, 2009; Chiou, Wu, Tzeng, Hung, & Chang, 2012)。這些研究成果其中有部分最早報告於我所指導的邱耀慶同學之碩士論文(Chiou, 2007)中,此一論文也於2008年獲得”台灣心理學會蘇薌雨碩士論文獎”的肯定。
   根據研究數字和空間的連結關係所累積的知識和經驗,本實驗室將研究範疇擴展到研究一般學童和被診斷為患有發展性計算障礙(Developmental Dyscalculia,DD)的兒童之上,以探討和其數學表現相關的認知因素。此一實驗方向的結果發現:有發展性計算障礙的兒童,雖然在簡單的奇偶數判斷和數量大小判斷作業中,表現出與正常兒童相若的正確率,然而他們卻沒有如同同年齡的兒童一般,展現出典型的空間性之數字反應連結效應(the SNARC effect)。為了更進一步在教室中研究數學表現和不同認知能力以及精熟練習之間的關聯性,本實驗室和本校網路學習科技研究所的陳德懷教授合作進行國科會研究計畫(NSC 99-2410-H-008-023-MY3),設計可有效提升數學計算精熟度的教學和練習軟體,並特別檢驗其對於數學表現落後之學童的幫助(Ku, Chen, Wu, Lao, & Chan, accepted),並合作發展以學習內容為優先考量的教學軟體開發方式,特別強調學習素材和預先設計好的教學活動之間的搭配(Chang, Lin, Ching, Cheng, Chang, Chen, Wu, & Chan, 2009)。
   由以上的說明可以看出,本實驗室對於數量概念此類抽象符號表徵的實徵研究,橫跨基礎科學到教學應用層面;過去數年所累積的實驗結果,不僅揭示數字表徵與處理歷程的認知特性與神經機制,更幫助研究者針對因為視覺空間能力缺陷而造成數學學習困難的兒童,提出奠基於認知理論的教學建議,深具發展出適當補救措施的潛力。本實驗室針對人類大腦如何處理數量符號所獲致的研究成果,以及此一兼顧理論與實務的研究取向,很榮幸的本實驗室主持人-吳嫻老師在2012年獲得中央研究院年輕學者研究著作獎的肯定。. 台北市師大附 中國中部-Being WISE 科學探究夏令營Jul 2, 2013. Htm。
9.Kinjo, K.   人類表徵和處理抽象符號訊息(symbolic representations)的能力,遠較其他物種更為複雜、先進,此一特徵也是區分人類文明和生物本能的關鍵特徵之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本實驗室持續專注的研究方向,在於探討人類處理不同認知範疇中抽象符號表徵的認知功能和相應而生的神經訊號,過去四年來的研究重點,則聚焦於以下三個主題的功能性表徵與神經解剖層次的生理機制:1)數字(numbers)和數量(magnitude)概念,2)長期語言概念(long-term linguistic representations),3)語言短期記憶(verbal short-term memory)。在以下的研究介紹之中,本實驗室將簡要地說明這些主要研究方向的重要議題、所採用的實驗派典和研究工具、以及重要研究成果(過去四年中的成果將以加粗字體顯示)。. Neural correlates of merging number words.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Otago Language Centre 奧塔哥大學附設語言中心 – in. 作業庫存區 (0) TOOLS (3) ♫Music Note ♫ (13) Oh My Gosh. MokuzaiGakkaishi 34(5): 451-455. 1/5/2010 · 哪怕只有少數幾句心得都請告訴我 ˊˋ 科博館內有很多主題 我要的是科學 中心. 作業研究( Operations Research, OR )作業研究作為科學名字是出現於二十世紀30 年代末期。. 译者序: 女儿念小学四年级时, 曾带回过一份科学作业, 那是学校在四五年级学生中 举办的一个“. 410 工程與技術科學基礎學科
420 測繪科學技術
430 材料科學
440 礦山工程技術
450 冶金工程技術
460 機械工程
470 動力與電氣工程
480 能源科學技術
490 核科學技術
510 電子、通信與自動控制技術
520 計算機科學技術
530 化學工程
540 紡織科學技術
550 食品科學技術
560 土木建築工程
570 水利工程
580 交通運輸工程
590 航空、航天科學技術
610 環境科學技術
620 安全科學技術
630 管理學. Wilson” 的科学教师布置的。 另外, 我虽一看见这份作业就萌生了翻译和介绍的念头, 并因此而保存了那份作业, 却并未立即动笔, 结果等到想动笔的时候, 居然找不到它了, 如此一拖就是大半年。 所幸的是——很多人想必都有过那样的经验吧——有些东西要找它时死活找不到, 不特意找它时却往往会自动出现, 那份作业也是如此, 前不久又重新露面了, 于是趁它还没有再次 “失踪”, 赶紧翻译出来吧。. 67 RANK: 4/57 in MULTIDISCIPLINARY SCIENCES in 2014).  語言短期記憶(verbal short-term memory)的功能性表徵與神經解剖層次的生理機制

  短期記憶能力用來將抽象的符號表徵儲存在腦中的暫存器中,以協助、支持其他認知作業。本實驗室過往的研究利用核磁共振造影技術(fMRI),探究腦中支持語言短期記憶的不同成分(Martin, Wu, Freedman, Jackson, & Lesch, 2003)。延續此一研究方向,本實驗室透過國科會計畫的支持(NSC 95-2413-H-008-003, NSC 98-2410-H-008-012),利用位於台北榮民總醫院和國立陽明大學的核磁共振造影儀,檢驗對於和西方拼音文字具有迥然不同特性的中文字,是否需要運用到不同的認知能力來維持抽象的語言符號於短期記憶之中。此一系列的研究結果,呼應本實驗室在數量概念的實驗結果,顯示出不同的語言特性的確會影響到大腦對於語言刺激材料的處理方式。具體來說,因為西方拼音文字的字形和字音大致上提供具有冗餘性的資訊,因此其短期記憶只需要維持語音訊息即可;但對同音字眾多的中文來說,字形和字音的表徵並存且共同支持短期記憶,受試者才能準確無誤的區分此一暫存器中的資訊(Lin, Chen, Lai, & Wu*, under revision)。fMRI的實驗結果也顯示:中文短期記憶中的字形和字音表徵,分別由不同的神經區位所支持,和文獻中來自西方拼音文字的資料同中有異,展現出語言經驗對於大腦生理機制的影響(Chen, Chang, & Wu*, submitted; Lin, Chang, Tzeng, & Wu*, in preparation)。
   根據這些研究中文讀者儲存母語的刺激材料於短期記憶中的經驗和成果,本實驗室近年來的研究延伸探討中文讀者在記憶第二語(英文)時的認知功能和生理機制,結果發現受到中文母語影響的受試者,其記憶英文刺激材料時所展現出的行為表現和腦神經反應,不同於以英文為母語的受試者之表現,但和其記憶中文材料時的反應較為相近。這樣的結果突顯出母語經驗對於大腦運作機制所產生的決定性效果,同時也展現第二語的流利程度於後天對大腦可塑性所發揮的影響。此一成果報告於吳嫻老師所指導之研究生黎引真同學的碩士論文之中,今年也獲得”台灣心理學會蘇薌雨碩士論文獎”的肯定,我們正著手將此一研究成果投稿到學術期刊(Li, Chang, & Wu*, in preparation)。.

卡爾·弗里德里希·高斯稱數學為「科學的皇后」。[20]在拉丁原文Regina Scientiarum ,以及其德語Königin der Wissenschaften 中,對應於「科學」的單字的意思皆為知識(領域)。而實際上,science一詞在英語內本來就是這個意思,且無疑問地數學在此意義下確實是一門「科學」。將科學限定在自然科學則是在此之後的事。若認為科學是只指物理的世界時,則數學,或至少是純數學,不會是一門科學。愛因斯坦曾如此描述:「數學定律越和現實有關,它們越不確定;若它們越是確定的話,它們和現實越不會有關。」[21]. Miyazaki (1997) Effects of two wood oils on the population growth of the european houst-dust mite,Dermatophagoides pteronyssinus. 名詞)兩者之認知和生理機制的異同。實驗結果顯示:不論是動詞或名詞,因抽象程度不同所造成的電生理訊號差異,展現在類似的時間點(N400)、也造成相若的頭殼上電場分布(electrical topography),因此說明不同詞類在大腦中可能是以類似甚至相同的神經機制來表徵和處理(Tsai, Yu, Lee, Tzeng, Hung, & Wu*, 2009)。延續此一研究,我們進一步將研究範疇延伸到中文文句的處理,利用腦磁波儀探討違背語意限制(semantic violation)的句子(*派對上所有人吃任何蛋糕),和違背語法限制(syntactic violation)的句子(*麵包師傅正在預備了點心),在閱讀時是否會引發相同的生理反應。實驗結果顯示:腦中負責語意和語法處理的生理機制有所不同,以致兩類刺激材料所造成的腦磁神經訊號在時間點和頭殼上的腦磁場分布均不相同(Tsai, Tzeng, Hung, & Wu*, 2013)。.  長期語言概念(long-term linguistic representations)的功能性表徵與神經解剖層次的生理機制

  除了數字概念之外,語言也是一種抽象的符號,對於人類生活的各個層面都影響至鉅。根據以往本實驗室在正常受試者以及腦傷病人身上所累積的研究經驗(Wu, Martin, & Markus, 2002; Wu, Waller, & Chatterjee, 2007),以及在過去數年中本實驗室主持人-吳嫻老師透過中研院主題計畫(AS-99-TP-AC1)和國科會計畫(NSC 102-2628-H-008-002-MY3,國科會優秀年輕學者研究計畫)的支持,深入探討語意處理的認知與神經機制。
   有別於在文獻中被大量探討的拼音文字,中文字中並無和發音元素密切對應的字母等表徵,反而是分別由意旁和聲旁提供和整字字意以及讀音相關的訊息。本實驗室和吳嫻老師所指導的博士班學生利用位於中央研究院物理所、具有優異時間解析度的腦磁波儀,針對意旁和聲旁這兩種次詞彙(sublexical)的組成成分之處理歷程,進行精密的測量。實驗結果顯示:中文聲旁的處理較意旁來得早,其對於字詞辨識所造成的效果也較大(Hung, Tzeng, Hung, & Wu*, 2014)。此一發現不僅促進研究者對於中文處理歷程的了解,也說明了聲旁對於中文辨識的重要性,若能據以設計符合大腦處理文字訊息之原理的教學內容,相信對於以中文為母語的學童和學習中文為第二語的外籍人士,在其學習識字的過程中都可帶來很大的幫助。
  除了探討次詞彙層次的語意處理,本實驗室也利用腦電波儀檢驗詞彙層次的語意處理歷程。在牽涉到不同語意處理深度的作業中,我們請受試者對具體或抽象的雙字中文動詞或名詞進行詞彙判斷(刺激材料是否為一實際存在的詞)或意義判斷,並同時記錄受試者的腦電波,以釐清語意向度(抽象vs. 36 RANK: 3/125 in RADIOLOGY, NUCLEAR MEDICINE & MEDICAL IMAGING in 2014).  總結

  在本實驗室過去四年的研究之中,透過探索人類認知歷程的行為實驗和結合功能核磁共振造影技術和腦電波儀、腦磁波儀之腦造影實驗,累積了豐富的研究經驗,也透過對於數量、語言、短期記憶等抽象概念範疇的持續關注與深入探討,釐清其功能性表徵及生理機制,為相關學術領域提供具有創新性和重要性的研究知識,實驗成果皆發表於認知神經科學領域的重要期刊上,受到國內、外學者重視,也被應用於教育現場之中。本實驗室近年來在相關領域所獲得的研究計畫和所發表的論文,均說明本實驗室進行相關研究的專注與能力。這些研究方向,大多為本實驗室構思和主導,在執行過程中則有和國際學者交流、合作的寶貴產出,加上本實驗室帶領許多年輕學子全心投入研究,在為這個領域開創新方向、產生新知識的同時,也為其永續發展厚植新的研究人力。
   本實驗室在數個研究方向所累積的成果,不只是針對獨立研究議題各自進行探討,其互相呼應的實驗結果,同時也展現出大腦在處理不同訊息時的共通神經運作法則。本實驗室的研究主軸之一,探討人們對於數字、時間與空間訊息處理的心理表徵與運作方式,結果發現儘管不同屬性的訊息在大腦中各有其專司的神經運作機制,但不同訊息處理機制間的神經網路運作方式,也有密切的交互作用;視覺、空間思考、語言等各認知範疇,在大腦中亦有共通的訊息處理原則,其神經運作法則相似、彼此若合符節,彰顯出大腦的基本生理機制,這也和本實驗室過往的研究一致(Chiou, Chang, Tzeng, & Wu*, 2009; Wu*, Morganti, & Chatterjee, 2008; Wu, Waller, Chatterjee, 2007)。本實驗室的研究成果同時展現出大腦處理不同抽象符號表徵的方式,尚會受到存於認知系統中之文化經驗的影響,而具有文化獨特性。這些研究也清楚說明本實驗室所專注研究的數量和語言這兩個抽象符號表徵,其處理歷程在腦中的密切關係。
  利用各式的實驗派典和各先進的腦造影儀器,對不同知識範疇的議題進行探討,可幫助強調跨領域整合的認知神經科學研究,獲致可互相驗證、增強的重要成果,也是進行尖端研究的必然取向。本實驗室過去數年的研究,議題橫跨數量、語言、短期記憶等知識範疇,研究工具包括行為實驗、腦電波儀、腦磁波儀、功能性核磁共振造影技術,最近的國科會計畫(NSC 102-2628-H-008-002-MY3, 國科會優秀年輕學者研究計畫)也充分利用此一取向的強處,將以不同腦造影工具探討數量和語言訊息中的結構處理(即文法)之共通神經機制,並檢驗短期記憶對於此種歷程的影響。儘管此一分進合擊的研究方式,比起單一重點的實驗取向,勢必面對較多理論上和技術上的挑戰,也不利於在短時間內累積較多的學術論文發表,但其所帶來的成果,可以提供單一研究工具所不及的實徵證據,也更有帶來學術上突破的可能性。本實驗室採取的此一研究取向,在過去數年來已累積了紮實的研究基礎,本實驗室主持人-吳嫻老師也很幸運地獲得2014年吳健雄學術基金會台灣女科學家新秀獎的肯定;在未來的研究方向上,本實驗室將持續利用行為實驗和各種腦造影工具,深入研究不同抽象符號表徵的認知功能和神經機制,以建立起行為表現和腦功能之間的關連性,並將這些基礎研究所提供的實徵證據,應用於實務之上,以科學研究成果促進人類社會的福祉。.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西方語言中「數學」(希臘語:μαθηματικά )一詞源自於古希臘語的μάθημα (máthēma ),其有學習、學問、科學,以及另外還有個較狹義且技術性的意思-「數學研究」,即使在其語源內。其形容詞μαθηματικός (mathēmatikós ),意思為和學習有關的或用功的,亦會被用來指數學的。其在英語中表面上的複數形式,及在法語中的表面複數形式les mathématiques ,可溯至拉丁文的中性複數mathematica ,由西塞羅譯自希臘文複數τα μαθηματικά (ta mathēmatiká ),此一希臘語被亞里士多德拿來指「萬物皆數」的概念。[8][9].

http://ebook.slhs.tp.edu.tw/books/slhs/1/ 航海王秘笈The Secret of ...

Htm。
9.Kinjo, K. Tw/health/d152488 。
2.吳金村、王昭鈞 (1990) 台灣扁柏與紅檜心材精油之抗菌活性。國立中興大學農學院實驗林研究報告。12(1):187-192 。
3.卓芷津 (2002) 精油全書-芳香療法使用小百科。商周出版。173 頁。
4.郭寶章 (1995) 台灣貴重針葉五木。中華林學叢書956 號。510 頁。
5.張上鎮、王升陽 (1995) 抗白蟻性木材抽出成分之探討。林產工業。14 (2):149-159 。
6.張上鎮、王升陽 (1998) 來自台灣森林之芳香維他命。台灣林業。24(3) :33-37 。
7.張上鎮、陳品方 (2000) 精油之抗細菌與抗真菌活性。林產工業。19(2) :275-284 。
8.檜木功效探討。
http://sakura-forest. Otago Language Centre 奧塔哥大學附設語言中心 – in. 國立臺灣科學教育館National Taiwan Science Education Center. Yaga (1988)
Termiticidal substances from the wood ofChamaecyparis obtusa. 台北市師大附 中國中部-Being WISE 科學探究夏令營Jul 2, 2013. Wilson” 的科学教师布置的。 另外, 我虽一看见这份作业就萌生了翻译和介绍的念头, 并因此而保存了那份作业, 却并未立即动笔, 结果等到想动笔的时候, 居然找不到它了, 如此一拖就是大半年。 所幸的是——很多人想必都有过那样的经验吧——有些东西要找它时死活找不到, 不特意找它时却往往会自动出现, 那份作业也是如此, 前不久又重新露面了, 于是趁它还没有再次 “失踪”, 赶紧翻译出来吧。. 译者序: 女儿念小学四年级时, 曾带回过一份科学作业, 那是学校在四五年级学生中举办的一个 “科学节” (science fair) 活动的一部分, 有实验也有理论, 有课内辅导也有课外操作, 由学生每两三人一组合作进行, 历时一两个月。 那份作业我看了之后立刻萌生了将之翻译出来, 推荐给国内小学的念头。 之所以萌生那样的念头, 是因为那份作业相当不错——甚至出乎我意料——地体现了科学研究的风格。 虽然这种赞赏首先是因为它是小学四年级的作业, 从而我是拿心目中的小学标准来衡量的, 但若与我自己念过的学校进行对比的话, 那么其实只有在大学时的一门选修课 “自选物理实验” 上才有过流程类似的 “作业”。 除此之外, 无论在小学、 中学、 还是大学的任何其他实验课上都不曾有过那样的 “作业”——连接近的都没有。 那些实验课都只是按部就班地走程序, 做一些除偶尔让人感到繁琐之外并无其他挑战性的实验, 结果则完全是已知的, 甚至不做也能写出实验报告来。 当然, 那都是 “老皇历” 了, 我出国已近二十年, 离开小学已近三十年, 也许如今的国内小学早已有类似的作业, 无需我推荐了。 若如此, 这篇翻译就只当是我自己的一份怀旧对比吧。.

 語言短期記憶(verbal short-term memory)的功能性表徵與神經解剖層次的生理機制

  短期記憶能力用來將抽象的符號表徵儲存在腦中的暫存器中,以協助、支持其他認知作業。本實驗室過往的研究利用核磁共振造影技術(fMRI),探究腦中支持語言短期記憶的不同成分(Martin, Wu, Freedman, Jackson, & Lesch, 2003)。延續此一研究方向,本實驗室透過國科會計畫的支持(NSC 95-2413-H-008-003, NSC 98-2410-H-008-012),利用位於台北榮民總醫院和國立陽明大學的核磁共振造影儀,檢驗對於和西方拼音文字具有迥然不同特性的中文字,是否需要運用到不同的認知能力來維持抽象的語言符號於短期記憶之中。此一系列的研究結果,呼應本實驗室在數量概念的實驗結果,顯示出不同的語言特性的確會影響到大腦對於語言刺激材料的處理方式。具體來說,因為西方拼音文字的字形和字音大致上提供具有冗餘性的資訊,因此其短期記憶只需要維持語音訊息即可;但對同音字眾多的中文來說,字形和字音的表徵並存且共同支持短期記憶,受試者才能準確無誤的區分此一暫存器中的資訊(Lin, Chen, Lai, & Wu*, under revision)。fMRI的實驗結果也顯示:中文短期記憶中的字形和字音表徵,分別由不同的神經區位所支持,和文獻中來自西方拼音文字的資料同中有異,展現出語言經驗對於大腦生理機制的影響(Chen, Chang, & Wu*, submitted; Lin, Chang, Tzeng, & Wu*, in preparation)。
   根據這些研究中文讀者儲存母語的刺激材料於短期記憶中的經驗和成果,本實驗室近年來的研究延伸探討中文讀者在記憶第二語(英文)時的認知功能和生理機制,結果發現受到中文母語影響的受試者,其記憶英文刺激材料時所展現出的行為表現和腦神經反應,不同於以英文為母語的受試者之表現,但和其記憶中文材料時的反應較為相近。這樣的結果突顯出母語經驗對於大腦運作機制所產生的決定性效果,同時也展現第二語的流利程度於後天對大腦可塑性所發揮的影響。此一成果報告於吳嫻老師所指導之研究生黎引真同學的碩士論文之中,今年也獲得”台灣心理學會蘇薌雨碩士論文獎”的肯定,我們正著手將此一研究成果投稿到學術期刊(Li, Chang, & Wu*, in preparation)。

Htm。
9.Kinjo, K.  語言短期記憶(verbal short-term memory)的功能性表徵與神經解剖層次的生理機制

  短期記憶能力用來將抽象的符號表徵儲存在腦中的暫存器中,以協助、支持其他認知作業。本實驗室過往的研究利用核磁共振造影技術(fMRI),探究腦中支持語言短期記憶的不同成分(Martin, Wu, Freedman, Jackson, & Lesch, 2003)。延續此一研究方向,本實驗室透過國科會計畫的支持(NSC 95-2413-H-008-003, NSC 98-2410-H-008-012),利用位於台北榮民總醫院和國立陽明大學的核磁共振造影儀,檢驗對於和西方拼音文字具有迥然不同特性的中文字,是否需要運用到不同的認知能力來維持抽象的語言符號於短期記憶之中。此一系列的研究結果,呼應本實驗室在數量概念的實驗結果,顯示出不同的語言特性的確會影響到大腦對於語言刺激材料的處理方式。具體來說,因為西方拼音文字的字形和字音大致上提供具有冗餘性的資訊,因此其短期記憶只需要維持語音訊息即可;但對同音字眾多的中文來說,字形和字音的表徵並存且共同支持短期記憶,受試者才能準確無誤的區分此一暫存器中的資訊(Lin, Chen, Lai, & Wu*, under revision)。fMRI的實驗結果也顯示:中文短期記憶中的字形和字音表徵,分別由不同的神經區位所支持,和文獻中來自西方拼音文字的資料同中有異,展現出語言經驗對於大腦生理機制的影響(Chen, Chang, & Wu*, submitted; Lin, Chang, Tzeng, & Wu*, in preparation)。
   根據這些研究中文讀者儲存母語的刺激材料於短期記憶中的經驗和成果,本實驗室近年來的研究延伸探討中文讀者在記憶第二語(英文)時的認知功能和生理機制,結果發現受到中文母語影響的受試者,其記憶英文刺激材料時所展現出的行為表現和腦神經反應,不同於以英文為母語的受試者之表現,但和其記憶中文材料時的反應較為相近。這樣的結果突顯出母語經驗對於大腦運作機制所產生的決定性效果,同時也展現第二語的流利程度於後天對大腦可塑性所發揮的影響。此一成果報告於吳嫻老師所指導之研究生黎引真同學的碩士論文之中,今年也獲得”台灣心理學會蘇薌雨碩士論文獎”的肯定,我們正著手將此一研究成果投稿到學術期刊(Li, Chang, & Wu*, in preparation)。. 哪怕只有少數幾句心得都請告訴我 ˊˋ 科博館內有很多主題 我要的是科學 中心. 書籍簡介__壞習慣的正面力量?科學認證!壞習慣其實好處多多 書名:壞習慣的正面力量?科學認證!壞習慣其實好處多多
作者:理查.史提芬斯 Richard Stephens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5年12月18日 理查是英國基爾大學(Keele University)講師,他娶了個雕像老婆,課餘時間還喜歡賽車。他進行「罵髒話對心理的助益」研究時,曾受到包括來自BBC等國際媒體的注目。他的團隊於2010年榮獲搞笑諾貝爾獎(Ig Nobel Prize),其研究獲評為「可以讓你大笑又能讓你深思的科學」。理查是國際宿醉研究會的創始成員,亦為英國心理學協會生物心理學部主席。並於2014年榮獲惠康基金會科學寫作獎(Wellcome Trust Science Writing Prize)。 讓科學控、不良科青們興奮不已的超古怪心理學實驗
人類惡習的隱形好處大噴發,一秒幫你的壞習慣強力漂白 先別急著改掉壞習慣!因為壞習慣其實可能並不壞。
就讓科學家幫你背書,請放心地死性不改吧!  . 作業庫存區 (0) TOOLS (3) ♫Music Note ♫ (13) Oh My Gosh. 欢迎来到 “超级科学”! [译者注: “超级科学” (Super Science) 为此次科学作业的昵称。] 如你们或许已经知道的, 我们正在今年的四五年级之中规划一次科学节。 我将把尽可能多的课堂时间用于帮助这一规划。 但是, 某些工作将需要我们一同引导在家里完成。 学生们将从班上选择一到两位同学作为合作伙伴。 他们应选择住得近的人, 以便在有需要时可以安排课后或周末的时间进行合作。 科学节将于 5 月 30 日晚上 7 点举行, 我们希望你们中的许多人将能前来参观学生们的作品。. 译者序: 女儿念小学四年级时, 曾带回过一份科学作业, 那是学校在四五年级学生中举办的一个 “科学节” (science fair) 活动的一部分, 有实验也有理论, 有课内辅导也有课外操作, 由学生每两三人一组合作进行, 历时一两个月。 那份作业我看了之后立刻萌生了将之翻译出来, 推荐给国内小学的念头。 之所以萌生那样的念头, 是因为那份作业相当不错——甚至出乎我意料——地体现了科学研究的风格。 虽然这种赞赏首先是因为它是小学四年级的作业, 从而我是拿心目中的小学标准来衡量的, 但若与我自己念过的学校进行对比的话, 那么其实只有在大学时的一门选修课 “自选物理实验” 上才有过流程类似的 “作业”。 除此之外, 无论在小学、 中学、 还是大学的任何其他实验课上都不曾有过那样的 “作业”——连接近的都没有。 那些实验课都只是按部就班地走程序, 做一些除偶尔让人感到繁琐之外并无其他挑战性的实验, 结果则完全是已知的, 甚至不做也能写出实验报告来。 当然, 那都是 “老皇历” 了, 我出国已近二十年, 离开小学已近三十年, 也许如今的国内小学早已有类似的作业, 无需我推荐了。 若如此, 这篇翻译就只当是我自己的一份怀旧对比吧。.

One Comment

  1. Frank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