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作業掙錢

Mar 24, 2012 · (1. 29   
台灣有不少醫師世家,醫師父子、夫妻、連襟、兄弟檔特別多,有人形容:「任何一位醫師的訃聞上,親屬名單隨便找一找,至少有三、五人也是醫師。」 這個說法絕不誇張,已故醫界耆宿魏火曜、弟弟魏炳炎、長子魏達成、三子魏拙夫、孫子魏柏立,四代十餘人都是醫師;台北榮總院長林芳郁的父親是羅東開業醫師,太太林靜芸的家族,從外公陳水潭一脈相傳,父親林秋江、叔叔林秋華、哥哥林愷碩,到女兒林之昀都是醫師。 另一個著名的醫師世家則屬前衛生署長侯勝茂一家,他父親侯水勝是嘉義名醫,兄長侯勝浤、弟弟侯勝博,太太劉秀雯,兒子侯君翰、女兒侯君穎,都是醫師。 台南已故名醫韓石泉育有六子,五個兒子都是醫師,唯一不當醫師的兒子娶女醫師為妻;郭綜合醫院總裁郭國銓一門八位博士,其中七人是醫學博士,第三代孫子也多半念醫學系,懸壺世家綿延不絕。 台灣早期醫師均屬社會菁英,不少政商豪門爭相與醫師聯姻,國民黨主席吳伯雄的家族,除父親吳鴻麟是醫師,另有三位叔伯也是醫師,大姊夫是台灣肝炎之父宋瑞樓、堂兄是前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吳運東。前衛生署長張博雅和詹啟賢家族成員,也不乏由醫轉政的例子。 醫界「近親繁殖」特別嚴重?家族中有十多人從醫的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認為,醫師大半時間都待在象牙塔內,環境極為封閉,「怎麼挑還是挑上同業」。 林芳郁說,他們家庭教育非常開明,一子一女各有其志向,沒有刻意安排,老大學的是化工,老二則追隨媽媽走整形外科;劉秀雯則把他們一家四口都是醫師歸為「上天的安排」。一名補教業者不諱言,不少大學醫學系重考生出自醫師世家,從小背負著父母期望,還有「先生娘」天天帶著便當陪孩子補習,用心良苦,孩子壓力也很大。  
法官醫師 合倡中文病歷【聯合報╱記者劉峻谷2009. Com/tayiu/2969996   天堂不撤守-啟動病歷中文化,捨葉署長其誰?>中時09-06-01陳長文
   五月初,筆者曾在本欄針對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希望衛生署長葉金川能為眾多無聲的病患權益發聲。不久,衛生署醫事處的石處長向筆者表示葉署長因為出席世衛大會,而未能親自回應這個題目。石處長也提供了一些寶貴的意見。但筆者仍希望就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再次就教於葉署長。 
   由於筆者最近正在進行癌症治療的後續療程,因此有更多機會就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和醫生朋友交換意見。然而,多數人都不否認病歷中文化的正當性,只是在政策的優先次序或相關的配套問題有疑慮。大致可歸納如下: 
   一、認為病歷電子化應該更優先於病歷中文化的問題。然筆者認為兩者並不衝突,醫政機關在推動病歷電子化的同時,也可以推動病歷中文化。 
   二、病歷品質的問題更迫切,有些醫生連英文病歷都未必寫得好。但筆者認為落實病歷中文化其實正可以加速提升病歷的品質,因為病歷品質的高下顯然以大多數人易懂的中文寫作時較易判斷。    三、病歷中文化牽涉到的是前端的醫學教學的問題,要從教育著手。然而,教育往往有其「市場導向」,如果台灣並沒有一個實務上撰寫中文病歷的醫事工作環境,不管是醫學教授或醫學院學生也都較難感受到改變的壓力。換言之,病歷中文化政策與醫學教學改革具有相輔相成的關係。    四、病歷中文化會加重醫生的負擔。大多數的醫生都習慣以英文寫病歷,改為中文,當然會增加不便、加重負擔,而且一般來說中文寫病歷(或電腦打字)似乎較用英文更為費時,特別是健保給付已經相當的緊縮,若貿然實施,可能會壓迫醫生的問診時間。但當筆者進一步問,若聘助手協助醫生登鍵中文病歷,可不可以改善?許多醫生回答是應可改善,但要多花一些成本。換言之,這又回到了政府的「資源分配」問題,很多人不解筆者為什麼要不斷的詬病政府花費七百五十億購買三十架無用的阿帕契攻擊直昇機,殊不知,這些天價經費的零頭,很可能就能補足許多不足的醫療或社福資源。    筆者在五月五日發現了膀胱腫瘤。這讓我有特別的感謝與感慨,感謝的是,遇到很多細心好醫生,盡心竭力提供最好的醫療照顧。感慨的是,一方面,不論在主客觀條件上,我都有較充分的條件,取得有關我病情的詳細資訊。但即便如此,如果有中文病歷,對我仍是一種方便,可以用最親切的語言認識病情;二方面,對許多資訊相對弱勢或英文能力較欠缺的民眾來說,英文病歷有寫和沒寫有什麼差別呢?    葉署長曾留學海外,英文造詣自然不錯。但身為政務官,能不能將心比心把自己想像成不懂英文的民眾,去想像面對病歷史爬滿看不懂文字的憂慌呢?病歷的功能固然是為便利醫事環節中的溝通之用。但是,更要顧及病人和家屬的「知」的需要。更何況,病歷中文化後,由於病人較易理解文件記載上的病歷資訊,一方面可以發揮偵錯效果,當病患發現病歷記載與病情不符時,即可向醫生反映;二方面,當醫療糾紛發生時,由於中文病歷記載較無資訊障礙,承審法官就不用面對,英文病歷在病患看不懂的情況下,賦予證據力公不公平的疑慮;三方面可以發揮監督的效果,避免極少數不肖醫生用口說A病卻報B病的方式詐領健保費。    最後,並不是要立刻實施病歷中文化,但既然許多人都「客氣地」肯定病歷中文化的正當性,那麼,衛生署至少應該宣示「啟動」病歷中文化的計畫,衛生署可否告訴我們,何時是「起點」呢?何不把病病歷中文化當作中華民國一百年時給病患朋友的賀禮,宣示在民國一百年實施。而不是用「病歷中文化很好,但不是最迫切優先的醫事改革項目,還不到推動的時機」的說詞推拖。    還是要再問,如果德國、法國、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是用官方語言作為病歷語言,別的國家能,為什麼台灣不能?而筆者更要問葉署長,在病歷中文化的問題上,如果向以魄力得到民眾肯定的葉金川署長不關心,還有誰有能力關心呢?(作者為律師,法學教授)
http://blog. €(聖經箴言19:17) 農家女大學生發帖稱:我想做二奶 只要有人要 (2009å¹´12月04日 轉載) 來源:華聲線上. ”(聖經箴言19:17) 農家女大學生發帖稱:我想做二奶 只要有人要 (2009年12月04日 轉載) 來源:華聲線上. 29   
台北市倪姓男子開刀治療打鼾,術後出現口水流不停等後遺症,他調病歷發現醫師手寫、電腦打字英文病歷不同,認為是多做了舌根縮小手術的後遺症,控告蘇姓醫師涉及偽造文書、業務過失傷害。檢方偵辦後認為醫師沒有疏失,處分不起訴。 九十六年四月中旬,倪姓男子到北市內湖三總開刀治療打鼾,術後出現呼吸困難、流口水、疝氣等後遺症。蘇姓醫師辯稱,懸壅垂顎咽整形手術必要時要切割舌根部,他沒有過失。 士林地檢署將本案移送行政院醫事審議委員會鑑定。醫審會指出,懸壅垂顎咽整形手術是為了擴大呼吸通道,倪的舌根肥厚,醫師切除部分舌根是正確做法。 醫審會認為,倪姓男子會不自主流口水,是因唾液腺分泌過多唾液,與手術沒有因果關係;其次,懸壅垂顎咽整形手術的範圍原本即包括舌根縮小手術,病患是誤解英文病歷。 檢方認定,手寫、打字英文病歷記載雖有不同,但手術內容一致,是病患誤解,醫師沒有偽造文書。檢方也認為,如果病歷以中文書寫並註明手術範圍,有助於減少誤解和糾紛。  
閱報秘書/懸壅垂顎咽整形 【聯合報記者林宜靜 2009. 29
 
國內醫學系學生代表強調,現行醫師法規定,國內、外醫學系畢業生,必須經實習期滿成績合格,領有畢業證書,才能參加醫師考試,波蘭醫學系學生只有見習,並無實習,按照規定不能參加國考。 醫學生代表近日將前往監察院,希望監察院針對波蘭醫學生回國考照資格一事,進行調查。除此之外,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學生、台灣醫學生聯合會幹部柳林瑋表示,國外醫學系良莠不齊,他們希望立即修改醫師法第四條之一,只要是海外就學返國的醫學生,都要先通過學歷認證、在台灣實習後,才能參加國考,保障兩千三百萬人就醫安全。 對於網路上對波蘭醫學生及家長人肉搜索,雖然部分醫學生不贊成,但還是有很多人在網路、社群發起質疑批評。台灣醫學生聯合會會長張恆豪認為,網路上出現的「波蘭醫師一覽表」,是某些醫學生對許多醫師送孩子到波蘭念醫學系,以及部分代辦公司及波蘭學校便宜行事等行為的不滿。 張恆豪表示,國外醫學教育制度對實習沒有統一標準,訓練過程良莠不齊,台灣醫學生才推動修改醫師法,希望外國醫學生都能通過「學歷甄試」。實習經驗是醫師儲備臨床經驗、基本能力的重要過程,台灣醫學生的見實習訓練共有三年,而波蘭醫學生並非每人都有實習經驗,許多人畢業後直接「上戰場」,在臨床上難免出問題。 張恆豪說,現有制度規範波蘭醫學生不需經學歷甄試,可直接參考國考,但已有一位從波蘭醫學院畢業的醫師選擇先通過學歷認證。張恆豪說,這位醫師可以,相信其他有能力的外國學生也沒問題。張恆豪強調,如果通過學歷認證,波蘭醫學生跟台灣醫學生一樣,有實習經驗,同樣也會獲得肯定。  
醫生世家 愛「代代相傳」【聯合報╱記者詹建富2009.  
⋯⋯

 
 

20% 靠的是智商, 80%

1
2
3
4

100%. 文庫: Super Dash文庫 菁英文庫: 發表期間: 2009年12月-2015年3月: 冊數: 18卷: 小說:要聽爸爸的話! 〜小兔兔圖案〜 小說版.

29   
台灣有不少醫師世家,醫師父子、夫妻、連襟、兄弟檔特別多,有人形容:「任何一位醫師的訃聞上,親屬名單隨便找一找,至少有三、五人也是醫師。」 這個說法絕不誇張,已故醫界耆宿魏火曜、弟弟魏炳炎、長子魏達成、三子魏拙夫、孫子魏柏立,四代十餘人都是醫師;台北榮總院長林芳郁的父親是羅東開業醫師,太太林靜芸的家族,從外公陳水潭一脈相傳,父親林秋江、叔叔林秋華、哥哥林愷碩,到女兒林之昀都是醫師。 另一個著名的醫師世家則屬前衛生署長侯勝茂一家,他父親侯水勝是嘉義名醫,兄長侯勝浤、弟弟侯勝博,太太劉秀雯,兒子侯君翰、女兒侯君穎,都是醫師。 台南已故名醫韓石泉育有六子,五個兒子都是醫師,唯一不當醫師的兒子娶女醫師為妻;郭綜合醫院總裁郭國銓一門八位博士,其中七人是醫學博士,第三代孫子也多半念醫學系,懸壺世家綿延不絕。 台灣早期醫師均屬社會菁英,不少政商豪門爭相與醫師聯姻,國民黨主席吳伯雄的家族,除父親吳鴻麟是醫師,另有三位叔伯也是醫師,大姊夫是台灣肝炎之父宋瑞樓、堂兄是前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吳運東。前衛生署長張博雅和詹啟賢家族成員,也不乏由醫轉政的例子。 醫界「近親繁殖」特別嚴重?家族中有十多人從醫的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認為,醫師大半時間都待在象牙塔內,環境極為封閉,「怎麼挑還是挑上同業」。 林芳郁說,他們家庭教育非常開明,一子一女各有其志向,沒有刻意安排,老大學的是化工,老二則追隨媽媽走整形外科;劉秀雯則把他們一家四口都是醫師歸為「上天的安排」。一名補教業者不諱言,不少大學醫學系重考生出自醫師世家,從小背負著父母期望,還有「先生娘」天天帶著便當陪孩子補習,用心良苦,孩子壓力也很大。  
法官醫師 合倡中文病歷【聯合報╱記者劉峻谷2009.  
⋯⋯

 
 

20% 靠的是智商, 80%

1
2
3
4

100%. 29   
三軍總醫院神經內科醫師林俊杰表示,打鼾是呼吸道某個部位阻塞,導致呼吸頻率延遲,常見手術方法是將懸壅垂顎咽整形縮小。 林俊杰解釋,舌下根和懸壅垂的相對位置,「懸壅垂是八里、舌下根是淡水」,舌下根如面積太大,睡覺時舌根往後倒也會阻塞部分呼吸道,舌根縮小與整修懸壅垂有相同的目的。 懸壅垂開刀術後,患者可能會有鼻音、喝水會嗆到等,有百分之五十的人,一年後會復發。醫師通常建議患者先減重、特別是睡前不可吃太多東西,側睡讓呼吸道面積增大,嘗試戴陽壓持續呼吸器面罩,如果都沒有效,開刀是最後選項。  
大陸醫師 白話文寫病歷【聯合報記者劉峻谷09. Com/tayiu/2969996   天堂不撤守-啟動病歷中文化,捨葉署長其誰?>中時09-06-01陳長文
   五月初,筆者曾在本欄針對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希望衛生署長葉金川能為眾多無聲的病患權益發聲。不久,衛生署醫事處的石處長向筆者表示葉署長因為出席世衛大會,而未能親自回應這個題目。石處長也提供了一些寶貴的意見。但筆者仍希望就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再次就教於葉署長。 
   由於筆者最近正在進行癌症治療的後續療程,因此有更多機會就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和醫生朋友交換意見。然而,多數人都不否認病歷中文化的正當性,只是在政策的優先次序或相關的配套問題有疑慮。大致可歸納如下: 
   一、認為病歷電子化應該更優先於病歷中文化的問題。然筆者認為兩者並不衝突,醫政機關在推動病歷電子化的同時,也可以推動病歷中文化。 
   二、病歷品質的問題更迫切,有些醫生連英文病歷都未必寫得好。但筆者認為落實病歷中文化其實正可以加速提升病歷的品質,因為病歷品質的高下顯然以大多數人易懂的中文寫作時較易判斷。    三、病歷中文化牽涉到的是前端的醫學教學的問題,要從教育著手。然而,教育往往有其「市場導向」,如果台灣並沒有一個實務上撰寫中文病歷的醫事工作環境,不管是醫學教授或醫學院學生也都較難感受到改變的壓力。換言之,病歷中文化政策與醫學教學改革具有相輔相成的關係。    四、病歷中文化會加重醫生的負擔。大多數的醫生都習慣以英文寫病歷,改為中文,當然會增加不便、加重負擔,而且一般來說中文寫病歷(或電腦打字)似乎較用英文更為費時,特別是健保給付已經相當的緊縮,若貿然實施,可能會壓迫醫生的問診時間。但當筆者進一步問,若聘助手協助醫生登鍵中文病歷,可不可以改善?許多醫生回答是應可改善,但要多花一些成本。換言之,這又回到了政府的「資源分配」問題,很多人不解筆者為什麼要不斷的詬病政府花費七百五十億購買三十架無用的阿帕契攻擊直昇機,殊不知,這些天價經費的零頭,很可能就能補足許多不足的醫療或社福資源。    筆者在五月五日發現了膀胱腫瘤。這讓我有特別的感謝與感慨,感謝的是,遇到很多細心好醫生,盡心竭力提供最好的醫療照顧。感慨的是,一方面,不論在主客觀條件上,我都有較充分的條件,取得有關我病情的詳細資訊。但即便如此,如果有中文病歷,對我仍是一種方便,可以用最親切的語言認識病情;二方面,對許多資訊相對弱勢或英文能力較欠缺的民眾來說,英文病歷有寫和沒寫有什麼差別呢?    葉署長曾留學海外,英文造詣自然不錯。但身為政務官,能不能將心比心把自己想像成不懂英文的民眾,去想像面對病歷史爬滿看不懂文字的憂慌呢?病歷的功能固然是為便利醫事環節中的溝通之用。但是,更要顧及病人和家屬的「知」的需要。更何況,病歷中文化後,由於病人較易理解文件記載上的病歷資訊,一方面可以發揮偵錯效果,當病患發現病歷記載與病情不符時,即可向醫生反映;二方面,當醫療糾紛發生時,由於中文病歷記載較無資訊障礙,承審法官就不用面對,英文病歷在病患看不懂的情況下,賦予證據力公不公平的疑慮;三方面可以發揮監督的效果,避免極少數不肖醫生用口說A病卻報B病的方式詐領健保費。    最後,並不是要立刻實施病歷中文化,但既然許多人都「客氣地」肯定病歷中文化的正當性,那麼,衛生署至少應該宣示「啟動」病歷中文化的計畫,衛生署可否告訴我們,何時是「起點」呢?何不把病病歷中文化當作中華民國一百年時給病患朋友的賀禮,宣示在民國一百年實施。而不是用「病歷中文化很好,但不是最迫切優先的醫事改革項目,還不到推動的時機」的說詞推拖。    還是要再問,如果德國、法國、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是用官方語言作為病歷語言,別的國家能,為什麼台灣不能?而筆者更要問葉署長,在病歷中文化的問題上,如果向以魄力得到民眾肯定的葉金川署長不關心,還有誰有能力關心呢?(作者為律師,法學教授)
http://blog. 29
 
國內醫學系學生代表強調,現行醫師法規定,國內、外醫學系畢業生,必須經實習期滿成績合格,領有畢業證書,才能參加醫師考試,波蘭醫學系學生只有見習,並無實習,按照規定不能參加國考。 醫學生代表近日將前往監察院,希望監察院針對波蘭醫學生回國考照資格一事,進行調查。除此之外,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學生、台灣醫學生聯合會幹部柳林瑋表示,國外醫學系良莠不齊,他們希望立即修改醫師法第四條之一,只要是海外就學返國的醫學生,都要先通過學歷認證、在台灣實習後,才能參加國考,保障兩千三百萬人就醫安全。 對於網路上對波蘭醫學生及家長人肉搜索,雖然部分醫學生不贊成,但還是有很多人在網路、社群發起質疑批評。台灣醫學生聯合會會長張恆豪認為,網路上出現的「波蘭醫師一覽表」,是某些醫學生對許多醫師送孩子到波蘭念醫學系,以及部分代辦公司及波蘭學校便宜行事等行為的不滿。 張恆豪表示,國外醫學教育制度對實習沒有統一標準,訓練過程良莠不齊,台灣醫學生才推動修改醫師法,希望外國醫學生都能通過「學歷甄試」。實習經驗是醫師儲備臨床經驗、基本能力的重要過程,台灣醫學生的見實習訓練共有三年,而波蘭醫學生並非每人都有實習經驗,許多人畢業後直接「上戰場」,在臨床上難免出問題。 張恆豪說,現有制度規範波蘭醫學生不需經學歷甄試,可直接參考國考,但已有一位從波蘭醫學院畢業的醫師選擇先通過學歷認證。張恆豪說,這位醫師可以,相信其他有能力的外國學生也沒問題。張恆豪強調,如果通過學歷認證,波蘭醫學生跟台灣醫學生一樣,有實習經驗,同樣也會獲得肯定。  
醫生世家 愛「代代相傳」【聯合報╱記者詹建富2009. 29   
士林地方法院醫療專業法庭多位法官支持病歷中文化,他們認為病歷是為病患存在,病患有知的權利,將與積極倡導病歷中文化的高克培醫師合作,推動病歷中文化。 士林地方法院民事庭共有六位醫療專業庭法官,有四位支持病歷改以中文撰寫。承審民事、醫療糾紛案件多年的法官張國勳表示,法官審判的基礎,要先知道醫師所寫病歷內容。 張國勳表示,多年來,他屢次要求涉訟的醫院或醫師將病歷譯成中文,都遭醫院以擔心病患或家屬會以中文、英文語意的落差或誤解,做為攻擊醫師、控告醫師偽造文書等理由而回絕,要醫院將病歷譯成中文,「簡直比登天還難。」 法官方彬彬表示,法官雖然不懂醫學專業,仍有依據邏輯判斷對錯的能力,透過病歷掌握醫師診治過程是否合乎邏輯,再參考醫事審議委員會的鑑定結果,做出正確的判斷。她說,法官如果連最基本的病歷都無法掌握,司法只會被醫界牽著鼻子走。 庭長黃小瑩指出,九十六年間即有法官建議病歷應該中文化。她說,審理醫療糾紛案時看醫師手寫的英文病歷最痛苦,許多醫師字跡潦草,光是查醫學字典辨識病名就花掉許多時間。  
病歷害他多挨刀? 醫判不起訴 【聯合報記者劉峻谷 2009. 因為沒有公路,那個村莊離最近的汽車站也要二十公里左右,進出村以前都是靠走,後來依賴自行車。村裏的街道同樣是坑窪不平的土路,晴天風一吹一身土,雨天出門一身泥,並且泥漿裏還有隨處可見的牛糞、馬糞、驢糞、豬糞、羊糞和雞鴨糞便等,因為在哪里牲畜沒有圈養的習慣,並且排便都要趕到大街上,怕髒了自家的院子。村裏的人一年到頭幾乎沒有吃過新鮮的蔬菜,因為哪里的土地只生產蘿蔔和白菜,當然還有紅薯,如果紅薯也算蔬菜的話。所以他們只能吃醃蘿蔔和醃白菜,別跟我說為什麼醃不炒呀,誰都知道炒的比醃的好吃,但為怕費油他們輕易不炒菜,除非過年或者家裏來了親戚。我是到了大學才在食堂裏吃了生命中的第一根油條。醫療保障就更別說了,象我的爺爺,生病了只能等死,因為沒錢看病。後來終於送到醫院了,差兩塊錢的醫藥費醫生就不給開藥 ,那還是國營的衛生院呢,我們全家人都給醫生跪下了還不行,只能眼睜睜看著爺爺死在了醫院 裏。真別告訴我農村在發展,至少我小到現在近三十年了還沒有看到我出生的那個村莊有任何變化,我不知道有生之年我能不能看到。

我出生在 70 年代末,家裏有三個妹妹一個弟弟加上我共五個孩子。如果有人問沒錢怎麼還生那麼多孩子,那你一定不瞭解目前中國的現狀,目前能超生的都是真正的有錢人或者真正的窮人 。生孩子的原因在我看來有兩點 : 一是農村沒有任何娛樂,白天幹活,晚上上炕 ( 用土做的床 ) ,除了生孩子沒有其他的活動了。其實他們也不想要,只是沒有人告訴他們有效的避免方法,我親眼看到我的母親懷孕後用繩子勒想流產和吃煙灰避孕 ; 二是農村傳統的觀念和環境所決定的。農村都是粗重活,家裏沒有男人不行。農村人幾千年來的傳宗接代思想,生不出男孩子要被人欺負的。在我媽媽沒有生我弟弟之前,家族裏的人經常打罵我媽媽,村裏的小孩子也經常欺負我,罵我是 : 絕戶頭 ( 就是因為沒有男孩子,這戶人家從你家這裏絕了 ) 。

別跟我說農民善良,因為窮和狹隘,他們的善良是相對的 。那時候家家都有向個孩子,個個都為生存掙扎,誰顧誰呀.   後來,我跟爸爸到弟弟的學校買了些禮品去求那個主管的副校長,好不容易把學費辦成了分學期付的那種。但就那樣,我們的錢還是不夠。那時候,我真的想到了死,我感覺活著好難,以前活著一心想讀書想出來找個好工作掙錢養家,但是一個長的不算好英語又不好 ( 我們農村的學校是不教英文的 ) 的女子想找個能掙錢的工作太難了,我又不想去放縱自己,所以一下子感覺沒了目標生活變得毫無意義,所以想死。但死也要想個辦法,能讓我死後有錢給弟弟讀書,為了這個家我可以犧牲自己。於是我想到了去撞車,去個繁華點的街頭 ( 因為在大街上車不好逃走 ) 專找好車撞,把能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都帶上身上,這樣死了至少家裏能得到一點賠償,雖然這樣做有些無恥,但開好車的人想必也不會在乎這幾個錢吧。後來,我還真的去了,但是因為那個開車的人緊刹車我不單沒被撞死反而讓人下來打了一頓,不過好在那人氣緊敗壞的拳打腳踢完我以後又把我抱起來送到了醫院,可能因為我是個女人。.   我出生在 70 年代末,家裏有三個妹妹一個弟弟加上我共五個孩子。如果有人問沒錢怎麼還生那麼多孩子,那你一定不瞭解目前中國的現狀,目前能超生的都是真正的有錢人或者真正的窮人。生孩子的原因在我看來有兩點:一是農村沒有任何娛樂,白天幹活,晚上上炕 ( 用土做的床 ) ,除了生孩子沒有其他的活動了。其實他們也不想要,只是沒有人告訴他們有效的避免方法,我親眼看到我的母親懷孕後用繩子勒想流產和吃煙灰避孕 ; 二是農村傳統的觀念和環境所決定的。農村都是粗重活,家裏沒有男人不行。農村人幾千年來的傳宗接代思想,生不出男孩子要被人欺負的。在我媽媽沒有生我弟弟之前,家族裏的人經常打罵我媽媽,村裏的小孩子也經常欺負我,罵我是:絕戶頭 ( 就是因為沒有男孩子,這戶人家從你家這裏絕了 ) 。. 其實誰都明白他是看我們家出了兩個大學生不服氣,故意叼難,因為他一向是村裏的王,想吃誰家的就去誰家裏吃飯,想找誰家的女人就去找誰家的女人,只有我們家一向不賣他的帳。鄉鄰更不可能借到錢,一是誰家都窮,自己還顧不住那顧得上管別人 ; 二是農村人在那種自然環境下不可能大度、善良。你比他們窮他們看不起你不想搭理你,因為光怕你去找他借錢 ; 你比他們富他們就會巴結你討好你,因為想從你哪里沾點光撈點便 宜。自家親戚也一樣 ,而當時我們在哪里算是窮的人家,都是因為我跟弟弟讀書讀的。而沒有讀書的人家孩子早早出去打工,就算幹建築隊也能掙些錢,還不影響農忙時回家種田。我們讀那麼多年書讀成了不能挑不能扛又不好找工作的無用人。

後來,我跟爸爸到弟弟的學校買了些禮品去求那個主管的副校長,好不容易把學費辦成了分學期付的那種。但就那樣,我們的錢還是不夠。那時候,我真的想到了死,我感覺活著好難,以前活著一心想讀書想出來找個好工作掙錢養家,但是一個長的不算好英語又不好 ( 我們農村的學校是不教英文的 ) 的女子想找個能掙錢的工作太難了,我又不想去放縱自己,所以一下子感覺沒了目標生活變得毫無意義,所以想死。但死也要想個辦法,能讓我死後有錢給弟弟讀書,為了這個家我可以犧牲自己。於是我想到了去撞車,去個繁華點的街頭 ( 因為在大街上車不好逃走 ) 專找好車撞,把能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都帶上身上,這樣死了至少家裏能得到一點賠償,雖然這樣做有些無恥,但開好車的人想必也不會在乎這幾個錢吧 。後來,我還真的去了,但是因為那個開車的人緊刹車我不單沒被撞死反而讓人下來打了一頓,不過好在那人氣緊敗壞的拳打腳踢完我以後又把我抱起來送到了醫院,可能因為我是個女人。

讀到這裏的人可能不相信,但實事上就是這樣,雖然我把這件事寫的很簡單,但我並不想回快,雖然這是我一輩子最值得回憶的內容。那個人把我送到了醫院然後問我是不是想死,於是我告訴了他我的想法和處境,後來他扔給了我五千塊錢走了。這是我遇到的幫助我最大的人,我不知道他叫什麼多大住在哪里做什麼工作,我曾經想過要找到他報答他。可惜事後沒等我找到他員警就來找我了,給我錢的那個人因為犯毒被抓了 ,從員警嘴裏我才知道了他的名字,這個名字我會一生銘記的。請不要懷疑這件事的真實性,可能是我述說的不夠好,但事情是真的,當時所在城市的報紙上曾經報導過員警抓獲這個案件的事,聽說他被判了無期,我現在還記得調查我的那員警。後來我去憑名字去監獄找過他,那個接待我的員警騙了我一百塊錢的打車費說是找人幫我去問,結果也沒有問到。我現在還是不知道他關在哪里,如果能找到一定會去看他的。

現在我在上海,因為聽人說上海工資高所以過來的。但是一個年近三十長得又不算漂亮學中文不懂英文的女子在上海能找到工作就不算了,還說什麼掙錢的好工作呢。我現在在一家公司做文員,一個月一千八沒有獎金。房子是跟人合租的水電費全包每月六百,每個月要給家裏寄八百塊,剩四百要應付吃飯交通還有生活開銷,除了必須只能從吃飯上省每天只吃一頓飯。最怕的就是生病,生病了拿不到工資還得交房租,醫藥費更是可怕。前些天因為營養不良暈倒被送到了醫院,我到了醫院就清醒了一直跟醫生說沒事,但醫生還是給我做這個檢查做那個檢查那個檢查花了一千多塊,我沒病死差點嚇死了。

現在,我失業了,因為沒有身份證,公司把我開除了,因為我拿的是畢業是學校給發的管十年的身份證,現在已經到期了。我曾回老家下戶口,村裏戶口因為讀書簽出去了就不能下農村戶口了,又到老家所在的縣城去下,先是辦了個集體戶口,後來辦身份證的時候說必須得有門牌號才能辦,我在縣城沒有住所又不認識一個人不知道怎麼才能拿到門牌證的那個本,所以就不能辦身份證。所以,有我現在只有戶口本,還是花了二百塊求當地派出所的人給辦的。因為失業了,沒有了經濟來源,我下個月交不上房租就可能被房東趕出來了,我將餓死凍死,在沒有死之前,我總結我的這一生,歸根到底都是窮。

剛來上海時我跟其他三個同樣是農村出來的女孩子一起租房子,短短幾年期間,我們四個女子有個四種人生。一個跟一個香港人做了二奶,住高級住宅穿名牌吃大餐,每個月還有一萬塊的零花錢。一個在夜總會裏做了人人唾棄的小姐,至少不用擔心沒地兒住沒飯吃了。第三個嫁了一個同樣是農村出來打工的打工仔,剛開始還算過的去,倆個人一起打工努力,雖然租房子但是很幸福,她最大的夢想就是攢夠了錢回老家買套房子有個家。因為她一個月兩千,老公三千,想在上海買房子甚至是做夢。可是現在她老公生了場大病,花了很多錢,還被公司辭退了,現在在家養病。外來打工的都是沒任何保障的,她一個人一個月兩千塊還要應付房租水電煤費還要生活開銷還要幫老公治病,白天上班晚上還要洗衣做飯擺夜攤,讓生活拖累都看不起當年的容貌了,三十幾歲了都不敢要孩子,因為生了養不起。就這樣,她老公的老家還一個勁打電話要錢,因為全家人好不容易把孩子借到大學畢業了,不能掙了錢都便宜那個外來的女人。這是她婆婆的原話。於是這個姐姐告訴我,要嫁就嫁得好一點,至少有個房子不用生活在隨時都有可能被趕出街頭的恐懼中,要不就別嫁,不嫁一個人受窮,嫁了兩個人一共受罪,說不定你還得承擔另外一個人的窮。那怕做二奶,也千萬別嫁給一個跟你一樣窮的人 。所以,不做二奶是因為沒有機會,如果有人給我機會有人要我,我是會做到。我要求又不高,有地方住有衣服穿能吃飽飯就行了,這樣至少比做妓女強 。

我知道看到這個題目,你們一定會罵我,但請有精力想罵我的人仔細看完下面的內容,再考慮我是不是該罵.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來源:華聲線上
當弟弟考上大學的時候,那近萬元的天價學費把我們全家都嚇傻了。我們去辦助學代款辦不下來,因為村裏不給出證明,村主任 ( 我們哪里叫支書 ) 說我們家不符合條件,他的意思是說只有孤兒或者單親無生活保障的孩子才能辦,你們家又不符合條件。父母都健在,女兒又是大學生能掙錢,憑什麼辦這個. 2010-06-04 09:14:45 來源:重慶晚報 編輯:戴爽 小軍在做作業 7歲的. 29 
 
子女在波蘭學醫的醫師家長表示,為了國人醫療權益,他們贊成從醫師國考等方式從嚴把關,但手段必須合理,並非歧視特定學歷,用不同標準排除外國留學生。 新光醫院腫瘤科主任季匡華的兒子季懋欣,目前就讀波蘭羅茲大學醫學系四年級,當年他在台學測成績六十五級分,同級分同學上台大昆蟲學系,家人認為重考上醫學系絕對沒問題,但他不想重考。季懋欣語文能力不錯、托福成績名列前茅,在父母支持下,自己申請進入六年制羅茲大學的英語授課班。 台灣醫學生質疑波蘭醫學生沒有實習、臨床經驗。季懋欣說,至少他就讀的大學和一般歐洲學制要求一致,早上在醫院學習、下午上基礎課程,從一年級開始,每年暑假至少要見習四周。六年畢業後,雖會先拿到畢業證書,但同樣必須實習一年,才能成為正式醫師,他考慮回台或到英國等地實習。 季懋欣說,當年曾問教育部,得到的回答是赴歐念書,回來即可參加醫師國考,但若需要透過考試來檢驗他的學歷,只要考試公平,他願意一試。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醫務長林式穀表示,他贊成教育部或衛生署從醫師國考把關,不論是那個國家的醫學院畢業,學生只要通過考試,就等同醫師資格。 林式穀說,醫師是很辛苦的行業,現在英國、法國醫師收入都很低,當地也缺醫師,美國醫師收入還不錯,但醫學院學費太高,政府會將公費學生送到歐洲國家就讀。林式穀感慨,醫學是一門很嚴謹的學問,當醫師不需要太聰明的人,但是要有心。 新光醫院腫瘤治療科主任季匡華說,台灣醫學生不瞭解全貌,衛生單位不能不瞭解,「從嚴把關是對的、不過手段必須合情理」,而非歧視各國都承認的學歷。他提醒,台灣醫學生十八歲聯考考贏了,不代表到了廿五歲、卅歲還是比別人優秀。  
台生觀點/見習非實習 不應參加國考【聯合報╱記者陳惠惠 2009. Array金錢的靈魂:讓你從內在富起來,做個真正的有錢人!(2013全新書封版) The Soul of Money: Reclaiming the Wealth of Our Inner Resources. 雜了政治意涵;許多醫師更譏諷地說應修成「漢文病歷」或「繁體病歷」才更真確。 根據病歷專家的見解,醫院病歷寫作品質不佳與語言關聯不大。英文不佳,反映的是台灣大學生的普遍英文寫作水準;因為即使病歷中文化以後,反映的也將是大學生的中文水準,而該水準的下降趨勢也是教育界的普遍認知。 以高標準來審視,確實不容易看見寫得完美的病歷;以前是充斥醫師鬼畫符的年代,現在則轉化成「複製與貼上」,錯字猖獗的電子時代。病歷中文化並無法解決邏輯與修辭學普遍低落的現象;該如何解決呢?或許只能耐心地用演化的心情來看待,而德高望重的評鑑專家也確實是這樣做的! 病歷品質不佳與醫學院教育缺乏專門的病歷課程有關,醫學生寫作能力既然低落,一旦進入更繁重的臨床工作,情況只是雪上加霜。只要想像一位外科住院醫師整天跟刀、查房下來,下班之前如果還要接五個以上的新病人,他們能寫出什麼好的病歷呢?而主治醫師如果每次門診要看上五十個病患,他們又能寫出什麼高明的病歷?雖然這些都不應該是病歷品質不佳的藉口,但如何減輕他們的工作負擔?一樣是困難重重。 病歷的癥結不是中文化就可以解決的,中文化恐怕會讓現況更糟,理由是現實環境充滿了醫學及生物科學英文轉換成中文的巨大障礙,而許多資深醫師也無法有效地使用電腦,更不用談複雜的中文輸入了。更何況台灣醫學界根深蒂固,從學生時代開始的醫學英文印記早已成型,要突然急轉彎的經濟代價太過巨大。 經建會最近才通過三年內投資六億元來「提升國人英語能力建設計畫」;就政策一貫性以及著眼台灣競爭力的角度而言,台灣應該學新加坡,將英文與中文同列官方語言才具前瞻性。與病歷中文化衍生的經濟代價和困難相較,加強醫學院的英文病歷課程,並且要求進入醫院執業的新一代醫師要通過英文檢定或許是更容易達到的目標。 現行醫院病歷評鑑並沒有禁用中文,醫師其實可以大方的寫中文病歷。但是為了解決病歷品質不佳的問題,以為立法規定全面提倡病歷中文化就是出路,則是一種迷思;而囈語式地夢想將西方醫學轉譯中文更是民粹派,是吃力不經濟的假改革。至於病人知的權益、醫療訴訟及詐領健保費都有其他辦法可以解決,並不需要拿英文病歷當貢品。
 http://blog.

29
 
繼網路流傳波蘭醫學生回台考取住院醫師名單後,最近網路更貼出這些波蘭醫學生或醫師的家長,其中不乏知名醫師,連在那家醫院任職都被公布。名單在網路上一再被轉寄,波蘭醫學生及家長不滿被「人肉搜索」,覺得隱私權嚴重受到侵犯 。 國內醫學生表示,他們雖擔心「波波」家長資歷顯赫,在重視血統的白色巨塔裡,未來他們將面臨立足點不公平的競爭,但他們也不完全支持「人肉搜索」,認為對醫學生形象有負面影響。 「波蘭醫師一覽表(POPO OUT)」部落格,開宗明義寫道:提供波蘭醫師名錄給民眾就醫時參考。並歡迎大家透過電子郵件提供名單,包括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醫務長林式穀,新光醫院腫瘤治療科主任季匡華、台中榮總精神科主任卓良珍等人,都被點名。 林式穀說,他從不諱言女兒在波蘭讀醫學院,女兒對醫學有興趣,國內醫學院搶破頭,北一女畢業時剛好有朋友要去波蘭,所以就去申請了。林式穀認為,如果醫學生為公益事務抗議,民眾比較能認同,若僅擔心就業機會被搶,著力點就太弱了。 季匡華的兒子季懋欣目前就讀波蘭羅茲(Lodz)大學醫學系,他認為國內醫學生對波蘭、歐洲學制的了解並不正確,他也質疑:「針對我就好,為什麼要拉父親下水?」 開業婦產科醫師徐鴻洋有兩名兒子在波蘭習醫,女兒在台北醫學大學讀醫學系也被寫出來。他說,女兒北一女畢業後考上北醫,他不明白「為何連女兒被扯進去」。 名單中部分資訊的確有誤,台大醫院外科住院醫師甄選被拒的事件主角,一度被說成父親是台大醫院前外科主任張金堅。張金堅澄清,他只有兩個女兒,大女兒台大園藝系畢業、二女兒赴加拿大取得經濟暨心理雙學士。他無奈表示,不懂自己為何憑白「多一個女兒」?這項錯誤資訊已在部落格裡被更正,並向張金堅致歉。 外傳「POPO OUT」是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學生柳林瑋製作,他則否認。目前擔任台灣醫學生聯合會幹部的柳林瑋說,醫師學、經歷可以公開查詢,但隱私權不應被侵犯,他也擔心此事影響國內醫學生、醫界形象,並模糊焦點,他曾試圖跟板主連絡,但都沒有回應。 
 
波波意見/可從嚴把關 但手段要合理 【聯合報╱記者劉惠敏 2009. Array金錢的靈魂:讓你從內在富起來,做個真正的有錢人!(2013全新書封版) The Soul of Money: Reclaiming the Wealth of Our Inner Resources. 雜了政治意涵;許多醫師更譏諷地說應修成「漢文病歷」或「繁體病歷」才更真確。 根據病歷專家的見解,醫院病歷寫作品質不佳與語言關聯不大。英文不佳,反映的是台灣大學生的普遍英文寫作水準;因為即使病歷中文化以後,反映的也將是大學生的中文水準,而該水準的下降趨勢也是教育界的普遍認知。 以高標準來審視,確實不容易看見寫得完美的病歷;以前是充斥醫師鬼畫符的年代,現在則轉化成「複製與貼上」,錯字猖獗的電子時代。病歷中文化並無法解決邏輯與修辭學普遍低落的現象;該如何解決呢?或許只能耐心地用演化的心情來看待,而德高望重的評鑑專家也確實是這樣做的! 病歷品質不佳與醫學院教育缺乏專門的病歷課程有關,醫學生寫作能力既然低落,一旦進入更繁重的臨床工作,情況只是雪上加霜。只要想像一位外科住院醫師整天跟刀、查房下來,下班之前如果還要接五個以上的新病人,他們能寫出什麼好的病歷呢?而主治醫師如果每次門診要看上五十個病患,他們又能寫出什麼高明的病歷?雖然這些都不應該是病歷品質不佳的藉口,但如何減輕他們的工作負擔?一樣是困難重重。 病歷的癥結不是中文化就可以解決的,中文化恐怕會讓現況更糟,理由是現實環境充滿了醫學及生物科學英文轉換成中文的巨大障礙,而許多資深醫師也無法有效地使用電腦,更不用談複雜的中文輸入了。更何況台灣醫學界根深蒂固,從學生時代開始的醫學英文印記早已成型,要突然急轉彎的經濟代價太過巨大。 經建會最近才通過三年內投資六億元來「提升國人英語能力建設計畫」;就政策一貫性以及著眼台灣競爭力的角度而言,台灣應該學新加坡,將英文與中文同列官方語言才具前瞻性。與病歷中文化衍生的經濟代價和困難相較,加強醫學院的英文病歷課程,並且要求進入醫院執業的新一代醫師要通過英文檢定或許是更容易達到的目標。 現行醫院病歷評鑑並沒有禁用中文,醫師其實可以大方的寫中文病歷。但是為了解決病歷品質不佳的問題,以為立法規定全面提倡病歷中文化就是出路,則是一種迷思;而囈語式地夢想將西方醫學轉譯中文更是民粹派,是吃力不經濟的假改革。至於病人知的權益、醫療訴訟及詐領健保費都有其他辦法可以解決,並不需要拿英文病歷當貢品。
 http://blog. 10/5/2013 · 【金光KUSO】愛擦擦 原曲:愛啦啦 填詞:歸離調瞳七 演唱:瞳七 MV製作:歸離調 •起早貪黑 拼命掙錢 就為養著你. €(聖經箴言19:17) 農家女大學生發帖稱:我想做二奶 只要有人要 (2009å¹´12月04日 轉載) 來源:華聲線上. 29   
三軍總醫院神經內科醫師林俊杰表示,打鼾是呼吸道某個部位阻塞,導致呼吸頻率延遲,常見手術方法是將懸壅垂顎咽整形縮小。 林俊杰解釋,舌下根和懸壅垂的相對位置,「懸壅垂是八里、舌下根是淡水」,舌下根如面積太大,睡覺時舌根往後倒也會阻塞部分呼吸道,舌根縮小與整修懸壅垂有相同的目的。 懸壅垂開刀術後,患者可能會有鼻音、喝水會嗆到等,有百分之五十的人,一年後會復發。醫師通常建議患者先減重、特別是睡前不可吃太多東西,側睡讓呼吸道面積增大,嘗試戴陽壓持續呼吸器面罩,如果都沒有效,開刀是最後選項。  
大陸醫師 白話文寫病歷【聯合報記者劉峻谷09.   後來,我跟爸爸到弟弟的學校買了些禮品去求那個主管的副校長,好不容易把學費辦成了分學期付的那種。但就那樣,我們的錢還是不夠。那時候,我真的想到了死,我感覺活著好難,以前活著一心想讀書想出來找個好工作掙錢養家,但是一個長的不算好英語又不好 ( 我們農村的學校是不教英文的 ) 的女子想找個能掙錢的工作太難了,我又不想去放縱自己,所以一下子感覺沒了目標生活變得毫無意義,所以想死。但死也要想個辦法,能讓我死後有錢給弟弟讀書,為了這個家我可以犧牲自己。於是我想到了去撞車,去個繁華點的街頭 ( 因為在大街上車不好逃走 ) 專找好車撞,把能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都帶上身上,這樣死了至少家裏能得到一點賠償,雖然這樣做有些無恥,但開好車的人想必也不會在乎這幾個錢吧。後來,我還真的去了,但是因為那個開車的人緊刹車我不單沒被撞死反而讓人下來打了一頓,不過好在那人氣緊敗壞的拳打腳踢完我以後又把我抱起來送到了醫院,可能因為我是個女人。.  
⋯⋯

 
 

20% 靠的是智商, 80%

1
2
3
4

100%. 29
 
國內醫學系學生代表強調,現行醫師法規定,國內、外醫學系畢業生,必須經實習期滿成績合格,領有畢業證書,才能參加醫師考試,波蘭醫學系學生只有見習,並無實習,按照規定不能參加國考。 醫學生代表近日將前往監察院,希望監察院針對波蘭醫學生回國考照資格一事,進行調查。除此之外,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學生、台灣醫學生聯合會幹部柳林瑋表示,國外醫學系良莠不齊,他們希望立即修改醫師法第四條之一,只要是海外就學返國的醫學生,都要先通過學歷認證、在台灣實習後,才能參加國考,保障兩千三百萬人就醫安全。 對於網路上對波蘭醫學生及家長人肉搜索,雖然部分醫學生不贊成,但還是有很多人在網路、社群發起質疑批評。台灣醫學生聯合會會長張恆豪認為,網路上出現的「波蘭醫師一覽表」,是某些醫學生對許多醫師送孩子到波蘭念醫學系,以及部分代辦公司及波蘭學校便宜行事等行為的不滿。 張恆豪表示,國外醫學教育制度對實習沒有統一標準,訓練過程良莠不齊,台灣醫學生才推動修改醫師法,希望外國醫學生都能通過「學歷甄試」。實習經驗是醫師儲備臨床經驗、基本能力的重要過程,台灣醫學生的見實習訓練共有三年,而波蘭醫學生並非每人都有實習經驗,許多人畢業後直接「上戰場」,在臨床上難免出問題。 張恆豪說,現有制度規範波蘭醫學生不需經學歷甄試,可直接參考國考,但已有一位從波蘭醫學院畢業的醫師選擇先通過學歷認證。張恆豪說,這位醫師可以,相信其他有能力的外國學生也沒問題。張恆豪強調,如果通過學歷認證,波蘭醫學生跟台灣醫學生一樣,有實習經驗,同樣也會獲得肯定。  
醫生世家 愛「代代相傳」【聯合報╱記者詹建富2009. 29   士林地方法院醫療專業法庭一位法官陪父親回大陸祭祖,他送病倒的父親去住院,發現大陸醫師是用白話中文書寫病歷、專有醫學學名與儀器則中英文並陳,簡明易懂;他感嘆,台灣自認醫療比大陸先進,大陸醫師能用中文寫病歷,台灣卻不能。 這位法官要將父親轉診回台時,先將病歷傳回台北榮總,醫師看了病歷後囑咐立即住院,他的父親住院治療四天後康復出院。法官表示,一位資深醫師曾經告訴他,歐美、日本等國都以本國語文寫病歷,連台灣醫師到大陸醫院執業,都會「自動」改以中文寫病歷。 大陸數十年來醫師記載病歷一直以中文書寫,北京協和醫院一名王姓外科醫師稱,用中文記錄病情和就診情況,語意清楚,病患知道自己的病況,不會起糾紛。 大陸另一個與台灣不同的是,病歷卡是由病患自己保管的。有社會保險的病患(如台灣的健保)有一本就醫病歷本(卡),去任何一家醫院看病時,醫師可根據先前的病歷紀錄(病史)做出新的診斷或研判。  
病歷中文化的迷思 2009/05/21
 
台灣醫師用英文寫病歷是傳統,也是醫界一項根深蒂固的文化。近年來,由於民眾英文能力提升以及醫院評鑑,才赫然發現包括醫學中心在內的病歷品質普遍不佳;在要求改善的壓力下,醫院病歷雖有進步,但是不少沉痾依舊存在。 其中一項醒目的缺點便是醫師的英文寫作能力普遍不佳,因此衍生的反射便是提倡病歷中文化。最近,擁護這項主張的醫界人士及其盟友除了從病人知的權益角度出發之外,更策略性的指控英文病歷是醫師刻意製造的資訊黑箱,也是醫療訴訟不公義的來源,他們還不惜抹黑英文病歷是醫師為了詐領健保費。 日前更有立委提案修法,欲將「醫師執行業務時,應製作病歷」的法條修成「應製作中文病歷」,使得病歷寫作. 文庫: Super Dash文庫 菁英文庫: 發表期間: 2009年12月-2015年3月: 冊數: 18卷: 小說:要聽爸爸的話! 〜小兔兔圖案〜 小說版. 2010-06-04 09:14:45 來源:重慶晚報 編輯:戴爽 小軍在做作業 7歲的. Com/tayiu/2969996   天堂不撤守-啟動病歷中文化,捨葉署長其誰?>中時09-06-01陳長文
   五月初,筆者曾在本欄針對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希望衛生署長葉金川能為眾多無聲的病患權益發聲。不久,衛生署醫事處的石處長向筆者表示葉署長因為出席世衛大會,而未能親自回應這個題目。石處長也提供了一些寶貴的意見。但筆者仍希望就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再次就教於葉署長。 
   由於筆者最近正在進行癌症治療的後續療程,因此有更多機會就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和醫生朋友交換意見。然而,多數人都不否認病歷中文化的正當性,只是在政策的優先次序或相關的配套問題有疑慮。大致可歸納如下: 
   一、認為病歷電子化應該更優先於病歷中文化的問題。然筆者認為兩者並不衝突,醫政機關在推動病歷電子化的同時,也可以推動病歷中文化。 
   二、病歷品質的問題更迫切,有些醫生連英文病歷都未必寫得好。但筆者認為落實病歷中文化其實正可以加速提升病歷的品質,因為病歷品質的高下顯然以大多數人易懂的中文寫作時較易判斷。    三、病歷中文化牽涉到的是前端的醫學教學的問題,要從教育著手。然而,教育往往有其「市場導向」,如果台灣並沒有一個實務上撰寫中文病歷的醫事工作環境,不管是醫學教授或醫學院學生也都較難感受到改變的壓力。換言之,病歷中文化政策與醫學教學改革具有相輔相成的關係。    四、病歷中文化會加重醫生的負擔。大多數的醫生都習慣以英文寫病歷,改為中文,當然會增加不便、加重負擔,而且一般來說中文寫病歷(或電腦打字)似乎較用英文更為費時,特別是健保給付已經相當的緊縮,若貿然實施,可能會壓迫醫生的問診時間。但當筆者進一步問,若聘助手協助醫生登鍵中文病歷,可不可以改善?許多醫生回答是應可改善,但要多花一些成本。換言之,這又回到了政府的「資源分配」問題,很多人不解筆者為什麼要不斷的詬病政府花費七百五十億購買三十架無用的阿帕契攻擊直昇機,殊不知,這些天價經費的零頭,很可能就能補足許多不足的醫療或社福資源。    筆者在五月五日發現了膀胱腫瘤。這讓我有特別的感謝與感慨,感謝的是,遇到很多細心好醫生,盡心竭力提供最好的醫療照顧。感慨的是,一方面,不論在主客觀條件上,我都有較充分的條件,取得有關我病情的詳細資訊。但即便如此,如果有中文病歷,對我仍是一種方便,可以用最親切的語言認識病情;二方面,對許多資訊相對弱勢或英文能力較欠缺的民眾來說,英文病歷有寫和沒寫有什麼差別呢?    葉署長曾留學海外,英文造詣自然不錯。但身為政務官,能不能將心比心把自己想像成不懂英文的民眾,去想像面對病歷史爬滿看不懂文字的憂慌呢?病歷的功能固然是為便利醫事環節中的溝通之用。但是,更要顧及病人和家屬的「知」的需要。更何況,病歷中文化後,由於病人較易理解文件記載上的病歷資訊,一方面可以發揮偵錯效果,當病患發現病歷記載與病情不符時,即可向醫生反映;二方面,當醫療糾紛發生時,由於中文病歷記載較無資訊障礙,承審法官就不用面對,英文病歷在病患看不懂的情況下,賦予證據力公不公平的疑慮;三方面可以發揮監督的效果,避免極少數不肖醫生用口說A病卻報B病的方式詐領健保費。    最後,並不是要立刻實施病歷中文化,但既然許多人都「客氣地」肯定病歷中文化的正當性,那麼,衛生署至少應該宣示「啟動」病歷中文化的計畫,衛生署可否告訴我們,何時是「起點」呢?何不把病病歷中文化當作中華民國一百年時給病患朋友的賀禮,宣示在民國一百年實施。而不是用「病歷中文化很好,但不是最迫切優先的醫事改革項目,還不到推動的時機」的說詞推拖。    還是要再問,如果德國、法國、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是用官方語言作為病歷語言,別的國家能,為什麼台灣不能?而筆者更要問葉署長,在病歷中文化的問題上,如果向以魄力得到民眾肯定的葉金川署長不關心,還有誰有能力關心呢?(作者為律師,法學教授)
http://blog. Tw/news/souj/3/1281756057/20060306072729

超推薦 百大良醫

‧商業周刊 2008/04/30 能進入醫界擔任醫師,都是最菁英的一群人。如果,有位醫師能得到他醫界同儕的高度推薦,那他必然是個極度受到肯定的好醫師。《商業周刊》團隊耗時半年,調查出推薦度最高前20%的「好醫師推薦榜」,而其中推薦度前5%的131位醫師,更入列為「超推薦百大好醫師」。 【文/胡釗維】

全台首度》好醫師推薦的好醫師榜

好醫師很多,但許多人想找到好醫師卻十分無助。
以口耳相傳方式,或單憑著記憶中螢光幕前出現過的名醫印象在求診,不但不讓人放心,我們也很難分辨名醫與好醫師的差別在哪裡?
你知道嗎?在我們調查的十一個科別中,全台灣區域醫院以上的主治醫師級以上醫師,就超過四千七百位。
然而一般人能夠掌握的醫療資訊極少,「我,找對了嗎?」這個問題,可能經常困擾著你、我。為此,《商業周刊》團隊花了六個月,試圖畫出一份台灣好醫師地圖。
這並不容易,因為這是國內有史以來首度進行的調查工作,就連政府機構、醫療院所或學術單位,或礙於非客觀中立,或因執行難度過高等原因,都未能順利推動。而這項破天荒的調查工作,目的有兩個:期望能滿足國人對醫界資訊透明化的需求;此外,也希望藉此樹立好醫師榜樣。

調查工作剛起步,我們就碰上兩個難題,究竟,好醫師的標準是什麼?又,誰足以來論定誰是好醫師?我們參考國外報告——美國醫療調查專業機構Castle Connolly Medical,已連續七年出版的《America’s Top Doctors》,以及日本講談社出版的《名醫推薦的名醫與醫院》,並參酌國內多位學者專家意見後,得到重要觀點:
能進入醫界擔任醫師,都是最菁英的一群人。如果,有位醫師能得到他醫界同儕的高度推薦,那他必然是個極度受到肯定的好醫師。於是,我們確定「專家推薦專家」的調查定調,透過三重管道請全台灣區域醫院以上的院長與醫師們告訴我們:「若您親友罹患相關疾病,您會願意優先推薦親友求診的醫師是哪幾位?」
多數人認為此調查非常不容易得到忙碌的醫界參與,但結果是,不僅有超過三十個國內專科醫學會的醫師們共襄盛舉,更大的突破是國內二十一家醫學中心的院長全數回卷。總計,四百七十九位醫師的參與。
在調查的十一個科別中,有超過四千七百位、區域醫院以上的主治醫師(編按:住院醫師、總醫師至少五年資歷才升主治醫師)級以上醫師,是這次的遴選門檻。經過三重管道、近五百位醫師的專業推薦下,終於產生「好醫師推薦榜」,有六百六十七位醫師入榜。這其中,獲得最高度推薦的好醫師有一百三十一位,他們獲選為這次的「超推薦百大好醫師」。四千七百分之一百三十一,入榜率低於三%。
這一百三十一位醫師分布在十一個科別,年紀最大的是七十六歲的耕莘醫院顧問醫師林瑞祥,專長糖尿病治療;年紀最輕的是三十一歲的亞東醫院腎臟內科主治醫師邱彥霖。

懂得以病人為中心! 五項特質反映好醫師最高標準

前台大醫院院長李源德曾說過,在他眼中,好醫師的標準是:「病人過世後,家屬還會打電話向你道謝。」用心出發、兼具醫術,許多好醫師「以病人為中心」的態度,可以反映在以下五項好醫師的特質:
一、擁有正確價值觀。台大醫院院長林芳郁即指出,醫師所面對的,常是一個人最重大的生命課題,這個職業特性,使得醫師的工作必須時時都謹慎,一點都不能鬆懈。
這一次在「超推薦百大好醫師」榜上的台大醫院雲林分院副院長黃瑞仁,在雲林地區建立心臟血管醫學中心,三年多來完成心導管檢查及治療二千五百多例,「開心」手術二百六十二例,造福了中部許多的患者。

二、良好的溝通技巧。這指的是,醫師問診時,是否能發自內心傾聽病人敘述,且能否清楚解釋病情。
我們發現,在「超推薦百大好醫師」榜上的醫師,有些即便求診患者很多,仍非常仔細給病患更多聆聽與照顧。《商業周刊》的一位同仁,看到本次在榜上的馬偕醫院小兒科醫師許瓊心的名字,立刻眼泛淚光,他說:「我女兒出生時只有七百克,若不是許醫師陪伴我們,我和太太不可能走得過那段辛苦的時間。她門診雖然那麼忙,但她那時每天很晚時都還會來看我的女兒,給我太太打氣。」許瓊心醫師長期致力於早產兒預防與照顧,應該還有許多小朋友的父母跟這位爸爸一樣,對她心懷感激。
然而,即使給予病人足夠的問診時間還不夠,好醫師更追求問診品質的提升。「要把病人的話都聽進去,病人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有意義的,」被許多醫師高度推薦的長庚醫院林口分院胸腔科主任郭漢彬說。

三、與時俱進的技術。為了給病患最好的治療,好醫師應不斷吸收新的醫學知識,而非以一套方法行醫多年。舉例來說,目前,光是針對乳癌的治療方式即多達五十二種,醫師的治療方式,不該再停留於只是將乳房切除。我們發現上榜的醫師,對於新知識、新技術,都非常的開放而投入,不因已經成功而自滿。
你能想像,已經擁有亞洲人工心臟移植首例紀錄,主持「開心」手術多達萬餘次的振興醫院心臟醫學中心主任魏崢,竟然還努力不倦去參加考試。去年七月,魏崢受朋友之邀參加大陸醫師執照考試,這項考試分成兩階段:操作考試與筆試,當中,操作考試是要應試醫師實際練聽診、聽腹水、插氣管、插尿管等技術,這些,都是再基本不過的手術。
魏崢指出,「我只是希望藉此告訴年輕的醫師,不要當個開得『一口』好刀的醫師,不需要絕頂聰明,但是要勤快,在掌握國際上最新技術的同時,還得要像做工藝一般,不停的練習到熟練為止。」

四、清楚醫學和自己的限度。林芳郁指出,好醫師必須清楚知道自己畢竟不是上帝,因此才能更謙虛,且願意反省自己極限所在,而將病人轉介給比自己更適合的醫師。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黃達夫經常做的一件事情:提醒同事,除了自己的醫院和院內的同事外,全台灣的醫師,甚至全世界的醫師,都是可以借重來幫助病人的資源。
照護對象幾乎都是癌末病患的長庚醫院基隆分院腫瘤科主任王正旭,對此感受尤深。年輕時的他,聽到病人抱著一絲希望問道:「我能活多久?」「醫師,這藥有五○%的存活率吧?」他會有情緒,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憤怒,但二十四年的腫瘤科醫師生涯,王正旭已有截然不同的體會。王正旭指出,治療癌症病人,不可能在一個醫師手上完成,因此,任何醫師都不應該單打獨鬥,而是投入整個癌症中心的資源。

五、團隊作戰力。由於醫學知識一日千里,加上疾病的複雜度增加,跨科別整合醫療已是現代醫療趨勢,我們發現,好醫師通常也是與同僚能夠高度協同作戰,能做主角也能做配角,能放下自我的醫師。
好醫師也有他們能力、心力的限制,他們需要團隊,他們也需要病人理解。當你找到好醫師,你知道該如何協助他們,問對問題、溝通到重點,讓他們的醫術得到更大的發揮嗎?
好醫師加上好病人,才會是最佳醫療戰力的團隊。      
波蘭醫師背景 網路大公開 【聯合報2009.

雜了政治意涵;許多醫師更譏諷地說應修成「漢文病歷」或「繁體病歷」才更真確。 根據病歷專家的見解,醫院病歷寫作品質不佳與語言關聯不大。英文不佳,反映的是台灣大學生的普遍英文寫作水準;因為即使病歷中文化以後,反映的也將是大學生的中文水準,而該水準的下降趨勢也是教育界的普遍認知。 以高標準來審視,確實不容易看見寫得完美的病歷;以前是充斥醫師鬼畫符的年代,現在則轉化成「複製與貼上」,錯字猖獗的電子時代。病歷中文化並無法解決邏輯與修辭學普遍低落的現象;該如何解決呢?或許只能耐心地用演化的心情來看待,而德高望重的評鑑專家也確實是這樣做的! 病歷品質不佳與醫學院教育缺乏專門的病歷課程有關,醫學生寫作能力既然低落,一旦進入更繁重的臨床工作,情況只是雪上加霜。只要想像一位外科住院醫師整天跟刀、查房下來,下班之前如果還要接五個以上的新病人,他們能寫出什麼好的病歷呢?而主治醫師如果每次門診要看上五十個病患,他們又能寫出什麼高明的病歷?雖然這些都不應該是病歷品質不佳的藉口,但如何減輕他們的工作負擔?一樣是困難重重。 病歷的癥結不是中文化就可以解決的,中文化恐怕會讓現況更糟,理由是現實環境充滿了醫學及生物科學英文轉換成中文的巨大障礙,而許多資深醫師也無法有效地使用電腦,更不用談複雜的中文輸入了。更何況台灣醫學界根深蒂固,從學生時代開始的醫學英文印記早已成型,要突然急轉彎的經濟代價太過巨大。 經建會最近才通過三年內投資六億元來「提升國人英語能力建設計畫」;就政策一貫性以及著眼台灣競爭力的角度而言,台灣應該學新加坡,將英文與中文同列官方語言才具前瞻性。與病歷中文化衍生的經濟代價和困難相較,加強醫學院的英文病歷課程,並且要求進入醫院執業的新一代醫師要通過英文檢定或許是更容易達到的目標。 現行醫院病歷評鑑並沒有禁用中文,醫師其實可以大方的寫中文病歷。但是為了解決病歷品質不佳的問題,以為立法規定全面提倡病歷中文化就是出路,則是一種迷思;而囈語式地夢想將西方醫學轉譯中文更是民粹派,是吃力不經濟的假改革。至於病人知的權益、醫療訴訟及詐領健保費都有其他辦法可以解決,並不需要拿英文病歷當貢品。
 http://blog.  
⋯⋯

 
 

20% 靠的是智商, 80%

1
2
3
4

100%. 10/5/2013 · 【金光KUSO】愛擦擦 原曲:愛啦啦 填詞:歸離調瞳七 演唱:瞳七 MV製作:歸離調 •起早貪黑 拼命掙錢 就為養著你. 2010-06-04 09:14:45 來源:重慶晚報 編輯:戴爽 小軍在做作業 7歲的.   後來,我跟爸爸到弟弟的學校買了些禮品去求那個主管的副校長,好不容易把學費辦成了分學期付的那種。但就那樣,我們的錢還是不夠。那時候,我真的想到了死,我感覺活著好難,以前活著一心想讀書想出來找個好工作掙錢養家,但是一個長的不算好英語又不好 ( 我們農村的學校是不教英文的 ) 的女子想找個能掙錢的工作太難了,我又不想去放縱自己,所以一下子感覺沒了目標生活變得毫無意義,所以想死。但死也要想個辦法,能讓我死後有錢給弟弟讀書,為了這個家我可以犧牲自己。於是我想到了去撞車,去個繁華點的街頭 ( 因為在大街上車不好逃走 ) 專找好車撞,把能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都帶上身上,這樣死了至少家裏能得到一點賠償,雖然這樣做有些無恥,但開好車的人想必也不會在乎這幾個錢吧。後來,我還真的去了,但是因為那個開車的人緊刹車我不單沒被撞死反而讓人下來打了一頓,不過好在那人氣緊敗壞的拳打腳踢完我以後又把我抱起來送到了醫院,可能因為我是個女人。.   我出生在 70 年代末,家裏有三個妹妹一個弟弟加上我共五個孩子。如果有人問沒錢怎麼還生那麼多孩子,那你一定不瞭解目前中國的現狀,目前能超生的都是真正的有錢人或者真正的窮人。生孩子的原因在我看來有兩點:一是農村沒有任何娛樂,白天幹活,晚上上炕 ( 用土做的床 ) ,除了生孩子沒有其他的活動了。其實他們也不想要,只是沒有人告訴他們有效的避免方法,我親眼看到我的母親懷孕後用繩子勒想流產和吃煙灰避孕 ; 二是農村傳統的觀念和環境所決定的。農村都是粗重活,家裏沒有男人不行。農村人幾千年來的傳宗接代思想,生不出男孩子要被人欺負的。在我媽媽沒有生我弟弟之前,家族裏的人經常打罵我媽媽,村裏的小孩子也經常欺負我,罵我是:絕戶頭 ( 就是因為沒有男孩子,這戶人家從你家這裏絕了 ) 。. 29 
 
子女在波蘭學醫的醫師家長表示,為了國人醫療權益,他們贊成從醫師國考等方式從嚴把關,但手段必須合理,並非歧視特定學歷,用不同標準排除外國留學生。 新光醫院腫瘤科主任季匡華的兒子季懋欣,目前就讀波蘭羅茲大學醫學系四年級,當年他在台學測成績六十五級分,同級分同學上台大昆蟲學系,家人認為重考上醫學系絕對沒問題,但他不想重考。季懋欣語文能力不錯、托福成績名列前茅,在父母支持下,自己申請進入六年制羅茲大學的英語授課班。 台灣醫學生質疑波蘭醫學生沒有實習、臨床經驗。季懋欣說,至少他就讀的大學和一般歐洲學制要求一致,早上在醫院學習、下午上基礎課程,從一年級開始,每年暑假至少要見習四周。六年畢業後,雖會先拿到畢業證書,但同樣必須實習一年,才能成為正式醫師,他考慮回台或到英國等地實習。 季懋欣說,當年曾問教育部,得到的回答是赴歐念書,回來即可參加醫師國考,但若需要透過考試來檢驗他的學歷,只要考試公平,他願意一試。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醫務長林式穀表示,他贊成教育部或衛生署從醫師國考把關,不論是那個國家的醫學院畢業,學生只要通過考試,就等同醫師資格。 林式穀說,醫師是很辛苦的行業,現在英國、法國醫師收入都很低,當地也缺醫師,美國醫師收入還不錯,但醫學院學費太高,政府會將公費學生送到歐洲國家就讀。林式穀感慨,醫學是一門很嚴謹的學問,當醫師不需要太聰明的人,但是要有心。 新光醫院腫瘤治療科主任季匡華說,台灣醫學生不瞭解全貌,衛生單位不能不瞭解,「從嚴把關是對的、不過手段必須合情理」,而非歧視各國都承認的學歷。他提醒,台灣醫學生十八歲聯考考贏了,不代表到了廿五歲、卅歲還是比別人優秀。  
台生觀點/見習非實習 不應參加國考【聯合報╱記者陳惠惠 2009. 來源:華聲線上
當弟弟考上大學的時候,那近萬元的天價學費把我們全家都嚇傻了。我們去辦助學代款辦不下來,因為村裏不給出證明,村主任 ( 我們哪里叫支書 ) 說我們家不符合條件,他的意思是說只有孤兒或者單親無生活保障的孩子才能辦,你們家又不符合條件。父母都健在,女兒又是大學生能掙錢,憑什麼辦這個. 文庫: Super Dash文庫 菁英文庫: 發表期間: 2009年12月-2015年3月: 冊數: 18卷: 小說:要聽爸爸的話! 〜小兔兔圖案〜 小說版. Tw/news/souj/3/1281756057/20060306072729

超推薦 百大良醫

‧商業周刊 2008/04/30 能進入醫界擔任醫師,都是最菁英的一群人。如果,有位醫師能得到他醫界同儕的高度推薦,那他必然是個極度受到肯定的好醫師。《商業周刊》團隊耗時半年,調查出推薦度最高前20%的「好醫師推薦榜」,而其中推薦度前5%的131位醫師,更入列為「超推薦百大好醫師」。 【文/胡釗維】

全台首度》好醫師推薦的好醫師榜

好醫師很多,但許多人想找到好醫師卻十分無助。
以口耳相傳方式,或單憑著記憶中螢光幕前出現過的名醫印象在求診,不但不讓人放心,我們也很難分辨名醫與好醫師的差別在哪裡?
你知道嗎?在我們調查的十一個科別中,全台灣區域醫院以上的主治醫師級以上醫師,就超過四千七百位。
然而一般人能夠掌握的醫療資訊極少,「我,找對了嗎?」這個問題,可能經常困擾著你、我。為此,《商業周刊》團隊花了六個月,試圖畫出一份台灣好醫師地圖。
這並不容易,因為這是國內有史以來首度進行的調查工作,就連政府機構、醫療院所或學術單位,或礙於非客觀中立,或因執行難度過高等原因,都未能順利推動。而這項破天荒的調查工作,目的有兩個:期望能滿足國人對醫界資訊透明化的需求;此外,也希望藉此樹立好醫師榜樣。

調查工作剛起步,我們就碰上兩個難題,究竟,好醫師的標準是什麼?又,誰足以來論定誰是好醫師?我們參考國外報告——美國醫療調查專業機構Castle Connolly Medical,已連續七年出版的《America’s Top Doctors》,以及日本講談社出版的《名醫推薦的名醫與醫院》,並參酌國內多位學者專家意見後,得到重要觀點:
能進入醫界擔任醫師,都是最菁英的一群人。如果,有位醫師能得到他醫界同儕的高度推薦,那他必然是個極度受到肯定的好醫師。於是,我們確定「專家推薦專家」的調查定調,透過三重管道請全台灣區域醫院以上的院長與醫師們告訴我們:「若您親友罹患相關疾病,您會願意優先推薦親友求診的醫師是哪幾位?」
多數人認為此調查非常不容易得到忙碌的醫界參與,但結果是,不僅有超過三十個國內專科醫學會的醫師們共襄盛舉,更大的突破是國內二十一家醫學中心的院長全數回卷。總計,四百七十九位醫師的參與。
在調查的十一個科別中,有超過四千七百位、區域醫院以上的主治醫師(編按:住院醫師、總醫師至少五年資歷才升主治醫師)級以上醫師,是這次的遴選門檻。經過三重管道、近五百位醫師的專業推薦下,終於產生「好醫師推薦榜」,有六百六十七位醫師入榜。這其中,獲得最高度推薦的好醫師有一百三十一位,他們獲選為這次的「超推薦百大好醫師」。四千七百分之一百三十一,入榜率低於三%。
這一百三十一位醫師分布在十一個科別,年紀最大的是七十六歲的耕莘醫院顧問醫師林瑞祥,專長糖尿病治療;年紀最輕的是三十一歲的亞東醫院腎臟內科主治醫師邱彥霖。

懂得以病人為中心! 五項特質反映好醫師最高標準

前台大醫院院長李源德曾說過,在他眼中,好醫師的標準是:「病人過世後,家屬還會打電話向你道謝。」用心出發、兼具醫術,許多好醫師「以病人為中心」的態度,可以反映在以下五項好醫師的特質:
一、擁有正確價值觀。台大醫院院長林芳郁即指出,醫師所面對的,常是一個人最重大的生命課題,這個職業特性,使得醫師的工作必須時時都謹慎,一點都不能鬆懈。
這一次在「超推薦百大好醫師」榜上的台大醫院雲林分院副院長黃瑞仁,在雲林地區建立心臟血管醫學中心,三年多來完成心導管檢查及治療二千五百多例,「開心」手術二百六十二例,造福了中部許多的患者。

二、良好的溝通技巧。這指的是,醫師問診時,是否能發自內心傾聽病人敘述,且能否清楚解釋病情。
我們發現,在「超推薦百大好醫師」榜上的醫師,有些即便求診患者很多,仍非常仔細給病患更多聆聽與照顧。《商業周刊》的一位同仁,看到本次在榜上的馬偕醫院小兒科醫師許瓊心的名字,立刻眼泛淚光,他說:「我女兒出生時只有七百克,若不是許醫師陪伴我們,我和太太不可能走得過那段辛苦的時間。她門診雖然那麼忙,但她那時每天很晚時都還會來看我的女兒,給我太太打氣。」許瓊心醫師長期致力於早產兒預防與照顧,應該還有許多小朋友的父母跟這位爸爸一樣,對她心懷感激。
然而,即使給予病人足夠的問診時間還不夠,好醫師更追求問診品質的提升。「要把病人的話都聽進去,病人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有意義的,」被許多醫師高度推薦的長庚醫院林口分院胸腔科主任郭漢彬說。

三、與時俱進的技術。為了給病患最好的治療,好醫師應不斷吸收新的醫學知識,而非以一套方法行醫多年。舉例來說,目前,光是針對乳癌的治療方式即多達五十二種,醫師的治療方式,不該再停留於只是將乳房切除。我們發現上榜的醫師,對於新知識、新技術,都非常的開放而投入,不因已經成功而自滿。
你能想像,已經擁有亞洲人工心臟移植首例紀錄,主持「開心」手術多達萬餘次的振興醫院心臟醫學中心主任魏崢,竟然還努力不倦去參加考試。去年七月,魏崢受朋友之邀參加大陸醫師執照考試,這項考試分成兩階段:操作考試與筆試,當中,操作考試是要應試醫師實際練聽診、聽腹水、插氣管、插尿管等技術,這些,都是再基本不過的手術。
魏崢指出,「我只是希望藉此告訴年輕的醫師,不要當個開得『一口』好刀的醫師,不需要絕頂聰明,但是要勤快,在掌握國際上最新技術的同時,還得要像做工藝一般,不停的練習到熟練為止。」

四、清楚醫學和自己的限度。林芳郁指出,好醫師必須清楚知道自己畢竟不是上帝,因此才能更謙虛,且願意反省自己極限所在,而將病人轉介給比自己更適合的醫師。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黃達夫經常做的一件事情:提醒同事,除了自己的醫院和院內的同事外,全台灣的醫師,甚至全世界的醫師,都是可以借重來幫助病人的資源。
照護對象幾乎都是癌末病患的長庚醫院基隆分院腫瘤科主任王正旭,對此感受尤深。年輕時的他,聽到病人抱著一絲希望問道:「我能活多久?」「醫師,這藥有五○%的存活率吧?」他會有情緒,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憤怒,但二十四年的腫瘤科醫師生涯,王正旭已有截然不同的體會。王正旭指出,治療癌症病人,不可能在一個醫師手上完成,因此,任何醫師都不應該單打獨鬥,而是投入整個癌症中心的資源。

五、團隊作戰力。由於醫學知識一日千里,加上疾病的複雜度增加,跨科別整合醫療已是現代醫療趨勢,我們發現,好醫師通常也是與同僚能夠高度協同作戰,能做主角也能做配角,能放下自我的醫師。
好醫師也有他們能力、心力的限制,他們需要團隊,他們也需要病人理解。當你找到好醫師,你知道該如何協助他們,問對問題、溝通到重點,讓他們的醫術得到更大的發揮嗎?
好醫師加上好病人,才會是最佳醫療戰力的團隊。      
波蘭醫師背景 網路大公開 【聯合報2009. 29   
士林地方法院醫療專業法庭多位法官支持病歷中文化,他們認為病歷是為病患存在,病患有知的權利,將與積極倡導病歷中文化的高克培醫師合作,推動病歷中文化。 士林地方法院民事庭共有六位醫療專業庭法官,有四位支持病歷改以中文撰寫。承審民事、醫療糾紛案件多年的法官張國勳表示,法官審判的基礎,要先知道醫師所寫病歷內容。 張國勳表示,多年來,他屢次要求涉訟的醫院或醫師將病歷譯成中文,都遭醫院以擔心病患或家屬會以中文、英文語意的落差或誤解,做為攻擊醫師、控告醫師偽造文書等理由而回絕,要醫院將病歷譯成中文,「簡直比登天還難。」 法官方彬彬表示,法官雖然不懂醫學專業,仍有依據邏輯判斷對錯的能力,透過病歷掌握醫師診治過程是否合乎邏輯,再參考醫事審議委員會的鑑定結果,做出正確的判斷。她說,法官如果連最基本的病歷都無法掌握,司法只會被醫界牽著鼻子走。 庭長黃小瑩指出,九十六年間即有法官建議病歷應該中文化。她說,審理醫療糾紛案時看醫師手寫的英文病歷最痛苦,許多醫師字跡潦草,光是查醫學字典辨識病名就花掉許多時間。  
病歷害他多挨刀? 醫判不起訴 【聯合報記者劉峻谷 2009. 2010-06-04 09:14:45 來源:重慶晚報 編輯:戴爽 小軍在做作業 7歲的.

2010-06-04 09:14:45 來源:重慶晚報 編輯:戴爽 小軍在做作業 7歲的. 29
 
國內醫學系學生代表強調,現行醫師法規定,國內、外醫學系畢業生,必須經實習期滿成績合格,領有畢業證書,才能參加醫師考試,波蘭醫學系學生只有見習,並無實習,按照規定不能參加國考。 醫學生代表近日將前往監察院,希望監察院針對波蘭醫學生回國考照資格一事,進行調查。除此之外,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學生、台灣醫學生聯合會幹部柳林瑋表示,國外醫學系良莠不齊,他們希望立即修改醫師法第四條之一,只要是海外就學返國的醫學生,都要先通過學歷認證、在台灣實習後,才能參加國考,保障兩千三百萬人就醫安全。 對於網路上對波蘭醫學生及家長人肉搜索,雖然部分醫學生不贊成,但還是有很多人在網路、社群發起質疑批評。台灣醫學生聯合會會長張恆豪認為,網路上出現的「波蘭醫師一覽表」,是某些醫學生對許多醫師送孩子到波蘭念醫學系,以及部分代辦公司及波蘭學校便宜行事等行為的不滿。 張恆豪表示,國外醫學教育制度對實習沒有統一標準,訓練過程良莠不齊,台灣醫學生才推動修改醫師法,希望外國醫學生都能通過「學歷甄試」。實習經驗是醫師儲備臨床經驗、基本能力的重要過程,台灣醫學生的見實習訓練共有三年,而波蘭醫學生並非每人都有實習經驗,許多人畢業後直接「上戰場」,在臨床上難免出問題。 張恆豪說,現有制度規範波蘭醫學生不需經學歷甄試,可直接參考國考,但已有一位從波蘭醫學院畢業的醫師選擇先通過學歷認證。張恆豪說,這位醫師可以,相信其他有能力的外國學生也沒問題。張恆豪強調,如果通過學歷認證,波蘭醫學生跟台灣醫學生一樣,有實習經驗,同樣也會獲得肯定。  
醫生世家 愛「代代相傳」【聯合報╱記者詹建富2009. 29 
 
子女在波蘭學醫的醫師家長表示,為了國人醫療權益,他們贊成從醫師國考等方式從嚴把關,但手段必須合理,並非歧視特定學歷,用不同標準排除外國留學生。 新光醫院腫瘤科主任季匡華的兒子季懋欣,目前就讀波蘭羅茲大學醫學系四年級,當年他在台學測成績六十五級分,同級分同學上台大昆蟲學系,家人認為重考上醫學系絕對沒問題,但他不想重考。季懋欣語文能力不錯、托福成績名列前茅,在父母支持下,自己申請進入六年制羅茲大學的英語授課班。 台灣醫學生質疑波蘭醫學生沒有實習、臨床經驗。季懋欣說,至少他就讀的大學和一般歐洲學制要求一致,早上在醫院學習、下午上基礎課程,從一年級開始,每年暑假至少要見習四周。六年畢業後,雖會先拿到畢業證書,但同樣必須實習一年,才能成為正式醫師,他考慮回台或到英國等地實習。 季懋欣說,當年曾問教育部,得到的回答是赴歐念書,回來即可參加醫師國考,但若需要透過考試來檢驗他的學歷,只要考試公平,他願意一試。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醫務長林式穀表示,他贊成教育部或衛生署從醫師國考把關,不論是那個國家的醫學院畢業,學生只要通過考試,就等同醫師資格。 林式穀說,醫師是很辛苦的行業,現在英國、法國醫師收入都很低,當地也缺醫師,美國醫師收入還不錯,但醫學院學費太高,政府會將公費學生送到歐洲國家就讀。林式穀感慨,醫學是一門很嚴謹的學問,當醫師不需要太聰明的人,但是要有心。 新光醫院腫瘤治療科主任季匡華說,台灣醫學生不瞭解全貌,衛生單位不能不瞭解,「從嚴把關是對的、不過手段必須合情理」,而非歧視各國都承認的學歷。他提醒,台灣醫學生十八歲聯考考贏了,不代表到了廿五歲、卅歲還是比別人優秀。  
台生觀點/見習非實習 不應參加國考【聯合報╱記者陳惠惠 2009. 止、擱置了做作業了。 【記】ab-away , hor(聯想 hole 及 ㄏㄡˋ) – “ㄏㄡ ˋ”. 文庫: Super Dash文庫 菁英文庫: 發表期間: 2009年12月-2015年3月: 冊數: 18卷: 小說:要聽爸爸的話! 〜小兔兔圖案〜 小說版. Tw/news/souj/3/1281756057/20060306072729

超推薦 百大良醫

‧商業周刊 2008/04/30 能進入醫界擔任醫師,都是最菁英的一群人。如果,有位醫師能得到他醫界同儕的高度推薦,那他必然是個極度受到肯定的好醫師。《商業周刊》團隊耗時半年,調查出推薦度最高前20%的「好醫師推薦榜」,而其中推薦度前5%的131位醫師,更入列為「超推薦百大好醫師」。 【文/胡釗維】

全台首度》好醫師推薦的好醫師榜

好醫師很多,但許多人想找到好醫師卻十分無助。
以口耳相傳方式,或單憑著記憶中螢光幕前出現過的名醫印象在求診,不但不讓人放心,我們也很難分辨名醫與好醫師的差別在哪裡?
你知道嗎?在我們調查的十一個科別中,全台灣區域醫院以上的主治醫師級以上醫師,就超過四千七百位。
然而一般人能夠掌握的醫療資訊極少,「我,找對了嗎?」這個問題,可能經常困擾著你、我。為此,《商業周刊》團隊花了六個月,試圖畫出一份台灣好醫師地圖。
這並不容易,因為這是國內有史以來首度進行的調查工作,就連政府機構、醫療院所或學術單位,或礙於非客觀中立,或因執行難度過高等原因,都未能順利推動。而這項破天荒的調查工作,目的有兩個:期望能滿足國人對醫界資訊透明化的需求;此外,也希望藉此樹立好醫師榜樣。

調查工作剛起步,我們就碰上兩個難題,究竟,好醫師的標準是什麼?又,誰足以來論定誰是好醫師?我們參考國外報告——美國醫療調查專業機構Castle Connolly Medical,已連續七年出版的《America’s Top Doctors》,以及日本講談社出版的《名醫推薦的名醫與醫院》,並參酌國內多位學者專家意見後,得到重要觀點:
能進入醫界擔任醫師,都是最菁英的一群人。如果,有位醫師能得到他醫界同儕的高度推薦,那他必然是個極度受到肯定的好醫師。於是,我們確定「專家推薦專家」的調查定調,透過三重管道請全台灣區域醫院以上的院長與醫師們告訴我們:「若您親友罹患相關疾病,您會願意優先推薦親友求診的醫師是哪幾位?」
多數人認為此調查非常不容易得到忙碌的醫界參與,但結果是,不僅有超過三十個國內專科醫學會的醫師們共襄盛舉,更大的突破是國內二十一家醫學中心的院長全數回卷。總計,四百七十九位醫師的參與。
在調查的十一個科別中,有超過四千七百位、區域醫院以上的主治醫師(編按:住院醫師、總醫師至少五年資歷才升主治醫師)級以上醫師,是這次的遴選門檻。經過三重管道、近五百位醫師的專業推薦下,終於產生「好醫師推薦榜」,有六百六十七位醫師入榜。這其中,獲得最高度推薦的好醫師有一百三十一位,他們獲選為這次的「超推薦百大好醫師」。四千七百分之一百三十一,入榜率低於三%。
這一百三十一位醫師分布在十一個科別,年紀最大的是七十六歲的耕莘醫院顧問醫師林瑞祥,專長糖尿病治療;年紀最輕的是三十一歲的亞東醫院腎臟內科主治醫師邱彥霖。

懂得以病人為中心! 五項特質反映好醫師最高標準

前台大醫院院長李源德曾說過,在他眼中,好醫師的標準是:「病人過世後,家屬還會打電話向你道謝。」用心出發、兼具醫術,許多好醫師「以病人為中心」的態度,可以反映在以下五項好醫師的特質:
一、擁有正確價值觀。台大醫院院長林芳郁即指出,醫師所面對的,常是一個人最重大的生命課題,這個職業特性,使得醫師的工作必須時時都謹慎,一點都不能鬆懈。
這一次在「超推薦百大好醫師」榜上的台大醫院雲林分院副院長黃瑞仁,在雲林地區建立心臟血管醫學中心,三年多來完成心導管檢查及治療二千五百多例,「開心」手術二百六十二例,造福了中部許多的患者。

二、良好的溝通技巧。這指的是,醫師問診時,是否能發自內心傾聽病人敘述,且能否清楚解釋病情。
我們發現,在「超推薦百大好醫師」榜上的醫師,有些即便求診患者很多,仍非常仔細給病患更多聆聽與照顧。《商業周刊》的一位同仁,看到本次在榜上的馬偕醫院小兒科醫師許瓊心的名字,立刻眼泛淚光,他說:「我女兒出生時只有七百克,若不是許醫師陪伴我們,我和太太不可能走得過那段辛苦的時間。她門診雖然那麼忙,但她那時每天很晚時都還會來看我的女兒,給我太太打氣。」許瓊心醫師長期致力於早產兒預防與照顧,應該還有許多小朋友的父母跟這位爸爸一樣,對她心懷感激。
然而,即使給予病人足夠的問診時間還不夠,好醫師更追求問診品質的提升。「要把病人的話都聽進去,病人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有意義的,」被許多醫師高度推薦的長庚醫院林口分院胸腔科主任郭漢彬說。

三、與時俱進的技術。為了給病患最好的治療,好醫師應不斷吸收新的醫學知識,而非以一套方法行醫多年。舉例來說,目前,光是針對乳癌的治療方式即多達五十二種,醫師的治療方式,不該再停留於只是將乳房切除。我們發現上榜的醫師,對於新知識、新技術,都非常的開放而投入,不因已經成功而自滿。
你能想像,已經擁有亞洲人工心臟移植首例紀錄,主持「開心」手術多達萬餘次的振興醫院心臟醫學中心主任魏崢,竟然還努力不倦去參加考試。去年七月,魏崢受朋友之邀參加大陸醫師執照考試,這項考試分成兩階段:操作考試與筆試,當中,操作考試是要應試醫師實際練聽診、聽腹水、插氣管、插尿管等技術,這些,都是再基本不過的手術。
魏崢指出,「我只是希望藉此告訴年輕的醫師,不要當個開得『一口』好刀的醫師,不需要絕頂聰明,但是要勤快,在掌握國際上最新技術的同時,還得要像做工藝一般,不停的練習到熟練為止。」

四、清楚醫學和自己的限度。林芳郁指出,好醫師必須清楚知道自己畢竟不是上帝,因此才能更謙虛,且願意反省自己極限所在,而將病人轉介給比自己更適合的醫師。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黃達夫經常做的一件事情:提醒同事,除了自己的醫院和院內的同事外,全台灣的醫師,甚至全世界的醫師,都是可以借重來幫助病人的資源。
照護對象幾乎都是癌末病患的長庚醫院基隆分院腫瘤科主任王正旭,對此感受尤深。年輕時的他,聽到病人抱著一絲希望問道:「我能活多久?」「醫師,這藥有五○%的存活率吧?」他會有情緒,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憤怒,但二十四年的腫瘤科醫師生涯,王正旭已有截然不同的體會。王正旭指出,治療癌症病人,不可能在一個醫師手上完成,因此,任何醫師都不應該單打獨鬥,而是投入整個癌症中心的資源。

五、團隊作戰力。由於醫學知識一日千里,加上疾病的複雜度增加,跨科別整合醫療已是現代醫療趨勢,我們發現,好醫師通常也是與同僚能夠高度協同作戰,能做主角也能做配角,能放下自我的醫師。
好醫師也有他們能力、心力的限制,他們需要團隊,他們也需要病人理解。當你找到好醫師,你知道該如何協助他們,問對問題、溝通到重點,讓他們的醫術得到更大的發揮嗎?
好醫師加上好病人,才會是最佳醫療戰力的團隊。      
波蘭醫師背景 網路大公開 【聯合報2009.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5082372.jpg

  後來,我跟爸爸到弟弟的學校買了些禮品去求那個主管的副校長,好不容易把學費辦成了分學期付的那種。但就那樣,我們的錢還是不夠。那時候,我真的想到了死,我感覺活著好難,以前活著一心想讀書想出來找個好工作掙錢養家,但是一個長的不算好英語又不好 ( 我們農村的學校是不教英文的 ) 的女子想找個能掙錢的工作太難了,我又不想去放縱自己,所以一下子感覺沒了目標生活變得毫無意義,所以想死。但死也要想個辦法,能讓我死後有錢給弟弟讀書,為了這個家我可以犧牲自己。於是我想到了去撞車,去個繁華點的街頭 ( 因為在大街上車不好逃走 ) 專找好車撞,把能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都帶上身上,這樣死了至少家裏能得到一點賠償,雖然這樣做有些無恥,但開好車的人想必也不會在乎這幾個錢吧。後來,我還真的去了,但是因為那個開車的人緊刹車我不單沒被撞死反而讓人下來打了一頓,不過好在那人氣緊敗壞的拳打腳踢完我以後又把我抱起來送到了醫院,可能因為我是個女人。. 29   
三軍總醫院神經內科醫師林俊杰表示,打鼾是呼吸道某個部位阻塞,導致呼吸頻率延遲,常見手術方法是將懸壅垂顎咽整形縮小。 林俊杰解釋,舌下根和懸壅垂的相對位置,「懸壅垂是八里、舌下根是淡水」,舌下根如面積太大,睡覺時舌根往後倒也會阻塞部分呼吸道,舌根縮小與整修懸壅垂有相同的目的。 懸壅垂開刀術後,患者可能會有鼻音、喝水會嗆到等,有百分之五十的人,一年後會復發。醫師通常建議患者先減重、特別是睡前不可吃太多東西,側睡讓呼吸道面積增大,嘗試戴陽壓持續呼吸器面罩,如果都沒有效,開刀是最後選項。  
大陸醫師 白話文寫病歷【聯合報記者劉峻谷09. Tw/news/souj/3/1281756057/20060306072729

超推薦 百大良醫

‧商業周刊 2008/04/30 能進入醫界擔任醫師,都是最菁英的一群人。如果,有位醫師能得到他醫界同儕的高度推薦,那他必然是個極度受到肯定的好醫師。《商業周刊》團隊耗時半年,調查出推薦度最高前20%的「好醫師推薦榜」,而其中推薦度前5%的131位醫師,更入列為「超推薦百大好醫師」。 【文/胡釗維】

全台首度》好醫師推薦的好醫師榜

好醫師很多,但許多人想找到好醫師卻十分無助。
以口耳相傳方式,或單憑著記憶中螢光幕前出現過的名醫印象在求診,不但不讓人放心,我們也很難分辨名醫與好醫師的差別在哪裡?
你知道嗎?在我們調查的十一個科別中,全台灣區域醫院以上的主治醫師級以上醫師,就超過四千七百位。
然而一般人能夠掌握的醫療資訊極少,「我,找對了嗎?」這個問題,可能經常困擾著你、我。為此,《商業周刊》團隊花了六個月,試圖畫出一份台灣好醫師地圖。
這並不容易,因為這是國內有史以來首度進行的調查工作,就連政府機構、醫療院所或學術單位,或礙於非客觀中立,或因執行難度過高等原因,都未能順利推動。而這項破天荒的調查工作,目的有兩個:期望能滿足國人對醫界資訊透明化的需求;此外,也希望藉此樹立好醫師榜樣。

調查工作剛起步,我們就碰上兩個難題,究竟,好醫師的標準是什麼?又,誰足以來論定誰是好醫師?我們參考國外報告——美國醫療調查專業機構Castle Connolly Medical,已連續七年出版的《America’s Top Doctors》,以及日本講談社出版的《名醫推薦的名醫與醫院》,並參酌國內多位學者專家意見後,得到重要觀點:
能進入醫界擔任醫師,都是最菁英的一群人。如果,有位醫師能得到他醫界同儕的高度推薦,那他必然是個極度受到肯定的好醫師。於是,我們確定「專家推薦專家」的調查定調,透過三重管道請全台灣區域醫院以上的院長與醫師們告訴我們:「若您親友罹患相關疾病,您會願意優先推薦親友求診的醫師是哪幾位?」
多數人認為此調查非常不容易得到忙碌的醫界參與,但結果是,不僅有超過三十個國內專科醫學會的醫師們共襄盛舉,更大的突破是國內二十一家醫學中心的院長全數回卷。總計,四百七十九位醫師的參與。
在調查的十一個科別中,有超過四千七百位、區域醫院以上的主治醫師(編按:住院醫師、總醫師至少五年資歷才升主治醫師)級以上醫師,是這次的遴選門檻。經過三重管道、近五百位醫師的專業推薦下,終於產生「好醫師推薦榜」,有六百六十七位醫師入榜。這其中,獲得最高度推薦的好醫師有一百三十一位,他們獲選為這次的「超推薦百大好醫師」。四千七百分之一百三十一,入榜率低於三%。
這一百三十一位醫師分布在十一個科別,年紀最大的是七十六歲的耕莘醫院顧問醫師林瑞祥,專長糖尿病治療;年紀最輕的是三十一歲的亞東醫院腎臟內科主治醫師邱彥霖。

懂得以病人為中心! 五項特質反映好醫師最高標準

前台大醫院院長李源德曾說過,在他眼中,好醫師的標準是:「病人過世後,家屬還會打電話向你道謝。」用心出發、兼具醫術,許多好醫師「以病人為中心」的態度,可以反映在以下五項好醫師的特質:
一、擁有正確價值觀。台大醫院院長林芳郁即指出,醫師所面對的,常是一個人最重大的生命課題,這個職業特性,使得醫師的工作必須時時都謹慎,一點都不能鬆懈。
這一次在「超推薦百大好醫師」榜上的台大醫院雲林分院副院長黃瑞仁,在雲林地區建立心臟血管醫學中心,三年多來完成心導管檢查及治療二千五百多例,「開心」手術二百六十二例,造福了中部許多的患者。

二、良好的溝通技巧。這指的是,醫師問診時,是否能發自內心傾聽病人敘述,且能否清楚解釋病情。
我們發現,在「超推薦百大好醫師」榜上的醫師,有些即便求診患者很多,仍非常仔細給病患更多聆聽與照顧。《商業周刊》的一位同仁,看到本次在榜上的馬偕醫院小兒科醫師許瓊心的名字,立刻眼泛淚光,他說:「我女兒出生時只有七百克,若不是許醫師陪伴我們,我和太太不可能走得過那段辛苦的時間。她門診雖然那麼忙,但她那時每天很晚時都還會來看我的女兒,給我太太打氣。」許瓊心醫師長期致力於早產兒預防與照顧,應該還有許多小朋友的父母跟這位爸爸一樣,對她心懷感激。
然而,即使給予病人足夠的問診時間還不夠,好醫師更追求問診品質的提升。「要把病人的話都聽進去,病人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有意義的,」被許多醫師高度推薦的長庚醫院林口分院胸腔科主任郭漢彬說。

三、與時俱進的技術。為了給病患最好的治療,好醫師應不斷吸收新的醫學知識,而非以一套方法行醫多年。舉例來說,目前,光是針對乳癌的治療方式即多達五十二種,醫師的治療方式,不該再停留於只是將乳房切除。我們發現上榜的醫師,對於新知識、新技術,都非常的開放而投入,不因已經成功而自滿。
你能想像,已經擁有亞洲人工心臟移植首例紀錄,主持「開心」手術多達萬餘次的振興醫院心臟醫學中心主任魏崢,竟然還努力不倦去參加考試。去年七月,魏崢受朋友之邀參加大陸醫師執照考試,這項考試分成兩階段:操作考試與筆試,當中,操作考試是要應試醫師實際練聽診、聽腹水、插氣管、插尿管等技術,這些,都是再基本不過的手術。
魏崢指出,「我只是希望藉此告訴年輕的醫師,不要當個開得『一口』好刀的醫師,不需要絕頂聰明,但是要勤快,在掌握國際上最新技術的同時,還得要像做工藝一般,不停的練習到熟練為止。」

四、清楚醫學和自己的限度。林芳郁指出,好醫師必須清楚知道自己畢竟不是上帝,因此才能更謙虛,且願意反省自己極限所在,而將病人轉介給比自己更適合的醫師。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黃達夫經常做的一件事情:提醒同事,除了自己的醫院和院內的同事外,全台灣的醫師,甚至全世界的醫師,都是可以借重來幫助病人的資源。
照護對象幾乎都是癌末病患的長庚醫院基隆分院腫瘤科主任王正旭,對此感受尤深。年輕時的他,聽到病人抱著一絲希望問道:「我能活多久?」「醫師,這藥有五○%的存活率吧?」他會有情緒,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憤怒,但二十四年的腫瘤科醫師生涯,王正旭已有截然不同的體會。王正旭指出,治療癌症病人,不可能在一個醫師手上完成,因此,任何醫師都不應該單打獨鬥,而是投入整個癌症中心的資源。

五、團隊作戰力。由於醫學知識一日千里,加上疾病的複雜度增加,跨科別整合醫療已是現代醫療趨勢,我們發現,好醫師通常也是與同僚能夠高度協同作戰,能做主角也能做配角,能放下自我的醫師。
好醫師也有他們能力、心力的限制,他們需要團隊,他們也需要病人理解。當你找到好醫師,你知道該如何協助他們,問對問題、溝通到重點,讓他們的醫術得到更大的發揮嗎?
好醫師加上好病人,才會是最佳醫療戰力的團隊。      
波蘭醫師背景 網路大公開 【聯合報2009. 2010-06-04 09:14:45 來源:重慶晚報 編輯:戴爽 小軍在做作業 7歲的. 其實誰都明白他是看我們家出了兩個大學生不服氣,故意叼難,因為他一向是村裏的王,想吃誰家的就去誰家裏吃飯,想找誰家的女人就去找誰家的女人,只有我們家一向不賣他的帳。鄉鄰更不可能借到錢,一是誰家都窮,自己還顧不住那顧得上管別人 ; 二是農村人在那種自然環境下不可能大度、善良。你比他們窮他們看不起你不想搭理你,因為光怕你去找他借錢 ; 你比他們富他們就會巴結你討好你,因為想從你哪里沾點光撈點便 宜。自家親戚也一樣 ,而當時我們在哪里算是窮的人家,都是因為我跟弟弟讀書讀的。而沒有讀書的人家孩子早早出去打工,就算幹建築隊也能掙些錢,還不影響農忙時回家種田。我們讀那麼多年書讀成了不能挑不能扛又不好找工作的無用人。

後來,我跟爸爸到弟弟的學校買了些禮品去求那個主管的副校長,好不容易把學費辦成了分學期付的那種。但就那樣,我們的錢還是不夠。那時候,我真的想到了死,我感覺活著好難,以前活著一心想讀書想出來找個好工作掙錢養家,但是一個長的不算好英語又不好 ( 我們農村的學校是不教英文的 ) 的女子想找個能掙錢的工作太難了,我又不想去放縱自己,所以一下子感覺沒了目標生活變得毫無意義,所以想死。但死也要想個辦法,能讓我死後有錢給弟弟讀書,為了這個家我可以犧牲自己。於是我想到了去撞車,去個繁華點的街頭 ( 因為在大街上車不好逃走 ) 專找好車撞,把能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都帶上身上,這樣死了至少家裏能得到一點賠償,雖然這樣做有些無恥,但開好車的人想必也不會在乎這幾個錢吧 。後來,我還真的去了,但是因為那個開車的人緊刹車我不單沒被撞死反而讓人下來打了一頓,不過好在那人氣緊敗壞的拳打腳踢完我以後又把我抱起來送到了醫院,可能因為我是個女人。

讀到這裏的人可能不相信,但實事上就是這樣,雖然我把這件事寫的很簡單,但我並不想回快,雖然這是我一輩子最值得回憶的內容。那個人把我送到了醫院然後問我是不是想死,於是我告訴了他我的想法和處境,後來他扔給了我五千塊錢走了。這是我遇到的幫助我最大的人,我不知道他叫什麼多大住在哪里做什麼工作,我曾經想過要找到他報答他。可惜事後沒等我找到他員警就來找我了,給我錢的那個人因為犯毒被抓了 ,從員警嘴裏我才知道了他的名字,這個名字我會一生銘記的。請不要懷疑這件事的真實性,可能是我述說的不夠好,但事情是真的,當時所在城市的報紙上曾經報導過員警抓獲這個案件的事,聽說他被判了無期,我現在還記得調查我的那員警。後來我去憑名字去監獄找過他,那個接待我的員警騙了我一百塊錢的打車費說是找人幫我去問,結果也沒有問到。我現在還是不知道他關在哪里,如果能找到一定會去看他的。

現在我在上海,因為聽人說上海工資高所以過來的。但是一個年近三十長得又不算漂亮學中文不懂英文的女子在上海能找到工作就不算了,還說什麼掙錢的好工作呢。我現在在一家公司做文員,一個月一千八沒有獎金。房子是跟人合租的水電費全包每月六百,每個月要給家裏寄八百塊,剩四百要應付吃飯交通還有生活開銷,除了必須只能從吃飯上省每天只吃一頓飯。最怕的就是生病,生病了拿不到工資還得交房租,醫藥費更是可怕。前些天因為營養不良暈倒被送到了醫院,我到了醫院就清醒了一直跟醫生說沒事,但醫生還是給我做這個檢查做那個檢查那個檢查花了一千多塊,我沒病死差點嚇死了。

現在,我失業了,因為沒有身份證,公司把我開除了,因為我拿的是畢業是學校給發的管十年的身份證,現在已經到期了。我曾回老家下戶口,村裏戶口因為讀書簽出去了就不能下農村戶口了,又到老家所在的縣城去下,先是辦了個集體戶口,後來辦身份證的時候說必須得有門牌號才能辦,我在縣城沒有住所又不認識一個人不知道怎麼才能拿到門牌證的那個本,所以就不能辦身份證。所以,有我現在只有戶口本,還是花了二百塊求當地派出所的人給辦的。因為失業了,沒有了經濟來源,我下個月交不上房租就可能被房東趕出來了,我將餓死凍死,在沒有死之前,我總結我的這一生,歸根到底都是窮。

剛來上海時我跟其他三個同樣是農村出來的女孩子一起租房子,短短幾年期間,我們四個女子有個四種人生。一個跟一個香港人做了二奶,住高級住宅穿名牌吃大餐,每個月還有一萬塊的零花錢。一個在夜總會裏做了人人唾棄的小姐,至少不用擔心沒地兒住沒飯吃了。第三個嫁了一個同樣是農村出來打工的打工仔,剛開始還算過的去,倆個人一起打工努力,雖然租房子但是很幸福,她最大的夢想就是攢夠了錢回老家買套房子有個家。因為她一個月兩千,老公三千,想在上海買房子甚至是做夢。可是現在她老公生了場大病,花了很多錢,還被公司辭退了,現在在家養病。外來打工的都是沒任何保障的,她一個人一個月兩千塊還要應付房租水電煤費還要生活開銷還要幫老公治病,白天上班晚上還要洗衣做飯擺夜攤,讓生活拖累都看不起當年的容貌了,三十幾歲了都不敢要孩子,因為生了養不起。就這樣,她老公的老家還一個勁打電話要錢,因為全家人好不容易把孩子借到大學畢業了,不能掙了錢都便宜那個外來的女人。這是她婆婆的原話。於是這個姐姐告訴我,要嫁就嫁得好一點,至少有個房子不用生活在隨時都有可能被趕出街頭的恐懼中,要不就別嫁,不嫁一個人受窮,嫁了兩個人一共受罪,說不定你還得承擔另外一個人的窮。那怕做二奶,也千萬別嫁給一個跟你一樣窮的人 。所以,不做二奶是因為沒有機會,如果有人給我機會有人要我,我是會做到。我要求又不高,有地方住有衣服穿能吃飽飯就行了,這樣至少比做妓女強 。

我知道看到這個題目,你們一定會罵我,但請有精力想罵我的人仔細看完下面的內容,再考慮我是不是該罵.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來源:華聲線上
當弟弟考上大學的時候,那近萬元的天價學費把我們全家都嚇傻了。我們去辦助學代款辦不下來,因為村裏不給出證明,村主任 ( 我們哪里叫支書 ) 說我們家不符合條件,他的意思是說只有孤兒或者單親無生活保障的孩子才能辦,你們家又不符合條件。父母都健在,女兒又是大學生能掙錢,憑什麼辦這個. 雜了政治意涵;許多醫師更譏諷地說應修成「漢文病歷」或「繁體病歷」才更真確。 根據病歷專家的見解,醫院病歷寫作品質不佳與語言關聯不大。英文不佳,反映的是台灣大學生的普遍英文寫作水準;因為即使病歷中文化以後,反映的也將是大學生的中文水準,而該水準的下降趨勢也是教育界的普遍認知。 以高標準來審視,確實不容易看見寫得完美的病歷;以前是充斥醫師鬼畫符的年代,現在則轉化成「複製與貼上」,錯字猖獗的電子時代。病歷中文化並無法解決邏輯與修辭學普遍低落的現象;該如何解決呢?或許只能耐心地用演化的心情來看待,而德高望重的評鑑專家也確實是這樣做的! 病歷品質不佳與醫學院教育缺乏專門的病歷課程有關,醫學生寫作能力既然低落,一旦進入更繁重的臨床工作,情況只是雪上加霜。只要想像一位外科住院醫師整天跟刀、查房下來,下班之前如果還要接五個以上的新病人,他們能寫出什麼好的病歷呢?而主治醫師如果每次門診要看上五十個病患,他們又能寫出什麼高明的病歷?雖然這些都不應該是病歷品質不佳的藉口,但如何減輕他們的工作負擔?一樣是困難重重。 病歷的癥結不是中文化就可以解決的,中文化恐怕會讓現況更糟,理由是現實環境充滿了醫學及生物科學英文轉換成中文的巨大障礙,而許多資深醫師也無法有效地使用電腦,更不用談複雜的中文輸入了。更何況台灣醫學界根深蒂固,從學生時代開始的醫學英文印記早已成型,要突然急轉彎的經濟代價太過巨大。 經建會最近才通過三年內投資六億元來「提升國人英語能力建設計畫」;就政策一貫性以及著眼台灣競爭力的角度而言,台灣應該學新加坡,將英文與中文同列官方語言才具前瞻性。與病歷中文化衍生的經濟代價和困難相較,加強醫學院的英文病歷課程,並且要求進入醫院執業的新一代醫師要通過英文檢定或許是更容易達到的目標。 現行醫院病歷評鑑並沒有禁用中文,醫師其實可以大方的寫中文病歷。但是為了解決病歷品質不佳的問題,以為立法規定全面提倡病歷中文化就是出路,則是一種迷思;而囈語式地夢想將西方醫學轉譯中文更是民粹派,是吃力不經濟的假改革。至於病人知的權益、醫療訴訟及詐領健保費都有其他辦法可以解決,並不需要拿英文病歷當貢品。
 http://blog. Array金錢的靈魂:讓你從內在富起來,做個真正的有錢人!(2013全新書封版) The Soul of Money: Reclaiming the Wealth of Our Inner Resources. 29 
 
子女在波蘭學醫的醫師家長表示,為了國人醫療權益,他們贊成從醫師國考等方式從嚴把關,但手段必須合理,並非歧視特定學歷,用不同標準排除外國留學生。 新光醫院腫瘤科主任季匡華的兒子季懋欣,目前就讀波蘭羅茲大學醫學系四年級,當年他在台學測成績六十五級分,同級分同學上台大昆蟲學系,家人認為重考上醫學系絕對沒問題,但他不想重考。季懋欣語文能力不錯、托福成績名列前茅,在父母支持下,自己申請進入六年制羅茲大學的英語授課班。 台灣醫學生質疑波蘭醫學生沒有實習、臨床經驗。季懋欣說,至少他就讀的大學和一般歐洲學制要求一致,早上在醫院學習、下午上基礎課程,從一年級開始,每年暑假至少要見習四周。六年畢業後,雖會先拿到畢業證書,但同樣必須實習一年,才能成為正式醫師,他考慮回台或到英國等地實習。 季懋欣說,當年曾問教育部,得到的回答是赴歐念書,回來即可參加醫師國考,但若需要透過考試來檢驗他的學歷,只要考試公平,他願意一試。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醫務長林式穀表示,他贊成教育部或衛生署從醫師國考把關,不論是那個國家的醫學院畢業,學生只要通過考試,就等同醫師資格。 林式穀說,醫師是很辛苦的行業,現在英國、法國醫師收入都很低,當地也缺醫師,美國醫師收入還不錯,但醫學院學費太高,政府會將公費學生送到歐洲國家就讀。林式穀感慨,醫學是一門很嚴謹的學問,當醫師不需要太聰明的人,但是要有心。 新光醫院腫瘤治療科主任季匡華說,台灣醫學生不瞭解全貌,衛生單位不能不瞭解,「從嚴把關是對的、不過手段必須合情理」,而非歧視各國都承認的學歷。他提醒,台灣醫學生十八歲聯考考贏了,不代表到了廿五歲、卅歲還是比別人優秀。  
台生觀點/見習非實習 不應參加國考【聯合報╱記者陳惠惠 2009.   我出生在 70 年代末,家裏有三個妹妹一個弟弟加上我共五個孩子。如果有人問沒錢怎麼還生那麼多孩子,那你一定不瞭解目前中國的現狀,目前能超生的都是真正的有錢人或者真正的窮人。生孩子的原因在我看來有兩點:一是農村沒有任何娛樂,白天幹活,晚上上炕 ( 用土做的床 ) ,除了生孩子沒有其他的活動了。其實他們也不想要,只是沒有人告訴他們有效的避免方法,我親眼看到我的母親懷孕後用繩子勒想流產和吃煙灰避孕 ; 二是農村傳統的觀念和環境所決定的。農村都是粗重活,家裏沒有男人不行。農村人幾千年來的傳宗接代思想,生不出男孩子要被人欺負的。在我媽媽沒有生我弟弟之前,家族裏的人經常打罵我媽媽,村裏的小孩子也經常欺負我,罵我是:絕戶頭 ( 就是因為沒有男孩子,這戶人家從你家這裏絕了 ) 。. 我清楚地記得五歲的時候,父母都下地幹活讓我帶著妹妹在家裏看家,有個鄰居來借菜刀並順手拿走了我們家做飯的鍋,後來我父母回來給他要他死活不承認,害得我被母親打了一頓,我們家也好長時間沒有鍋吃飯。還有一次我九歲的時候一個人下地幹活,親眼看到村裏的一個大嫂偷隔壁堂叔地裏的棉花,後來堂叔來了當場抓住要把她帶到村裏示眾,她就求堂叔放過她,說她可以陪堂叔睡覺,於是他們就在棉花寬衣解帶。那個時候他們以為我小不懂,我也是後來才懂那個場景的含義,不過每次想起來都感覺噁心。後來還是因為這件事,村裏的人都知道了,可能是堂叔告訴的別人,但那個大嫂以為是我告訴了我媽媽而我媽媽告訴的村裏人,所以找到我們家站在門口罵了好幾天街,後來還找機會在我上學的路上把我打了一頓,撒爛了我的嘴。媽媽看到放學後嘴破了就問怎麼回事,我說不小心摔的,因為我不怕說出來,怕媽媽去找他們吵架引起更大的戰爭,那個時候媽媽帶我們姐弟幾個已經夠累了。唉,不說了,總之哪里都有好人壞人,農村人也並不是善良的代名詞。

我是我們那個村也是全鄉最早的也是唯一的一名女大學生。在那個男孩兒都無法讀書的地方我一個女孩子能讀到大學實在是奇跡,這一切應該感謝我的父親。父親是個退伍軍人的,算是村少有的見過識面的人,所以才可能送我去讀小學,初衷也可能只是想讓我識個字出門能分清男女廁所就行了。當時村裏一塊走十幾裏路去小學讀書的有十幾個孩子,但都沒讀到小學畢業就不讀了,只有我堅持了下來。我能堅持下來的原因有兩點 : 一是我讀書用功極了,從小學到中學都是代表學校去區裏參賽的,爸爸可能從我身上看到了走出農村的希望 ; 二是我讀書的時候一邊讀書一邊在課堂上編草編。就是那種用麥秸杆編成的辮子是做草帽的原材料。那時候一盤辮子買兩毛錢,我一天可以編五盤。我在課堂上不記筆記不做作業,就是編辮子。也就是說我可以一邊讀書一邊掙錢,所以才有可以讀下去。但為了我的讀書,三個妹妹全部付出了綴學的代價,我最小的妹妹七歲的時候就跟著爸爸去磚廠拉磚。瘦弱的爸爸拉車她推車,一車磚要拉兩公里遠給兩毛錢。因為那時候我上了中學,離家遠了要住校,不能編草瓣了。從小學到中學我一直是班裏最小的學生,因為我跳過好幾級,我是個很早熟的孩子,我知道讀書太不容易了,只有少讀幾年才能快點出來掙錢,讀大學的時候我才十六歲。

能讀大學是因為當時還有公助生的說法,也就是考的分數高了可以拿很少的學費,我入大學只花了六百塊錢,這六百塊還是爸爸賣掉了一頭養了好久的大肥豬湊來的,並且在學樣每個月還可以拿到四十五塊的生活費。要是現在的收費標準,我不可能讀下去的。就那每個月的四十五塊錢,我還可以每個月省下二十塊寄回家裏。因為我每天只吃饅頭鹹菜,只穿校服也不用買衣服,更不懂用什麼化妝品。也就是在大學裏,我才明白了窮是多麼可恥的事。我在大學裏幾乎沒有朋友,一是因為年齡小跟他們談不到一塊。宿舍裏的女孩子都逛街談戀愛什麼的,我每天打工在深夜才回來,跟她們也少有聊天的機會。

所以大學四年,我說連班裏的同學都沒認全你們可能不信,但當時就是這樣,他們在享受生活,我在為生存努力 ; 二是因為家庭出身。那個時候能讀到大學的大部分都是家裏條件差不多的孩子。他們不理解我的生存環境,更看不起我的行為打扮。我記得曾經有個同學的媽媽曾經找到學校要調宿舍,說她的寶貝女兒不能跟一個小乞丐住在一起 。需要說明的時候我那個時候不是髒是舊,我從小自力能力很強,不會不知道洗衣服收拾自己的,只是沒錢買衣服,只能穿親戚給的舊衣服。並且外套穿小了要補補給家裏的妹妹穿,秋衣秋褲穿舊了要改成內衣褲,我是個動手能力很強的人,曾經用同學丟掉的舊床單給妹妹縫過一條很漂亮的連身裙,那細細的針線連看不起我的同學都說象買的一樣。

好不容易畢業了,政策變了,自謀出路,不包分配。我不能回家,一是家裏的條件我已經無法適應了 ; 二是讀了那麼多年書再回農村會成為家鄉人的反面教材,成為不讓自己孩子讀書的藉口。我只有留在城市,但不能象其他人一樣有機會慢慢找個適合自己的工作。我必須先找個能管吃住的工作,就因為我一畢業身上就沒有錢了,我不可能跟家裏伸手要錢。為了多掙點錢,我碾轉過好幾個城市,做過好多種工作。我必須得掙錢,操勞的媽媽勞累過度生病一直需要花醫藥費,弟弟正在讀書,我還想掙錢讓妹妹學個手藝。我省吃儉用,但錢還是遠遠的不夠。.

Com/tayiu/2969996   天堂不撤守-啟動病歷中文化,捨葉署長其誰?>中時09-06-01陳長文
   五月初,筆者曾在本欄針對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希望衛生署長葉金川能為眾多無聲的病患權益發聲。不久,衛生署醫事處的石處長向筆者表示葉署長因為出席世衛大會,而未能親自回應這個題目。石處長也提供了一些寶貴的意見。但筆者仍希望就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再次就教於葉署長。 
   由於筆者最近正在進行癌症治療的後續療程,因此有更多機會就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和醫生朋友交換意見。然而,多數人都不否認病歷中文化的正當性,只是在政策的優先次序或相關的配套問題有疑慮。大致可歸納如下: 
   一、認為病歷電子化應該更優先於病歷中文化的問題。然筆者認為兩者並不衝突,醫政機關在推動病歷電子化的同時,也可以推動病歷中文化。 
   二、病歷品質的問題更迫切,有些醫生連英文病歷都未必寫得好。但筆者認為落實病歷中文化其實正可以加速提升病歷的品質,因為病歷品質的高下顯然以大多數人易懂的中文寫作時較易判斷。    三、病歷中文化牽涉到的是前端的醫學教學的問題,要從教育著手。然而,教育往往有其「市場導向」,如果台灣並沒有一個實務上撰寫中文病歷的醫事工作環境,不管是醫學教授或醫學院學生也都較難感受到改變的壓力。換言之,病歷中文化政策與醫學教學改革具有相輔相成的關係。    四、病歷中文化會加重醫生的負擔。大多數的醫生都習慣以英文寫病歷,改為中文,當然會增加不便、加重負擔,而且一般來說中文寫病歷(或電腦打字)似乎較用英文更為費時,特別是健保給付已經相當的緊縮,若貿然實施,可能會壓迫醫生的問診時間。但當筆者進一步問,若聘助手協助醫生登鍵中文病歷,可不可以改善?許多醫生回答是應可改善,但要多花一些成本。換言之,這又回到了政府的「資源分配」問題,很多人不解筆者為什麼要不斷的詬病政府花費七百五十億購買三十架無用的阿帕契攻擊直昇機,殊不知,這些天價經費的零頭,很可能就能補足許多不足的醫療或社福資源。    筆者在五月五日發現了膀胱腫瘤。這讓我有特別的感謝與感慨,感謝的是,遇到很多細心好醫生,盡心竭力提供最好的醫療照顧。感慨的是,一方面,不論在主客觀條件上,我都有較充分的條件,取得有關我病情的詳細資訊。但即便如此,如果有中文病歷,對我仍是一種方便,可以用最親切的語言認識病情;二方面,對許多資訊相對弱勢或英文能力較欠缺的民眾來說,英文病歷有寫和沒寫有什麼差別呢?    葉署長曾留學海外,英文造詣自然不錯。但身為政務官,能不能將心比心把自己想像成不懂英文的民眾,去想像面對病歷史爬滿看不懂文字的憂慌呢?病歷的功能固然是為便利醫事環節中的溝通之用。但是,更要顧及病人和家屬的「知」的需要。更何況,病歷中文化後,由於病人較易理解文件記載上的病歷資訊,一方面可以發揮偵錯效果,當病患發現病歷記載與病情不符時,即可向醫生反映;二方面,當醫療糾紛發生時,由於中文病歷記載較無資訊障礙,承審法官就不用面對,英文病歷在病患看不懂的情況下,賦予證據力公不公平的疑慮;三方面可以發揮監督的效果,避免極少數不肖醫生用口說A病卻報B病的方式詐領健保費。    最後,並不是要立刻實施病歷中文化,但既然許多人都「客氣地」肯定病歷中文化的正當性,那麼,衛生署至少應該宣示「啟動」病歷中文化的計畫,衛生署可否告訴我們,何時是「起點」呢?何不把病病歷中文化當作中華民國一百年時給病患朋友的賀禮,宣示在民國一百年實施。而不是用「病歷中文化很好,但不是最迫切優先的醫事改革項目,還不到推動的時機」的說詞推拖。    還是要再問,如果德國、法國、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是用官方語言作為病歷語言,別的國家能,為什麼台灣不能?而筆者更要問葉署長,在病歷中文化的問題上,如果向以魄力得到民眾肯定的葉金川署長不關心,還有誰有能力關心呢?(作者為律師,法學教授)
http://blog. 雜了政治意涵;許多醫師更譏諷地說應修成「漢文病歷」或「繁體病歷」才更真確。 根據病歷專家的見解,醫院病歷寫作品質不佳與語言關聯不大。英文不佳,反映的是台灣大學生的普遍英文寫作水準;因為即使病歷中文化以後,反映的也將是大學生的中文水準,而該水準的下降趨勢也是教育界的普遍認知。 以高標準來審視,確實不容易看見寫得完美的病歷;以前是充斥醫師鬼畫符的年代,現在則轉化成「複製與貼上」,錯字猖獗的電子時代。病歷中文化並無法解決邏輯與修辭學普遍低落的現象;該如何解決呢?或許只能耐心地用演化的心情來看待,而德高望重的評鑑專家也確實是這樣做的! 病歷品質不佳與醫學院教育缺乏專門的病歷課程有關,醫學生寫作能力既然低落,一旦進入更繁重的臨床工作,情況只是雪上加霜。只要想像一位外科住院醫師整天跟刀、查房下來,下班之前如果還要接五個以上的新病人,他們能寫出什麼好的病歷呢?而主治醫師如果每次門診要看上五十個病患,他們又能寫出什麼高明的病歷?雖然這些都不應該是病歷品質不佳的藉口,但如何減輕他們的工作負擔?一樣是困難重重。 病歷的癥結不是中文化就可以解決的,中文化恐怕會讓現況更糟,理由是現實環境充滿了醫學及生物科學英文轉換成中文的巨大障礙,而許多資深醫師也無法有效地使用電腦,更不用談複雜的中文輸入了。更何況台灣醫學界根深蒂固,從學生時代開始的醫學英文印記早已成型,要突然急轉彎的經濟代價太過巨大。 經建會最近才通過三年內投資六億元來「提升國人英語能力建設計畫」;就政策一貫性以及著眼台灣競爭力的角度而言,台灣應該學新加坡,將英文與中文同列官方語言才具前瞻性。與病歷中文化衍生的經濟代價和困難相較,加強醫學院的英文病歷課程,並且要求進入醫院執業的新一代醫師要通過英文檢定或許是更容易達到的目標。 現行醫院病歷評鑑並沒有禁用中文,醫師其實可以大方的寫中文病歷。但是為了解決病歷品質不佳的問題,以為立法規定全面提倡病歷中文化就是出路,則是一種迷思;而囈語式地夢想將西方醫學轉譯中文更是民粹派,是吃力不經濟的假改革。至於病人知的權益、醫療訴訟及詐領健保費都有其他辦法可以解決,並不需要拿英文病歷當貢品。
 http://blog. ”(聖經箴言19:17) 農家女大學生發帖稱:我想做二奶 只要有人要 (2009年12月04日 轉載) 來源:華聲線上.   後來,我跟爸爸到弟弟的學校買了些禮品去求那個主管的副校長,好不容易把學費辦成了分學期付的那種。但就那樣,我們的錢還是不夠。那時候,我真的想到了死,我感覺活著好難,以前活著一心想讀書想出來找個好工作掙錢養家,但是一個長的不算好英語又不好 ( 我們農村的學校是不教英文的 ) 的女子想找個能掙錢的工作太難了,我又不想去放縱自己,所以一下子感覺沒了目標生活變得毫無意義,所以想死。但死也要想個辦法,能讓我死後有錢給弟弟讀書,為了這個家我可以犧牲自己。於是我想到了去撞車,去個繁華點的街頭 ( 因為在大街上車不好逃走 ) 專找好車撞,把能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都帶上身上,這樣死了至少家裏能得到一點賠償,雖然這樣做有些無恥,但開好車的人想必也不會在乎這幾個錢吧。後來,我還真的去了,但是因為那個開車的人緊刹車我不單沒被撞死反而讓人下來打了一頓,不過好在那人氣緊敗壞的拳打腳踢完我以後又把我抱起來送到了醫院,可能因為我是個女人。. €(聖經箴言19:17) 農家女大學生發帖稱:我想做二奶 只要有人要 (2009å¹´12月04日 轉載) 來源:華聲線上. 29   
三軍總醫院神經內科醫師林俊杰表示,打鼾是呼吸道某個部位阻塞,導致呼吸頻率延遲,常見手術方法是將懸壅垂顎咽整形縮小。 林俊杰解釋,舌下根和懸壅垂的相對位置,「懸壅垂是八里、舌下根是淡水」,舌下根如面積太大,睡覺時舌根往後倒也會阻塞部分呼吸道,舌根縮小與整修懸壅垂有相同的目的。 懸壅垂開刀術後,患者可能會有鼻音、喝水會嗆到等,有百分之五十的人,一年後會復發。醫師通常建議患者先減重、特別是睡前不可吃太多東西,側睡讓呼吸道面積增大,嘗試戴陽壓持續呼吸器面罩,如果都沒有效,開刀是最後選項。  
大陸醫師 白話文寫病歷【聯合報記者劉峻谷09. Tw/news/souj/3/1281756057/20060306072729

超推薦 百大良醫

‧商業周刊 2008/04/30 能進入醫界擔任醫師,都是最菁英的一群人。如果,有位醫師能得到他醫界同儕的高度推薦,那他必然是個極度受到肯定的好醫師。《商業周刊》團隊耗時半年,調查出推薦度最高前20%的「好醫師推薦榜」,而其中推薦度前5%的131位醫師,更入列為「超推薦百大好醫師」。 【文/胡釗維】

全台首度》好醫師推薦的好醫師榜

好醫師很多,但許多人想找到好醫師卻十分無助。
以口耳相傳方式,或單憑著記憶中螢光幕前出現過的名醫印象在求診,不但不讓人放心,我們也很難分辨名醫與好醫師的差別在哪裡?
你知道嗎?在我們調查的十一個科別中,全台灣區域醫院以上的主治醫師級以上醫師,就超過四千七百位。
然而一般人能夠掌握的醫療資訊極少,「我,找對了嗎?」這個問題,可能經常困擾著你、我。為此,《商業周刊》團隊花了六個月,試圖畫出一份台灣好醫師地圖。
這並不容易,因為這是國內有史以來首度進行的調查工作,就連政府機構、醫療院所或學術單位,或礙於非客觀中立,或因執行難度過高等原因,都未能順利推動。而這項破天荒的調查工作,目的有兩個:期望能滿足國人對醫界資訊透明化的需求;此外,也希望藉此樹立好醫師榜樣。

調查工作剛起步,我們就碰上兩個難題,究竟,好醫師的標準是什麼?又,誰足以來論定誰是好醫師?我們參考國外報告——美國醫療調查專業機構Castle Connolly Medical,已連續七年出版的《America’s Top Doctors》,以及日本講談社出版的《名醫推薦的名醫與醫院》,並參酌國內多位學者專家意見後,得到重要觀點:
能進入醫界擔任醫師,都是最菁英的一群人。如果,有位醫師能得到他醫界同儕的高度推薦,那他必然是個極度受到肯定的好醫師。於是,我們確定「專家推薦專家」的調查定調,透過三重管道請全台灣區域醫院以上的院長與醫師們告訴我們:「若您親友罹患相關疾病,您會願意優先推薦親友求診的醫師是哪幾位?」
多數人認為此調查非常不容易得到忙碌的醫界參與,但結果是,不僅有超過三十個國內專科醫學會的醫師們共襄盛舉,更大的突破是國內二十一家醫學中心的院長全數回卷。總計,四百七十九位醫師的參與。
在調查的十一個科別中,有超過四千七百位、區域醫院以上的主治醫師(編按:住院醫師、總醫師至少五年資歷才升主治醫師)級以上醫師,是這次的遴選門檻。經過三重管道、近五百位醫師的專業推薦下,終於產生「好醫師推薦榜」,有六百六十七位醫師入榜。這其中,獲得最高度推薦的好醫師有一百三十一位,他們獲選為這次的「超推薦百大好醫師」。四千七百分之一百三十一,入榜率低於三%。
這一百三十一位醫師分布在十一個科別,年紀最大的是七十六歲的耕莘醫院顧問醫師林瑞祥,專長糖尿病治療;年紀最輕的是三十一歲的亞東醫院腎臟內科主治醫師邱彥霖。

懂得以病人為中心! 五項特質反映好醫師最高標準

前台大醫院院長李源德曾說過,在他眼中,好醫師的標準是:「病人過世後,家屬還會打電話向你道謝。」用心出發、兼具醫術,許多好醫師「以病人為中心」的態度,可以反映在以下五項好醫師的特質:
一、擁有正確價值觀。台大醫院院長林芳郁即指出,醫師所面對的,常是一個人最重大的生命課題,這個職業特性,使得醫師的工作必須時時都謹慎,一點都不能鬆懈。
這一次在「超推薦百大好醫師」榜上的台大醫院雲林分院副院長黃瑞仁,在雲林地區建立心臟血管醫學中心,三年多來完成心導管檢查及治療二千五百多例,「開心」手術二百六十二例,造福了中部許多的患者。

二、良好的溝通技巧。這指的是,醫師問診時,是否能發自內心傾聽病人敘述,且能否清楚解釋病情。
我們發現,在「超推薦百大好醫師」榜上的醫師,有些即便求診患者很多,仍非常仔細給病患更多聆聽與照顧。《商業周刊》的一位同仁,看到本次在榜上的馬偕醫院小兒科醫師許瓊心的名字,立刻眼泛淚光,他說:「我女兒出生時只有七百克,若不是許醫師陪伴我們,我和太太不可能走得過那段辛苦的時間。她門診雖然那麼忙,但她那時每天很晚時都還會來看我的女兒,給我太太打氣。」許瓊心醫師長期致力於早產兒預防與照顧,應該還有許多小朋友的父母跟這位爸爸一樣,對她心懷感激。
然而,即使給予病人足夠的問診時間還不夠,好醫師更追求問診品質的提升。「要把病人的話都聽進去,病人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有意義的,」被許多醫師高度推薦的長庚醫院林口分院胸腔科主任郭漢彬說。

三、與時俱進的技術。為了給病患最好的治療,好醫師應不斷吸收新的醫學知識,而非以一套方法行醫多年。舉例來說,目前,光是針對乳癌的治療方式即多達五十二種,醫師的治療方式,不該再停留於只是將乳房切除。我們發現上榜的醫師,對於新知識、新技術,都非常的開放而投入,不因已經成功而自滿。
你能想像,已經擁有亞洲人工心臟移植首例紀錄,主持「開心」手術多達萬餘次的振興醫院心臟醫學中心主任魏崢,竟然還努力不倦去參加考試。去年七月,魏崢受朋友之邀參加大陸醫師執照考試,這項考試分成兩階段:操作考試與筆試,當中,操作考試是要應試醫師實際練聽診、聽腹水、插氣管、插尿管等技術,這些,都是再基本不過的手術。
魏崢指出,「我只是希望藉此告訴年輕的醫師,不要當個開得『一口』好刀的醫師,不需要絕頂聰明,但是要勤快,在掌握國際上最新技術的同時,還得要像做工藝一般,不停的練習到熟練為止。」

四、清楚醫學和自己的限度。林芳郁指出,好醫師必須清楚知道自己畢竟不是上帝,因此才能更謙虛,且願意反省自己極限所在,而將病人轉介給比自己更適合的醫師。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黃達夫經常做的一件事情:提醒同事,除了自己的醫院和院內的同事外,全台灣的醫師,甚至全世界的醫師,都是可以借重來幫助病人的資源。
照護對象幾乎都是癌末病患的長庚醫院基隆分院腫瘤科主任王正旭,對此感受尤深。年輕時的他,聽到病人抱著一絲希望問道:「我能活多久?」「醫師,這藥有五○%的存活率吧?」他會有情緒,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憤怒,但二十四年的腫瘤科醫師生涯,王正旭已有截然不同的體會。王正旭指出,治療癌症病人,不可能在一個醫師手上完成,因此,任何醫師都不應該單打獨鬥,而是投入整個癌症中心的資源。

五、團隊作戰力。由於醫學知識一日千里,加上疾病的複雜度增加,跨科別整合醫療已是現代醫療趨勢,我們發現,好醫師通常也是與同僚能夠高度協同作戰,能做主角也能做配角,能放下自我的醫師。
好醫師也有他們能力、心力的限制,他們需要團隊,他們也需要病人理解。當你找到好醫師,你知道該如何協助他們,問對問題、溝通到重點,讓他們的醫術得到更大的發揮嗎?
好醫師加上好病人,才會是最佳醫療戰力的團隊。      
波蘭醫師背景 網路大公開 【聯合報2009. 2010-06-04 09:14:45 來源:重慶晚報 編輯:戴爽 小軍在做作業 7歲的. 29
 
國內醫學系學生代表強調,現行醫師法規定,國內、外醫學系畢業生,必須經實習期滿成績合格,領有畢業證書,才能參加醫師考試,波蘭醫學系學生只有見習,並無實習,按照規定不能參加國考。 醫學生代表近日將前往監察院,希望監察院針對波蘭醫學生回國考照資格一事,進行調查。除此之外,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學生、台灣醫學生聯合會幹部柳林瑋表示,國外醫學系良莠不齊,他們希望立即修改醫師法第四條之一,只要是海外就學返國的醫學生,都要先通過學歷認證、在台灣實習後,才能參加國考,保障兩千三百萬人就醫安全。 對於網路上對波蘭醫學生及家長人肉搜索,雖然部分醫學生不贊成,但還是有很多人在網路、社群發起質疑批評。台灣醫學生聯合會會長張恆豪認為,網路上出現的「波蘭醫師一覽表」,是某些醫學生對許多醫師送孩子到波蘭念醫學系,以及部分代辦公司及波蘭學校便宜行事等行為的不滿。 張恆豪表示,國外醫學教育制度對實習沒有統一標準,訓練過程良莠不齊,台灣醫學生才推動修改醫師法,希望外國醫學生都能通過「學歷甄試」。實習經驗是醫師儲備臨床經驗、基本能力的重要過程,台灣醫學生的見實習訓練共有三年,而波蘭醫學生並非每人都有實習經驗,許多人畢業後直接「上戰場」,在臨床上難免出問題。 張恆豪說,現有制度規範波蘭醫學生不需經學歷甄試,可直接參考國考,但已有一位從波蘭醫學院畢業的醫師選擇先通過學歷認證。張恆豪說,這位醫師可以,相信其他有能力的外國學生也沒問題。張恆豪強調,如果通過學歷認證,波蘭醫學生跟台灣醫學生一樣,有實習經驗,同樣也會獲得肯定。  
醫生世家 愛「代代相傳」【聯合報╱記者詹建富2009. Array金錢的靈魂:讓你從內在富起來,做個真正的有錢人!(2013全新書封版) The Soul of Money: Reclaiming the Wealth of Our Inner Resources. 2010-06-04 09:14:45 來源:重慶晚報 編輯:戴爽 小軍在做作業 7歲的. 10/5/2013 · 【金光KUSO】愛擦擦 原曲:愛啦啦 填詞:歸離調瞳七 演唱:瞳七 MV製作:歸離調 •起早貪黑 拼命掙錢 就為養著你. 29   
士林地方法院醫療專業法庭多位法官支持病歷中文化,他們認為病歷是為病患存在,病患有知的權利,將與積極倡導病歷中文化的高克培醫師合作,推動病歷中文化。 士林地方法院民事庭共有六位醫療專業庭法官,有四位支持病歷改以中文撰寫。承審民事、醫療糾紛案件多年的法官張國勳表示,法官審判的基礎,要先知道醫師所寫病歷內容。 張國勳表示,多年來,他屢次要求涉訟的醫院或醫師將病歷譯成中文,都遭醫院以擔心病患或家屬會以中文、英文語意的落差或誤解,做為攻擊醫師、控告醫師偽造文書等理由而回絕,要醫院將病歷譯成中文,「簡直比登天還難。」 法官方彬彬表示,法官雖然不懂醫學專業,仍有依據邏輯判斷對錯的能力,透過病歷掌握醫師診治過程是否合乎邏輯,再參考醫事審議委員會的鑑定結果,做出正確的判斷。她說,法官如果連最基本的病歷都無法掌握,司法只會被醫界牽著鼻子走。 庭長黃小瑩指出,九十六年間即有法官建議病歷應該中文化。她說,審理醫療糾紛案時看醫師手寫的英文病歷最痛苦,許多醫師字跡潦草,光是查醫學字典辨識病名就花掉許多時間。  
病歷害他多挨刀? 醫判不起訴 【聯合報記者劉峻谷 2009. Mar 24, 2012 · (1. 29   士林地方法院醫療專業法庭一位法官陪父親回大陸祭祖,他送病倒的父親去住院,發現大陸醫師是用白話中文書寫病歷、專有醫學學名與儀器則中英文並陳,簡明易懂;他感嘆,台灣自認醫療比大陸先進,大陸醫師能用中文寫病歷,台灣卻不能。 這位法官要將父親轉診回台時,先將病歷傳回台北榮總,醫師看了病歷後囑咐立即住院,他的父親住院治療四天後康復出院。法官表示,一位資深醫師曾經告訴他,歐美、日本等國都以本國語文寫病歷,連台灣醫師到大陸醫院執業,都會「自動」改以中文寫病歷。 大陸數十年來醫師記載病歷一直以中文書寫,北京協和醫院一名王姓外科醫師稱,用中文記錄病情和就診情況,語意清楚,病患知道自己的病況,不會起糾紛。 大陸另一個與台灣不同的是,病歷卡是由病患自己保管的。有社會保險的病患(如台灣的健保)有一本就醫病歷本(卡),去任何一家醫院看病時,醫師可根據先前的病歷紀錄(病史)做出新的診斷或研判。  
病歷中文化的迷思 2009/05/21
 
台灣醫師用英文寫病歷是傳統,也是醫界一項根深蒂固的文化。近年來,由於民眾英文能力提升以及醫院評鑑,才赫然發現包括醫學中心在內的病歷品質普遍不佳;在要求改善的壓力下,醫院病歷雖有進步,但是不少沉痾依舊存在。 其中一項醒目的缺點便是醫師的英文寫作能力普遍不佳,因此衍生的反射便是提倡病歷中文化。最近,擁護這項主張的醫界人士及其盟友除了從病人知的權益角度出發之外,更策略性的指控英文病歷是醫師刻意製造的資訊黑箱,也是醫療訴訟不公義的來源,他們還不惜抹黑英文病歷是醫師為了詐領健保費。 日前更有立委提案修法,欲將「醫師執行業務時,應製作病歷」的法條修成「應製作中文病歷」,使得病歷寫作. 來源:華聲線上
當弟弟考上大學的時候,那近萬元的天價學費把我們全家都嚇傻了。我們去辦助學代款辦不下來,因為村裏不給出證明,村主任 ( 我們哪里叫支書 ) 說我們家不符合條件,他的意思是說只有孤兒或者單親無生活保障的孩子才能辦,你們家又不符合條件。父母都健在,女兒又是大學生能掙錢,憑什麼辦這個. 其實誰都明白他是看我們家出了兩個大學生不服氣,故意叼難,因為他一向是村裏的王,想吃誰家的就去誰家裏吃飯,想找誰家的女人就去找誰家的女人,只有我們家一向不賣他的帳。鄉鄰更不可能借到錢,一是誰家都窮,自己還顧不住那顧得上管別人 ; 二是農村人在那種自然環境下不可能大度、善良。你比他們窮他們看不起你不想搭理你,因為光怕你去找他借錢 ; 你比他們富他們就會巴結你討好你,因為想從你哪里沾點光撈點便 宜。自家親戚也一樣 ,而當時我們在哪里算是窮的人家,都是因為我跟弟弟讀書讀的。而沒有讀書的人家孩子早早出去打工,就算幹建築隊也能掙些錢,還不影響農忙時回家種田。我們讀那麼多年書讀成了不能挑不能扛又不好找工作的無用人。

後來,我跟爸爸到弟弟的學校買了些禮品去求那個主管的副校長,好不容易把學費辦成了分學期付的那種。但就那樣,我們的錢還是不夠。那時候,我真的想到了死,我感覺活著好難,以前活著一心想讀書想出來找個好工作掙錢養家,但是一個長的不算好英語又不好 ( 我們農村的學校是不教英文的 ) 的女子想找個能掙錢的工作太難了,我又不想去放縱自己,所以一下子感覺沒了目標生活變得毫無意義,所以想死。但死也要想個辦法,能讓我死後有錢給弟弟讀書,為了這個家我可以犧牲自己。於是我想到了去撞車,去個繁華點的街頭 ( 因為在大街上車不好逃走 ) 專找好車撞,把能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都帶上身上,這樣死了至少家裏能得到一點賠償,雖然這樣做有些無恥,但開好車的人想必也不會在乎這幾個錢吧 。後來,我還真的去了,但是因為那個開車的人緊刹車我不單沒被撞死反而讓人下來打了一頓,不過好在那人氣緊敗壞的拳打腳踢完我以後又把我抱起來送到了醫院,可能因為我是個女人。

讀到這裏的人可能不相信,但實事上就是這樣,雖然我把這件事寫的很簡單,但我並不想回快,雖然這是我一輩子最值得回憶的內容。那個人把我送到了醫院然後問我是不是想死,於是我告訴了他我的想法和處境,後來他扔給了我五千塊錢走了。這是我遇到的幫助我最大的人,我不知道他叫什麼多大住在哪里做什麼工作,我曾經想過要找到他報答他。可惜事後沒等我找到他員警就來找我了,給我錢的那個人因為犯毒被抓了 ,從員警嘴裏我才知道了他的名字,這個名字我會一生銘記的。請不要懷疑這件事的真實性,可能是我述說的不夠好,但事情是真的,當時所在城市的報紙上曾經報導過員警抓獲這個案件的事,聽說他被判了無期,我現在還記得調查我的那員警。後來我去憑名字去監獄找過他,那個接待我的員警騙了我一百塊錢的打車費說是找人幫我去問,結果也沒有問到。我現在還是不知道他關在哪里,如果能找到一定會去看他的。

現在我在上海,因為聽人說上海工資高所以過來的。但是一個年近三十長得又不算漂亮學中文不懂英文的女子在上海能找到工作就不算了,還說什麼掙錢的好工作呢。我現在在一家公司做文員,一個月一千八沒有獎金。房子是跟人合租的水電費全包每月六百,每個月要給家裏寄八百塊,剩四百要應付吃飯交通還有生活開銷,除了必須只能從吃飯上省每天只吃一頓飯。最怕的就是生病,生病了拿不到工資還得交房租,醫藥費更是可怕。前些天因為營養不良暈倒被送到了醫院,我到了醫院就清醒了一直跟醫生說沒事,但醫生還是給我做這個檢查做那個檢查那個檢查花了一千多塊,我沒病死差點嚇死了。

現在,我失業了,因為沒有身份證,公司把我開除了,因為我拿的是畢業是學校給發的管十年的身份證,現在已經到期了。我曾回老家下戶口,村裏戶口因為讀書簽出去了就不能下農村戶口了,又到老家所在的縣城去下,先是辦了個集體戶口,後來辦身份證的時候說必須得有門牌號才能辦,我在縣城沒有住所又不認識一個人不知道怎麼才能拿到門牌證的那個本,所以就不能辦身份證。所以,有我現在只有戶口本,還是花了二百塊求當地派出所的人給辦的。因為失業了,沒有了經濟來源,我下個月交不上房租就可能被房東趕出來了,我將餓死凍死,在沒有死之前,我總結我的這一生,歸根到底都是窮。

剛來上海時我跟其他三個同樣是農村出來的女孩子一起租房子,短短幾年期間,我們四個女子有個四種人生。一個跟一個香港人做了二奶,住高級住宅穿名牌吃大餐,每個月還有一萬塊的零花錢。一個在夜總會裏做了人人唾棄的小姐,至少不用擔心沒地兒住沒飯吃了。第三個嫁了一個同樣是農村出來打工的打工仔,剛開始還算過的去,倆個人一起打工努力,雖然租房子但是很幸福,她最大的夢想就是攢夠了錢回老家買套房子有個家。因為她一個月兩千,老公三千,想在上海買房子甚至是做夢。可是現在她老公生了場大病,花了很多錢,還被公司辭退了,現在在家養病。外來打工的都是沒任何保障的,她一個人一個月兩千塊還要應付房租水電煤費還要生活開銷還要幫老公治病,白天上班晚上還要洗衣做飯擺夜攤,讓生活拖累都看不起當年的容貌了,三十幾歲了都不敢要孩子,因為生了養不起。就這樣,她老公的老家還一個勁打電話要錢,因為全家人好不容易把孩子借到大學畢業了,不能掙了錢都便宜那個外來的女人。這是她婆婆的原話。於是這個姐姐告訴我,要嫁就嫁得好一點,至少有個房子不用生活在隨時都有可能被趕出街頭的恐懼中,要不就別嫁,不嫁一個人受窮,嫁了兩個人一共受罪,說不定你還得承擔另外一個人的窮。那怕做二奶,也千萬別嫁給一個跟你一樣窮的人 。所以,不做二奶是因為沒有機會,如果有人給我機會有人要我,我是會做到。我要求又不高,有地方住有衣服穿能吃飽飯就行了,這樣至少比做妓女強 。

我知道看到這個題目,你們一定會罵我,但請有精力想罵我的人仔細看完下面的內容,再考慮我是不是該罵.

29 
 
子女在波蘭學醫的醫師家長表示,為了國人醫療權益,他們贊成從醫師國考等方式從嚴把關,但手段必須合理,並非歧視特定學歷,用不同標準排除外國留學生。 新光醫院腫瘤科主任季匡華的兒子季懋欣,目前就讀波蘭羅茲大學醫學系四年級,當年他在台學測成績六十五級分,同級分同學上台大昆蟲學系,家人認為重考上醫學系絕對沒問題,但他不想重考。季懋欣語文能力不錯、托福成績名列前茅,在父母支持下,自己申請進入六年制羅茲大學的英語授課班。 台灣醫學生質疑波蘭醫學生沒有實習、臨床經驗。季懋欣說,至少他就讀的大學和一般歐洲學制要求一致,早上在醫院學習、下午上基礎課程,從一年級開始,每年暑假至少要見習四周。六年畢業後,雖會先拿到畢業證書,但同樣必須實習一年,才能成為正式醫師,他考慮回台或到英國等地實習。 季懋欣說,當年曾問教育部,得到的回答是赴歐念書,回來即可參加醫師國考,但若需要透過考試來檢驗他的學歷,只要考試公平,他願意一試。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醫務長林式穀表示,他贊成教育部或衛生署從醫師國考把關,不論是那個國家的醫學院畢業,學生只要通過考試,就等同醫師資格。 林式穀說,醫師是很辛苦的行業,現在英國、法國醫師收入都很低,當地也缺醫師,美國醫師收入還不錯,但醫學院學費太高,政府會將公費學生送到歐洲國家就讀。林式穀感慨,醫學是一門很嚴謹的學問,當醫師不需要太聰明的人,但是要有心。 新光醫院腫瘤治療科主任季匡華說,台灣醫學生不瞭解全貌,衛生單位不能不瞭解,「從嚴把關是對的、不過手段必須合情理」,而非歧視各國都承認的學歷。他提醒,台灣醫學生十八歲聯考考贏了,不代表到了廿五歲、卅歲還是比別人優秀。  
台生觀點/見習非實習 不應參加國考【聯合報╱記者陳惠惠 2009. 29
 
繼網路流傳波蘭醫學生回台考取住院醫師名單後,最近網路更貼出這些波蘭醫學生或醫師的家長,其中不乏知名醫師,連在那家醫院任職都被公布。名單在網路上一再被轉寄,波蘭醫學生及家長不滿被「人肉搜索」,覺得隱私權嚴重受到侵犯 。 國內醫學生表示,他們雖擔心「波波」家長資歷顯赫,在重視血統的白色巨塔裡,未來他們將面臨立足點不公平的競爭,但他們也不完全支持「人肉搜索」,認為對醫學生形象有負面影響。 「波蘭醫師一覽表(POPO OUT)」部落格,開宗明義寫道:提供波蘭醫師名錄給民眾就醫時參考。並歡迎大家透過電子郵件提供名單,包括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醫務長林式穀,新光醫院腫瘤治療科主任季匡華、台中榮總精神科主任卓良珍等人,都被點名。 林式穀說,他從不諱言女兒在波蘭讀醫學院,女兒對醫學有興趣,國內醫學院搶破頭,北一女畢業時剛好有朋友要去波蘭,所以就去申請了。林式穀認為,如果醫學生為公益事務抗議,民眾比較能認同,若僅擔心就業機會被搶,著力點就太弱了。 季匡華的兒子季懋欣目前就讀波蘭羅茲(Lodz)大學醫學系,他認為國內醫學生對波蘭、歐洲學制的了解並不正確,他也質疑:「針對我就好,為什麼要拉父親下水?」 開業婦產科醫師徐鴻洋有兩名兒子在波蘭習醫,女兒在台北醫學大學讀醫學系也被寫出來。他說,女兒北一女畢業後考上北醫,他不明白「為何連女兒被扯進去」。 名單中部分資訊的確有誤,台大醫院外科住院醫師甄選被拒的事件主角,一度被說成父親是台大醫院前外科主任張金堅。張金堅澄清,他只有兩個女兒,大女兒台大園藝系畢業、二女兒赴加拿大取得經濟暨心理雙學士。他無奈表示,不懂自己為何憑白「多一個女兒」?這項錯誤資訊已在部落格裡被更正,並向張金堅致歉。 外傳「POPO OUT」是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學生柳林瑋製作,他則否認。目前擔任台灣醫學生聯合會幹部的柳林瑋說,醫師學、經歷可以公開查詢,但隱私權不應被侵犯,他也擔心此事影響國內醫學生、醫界形象,並模糊焦點,他曾試圖跟板主連絡,但都沒有回應。 
 
波波意見/可從嚴把關 但手段要合理 【聯合報╱記者劉惠敏 2009. 雜了政治意涵;許多醫師更譏諷地說應修成「漢文病歷」或「繁體病歷」才更真確。 根據病歷專家的見解,醫院病歷寫作品質不佳與語言關聯不大。英文不佳,反映的是台灣大學生的普遍英文寫作水準;因為即使病歷中文化以後,反映的也將是大學生的中文水準,而該水準的下降趨勢也是教育界的普遍認知。 以高標準來審視,確實不容易看見寫得完美的病歷;以前是充斥醫師鬼畫符的年代,現在則轉化成「複製與貼上」,錯字猖獗的電子時代。病歷中文化並無法解決邏輯與修辭學普遍低落的現象;該如何解決呢?或許只能耐心地用演化的心情來看待,而德高望重的評鑑專家也確實是這樣做的! 病歷品質不佳與醫學院教育缺乏專門的病歷課程有關,醫學生寫作能力既然低落,一旦進入更繁重的臨床工作,情況只是雪上加霜。只要想像一位外科住院醫師整天跟刀、查房下來,下班之前如果還要接五個以上的新病人,他們能寫出什麼好的病歷呢?而主治醫師如果每次門診要看上五十個病患,他們又能寫出什麼高明的病歷?雖然這些都不應該是病歷品質不佳的藉口,但如何減輕他們的工作負擔?一樣是困難重重。 病歷的癥結不是中文化就可以解決的,中文化恐怕會讓現況更糟,理由是現實環境充滿了醫學及生物科學英文轉換成中文的巨大障礙,而許多資深醫師也無法有效地使用電腦,更不用談複雜的中文輸入了。更何況台灣醫學界根深蒂固,從學生時代開始的醫學英文印記早已成型,要突然急轉彎的經濟代價太過巨大。 經建會最近才通過三年內投資六億元來「提升國人英語能力建設計畫」;就政策一貫性以及著眼台灣競爭力的角度而言,台灣應該學新加坡,將英文與中文同列官方語言才具前瞻性。與病歷中文化衍生的經濟代價和困難相較,加強醫學院的英文病歷課程,並且要求進入醫院執業的新一代醫師要通過英文檢定或許是更容易達到的目標。 現行醫院病歷評鑑並沒有禁用中文,醫師其實可以大方的寫中文病歷。但是為了解決病歷品質不佳的問題,以為立法規定全面提倡病歷中文化就是出路,則是一種迷思;而囈語式地夢想將西方醫學轉譯中文更是民粹派,是吃力不經濟的假改革。至於病人知的權益、醫療訴訟及詐領健保費都有其他辦法可以解決,並不需要拿英文病歷當貢品。
 http://blog. 2010-06-04 09:14:45 來源:重慶晚報 編輯:戴爽 小軍在做作業 7歲的.   我出生在 70 年代末,家裏有三個妹妹一個弟弟加上我共五個孩子。如果有人問沒錢怎麼還生那麼多孩子,那你一定不瞭解目前中國的現狀,目前能超生的都是真正的有錢人或者真正的窮人。生孩子的原因在我看來有兩點:一是農村沒有任何娛樂,白天幹活,晚上上炕 ( 用土做的床 ) ,除了生孩子沒有其他的活動了。其實他們也不想要,只是沒有人告訴他們有效的避免方法,我親眼看到我的母親懷孕後用繩子勒想流產和吃煙灰避孕 ; 二是農村傳統的觀念和環境所決定的。農村都是粗重活,家裏沒有男人不行。農村人幾千年來的傳宗接代思想,生不出男孩子要被人欺負的。在我媽媽沒有生我弟弟之前,家族裏的人經常打罵我媽媽,村裏的小孩子也經常欺負我,罵我是:絕戶頭 ( 就是因為沒有男孩子,這戶人家從你家這裏絕了 ) 。. 29   
台北市倪姓男子開刀治療打鼾,術後出現口水流不停等後遺症,他調病歷發現醫師手寫、電腦打字英文病歷不同,認為是多做了舌根縮小手術的後遺症,控告蘇姓醫師涉及偽造文書、業務過失傷害。檢方偵辦後認為醫師沒有疏失,處分不起訴。 九十六年四月中旬,倪姓男子到北市內湖三總開刀治療打鼾,術後出現呼吸困難、流口水、疝氣等後遺症。蘇姓醫師辯稱,懸壅垂顎咽整形手術必要時要切割舌根部,他沒有過失。 士林地檢署將本案移送行政院醫事審議委員會鑑定。醫審會指出,懸壅垂顎咽整形手術是為了擴大呼吸通道,倪的舌根肥厚,醫師切除部分舌根是正確做法。 醫審會認為,倪姓男子會不自主流口水,是因唾液腺分泌過多唾液,與手術沒有因果關係;其次,懸壅垂顎咽整形手術的範圍原本即包括舌根縮小手術,病患是誤解英文病歷。 檢方認定,手寫、打字英文病歷記載雖有不同,但手術內容一致,是病患誤解,醫師沒有偽造文書。檢方也認為,如果病歷以中文書寫並註明手術範圍,有助於減少誤解和糾紛。  
閱報秘書/懸壅垂顎咽整形 【聯合報記者林宜靜 2009. ”(聖經箴言19:17) 農家女大學生發帖稱:我想做二奶 只要有人要 (2009年12月04日 轉載) 來源:華聲線上. Mar 24, 2012 · (1. 29   
三軍總醫院神經內科醫師林俊杰表示,打鼾是呼吸道某個部位阻塞,導致呼吸頻率延遲,常見手術方法是將懸壅垂顎咽整形縮小。 林俊杰解釋,舌下根和懸壅垂的相對位置,「懸壅垂是八里、舌下根是淡水」,舌下根如面積太大,睡覺時舌根往後倒也會阻塞部分呼吸道,舌根縮小與整修懸壅垂有相同的目的。 懸壅垂開刀術後,患者可能會有鼻音、喝水會嗆到等,有百分之五十的人,一年後會復發。醫師通常建議患者先減重、特別是睡前不可吃太多東西,側睡讓呼吸道面積增大,嘗試戴陽壓持續呼吸器面罩,如果都沒有效,開刀是最後選項。  
大陸醫師 白話文寫病歷【聯合報記者劉峻谷09. 29   士林地方法院醫療專業法庭一位法官陪父親回大陸祭祖,他送病倒的父親去住院,發現大陸醫師是用白話中文書寫病歷、專有醫學學名與儀器則中英文並陳,簡明易懂;他感嘆,台灣自認醫療比大陸先進,大陸醫師能用中文寫病歷,台灣卻不能。 這位法官要將父親轉診回台時,先將病歷傳回台北榮總,醫師看了病歷後囑咐立即住院,他的父親住院治療四天後康復出院。法官表示,一位資深醫師曾經告訴他,歐美、日本等國都以本國語文寫病歷,連台灣醫師到大陸醫院執業,都會「自動」改以中文寫病歷。 大陸數十年來醫師記載病歷一直以中文書寫,北京協和醫院一名王姓外科醫師稱,用中文記錄病情和就診情況,語意清楚,病患知道自己的病況,不會起糾紛。 大陸另一個與台灣不同的是,病歷卡是由病患自己保管的。有社會保險的病患(如台灣的健保)有一本就醫病歷本(卡),去任何一家醫院看病時,醫師可根據先前的病歷紀錄(病史)做出新的診斷或研判。  
病歷中文化的迷思 2009/05/21
 
台灣醫師用英文寫病歷是傳統,也是醫界一項根深蒂固的文化。近年來,由於民眾英文能力提升以及醫院評鑑,才赫然發現包括醫學中心在內的病歷品質普遍不佳;在要求改善的壓力下,醫院病歷雖有進步,但是不少沉痾依舊存在。 其中一項醒目的缺點便是醫師的英文寫作能力普遍不佳,因此衍生的反射便是提倡病歷中文化。最近,擁護這項主張的醫界人士及其盟友除了從病人知的權益角度出發之外,更策略性的指控英文病歷是醫師刻意製造的資訊黑箱,也是醫療訴訟不公義的來源,他們還不惜抹黑英文病歷是醫師為了詐領健保費。 日前更有立委提案修法,欲將「醫師執行業務時,應製作病歷」的法條修成「應製作中文病歷」,使得病歷寫作.   後來,我跟爸爸到弟弟的學校買了些禮品去求那個主管的副校長,好不容易把學費辦成了分學期付的那種。但就那樣,我們的錢還是不夠。那時候,我真的想到了死,我感覺活著好難,以前活著一心想讀書想出來找個好工作掙錢養家,但是一個長的不算好英語又不好 ( 我們農村的學校是不教英文的 ) 的女子想找個能掙錢的工作太難了,我又不想去放縱自己,所以一下子感覺沒了目標生活變得毫無意義,所以想死。但死也要想個辦法,能讓我死後有錢給弟弟讀書,為了這個家我可以犧牲自己。於是我想到了去撞車,去個繁華點的街頭 ( 因為在大街上車不好逃走 ) 專找好車撞,把能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都帶上身上,這樣死了至少家裏能得到一點賠償,雖然這樣做有些無恥,但開好車的人想必也不會在乎這幾個錢吧。後來,我還真的去了,但是因為那個開車的人緊刹車我不單沒被撞死反而讓人下來打了一頓,不過好在那人氣緊敗壞的拳打腳踢完我以後又把我抱起來送到了醫院,可能因為我是個女人。. 10/5/2013 · 【金光KUSO】愛擦擦 原曲:愛啦啦 填詞:歸離調瞳七 演唱:瞳七 MV製作:歸離調 •起早貪黑 拼命掙錢 就為養著你. 我清楚地記得五歲的時候,父母都下地幹活讓我帶著妹妹在家裏看家,有個鄰居來借菜刀並順手拿走了我們家做飯的鍋,後來我父母回來給他要他死活不承認,害得我被母親打了一頓,我們家也好長時間沒有鍋吃飯。還有一次我九歲的時候一個人下地幹活,親眼看到村裏的一個大嫂偷隔壁堂叔地裏的棉花,後來堂叔來了當場抓住要把她帶到村裏示眾,她就求堂叔放過她,說她可以陪堂叔睡覺,於是他們就在棉花寬衣解帶。那個時候他們以為我小不懂,我也是後來才懂那個場景的含義,不過每次想起來都感覺噁心。後來還是因為這件事,村裏的人都知道了,可能是堂叔告訴的別人,但那個大嫂以為是我告訴了我媽媽而我媽媽告訴的村裏人,所以找到我們家站在門口罵了好幾天街,後來還找機會在我上學的路上把我打了一頓,撒爛了我的嘴。媽媽看到放學後嘴破了就問怎麼回事,我說不小心摔的,因為我不怕說出來,怕媽媽去找他們吵架引起更大的戰爭,那個時候媽媽帶我們姐弟幾個已經夠累了。唉,不說了,總之哪里都有好人壞人,農村人也並不是善良的代名詞。

我是我們那個村也是全鄉最早的也是唯一的一名女大學生。在那個男孩兒都無法讀書的地方我一個女孩子能讀到大學實在是奇跡,這一切應該感謝我的父親。父親是個退伍軍人的,算是村少有的見過識面的人,所以才可能送我去讀小學,初衷也可能只是想讓我識個字出門能分清男女廁所就行了。當時村裏一塊走十幾裏路去小學讀書的有十幾個孩子,但都沒讀到小學畢業就不讀了,只有我堅持了下來。我能堅持下來的原因有兩點 : 一是我讀書用功極了,從小學到中學都是代表學校去區裏參賽的,爸爸可能從我身上看到了走出農村的希望 ; 二是我讀書的時候一邊讀書一邊在課堂上編草編。就是那種用麥秸杆編成的辮子是做草帽的原材料。那時候一盤辮子買兩毛錢,我一天可以編五盤。我在課堂上不記筆記不做作業,就是編辮子。也就是說我可以一邊讀書一邊掙錢,所以才有可以讀下去。但為了我的讀書,三個妹妹全部付出了綴學的代價,我最小的妹妹七歲的時候就跟著爸爸去磚廠拉磚。瘦弱的爸爸拉車她推車,一車磚要拉兩公里遠給兩毛錢。因為那時候我上了中學,離家遠了要住校,不能編草瓣了。從小學到中學我一直是班裏最小的學生,因為我跳過好幾級,我是個很早熟的孩子,我知道讀書太不容易了,只有少讀幾年才能快點出來掙錢,讀大學的時候我才十六歲。

能讀大學是因為當時還有公助生的說法,也就是考的分數高了可以拿很少的學費,我入大學只花了六百塊錢,這六百塊還是爸爸賣掉了一頭養了好久的大肥豬湊來的,並且在學樣每個月還可以拿到四十五塊的生活費。要是現在的收費標準,我不可能讀下去的。就那每個月的四十五塊錢,我還可以每個月省下二十塊寄回家裏。因為我每天只吃饅頭鹹菜,只穿校服也不用買衣服,更不懂用什麼化妝品。也就是在大學裏,我才明白了窮是多麼可恥的事。我在大學裏幾乎沒有朋友,一是因為年齡小跟他們談不到一塊。宿舍裏的女孩子都逛街談戀愛什麼的,我每天打工在深夜才回來,跟她們也少有聊天的機會。

所以大學四年,我說連班裏的同學都沒認全你們可能不信,但當時就是這樣,他們在享受生活,我在為生存努力 ; 二是因為家庭出身。那個時候能讀到大學的大部分都是家裏條件差不多的孩子。他們不理解我的生存環境,更看不起我的行為打扮。我記得曾經有個同學的媽媽曾經找到學校要調宿舍,說她的寶貝女兒不能跟一個小乞丐住在一起 。需要說明的時候我那個時候不是髒是舊,我從小自力能力很強,不會不知道洗衣服收拾自己的,只是沒錢買衣服,只能穿親戚給的舊衣服。並且外套穿小了要補補給家裏的妹妹穿,秋衣秋褲穿舊了要改成內衣褲,我是個動手能力很強的人,曾經用同學丟掉的舊床單給妹妹縫過一條很漂亮的連身裙,那細細的針線連看不起我的同學都說象買的一樣。

好不容易畢業了,政策變了,自謀出路,不包分配。我不能回家,一是家裏的條件我已經無法適應了 ; 二是讀了那麼多年書再回農村會成為家鄉人的反面教材,成為不讓自己孩子讀書的藉口。我只有留在城市,但不能象其他人一樣有機會慢慢找個適合自己的工作。我必須先找個能管吃住的工作,就因為我一畢業身上就沒有錢了,我不可能跟家裏伸手要錢。為了多掙點錢,我碾轉過好幾個城市,做過好多種工作。我必須得掙錢,操勞的媽媽勞累過度生病一直需要花醫藥費,弟弟正在讀書,我還想掙錢讓妹妹學個手藝。我省吃儉用,但錢還是遠遠的不夠。. 2010-06-04 09:14:45 來源:重慶晚報 編輯:戴爽 小軍在做作業 7歲的. Com/tayiu/2969996   天堂不撤守-啟動病歷中文化,捨葉署長其誰?>中時09-06-01陳長文
   五月初,筆者曾在本欄針對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希望衛生署長葉金川能為眾多無聲的病患權益發聲。不久,衛生署醫事處的石處長向筆者表示葉署長因為出席世衛大會,而未能親自回應這個題目。石處長也提供了一些寶貴的意見。但筆者仍希望就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再次就教於葉署長。 
   由於筆者最近正在進行癌症治療的後續療程,因此有更多機會就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和醫生朋友交換意見。然而,多數人都不否認病歷中文化的正當性,只是在政策的優先次序或相關的配套問題有疑慮。大致可歸納如下: 
   一、認為病歷電子化應該更優先於病歷中文化的問題。然筆者認為兩者並不衝突,醫政機關在推動病歷電子化的同時,也可以推動病歷中文化。 
   二、病歷品質的問題更迫切,有些醫生連英文病歷都未必寫得好。但筆者認為落實病歷中文化其實正可以加速提升病歷的品質,因為病歷品質的高下顯然以大多數人易懂的中文寫作時較易判斷。    三、病歷中文化牽涉到的是前端的醫學教學的問題,要從教育著手。然而,教育往往有其「市場導向」,如果台灣並沒有一個實務上撰寫中文病歷的醫事工作環境,不管是醫學教授或醫學院學生也都較難感受到改變的壓力。換言之,病歷中文化政策與醫學教學改革具有相輔相成的關係。    四、病歷中文化會加重醫生的負擔。大多數的醫生都習慣以英文寫病歷,改為中文,當然會增加不便、加重負擔,而且一般來說中文寫病歷(或電腦打字)似乎較用英文更為費時,特別是健保給付已經相當的緊縮,若貿然實施,可能會壓迫醫生的問診時間。但當筆者進一步問,若聘助手協助醫生登鍵中文病歷,可不可以改善?許多醫生回答是應可改善,但要多花一些成本。換言之,這又回到了政府的「資源分配」問題,很多人不解筆者為什麼要不斷的詬病政府花費七百五十億購買三十架無用的阿帕契攻擊直昇機,殊不知,這些天價經費的零頭,很可能就能補足許多不足的醫療或社福資源。    筆者在五月五日發現了膀胱腫瘤。這讓我有特別的感謝與感慨,感謝的是,遇到很多細心好醫生,盡心竭力提供最好的醫療照顧。感慨的是,一方面,不論在主客觀條件上,我都有較充分的條件,取得有關我病情的詳細資訊。但即便如此,如果有中文病歷,對我仍是一種方便,可以用最親切的語言認識病情;二方面,對許多資訊相對弱勢或英文能力較欠缺的民眾來說,英文病歷有寫和沒寫有什麼差別呢?    葉署長曾留學海外,英文造詣自然不錯。但身為政務官,能不能將心比心把自己想像成不懂英文的民眾,去想像面對病歷史爬滿看不懂文字的憂慌呢?病歷的功能固然是為便利醫事環節中的溝通之用。但是,更要顧及病人和家屬的「知」的需要。更何況,病歷中文化後,由於病人較易理解文件記載上的病歷資訊,一方面可以發揮偵錯效果,當病患發現病歷記載與病情不符時,即可向醫生反映;二方面,當醫療糾紛發生時,由於中文病歷記載較無資訊障礙,承審法官就不用面對,英文病歷在病患看不懂的情況下,賦予證據力公不公平的疑慮;三方面可以發揮監督的效果,避免極少數不肖醫生用口說A病卻報B病的方式詐領健保費。    最後,並不是要立刻實施病歷中文化,但既然許多人都「客氣地」肯定病歷中文化的正當性,那麼,衛生署至少應該宣示「啟動」病歷中文化的計畫,衛生署可否告訴我們,何時是「起點」呢?何不把病病歷中文化當作中華民國一百年時給病患朋友的賀禮,宣示在民國一百年實施。而不是用「病歷中文化很好,但不是最迫切優先的醫事改革項目,還不到推動的時機」的說詞推拖。    還是要再問,如果德國、法國、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是用官方語言作為病歷語言,別的國家能,為什麼台灣不能?而筆者更要問葉署長,在病歷中文化的問題上,如果向以魄力得到民眾肯定的葉金川署長不關心,還有誰有能力關心呢?(作者為律師,法學教授)
http://blog. 29
 
國內醫學系學生代表強調,現行醫師法規定,國內、外醫學系畢業生,必須經實習期滿成績合格,領有畢業證書,才能參加醫師考試,波蘭醫學系學生只有見習,並無實習,按照規定不能參加國考。 醫學生代表近日將前往監察院,希望監察院針對波蘭醫學生回國考照資格一事,進行調查。除此之外,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學生、台灣醫學生聯合會幹部柳林瑋表示,國外醫學系良莠不齊,他們希望立即修改醫師法第四條之一,只要是海外就學返國的醫學生,都要先通過學歷認證、在台灣實習後,才能參加國考,保障兩千三百萬人就醫安全。 對於網路上對波蘭醫學生及家長人肉搜索,雖然部分醫學生不贊成,但還是有很多人在網路、社群發起質疑批評。台灣醫學生聯合會會長張恆豪認為,網路上出現的「波蘭醫師一覽表」,是某些醫學生對許多醫師送孩子到波蘭念醫學系,以及部分代辦公司及波蘭學校便宜行事等行為的不滿。 張恆豪表示,國外醫學教育制度對實習沒有統一標準,訓練過程良莠不齊,台灣醫學生才推動修改醫師法,希望外國醫學生都能通過「學歷甄試」。實習經驗是醫師儲備臨床經驗、基本能力的重要過程,台灣醫學生的見實習訓練共有三年,而波蘭醫學生並非每人都有實習經驗,許多人畢業後直接「上戰場」,在臨床上難免出問題。 張恆豪說,現有制度規範波蘭醫學生不需經學歷甄試,可直接參考國考,但已有一位從波蘭醫學院畢業的醫師選擇先通過學歷認證。張恆豪說,這位醫師可以,相信其他有能力的外國學生也沒問題。張恆豪強調,如果通過學歷認證,波蘭醫學生跟台灣醫學生一樣,有實習經驗,同樣也會獲得肯定。  
醫生世家 愛「代代相傳」【聯合報╱記者詹建富2009.

做作業掙錢 更多信息

我清楚地記得五歲的時候,父母都下地幹活讓我帶著妹妹在家裏看家,有個鄰居來借菜刀並順手拿走了我們家做飯的鍋,後來我父母回來給他要他死活不承認,害得我被母親打了一頓,我們家也好長時間沒有鍋吃飯。還有一次我九歲的時候一個人下地幹活,親眼看到村裏的一個大嫂偷隔壁堂叔地裏的棉花,後來堂叔來了當場抓住要把她帶到村裏示眾,她就求堂叔放過她,說她可以陪堂叔睡覺,於是他們就在棉花寬衣解帶。那個時候他們以為我小不懂,我也是後來才懂那個場景的含義,不過每次想起來都感覺噁心。後來還是因為這件事,村裏的人都知道了,可能是堂叔告訴的別人,但那個大嫂以為是我告訴了我媽媽而我媽媽告訴的村裏人,所以找到我們家站在門口罵了好幾天街,後來還找機會在我上學的路上把我打了一頓,撒爛了我的嘴。媽媽看到放學後嘴破了就問怎麼回事,我說不小心摔的,因為我不怕說出來,怕媽媽去找他們吵架引起更大的戰爭,那個時候媽媽帶我們姐弟幾個已經夠累了。唉,不說了,總之哪里都有好人壞人,農村人也並不是善良的代名詞。

我是我們那個村也是全鄉最早的也是唯一的一名女大學生。在那個男孩兒都無法讀書的地方我一個女孩子能讀到大學實在是奇跡,這一切應該感謝我的父親。父親是個退伍軍人的,算是村少有的見過識面的人,所以才可能送我去讀小學,初衷也可能只是想讓我識個字出門能分清男女廁所就行了。當時村裏一塊走十幾裏路去小學讀書的有十幾個孩子,但都沒讀到小學畢業就不讀了,只有我堅持了下來。我能堅持下來的原因有兩點 : 一是我讀書用功極了,從小學到中學都是代表學校去區裏參賽的,爸爸可能從我身上看到了走出農村的希望 ; 二是我讀書的時候一邊讀書一邊在課堂上編草編。就是那種用麥秸杆編成的辮子是做草帽的原材料。那時候一盤辮子買兩毛錢,我一天可以編五盤。我在課堂上不記筆記不做作業,就是編辮子。也就是說我可以一邊讀書一邊掙錢,所以才有可以讀下去。但為了我的讀書,三個妹妹全部付出了綴學的代價,我最小的妹妹七歲的時候就跟著爸爸去磚廠拉磚。瘦弱的爸爸拉車她推車,一車磚要拉兩公里遠給兩毛錢。因為那時候我上了中學,離家遠了要住校,不能編草瓣了。從小學到中學我一直是班裏最小的學生,因為我跳過好幾級,我是個很早熟的孩子,我知道讀書太不容易了,只有少讀幾年才能快點出來掙錢,讀大學的時候我才十六歲。

能讀大學是因為當時還有公助生的說法,也就是考的分數高了可以拿很少的學費,我入大學只花了六百塊錢,這六百塊還是爸爸賣掉了一頭養了好久的大肥豬湊來的,並且在學樣每個月還可以拿到四十五塊的生活費。要是現在的收費標準,我不可能讀下去的。就那每個月的四十五塊錢,我還可以每個月省下二十塊寄回家裏。因為我每天只吃饅頭鹹菜,只穿校服也不用買衣服,更不懂用什麼化妝品。也就是在大學裏,我才明白了窮是多麼可恥的事。我在大學裏幾乎沒有朋友,一是因為年齡小跟他們談不到一塊。宿舍裏的女孩子都逛街談戀愛什麼的,我每天打工在深夜才回來,跟她們也少有聊天的機會。

所以大學四年,我說連班裏的同學都沒認全你們可能不信,但當時就是這樣,他們在享受生活,我在為生存努力 ; 二是因為家庭出身。那個時候能讀到大學的大部分都是家裏條件差不多的孩子。他們不理解我的生存環境,更看不起我的行為打扮。我記得曾經有個同學的媽媽曾經找到學校要調宿舍,說她的寶貝女兒不能跟一個小乞丐住在一起 。需要說明的時候我那個時候不是髒是舊,我從小自力能力很強,不會不知道洗衣服收拾自己的,只是沒錢買衣服,只能穿親戚給的舊衣服。並且外套穿小了要補補給家裏的妹妹穿,秋衣秋褲穿舊了要改成內衣褲,我是個動手能力很強的人,曾經用同學丟掉的舊床單給妹妹縫過一條很漂亮的連身裙,那細細的針線連看不起我的同學都說象買的一樣。

好不容易畢業了,政策變了,自謀出路,不包分配。我不能回家,一是家裏的條件我已經無法適應了 ; 二是讀了那麼多年書再回農村會成為家鄉人的反面教材,成為不讓自己孩子讀書的藉口。我只有留在城市,但不能象其他人一樣有機會慢慢找個適合自己的工作。我必須先找個能管吃住的工作,就因為我一畢業身上就沒有錢了,我不可能跟家裏伸手要錢。為了多掙點錢,我碾轉過好幾個城市,做過好多種工作。我必須得掙錢,操勞的媽媽勞累過度生病一直需要花醫藥費,弟弟正在讀書,我還想掙錢讓妹妹學個手藝。我省吃儉用,但錢還是遠遠的不夠。.   後來,我跟爸爸到弟弟的學校買了些禮品去求那個主管的副校長,好不容易把學費辦成了分學期付的那種。但就那樣,我們的錢還是不夠。那時候,我真的想到了死,我感覺活著好難,以前活著一心想讀書想出來找個好工作掙錢養家,但是一個長的不算好英語又不好 ( 我們農村的學校是不教英文的 ) 的女子想找個能掙錢的工作太難了,我又不想去放縱自己,所以一下子感覺沒了目標生活變得毫無意義,所以想死。但死也要想個辦法,能讓我死後有錢給弟弟讀書,為了這個家我可以犧牲自己。於是我想到了去撞車,去個繁華點的街頭 ( 因為在大街上車不好逃走 ) 專找好車撞,把能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都帶上身上,這樣死了至少家裏能得到一點賠償,雖然這樣做有些無恥,但開好車的人想必也不會在乎這幾個錢吧。後來,我還真的去了,但是因為那個開車的人緊刹車我不單沒被撞死反而讓人下來打了一頓,不過好在那人氣緊敗壞的拳打腳踢完我以後又把我抱起來送到了醫院,可能因為我是個女人。. 29
 
國內醫學系學生代表強調,現行醫師法規定,國內、外醫學系畢業生,必須經實習期滿成績合格,領有畢業證書,才能參加醫師考試,波蘭醫學系學生只有見習,並無實習,按照規定不能參加國考。 醫學生代表近日將前往監察院,希望監察院針對波蘭醫學生回國考照資格一事,進行調查。除此之外,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學生、台灣醫學生聯合會幹部柳林瑋表示,國外醫學系良莠不齊,他們希望立即修改醫師法第四條之一,只要是海外就學返國的醫學生,都要先通過學歷認證、在台灣實習後,才能參加國考,保障兩千三百萬人就醫安全。 對於網路上對波蘭醫學生及家長人肉搜索,雖然部分醫學生不贊成,但還是有很多人在網路、社群發起質疑批評。台灣醫學生聯合會會長張恆豪認為,網路上出現的「波蘭醫師一覽表」,是某些醫學生對許多醫師送孩子到波蘭念醫學系,以及部分代辦公司及波蘭學校便宜行事等行為的不滿。 張恆豪表示,國外醫學教育制度對實習沒有統一標準,訓練過程良莠不齊,台灣醫學生才推動修改醫師法,希望外國醫學生都能通過「學歷甄試」。實習經驗是醫師儲備臨床經驗、基本能力的重要過程,台灣醫學生的見實習訓練共有三年,而波蘭醫學生並非每人都有實習經驗,許多人畢業後直接「上戰場」,在臨床上難免出問題。 張恆豪說,現有制度規範波蘭醫學生不需經學歷甄試,可直接參考國考,但已有一位從波蘭醫學院畢業的醫師選擇先通過學歷認證。張恆豪說,這位醫師可以,相信其他有能力的外國學生也沒問題。張恆豪強調,如果通過學歷認證,波蘭醫學生跟台灣醫學生一樣,有實習經驗,同樣也會獲得肯定。  
醫生世家 愛「代代相傳」【聯合報╱記者詹建富2009. €(聖經箴言19:17) 農家女大學生發帖稱:我想做二奶 只要有人要 (2009å¹´12月04日 轉載) 來源:華聲線上. 2010-06-04 09:14:45 來源:重慶晚報 編輯:戴爽 小軍在做作業 7歲的. 29   
台灣有不少醫師世家,醫師父子、夫妻、連襟、兄弟檔特別多,有人形容:「任何一位醫師的訃聞上,親屬名單隨便找一找,至少有三、五人也是醫師。」 這個說法絕不誇張,已故醫界耆宿魏火曜、弟弟魏炳炎、長子魏達成、三子魏拙夫、孫子魏柏立,四代十餘人都是醫師;台北榮總院長林芳郁的父親是羅東開業醫師,太太林靜芸的家族,從外公陳水潭一脈相傳,父親林秋江、叔叔林秋華、哥哥林愷碩,到女兒林之昀都是醫師。 另一個著名的醫師世家則屬前衛生署長侯勝茂一家,他父親侯水勝是嘉義名醫,兄長侯勝浤、弟弟侯勝博,太太劉秀雯,兒子侯君翰、女兒侯君穎,都是醫師。 台南已故名醫韓石泉育有六子,五個兒子都是醫師,唯一不當醫師的兒子娶女醫師為妻;郭綜合醫院總裁郭國銓一門八位博士,其中七人是醫學博士,第三代孫子也多半念醫學系,懸壺世家綿延不絕。 台灣早期醫師均屬社會菁英,不少政商豪門爭相與醫師聯姻,國民黨主席吳伯雄的家族,除父親吳鴻麟是醫師,另有三位叔伯也是醫師,大姊夫是台灣肝炎之父宋瑞樓、堂兄是前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吳運東。前衛生署長張博雅和詹啟賢家族成員,也不乏由醫轉政的例子。 醫界「近親繁殖」特別嚴重?家族中有十多人從醫的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認為,醫師大半時間都待在象牙塔內,環境極為封閉,「怎麼挑還是挑上同業」。 林芳郁說,他們家庭教育非常開明,一子一女各有其志向,沒有刻意安排,老大學的是化工,老二則追隨媽媽走整形外科;劉秀雯則把他們一家四口都是醫師歸為「上天的安排」。一名補教業者不諱言,不少大學醫學系重考生出自醫師世家,從小背負著父母期望,還有「先生娘」天天帶著便當陪孩子補習,用心良苦,孩子壓力也很大。  
法官醫師 合倡中文病歷【聯合報╱記者劉峻谷2009. 10/5/2013 · 【金光KUSO】愛擦擦 原曲:愛啦啦 填詞:歸離調瞳七 演唱:瞳七 MV製作:歸離調 •起早貪黑 拼命掙錢 就為養著你.   我出生在 70 年代末,家裏有三個妹妹一個弟弟加上我共五個孩子。如果有人問沒錢怎麼還生那麼多孩子,那你一定不瞭解目前中國的現狀,目前能超生的都是真正的有錢人或者真正的窮人。生孩子的原因在我看來有兩點:一是農村沒有任何娛樂,白天幹活,晚上上炕 ( 用土做的床 ) ,除了生孩子沒有其他的活動了。其實他們也不想要,只是沒有人告訴他們有效的避免方法,我親眼看到我的母親懷孕後用繩子勒想流產和吃煙灰避孕 ; 二是農村傳統的觀念和環境所決定的。農村都是粗重活,家裏沒有男人不行。農村人幾千年來的傳宗接代思想,生不出男孩子要被人欺負的。在我媽媽沒有生我弟弟之前,家族裏的人經常打罵我媽媽,村裏的小孩子也經常欺負我,罵我是:絕戶頭 ( 就是因為沒有男孩子,這戶人家從你家這裏絕了 ) 。.

€(聖經箴言19:17) 農家女大學生發帖稱:我想做二奶 只要有人要 (2009å¹´12月04日 轉載) 來源:華聲線上. 29   
台北市倪姓男子開刀治療打鼾,術後出現口水流不停等後遺症,他調病歷發現醫師手寫、電腦打字英文病歷不同,認為是多做了舌根縮小手術的後遺症,控告蘇姓醫師涉及偽造文書、業務過失傷害。檢方偵辦後認為醫師沒有疏失,處分不起訴。 九十六年四月中旬,倪姓男子到北市內湖三總開刀治療打鼾,術後出現呼吸困難、流口水、疝氣等後遺症。蘇姓醫師辯稱,懸壅垂顎咽整形手術必要時要切割舌根部,他沒有過失。 士林地檢署將本案移送行政院醫事審議委員會鑑定。醫審會指出,懸壅垂顎咽整形手術是為了擴大呼吸通道,倪的舌根肥厚,醫師切除部分舌根是正確做法。 醫審會認為,倪姓男子會不自主流口水,是因唾液腺分泌過多唾液,與手術沒有因果關係;其次,懸壅垂顎咽整形手術的範圍原本即包括舌根縮小手術,病患是誤解英文病歷。 檢方認定,手寫、打字英文病歷記載雖有不同,但手術內容一致,是病患誤解,醫師沒有偽造文書。檢方也認為,如果病歷以中文書寫並註明手術範圍,有助於減少誤解和糾紛。  
閱報秘書/懸壅垂顎咽整形 【聯合報記者林宜靜 2009. Mar 24, 2012 · (1. 10/5/2013 · 【金光KUSO】愛擦擦 原曲:愛啦啦 填詞:歸離調瞳七 演唱:瞳七 MV製作:歸離調 •起早貪黑 拼命掙錢 就為養著你. 29   
士林地方法院醫療專業法庭多位法官支持病歷中文化,他們認為病歷是為病患存在,病患有知的權利,將與積極倡導病歷中文化的高克培醫師合作,推動病歷中文化。 士林地方法院民事庭共有六位醫療專業庭法官,有四位支持病歷改以中文撰寫。承審民事、醫療糾紛案件多年的法官張國勳表示,法官審判的基礎,要先知道醫師所寫病歷內容。 張國勳表示,多年來,他屢次要求涉訟的醫院或醫師將病歷譯成中文,都遭醫院以擔心病患或家屬會以中文、英文語意的落差或誤解,做為攻擊醫師、控告醫師偽造文書等理由而回絕,要醫院將病歷譯成中文,「簡直比登天還難。」 法官方彬彬表示,法官雖然不懂醫學專業,仍有依據邏輯判斷對錯的能力,透過病歷掌握醫師診治過程是否合乎邏輯,再參考醫事審議委員會的鑑定結果,做出正確的判斷。她說,法官如果連最基本的病歷都無法掌握,司法只會被醫界牽著鼻子走。 庭長黃小瑩指出,九十六年間即有法官建議病歷應該中文化。她說,審理醫療糾紛案時看醫師手寫的英文病歷最痛苦,許多醫師字跡潦草,光是查醫學字典辨識病名就花掉許多時間。  
病歷害他多挨刀? 醫判不起訴 【聯合報記者劉峻谷 2009.   後來,我跟爸爸到弟弟的學校買了些禮品去求那個主管的副校長,好不容易把學費辦成了分學期付的那種。但就那樣,我們的錢還是不夠。那時候,我真的想到了死,我感覺活著好難,以前活著一心想讀書想出來找個好工作掙錢養家,但是一個長的不算好英語又不好 ( 我們農村的學校是不教英文的 ) 的女子想找個能掙錢的工作太難了,我又不想去放縱自己,所以一下子感覺沒了目標生活變得毫無意義,所以想死。但死也要想個辦法,能讓我死後有錢給弟弟讀書,為了這個家我可以犧牲自己。於是我想到了去撞車,去個繁華點的街頭 ( 因為在大街上車不好逃走 ) 專找好車撞,把能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都帶上身上,這樣死了至少家裏能得到一點賠償,雖然這樣做有些無恥,但開好車的人想必也不會在乎這幾個錢吧。後來,我還真的去了,但是因為那個開車的人緊刹車我不單沒被撞死反而讓人下來打了一頓,不過好在那人氣緊敗壞的拳打腳踢完我以後又把我抱起來送到了醫院,可能因為我是個女人。. Com/tayiu/2969996   天堂不撤守-啟動病歷中文化,捨葉署長其誰?>中時09-06-01陳長文
   五月初,筆者曾在本欄針對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希望衛生署長葉金川能為眾多無聲的病患權益發聲。不久,衛生署醫事處的石處長向筆者表示葉署長因為出席世衛大會,而未能親自回應這個題目。石處長也提供了一些寶貴的意見。但筆者仍希望就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再次就教於葉署長。 
   由於筆者最近正在進行癌症治療的後續療程,因此有更多機會就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和醫生朋友交換意見。然而,多數人都不否認病歷中文化的正當性,只是在政策的優先次序或相關的配套問題有疑慮。大致可歸納如下: 
   一、認為病歷電子化應該更優先於病歷中文化的問題。然筆者認為兩者並不衝突,醫政機關在推動病歷電子化的同時,也可以推動病歷中文化。 
   二、病歷品質的問題更迫切,有些醫生連英文病歷都未必寫得好。但筆者認為落實病歷中文化其實正可以加速提升病歷的品質,因為病歷品質的高下顯然以大多數人易懂的中文寫作時較易判斷。    三、病歷中文化牽涉到的是前端的醫學教學的問題,要從教育著手。然而,教育往往有其「市場導向」,如果台灣並沒有一個實務上撰寫中文病歷的醫事工作環境,不管是醫學教授或醫學院學生也都較難感受到改變的壓力。換言之,病歷中文化政策與醫學教學改革具有相輔相成的關係。    四、病歷中文化會加重醫生的負擔。大多數的醫生都習慣以英文寫病歷,改為中文,當然會增加不便、加重負擔,而且一般來說中文寫病歷(或電腦打字)似乎較用英文更為費時,特別是健保給付已經相當的緊縮,若貿然實施,可能會壓迫醫生的問診時間。但當筆者進一步問,若聘助手協助醫生登鍵中文病歷,可不可以改善?許多醫生回答是應可改善,但要多花一些成本。換言之,這又回到了政府的「資源分配」問題,很多人不解筆者為什麼要不斷的詬病政府花費七百五十億購買三十架無用的阿帕契攻擊直昇機,殊不知,這些天價經費的零頭,很可能就能補足許多不足的醫療或社福資源。    筆者在五月五日發現了膀胱腫瘤。這讓我有特別的感謝與感慨,感謝的是,遇到很多細心好醫生,盡心竭力提供最好的醫療照顧。感慨的是,一方面,不論在主客觀條件上,我都有較充分的條件,取得有關我病情的詳細資訊。但即便如此,如果有中文病歷,對我仍是一種方便,可以用最親切的語言認識病情;二方面,對許多資訊相對弱勢或英文能力較欠缺的民眾來說,英文病歷有寫和沒寫有什麼差別呢?    葉署長曾留學海外,英文造詣自然不錯。但身為政務官,能不能將心比心把自己想像成不懂英文的民眾,去想像面對病歷史爬滿看不懂文字的憂慌呢?病歷的功能固然是為便利醫事環節中的溝通之用。但是,更要顧及病人和家屬的「知」的需要。更何況,病歷中文化後,由於病人較易理解文件記載上的病歷資訊,一方面可以發揮偵錯效果,當病患發現病歷記載與病情不符時,即可向醫生反映;二方面,當醫療糾紛發生時,由於中文病歷記載較無資訊障礙,承審法官就不用面對,英文病歷在病患看不懂的情況下,賦予證據力公不公平的疑慮;三方面可以發揮監督的效果,避免極少數不肖醫生用口說A病卻報B病的方式詐領健保費。    最後,並不是要立刻實施病歷中文化,但既然許多人都「客氣地」肯定病歷中文化的正當性,那麼,衛生署至少應該宣示「啟動」病歷中文化的計畫,衛生署可否告訴我們,何時是「起點」呢?何不把病病歷中文化當作中華民國一百年時給病患朋友的賀禮,宣示在民國一百年實施。而不是用「病歷中文化很好,但不是最迫切優先的醫事改革項目,還不到推動的時機」的說詞推拖。    還是要再問,如果德國、法國、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是用官方語言作為病歷語言,別的國家能,為什麼台灣不能?而筆者更要問葉署長,在病歷中文化的問題上,如果向以魄力得到民眾肯定的葉金川署長不關心,還有誰有能力關心呢?(作者為律師,法學教授)
http://blog.

Mar 24, 2012 · (1. 10/5/2013 · 【金光KUSO】愛擦擦 原曲:愛啦啦 填詞:歸離調瞳七 演唱:瞳七 MV製作:歸離調 •起早貪黑 拼命掙錢 就為養著你. 我清楚地記得五歲的時候,父母都下地幹活讓我帶著妹妹在家裏看家,有個鄰居來借菜刀並順手拿走了我們家做飯的鍋,後來我父母回來給他要他死活不承認,害得我被母親打了一頓,我們家也好長時間沒有鍋吃飯。還有一次我九歲的時候一個人下地幹活,親眼看到村裏的一個大嫂偷隔壁堂叔地裏的棉花,後來堂叔來了當場抓住要把她帶到村裏示眾,她就求堂叔放過她,說她可以陪堂叔睡覺,於是他們就在棉花寬衣解帶。那個時候他們以為我小不懂,我也是後來才懂那個場景的含義,不過每次想起來都感覺噁心。後來還是因為這件事,村裏的人都知道了,可能是堂叔告訴的別人,但那個大嫂以為是我告訴了我媽媽而我媽媽告訴的村裏人,所以找到我們家站在門口罵了好幾天街,後來還找機會在我上學的路上把我打了一頓,撒爛了我的嘴。媽媽看到放學後嘴破了就問怎麼回事,我說不小心摔的,因為我不怕說出來,怕媽媽去找他們吵架引起更大的戰爭,那個時候媽媽帶我們姐弟幾個已經夠累了。唉,不說了,總之哪里都有好人壞人,農村人也並不是善良的代名詞。

我是我們那個村也是全鄉最早的也是唯一的一名女大學生。在那個男孩兒都無法讀書的地方我一個女孩子能讀到大學實在是奇跡,這一切應該感謝我的父親。父親是個退伍軍人的,算是村少有的見過識面的人,所以才可能送我去讀小學,初衷也可能只是想讓我識個字出門能分清男女廁所就行了。當時村裏一塊走十幾裏路去小學讀書的有十幾個孩子,但都沒讀到小學畢業就不讀了,只有我堅持了下來。我能堅持下來的原因有兩點 : 一是我讀書用功極了,從小學到中學都是代表學校去區裏參賽的,爸爸可能從我身上看到了走出農村的希望 ; 二是我讀書的時候一邊讀書一邊在課堂上編草編。就是那種用麥秸杆編成的辮子是做草帽的原材料。那時候一盤辮子買兩毛錢,我一天可以編五盤。我在課堂上不記筆記不做作業,就是編辮子。也就是說我可以一邊讀書一邊掙錢,所以才有可以讀下去。但為了我的讀書,三個妹妹全部付出了綴學的代價,我最小的妹妹七歲的時候就跟著爸爸去磚廠拉磚。瘦弱的爸爸拉車她推車,一車磚要拉兩公里遠給兩毛錢。因為那時候我上了中學,離家遠了要住校,不能編草瓣了。從小學到中學我一直是班裏最小的學生,因為我跳過好幾級,我是個很早熟的孩子,我知道讀書太不容易了,只有少讀幾年才能快點出來掙錢,讀大學的時候我才十六歲。

能讀大學是因為當時還有公助生的說法,也就是考的分數高了可以拿很少的學費,我入大學只花了六百塊錢,這六百塊還是爸爸賣掉了一頭養了好久的大肥豬湊來的,並且在學樣每個月還可以拿到四十五塊的生活費。要是現在的收費標準,我不可能讀下去的。就那每個月的四十五塊錢,我還可以每個月省下二十塊寄回家裏。因為我每天只吃饅頭鹹菜,只穿校服也不用買衣服,更不懂用什麼化妝品。也就是在大學裏,我才明白了窮是多麼可恥的事。我在大學裏幾乎沒有朋友,一是因為年齡小跟他們談不到一塊。宿舍裏的女孩子都逛街談戀愛什麼的,我每天打工在深夜才回來,跟她們也少有聊天的機會。

所以大學四年,我說連班裏的同學都沒認全你們可能不信,但當時就是這樣,他們在享受生活,我在為生存努力 ; 二是因為家庭出身。那個時候能讀到大學的大部分都是家裏條件差不多的孩子。他們不理解我的生存環境,更看不起我的行為打扮。我記得曾經有個同學的媽媽曾經找到學校要調宿舍,說她的寶貝女兒不能跟一個小乞丐住在一起 。需要說明的時候我那個時候不是髒是舊,我從小自力能力很強,不會不知道洗衣服收拾自己的,只是沒錢買衣服,只能穿親戚給的舊衣服。並且外套穿小了要補補給家裏的妹妹穿,秋衣秋褲穿舊了要改成內衣褲,我是個動手能力很強的人,曾經用同學丟掉的舊床單給妹妹縫過一條很漂亮的連身裙,那細細的針線連看不起我的同學都說象買的一樣。

好不容易畢業了,政策變了,自謀出路,不包分配。我不能回家,一是家裏的條件我已經無法適應了 ; 二是讀了那麼多年書再回農村會成為家鄉人的反面教材,成為不讓自己孩子讀書的藉口。我只有留在城市,但不能象其他人一樣有機會慢慢找個適合自己的工作。我必須先找個能管吃住的工作,就因為我一畢業身上就沒有錢了,我不可能跟家裏伸手要錢。為了多掙點錢,我碾轉過好幾個城市,做過好多種工作。我必須得掙錢,操勞的媽媽勞累過度生病一直需要花醫藥費,弟弟正在讀書,我還想掙錢讓妹妹學個手藝。我省吃儉用,但錢還是遠遠的不夠。. 2010-06-04 09:14:45 來源:重慶晚報 編輯:戴爽 小軍在做作業 7歲的. 雜了政治意涵;許多醫師更譏諷地說應修成「漢文病歷」或「繁體病歷」才更真確。 根據病歷專家的見解,醫院病歷寫作品質不佳與語言關聯不大。英文不佳,反映的是台灣大學生的普遍英文寫作水準;因為即使病歷中文化以後,反映的也將是大學生的中文水準,而該水準的下降趨勢也是教育界的普遍認知。 以高標準來審視,確實不容易看見寫得完美的病歷;以前是充斥醫師鬼畫符的年代,現在則轉化成「複製與貼上」,錯字猖獗的電子時代。病歷中文化並無法解決邏輯與修辭學普遍低落的現象;該如何解決呢?或許只能耐心地用演化的心情來看待,而德高望重的評鑑專家也確實是這樣做的! 病歷品質不佳與醫學院教育缺乏專門的病歷課程有關,醫學生寫作能力既然低落,一旦進入更繁重的臨床工作,情況只是雪上加霜。只要想像一位外科住院醫師整天跟刀、查房下來,下班之前如果還要接五個以上的新病人,他們能寫出什麼好的病歷呢?而主治醫師如果每次門診要看上五十個病患,他們又能寫出什麼高明的病歷?雖然這些都不應該是病歷品質不佳的藉口,但如何減輕他們的工作負擔?一樣是困難重重。 病歷的癥結不是中文化就可以解決的,中文化恐怕會讓現況更糟,理由是現實環境充滿了醫學及生物科學英文轉換成中文的巨大障礙,而許多資深醫師也無法有效地使用電腦,更不用談複雜的中文輸入了。更何況台灣醫學界根深蒂固,從學生時代開始的醫學英文印記早已成型,要突然急轉彎的經濟代價太過巨大。 經建會最近才通過三年內投資六億元來「提升國人英語能力建設計畫」;就政策一貫性以及著眼台灣競爭力的角度而言,台灣應該學新加坡,將英文與中文同列官方語言才具前瞻性。與病歷中文化衍生的經濟代價和困難相較,加強醫學院的英文病歷課程,並且要求進入醫院執業的新一代醫師要通過英文檢定或許是更容易達到的目標。 現行醫院病歷評鑑並沒有禁用中文,醫師其實可以大方的寫中文病歷。但是為了解決病歷品質不佳的問題,以為立法規定全面提倡病歷中文化就是出路,則是一種迷思;而囈語式地夢想將西方醫學轉譯中文更是民粹派,是吃力不經濟的假改革。至於病人知的權益、醫療訴訟及詐領健保費都有其他辦法可以解決,並不需要拿英文病歷當貢品。
 http://blog.   我出生在 70 年代末,家裏有三個妹妹一個弟弟加上我共五個孩子。如果有人問沒錢怎麼還生那麼多孩子,那你一定不瞭解目前中國的現狀,目前能超生的都是真正的有錢人或者真正的窮人。生孩子的原因在我看來有兩點:一是農村沒有任何娛樂,白天幹活,晚上上炕 ( 用土做的床 ) ,除了生孩子沒有其他的活動了。其實他們也不想要,只是沒有人告訴他們有效的避免方法,我親眼看到我的母親懷孕後用繩子勒想流產和吃煙灰避孕 ; 二是農村傳統的觀念和環境所決定的。農村都是粗重活,家裏沒有男人不行。農村人幾千年來的傳宗接代思想,生不出男孩子要被人欺負的。在我媽媽沒有生我弟弟之前,家族裏的人經常打罵我媽媽,村裏的小孩子也經常欺負我,罵我是:絕戶頭 ( 就是因為沒有男孩子,這戶人家從你家這裏絕了 ) 。. ”(聖經箴言19:17) 農家女大學生發帖稱:我想做二奶 只要有人要 (2009年12月04日 轉載) 來源:華聲線上.   後來,我跟爸爸到弟弟的學校買了些禮品去求那個主管的副校長,好不容易把學費辦成了分學期付的那種。但就那樣,我們的錢還是不夠。那時候,我真的想到了死,我感覺活著好難,以前活著一心想讀書想出來找個好工作掙錢養家,但是一個長的不算好英語又不好 ( 我們農村的學校是不教英文的 ) 的女子想找個能掙錢的工作太難了,我又不想去放縱自己,所以一下子感覺沒了目標生活變得毫無意義,所以想死。但死也要想個辦法,能讓我死後有錢給弟弟讀書,為了這個家我可以犧牲自己。於是我想到了去撞車,去個繁華點的街頭 ( 因為在大街上車不好逃走 ) 專找好車撞,把能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都帶上身上,這樣死了至少家裏能得到一點賠償,雖然這樣做有些無恥,但開好車的人想必也不會在乎這幾個錢吧。後來,我還真的去了,但是因為那個開車的人緊刹車我不單沒被撞死反而讓人下來打了一頓,不過好在那人氣緊敗壞的拳打腳踢完我以後又把我抱起來送到了醫院,可能因為我是個女人。. 29   
士林地方法院醫療專業法庭多位法官支持病歷中文化,他們認為病歷是為病患存在,病患有知的權利,將與積極倡導病歷中文化的高克培醫師合作,推動病歷中文化。 士林地方法院民事庭共有六位醫療專業庭法官,有四位支持病歷改以中文撰寫。承審民事、醫療糾紛案件多年的法官張國勳表示,法官審判的基礎,要先知道醫師所寫病歷內容。 張國勳表示,多年來,他屢次要求涉訟的醫院或醫師將病歷譯成中文,都遭醫院以擔心病患或家屬會以中文、英文語意的落差或誤解,做為攻擊醫師、控告醫師偽造文書等理由而回絕,要醫院將病歷譯成中文,「簡直比登天還難。」 法官方彬彬表示,法官雖然不懂醫學專業,仍有依據邏輯判斷對錯的能力,透過病歷掌握醫師診治過程是否合乎邏輯,再參考醫事審議委員會的鑑定結果,做出正確的判斷。她說,法官如果連最基本的病歷都無法掌握,司法只會被醫界牽著鼻子走。 庭長黃小瑩指出,九十六年間即有法官建議病歷應該中文化。她說,審理醫療糾紛案時看醫師手寫的英文病歷最痛苦,許多醫師字跡潦草,光是查醫學字典辨識病名就花掉許多時間。  
病歷害他多挨刀? 醫判不起訴 【聯合報記者劉峻谷 2009. 29   
台灣有不少醫師世家,醫師父子、夫妻、連襟、兄弟檔特別多,有人形容:「任何一位醫師的訃聞上,親屬名單隨便找一找,至少有三、五人也是醫師。」 這個說法絕不誇張,已故醫界耆宿魏火曜、弟弟魏炳炎、長子魏達成、三子魏拙夫、孫子魏柏立,四代十餘人都是醫師;台北榮總院長林芳郁的父親是羅東開業醫師,太太林靜芸的家族,從外公陳水潭一脈相傳,父親林秋江、叔叔林秋華、哥哥林愷碩,到女兒林之昀都是醫師。 另一個著名的醫師世家則屬前衛生署長侯勝茂一家,他父親侯水勝是嘉義名醫,兄長侯勝浤、弟弟侯勝博,太太劉秀雯,兒子侯君翰、女兒侯君穎,都是醫師。 台南已故名醫韓石泉育有六子,五個兒子都是醫師,唯一不當醫師的兒子娶女醫師為妻;郭綜合醫院總裁郭國銓一門八位博士,其中七人是醫學博士,第三代孫子也多半念醫學系,懸壺世家綿延不絕。 台灣早期醫師均屬社會菁英,不少政商豪門爭相與醫師聯姻,國民黨主席吳伯雄的家族,除父親吳鴻麟是醫師,另有三位叔伯也是醫師,大姊夫是台灣肝炎之父宋瑞樓、堂兄是前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吳運東。前衛生署長張博雅和詹啟賢家族成員,也不乏由醫轉政的例子。 醫界「近親繁殖」特別嚴重?家族中有十多人從醫的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認為,醫師大半時間都待在象牙塔內,環境極為封閉,「怎麼挑還是挑上同業」。 林芳郁說,他們家庭教育非常開明,一子一女各有其志向,沒有刻意安排,老大學的是化工,老二則追隨媽媽走整形外科;劉秀雯則把他們一家四口都是醫師歸為「上天的安排」。一名補教業者不諱言,不少大學醫學系重考生出自醫師世家,從小背負著父母期望,還有「先生娘」天天帶著便當陪孩子補習,用心良苦,孩子壓力也很大。  
法官醫師 合倡中文病歷【聯合報╱記者劉峻谷2009. 其實誰都明白他是看我們家出了兩個大學生不服氣,故意叼難,因為他一向是村裏的王,想吃誰家的就去誰家裏吃飯,想找誰家的女人就去找誰家的女人,只有我們家一向不賣他的帳。鄉鄰更不可能借到錢,一是誰家都窮,自己還顧不住那顧得上管別人 ; 二是農村人在那種自然環境下不可能大度、善良。你比他們窮他們看不起你不想搭理你,因為光怕你去找他借錢 ; 你比他們富他們就會巴結你討好你,因為想從你哪里沾點光撈點便 宜。自家親戚也一樣 ,而當時我們在哪里算是窮的人家,都是因為我跟弟弟讀書讀的。而沒有讀書的人家孩子早早出去打工,就算幹建築隊也能掙些錢,還不影響農忙時回家種田。我們讀那麼多年書讀成了不能挑不能扛又不好找工作的無用人。

後來,我跟爸爸到弟弟的學校買了些禮品去求那個主管的副校長,好不容易把學費辦成了分學期付的那種。但就那樣,我們的錢還是不夠。那時候,我真的想到了死,我感覺活著好難,以前活著一心想讀書想出來找個好工作掙錢養家,但是一個長的不算好英語又不好 ( 我們農村的學校是不教英文的 ) 的女子想找個能掙錢的工作太難了,我又不想去放縱自己,所以一下子感覺沒了目標生活變得毫無意義,所以想死。但死也要想個辦法,能讓我死後有錢給弟弟讀書,為了這個家我可以犧牲自己。於是我想到了去撞車,去個繁華點的街頭 ( 因為在大街上車不好逃走 ) 專找好車撞,把能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都帶上身上,這樣死了至少家裏能得到一點賠償,雖然這樣做有些無恥,但開好車的人想必也不會在乎這幾個錢吧 。後來,我還真的去了,但是因為那個開車的人緊刹車我不單沒被撞死反而讓人下來打了一頓,不過好在那人氣緊敗壞的拳打腳踢完我以後又把我抱起來送到了醫院,可能因為我是個女人。

讀到這裏的人可能不相信,但實事上就是這樣,雖然我把這件事寫的很簡單,但我並不想回快,雖然這是我一輩子最值得回憶的內容。那個人把我送到了醫院然後問我是不是想死,於是我告訴了他我的想法和處境,後來他扔給了我五千塊錢走了。這是我遇到的幫助我最大的人,我不知道他叫什麼多大住在哪里做什麼工作,我曾經想過要找到他報答他。可惜事後沒等我找到他員警就來找我了,給我錢的那個人因為犯毒被抓了 ,從員警嘴裏我才知道了他的名字,這個名字我會一生銘記的。請不要懷疑這件事的真實性,可能是我述說的不夠好,但事情是真的,當時所在城市的報紙上曾經報導過員警抓獲這個案件的事,聽說他被判了無期,我現在還記得調查我的那員警。後來我去憑名字去監獄找過他,那個接待我的員警騙了我一百塊錢的打車費說是找人幫我去問,結果也沒有問到。我現在還是不知道他關在哪里,如果能找到一定會去看他的。

現在我在上海,因為聽人說上海工資高所以過來的。但是一個年近三十長得又不算漂亮學中文不懂英文的女子在上海能找到工作就不算了,還說什麼掙錢的好工作呢。我現在在一家公司做文員,一個月一千八沒有獎金。房子是跟人合租的水電費全包每月六百,每個月要給家裏寄八百塊,剩四百要應付吃飯交通還有生活開銷,除了必須只能從吃飯上省每天只吃一頓飯。最怕的就是生病,生病了拿不到工資還得交房租,醫藥費更是可怕。前些天因為營養不良暈倒被送到了醫院,我到了醫院就清醒了一直跟醫生說沒事,但醫生還是給我做這個檢查做那個檢查那個檢查花了一千多塊,我沒病死差點嚇死了。

現在,我失業了,因為沒有身份證,公司把我開除了,因為我拿的是畢業是學校給發的管十年的身份證,現在已經到期了。我曾回老家下戶口,村裏戶口因為讀書簽出去了就不能下農村戶口了,又到老家所在的縣城去下,先是辦了個集體戶口,後來辦身份證的時候說必須得有門牌號才能辦,我在縣城沒有住所又不認識一個人不知道怎麼才能拿到門牌證的那個本,所以就不能辦身份證。所以,有我現在只有戶口本,還是花了二百塊求當地派出所的人給辦的。因為失業了,沒有了經濟來源,我下個月交不上房租就可能被房東趕出來了,我將餓死凍死,在沒有死之前,我總結我的這一生,歸根到底都是窮。

剛來上海時我跟其他三個同樣是農村出來的女孩子一起租房子,短短幾年期間,我們四個女子有個四種人生。一個跟一個香港人做了二奶,住高級住宅穿名牌吃大餐,每個月還有一萬塊的零花錢。一個在夜總會裏做了人人唾棄的小姐,至少不用擔心沒地兒住沒飯吃了。第三個嫁了一個同樣是農村出來打工的打工仔,剛開始還算過的去,倆個人一起打工努力,雖然租房子但是很幸福,她最大的夢想就是攢夠了錢回老家買套房子有個家。因為她一個月兩千,老公三千,想在上海買房子甚至是做夢。可是現在她老公生了場大病,花了很多錢,還被公司辭退了,現在在家養病。外來打工的都是沒任何保障的,她一個人一個月兩千塊還要應付房租水電煤費還要生活開銷還要幫老公治病,白天上班晚上還要洗衣做飯擺夜攤,讓生活拖累都看不起當年的容貌了,三十幾歲了都不敢要孩子,因為生了養不起。就這樣,她老公的老家還一個勁打電話要錢,因為全家人好不容易把孩子借到大學畢業了,不能掙了錢都便宜那個外來的女人。這是她婆婆的原話。於是這個姐姐告訴我,要嫁就嫁得好一點,至少有個房子不用生活在隨時都有可能被趕出街頭的恐懼中,要不就別嫁,不嫁一個人受窮,嫁了兩個人一共受罪,說不定你還得承擔另外一個人的窮。那怕做二奶,也千萬別嫁給一個跟你一樣窮的人 。所以,不做二奶是因為沒有機會,如果有人給我機會有人要我,我是會做到。我要求又不高,有地方住有衣服穿能吃飽飯就行了,這樣至少比做妓女強 。

我知道看到這個題目,你們一定會罵我,但請有精力想罵我的人仔細看完下面的內容,再考慮我是不是該罵. 文庫: Super Dash文庫 菁英文庫: 發表期間: 2009年12月-2015年3月: 冊數: 18卷: 小說:要聽爸爸的話! 〜小兔兔圖案〜 小說版. 29   
三軍總醫院神經內科醫師林俊杰表示,打鼾是呼吸道某個部位阻塞,導致呼吸頻率延遲,常見手術方法是將懸壅垂顎咽整形縮小。 林俊杰解釋,舌下根和懸壅垂的相對位置,「懸壅垂是八里、舌下根是淡水」,舌下根如面積太大,睡覺時舌根往後倒也會阻塞部分呼吸道,舌根縮小與整修懸壅垂有相同的目的。 懸壅垂開刀術後,患者可能會有鼻音、喝水會嗆到等,有百分之五十的人,一年後會復發。醫師通常建議患者先減重、特別是睡前不可吃太多東西,側睡讓呼吸道面積增大,嘗試戴陽壓持續呼吸器面罩,如果都沒有效,開刀是最後選項。  
大陸醫師 白話文寫病歷【聯合報記者劉峻谷09. 止、擱置了做作業了。 【記】ab-away , hor(聯想 hole 及 ㄏㄡˋ) – “ㄏㄡ ˋ”. 29   
台北市倪姓男子開刀治療打鼾,術後出現口水流不停等後遺症,他調病歷發現醫師手寫、電腦打字英文病歷不同,認為是多做了舌根縮小手術的後遺症,控告蘇姓醫師涉及偽造文書、業務過失傷害。檢方偵辦後認為醫師沒有疏失,處分不起訴。 九十六年四月中旬,倪姓男子到北市內湖三總開刀治療打鼾,術後出現呼吸困難、流口水、疝氣等後遺症。蘇姓醫師辯稱,懸壅垂顎咽整形手術必要時要切割舌根部,他沒有過失。 士林地檢署將本案移送行政院醫事審議委員會鑑定。醫審會指出,懸壅垂顎咽整形手術是為了擴大呼吸通道,倪的舌根肥厚,醫師切除部分舌根是正確做法。 醫審會認為,倪姓男子會不自主流口水,是因唾液腺分泌過多唾液,與手術沒有因果關係;其次,懸壅垂顎咽整形手術的範圍原本即包括舌根縮小手術,病患是誤解英文病歷。 檢方認定,手寫、打字英文病歷記載雖有不同,但手術內容一致,是病患誤解,醫師沒有偽造文書。檢方也認為,如果病歷以中文書寫並註明手術範圍,有助於減少誤解和糾紛。  
閱報秘書/懸壅垂顎咽整形 【聯合報記者林宜靜 2009. Tw/news/souj/3/1281756057/20060306072729

超推薦 百大良醫

‧商業周刊 2008/04/30 能進入醫界擔任醫師,都是最菁英的一群人。如果,有位醫師能得到他醫界同儕的高度推薦,那他必然是個極度受到肯定的好醫師。《商業周刊》團隊耗時半年,調查出推薦度最高前20%的「好醫師推薦榜」,而其中推薦度前5%的131位醫師,更入列為「超推薦百大好醫師」。 【文/胡釗維】

全台首度》好醫師推薦的好醫師榜

好醫師很多,但許多人想找到好醫師卻十分無助。
以口耳相傳方式,或單憑著記憶中螢光幕前出現過的名醫印象在求診,不但不讓人放心,我們也很難分辨名醫與好醫師的差別在哪裡?
你知道嗎?在我們調查的十一個科別中,全台灣區域醫院以上的主治醫師級以上醫師,就超過四千七百位。
然而一般人能夠掌握的醫療資訊極少,「我,找對了嗎?」這個問題,可能經常困擾著你、我。為此,《商業周刊》團隊花了六個月,試圖畫出一份台灣好醫師地圖。
這並不容易,因為這是國內有史以來首度進行的調查工作,就連政府機構、醫療院所或學術單位,或礙於非客觀中立,或因執行難度過高等原因,都未能順利推動。而這項破天荒的調查工作,目的有兩個:期望能滿足國人對醫界資訊透明化的需求;此外,也希望藉此樹立好醫師榜樣。

調查工作剛起步,我們就碰上兩個難題,究竟,好醫師的標準是什麼?又,誰足以來論定誰是好醫師?我們參考國外報告——美國醫療調查專業機構Castle Connolly Medical,已連續七年出版的《America’s Top Doctors》,以及日本講談社出版的《名醫推薦的名醫與醫院》,並參酌國內多位學者專家意見後,得到重要觀點:
能進入醫界擔任醫師,都是最菁英的一群人。如果,有位醫師能得到他醫界同儕的高度推薦,那他必然是個極度受到肯定的好醫師。於是,我們確定「專家推薦專家」的調查定調,透過三重管道請全台灣區域醫院以上的院長與醫師們告訴我們:「若您親友罹患相關疾病,您會願意優先推薦親友求診的醫師是哪幾位?」
多數人認為此調查非常不容易得到忙碌的醫界參與,但結果是,不僅有超過三十個國內專科醫學會的醫師們共襄盛舉,更大的突破是國內二十一家醫學中心的院長全數回卷。總計,四百七十九位醫師的參與。
在調查的十一個科別中,有超過四千七百位、區域醫院以上的主治醫師(編按:住院醫師、總醫師至少五年資歷才升主治醫師)級以上醫師,是這次的遴選門檻。經過三重管道、近五百位醫師的專業推薦下,終於產生「好醫師推薦榜」,有六百六十七位醫師入榜。這其中,獲得最高度推薦的好醫師有一百三十一位,他們獲選為這次的「超推薦百大好醫師」。四千七百分之一百三十一,入榜率低於三%。
這一百三十一位醫師分布在十一個科別,年紀最大的是七十六歲的耕莘醫院顧問醫師林瑞祥,專長糖尿病治療;年紀最輕的是三十一歲的亞東醫院腎臟內科主治醫師邱彥霖。

懂得以病人為中心! 五項特質反映好醫師最高標準

前台大醫院院長李源德曾說過,在他眼中,好醫師的標準是:「病人過世後,家屬還會打電話向你道謝。」用心出發、兼具醫術,許多好醫師「以病人為中心」的態度,可以反映在以下五項好醫師的特質:
一、擁有正確價值觀。台大醫院院長林芳郁即指出,醫師所面對的,常是一個人最重大的生命課題,這個職業特性,使得醫師的工作必須時時都謹慎,一點都不能鬆懈。
這一次在「超推薦百大好醫師」榜上的台大醫院雲林分院副院長黃瑞仁,在雲林地區建立心臟血管醫學中心,三年多來完成心導管檢查及治療二千五百多例,「開心」手術二百六十二例,造福了中部許多的患者。

二、良好的溝通技巧。這指的是,醫師問診時,是否能發自內心傾聽病人敘述,且能否清楚解釋病情。
我們發現,在「超推薦百大好醫師」榜上的醫師,有些即便求診患者很多,仍非常仔細給病患更多聆聽與照顧。《商業周刊》的一位同仁,看到本次在榜上的馬偕醫院小兒科醫師許瓊心的名字,立刻眼泛淚光,他說:「我女兒出生時只有七百克,若不是許醫師陪伴我們,我和太太不可能走得過那段辛苦的時間。她門診雖然那麼忙,但她那時每天很晚時都還會來看我的女兒,給我太太打氣。」許瓊心醫師長期致力於早產兒預防與照顧,應該還有許多小朋友的父母跟這位爸爸一樣,對她心懷感激。
然而,即使給予病人足夠的問診時間還不夠,好醫師更追求問診品質的提升。「要把病人的話都聽進去,病人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有意義的,」被許多醫師高度推薦的長庚醫院林口分院胸腔科主任郭漢彬說。

三、與時俱進的技術。為了給病患最好的治療,好醫師應不斷吸收新的醫學知識,而非以一套方法行醫多年。舉例來說,目前,光是針對乳癌的治療方式即多達五十二種,醫師的治療方式,不該再停留於只是將乳房切除。我們發現上榜的醫師,對於新知識、新技術,都非常的開放而投入,不因已經成功而自滿。
你能想像,已經擁有亞洲人工心臟移植首例紀錄,主持「開心」手術多達萬餘次的振興醫院心臟醫學中心主任魏崢,竟然還努力不倦去參加考試。去年七月,魏崢受朋友之邀參加大陸醫師執照考試,這項考試分成兩階段:操作考試與筆試,當中,操作考試是要應試醫師實際練聽診、聽腹水、插氣管、插尿管等技術,這些,都是再基本不過的手術。
魏崢指出,「我只是希望藉此告訴年輕的醫師,不要當個開得『一口』好刀的醫師,不需要絕頂聰明,但是要勤快,在掌握國際上最新技術的同時,還得要像做工藝一般,不停的練習到熟練為止。」

四、清楚醫學和自己的限度。林芳郁指出,好醫師必須清楚知道自己畢竟不是上帝,因此才能更謙虛,且願意反省自己極限所在,而將病人轉介給比自己更適合的醫師。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黃達夫經常做的一件事情:提醒同事,除了自己的醫院和院內的同事外,全台灣的醫師,甚至全世界的醫師,都是可以借重來幫助病人的資源。
照護對象幾乎都是癌末病患的長庚醫院基隆分院腫瘤科主任王正旭,對此感受尤深。年輕時的他,聽到病人抱著一絲希望問道:「我能活多久?」「醫師,這藥有五○%的存活率吧?」他會有情緒,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憤怒,但二十四年的腫瘤科醫師生涯,王正旭已有截然不同的體會。王正旭指出,治療癌症病人,不可能在一個醫師手上完成,因此,任何醫師都不應該單打獨鬥,而是投入整個癌症中心的資源。

五、團隊作戰力。由於醫學知識一日千里,加上疾病的複雜度增加,跨科別整合醫療已是現代醫療趨勢,我們發現,好醫師通常也是與同僚能夠高度協同作戰,能做主角也能做配角,能放下自我的醫師。
好醫師也有他們能力、心力的限制,他們需要團隊,他們也需要病人理解。當你找到好醫師,你知道該如何協助他們,問對問題、溝通到重點,讓他們的醫術得到更大的發揮嗎?
好醫師加上好病人,才會是最佳醫療戰力的團隊。      
波蘭醫師背景 網路大公開 【聯合報2009.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來源:華聲線上
當弟弟考上大學的時候,那近萬元的天價學費把我們全家都嚇傻了。我們去辦助學代款辦不下來,因為村裏不給出證明,村主任 ( 我們哪里叫支書 ) 說我們家不符合條件,他的意思是說只有孤兒或者單親無生活保障的孩子才能辦,你們家又不符合條件。父母都健在,女兒又是大學生能掙錢,憑什麼辦這個. Array金錢的靈魂:讓你從內在富起來,做個真正的有錢人!(2013全新書封版) The Soul of Money: Reclaiming the Wealth of Our Inner Resources. 29   
台灣有不少醫師世家,醫師父子、夫妻、連襟、兄弟檔特別多,有人形容:「任何一位醫師的訃聞上,親屬名單隨便找一找,至少有三、五人也是醫師。」 這個說法絕不誇張,已故醫界耆宿魏火曜、弟弟魏炳炎、長子魏達成、三子魏拙夫、孫子魏柏立,四代十餘人都是醫師;台北榮總院長林芳郁的父親是羅東開業醫師,太太林靜芸的家族,從外公陳水潭一脈相傳,父親林秋江、叔叔林秋華、哥哥林愷碩,到女兒林之昀都是醫師。 另一個著名的醫師世家則屬前衛生署長侯勝茂一家,他父親侯水勝是嘉義名醫,兄長侯勝浤、弟弟侯勝博,太太劉秀雯,兒子侯君翰、女兒侯君穎,都是醫師。 台南已故名醫韓石泉育有六子,五個兒子都是醫師,唯一不當醫師的兒子娶女醫師為妻;郭綜合醫院總裁郭國銓一門八位博士,其中七人是醫學博士,第三代孫子也多半念醫學系,懸壺世家綿延不絕。 台灣早期醫師均屬社會菁英,不少政商豪門爭相與醫師聯姻,國民黨主席吳伯雄的家族,除父親吳鴻麟是醫師,另有三位叔伯也是醫師,大姊夫是台灣肝炎之父宋瑞樓、堂兄是前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吳運東。前衛生署長張博雅和詹啟賢家族成員,也不乏由醫轉政的例子。 醫界「近親繁殖」特別嚴重?家族中有十多人從醫的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認為,醫師大半時間都待在象牙塔內,環境極為封閉,「怎麼挑還是挑上同業」。 林芳郁說,他們家庭教育非常開明,一子一女各有其志向,沒有刻意安排,老大學的是化工,老二則追隨媽媽走整形外科;劉秀雯則把他們一家四口都是醫師歸為「上天的安排」。一名補教業者不諱言,不少大學醫學系重考生出自醫師世家,從小背負著父母期望,還有「先生娘」天天帶著便當陪孩子補習,用心良苦,孩子壓力也很大。  
法官醫師 合倡中文病歷【聯合報╱記者劉峻谷2009. 29
 
繼網路流傳波蘭醫學生回台考取住院醫師名單後,最近網路更貼出這些波蘭醫學生或醫師的家長,其中不乏知名醫師,連在那家醫院任職都被公布。名單在網路上一再被轉寄,波蘭醫學生及家長不滿被「人肉搜索」,覺得隱私權嚴重受到侵犯 。 國內醫學生表示,他們雖擔心「波波」家長資歷顯赫,在重視血統的白色巨塔裡,未來他們將面臨立足點不公平的競爭,但他們也不完全支持「人肉搜索」,認為對醫學生形象有負面影響。 「波蘭醫師一覽表(POPO OUT)」部落格,開宗明義寫道:提供波蘭醫師名錄給民眾就醫時參考。並歡迎大家透過電子郵件提供名單,包括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醫務長林式穀,新光醫院腫瘤治療科主任季匡華、台中榮總精神科主任卓良珍等人,都被點名。 林式穀說,他從不諱言女兒在波蘭讀醫學院,女兒對醫學有興趣,國內醫學院搶破頭,北一女畢業時剛好有朋友要去波蘭,所以就去申請了。林式穀認為,如果醫學生為公益事務抗議,民眾比較能認同,若僅擔心就業機會被搶,著力點就太弱了。 季匡華的兒子季懋欣目前就讀波蘭羅茲(Lodz)大學醫學系,他認為國內醫學生對波蘭、歐洲學制的了解並不正確,他也質疑:「針對我就好,為什麼要拉父親下水?」 開業婦產科醫師徐鴻洋有兩名兒子在波蘭習醫,女兒在台北醫學大學讀醫學系也被寫出來。他說,女兒北一女畢業後考上北醫,他不明白「為何連女兒被扯進去」。 名單中部分資訊的確有誤,台大醫院外科住院醫師甄選被拒的事件主角,一度被說成父親是台大醫院前外科主任張金堅。張金堅澄清,他只有兩個女兒,大女兒台大園藝系畢業、二女兒赴加拿大取得經濟暨心理雙學士。他無奈表示,不懂自己為何憑白「多一個女兒」?這項錯誤資訊已在部落格裡被更正,並向張金堅致歉。 外傳「POPO OUT」是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學生柳林瑋製作,他則否認。目前擔任台灣醫學生聯合會幹部的柳林瑋說,醫師學、經歷可以公開查詢,但隱私權不應被侵犯,他也擔心此事影響國內醫學生、醫界形象,並模糊焦點,他曾試圖跟板主連絡,但都沒有回應。 
 
波波意見/可從嚴把關 但手段要合理 【聯合報╱記者劉惠敏 2009. 29   士林地方法院醫療專業法庭一位法官陪父親回大陸祭祖,他送病倒的父親去住院,發現大陸醫師是用白話中文書寫病歷、專有醫學學名與儀器則中英文並陳,簡明易懂;他感嘆,台灣自認醫療比大陸先進,大陸醫師能用中文寫病歷,台灣卻不能。 這位法官要將父親轉診回台時,先將病歷傳回台北榮總,醫師看了病歷後囑咐立即住院,他的父親住院治療四天後康復出院。法官表示,一位資深醫師曾經告訴他,歐美、日本等國都以本國語文寫病歷,連台灣醫師到大陸醫院執業,都會「自動」改以中文寫病歷。 大陸數十年來醫師記載病歷一直以中文書寫,北京協和醫院一名王姓外科醫師稱,用中文記錄病情和就診情況,語意清楚,病患知道自己的病況,不會起糾紛。 大陸另一個與台灣不同的是,病歷卡是由病患自己保管的。有社會保險的病患(如台灣的健保)有一本就醫病歷本(卡),去任何一家醫院看病時,醫師可根據先前的病歷紀錄(病史)做出新的診斷或研判。  
病歷中文化的迷思 2009/05/21
 
台灣醫師用英文寫病歷是傳統,也是醫界一項根深蒂固的文化。近年來,由於民眾英文能力提升以及醫院評鑑,才赫然發現包括醫學中心在內的病歷品質普遍不佳;在要求改善的壓力下,醫院病歷雖有進步,但是不少沉痾依舊存在。 其中一項醒目的缺點便是醫師的英文寫作能力普遍不佳,因此衍生的反射便是提倡病歷中文化。最近,擁護這項主張的醫界人士及其盟友除了從病人知的權益角度出發之外,更策略性的指控英文病歷是醫師刻意製造的資訊黑箱,也是醫療訴訟不公義的來源,他們還不惜抹黑英文病歷是醫師為了詐領健保費。 日前更有立委提案修法,欲將「醫師執行業務時,應製作病歷」的法條修成「應製作中文病歷」,使得病歷寫作. 29
 
國內醫學系學生代表強調,現行醫師法規定,國內、外醫學系畢業生,必須經實習期滿成績合格,領有畢業證書,才能參加醫師考試,波蘭醫學系學生只有見習,並無實習,按照規定不能參加國考。 醫學生代表近日將前往監察院,希望監察院針對波蘭醫學生回國考照資格一事,進行調查。除此之外,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學生、台灣醫學生聯合會幹部柳林瑋表示,國外醫學系良莠不齊,他們希望立即修改醫師法第四條之一,只要是海外就學返國的醫學生,都要先通過學歷認證、在台灣實習後,才能參加國考,保障兩千三百萬人就醫安全。 對於網路上對波蘭醫學生及家長人肉搜索,雖然部分醫學生不贊成,但還是有很多人在網路、社群發起質疑批評。台灣醫學生聯合會會長張恆豪認為,網路上出現的「波蘭醫師一覽表」,是某些醫學生對許多醫師送孩子到波蘭念醫學系,以及部分代辦公司及波蘭學校便宜行事等行為的不滿。 張恆豪表示,國外醫學教育制度對實習沒有統一標準,訓練過程良莠不齊,台灣醫學生才推動修改醫師法,希望外國醫學生都能通過「學歷甄試」。實習經驗是醫師儲備臨床經驗、基本能力的重要過程,台灣醫學生的見實習訓練共有三年,而波蘭醫學生並非每人都有實習經驗,許多人畢業後直接「上戰場」,在臨床上難免出問題。 張恆豪說,現有制度規範波蘭醫學生不需經學歷甄試,可直接參考國考,但已有一位從波蘭醫學院畢業的醫師選擇先通過學歷認證。張恆豪說,這位醫師可以,相信其他有能力的外國學生也沒問題。張恆豪強調,如果通過學歷認證,波蘭醫學生跟台灣醫學生一樣,有實習經驗,同樣也會獲得肯定。  
醫生世家 愛「代代相傳」【聯合報╱記者詹建富2009. 我清楚地記得五歲的時候,父母都下地幹活讓我帶著妹妹在家裏看家,有個鄰居來借菜刀並順手拿走了我們家做飯的鍋,後來我父母回來給他要他死活不承認,害得我被母親打了一頓,我們家也好長時間沒有鍋吃飯。還有一次我九歲的時候一個人下地幹活,親眼看到村裏的一個大嫂偷隔壁堂叔地裏的棉花,後來堂叔來了當場抓住要把她帶到村裏示眾,她就求堂叔放過她,說她可以陪堂叔睡覺,於是他們就在棉花寬衣解帶。那個時候他們以為我小不懂,我也是後來才懂那個場景的含義,不過每次想起來都感覺噁心。後來還是因為這件事,村裏的人都知道了,可能是堂叔告訴的別人,但那個大嫂以為是我告訴了我媽媽而我媽媽告訴的村裏人,所以找到我們家站在門口罵了好幾天街,後來還找機會在我上學的路上把我打了一頓,撒爛了我的嘴。媽媽看到放學後嘴破了就問怎麼回事,我說不小心摔的,因為我不怕說出來,怕媽媽去找他們吵架引起更大的戰爭,那個時候媽媽帶我們姐弟幾個已經夠累了。唉,不說了,總之哪里都有好人壞人,農村人也並不是善良的代名詞。

我是我們那個村也是全鄉最早的也是唯一的一名女大學生。在那個男孩兒都無法讀書的地方我一個女孩子能讀到大學實在是奇跡,這一切應該感謝我的父親。父親是個退伍軍人的,算是村少有的見過識面的人,所以才可能送我去讀小學,初衷也可能只是想讓我識個字出門能分清男女廁所就行了。當時村裏一塊走十幾裏路去小學讀書的有十幾個孩子,但都沒讀到小學畢業就不讀了,只有我堅持了下來。我能堅持下來的原因有兩點 : 一是我讀書用功極了,從小學到中學都是代表學校去區裏參賽的,爸爸可能從我身上看到了走出農村的希望 ; 二是我讀書的時候一邊讀書一邊在課堂上編草編。就是那種用麥秸杆編成的辮子是做草帽的原材料。那時候一盤辮子買兩毛錢,我一天可以編五盤。我在課堂上不記筆記不做作業,就是編辮子。也就是說我可以一邊讀書一邊掙錢,所以才有可以讀下去。但為了我的讀書,三個妹妹全部付出了綴學的代價,我最小的妹妹七歲的時候就跟著爸爸去磚廠拉磚。瘦弱的爸爸拉車她推車,一車磚要拉兩公里遠給兩毛錢。因為那時候我上了中學,離家遠了要住校,不能編草瓣了。從小學到中學我一直是班裏最小的學生,因為我跳過好幾級,我是個很早熟的孩子,我知道讀書太不容易了,只有少讀幾年才能快點出來掙錢,讀大學的時候我才十六歲。

能讀大學是因為當時還有公助生的說法,也就是考的分數高了可以拿很少的學費,我入大學只花了六百塊錢,這六百塊還是爸爸賣掉了一頭養了好久的大肥豬湊來的,並且在學樣每個月還可以拿到四十五塊的生活費。要是現在的收費標準,我不可能讀下去的。就那每個月的四十五塊錢,我還可以每個月省下二十塊寄回家裏。因為我每天只吃饅頭鹹菜,只穿校服也不用買衣服,更不懂用什麼化妝品。也就是在大學裏,我才明白了窮是多麼可恥的事。我在大學裏幾乎沒有朋友,一是因為年齡小跟他們談不到一塊。宿舍裏的女孩子都逛街談戀愛什麼的,我每天打工在深夜才回來,跟她們也少有聊天的機會。

所以大學四年,我說連班裏的同學都沒認全你們可能不信,但當時就是這樣,他們在享受生活,我在為生存努力 ; 二是因為家庭出身。那個時候能讀到大學的大部分都是家裏條件差不多的孩子。他們不理解我的生存環境,更看不起我的行為打扮。我記得曾經有個同學的媽媽曾經找到學校要調宿舍,說她的寶貝女兒不能跟一個小乞丐住在一起 。需要說明的時候我那個時候不是髒是舊,我從小自力能力很強,不會不知道洗衣服收拾自己的,只是沒錢買衣服,只能穿親戚給的舊衣服。並且外套穿小了要補補給家裏的妹妹穿,秋衣秋褲穿舊了要改成內衣褲,我是個動手能力很強的人,曾經用同學丟掉的舊床單給妹妹縫過一條很漂亮的連身裙,那細細的針線連看不起我的同學都說象買的一樣。

好不容易畢業了,政策變了,自謀出路,不包分配。我不能回家,一是家裏的條件我已經無法適應了 ; 二是讀了那麼多年書再回農村會成為家鄉人的反面教材,成為不讓自己孩子讀書的藉口。我只有留在城市,但不能象其他人一樣有機會慢慢找個適合自己的工作。我必須先找個能管吃住的工作,就因為我一畢業身上就沒有錢了,我不可能跟家裏伸手要錢。為了多掙點錢,我碾轉過好幾個城市,做過好多種工作。我必須得掙錢,操勞的媽媽勞累過度生病一直需要花醫藥費,弟弟正在讀書,我還想掙錢讓妹妹學個手藝。我省吃儉用,但錢還是遠遠的不夠。.

10/5/2013 · 【金光KUSO】愛擦擦 原曲:愛啦啦 填詞:歸離調瞳七 演唱:瞳七 MV製作:歸離調 •起早貪黑 拼命掙錢 就為養著你. 29
 
國內醫學系學生代表強調,現行醫師法規定,國內、外醫學系畢業生,必須經實習期滿成績合格,領有畢業證書,才能參加醫師考試,波蘭醫學系學生只有見習,並無實習,按照規定不能參加國考。 醫學生代表近日將前往監察院,希望監察院針對波蘭醫學生回國考照資格一事,進行調查。除此之外,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學生、台灣醫學生聯合會幹部柳林瑋表示,國外醫學系良莠不齊,他們希望立即修改醫師法第四條之一,只要是海外就學返國的醫學生,都要先通過學歷認證、在台灣實習後,才能參加國考,保障兩千三百萬人就醫安全。 對於網路上對波蘭醫學生及家長人肉搜索,雖然部分醫學生不贊成,但還是有很多人在網路、社群發起質疑批評。台灣醫學生聯合會會長張恆豪認為,網路上出現的「波蘭醫師一覽表」,是某些醫學生對許多醫師送孩子到波蘭念醫學系,以及部分代辦公司及波蘭學校便宜行事等行為的不滿。 張恆豪表示,國外醫學教育制度對實習沒有統一標準,訓練過程良莠不齊,台灣醫學生才推動修改醫師法,希望外國醫學生都能通過「學歷甄試」。實習經驗是醫師儲備臨床經驗、基本能力的重要過程,台灣醫學生的見實習訓練共有三年,而波蘭醫學生並非每人都有實習經驗,許多人畢業後直接「上戰場」,在臨床上難免出問題。 張恆豪說,現有制度規範波蘭醫學生不需經學歷甄試,可直接參考國考,但已有一位從波蘭醫學院畢業的醫師選擇先通過學歷認證。張恆豪說,這位醫師可以,相信其他有能力的外國學生也沒問題。張恆豪強調,如果通過學歷認證,波蘭醫學生跟台灣醫學生一樣,有實習經驗,同樣也會獲得肯定。  
醫生世家 愛「代代相傳」【聯合報╱記者詹建富2009. Array金錢的靈魂:讓你從內在富起來,做個真正的有錢人!(2013全新書封版) The Soul of Money: Reclaiming the Wealth of Our Inner Resources. ”(聖經箴言19:17) 農家女大學生發帖稱:我想做二奶 只要有人要 (2009年12月04日 轉載) 來源:華聲線上. 因為沒有公路,那個村莊離最近的汽車站也要二十公里左右,進出村以前都是靠走,後來依賴自行車。村裏的街道同樣是坑窪不平的土路,晴天風一吹一身土,雨天出門一身泥,並且泥漿裏還有隨處可見的牛糞、馬糞、驢糞、豬糞、羊糞和雞鴨糞便等,因為在哪里牲畜沒有圈養的習慣,並且排便都要趕到大街上,怕髒了自家的院子。村裏的人一年到頭幾乎沒有吃過新鮮的蔬菜,因為哪里的土地只生產蘿蔔和白菜,當然還有紅薯,如果紅薯也算蔬菜的話。所以他們只能吃醃蘿蔔和醃白菜,別跟我說為什麼醃不炒呀,誰都知道炒的比醃的好吃,但為怕費油他們輕易不炒菜,除非過年或者家裏來了親戚。我是到了大學才在食堂裏吃了生命中的第一根油條。醫療保障就更別說了,象我的爺爺,生病了只能等死,因為沒錢看病。後來終於送到醫院了,差兩塊錢的醫藥費醫生就不給開藥 ,那還是國營的衛生院呢,我們全家人都給醫生跪下了還不行,只能眼睜睜看著爺爺死在了醫院 裏。真別告訴我農村在發展,至少我小到現在近三十年了還沒有看到我出生的那個村莊有任何變化,我不知道有生之年我能不能看到。

我出生在 70 年代末,家裏有三個妹妹一個弟弟加上我共五個孩子。如果有人問沒錢怎麼還生那麼多孩子,那你一定不瞭解目前中國的現狀,目前能超生的都是真正的有錢人或者真正的窮人 。生孩子的原因在我看來有兩點 : 一是農村沒有任何娛樂,白天幹活,晚上上炕 ( 用土做的床 ) ,除了生孩子沒有其他的活動了。其實他們也不想要,只是沒有人告訴他們有效的避免方法,我親眼看到我的母親懷孕後用繩子勒想流產和吃煙灰避孕 ; 二是農村傳統的觀念和環境所決定的。農村都是粗重活,家裏沒有男人不行。農村人幾千年來的傳宗接代思想,生不出男孩子要被人欺負的。在我媽媽沒有生我弟弟之前,家族裏的人經常打罵我媽媽,村裏的小孩子也經常欺負我,罵我是 : 絕戶頭 ( 就是因為沒有男孩子,這戶人家從你家這裏絕了 ) 。

別跟我說農民善良,因為窮和狹隘,他們的善良是相對的 。那時候家家都有向個孩子,個個都為生存掙扎,誰顧誰呀.  
⋯⋯

 
 

20% 靠的是智商, 80%

1
2
3
4

100%. 29   
三軍總醫院神經內科醫師林俊杰表示,打鼾是呼吸道某個部位阻塞,導致呼吸頻率延遲,常見手術方法是將懸壅垂顎咽整形縮小。 林俊杰解釋,舌下根和懸壅垂的相對位置,「懸壅垂是八里、舌下根是淡水」,舌下根如面積太大,睡覺時舌根往後倒也會阻塞部分呼吸道,舌根縮小與整修懸壅垂有相同的目的。 懸壅垂開刀術後,患者可能會有鼻音、喝水會嗆到等,有百分之五十的人,一年後會復發。醫師通常建議患者先減重、特別是睡前不可吃太多東西,側睡讓呼吸道面積增大,嘗試戴陽壓持續呼吸器面罩,如果都沒有效,開刀是最後選項。  
大陸醫師 白話文寫病歷【聯合報記者劉峻谷09. Tw/news/souj/3/1281756057/20060306072729

超推薦 百大良醫

‧商業周刊 2008/04/30 能進入醫界擔任醫師,都是最菁英的一群人。如果,有位醫師能得到他醫界同儕的高度推薦,那他必然是個極度受到肯定的好醫師。《商業周刊》團隊耗時半年,調查出推薦度最高前20%的「好醫師推薦榜」,而其中推薦度前5%的131位醫師,更入列為「超推薦百大好醫師」。 【文/胡釗維】

全台首度》好醫師推薦的好醫師榜

好醫師很多,但許多人想找到好醫師卻十分無助。
以口耳相傳方式,或單憑著記憶中螢光幕前出現過的名醫印象在求診,不但不讓人放心,我們也很難分辨名醫與好醫師的差別在哪裡?
你知道嗎?在我們調查的十一個科別中,全台灣區域醫院以上的主治醫師級以上醫師,就超過四千七百位。
然而一般人能夠掌握的醫療資訊極少,「我,找對了嗎?」這個問題,可能經常困擾著你、我。為此,《商業周刊》團隊花了六個月,試圖畫出一份台灣好醫師地圖。
這並不容易,因為這是國內有史以來首度進行的調查工作,就連政府機構、醫療院所或學術單位,或礙於非客觀中立,或因執行難度過高等原因,都未能順利推動。而這項破天荒的調查工作,目的有兩個:期望能滿足國人對醫界資訊透明化的需求;此外,也希望藉此樹立好醫師榜樣。

調查工作剛起步,我們就碰上兩個難題,究竟,好醫師的標準是什麼?又,誰足以來論定誰是好醫師?我們參考國外報告——美國醫療調查專業機構Castle Connolly Medical,已連續七年出版的《America’s Top Doctors》,以及日本講談社出版的《名醫推薦的名醫與醫院》,並參酌國內多位學者專家意見後,得到重要觀點:
能進入醫界擔任醫師,都是最菁英的一群人。如果,有位醫師能得到他醫界同儕的高度推薦,那他必然是個極度受到肯定的好醫師。於是,我們確定「專家推薦專家」的調查定調,透過三重管道請全台灣區域醫院以上的院長與醫師們告訴我們:「若您親友罹患相關疾病,您會願意優先推薦親友求診的醫師是哪幾位?」
多數人認為此調查非常不容易得到忙碌的醫界參與,但結果是,不僅有超過三十個國內專科醫學會的醫師們共襄盛舉,更大的突破是國內二十一家醫學中心的院長全數回卷。總計,四百七十九位醫師的參與。
在調查的十一個科別中,有超過四千七百位、區域醫院以上的主治醫師(編按:住院醫師、總醫師至少五年資歷才升主治醫師)級以上醫師,是這次的遴選門檻。經過三重管道、近五百位醫師的專業推薦下,終於產生「好醫師推薦榜」,有六百六十七位醫師入榜。這其中,獲得最高度推薦的好醫師有一百三十一位,他們獲選為這次的「超推薦百大好醫師」。四千七百分之一百三十一,入榜率低於三%。
這一百三十一位醫師分布在十一個科別,年紀最大的是七十六歲的耕莘醫院顧問醫師林瑞祥,專長糖尿病治療;年紀最輕的是三十一歲的亞東醫院腎臟內科主治醫師邱彥霖。

懂得以病人為中心! 五項特質反映好醫師最高標準

前台大醫院院長李源德曾說過,在他眼中,好醫師的標準是:「病人過世後,家屬還會打電話向你道謝。」用心出發、兼具醫術,許多好醫師「以病人為中心」的態度,可以反映在以下五項好醫師的特質:
一、擁有正確價值觀。台大醫院院長林芳郁即指出,醫師所面對的,常是一個人最重大的生命課題,這個職業特性,使得醫師的工作必須時時都謹慎,一點都不能鬆懈。
這一次在「超推薦百大好醫師」榜上的台大醫院雲林分院副院長黃瑞仁,在雲林地區建立心臟血管醫學中心,三年多來完成心導管檢查及治療二千五百多例,「開心」手術二百六十二例,造福了中部許多的患者。

二、良好的溝通技巧。這指的是,醫師問診時,是否能發自內心傾聽病人敘述,且能否清楚解釋病情。
我們發現,在「超推薦百大好醫師」榜上的醫師,有些即便求診患者很多,仍非常仔細給病患更多聆聽與照顧。《商業周刊》的一位同仁,看到本次在榜上的馬偕醫院小兒科醫師許瓊心的名字,立刻眼泛淚光,他說:「我女兒出生時只有七百克,若不是許醫師陪伴我們,我和太太不可能走得過那段辛苦的時間。她門診雖然那麼忙,但她那時每天很晚時都還會來看我的女兒,給我太太打氣。」許瓊心醫師長期致力於早產兒預防與照顧,應該還有許多小朋友的父母跟這位爸爸一樣,對她心懷感激。
然而,即使給予病人足夠的問診時間還不夠,好醫師更追求問診品質的提升。「要把病人的話都聽進去,病人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有意義的,」被許多醫師高度推薦的長庚醫院林口分院胸腔科主任郭漢彬說。

三、與時俱進的技術。為了給病患最好的治療,好醫師應不斷吸收新的醫學知識,而非以一套方法行醫多年。舉例來說,目前,光是針對乳癌的治療方式即多達五十二種,醫師的治療方式,不該再停留於只是將乳房切除。我們發現上榜的醫師,對於新知識、新技術,都非常的開放而投入,不因已經成功而自滿。
你能想像,已經擁有亞洲人工心臟移植首例紀錄,主持「開心」手術多達萬餘次的振興醫院心臟醫學中心主任魏崢,竟然還努力不倦去參加考試。去年七月,魏崢受朋友之邀參加大陸醫師執照考試,這項考試分成兩階段:操作考試與筆試,當中,操作考試是要應試醫師實際練聽診、聽腹水、插氣管、插尿管等技術,這些,都是再基本不過的手術。
魏崢指出,「我只是希望藉此告訴年輕的醫師,不要當個開得『一口』好刀的醫師,不需要絕頂聰明,但是要勤快,在掌握國際上最新技術的同時,還得要像做工藝一般,不停的練習到熟練為止。」

四、清楚醫學和自己的限度。林芳郁指出,好醫師必須清楚知道自己畢竟不是上帝,因此才能更謙虛,且願意反省自己極限所在,而將病人轉介給比自己更適合的醫師。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黃達夫經常做的一件事情:提醒同事,除了自己的醫院和院內的同事外,全台灣的醫師,甚至全世界的醫師,都是可以借重來幫助病人的資源。
照護對象幾乎都是癌末病患的長庚醫院基隆分院腫瘤科主任王正旭,對此感受尤深。年輕時的他,聽到病人抱著一絲希望問道:「我能活多久?」「醫師,這藥有五○%的存活率吧?」他會有情緒,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憤怒,但二十四年的腫瘤科醫師生涯,王正旭已有截然不同的體會。王正旭指出,治療癌症病人,不可能在一個醫師手上完成,因此,任何醫師都不應該單打獨鬥,而是投入整個癌症中心的資源。

五、團隊作戰力。由於醫學知識一日千里,加上疾病的複雜度增加,跨科別整合醫療已是現代醫療趨勢,我們發現,好醫師通常也是與同僚能夠高度協同作戰,能做主角也能做配角,能放下自我的醫師。
好醫師也有他們能力、心力的限制,他們需要團隊,他們也需要病人理解。當你找到好醫師,你知道該如何協助他們,問對問題、溝通到重點,讓他們的醫術得到更大的發揮嗎?
好醫師加上好病人,才會是最佳醫療戰力的團隊。      
波蘭醫師背景 網路大公開 【聯合報2009. Mar 24, 2012 · (1.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29   
台灣有不少醫師世家,醫師父子、夫妻、連襟、兄弟檔特別多,有人形容:「任何一位醫師的訃聞上,親屬名單隨便找一找,至少有三、五人也是醫師。」 這個說法絕不誇張,已故醫界耆宿魏火曜、弟弟魏炳炎、長子魏達成、三子魏拙夫、孫子魏柏立,四代十餘人都是醫師;台北榮總院長林芳郁的父親是羅東開業醫師,太太林靜芸的家族,從外公陳水潭一脈相傳,父親林秋江、叔叔林秋華、哥哥林愷碩,到女兒林之昀都是醫師。 另一個著名的醫師世家則屬前衛生署長侯勝茂一家,他父親侯水勝是嘉義名醫,兄長侯勝浤、弟弟侯勝博,太太劉秀雯,兒子侯君翰、女兒侯君穎,都是醫師。 台南已故名醫韓石泉育有六子,五個兒子都是醫師,唯一不當醫師的兒子娶女醫師為妻;郭綜合醫院總裁郭國銓一門八位博士,其中七人是醫學博士,第三代孫子也多半念醫學系,懸壺世家綿延不絕。 台灣早期醫師均屬社會菁英,不少政商豪門爭相與醫師聯姻,國民黨主席吳伯雄的家族,除父親吳鴻麟是醫師,另有三位叔伯也是醫師,大姊夫是台灣肝炎之父宋瑞樓、堂兄是前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吳運東。前衛生署長張博雅和詹啟賢家族成員,也不乏由醫轉政的例子。 醫界「近親繁殖」特別嚴重?家族中有十多人從醫的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認為,醫師大半時間都待在象牙塔內,環境極為封閉,「怎麼挑還是挑上同業」。 林芳郁說,他們家庭教育非常開明,一子一女各有其志向,沒有刻意安排,老大學的是化工,老二則追隨媽媽走整形外科;劉秀雯則把他們一家四口都是醫師歸為「上天的安排」。一名補教業者不諱言,不少大學醫學系重考生出自醫師世家,從小背負著父母期望,還有「先生娘」天天帶著便當陪孩子補習,用心良苦,孩子壓力也很大。  
法官醫師 合倡中文病歷【聯合報╱記者劉峻谷2009.   我出生在 70 年代末,家裏有三個妹妹一個弟弟加上我共五個孩子。如果有人問沒錢怎麼還生那麼多孩子,那你一定不瞭解目前中國的現狀,目前能超生的都是真正的有錢人或者真正的窮人。生孩子的原因在我看來有兩點:一是農村沒有任何娛樂,白天幹活,晚上上炕 ( 用土做的床 ) ,除了生孩子沒有其他的活動了。其實他們也不想要,只是沒有人告訴他們有效的避免方法,我親眼看到我的母親懷孕後用繩子勒想流產和吃煙灰避孕 ; 二是農村傳統的觀念和環境所決定的。農村都是粗重活,家裏沒有男人不行。農村人幾千年來的傳宗接代思想,生不出男孩子要被人欺負的。在我媽媽沒有生我弟弟之前,家族裏的人經常打罵我媽媽,村裏的小孩子也經常欺負我,罵我是:絕戶頭 ( 就是因為沒有男孩子,這戶人家從你家這裏絕了 ) 。. 文庫: Super Dash文庫 菁英文庫: 發表期間: 2009年12月-2015年3月: 冊數: 18卷: 小說:要聽爸爸的話! 〜小兔兔圖案〜 小說版. 29 
 
子女在波蘭學醫的醫師家長表示,為了國人醫療權益,他們贊成從醫師國考等方式從嚴把關,但手段必須合理,並非歧視特定學歷,用不同標準排除外國留學生。 新光醫院腫瘤科主任季匡華的兒子季懋欣,目前就讀波蘭羅茲大學醫學系四年級,當年他在台學測成績六十五級分,同級分同學上台大昆蟲學系,家人認為重考上醫學系絕對沒問題,但他不想重考。季懋欣語文能力不錯、托福成績名列前茅,在父母支持下,自己申請進入六年制羅茲大學的英語授課班。 台灣醫學生質疑波蘭醫學生沒有實習、臨床經驗。季懋欣說,至少他就讀的大學和一般歐洲學制要求一致,早上在醫院學習、下午上基礎課程,從一年級開始,每年暑假至少要見習四周。六年畢業後,雖會先拿到畢業證書,但同樣必須實習一年,才能成為正式醫師,他考慮回台或到英國等地實習。 季懋欣說,當年曾問教育部,得到的回答是赴歐念書,回來即可參加醫師國考,但若需要透過考試來檢驗他的學歷,只要考試公平,他願意一試。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醫務長林式穀表示,他贊成教育部或衛生署從醫師國考把關,不論是那個國家的醫學院畢業,學生只要通過考試,就等同醫師資格。 林式穀說,醫師是很辛苦的行業,現在英國、法國醫師收入都很低,當地也缺醫師,美國醫師收入還不錯,但醫學院學費太高,政府會將公費學生送到歐洲國家就讀。林式穀感慨,醫學是一門很嚴謹的學問,當醫師不需要太聰明的人,但是要有心。 新光醫院腫瘤治療科主任季匡華說,台灣醫學生不瞭解全貌,衛生單位不能不瞭解,「從嚴把關是對的、不過手段必須合情理」,而非歧視各國都承認的學歷。他提醒,台灣醫學生十八歲聯考考贏了,不代表到了廿五歲、卅歲還是比別人優秀。  
台生觀點/見習非實習 不應參加國考【聯合報╱記者陳惠惠 2009.

更多信息 做作業掙錢:

2010-06-04 09:14:45 來源:重慶晚報 編輯:戴爽 小軍在做作業 7歲的.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

 
 

20% 靠的是智商, 80%

1
2
3
4

100%.   我出生在 70 年代末,家裏有三個妹妹一個弟弟加上我共五個孩子。如果有人問沒錢怎麼還生那麼多孩子,那你一定不瞭解目前中國的現狀,目前能超生的都是真正的有錢人或者真正的窮人。生孩子的原因在我看來有兩點:一是農村沒有任何娛樂,白天幹活,晚上上炕 ( 用土做的床 ) ,除了生孩子沒有其他的活動了。其實他們也不想要,只是沒有人告訴他們有效的避免方法,我親眼看到我的母親懷孕後用繩子勒想流產和吃煙灰避孕 ; 二是農村傳統的觀念和環境所決定的。農村都是粗重活,家裏沒有男人不行。農村人幾千年來的傳宗接代思想,生不出男孩子要被人欺負的。在我媽媽沒有生我弟弟之前,家族裏的人經常打罵我媽媽,村裏的小孩子也經常欺負我,罵我是:絕戶頭 ( 就是因為沒有男孩子,這戶人家從你家這裏絕了 ) 。. 止、擱置了做作業了。 【記】ab-away , hor(聯想 hole 及 ㄏㄡˋ) – “ㄏㄡ ˋ”. 10/5/2013 · 【金光KUSO】愛擦擦 原曲:愛啦啦 填詞:歸離調瞳七 演唱:瞳七 MV製作:歸離調 •起早貪黑 拼命掙錢 就為養著你. 29   
台北市倪姓男子開刀治療打鼾,術後出現口水流不停等後遺症,他調病歷發現醫師手寫、電腦打字英文病歷不同,認為是多做了舌根縮小手術的後遺症,控告蘇姓醫師涉及偽造文書、業務過失傷害。檢方偵辦後認為醫師沒有疏失,處分不起訴。 九十六年四月中旬,倪姓男子到北市內湖三總開刀治療打鼾,術後出現呼吸困難、流口水、疝氣等後遺症。蘇姓醫師辯稱,懸壅垂顎咽整形手術必要時要切割舌根部,他沒有過失。 士林地檢署將本案移送行政院醫事審議委員會鑑定。醫審會指出,懸壅垂顎咽整形手術是為了擴大呼吸通道,倪的舌根肥厚,醫師切除部分舌根是正確做法。 醫審會認為,倪姓男子會不自主流口水,是因唾液腺分泌過多唾液,與手術沒有因果關係;其次,懸壅垂顎咽整形手術的範圍原本即包括舌根縮小手術,病患是誤解英文病歷。 檢方認定,手寫、打字英文病歷記載雖有不同,但手術內容一致,是病患誤解,醫師沒有偽造文書。檢方也認為,如果病歷以中文書寫並註明手術範圍,有助於減少誤解和糾紛。  
閱報秘書/懸壅垂顎咽整形 【聯合報記者林宜靜 2009. 29   
士林地方法院醫療專業法庭多位法官支持病歷中文化,他們認為病歷是為病患存在,病患有知的權利,將與積極倡導病歷中文化的高克培醫師合作,推動病歷中文化。 士林地方法院民事庭共有六位醫療專業庭法官,有四位支持病歷改以中文撰寫。承審民事、醫療糾紛案件多年的法官張國勳表示,法官審判的基礎,要先知道醫師所寫病歷內容。 張國勳表示,多年來,他屢次要求涉訟的醫院或醫師將病歷譯成中文,都遭醫院以擔心病患或家屬會以中文、英文語意的落差或誤解,做為攻擊醫師、控告醫師偽造文書等理由而回絕,要醫院將病歷譯成中文,「簡直比登天還難。」 法官方彬彬表示,法官雖然不懂醫學專業,仍有依據邏輯判斷對錯的能力,透過病歷掌握醫師診治過程是否合乎邏輯,再參考醫事審議委員會的鑑定結果,做出正確的判斷。她說,法官如果連最基本的病歷都無法掌握,司法只會被醫界牽著鼻子走。 庭長黃小瑩指出,九十六年間即有法官建議病歷應該中文化。她說,審理醫療糾紛案時看醫師手寫的英文病歷最痛苦,許多醫師字跡潦草,光是查醫學字典辨識病名就花掉許多時間。  
病歷害他多挨刀? 醫判不起訴 【聯合報記者劉峻谷 2009.

29   
三軍總醫院神經內科醫師林俊杰表示,打鼾是呼吸道某個部位阻塞,導致呼吸頻率延遲,常見手術方法是將懸壅垂顎咽整形縮小。 林俊杰解釋,舌下根和懸壅垂的相對位置,「懸壅垂是八里、舌下根是淡水」,舌下根如面積太大,睡覺時舌根往後倒也會阻塞部分呼吸道,舌根縮小與整修懸壅垂有相同的目的。 懸壅垂開刀術後,患者可能會有鼻音、喝水會嗆到等,有百分之五十的人,一年後會復發。醫師通常建議患者先減重、特別是睡前不可吃太多東西,側睡讓呼吸道面積增大,嘗試戴陽壓持續呼吸器面罩,如果都沒有效,開刀是最後選項。  
大陸醫師 白話文寫病歷【聯合報記者劉峻谷09. 我清楚地記得五歲的時候,父母都下地幹活讓我帶著妹妹在家裏看家,有個鄰居來借菜刀並順手拿走了我們家做飯的鍋,後來我父母回來給他要他死活不承認,害得我被母親打了一頓,我們家也好長時間沒有鍋吃飯。還有一次我九歲的時候一個人下地幹活,親眼看到村裏的一個大嫂偷隔壁堂叔地裏的棉花,後來堂叔來了當場抓住要把她帶到村裏示眾,她就求堂叔放過她,說她可以陪堂叔睡覺,於是他們就在棉花寬衣解帶。那個時候他們以為我小不懂,我也是後來才懂那個場景的含義,不過每次想起來都感覺噁心。後來還是因為這件事,村裏的人都知道了,可能是堂叔告訴的別人,但那個大嫂以為是我告訴了我媽媽而我媽媽告訴的村裏人,所以找到我們家站在門口罵了好幾天街,後來還找機會在我上學的路上把我打了一頓,撒爛了我的嘴。媽媽看到放學後嘴破了就問怎麼回事,我說不小心摔的,因為我不怕說出來,怕媽媽去找他們吵架引起更大的戰爭,那個時候媽媽帶我們姐弟幾個已經夠累了。唉,不說了,總之哪里都有好人壞人,農村人也並不是善良的代名詞。

我是我們那個村也是全鄉最早的也是唯一的一名女大學生。在那個男孩兒都無法讀書的地方我一個女孩子能讀到大學實在是奇跡,這一切應該感謝我的父親。父親是個退伍軍人的,算是村少有的見過識面的人,所以才可能送我去讀小學,初衷也可能只是想讓我識個字出門能分清男女廁所就行了。當時村裏一塊走十幾裏路去小學讀書的有十幾個孩子,但都沒讀到小學畢業就不讀了,只有我堅持了下來。我能堅持下來的原因有兩點 : 一是我讀書用功極了,從小學到中學都是代表學校去區裏參賽的,爸爸可能從我身上看到了走出農村的希望 ; 二是我讀書的時候一邊讀書一邊在課堂上編草編。就是那種用麥秸杆編成的辮子是做草帽的原材料。那時候一盤辮子買兩毛錢,我一天可以編五盤。我在課堂上不記筆記不做作業,就是編辮子。也就是說我可以一邊讀書一邊掙錢,所以才有可以讀下去。但為了我的讀書,三個妹妹全部付出了綴學的代價,我最小的妹妹七歲的時候就跟著爸爸去磚廠拉磚。瘦弱的爸爸拉車她推車,一車磚要拉兩公里遠給兩毛錢。因為那時候我上了中學,離家遠了要住校,不能編草瓣了。從小學到中學我一直是班裏最小的學生,因為我跳過好幾級,我是個很早熟的孩子,我知道讀書太不容易了,只有少讀幾年才能快點出來掙錢,讀大學的時候我才十六歲。

能讀大學是因為當時還有公助生的說法,也就是考的分數高了可以拿很少的學費,我入大學只花了六百塊錢,這六百塊還是爸爸賣掉了一頭養了好久的大肥豬湊來的,並且在學樣每個月還可以拿到四十五塊的生活費。要是現在的收費標準,我不可能讀下去的。就那每個月的四十五塊錢,我還可以每個月省下二十塊寄回家裏。因為我每天只吃饅頭鹹菜,只穿校服也不用買衣服,更不懂用什麼化妝品。也就是在大學裏,我才明白了窮是多麼可恥的事。我在大學裏幾乎沒有朋友,一是因為年齡小跟他們談不到一塊。宿舍裏的女孩子都逛街談戀愛什麼的,我每天打工在深夜才回來,跟她們也少有聊天的機會。

所以大學四年,我說連班裏的同學都沒認全你們可能不信,但當時就是這樣,他們在享受生活,我在為生存努力 ; 二是因為家庭出身。那個時候能讀到大學的大部分都是家裏條件差不多的孩子。他們不理解我的生存環境,更看不起我的行為打扮。我記得曾經有個同學的媽媽曾經找到學校要調宿舍,說她的寶貝女兒不能跟一個小乞丐住在一起 。需要說明的時候我那個時候不是髒是舊,我從小自力能力很強,不會不知道洗衣服收拾自己的,只是沒錢買衣服,只能穿親戚給的舊衣服。並且外套穿小了要補補給家裏的妹妹穿,秋衣秋褲穿舊了要改成內衣褲,我是個動手能力很強的人,曾經用同學丟掉的舊床單給妹妹縫過一條很漂亮的連身裙,那細細的針線連看不起我的同學都說象買的一樣。

好不容易畢業了,政策變了,自謀出路,不包分配。我不能回家,一是家裏的條件我已經無法適應了 ; 二是讀了那麼多年書再回農村會成為家鄉人的反面教材,成為不讓自己孩子讀書的藉口。我只有留在城市,但不能象其他人一樣有機會慢慢找個適合自己的工作。我必須先找個能管吃住的工作,就因為我一畢業身上就沒有錢了,我不可能跟家裏伸手要錢。為了多掙點錢,我碾轉過好幾個城市,做過好多種工作。我必須得掙錢,操勞的媽媽勞累過度生病一直需要花醫藥費,弟弟正在讀書,我還想掙錢讓妹妹學個手藝。我省吃儉用,但錢還是遠遠的不夠。. 10/5/2013 · 【金光KUSO】愛擦擦 原曲:愛啦啦 填詞:歸離調瞳七 演唱:瞳七 MV製作:歸離調 •起早貪黑 拼命掙錢 就為養著你. 29   
台灣有不少醫師世家,醫師父子、夫妻、連襟、兄弟檔特別多,有人形容:「任何一位醫師的訃聞上,親屬名單隨便找一找,至少有三、五人也是醫師。」 這個說法絕不誇張,已故醫界耆宿魏火曜、弟弟魏炳炎、長子魏達成、三子魏拙夫、孫子魏柏立,四代十餘人都是醫師;台北榮總院長林芳郁的父親是羅東開業醫師,太太林靜芸的家族,從外公陳水潭一脈相傳,父親林秋江、叔叔林秋華、哥哥林愷碩,到女兒林之昀都是醫師。 另一個著名的醫師世家則屬前衛生署長侯勝茂一家,他父親侯水勝是嘉義名醫,兄長侯勝浤、弟弟侯勝博,太太劉秀雯,兒子侯君翰、女兒侯君穎,都是醫師。 台南已故名醫韓石泉育有六子,五個兒子都是醫師,唯一不當醫師的兒子娶女醫師為妻;郭綜合醫院總裁郭國銓一門八位博士,其中七人是醫學博士,第三代孫子也多半念醫學系,懸壺世家綿延不絕。 台灣早期醫師均屬社會菁英,不少政商豪門爭相與醫師聯姻,國民黨主席吳伯雄的家族,除父親吳鴻麟是醫師,另有三位叔伯也是醫師,大姊夫是台灣肝炎之父宋瑞樓、堂兄是前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吳運東。前衛生署長張博雅和詹啟賢家族成員,也不乏由醫轉政的例子。 醫界「近親繁殖」特別嚴重?家族中有十多人從醫的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認為,醫師大半時間都待在象牙塔內,環境極為封閉,「怎麼挑還是挑上同業」。 林芳郁說,他們家庭教育非常開明,一子一女各有其志向,沒有刻意安排,老大學的是化工,老二則追隨媽媽走整形外科;劉秀雯則把他們一家四口都是醫師歸為「上天的安排」。一名補教業者不諱言,不少大學醫學系重考生出自醫師世家,從小背負著父母期望,還有「先生娘」天天帶著便當陪孩子補習,用心良苦,孩子壓力也很大。  
法官醫師 合倡中文病歷【聯合報╱記者劉峻谷2009. ”(聖經箴言19:17) 農家女大學生發帖稱:我想做二奶 只要有人要 (2009年12月04日 轉載) 來源:華聲線上. Com/tayiu/2969996   天堂不撤守-啟動病歷中文化,捨葉署長其誰?>中時09-06-01陳長文
   五月初,筆者曾在本欄針對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希望衛生署長葉金川能為眾多無聲的病患權益發聲。不久,衛生署醫事處的石處長向筆者表示葉署長因為出席世衛大會,而未能親自回應這個題目。石處長也提供了一些寶貴的意見。但筆者仍希望就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再次就教於葉署長。 
   由於筆者最近正在進行癌症治療的後續療程,因此有更多機會就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和醫生朋友交換意見。然而,多數人都不否認病歷中文化的正當性,只是在政策的優先次序或相關的配套問題有疑慮。大致可歸納如下: 
   一、認為病歷電子化應該更優先於病歷中文化的問題。然筆者認為兩者並不衝突,醫政機關在推動病歷電子化的同時,也可以推動病歷中文化。 
   二、病歷品質的問題更迫切,有些醫生連英文病歷都未必寫得好。但筆者認為落實病歷中文化其實正可以加速提升病歷的品質,因為病歷品質的高下顯然以大多數人易懂的中文寫作時較易判斷。    三、病歷中文化牽涉到的是前端的醫學教學的問題,要從教育著手。然而,教育往往有其「市場導向」,如果台灣並沒有一個實務上撰寫中文病歷的醫事工作環境,不管是醫學教授或醫學院學生也都較難感受到改變的壓力。換言之,病歷中文化政策與醫學教學改革具有相輔相成的關係。    四、病歷中文化會加重醫生的負擔。大多數的醫生都習慣以英文寫病歷,改為中文,當然會增加不便、加重負擔,而且一般來說中文寫病歷(或電腦打字)似乎較用英文更為費時,特別是健保給付已經相當的緊縮,若貿然實施,可能會壓迫醫生的問診時間。但當筆者進一步問,若聘助手協助醫生登鍵中文病歷,可不可以改善?許多醫生回答是應可改善,但要多花一些成本。換言之,這又回到了政府的「資源分配」問題,很多人不解筆者為什麼要不斷的詬病政府花費七百五十億購買三十架無用的阿帕契攻擊直昇機,殊不知,這些天價經費的零頭,很可能就能補足許多不足的醫療或社福資源。    筆者在五月五日發現了膀胱腫瘤。這讓我有特別的感謝與感慨,感謝的是,遇到很多細心好醫生,盡心竭力提供最好的醫療照顧。感慨的是,一方面,不論在主客觀條件上,我都有較充分的條件,取得有關我病情的詳細資訊。但即便如此,如果有中文病歷,對我仍是一種方便,可以用最親切的語言認識病情;二方面,對許多資訊相對弱勢或英文能力較欠缺的民眾來說,英文病歷有寫和沒寫有什麼差別呢?    葉署長曾留學海外,英文造詣自然不錯。但身為政務官,能不能將心比心把自己想像成不懂英文的民眾,去想像面對病歷史爬滿看不懂文字的憂慌呢?病歷的功能固然是為便利醫事環節中的溝通之用。但是,更要顧及病人和家屬的「知」的需要。更何況,病歷中文化後,由於病人較易理解文件記載上的病歷資訊,一方面可以發揮偵錯效果,當病患發現病歷記載與病情不符時,即可向醫生反映;二方面,當醫療糾紛發生時,由於中文病歷記載較無資訊障礙,承審法官就不用面對,英文病歷在病患看不懂的情況下,賦予證據力公不公平的疑慮;三方面可以發揮監督的效果,避免極少數不肖醫生用口說A病卻報B病的方式詐領健保費。    最後,並不是要立刻實施病歷中文化,但既然許多人都「客氣地」肯定病歷中文化的正當性,那麼,衛生署至少應該宣示「啟動」病歷中文化的計畫,衛生署可否告訴我們,何時是「起點」呢?何不把病病歷中文化當作中華民國一百年時給病患朋友的賀禮,宣示在民國一百年實施。而不是用「病歷中文化很好,但不是最迫切優先的醫事改革項目,還不到推動的時機」的說詞推拖。    還是要再問,如果德國、法國、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是用官方語言作為病歷語言,別的國家能,為什麼台灣不能?而筆者更要問葉署長,在病歷中文化的問題上,如果向以魄力得到民眾肯定的葉金川署長不關心,還有誰有能力關心呢?(作者為律師,法學教授)
http://blog.   後來,我跟爸爸到弟弟的學校買了些禮品去求那個主管的副校長,好不容易把學費辦成了分學期付的那種。但就那樣,我們的錢還是不夠。那時候,我真的想到了死,我感覺活著好難,以前活著一心想讀書想出來找個好工作掙錢養家,但是一個長的不算好英語又不好 ( 我們農村的學校是不教英文的 ) 的女子想找個能掙錢的工作太難了,我又不想去放縱自己,所以一下子感覺沒了目標生活變得毫無意義,所以想死。但死也要想個辦法,能讓我死後有錢給弟弟讀書,為了這個家我可以犧牲自己。於是我想到了去撞車,去個繁華點的街頭 ( 因為在大街上車不好逃走 ) 專找好車撞,把能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都帶上身上,這樣死了至少家裏能得到一點賠償,雖然這樣做有些無恥,但開好車的人想必也不會在乎這幾個錢吧。後來,我還真的去了,但是因為那個開車的人緊刹車我不單沒被撞死反而讓人下來打了一頓,不過好在那人氣緊敗壞的拳打腳踢完我以後又把我抱起來送到了醫院,可能因為我是個女人。.

2010-06-04 09:14:45 來源:重慶晚報 編輯:戴爽 小軍在做作業 7歲的.  
⋯⋯

 
 

20% 靠的是智商, 80%

1
2
3
4

100%. 29   
三軍總醫院神經內科醫師林俊杰表示,打鼾是呼吸道某個部位阻塞,導致呼吸頻率延遲,常見手術方法是將懸壅垂顎咽整形縮小。 林俊杰解釋,舌下根和懸壅垂的相對位置,「懸壅垂是八里、舌下根是淡水」,舌下根如面積太大,睡覺時舌根往後倒也會阻塞部分呼吸道,舌根縮小與整修懸壅垂有相同的目的。 懸壅垂開刀術後,患者可能會有鼻音、喝水會嗆到等,有百分之五十的人,一年後會復發。醫師通常建議患者先減重、特別是睡前不可吃太多東西,側睡讓呼吸道面積增大,嘗試戴陽壓持續呼吸器面罩,如果都沒有效,開刀是最後選項。  
大陸醫師 白話文寫病歷【聯合報記者劉峻谷09. Mar 24, 2012 · (1. Array金錢的靈魂:讓你從內在富起來,做個真正的有錢人!(2013全新書封版) The Soul of Money: Reclaiming the Wealth of Our Inner Resources. 我清楚地記得五歲的時候,父母都下地幹活讓我帶著妹妹在家裏看家,有個鄰居來借菜刀並順手拿走了我們家做飯的鍋,後來我父母回來給他要他死活不承認,害得我被母親打了一頓,我們家也好長時間沒有鍋吃飯。還有一次我九歲的時候一個人下地幹活,親眼看到村裏的一個大嫂偷隔壁堂叔地裏的棉花,後來堂叔來了當場抓住要把她帶到村裏示眾,她就求堂叔放過她,說她可以陪堂叔睡覺,於是他們就在棉花寬衣解帶。那個時候他們以為我小不懂,我也是後來才懂那個場景的含義,不過每次想起來都感覺噁心。後來還是因為這件事,村裏的人都知道了,可能是堂叔告訴的別人,但那個大嫂以為是我告訴了我媽媽而我媽媽告訴的村裏人,所以找到我們家站在門口罵了好幾天街,後來還找機會在我上學的路上把我打了一頓,撒爛了我的嘴。媽媽看到放學後嘴破了就問怎麼回事,我說不小心摔的,因為我不怕說出來,怕媽媽去找他們吵架引起更大的戰爭,那個時候媽媽帶我們姐弟幾個已經夠累了。唉,不說了,總之哪里都有好人壞人,農村人也並不是善良的代名詞。

我是我們那個村也是全鄉最早的也是唯一的一名女大學生。在那個男孩兒都無法讀書的地方我一個女孩子能讀到大學實在是奇跡,這一切應該感謝我的父親。父親是個退伍軍人的,算是村少有的見過識面的人,所以才可能送我去讀小學,初衷也可能只是想讓我識個字出門能分清男女廁所就行了。當時村裏一塊走十幾裏路去小學讀書的有十幾個孩子,但都沒讀到小學畢業就不讀了,只有我堅持了下來。我能堅持下來的原因有兩點 : 一是我讀書用功極了,從小學到中學都是代表學校去區裏參賽的,爸爸可能從我身上看到了走出農村的希望 ; 二是我讀書的時候一邊讀書一邊在課堂上編草編。就是那種用麥秸杆編成的辮子是做草帽的原材料。那時候一盤辮子買兩毛錢,我一天可以編五盤。我在課堂上不記筆記不做作業,就是編辮子。也就是說我可以一邊讀書一邊掙錢,所以才有可以讀下去。但為了我的讀書,三個妹妹全部付出了綴學的代價,我最小的妹妹七歲的時候就跟著爸爸去磚廠拉磚。瘦弱的爸爸拉車她推車,一車磚要拉兩公里遠給兩毛錢。因為那時候我上了中學,離家遠了要住校,不能編草瓣了。從小學到中學我一直是班裏最小的學生,因為我跳過好幾級,我是個很早熟的孩子,我知道讀書太不容易了,只有少讀幾年才能快點出來掙錢,讀大學的時候我才十六歲。

能讀大學是因為當時還有公助生的說法,也就是考的分數高了可以拿很少的學費,我入大學只花了六百塊錢,這六百塊還是爸爸賣掉了一頭養了好久的大肥豬湊來的,並且在學樣每個月還可以拿到四十五塊的生活費。要是現在的收費標準,我不可能讀下去的。就那每個月的四十五塊錢,我還可以每個月省下二十塊寄回家裏。因為我每天只吃饅頭鹹菜,只穿校服也不用買衣服,更不懂用什麼化妝品。也就是在大學裏,我才明白了窮是多麼可恥的事。我在大學裏幾乎沒有朋友,一是因為年齡小跟他們談不到一塊。宿舍裏的女孩子都逛街談戀愛什麼的,我每天打工在深夜才回來,跟她們也少有聊天的機會。

所以大學四年,我說連班裏的同學都沒認全你們可能不信,但當時就是這樣,他們在享受生活,我在為生存努力 ; 二是因為家庭出身。那個時候能讀到大學的大部分都是家裏條件差不多的孩子。他們不理解我的生存環境,更看不起我的行為打扮。我記得曾經有個同學的媽媽曾經找到學校要調宿舍,說她的寶貝女兒不能跟一個小乞丐住在一起 。需要說明的時候我那個時候不是髒是舊,我從小自力能力很強,不會不知道洗衣服收拾自己的,只是沒錢買衣服,只能穿親戚給的舊衣服。並且外套穿小了要補補給家裏的妹妹穿,秋衣秋褲穿舊了要改成內衣褲,我是個動手能力很強的人,曾經用同學丟掉的舊床單給妹妹縫過一條很漂亮的連身裙,那細細的針線連看不起我的同學都說象買的一樣。

好不容易畢業了,政策變了,自謀出路,不包分配。我不能回家,一是家裏的條件我已經無法適應了 ; 二是讀了那麼多年書再回農村會成為家鄉人的反面教材,成為不讓自己孩子讀書的藉口。我只有留在城市,但不能象其他人一樣有機會慢慢找個適合自己的工作。我必須先找個能管吃住的工作,就因為我一畢業身上就沒有錢了,我不可能跟家裏伸手要錢。為了多掙點錢,我碾轉過好幾個城市,做過好多種工作。我必須得掙錢,操勞的媽媽勞累過度生病一直需要花醫藥費,弟弟正在讀書,我還想掙錢讓妹妹學個手藝。我省吃儉用,但錢還是遠遠的不夠。. €(聖經箴言19:17) 農家女大學生發帖稱:我想做二奶 只要有人要 (2009å¹´12月04日 轉載) 來源:華聲線上. 其實誰都明白他是看我們家出了兩個大學生不服氣,故意叼難,因為他一向是村裏的王,想吃誰家的就去誰家裏吃飯,想找誰家的女人就去找誰家的女人,只有我們家一向不賣他的帳。鄉鄰更不可能借到錢,一是誰家都窮,自己還顧不住那顧得上管別人 ; 二是農村人在那種自然環境下不可能大度、善良。你比他們窮他們看不起你不想搭理你,因為光怕你去找他借錢 ; 你比他們富他們就會巴結你討好你,因為想從你哪里沾點光撈點便 宜。自家親戚也一樣 ,而當時我們在哪里算是窮的人家,都是因為我跟弟弟讀書讀的。而沒有讀書的人家孩子早早出去打工,就算幹建築隊也能掙些錢,還不影響農忙時回家種田。我們讀那麼多年書讀成了不能挑不能扛又不好找工作的無用人。

後來,我跟爸爸到弟弟的學校買了些禮品去求那個主管的副校長,好不容易把學費辦成了分學期付的那種。但就那樣,我們的錢還是不夠。那時候,我真的想到了死,我感覺活著好難,以前活著一心想讀書想出來找個好工作掙錢養家,但是一個長的不算好英語又不好 ( 我們農村的學校是不教英文的 ) 的女子想找個能掙錢的工作太難了,我又不想去放縱自己,所以一下子感覺沒了目標生活變得毫無意義,所以想死。但死也要想個辦法,能讓我死後有錢給弟弟讀書,為了這個家我可以犧牲自己。於是我想到了去撞車,去個繁華點的街頭 ( 因為在大街上車不好逃走 ) 專找好車撞,把能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都帶上身上,這樣死了至少家裏能得到一點賠償,雖然這樣做有些無恥,但開好車的人想必也不會在乎這幾個錢吧 。後來,我還真的去了,但是因為那個開車的人緊刹車我不單沒被撞死反而讓人下來打了一頓,不過好在那人氣緊敗壞的拳打腳踢完我以後又把我抱起來送到了醫院,可能因為我是個女人。

讀到這裏的人可能不相信,但實事上就是這樣,雖然我把這件事寫的很簡單,但我並不想回快,雖然這是我一輩子最值得回憶的內容。那個人把我送到了醫院然後問我是不是想死,於是我告訴了他我的想法和處境,後來他扔給了我五千塊錢走了。這是我遇到的幫助我最大的人,我不知道他叫什麼多大住在哪里做什麼工作,我曾經想過要找到他報答他。可惜事後沒等我找到他員警就來找我了,給我錢的那個人因為犯毒被抓了 ,從員警嘴裏我才知道了他的名字,這個名字我會一生銘記的。請不要懷疑這件事的真實性,可能是我述說的不夠好,但事情是真的,當時所在城市的報紙上曾經報導過員警抓獲這個案件的事,聽說他被判了無期,我現在還記得調查我的那員警。後來我去憑名字去監獄找過他,那個接待我的員警騙了我一百塊錢的打車費說是找人幫我去問,結果也沒有問到。我現在還是不知道他關在哪里,如果能找到一定會去看他的。

現在我在上海,因為聽人說上海工資高所以過來的。但是一個年近三十長得又不算漂亮學中文不懂英文的女子在上海能找到工作就不算了,還說什麼掙錢的好工作呢。我現在在一家公司做文員,一個月一千八沒有獎金。房子是跟人合租的水電費全包每月六百,每個月要給家裏寄八百塊,剩四百要應付吃飯交通還有生活開銷,除了必須只能從吃飯上省每天只吃一頓飯。最怕的就是生病,生病了拿不到工資還得交房租,醫藥費更是可怕。前些天因為營養不良暈倒被送到了醫院,我到了醫院就清醒了一直跟醫生說沒事,但醫生還是給我做這個檢查做那個檢查那個檢查花了一千多塊,我沒病死差點嚇死了。

現在,我失業了,因為沒有身份證,公司把我開除了,因為我拿的是畢業是學校給發的管十年的身份證,現在已經到期了。我曾回老家下戶口,村裏戶口因為讀書簽出去了就不能下農村戶口了,又到老家所在的縣城去下,先是辦了個集體戶口,後來辦身份證的時候說必須得有門牌號才能辦,我在縣城沒有住所又不認識一個人不知道怎麼才能拿到門牌證的那個本,所以就不能辦身份證。所以,有我現在只有戶口本,還是花了二百塊求當地派出所的人給辦的。因為失業了,沒有了經濟來源,我下個月交不上房租就可能被房東趕出來了,我將餓死凍死,在沒有死之前,我總結我的這一生,歸根到底都是窮。

剛來上海時我跟其他三個同樣是農村出來的女孩子一起租房子,短短幾年期間,我們四個女子有個四種人生。一個跟一個香港人做了二奶,住高級住宅穿名牌吃大餐,每個月還有一萬塊的零花錢。一個在夜總會裏做了人人唾棄的小姐,至少不用擔心沒地兒住沒飯吃了。第三個嫁了一個同樣是農村出來打工的打工仔,剛開始還算過的去,倆個人一起打工努力,雖然租房子但是很幸福,她最大的夢想就是攢夠了錢回老家買套房子有個家。因為她一個月兩千,老公三千,想在上海買房子甚至是做夢。可是現在她老公生了場大病,花了很多錢,還被公司辭退了,現在在家養病。外來打工的都是沒任何保障的,她一個人一個月兩千塊還要應付房租水電煤費還要生活開銷還要幫老公治病,白天上班晚上還要洗衣做飯擺夜攤,讓生活拖累都看不起當年的容貌了,三十幾歲了都不敢要孩子,因為生了養不起。就這樣,她老公的老家還一個勁打電話要錢,因為全家人好不容易把孩子借到大學畢業了,不能掙了錢都便宜那個外來的女人。這是她婆婆的原話。於是這個姐姐告訴我,要嫁就嫁得好一點,至少有個房子不用生活在隨時都有可能被趕出街頭的恐懼中,要不就別嫁,不嫁一個人受窮,嫁了兩個人一共受罪,說不定你還得承擔另外一個人的窮。那怕做二奶,也千萬別嫁給一個跟你一樣窮的人 。所以,不做二奶是因為沒有機會,如果有人給我機會有人要我,我是會做到。我要求又不高,有地方住有衣服穿能吃飽飯就行了,這樣至少比做妓女強 。

我知道看到這個題目,你們一定會罵我,但請有精力想罵我的人仔細看完下面的內容,再考慮我是不是該罵.

小学寒假作业:什么人每天靠运气挣钱 _新浪教育 ...

29   
台灣有不少醫師世家,醫師父子、夫妻、連襟、兄弟檔特別多,有人形容:「任何一位醫師的訃聞上,親屬名單隨便找一找,至少有三、五人也是醫師。」 這個說法絕不誇張,已故醫界耆宿魏火曜、弟弟魏炳炎、長子魏達成、三子魏拙夫、孫子魏柏立,四代十餘人都是醫師;台北榮總院長林芳郁的父親是羅東開業醫師,太太林靜芸的家族,從外公陳水潭一脈相傳,父親林秋江、叔叔林秋華、哥哥林愷碩,到女兒林之昀都是醫師。 另一個著名的醫師世家則屬前衛生署長侯勝茂一家,他父親侯水勝是嘉義名醫,兄長侯勝浤、弟弟侯勝博,太太劉秀雯,兒子侯君翰、女兒侯君穎,都是醫師。 台南已故名醫韓石泉育有六子,五個兒子都是醫師,唯一不當醫師的兒子娶女醫師為妻;郭綜合醫院總裁郭國銓一門八位博士,其中七人是醫學博士,第三代孫子也多半念醫學系,懸壺世家綿延不絕。 台灣早期醫師均屬社會菁英,不少政商豪門爭相與醫師聯姻,國民黨主席吳伯雄的家族,除父親吳鴻麟是醫師,另有三位叔伯也是醫師,大姊夫是台灣肝炎之父宋瑞樓、堂兄是前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吳運東。前衛生署長張博雅和詹啟賢家族成員,也不乏由醫轉政的例子。 醫界「近親繁殖」特別嚴重?家族中有十多人從醫的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認為,醫師大半時間都待在象牙塔內,環境極為封閉,「怎麼挑還是挑上同業」。 林芳郁說,他們家庭教育非常開明,一子一女各有其志向,沒有刻意安排,老大學的是化工,老二則追隨媽媽走整形外科;劉秀雯則把他們一家四口都是醫師歸為「上天的安排」。一名補教業者不諱言,不少大學醫學系重考生出自醫師世家,從小背負著父母期望,還有「先生娘」天天帶著便當陪孩子補習,用心良苦,孩子壓力也很大。  
法官醫師 合倡中文病歷【聯合報╱記者劉峻谷2009. 2010-06-04 09:14:45 來源:重慶晚報 編輯:戴爽 小軍在做作業 7歲的. 止、擱置了做作業了。 【記】ab-away , hor(聯想 hole 及 ㄏㄡˋ) – “ㄏㄡ ˋ”. Mar 24, 2012 · (1. Tw/news/souj/3/1281756057/20060306072729

超推薦 百大良醫

‧商業周刊 2008/04/30 能進入醫界擔任醫師,都是最菁英的一群人。如果,有位醫師能得到他醫界同儕的高度推薦,那他必然是個極度受到肯定的好醫師。《商業周刊》團隊耗時半年,調查出推薦度最高前20%的「好醫師推薦榜」,而其中推薦度前5%的131位醫師,更入列為「超推薦百大好醫師」。 【文/胡釗維】

全台首度》好醫師推薦的好醫師榜

好醫師很多,但許多人想找到好醫師卻十分無助。
以口耳相傳方式,或單憑著記憶中螢光幕前出現過的名醫印象在求診,不但不讓人放心,我們也很難分辨名醫與好醫師的差別在哪裡?
你知道嗎?在我們調查的十一個科別中,全台灣區域醫院以上的主治醫師級以上醫師,就超過四千七百位。
然而一般人能夠掌握的醫療資訊極少,「我,找對了嗎?」這個問題,可能經常困擾著你、我。為此,《商業周刊》團隊花了六個月,試圖畫出一份台灣好醫師地圖。
這並不容易,因為這是國內有史以來首度進行的調查工作,就連政府機構、醫療院所或學術單位,或礙於非客觀中立,或因執行難度過高等原因,都未能順利推動。而這項破天荒的調查工作,目的有兩個:期望能滿足國人對醫界資訊透明化的需求;此外,也希望藉此樹立好醫師榜樣。

調查工作剛起步,我們就碰上兩個難題,究竟,好醫師的標準是什麼?又,誰足以來論定誰是好醫師?我們參考國外報告——美國醫療調查專業機構Castle Connolly Medical,已連續七年出版的《America’s Top Doctors》,以及日本講談社出版的《名醫推薦的名醫與醫院》,並參酌國內多位學者專家意見後,得到重要觀點:
能進入醫界擔任醫師,都是最菁英的一群人。如果,有位醫師能得到他醫界同儕的高度推薦,那他必然是個極度受到肯定的好醫師。於是,我們確定「專家推薦專家」的調查定調,透過三重管道請全台灣區域醫院以上的院長與醫師們告訴我們:「若您親友罹患相關疾病,您會願意優先推薦親友求診的醫師是哪幾位?」
多數人認為此調查非常不容易得到忙碌的醫界參與,但結果是,不僅有超過三十個國內專科醫學會的醫師們共襄盛舉,更大的突破是國內二十一家醫學中心的院長全數回卷。總計,四百七十九位醫師的參與。
在調查的十一個科別中,有超過四千七百位、區域醫院以上的主治醫師(編按:住院醫師、總醫師至少五年資歷才升主治醫師)級以上醫師,是這次的遴選門檻。經過三重管道、近五百位醫師的專業推薦下,終於產生「好醫師推薦榜」,有六百六十七位醫師入榜。這其中,獲得最高度推薦的好醫師有一百三十一位,他們獲選為這次的「超推薦百大好醫師」。四千七百分之一百三十一,入榜率低於三%。
這一百三十一位醫師分布在十一個科別,年紀最大的是七十六歲的耕莘醫院顧問醫師林瑞祥,專長糖尿病治療;年紀最輕的是三十一歲的亞東醫院腎臟內科主治醫師邱彥霖。

懂得以病人為中心! 五項特質反映好醫師最高標準

前台大醫院院長李源德曾說過,在他眼中,好醫師的標準是:「病人過世後,家屬還會打電話向你道謝。」用心出發、兼具醫術,許多好醫師「以病人為中心」的態度,可以反映在以下五項好醫師的特質:
一、擁有正確價值觀。台大醫院院長林芳郁即指出,醫師所面對的,常是一個人最重大的生命課題,這個職業特性,使得醫師的工作必須時時都謹慎,一點都不能鬆懈。
這一次在「超推薦百大好醫師」榜上的台大醫院雲林分院副院長黃瑞仁,在雲林地區建立心臟血管醫學中心,三年多來完成心導管檢查及治療二千五百多例,「開心」手術二百六十二例,造福了中部許多的患者。

二、良好的溝通技巧。這指的是,醫師問診時,是否能發自內心傾聽病人敘述,且能否清楚解釋病情。
我們發現,在「超推薦百大好醫師」榜上的醫師,有些即便求診患者很多,仍非常仔細給病患更多聆聽與照顧。《商業周刊》的一位同仁,看到本次在榜上的馬偕醫院小兒科醫師許瓊心的名字,立刻眼泛淚光,他說:「我女兒出生時只有七百克,若不是許醫師陪伴我們,我和太太不可能走得過那段辛苦的時間。她門診雖然那麼忙,但她那時每天很晚時都還會來看我的女兒,給我太太打氣。」許瓊心醫師長期致力於早產兒預防與照顧,應該還有許多小朋友的父母跟這位爸爸一樣,對她心懷感激。
然而,即使給予病人足夠的問診時間還不夠,好醫師更追求問診品質的提升。「要把病人的話都聽進去,病人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有意義的,」被許多醫師高度推薦的長庚醫院林口分院胸腔科主任郭漢彬說。

三、與時俱進的技術。為了給病患最好的治療,好醫師應不斷吸收新的醫學知識,而非以一套方法行醫多年。舉例來說,目前,光是針對乳癌的治療方式即多達五十二種,醫師的治療方式,不該再停留於只是將乳房切除。我們發現上榜的醫師,對於新知識、新技術,都非常的開放而投入,不因已經成功而自滿。
你能想像,已經擁有亞洲人工心臟移植首例紀錄,主持「開心」手術多達萬餘次的振興醫院心臟醫學中心主任魏崢,竟然還努力不倦去參加考試。去年七月,魏崢受朋友之邀參加大陸醫師執照考試,這項考試分成兩階段:操作考試與筆試,當中,操作考試是要應試醫師實際練聽診、聽腹水、插氣管、插尿管等技術,這些,都是再基本不過的手術。
魏崢指出,「我只是希望藉此告訴年輕的醫師,不要當個開得『一口』好刀的醫師,不需要絕頂聰明,但是要勤快,在掌握國際上最新技術的同時,還得要像做工藝一般,不停的練習到熟練為止。」

四、清楚醫學和自己的限度。林芳郁指出,好醫師必須清楚知道自己畢竟不是上帝,因此才能更謙虛,且願意反省自己極限所在,而將病人轉介給比自己更適合的醫師。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黃達夫經常做的一件事情:提醒同事,除了自己的醫院和院內的同事外,全台灣的醫師,甚至全世界的醫師,都是可以借重來幫助病人的資源。
照護對象幾乎都是癌末病患的長庚醫院基隆分院腫瘤科主任王正旭,對此感受尤深。年輕時的他,聽到病人抱著一絲希望問道:「我能活多久?」「醫師,這藥有五○%的存活率吧?」他會有情緒,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憤怒,但二十四年的腫瘤科醫師生涯,王正旭已有截然不同的體會。王正旭指出,治療癌症病人,不可能在一個醫師手上完成,因此,任何醫師都不應該單打獨鬥,而是投入整個癌症中心的資源。

五、團隊作戰力。由於醫學知識一日千里,加上疾病的複雜度增加,跨科別整合醫療已是現代醫療趨勢,我們發現,好醫師通常也是與同僚能夠高度協同作戰,能做主角也能做配角,能放下自我的醫師。
好醫師也有他們能力、心力的限制,他們需要團隊,他們也需要病人理解。當你找到好醫師,你知道該如何協助他們,問對問題、溝通到重點,讓他們的醫術得到更大的發揮嗎?
好醫師加上好病人,才會是最佳醫療戰力的團隊。      
波蘭醫師背景 網路大公開 【聯合報2009.  
⋯⋯

 
 

20% 靠的是智商, 80%

1
2
3
4

100%. 29
 
國內醫學系學生代表強調,現行醫師法規定,國內、外醫學系畢業生,必須經實習期滿成績合格,領有畢業證書,才能參加醫師考試,波蘭醫學系學生只有見習,並無實習,按照規定不能參加國考。 醫學生代表近日將前往監察院,希望監察院針對波蘭醫學生回國考照資格一事,進行調查。除此之外,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學生、台灣醫學生聯合會幹部柳林瑋表示,國外醫學系良莠不齊,他們希望立即修改醫師法第四條之一,只要是海外就學返國的醫學生,都要先通過學歷認證、在台灣實習後,才能參加國考,保障兩千三百萬人就醫安全。 對於網路上對波蘭醫學生及家長人肉搜索,雖然部分醫學生不贊成,但還是有很多人在網路、社群發起質疑批評。台灣醫學生聯合會會長張恆豪認為,網路上出現的「波蘭醫師一覽表」,是某些醫學生對許多醫師送孩子到波蘭念醫學系,以及部分代辦公司及波蘭學校便宜行事等行為的不滿。 張恆豪表示,國外醫學教育制度對實習沒有統一標準,訓練過程良莠不齊,台灣醫學生才推動修改醫師法,希望外國醫學生都能通過「學歷甄試」。實習經驗是醫師儲備臨床經驗、基本能力的重要過程,台灣醫學生的見實習訓練共有三年,而波蘭醫學生並非每人都有實習經驗,許多人畢業後直接「上戰場」,在臨床上難免出問題。 張恆豪說,現有制度規範波蘭醫學生不需經學歷甄試,可直接參考國考,但已有一位從波蘭醫學院畢業的醫師選擇先通過學歷認證。張恆豪說,這位醫師可以,相信其他有能力的外國學生也沒問題。張恆豪強調,如果通過學歷認證,波蘭醫學生跟台灣醫學生一樣,有實習經驗,同樣也會獲得肯定。  
醫生世家 愛「代代相傳」【聯合報╱記者詹建富2009.

29   
台北市倪姓男子開刀治療打鼾,術後出現口水流不停等後遺症,他調病歷發現醫師手寫、電腦打字英文病歷不同,認為是多做了舌根縮小手術的後遺症,控告蘇姓醫師涉及偽造文書、業務過失傷害。檢方偵辦後認為醫師沒有疏失,處分不起訴。 九十六年四月中旬,倪姓男子到北市內湖三總開刀治療打鼾,術後出現呼吸困難、流口水、疝氣等後遺症。蘇姓醫師辯稱,懸壅垂顎咽整形手術必要時要切割舌根部,他沒有過失。 士林地檢署將本案移送行政院醫事審議委員會鑑定。醫審會指出,懸壅垂顎咽整形手術是為了擴大呼吸通道,倪的舌根肥厚,醫師切除部分舌根是正確做法。 醫審會認為,倪姓男子會不自主流口水,是因唾液腺分泌過多唾液,與手術沒有因果關係;其次,懸壅垂顎咽整形手術的範圍原本即包括舌根縮小手術,病患是誤解英文病歷。 檢方認定,手寫、打字英文病歷記載雖有不同,但手術內容一致,是病患誤解,醫師沒有偽造文書。檢方也認為,如果病歷以中文書寫並註明手術範圍,有助於減少誤解和糾紛。  
閱報秘書/懸壅垂顎咽整形 【聯合報記者林宜靜 2009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29   
台灣有不少醫師世家,醫師父子、夫妻、連襟、兄弟檔特別多,有人形容:「任何一位醫師的訃聞上,親屬名單隨便找一找,至少有三、五人也是醫師。」 這個說法絕不誇張,已故醫界耆宿魏火曜、弟弟魏炳炎、長子魏達成、三子魏拙夫、孫子魏柏立,四代十餘人都是醫師;台北榮總院長林芳郁的父親是羅東開業醫師,太太林靜芸的家族,從外公陳水潭一脈相傳,父親林秋江、叔叔林秋華、哥哥林愷碩,到女兒林之昀都是醫師。 另一個著名的醫師世家則屬前衛生署長侯勝茂一家,他父親侯水勝是嘉義名醫,兄長侯勝浤、弟弟侯勝博,太太劉秀雯,兒子侯君翰、女兒侯君穎,都是醫師。 台南已故名醫韓石泉育有六子,五個兒子都是醫師,唯一不當醫師的兒子娶女醫師為妻;郭綜合醫院總裁郭國銓一門八位博士,其中七人是醫學博士,第三代孫子也多半念醫學系,懸壺世家綿延不絕。 台灣早期醫師均屬社會菁英,不少政商豪門爭相與醫師聯姻,國民黨主席吳伯雄的家族,除父親吳鴻麟是醫師,另有三位叔伯也是醫師,大姊夫是台灣肝炎之父宋瑞樓、堂兄是前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吳運東。前衛生署長張博雅和詹啟賢家族成員,也不乏由醫轉政的例子。 醫界「近親繁殖」特別嚴重?家族中有十多人從醫的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認為,醫師大半時間都待在象牙塔內,環境極為封閉,「怎麼挑還是挑上同業」。 林芳郁說,他們家庭教育非常開明,一子一女各有其志向,沒有刻意安排,老大學的是化工,老二則追隨媽媽走整形外科;劉秀雯則把他們一家四口都是醫師歸為「上天的安排」。一名補教業者不諱言,不少大學醫學系重考生出自醫師世家,從小背負著父母期望,還有「先生娘」天天帶著便當陪孩子補習,用心良苦,孩子壓力也很大。  
法官醫師 合倡中文病歷【聯合報╱記者劉峻谷2009. 2010-06-04 09:14:45 來源:重慶晚報 編輯:戴爽 小軍在做作業 7歲的. 止、擱置了做作業了。 【記】ab-away , hor(聯想 hole 及 ㄏㄡˋ) – “ㄏㄡ ˋ”. 29
 
繼網路流傳波蘭醫學生回台考取住院醫師名單後,最近網路更貼出這些波蘭醫學生或醫師的家長,其中不乏知名醫師,連在那家醫院任職都被公布。名單在網路上一再被轉寄,波蘭醫學生及家長不滿被「人肉搜索」,覺得隱私權嚴重受到侵犯 。 國內醫學生表示,他們雖擔心「波波」家長資歷顯赫,在重視血統的白色巨塔裡,未來他們將面臨立足點不公平的競爭,但他們也不完全支持「人肉搜索」,認為對醫學生形象有負面影響。 「波蘭醫師一覽表(POPO OUT)」部落格,開宗明義寫道:提供波蘭醫師名錄給民眾就醫時參考。並歡迎大家透過電子郵件提供名單,包括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醫務長林式穀,新光醫院腫瘤治療科主任季匡華、台中榮總精神科主任卓良珍等人,都被點名。 林式穀說,他從不諱言女兒在波蘭讀醫學院,女兒對醫學有興趣,國內醫學院搶破頭,北一女畢業時剛好有朋友要去波蘭,所以就去申請了。林式穀認為,如果醫學生為公益事務抗議,民眾比較能認同,若僅擔心就業機會被搶,著力點就太弱了。 季匡華的兒子季懋欣目前就讀波蘭羅茲(Lodz)大學醫學系,他認為國內醫學生對波蘭、歐洲學制的了解並不正確,他也質疑:「針對我就好,為什麼要拉父親下水?」 開業婦產科醫師徐鴻洋有兩名兒子在波蘭習醫,女兒在台北醫學大學讀醫學系也被寫出來。他說,女兒北一女畢業後考上北醫,他不明白「為何連女兒被扯進去」。 名單中部分資訊的確有誤,台大醫院外科住院醫師甄選被拒的事件主角,一度被說成父親是台大醫院前外科主任張金堅。張金堅澄清,他只有兩個女兒,大女兒台大園藝系畢業、二女兒赴加拿大取得經濟暨心理雙學士。他無奈表示,不懂自己為何憑白「多一個女兒」?這項錯誤資訊已在部落格裡被更正,並向張金堅致歉。 外傳「POPO OUT」是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學生柳林瑋製作,他則否認。目前擔任台灣醫學生聯合會幹部的柳林瑋說,醫師學、經歷可以公開查詢,但隱私權不應被侵犯,他也擔心此事影響國內醫學生、醫界形象,並模糊焦點,他曾試圖跟板主連絡,但都沒有回應。 
 
波波意見/可從嚴把關 但手段要合理 【聯合報╱記者劉惠敏 2009.  
⋯⋯

 
 

20% 靠的是智商, 80%

1
2
3
4

100%. Com/tayiu/2969996   天堂不撤守-啟動病歷中文化,捨葉署長其誰?>中時09-06-01陳長文
   五月初,筆者曾在本欄針對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希望衛生署長葉金川能為眾多無聲的病患權益發聲。不久,衛生署醫事處的石處長向筆者表示葉署長因為出席世衛大會,而未能親自回應這個題目。石處長也提供了一些寶貴的意見。但筆者仍希望就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再次就教於葉署長。 
   由於筆者最近正在進行癌症治療的後續療程,因此有更多機會就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和醫生朋友交換意見。然而,多數人都不否認病歷中文化的正當性,只是在政策的優先次序或相關的配套問題有疑慮。大致可歸納如下: 
   一、認為病歷電子化應該更優先於病歷中文化的問題。然筆者認為兩者並不衝突,醫政機關在推動病歷電子化的同時,也可以推動病歷中文化。 
   二、病歷品質的問題更迫切,有些醫生連英文病歷都未必寫得好。但筆者認為落實病歷中文化其實正可以加速提升病歷的品質,因為病歷品質的高下顯然以大多數人易懂的中文寫作時較易判斷。    三、病歷中文化牽涉到的是前端的醫學教學的問題,要從教育著手。然而,教育往往有其「市場導向」,如果台灣並沒有一個實務上撰寫中文病歷的醫事工作環境,不管是醫學教授或醫學院學生也都較難感受到改變的壓力。換言之,病歷中文化政策與醫學教學改革具有相輔相成的關係。    四、病歷中文化會加重醫生的負擔。大多數的醫生都習慣以英文寫病歷,改為中文,當然會增加不便、加重負擔,而且一般來說中文寫病歷(或電腦打字)似乎較用英文更為費時,特別是健保給付已經相當的緊縮,若貿然實施,可能會壓迫醫生的問診時間。但當筆者進一步問,若聘助手協助醫生登鍵中文病歷,可不可以改善?許多醫生回答是應可改善,但要多花一些成本。換言之,這又回到了政府的「資源分配」問題,很多人不解筆者為什麼要不斷的詬病政府花費七百五十億購買三十架無用的阿帕契攻擊直昇機,殊不知,這些天價經費的零頭,很可能就能補足許多不足的醫療或社福資源。    筆者在五月五日發現了膀胱腫瘤。這讓我有特別的感謝與感慨,感謝的是,遇到很多細心好醫生,盡心竭力提供最好的醫療照顧。感慨的是,一方面,不論在主客觀條件上,我都有較充分的條件,取得有關我病情的詳細資訊。但即便如此,如果有中文病歷,對我仍是一種方便,可以用最親切的語言認識病情;二方面,對許多資訊相對弱勢或英文能力較欠缺的民眾來說,英文病歷有寫和沒寫有什麼差別呢?    葉署長曾留學海外,英文造詣自然不錯。但身為政務官,能不能將心比心把自己想像成不懂英文的民眾,去想像面對病歷史爬滿看不懂文字的憂慌呢?病歷的功能固然是為便利醫事環節中的溝通之用。但是,更要顧及病人和家屬的「知」的需要。更何況,病歷中文化後,由於病人較易理解文件記載上的病歷資訊,一方面可以發揮偵錯效果,當病患發現病歷記載與病情不符時,即可向醫生反映;二方面,當醫療糾紛發生時,由於中文病歷記載較無資訊障礙,承審法官就不用面對,英文病歷在病患看不懂的情況下,賦予證據力公不公平的疑慮;三方面可以發揮監督的效果,避免極少數不肖醫生用口說A病卻報B病的方式詐領健保費。    最後,並不是要立刻實施病歷中文化,但既然許多人都「客氣地」肯定病歷中文化的正當性,那麼,衛生署至少應該宣示「啟動」病歷中文化的計畫,衛生署可否告訴我們,何時是「起點」呢?何不把病病歷中文化當作中華民國一百年時給病患朋友的賀禮,宣示在民國一百年實施。而不是用「病歷中文化很好,但不是最迫切優先的醫事改革項目,還不到推動的時機」的說詞推拖。    還是要再問,如果德國、法國、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是用官方語言作為病歷語言,別的國家能,為什麼台灣不能?而筆者更要問葉署長,在病歷中文化的問題上,如果向以魄力得到民眾肯定的葉金川署長不關心,還有誰有能力關心呢?(作者為律師,法學教授)
http://blog. 文庫: Super Dash文庫 菁英文庫: 發表期間: 2009年12月-2015年3月: 冊數: 18卷: 小說:要聽爸爸的話! 〜小兔兔圖案〜 小說版. 29   
三軍總醫院神經內科醫師林俊杰表示,打鼾是呼吸道某個部位阻塞,導致呼吸頻率延遲,常見手術方法是將懸壅垂顎咽整形縮小。 林俊杰解釋,舌下根和懸壅垂的相對位置,「懸壅垂是八里、舌下根是淡水」,舌下根如面積太大,睡覺時舌根往後倒也會阻塞部分呼吸道,舌根縮小與整修懸壅垂有相同的目的。 懸壅垂開刀術後,患者可能會有鼻音、喝水會嗆到等,有百分之五十的人,一年後會復發。醫師通常建議患者先減重、特別是睡前不可吃太多東西,側睡讓呼吸道面積增大,嘗試戴陽壓持續呼吸器面罩,如果都沒有效,開刀是最後選項。  
大陸醫師 白話文寫病歷【聯合報記者劉峻谷09. 2010-06-04 09:14:45 來源:重慶晚報 編輯:戴爽 小軍在做作業 7歲的. Array金錢的靈魂:讓你從內在富起來,做個真正的有錢人!(2013全新書封版) The Soul of Money: Reclaiming the Wealth of Our Inner Resources. 來源:華聲線上
當弟弟考上大學的時候,那近萬元的天價學費把我們全家都嚇傻了。我們去辦助學代款辦不下來,因為村裏不給出證明,村主任 ( 我們哪里叫支書 ) 說我們家不符合條件,他的意思是說只有孤兒或者單親無生活保障的孩子才能辦,你們家又不符合條件。父母都健在,女兒又是大學生能掙錢,憑什麼辦這個. 29   
台北市倪姓男子開刀治療打鼾,術後出現口水流不停等後遺症,他調病歷發現醫師手寫、電腦打字英文病歷不同,認為是多做了舌根縮小手術的後遺症,控告蘇姓醫師涉及偽造文書、業務過失傷害。檢方偵辦後認為醫師沒有疏失,處分不起訴。 九十六年四月中旬,倪姓男子到北市內湖三總開刀治療打鼾,術後出現呼吸困難、流口水、疝氣等後遺症。蘇姓醫師辯稱,懸壅垂顎咽整形手術必要時要切割舌根部,他沒有過失。 士林地檢署將本案移送行政院醫事審議委員會鑑定。醫審會指出,懸壅垂顎咽整形手術是為了擴大呼吸通道,倪的舌根肥厚,醫師切除部分舌根是正確做法。 醫審會認為,倪姓男子會不自主流口水,是因唾液腺分泌過多唾液,與手術沒有因果關係;其次,懸壅垂顎咽整形手術的範圍原本即包括舌根縮小手術,病患是誤解英文病歷。 檢方認定,手寫、打字英文病歷記載雖有不同,但手術內容一致,是病患誤解,醫師沒有偽造文書。檢方也認為,如果病歷以中文書寫並註明手術範圍,有助於減少誤解和糾紛。  
閱報秘書/懸壅垂顎咽整形 【聯合報記者林宜靜 2009. 29   士林地方法院醫療專業法庭一位法官陪父親回大陸祭祖,他送病倒的父親去住院,發現大陸醫師是用白話中文書寫病歷、專有醫學學名與儀器則中英文並陳,簡明易懂;他感嘆,台灣自認醫療比大陸先進,大陸醫師能用中文寫病歷,台灣卻不能。 這位法官要將父親轉診回台時,先將病歷傳回台北榮總,醫師看了病歷後囑咐立即住院,他的父親住院治療四天後康復出院。法官表示,一位資深醫師曾經告訴他,歐美、日本等國都以本國語文寫病歷,連台灣醫師到大陸醫院執業,都會「自動」改以中文寫病歷。 大陸數十年來醫師記載病歷一直以中文書寫,北京協和醫院一名王姓外科醫師稱,用中文記錄病情和就診情況,語意清楚,病患知道自己的病況,不會起糾紛。 大陸另一個與台灣不同的是,病歷卡是由病患自己保管的。有社會保險的病患(如台灣的健保)有一本就醫病歷本(卡),去任何一家醫院看病時,醫師可根據先前的病歷紀錄(病史)做出新的診斷或研判。  
病歷中文化的迷思 2009/05/21
 
台灣醫師用英文寫病歷是傳統,也是醫界一項根深蒂固的文化。近年來,由於民眾英文能力提升以及醫院評鑑,才赫然發現包括醫學中心在內的病歷品質普遍不佳;在要求改善的壓力下,醫院病歷雖有進步,但是不少沉痾依舊存在。 其中一項醒目的缺點便是醫師的英文寫作能力普遍不佳,因此衍生的反射便是提倡病歷中文化。最近,擁護這項主張的醫界人士及其盟友除了從病人知的權益角度出發之外,更策略性的指控英文病歷是醫師刻意製造的資訊黑箱,也是醫療訴訟不公義的來源,他們還不惜抹黑英文病歷是醫師為了詐領健保費。 日前更有立委提案修法,欲將「醫師執行業務時,應製作病歷」的法條修成「應製作中文病歷」,使得病歷寫作. Tw/news/souj/3/1281756057/20060306072729

超推薦 百大良醫

‧商業周刊 2008/04/30 能進入醫界擔任醫師,都是最菁英的一群人。如果,有位醫師能得到他醫界同儕的高度推薦,那他必然是個極度受到肯定的好醫師。《商業周刊》團隊耗時半年,調查出推薦度最高前20%的「好醫師推薦榜」,而其中推薦度前5%的131位醫師,更入列為「超推薦百大好醫師」。 【文/胡釗維】

全台首度》好醫師推薦的好醫師榜

好醫師很多,但許多人想找到好醫師卻十分無助。
以口耳相傳方式,或單憑著記憶中螢光幕前出現過的名醫印象在求診,不但不讓人放心,我們也很難分辨名醫與好醫師的差別在哪裡?
你知道嗎?在我們調查的十一個科別中,全台灣區域醫院以上的主治醫師級以上醫師,就超過四千七百位。
然而一般人能夠掌握的醫療資訊極少,「我,找對了嗎?」這個問題,可能經常困擾著你、我。為此,《商業周刊》團隊花了六個月,試圖畫出一份台灣好醫師地圖。
這並不容易,因為這是國內有史以來首度進行的調查工作,就連政府機構、醫療院所或學術單位,或礙於非客觀中立,或因執行難度過高等原因,都未能順利推動。而這項破天荒的調查工作,目的有兩個:期望能滿足國人對醫界資訊透明化的需求;此外,也希望藉此樹立好醫師榜樣。

調查工作剛起步,我們就碰上兩個難題,究竟,好醫師的標準是什麼?又,誰足以來論定誰是好醫師?我們參考國外報告——美國醫療調查專業機構Castle Connolly Medical,已連續七年出版的《America’s Top Doctors》,以及日本講談社出版的《名醫推薦的名醫與醫院》,並參酌國內多位學者專家意見後,得到重要觀點:
能進入醫界擔任醫師,都是最菁英的一群人。如果,有位醫師能得到他醫界同儕的高度推薦,那他必然是個極度受到肯定的好醫師。於是,我們確定「專家推薦專家」的調查定調,透過三重管道請全台灣區域醫院以上的院長與醫師們告訴我們:「若您親友罹患相關疾病,您會願意優先推薦親友求診的醫師是哪幾位?」
多數人認為此調查非常不容易得到忙碌的醫界參與,但結果是,不僅有超過三十個國內專科醫學會的醫師們共襄盛舉,更大的突破是國內二十一家醫學中心的院長全數回卷。總計,四百七十九位醫師的參與。
在調查的十一個科別中,有超過四千七百位、區域醫院以上的主治醫師(編按:住院醫師、總醫師至少五年資歷才升主治醫師)級以上醫師,是這次的遴選門檻。經過三重管道、近五百位醫師的專業推薦下,終於產生「好醫師推薦榜」,有六百六十七位醫師入榜。這其中,獲得最高度推薦的好醫師有一百三十一位,他們獲選為這次的「超推薦百大好醫師」。四千七百分之一百三十一,入榜率低於三%。
這一百三十一位醫師分布在十一個科別,年紀最大的是七十六歲的耕莘醫院顧問醫師林瑞祥,專長糖尿病治療;年紀最輕的是三十一歲的亞東醫院腎臟內科主治醫師邱彥霖。

懂得以病人為中心! 五項特質反映好醫師最高標準

前台大醫院院長李源德曾說過,在他眼中,好醫師的標準是:「病人過世後,家屬還會打電話向你道謝。」用心出發、兼具醫術,許多好醫師「以病人為中心」的態度,可以反映在以下五項好醫師的特質:
一、擁有正確價值觀。台大醫院院長林芳郁即指出,醫師所面對的,常是一個人最重大的生命課題,這個職業特性,使得醫師的工作必須時時都謹慎,一點都不能鬆懈。
這一次在「超推薦百大好醫師」榜上的台大醫院雲林分院副院長黃瑞仁,在雲林地區建立心臟血管醫學中心,三年多來完成心導管檢查及治療二千五百多例,「開心」手術二百六十二例,造福了中部許多的患者。

二、良好的溝通技巧。這指的是,醫師問診時,是否能發自內心傾聽病人敘述,且能否清楚解釋病情。
我們發現,在「超推薦百大好醫師」榜上的醫師,有些即便求診患者很多,仍非常仔細給病患更多聆聽與照顧。《商業周刊》的一位同仁,看到本次在榜上的馬偕醫院小兒科醫師許瓊心的名字,立刻眼泛淚光,他說:「我女兒出生時只有七百克,若不是許醫師陪伴我們,我和太太不可能走得過那段辛苦的時間。她門診雖然那麼忙,但她那時每天很晚時都還會來看我的女兒,給我太太打氣。」許瓊心醫師長期致力於早產兒預防與照顧,應該還有許多小朋友的父母跟這位爸爸一樣,對她心懷感激。
然而,即使給予病人足夠的問診時間還不夠,好醫師更追求問診品質的提升。「要把病人的話都聽進去,病人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有意義的,」被許多醫師高度推薦的長庚醫院林口分院胸腔科主任郭漢彬說。

三、與時俱進的技術。為了給病患最好的治療,好醫師應不斷吸收新的醫學知識,而非以一套方法行醫多年。舉例來說,目前,光是針對乳癌的治療方式即多達五十二種,醫師的治療方式,不該再停留於只是將乳房切除。我們發現上榜的醫師,對於新知識、新技術,都非常的開放而投入,不因已經成功而自滿。
你能想像,已經擁有亞洲人工心臟移植首例紀錄,主持「開心」手術多達萬餘次的振興醫院心臟醫學中心主任魏崢,竟然還努力不倦去參加考試。去年七月,魏崢受朋友之邀參加大陸醫師執照考試,這項考試分成兩階段:操作考試與筆試,當中,操作考試是要應試醫師實際練聽診、聽腹水、插氣管、插尿管等技術,這些,都是再基本不過的手術。
魏崢指出,「我只是希望藉此告訴年輕的醫師,不要當個開得『一口』好刀的醫師,不需要絕頂聰明,但是要勤快,在掌握國際上最新技術的同時,還得要像做工藝一般,不停的練習到熟練為止。」

四、清楚醫學和自己的限度。林芳郁指出,好醫師必須清楚知道自己畢竟不是上帝,因此才能更謙虛,且願意反省自己極限所在,而將病人轉介給比自己更適合的醫師。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黃達夫經常做的一件事情:提醒同事,除了自己的醫院和院內的同事外,全台灣的醫師,甚至全世界的醫師,都是可以借重來幫助病人的資源。
照護對象幾乎都是癌末病患的長庚醫院基隆分院腫瘤科主任王正旭,對此感受尤深。年輕時的他,聽到病人抱著一絲希望問道:「我能活多久?」「醫師,這藥有五○%的存活率吧?」他會有情緒,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憤怒,但二十四年的腫瘤科醫師生涯,王正旭已有截然不同的體會。王正旭指出,治療癌症病人,不可能在一個醫師手上完成,因此,任何醫師都不應該單打獨鬥,而是投入整個癌症中心的資源。

五、團隊作戰力。由於醫學知識一日千里,加上疾病的複雜度增加,跨科別整合醫療已是現代醫療趨勢,我們發現,好醫師通常也是與同僚能夠高度協同作戰,能做主角也能做配角,能放下自我的醫師。
好醫師也有他們能力、心力的限制,他們需要團隊,他們也需要病人理解。當你找到好醫師,你知道該如何協助他們,問對問題、溝通到重點,讓他們的醫術得到更大的發揮嗎?
好醫師加上好病人,才會是最佳醫療戰力的團隊。      
波蘭醫師背景 網路大公開 【聯合報2009. 29
 
國內醫學系學生代表強調,現行醫師法規定,國內、外醫學系畢業生,必須經實習期滿成績合格,領有畢業證書,才能參加醫師考試,波蘭醫學系學生只有見習,並無實習,按照規定不能參加國考。 醫學生代表近日將前往監察院,希望監察院針對波蘭醫學生回國考照資格一事,進行調查。除此之外,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學生、台灣醫學生聯合會幹部柳林瑋表示,國外醫學系良莠不齊,他們希望立即修改醫師法第四條之一,只要是海外就學返國的醫學生,都要先通過學歷認證、在台灣實習後,才能參加國考,保障兩千三百萬人就醫安全。 對於網路上對波蘭醫學生及家長人肉搜索,雖然部分醫學生不贊成,但還是有很多人在網路、社群發起質疑批評。台灣醫學生聯合會會長張恆豪認為,網路上出現的「波蘭醫師一覽表」,是某些醫學生對許多醫師送孩子到波蘭念醫學系,以及部分代辦公司及波蘭學校便宜行事等行為的不滿。 張恆豪表示,國外醫學教育制度對實習沒有統一標準,訓練過程良莠不齊,台灣醫學生才推動修改醫師法,希望外國醫學生都能通過「學歷甄試」。實習經驗是醫師儲備臨床經驗、基本能力的重要過程,台灣醫學生的見實習訓練共有三年,而波蘭醫學生並非每人都有實習經驗,許多人畢業後直接「上戰場」,在臨床上難免出問題。 張恆豪說,現有制度規範波蘭醫學生不需經學歷甄試,可直接參考國考,但已有一位從波蘭醫學院畢業的醫師選擇先通過學歷認證。張恆豪說,這位醫師可以,相信其他有能力的外國學生也沒問題。張恆豪強調,如果通過學歷認證,波蘭醫學生跟台灣醫學生一樣,有實習經驗,同樣也會獲得肯定。  
醫生世家 愛「代代相傳」【聯合報╱記者詹建富2009. Mar 24, 2012 · (1.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2010-06-04 09:14:45 來源:重慶晚報 編輯:戴爽 小軍在做作業 7歲的. 2010-06-04 09:14:45 來源:重慶晚報 編輯:戴爽 小軍在做作業 7歲的. 其實誰都明白他是看我們家出了兩個大學生不服氣,故意叼難,因為他一向是村裏的王,想吃誰家的就去誰家裏吃飯,想找誰家的女人就去找誰家的女人,只有我們家一向不賣他的帳。鄉鄰更不可能借到錢,一是誰家都窮,自己還顧不住那顧得上管別人 ; 二是農村人在那種自然環境下不可能大度、善良。你比他們窮他們看不起你不想搭理你,因為光怕你去找他借錢 ; 你比他們富他們就會巴結你討好你,因為想從你哪里沾點光撈點便 宜。自家親戚也一樣 ,而當時我們在哪里算是窮的人家,都是因為我跟弟弟讀書讀的。而沒有讀書的人家孩子早早出去打工,就算幹建築隊也能掙些錢,還不影響農忙時回家種田。我們讀那麼多年書讀成了不能挑不能扛又不好找工作的無用人。

後來,我跟爸爸到弟弟的學校買了些禮品去求那個主管的副校長,好不容易把學費辦成了分學期付的那種。但就那樣,我們的錢還是不夠。那時候,我真的想到了死,我感覺活著好難,以前活著一心想讀書想出來找個好工作掙錢養家,但是一個長的不算好英語又不好 ( 我們農村的學校是不教英文的 ) 的女子想找個能掙錢的工作太難了,我又不想去放縱自己,所以一下子感覺沒了目標生活變得毫無意義,所以想死。但死也要想個辦法,能讓我死後有錢給弟弟讀書,為了這個家我可以犧牲自己。於是我想到了去撞車,去個繁華點的街頭 ( 因為在大街上車不好逃走 ) 專找好車撞,把能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都帶上身上,這樣死了至少家裏能得到一點賠償,雖然這樣做有些無恥,但開好車的人想必也不會在乎這幾個錢吧 。後來,我還真的去了,但是因為那個開車的人緊刹車我不單沒被撞死反而讓人下來打了一頓,不過好在那人氣緊敗壞的拳打腳踢完我以後又把我抱起來送到了醫院,可能因為我是個女人。

讀到這裏的人可能不相信,但實事上就是這樣,雖然我把這件事寫的很簡單,但我並不想回快,雖然這是我一輩子最值得回憶的內容。那個人把我送到了醫院然後問我是不是想死,於是我告訴了他我的想法和處境,後來他扔給了我五千塊錢走了。這是我遇到的幫助我最大的人,我不知道他叫什麼多大住在哪里做什麼工作,我曾經想過要找到他報答他。可惜事後沒等我找到他員警就來找我了,給我錢的那個人因為犯毒被抓了 ,從員警嘴裏我才知道了他的名字,這個名字我會一生銘記的。請不要懷疑這件事的真實性,可能是我述說的不夠好,但事情是真的,當時所在城市的報紙上曾經報導過員警抓獲這個案件的事,聽說他被判了無期,我現在還記得調查我的那員警。後來我去憑名字去監獄找過他,那個接待我的員警騙了我一百塊錢的打車費說是找人幫我去問,結果也沒有問到。我現在還是不知道他關在哪里,如果能找到一定會去看他的。

現在我在上海,因為聽人說上海工資高所以過來的。但是一個年近三十長得又不算漂亮學中文不懂英文的女子在上海能找到工作就不算了,還說什麼掙錢的好工作呢。我現在在一家公司做文員,一個月一千八沒有獎金。房子是跟人合租的水電費全包每月六百,每個月要給家裏寄八百塊,剩四百要應付吃飯交通還有生活開銷,除了必須只能從吃飯上省每天只吃一頓飯。最怕的就是生病,生病了拿不到工資還得交房租,醫藥費更是可怕。前些天因為營養不良暈倒被送到了醫院,我到了醫院就清醒了一直跟醫生說沒事,但醫生還是給我做這個檢查做那個檢查那個檢查花了一千多塊,我沒病死差點嚇死了。

現在,我失業了,因為沒有身份證,公司把我開除了,因為我拿的是畢業是學校給發的管十年的身份證,現在已經到期了。我曾回老家下戶口,村裏戶口因為讀書簽出去了就不能下農村戶口了,又到老家所在的縣城去下,先是辦了個集體戶口,後來辦身份證的時候說必須得有門牌號才能辦,我在縣城沒有住所又不認識一個人不知道怎麼才能拿到門牌證的那個本,所以就不能辦身份證。所以,有我現在只有戶口本,還是花了二百塊求當地派出所的人給辦的。因為失業了,沒有了經濟來源,我下個月交不上房租就可能被房東趕出來了,我將餓死凍死,在沒有死之前,我總結我的這一生,歸根到底都是窮。

剛來上海時我跟其他三個同樣是農村出來的女孩子一起租房子,短短幾年期間,我們四個女子有個四種人生。一個跟一個香港人做了二奶,住高級住宅穿名牌吃大餐,每個月還有一萬塊的零花錢。一個在夜總會裏做了人人唾棄的小姐,至少不用擔心沒地兒住沒飯吃了。第三個嫁了一個同樣是農村出來打工的打工仔,剛開始還算過的去,倆個人一起打工努力,雖然租房子但是很幸福,她最大的夢想就是攢夠了錢回老家買套房子有個家。因為她一個月兩千,老公三千,想在上海買房子甚至是做夢。可是現在她老公生了場大病,花了很多錢,還被公司辭退了,現在在家養病。外來打工的都是沒任何保障的,她一個人一個月兩千塊還要應付房租水電煤費還要生活開銷還要幫老公治病,白天上班晚上還要洗衣做飯擺夜攤,讓生活拖累都看不起當年的容貌了,三十幾歲了都不敢要孩子,因為生了養不起。就這樣,她老公的老家還一個勁打電話要錢,因為全家人好不容易把孩子借到大學畢業了,不能掙了錢都便宜那個外來的女人。這是她婆婆的原話。於是這個姐姐告訴我,要嫁就嫁得好一點,至少有個房子不用生活在隨時都有可能被趕出街頭的恐懼中,要不就別嫁,不嫁一個人受窮,嫁了兩個人一共受罪,說不定你還得承擔另外一個人的窮。那怕做二奶,也千萬別嫁給一個跟你一樣窮的人 。所以,不做二奶是因為沒有機會,如果有人給我機會有人要我,我是會做到。我要求又不高,有地方住有衣服穿能吃飽飯就行了,這樣至少比做妓女強 。

我知道看到這個題目,你們一定會罵我,但請有精力想罵我的人仔細看完下面的內容,再考慮我是不是該罵. 29   
台灣有不少醫師世家,醫師父子、夫妻、連襟、兄弟檔特別多,有人形容:「任何一位醫師的訃聞上,親屬名單隨便找一找,至少有三、五人也是醫師。」 這個說法絕不誇張,已故醫界耆宿魏火曜、弟弟魏炳炎、長子魏達成、三子魏拙夫、孫子魏柏立,四代十餘人都是醫師;台北榮總院長林芳郁的父親是羅東開業醫師,太太林靜芸的家族,從外公陳水潭一脈相傳,父親林秋江、叔叔林秋華、哥哥林愷碩,到女兒林之昀都是醫師。 另一個著名的醫師世家則屬前衛生署長侯勝茂一家,他父親侯水勝是嘉義名醫,兄長侯勝浤、弟弟侯勝博,太太劉秀雯,兒子侯君翰、女兒侯君穎,都是醫師。 台南已故名醫韓石泉育有六子,五個兒子都是醫師,唯一不當醫師的兒子娶女醫師為妻;郭綜合醫院總裁郭國銓一門八位博士,其中七人是醫學博士,第三代孫子也多半念醫學系,懸壺世家綿延不絕。 台灣早期醫師均屬社會菁英,不少政商豪門爭相與醫師聯姻,國民黨主席吳伯雄的家族,除父親吳鴻麟是醫師,另有三位叔伯也是醫師,大姊夫是台灣肝炎之父宋瑞樓、堂兄是前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吳運東。前衛生署長張博雅和詹啟賢家族成員,也不乏由醫轉政的例子。 醫界「近親繁殖」特別嚴重?家族中有十多人從醫的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認為,醫師大半時間都待在象牙塔內,環境極為封閉,「怎麼挑還是挑上同業」。 林芳郁說,他們家庭教育非常開明,一子一女各有其志向,沒有刻意安排,老大學的是化工,老二則追隨媽媽走整形外科;劉秀雯則把他們一家四口都是醫師歸為「上天的安排」。一名補教業者不諱言,不少大學醫學系重考生出自醫師世家,從小背負著父母期望,還有「先生娘」天天帶著便當陪孩子補習,用心良苦,孩子壓力也很大。  
法官醫師 合倡中文病歷【聯合報╱記者劉峻谷2009. 29   士林地方法院醫療專業法庭一位法官陪父親回大陸祭祖,他送病倒的父親去住院,發現大陸醫師是用白話中文書寫病歷、專有醫學學名與儀器則中英文並陳,簡明易懂;他感嘆,台灣自認醫療比大陸先進,大陸醫師能用中文寫病歷,台灣卻不能。 這位法官要將父親轉診回台時,先將病歷傳回台北榮總,醫師看了病歷後囑咐立即住院,他的父親住院治療四天後康復出院。法官表示,一位資深醫師曾經告訴他,歐美、日本等國都以本國語文寫病歷,連台灣醫師到大陸醫院執業,都會「自動」改以中文寫病歷。 大陸數十年來醫師記載病歷一直以中文書寫,北京協和醫院一名王姓外科醫師稱,用中文記錄病情和就診情況,語意清楚,病患知道自己的病況,不會起糾紛。 大陸另一個與台灣不同的是,病歷卡是由病患自己保管的。有社會保險的病患(如台灣的健保)有一本就醫病歷本(卡),去任何一家醫院看病時,醫師可根據先前的病歷紀錄(病史)做出新的診斷或研判。  
病歷中文化的迷思 2009/05/21
 
台灣醫師用英文寫病歷是傳統,也是醫界一項根深蒂固的文化。近年來,由於民眾英文能力提升以及醫院評鑑,才赫然發現包括醫學中心在內的病歷品質普遍不佳;在要求改善的壓力下,醫院病歷雖有進步,但是不少沉痾依舊存在。 其中一項醒目的缺點便是醫師的英文寫作能力普遍不佳,因此衍生的反射便是提倡病歷中文化。最近,擁護這項主張的醫界人士及其盟友除了從病人知的權益角度出發之外,更策略性的指控英文病歷是醫師刻意製造的資訊黑箱,也是醫療訴訟不公義的來源,他們還不惜抹黑英文病歷是醫師為了詐領健保費。 日前更有立委提案修法,欲將「醫師執行業務時,應製作病歷」的法條修成「應製作中文病歷」,使得病歷寫作.

”(聖經箴言19:17) 農家女大學生發帖稱:我想做二奶 只要有人要 (2009年12月04日 轉載) 來源:華聲線上. Mar 24, 2012 · (1. 2010-06-04 09:14:45 來源:重慶晚報 編輯:戴爽 小軍在做作業 7歲的. 2010-06-04 09:14:45 來源:重慶晚報 編輯:戴爽 小軍在做作業 7歲的. 其實誰都明白他是看我們家出了兩個大學生不服氣,故意叼難,因為他一向是村裏的王,想吃誰家的就去誰家裏吃飯,想找誰家的女人就去找誰家的女人,只有我們家一向不賣他的帳。鄉鄰更不可能借到錢,一是誰家都窮,自己還顧不住那顧得上管別人 ; 二是農村人在那種自然環境下不可能大度、善良。你比他們窮他們看不起你不想搭理你,因為光怕你去找他借錢 ; 你比他們富他們就會巴結你討好你,因為想從你哪里沾點光撈點便 宜。自家親戚也一樣 ,而當時我們在哪里算是窮的人家,都是因為我跟弟弟讀書讀的。而沒有讀書的人家孩子早早出去打工,就算幹建築隊也能掙些錢,還不影響農忙時回家種田。我們讀那麼多年書讀成了不能挑不能扛又不好找工作的無用人。

後來,我跟爸爸到弟弟的學校買了些禮品去求那個主管的副校長,好不容易把學費辦成了分學期付的那種。但就那樣,我們的錢還是不夠。那時候,我真的想到了死,我感覺活著好難,以前活著一心想讀書想出來找個好工作掙錢養家,但是一個長的不算好英語又不好 ( 我們農村的學校是不教英文的 ) 的女子想找個能掙錢的工作太難了,我又不想去放縱自己,所以一下子感覺沒了目標生活變得毫無意義,所以想死。但死也要想個辦法,能讓我死後有錢給弟弟讀書,為了這個家我可以犧牲自己。於是我想到了去撞車,去個繁華點的街頭 ( 因為在大街上車不好逃走 ) 專找好車撞,把能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都帶上身上,這樣死了至少家裏能得到一點賠償,雖然這樣做有些無恥,但開好車的人想必也不會在乎這幾個錢吧 。後來,我還真的去了,但是因為那個開車的人緊刹車我不單沒被撞死反而讓人下來打了一頓,不過好在那人氣緊敗壞的拳打腳踢完我以後又把我抱起來送到了醫院,可能因為我是個女人。

讀到這裏的人可能不相信,但實事上就是這樣,雖然我把這件事寫的很簡單,但我並不想回快,雖然這是我一輩子最值得回憶的內容。那個人把我送到了醫院然後問我是不是想死,於是我告訴了他我的想法和處境,後來他扔給了我五千塊錢走了。這是我遇到的幫助我最大的人,我不知道他叫什麼多大住在哪里做什麼工作,我曾經想過要找到他報答他。可惜事後沒等我找到他員警就來找我了,給我錢的那個人因為犯毒被抓了 ,從員警嘴裏我才知道了他的名字,這個名字我會一生銘記的。請不要懷疑這件事的真實性,可能是我述說的不夠好,但事情是真的,當時所在城市的報紙上曾經報導過員警抓獲這個案件的事,聽說他被判了無期,我現在還記得調查我的那員警。後來我去憑名字去監獄找過他,那個接待我的員警騙了我一百塊錢的打車費說是找人幫我去問,結果也沒有問到。我現在還是不知道他關在哪里,如果能找到一定會去看他的。

現在我在上海,因為聽人說上海工資高所以過來的。但是一個年近三十長得又不算漂亮學中文不懂英文的女子在上海能找到工作就不算了,還說什麼掙錢的好工作呢。我現在在一家公司做文員,一個月一千八沒有獎金。房子是跟人合租的水電費全包每月六百,每個月要給家裏寄八百塊,剩四百要應付吃飯交通還有生活開銷,除了必須只能從吃飯上省每天只吃一頓飯。最怕的就是生病,生病了拿不到工資還得交房租,醫藥費更是可怕。前些天因為營養不良暈倒被送到了醫院,我到了醫院就清醒了一直跟醫生說沒事,但醫生還是給我做這個檢查做那個檢查那個檢查花了一千多塊,我沒病死差點嚇死了。

現在,我失業了,因為沒有身份證,公司把我開除了,因為我拿的是畢業是學校給發的管十年的身份證,現在已經到期了。我曾回老家下戶口,村裏戶口因為讀書簽出去了就不能下農村戶口了,又到老家所在的縣城去下,先是辦了個集體戶口,後來辦身份證的時候說必須得有門牌號才能辦,我在縣城沒有住所又不認識一個人不知道怎麼才能拿到門牌證的那個本,所以就不能辦身份證。所以,有我現在只有戶口本,還是花了二百塊求當地派出所的人給辦的。因為失業了,沒有了經濟來源,我下個月交不上房租就可能被房東趕出來了,我將餓死凍死,在沒有死之前,我總結我的這一生,歸根到底都是窮。

剛來上海時我跟其他三個同樣是農村出來的女孩子一起租房子,短短幾年期間,我們四個女子有個四種人生。一個跟一個香港人做了二奶,住高級住宅穿名牌吃大餐,每個月還有一萬塊的零花錢。一個在夜總會裏做了人人唾棄的小姐,至少不用擔心沒地兒住沒飯吃了。第三個嫁了一個同樣是農村出來打工的打工仔,剛開始還算過的去,倆個人一起打工努力,雖然租房子但是很幸福,她最大的夢想就是攢夠了錢回老家買套房子有個家。因為她一個月兩千,老公三千,想在上海買房子甚至是做夢。可是現在她老公生了場大病,花了很多錢,還被公司辭退了,現在在家養病。外來打工的都是沒任何保障的,她一個人一個月兩千塊還要應付房租水電煤費還要生活開銷還要幫老公治病,白天上班晚上還要洗衣做飯擺夜攤,讓生活拖累都看不起當年的容貌了,三十幾歲了都不敢要孩子,因為生了養不起。就這樣,她老公的老家還一個勁打電話要錢,因為全家人好不容易把孩子借到大學畢業了,不能掙了錢都便宜那個外來的女人。這是她婆婆的原話。於是這個姐姐告訴我,要嫁就嫁得好一點,至少有個房子不用生活在隨時都有可能被趕出街頭的恐懼中,要不就別嫁,不嫁一個人受窮,嫁了兩個人一共受罪,說不定你還得承擔另外一個人的窮。那怕做二奶,也千萬別嫁給一個跟你一樣窮的人 。所以,不做二奶是因為沒有機會,如果有人給我機會有人要我,我是會做到。我要求又不高,有地方住有衣服穿能吃飽飯就行了,這樣至少比做妓女強 。

我知道看到這個題目,你們一定會罵我,但請有精力想罵我的人仔細看完下面的內容,再考慮我是不是該罵. 文庫: Super Dash文庫 菁英文庫: 發表期間: 2009年12月-2015年3月: 冊數: 18卷: 小說:要聽爸爸的話! 〜小兔兔圖案〜 小說版. Tw/news/souj/3/1281756057/20060306072729

超推薦 百大良醫

‧商業周刊 2008/04/30 能進入醫界擔任醫師,都是最菁英的一群人。如果,有位醫師能得到他醫界同儕的高度推薦,那他必然是個極度受到肯定的好醫師。《商業周刊》團隊耗時半年,調查出推薦度最高前20%的「好醫師推薦榜」,而其中推薦度前5%的131位醫師,更入列為「超推薦百大好醫師」。 【文/胡釗維】

全台首度》好醫師推薦的好醫師榜

好醫師很多,但許多人想找到好醫師卻十分無助。
以口耳相傳方式,或單憑著記憶中螢光幕前出現過的名醫印象在求診,不但不讓人放心,我們也很難分辨名醫與好醫師的差別在哪裡?
你知道嗎?在我們調查的十一個科別中,全台灣區域醫院以上的主治醫師級以上醫師,就超過四千七百位。
然而一般人能夠掌握的醫療資訊極少,「我,找對了嗎?」這個問題,可能經常困擾著你、我。為此,《商業周刊》團隊花了六個月,試圖畫出一份台灣好醫師地圖。
這並不容易,因為這是國內有史以來首度進行的調查工作,就連政府機構、醫療院所或學術單位,或礙於非客觀中立,或因執行難度過高等原因,都未能順利推動。而這項破天荒的調查工作,目的有兩個:期望能滿足國人對醫界資訊透明化的需求;此外,也希望藉此樹立好醫師榜樣。

調查工作剛起步,我們就碰上兩個難題,究竟,好醫師的標準是什麼?又,誰足以來論定誰是好醫師?我們參考國外報告——美國醫療調查專業機構Castle Connolly Medical,已連續七年出版的《America’s Top Doctors》,以及日本講談社出版的《名醫推薦的名醫與醫院》,並參酌國內多位學者專家意見後,得到重要觀點:
能進入醫界擔任醫師,都是最菁英的一群人。如果,有位醫師能得到他醫界同儕的高度推薦,那他必然是個極度受到肯定的好醫師。於是,我們確定「專家推薦專家」的調查定調,透過三重管道請全台灣區域醫院以上的院長與醫師們告訴我們:「若您親友罹患相關疾病,您會願意優先推薦親友求診的醫師是哪幾位?」
多數人認為此調查非常不容易得到忙碌的醫界參與,但結果是,不僅有超過三十個國內專科醫學會的醫師們共襄盛舉,更大的突破是國內二十一家醫學中心的院長全數回卷。總計,四百七十九位醫師的參與。
在調查的十一個科別中,有超過四千七百位、區域醫院以上的主治醫師(編按:住院醫師、總醫師至少五年資歷才升主治醫師)級以上醫師,是這次的遴選門檻。經過三重管道、近五百位醫師的專業推薦下,終於產生「好醫師推薦榜」,有六百六十七位醫師入榜。這其中,獲得最高度推薦的好醫師有一百三十一位,他們獲選為這次的「超推薦百大好醫師」。四千七百分之一百三十一,入榜率低於三%。
這一百三十一位醫師分布在十一個科別,年紀最大的是七十六歲的耕莘醫院顧問醫師林瑞祥,專長糖尿病治療;年紀最輕的是三十一歲的亞東醫院腎臟內科主治醫師邱彥霖。

懂得以病人為中心! 五項特質反映好醫師最高標準

前台大醫院院長李源德曾說過,在他眼中,好醫師的標準是:「病人過世後,家屬還會打電話向你道謝。」用心出發、兼具醫術,許多好醫師「以病人為中心」的態度,可以反映在以下五項好醫師的特質:
一、擁有正確價值觀。台大醫院院長林芳郁即指出,醫師所面對的,常是一個人最重大的生命課題,這個職業特性,使得醫師的工作必須時時都謹慎,一點都不能鬆懈。
這一次在「超推薦百大好醫師」榜上的台大醫院雲林分院副院長黃瑞仁,在雲林地區建立心臟血管醫學中心,三年多來完成心導管檢查及治療二千五百多例,「開心」手術二百六十二例,造福了中部許多的患者。

二、良好的溝通技巧。這指的是,醫師問診時,是否能發自內心傾聽病人敘述,且能否清楚解釋病情。
我們發現,在「超推薦百大好醫師」榜上的醫師,有些即便求診患者很多,仍非常仔細給病患更多聆聽與照顧。《商業周刊》的一位同仁,看到本次在榜上的馬偕醫院小兒科醫師許瓊心的名字,立刻眼泛淚光,他說:「我女兒出生時只有七百克,若不是許醫師陪伴我們,我和太太不可能走得過那段辛苦的時間。她門診雖然那麼忙,但她那時每天很晚時都還會來看我的女兒,給我太太打氣。」許瓊心醫師長期致力於早產兒預防與照顧,應該還有許多小朋友的父母跟這位爸爸一樣,對她心懷感激。
然而,即使給予病人足夠的問診時間還不夠,好醫師更追求問診品質的提升。「要把病人的話都聽進去,病人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有意義的,」被許多醫師高度推薦的長庚醫院林口分院胸腔科主任郭漢彬說。

三、與時俱進的技術。為了給病患最好的治療,好醫師應不斷吸收新的醫學知識,而非以一套方法行醫多年。舉例來說,目前,光是針對乳癌的治療方式即多達五十二種,醫師的治療方式,不該再停留於只是將乳房切除。我們發現上榜的醫師,對於新知識、新技術,都非常的開放而投入,不因已經成功而自滿。
你能想像,已經擁有亞洲人工心臟移植首例紀錄,主持「開心」手術多達萬餘次的振興醫院心臟醫學中心主任魏崢,竟然還努力不倦去參加考試。去年七月,魏崢受朋友之邀參加大陸醫師執照考試,這項考試分成兩階段:操作考試與筆試,當中,操作考試是要應試醫師實際練聽診、聽腹水、插氣管、插尿管等技術,這些,都是再基本不過的手術。
魏崢指出,「我只是希望藉此告訴年輕的醫師,不要當個開得『一口』好刀的醫師,不需要絕頂聰明,但是要勤快,在掌握國際上最新技術的同時,還得要像做工藝一般,不停的練習到熟練為止。」

四、清楚醫學和自己的限度。林芳郁指出,好醫師必須清楚知道自己畢竟不是上帝,因此才能更謙虛,且願意反省自己極限所在,而將病人轉介給比自己更適合的醫師。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黃達夫經常做的一件事情:提醒同事,除了自己的醫院和院內的同事外,全台灣的醫師,甚至全世界的醫師,都是可以借重來幫助病人的資源。
照護對象幾乎都是癌末病患的長庚醫院基隆分院腫瘤科主任王正旭,對此感受尤深。年輕時的他,聽到病人抱著一絲希望問道:「我能活多久?」「醫師,這藥有五○%的存活率吧?」他會有情緒,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憤怒,但二十四年的腫瘤科醫師生涯,王正旭已有截然不同的體會。王正旭指出,治療癌症病人,不可能在一個醫師手上完成,因此,任何醫師都不應該單打獨鬥,而是投入整個癌症中心的資源。

五、團隊作戰力。由於醫學知識一日千里,加上疾病的複雜度增加,跨科別整合醫療已是現代醫療趨勢,我們發現,好醫師通常也是與同僚能夠高度協同作戰,能做主角也能做配角,能放下自我的醫師。
好醫師也有他們能力、心力的限制,他們需要團隊,他們也需要病人理解。當你找到好醫師,你知道該如何協助他們,問對問題、溝通到重點,讓他們的醫術得到更大的發揮嗎?
好醫師加上好病人,才會是最佳醫療戰力的團隊。      
波蘭醫師背景 網路大公開 【聯合報2009.   後來,我跟爸爸到弟弟的學校買了些禮品去求那個主管的副校長,好不容易把學費辦成了分學期付的那種。但就那樣,我們的錢還是不夠。那時候,我真的想到了死,我感覺活著好難,以前活著一心想讀書想出來找個好工作掙錢養家,但是一個長的不算好英語又不好 ( 我們農村的學校是不教英文的 ) 的女子想找個能掙錢的工作太難了,我又不想去放縱自己,所以一下子感覺沒了目標生活變得毫無意義,所以想死。但死也要想個辦法,能讓我死後有錢給弟弟讀書,為了這個家我可以犧牲自己。於是我想到了去撞車,去個繁華點的街頭 ( 因為在大街上車不好逃走 ) 專找好車撞,把能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都帶上身上,這樣死了至少家裏能得到一點賠償,雖然這樣做有些無恥,但開好車的人想必也不會在乎這幾個錢吧。後來,我還真的去了,但是因為那個開車的人緊刹車我不單沒被撞死反而讓人下來打了一頓,不過好在那人氣緊敗壞的拳打腳踢完我以後又把我抱起來送到了醫院,可能因為我是個女人。.   我出生在 70 年代末,家裏有三個妹妹一個弟弟加上我共五個孩子。如果有人問沒錢怎麼還生那麼多孩子,那你一定不瞭解目前中國的現狀,目前能超生的都是真正的有錢人或者真正的窮人。生孩子的原因在我看來有兩點:一是農村沒有任何娛樂,白天幹活,晚上上炕 ( 用土做的床 ) ,除了生孩子沒有其他的活動了。其實他們也不想要,只是沒有人告訴他們有效的避免方法,我親眼看到我的母親懷孕後用繩子勒想流產和吃煙灰避孕 ; 二是農村傳統的觀念和環境所決定的。農村都是粗重活,家裏沒有男人不行。農村人幾千年來的傳宗接代思想,生不出男孩子要被人欺負的。在我媽媽沒有生我弟弟之前,家族裏的人經常打罵我媽媽,村裏的小孩子也經常欺負我,罵我是:絕戶頭 ( 就是因為沒有男孩子,這戶人家從你家這裏絕了 ) 。.

因為沒有公路,那個村莊離最近的汽車站也要二十公里左右,進出村以前都是靠走,後來依賴自行車。村裏的街道同樣是坑窪不平的土路,晴天風一吹一身土,雨天出門一身泥,並且泥漿裏還有隨處可見的牛糞、馬糞、驢糞、豬糞、羊糞和雞鴨糞便等,因為在哪里牲畜沒有圈養的習慣,並且排便都要趕到大街上,怕髒了自家的院子。村裏的人一年到頭幾乎沒有吃過新鮮的蔬菜,因為哪里的土地只生產蘿蔔和白菜,當然還有紅薯,如果紅薯也算蔬菜的話。所以他們只能吃醃蘿蔔和醃白菜,別跟我說為什麼醃不炒呀,誰都知道炒的比醃的好吃,但為怕費油他們輕易不炒菜,除非過年或者家裏來了親戚。我是到了大學才在食堂裏吃了生命中的第一根油條。醫療保障就更別說了,象我的爺爺,生病了只能等死,因為沒錢看病。後來終於送到醫院了,差兩塊錢的醫藥費醫生就不給開藥 ,那還是國營的衛生院呢,我們全家人都給醫生跪下了還不行,只能眼睜睜看著爺爺死在了醫院 裏。真別告訴我農村在發展,至少我小到現在近三十年了還沒有看到我出生的那個村莊有任何變化,我不知道有生之年我能不能看到。

我出生在 70 年代末,家裏有三個妹妹一個弟弟加上我共五個孩子。如果有人問沒錢怎麼還生那麼多孩子,那你一定不瞭解目前中國的現狀,目前能超生的都是真正的有錢人或者真正的窮人 。生孩子的原因在我看來有兩點 : 一是農村沒有任何娛樂,白天幹活,晚上上炕 ( 用土做的床 ) ,除了生孩子沒有其他的活動了。其實他們也不想要,只是沒有人告訴他們有效的避免方法,我親眼看到我的母親懷孕後用繩子勒想流產和吃煙灰避孕 ; 二是農村傳統的觀念和環境所決定的。農村都是粗重活,家裏沒有男人不行。農村人幾千年來的傳宗接代思想,生不出男孩子要被人欺負的。在我媽媽沒有生我弟弟之前,家族裏的人經常打罵我媽媽,村裏的小孩子也經常欺負我,罵我是 : 絕戶頭 ( 就是因為沒有男孩子,這戶人家從你家這裏絕了 ) 。

別跟我說農民善良,因為窮和狹隘,他們的善良是相對的 。那時候家家都有向個孩子,個個都為生存掙扎,誰顧誰呀. 29   
士林地方法院醫療專業法庭多位法官支持病歷中文化,他們認為病歷是為病患存在,病患有知的權利,將與積極倡導病歷中文化的高克培醫師合作,推動病歷中文化。 士林地方法院民事庭共有六位醫療專業庭法官,有四位支持病歷改以中文撰寫。承審民事、醫療糾紛案件多年的法官張國勳表示,法官審判的基礎,要先知道醫師所寫病歷內容。 張國勳表示,多年來,他屢次要求涉訟的醫院或醫師將病歷譯成中文,都遭醫院以擔心病患或家屬會以中文、英文語意的落差或誤解,做為攻擊醫師、控告醫師偽造文書等理由而回絕,要醫院將病歷譯成中文,「簡直比登天還難。」 法官方彬彬表示,法官雖然不懂醫學專業,仍有依據邏輯判斷對錯的能力,透過病歷掌握醫師診治過程是否合乎邏輯,再參考醫事審議委員會的鑑定結果,做出正確的判斷。她說,法官如果連最基本的病歷都無法掌握,司法只會被醫界牽著鼻子走。 庭長黃小瑩指出,九十六年間即有法官建議病歷應該中文化。她說,審理醫療糾紛案時看醫師手寫的英文病歷最痛苦,許多醫師字跡潦草,光是查醫學字典辨識病名就花掉許多時間。  
病歷害他多挨刀? 醫判不起訴 【聯合報記者劉峻谷 2009. 其實誰都明白他是看我們家出了兩個大學生不服氣,故意叼難,因為他一向是村裏的王,想吃誰家的就去誰家裏吃飯,想找誰家的女人就去找誰家的女人,只有我們家一向不賣他的帳。鄉鄰更不可能借到錢,一是誰家都窮,自己還顧不住那顧得上管別人 ; 二是農村人在那種自然環境下不可能大度、善良。你比他們窮他們看不起你不想搭理你,因為光怕你去找他借錢 ; 你比他們富他們就會巴結你討好你,因為想從你哪里沾點光撈點便 宜。自家親戚也一樣 ,而當時我們在哪里算是窮的人家,都是因為我跟弟弟讀書讀的。而沒有讀書的人家孩子早早出去打工,就算幹建築隊也能掙些錢,還不影響農忙時回家種田。我們讀那麼多年書讀成了不能挑不能扛又不好找工作的無用人。

後來,我跟爸爸到弟弟的學校買了些禮品去求那個主管的副校長,好不容易把學費辦成了分學期付的那種。但就那樣,我們的錢還是不夠。那時候,我真的想到了死,我感覺活著好難,以前活著一心想讀書想出來找個好工作掙錢養家,但是一個長的不算好英語又不好 ( 我們農村的學校是不教英文的 ) 的女子想找個能掙錢的工作太難了,我又不想去放縱自己,所以一下子感覺沒了目標生活變得毫無意義,所以想死。但死也要想個辦法,能讓我死後有錢給弟弟讀書,為了這個家我可以犧牲自己。於是我想到了去撞車,去個繁華點的街頭 ( 因為在大街上車不好逃走 ) 專找好車撞,把能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都帶上身上,這樣死了至少家裏能得到一點賠償,雖然這樣做有些無恥,但開好車的人想必也不會在乎這幾個錢吧 。後來,我還真的去了,但是因為那個開車的人緊刹車我不單沒被撞死反而讓人下來打了一頓,不過好在那人氣緊敗壞的拳打腳踢完我以後又把我抱起來送到了醫院,可能因為我是個女人。

讀到這裏的人可能不相信,但實事上就是這樣,雖然我把這件事寫的很簡單,但我並不想回快,雖然這是我一輩子最值得回憶的內容。那個人把我送到了醫院然後問我是不是想死,於是我告訴了他我的想法和處境,後來他扔給了我五千塊錢走了。這是我遇到的幫助我最大的人,我不知道他叫什麼多大住在哪里做什麼工作,我曾經想過要找到他報答他。可惜事後沒等我找到他員警就來找我了,給我錢的那個人因為犯毒被抓了 ,從員警嘴裏我才知道了他的名字,這個名字我會一生銘記的。請不要懷疑這件事的真實性,可能是我述說的不夠好,但事情是真的,當時所在城市的報紙上曾經報導過員警抓獲這個案件的事,聽說他被判了無期,我現在還記得調查我的那員警。後來我去憑名字去監獄找過他,那個接待我的員警騙了我一百塊錢的打車費說是找人幫我去問,結果也沒有問到。我現在還是不知道他關在哪里,如果能找到一定會去看他的。

現在我在上海,因為聽人說上海工資高所以過來的。但是一個年近三十長得又不算漂亮學中文不懂英文的女子在上海能找到工作就不算了,還說什麼掙錢的好工作呢。我現在在一家公司做文員,一個月一千八沒有獎金。房子是跟人合租的水電費全包每月六百,每個月要給家裏寄八百塊,剩四百要應付吃飯交通還有生活開銷,除了必須只能從吃飯上省每天只吃一頓飯。最怕的就是生病,生病了拿不到工資還得交房租,醫藥費更是可怕。前些天因為營養不良暈倒被送到了醫院,我到了醫院就清醒了一直跟醫生說沒事,但醫生還是給我做這個檢查做那個檢查那個檢查花了一千多塊,我沒病死差點嚇死了。

現在,我失業了,因為沒有身份證,公司把我開除了,因為我拿的是畢業是學校給發的管十年的身份證,現在已經到期了。我曾回老家下戶口,村裏戶口因為讀書簽出去了就不能下農村戶口了,又到老家所在的縣城去下,先是辦了個集體戶口,後來辦身份證的時候說必須得有門牌號才能辦,我在縣城沒有住所又不認識一個人不知道怎麼才能拿到門牌證的那個本,所以就不能辦身份證。所以,有我現在只有戶口本,還是花了二百塊求當地派出所的人給辦的。因為失業了,沒有了經濟來源,我下個月交不上房租就可能被房東趕出來了,我將餓死凍死,在沒有死之前,我總結我的這一生,歸根到底都是窮。

剛來上海時我跟其他三個同樣是農村出來的女孩子一起租房子,短短幾年期間,我們四個女子有個四種人生。一個跟一個香港人做了二奶,住高級住宅穿名牌吃大餐,每個月還有一萬塊的零花錢。一個在夜總會裏做了人人唾棄的小姐,至少不用擔心沒地兒住沒飯吃了。第三個嫁了一個同樣是農村出來打工的打工仔,剛開始還算過的去,倆個人一起打工努力,雖然租房子但是很幸福,她最大的夢想就是攢夠了錢回老家買套房子有個家。因為她一個月兩千,老公三千,想在上海買房子甚至是做夢。可是現在她老公生了場大病,花了很多錢,還被公司辭退了,現在在家養病。外來打工的都是沒任何保障的,她一個人一個月兩千塊還要應付房租水電煤費還要生活開銷還要幫老公治病,白天上班晚上還要洗衣做飯擺夜攤,讓生活拖累都看不起當年的容貌了,三十幾歲了都不敢要孩子,因為生了養不起。就這樣,她老公的老家還一個勁打電話要錢,因為全家人好不容易把孩子借到大學畢業了,不能掙了錢都便宜那個外來的女人。這是她婆婆的原話。於是這個姐姐告訴我,要嫁就嫁得好一點,至少有個房子不用生活在隨時都有可能被趕出街頭的恐懼中,要不就別嫁,不嫁一個人受窮,嫁了兩個人一共受罪,說不定你還得承擔另外一個人的窮。那怕做二奶,也千萬別嫁給一個跟你一樣窮的人 。所以,不做二奶是因為沒有機會,如果有人給我機會有人要我,我是會做到。我要求又不高,有地方住有衣服穿能吃飽飯就行了,這樣至少比做妓女強 。

我知道看到這個題目,你們一定會罵我,但請有精力想罵我的人仔細看完下面的內容,再考慮我是不是該罵. 止、擱置了做作業了。 【記】ab-away , hor(聯想 hole 及 ㄏㄡˋ) – “ㄏㄡ ˋ”. 29
 
繼網路流傳波蘭醫學生回台考取住院醫師名單後,最近網路更貼出這些波蘭醫學生或醫師的家長,其中不乏知名醫師,連在那家醫院任職都被公布。名單在網路上一再被轉寄,波蘭醫學生及家長不滿被「人肉搜索」,覺得隱私權嚴重受到侵犯 。 國內醫學生表示,他們雖擔心「波波」家長資歷顯赫,在重視血統的白色巨塔裡,未來他們將面臨立足點不公平的競爭,但他們也不完全支持「人肉搜索」,認為對醫學生形象有負面影響。 「波蘭醫師一覽表(POPO OUT)」部落格,開宗明義寫道:提供波蘭醫師名錄給民眾就醫時參考。並歡迎大家透過電子郵件提供名單,包括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醫務長林式穀,新光醫院腫瘤治療科主任季匡華、台中榮總精神科主任卓良珍等人,都被點名。 林式穀說,他從不諱言女兒在波蘭讀醫學院,女兒對醫學有興趣,國內醫學院搶破頭,北一女畢業時剛好有朋友要去波蘭,所以就去申請了。林式穀認為,如果醫學生為公益事務抗議,民眾比較能認同,若僅擔心就業機會被搶,著力點就太弱了。 季匡華的兒子季懋欣目前就讀波蘭羅茲(Lodz)大學醫學系,他認為國內醫學生對波蘭、歐洲學制的了解並不正確,他也質疑:「針對我就好,為什麼要拉父親下水?」 開業婦產科醫師徐鴻洋有兩名兒子在波蘭習醫,女兒在台北醫學大學讀醫學系也被寫出來。他說,女兒北一女畢業後考上北醫,他不明白「為何連女兒被扯進去」。 名單中部分資訊的確有誤,台大醫院外科住院醫師甄選被拒的事件主角,一度被說成父親是台大醫院前外科主任張金堅。張金堅澄清,他只有兩個女兒,大女兒台大園藝系畢業、二女兒赴加拿大取得經濟暨心理雙學士。他無奈表示,不懂自己為何憑白「多一個女兒」?這項錯誤資訊已在部落格裡被更正,並向張金堅致歉。 外傳「POPO OUT」是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學生柳林瑋製作,他則否認。目前擔任台灣醫學生聯合會幹部的柳林瑋說,醫師學、經歷可以公開查詢,但隱私權不應被侵犯,他也擔心此事影響國內醫學生、醫界形象,並模糊焦點,他曾試圖跟板主連絡,但都沒有回應。 
 
波波意見/可從嚴把關 但手段要合理 【聯合報╱記者劉惠敏 2009.  
⋯⋯

 
 

20% 靠的是智商, 80%

1
2
3
4

100%. 來源:華聲線上
當弟弟考上大學的時候,那近萬元的天價學費把我們全家都嚇傻了。我們去辦助學代款辦不下來,因為村裏不給出證明,村主任 ( 我們哪里叫支書 ) 說我們家不符合條件,他的意思是說只有孤兒或者單親無生活保障的孩子才能辦,你們家又不符合條件。父母都健在,女兒又是大學生能掙錢,憑什麼辦這個.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Tw/news/souj/3/1281756057/20060306072729

超推薦 百大良醫

‧商業周刊 2008/04/30 能進入醫界擔任醫師,都是最菁英的一群人。如果,有位醫師能得到他醫界同儕的高度推薦,那他必然是個極度受到肯定的好醫師。《商業周刊》團隊耗時半年,調查出推薦度最高前20%的「好醫師推薦榜」,而其中推薦度前5%的131位醫師,更入列為「超推薦百大好醫師」。 【文/胡釗維】

全台首度》好醫師推薦的好醫師榜

好醫師很多,但許多人想找到好醫師卻十分無助。
以口耳相傳方式,或單憑著記憶中螢光幕前出現過的名醫印象在求診,不但不讓人放心,我們也很難分辨名醫與好醫師的差別在哪裡?
你知道嗎?在我們調查的十一個科別中,全台灣區域醫院以上的主治醫師級以上醫師,就超過四千七百位。
然而一般人能夠掌握的醫療資訊極少,「我,找對了嗎?」這個問題,可能經常困擾著你、我。為此,《商業周刊》團隊花了六個月,試圖畫出一份台灣好醫師地圖。
這並不容易,因為這是國內有史以來首度進行的調查工作,就連政府機構、醫療院所或學術單位,或礙於非客觀中立,或因執行難度過高等原因,都未能順利推動。而這項破天荒的調查工作,目的有兩個:期望能滿足國人對醫界資訊透明化的需求;此外,也希望藉此樹立好醫師榜樣。

調查工作剛起步,我們就碰上兩個難題,究竟,好醫師的標準是什麼?又,誰足以來論定誰是好醫師?我們參考國外報告——美國醫療調查專業機構Castle Connolly Medical,已連續七年出版的《America’s Top Doctors》,以及日本講談社出版的《名醫推薦的名醫與醫院》,並參酌國內多位學者專家意見後,得到重要觀點:
能進入醫界擔任醫師,都是最菁英的一群人。如果,有位醫師能得到他醫界同儕的高度推薦,那他必然是個極度受到肯定的好醫師。於是,我們確定「專家推薦專家」的調查定調,透過三重管道請全台灣區域醫院以上的院長與醫師們告訴我們:「若您親友罹患相關疾病,您會願意優先推薦親友求診的醫師是哪幾位?」
多數人認為此調查非常不容易得到忙碌的醫界參與,但結果是,不僅有超過三十個國內專科醫學會的醫師們共襄盛舉,更大的突破是國內二十一家醫學中心的院長全數回卷。總計,四百七十九位醫師的參與。
在調查的十一個科別中,有超過四千七百位、區域醫院以上的主治醫師(編按:住院醫師、總醫師至少五年資歷才升主治醫師)級以上醫師,是這次的遴選門檻。經過三重管道、近五百位醫師的專業推薦下,終於產生「好醫師推薦榜」,有六百六十七位醫師入榜。這其中,獲得最高度推薦的好醫師有一百三十一位,他們獲選為這次的「超推薦百大好醫師」。四千七百分之一百三十一,入榜率低於三%。
這一百三十一位醫師分布在十一個科別,年紀最大的是七十六歲的耕莘醫院顧問醫師林瑞祥,專長糖尿病治療;年紀最輕的是三十一歲的亞東醫院腎臟內科主治醫師邱彥霖。

懂得以病人為中心! 五項特質反映好醫師最高標準

前台大醫院院長李源德曾說過,在他眼中,好醫師的標準是:「病人過世後,家屬還會打電話向你道謝。」用心出發、兼具醫術,許多好醫師「以病人為中心」的態度,可以反映在以下五項好醫師的特質:
一、擁有正確價值觀。台大醫院院長林芳郁即指出,醫師所面對的,常是一個人最重大的生命課題,這個職業特性,使得醫師的工作必須時時都謹慎,一點都不能鬆懈。
這一次在「超推薦百大好醫師」榜上的台大醫院雲林分院副院長黃瑞仁,在雲林地區建立心臟血管醫學中心,三年多來完成心導管檢查及治療二千五百多例,「開心」手術二百六十二例,造福了中部許多的患者。

二、良好的溝通技巧。這指的是,醫師問診時,是否能發自內心傾聽病人敘述,且能否清楚解釋病情。
我們發現,在「超推薦百大好醫師」榜上的醫師,有些即便求診患者很多,仍非常仔細給病患更多聆聽與照顧。《商業周刊》的一位同仁,看到本次在榜上的馬偕醫院小兒科醫師許瓊心的名字,立刻眼泛淚光,他說:「我女兒出生時只有七百克,若不是許醫師陪伴我們,我和太太不可能走得過那段辛苦的時間。她門診雖然那麼忙,但她那時每天很晚時都還會來看我的女兒,給我太太打氣。」許瓊心醫師長期致力於早產兒預防與照顧,應該還有許多小朋友的父母跟這位爸爸一樣,對她心懷感激。
然而,即使給予病人足夠的問診時間還不夠,好醫師更追求問診品質的提升。「要把病人的話都聽進去,病人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有意義的,」被許多醫師高度推薦的長庚醫院林口分院胸腔科主任郭漢彬說。

三、與時俱進的技術。為了給病患最好的治療,好醫師應不斷吸收新的醫學知識,而非以一套方法行醫多年。舉例來說,目前,光是針對乳癌的治療方式即多達五十二種,醫師的治療方式,不該再停留於只是將乳房切除。我們發現上榜的醫師,對於新知識、新技術,都非常的開放而投入,不因已經成功而自滿。
你能想像,已經擁有亞洲人工心臟移植首例紀錄,主持「開心」手術多達萬餘次的振興醫院心臟醫學中心主任魏崢,竟然還努力不倦去參加考試。去年七月,魏崢受朋友之邀參加大陸醫師執照考試,這項考試分成兩階段:操作考試與筆試,當中,操作考試是要應試醫師實際練聽診、聽腹水、插氣管、插尿管等技術,這些,都是再基本不過的手術。
魏崢指出,「我只是希望藉此告訴年輕的醫師,不要當個開得『一口』好刀的醫師,不需要絕頂聰明,但是要勤快,在掌握國際上最新技術的同時,還得要像做工藝一般,不停的練習到熟練為止。」

四、清楚醫學和自己的限度。林芳郁指出,好醫師必須清楚知道自己畢竟不是上帝,因此才能更謙虛,且願意反省自己極限所在,而將病人轉介給比自己更適合的醫師。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黃達夫經常做的一件事情:提醒同事,除了自己的醫院和院內的同事外,全台灣的醫師,甚至全世界的醫師,都是可以借重來幫助病人的資源。
照護對象幾乎都是癌末病患的長庚醫院基隆分院腫瘤科主任王正旭,對此感受尤深。年輕時的他,聽到病人抱著一絲希望問道:「我能活多久?」「醫師,這藥有五○%的存活率吧?」他會有情緒,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憤怒,但二十四年的腫瘤科醫師生涯,王正旭已有截然不同的體會。王正旭指出,治療癌症病人,不可能在一個醫師手上完成,因此,任何醫師都不應該單打獨鬥,而是投入整個癌症中心的資源。

五、團隊作戰力。由於醫學知識一日千里,加上疾病的複雜度增加,跨科別整合醫療已是現代醫療趨勢,我們發現,好醫師通常也是與同僚能夠高度協同作戰,能做主角也能做配角,能放下自我的醫師。
好醫師也有他們能力、心力的限制,他們需要團隊,他們也需要病人理解。當你找到好醫師,你知道該如何協助他們,問對問題、溝通到重點,讓他們的醫術得到更大的發揮嗎?
好醫師加上好病人,才會是最佳醫療戰力的團隊。      
波蘭醫師背景 網路大公開 【聯合報2009. 29   
台灣有不少醫師世家,醫師父子、夫妻、連襟、兄弟檔特別多,有人形容:「任何一位醫師的訃聞上,親屬名單隨便找一找,至少有三、五人也是醫師。」 這個說法絕不誇張,已故醫界耆宿魏火曜、弟弟魏炳炎、長子魏達成、三子魏拙夫、孫子魏柏立,四代十餘人都是醫師;台北榮總院長林芳郁的父親是羅東開業醫師,太太林靜芸的家族,從外公陳水潭一脈相傳,父親林秋江、叔叔林秋華、哥哥林愷碩,到女兒林之昀都是醫師。 另一個著名的醫師世家則屬前衛生署長侯勝茂一家,他父親侯水勝是嘉義名醫,兄長侯勝浤、弟弟侯勝博,太太劉秀雯,兒子侯君翰、女兒侯君穎,都是醫師。 台南已故名醫韓石泉育有六子,五個兒子都是醫師,唯一不當醫師的兒子娶女醫師為妻;郭綜合醫院總裁郭國銓一門八位博士,其中七人是醫學博士,第三代孫子也多半念醫學系,懸壺世家綿延不絕。 台灣早期醫師均屬社會菁英,不少政商豪門爭相與醫師聯姻,國民黨主席吳伯雄的家族,除父親吳鴻麟是醫師,另有三位叔伯也是醫師,大姊夫是台灣肝炎之父宋瑞樓、堂兄是前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吳運東。前衛生署長張博雅和詹啟賢家族成員,也不乏由醫轉政的例子。 醫界「近親繁殖」特別嚴重?家族中有十多人從醫的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認為,醫師大半時間都待在象牙塔內,環境極為封閉,「怎麼挑還是挑上同業」。 林芳郁說,他們家庭教育非常開明,一子一女各有其志向,沒有刻意安排,老大學的是化工,老二則追隨媽媽走整形外科;劉秀雯則把他們一家四口都是醫師歸為「上天的安排」。一名補教業者不諱言,不少大學醫學系重考生出自醫師世家,從小背負著父母期望,還有「先生娘」天天帶著便當陪孩子補習,用心良苦,孩子壓力也很大。  
法官醫師 合倡中文病歷【聯合報╱記者劉峻谷2009. 29 
 
子女在波蘭學醫的醫師家長表示,為了國人醫療權益,他們贊成從醫師國考等方式從嚴把關,但手段必須合理,並非歧視特定學歷,用不同標準排除外國留學生。 新光醫院腫瘤科主任季匡華的兒子季懋欣,目前就讀波蘭羅茲大學醫學系四年級,當年他在台學測成績六十五級分,同級分同學上台大昆蟲學系,家人認為重考上醫學系絕對沒問題,但他不想重考。季懋欣語文能力不錯、托福成績名列前茅,在父母支持下,自己申請進入六年制羅茲大學的英語授課班。 台灣醫學生質疑波蘭醫學生沒有實習、臨床經驗。季懋欣說,至少他就讀的大學和一般歐洲學制要求一致,早上在醫院學習、下午上基礎課程,從一年級開始,每年暑假至少要見習四周。六年畢業後,雖會先拿到畢業證書,但同樣必須實習一年,才能成為正式醫師,他考慮回台或到英國等地實習。 季懋欣說,當年曾問教育部,得到的回答是赴歐念書,回來即可參加醫師國考,但若需要透過考試來檢驗他的學歷,只要考試公平,他願意一試。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醫務長林式穀表示,他贊成教育部或衛生署從醫師國考把關,不論是那個國家的醫學院畢業,學生只要通過考試,就等同醫師資格。 林式穀說,醫師是很辛苦的行業,現在英國、法國醫師收入都很低,當地也缺醫師,美國醫師收入還不錯,但醫學院學費太高,政府會將公費學生送到歐洲國家就讀。林式穀感慨,醫學是一門很嚴謹的學問,當醫師不需要太聰明的人,但是要有心。 新光醫院腫瘤治療科主任季匡華說,台灣醫學生不瞭解全貌,衛生單位不能不瞭解,「從嚴把關是對的、不過手段必須合情理」,而非歧視各國都承認的學歷。他提醒,台灣醫學生十八歲聯考考贏了,不代表到了廿五歲、卅歲還是比別人優秀。  
台生觀點/見習非實習 不應參加國考【聯合報╱記者陳惠惠 2009. 其實誰都明白他是看我們家出了兩個大學生不服氣,故意叼難,因為他一向是村裏的王,想吃誰家的就去誰家裏吃飯,想找誰家的女人就去找誰家的女人,只有我們家一向不賣他的帳。鄉鄰更不可能借到錢,一是誰家都窮,自己還顧不住那顧得上管別人 ; 二是農村人在那種自然環境下不可能大度、善良。你比他們窮他們看不起你不想搭理你,因為光怕你去找他借錢 ; 你比他們富他們就會巴結你討好你,因為想從你哪里沾點光撈點便 宜。自家親戚也一樣 ,而當時我們在哪里算是窮的人家,都是因為我跟弟弟讀書讀的。而沒有讀書的人家孩子早早出去打工,就算幹建築隊也能掙些錢,還不影響農忙時回家種田。我們讀那麼多年書讀成了不能挑不能扛又不好找工作的無用人。

後來,我跟爸爸到弟弟的學校買了些禮品去求那個主管的副校長,好不容易把學費辦成了分學期付的那種。但就那樣,我們的錢還是不夠。那時候,我真的想到了死,我感覺活著好難,以前活著一心想讀書想出來找個好工作掙錢養家,但是一個長的不算好英語又不好 ( 我們農村的學校是不教英文的 ) 的女子想找個能掙錢的工作太難了,我又不想去放縱自己,所以一下子感覺沒了目標生活變得毫無意義,所以想死。但死也要想個辦法,能讓我死後有錢給弟弟讀書,為了這個家我可以犧牲自己。於是我想到了去撞車,去個繁華點的街頭 ( 因為在大街上車不好逃走 ) 專找好車撞,把能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都帶上身上,這樣死了至少家裏能得到一點賠償,雖然這樣做有些無恥,但開好車的人想必也不會在乎這幾個錢吧 。後來,我還真的去了,但是因為那個開車的人緊刹車我不單沒被撞死反而讓人下來打了一頓,不過好在那人氣緊敗壞的拳打腳踢完我以後又把我抱起來送到了醫院,可能因為我是個女人。

讀到這裏的人可能不相信,但實事上就是這樣,雖然我把這件事寫的很簡單,但我並不想回快,雖然這是我一輩子最值得回憶的內容。那個人把我送到了醫院然後問我是不是想死,於是我告訴了他我的想法和處境,後來他扔給了我五千塊錢走了。這是我遇到的幫助我最大的人,我不知道他叫什麼多大住在哪里做什麼工作,我曾經想過要找到他報答他。可惜事後沒等我找到他員警就來找我了,給我錢的那個人因為犯毒被抓了 ,從員警嘴裏我才知道了他的名字,這個名字我會一生銘記的。請不要懷疑這件事的真實性,可能是我述說的不夠好,但事情是真的,當時所在城市的報紙上曾經報導過員警抓獲這個案件的事,聽說他被判了無期,我現在還記得調查我的那員警。後來我去憑名字去監獄找過他,那個接待我的員警騙了我一百塊錢的打車費說是找人幫我去問,結果也沒有問到。我現在還是不知道他關在哪里,如果能找到一定會去看他的。

現在我在上海,因為聽人說上海工資高所以過來的。但是一個年近三十長得又不算漂亮學中文不懂英文的女子在上海能找到工作就不算了,還說什麼掙錢的好工作呢。我現在在一家公司做文員,一個月一千八沒有獎金。房子是跟人合租的水電費全包每月六百,每個月要給家裏寄八百塊,剩四百要應付吃飯交通還有生活開銷,除了必須只能從吃飯上省每天只吃一頓飯。最怕的就是生病,生病了拿不到工資還得交房租,醫藥費更是可怕。前些天因為營養不良暈倒被送到了醫院,我到了醫院就清醒了一直跟醫生說沒事,但醫生還是給我做這個檢查做那個檢查那個檢查花了一千多塊,我沒病死差點嚇死了。

現在,我失業了,因為沒有身份證,公司把我開除了,因為我拿的是畢業是學校給發的管十年的身份證,現在已經到期了。我曾回老家下戶口,村裏戶口因為讀書簽出去了就不能下農村戶口了,又到老家所在的縣城去下,先是辦了個集體戶口,後來辦身份證的時候說必須得有門牌號才能辦,我在縣城沒有住所又不認識一個人不知道怎麼才能拿到門牌證的那個本,所以就不能辦身份證。所以,有我現在只有戶口本,還是花了二百塊求當地派出所的人給辦的。因為失業了,沒有了經濟來源,我下個月交不上房租就可能被房東趕出來了,我將餓死凍死,在沒有死之前,我總結我的這一生,歸根到底都是窮。

剛來上海時我跟其他三個同樣是農村出來的女孩子一起租房子,短短幾年期間,我們四個女子有個四種人生。一個跟一個香港人做了二奶,住高級住宅穿名牌吃大餐,每個月還有一萬塊的零花錢。一個在夜總會裏做了人人唾棄的小姐,至少不用擔心沒地兒住沒飯吃了。第三個嫁了一個同樣是農村出來打工的打工仔,剛開始還算過的去,倆個人一起打工努力,雖然租房子但是很幸福,她最大的夢想就是攢夠了錢回老家買套房子有個家。因為她一個月兩千,老公三千,想在上海買房子甚至是做夢。可是現在她老公生了場大病,花了很多錢,還被公司辭退了,現在在家養病。外來打工的都是沒任何保障的,她一個人一個月兩千塊還要應付房租水電煤費還要生活開銷還要幫老公治病,白天上班晚上還要洗衣做飯擺夜攤,讓生活拖累都看不起當年的容貌了,三十幾歲了都不敢要孩子,因為生了養不起。就這樣,她老公的老家還一個勁打電話要錢,因為全家人好不容易把孩子借到大學畢業了,不能掙了錢都便宜那個外來的女人。這是她婆婆的原話。於是這個姐姐告訴我,要嫁就嫁得好一點,至少有個房子不用生活在隨時都有可能被趕出街頭的恐懼中,要不就別嫁,不嫁一個人受窮,嫁了兩個人一共受罪,說不定你還得承擔另外一個人的窮。那怕做二奶,也千萬別嫁給一個跟你一樣窮的人 。所以,不做二奶是因為沒有機會,如果有人給我機會有人要我,我是會做到。我要求又不高,有地方住有衣服穿能吃飽飯就行了,這樣至少比做妓女強 。

我知道看到這個題目,你們一定會罵我,但請有精力想罵我的人仔細看完下面的內容,再考慮我是不是該罵. Com/tayiu/2969996   天堂不撤守-啟動病歷中文化,捨葉署長其誰?>中時09-06-01陳長文
   五月初,筆者曾在本欄針對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希望衛生署長葉金川能為眾多無聲的病患權益發聲。不久,衛生署醫事處的石處長向筆者表示葉署長因為出席世衛大會,而未能親自回應這個題目。石處長也提供了一些寶貴的意見。但筆者仍希望就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再次就教於葉署長。 
   由於筆者最近正在進行癌症治療的後續療程,因此有更多機會就病歷中文化的問題,和醫生朋友交換意見。然而,多數人都不否認病歷中文化的正當性,只是在政策的優先次序或相關的配套問題有疑慮。大致可歸納如下: 
   一、認為病歷電子化應該更優先於病歷中文化的問題。然筆者認為兩者並不衝突,醫政機關在推動病歷電子化的同時,也可以推動病歷中文化。 
   二、病歷品質的問題更迫切,有些醫生連英文病歷都未必寫得好。但筆者認為落實病歷中文化其實正可以加速提升病歷的品質,因為病歷品質的高下顯然以大多數人易懂的中文寫作時較易判斷。    三、病歷中文化牽涉到的是前端的醫學教學的問題,要從教育著手。然而,教育往往有其「市場導向」,如果台灣並沒有一個實務上撰寫中文病歷的醫事工作環境,不管是醫學教授或醫學院學生也都較難感受到改變的壓力。換言之,病歷中文化政策與醫學教學改革具有相輔相成的關係。    四、病歷中文化會加重醫生的負擔。大多數的醫生都習慣以英文寫病歷,改為中文,當然會增加不便、加重負擔,而且一般來說中文寫病歷(或電腦打字)似乎較用英文更為費時,特別是健保給付已經相當的緊縮,若貿然實施,可能會壓迫醫生的問診時間。但當筆者進一步問,若聘助手協助醫生登鍵中文病歷,可不可以改善?許多醫生回答是應可改善,但要多花一些成本。換言之,這又回到了政府的「資源分配」問題,很多人不解筆者為什麼要不斷的詬病政府花費七百五十億購買三十架無用的阿帕契攻擊直昇機,殊不知,這些天價經費的零頭,很可能就能補足許多不足的醫療或社福資源。    筆者在五月五日發現了膀胱腫瘤。這讓我有特別的感謝與感慨,感謝的是,遇到很多細心好醫生,盡心竭力提供最好的醫療照顧。感慨的是,一方面,不論在主客觀條件上,我都有較充分的條件,取得有關我病情的詳細資訊。但即便如此,如果有中文病歷,對我仍是一種方便,可以用最親切的語言認識病情;二方面,對許多資訊相對弱勢或英文能力較欠缺的民眾來說,英文病歷有寫和沒寫有什麼差別呢?    葉署長曾留學海外,英文造詣自然不錯。但身為政務官,能不能將心比心把自己想像成不懂英文的民眾,去想像面對病歷史爬滿看不懂文字的憂慌呢?病歷的功能固然是為便利醫事環節中的溝通之用。但是,更要顧及病人和家屬的「知」的需要。更何況,病歷中文化後,由於病人較易理解文件記載上的病歷資訊,一方面可以發揮偵錯效果,當病患發現病歷記載與病情不符時,即可向醫生反映;二方面,當醫療糾紛發生時,由於中文病歷記載較無資訊障礙,承審法官就不用面對,英文病歷在病患看不懂的情況下,賦予證據力公不公平的疑慮;三方面可以發揮監督的效果,避免極少數不肖醫生用口說A病卻報B病的方式詐領健保費。    最後,並不是要立刻實施病歷中文化,但既然許多人都「客氣地」肯定病歷中文化的正當性,那麼,衛生署至少應該宣示「啟動」病歷中文化的計畫,衛生署可否告訴我們,何時是「起點」呢?何不把病病歷中文化當作中華民國一百年時給病患朋友的賀禮,宣示在民國一百年實施。而不是用「病歷中文化很好,但不是最迫切優先的醫事改革項目,還不到推動的時機」的說詞推拖。    還是要再問,如果德國、法國、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是用官方語言作為病歷語言,別的國家能,為什麼台灣不能?而筆者更要問葉署長,在病歷中文化的問題上,如果向以魄力得到民眾肯定的葉金川署長不關心,還有誰有能力關心呢?(作者為律師,法學教授)
http://blog. 29   
三軍總醫院神經內科醫師林俊杰表示,打鼾是呼吸道某個部位阻塞,導致呼吸頻率延遲,常見手術方法是將懸壅垂顎咽整形縮小。 林俊杰解釋,舌下根和懸壅垂的相對位置,「懸壅垂是八里、舌下根是淡水」,舌下根如面積太大,睡覺時舌根往後倒也會阻塞部分呼吸道,舌根縮小與整修懸壅垂有相同的目的。 懸壅垂開刀術後,患者可能會有鼻音、喝水會嗆到等,有百分之五十的人,一年後會復發。醫師通常建議患者先減重、特別是睡前不可吃太多東西,側睡讓呼吸道面積增大,嘗試戴陽壓持續呼吸器面罩,如果都沒有效,開刀是最後選項。  
大陸醫師 白話文寫病歷【聯合報記者劉峻谷09. 止、擱置了做作業了。 【記】ab-away , hor(聯想 hole 及 ㄏㄡˋ) – “ㄏㄡ ˋ”.

One Comment

  1. Wulf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