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論文作家

(Robert Burton, The Anatomy of Melancholy 1621, part 2, section 2, member 4, qtd. 3
    入學前學歷:東京女子大學英語專攻部
    備考:聽講生(英文學講讀)
 
11  磯 愛子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10. 特藏: 全部 期刊合訂本JCD 一般圖書(兒童) 大陸期刊合訂本 小冊子(兒童) 中文期刊合訂本 幻燈片 文學教育(兒童) 日文期刊合訂本 台灣學術電子書 光碟 地圖集 行動載具 西文期刊合訂本 作品評介欣賞(兒童) 作家作品論(兒童) 兒童文學 珍善本書 音樂CD 書目索引(兒童) 書期資料 參考書 參考書(兒童) 教科書 教師指定參考書 理論研究(兒童) 報紙 期刊 期刊附件CD 畫冊(兒童) 電子書閱讀器 電子碟片(兒童) 圖書 圖畫書(兒童) 漫畫書(兒童) 網路資源 誌史(兒童) 影音光碟 影碟 數位化論文電子書 數位影音光碟 樂譜 錄音帶 錄音帶(兒童) 錄影帶 錄影帶(兒童) 藍光數位影音光碟. Program in Computational Biology)為兩校師資共同授課學程。治安方面,匹大座落在匹茲堡市郊的Oakland地區,治安良好,非常適合生活及學習的環境。匹茲堡是全美犯罪率最低的城市之一。2009年,經濟學人周刊(The Economist)把匹茲堡評為美國最適宜居住的城市。同時於2010年,富比士雜誌(Forbes)亦評匹茲堡為美國最適宜居住的城市。此外,在2012年,根據康乃狄克州立中央大學歷經數年時間對美國五十座主要城市市民閱讀書報喜好度展開調查,評估每座城市的書店數量,圖書館資源規模,報紙發行量,教育水平,網際網路資源等,最終得出匹茲堡為美國第四大最好讀書城市(America’s most literate city),其他前四座城市依序為華盛頓DC,西雅圖及明尼阿波利斯。. 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 外語教育哲學博士

2. 15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館訊新123期(電子版69期)由校史館張安明小姐于2010-06-30撰冩的校史故事《蔡邦華院長與接收臺大詩作》,提及筆者去年參訪貴校所提供的照片和詩作。文中特别提到臺大早期人物照片十分稀少,置頂照片中的人物,影像模糊有點兒難以辨認,希望大家一起來幫忙辨識臺大早期的重要人物。
 
1945年8月,日本戰敗投降,臺灣重回中國版圖,當時國民政府教育部委派中央研究院植物研究所所長羅宗洛為首的包括浙江大學蔡邦華、陳建功、蘇步青、中央大學陸志鴻、馬廷英等五人组成臺灣教育輔導委員會來臺接收臺北帝國大學,羅宗洛接任代理校長,改制為國立臺灣大學。他應該是國立臺灣大學的首任校長。當時聘任陳建功為教務長、陳兼善(達夫)為總務長、蘇步青為理學院院長、蔡邦華為農學院院長、杜聰明為醫學院院長、陸志鴻為工學院院長(参見李東華、楊宗霖編校,臺大出版中心出版的羅宗洛校長與臺大相關史料集)。他們都是臺大早期的重要人物。
 
本人為此做了點功課,我聯絡了羅宗洛校長的長子,如今已是82歲老人的羅邦煦先生和首任國立臺灣大學教務長陳建功先生的兒子,中國科學院院士陳翰馥先生及其弟陳翰晉先生。在他們的大力協助下,將置頂照片中的人物基本辨認清楚,而且他們還各自分别提供了四張照片及羅宗洛校長的日記作斧正。
 
首先筆者上次提供的置頂照片中的人物標註有誤,左一應為馬廷英,左二應是陳建功【編按.當時校史館已經些許調整】,這張照片中没有羅宗洛校長。羅邦煦先生說「這些人裡面,我只對馬廷英和陳達夫二人辨認不清,不是太有把握,其他人我都認得。陳兆熙是朱洗先生(生物學家,筆者注)的學生,和我父親很熟,1945年12月下旬他到臺灣,帶了一台照相機,因此他們才能在一起合照。這張照片中没有我父親,我估計照片是我父親拍的。」
 

(右一蔡邦華,右二是陳兆熙(左手輕碰下巴),右三坐在陳兆熙前面的是陳達夫,站立在後面的是杜聰明,右五是蘇步青,右六是陸志鴻。左一是馬廷英,左二是陳建功。)
 
羅邦煦先生和陳翰晉先生都提供了另一張照片,是同一批人在同一地點拍的,羅宗洛取代了陳兆熙,而把杜聰明擠到左邊去了。其他人的位置没有變,所以右二應该是陳達夫。在左邊的馬廷英没有被攝入,但在照片中可以看到他的腿腳。這張照片是陳兆熙拍的。
 

(接收臺大團隊主要成員:右起蔡邦華、陳達夫、羅宗洛、蘇步青、陸志鸿、杜聰明、陳建功。)
 
還有兩張照片也是同一批人在同一地點,但在室外拍的。第一張就是取自李東華、楊宗霖編校之《羅宗洛校長與臺大相關史料集》中的那張,照片所標的名字是正確的,應是陳兆熙拍的,照片中没有陳兆熙,有羅宗洛校長。
 

 

(第二張是羅宗洛校長拍的,照片中没有羅宗洛而換成是陳兆熙了,其他人的位置没有變化。)
 
可惜照片上没有任何說明和標記,很難確定拍照的日期和地點。但羅邦煦先生提供我他父親當年的日記,發現有如下一段:「1月6日星期日晴,早起驅車至金山溫泉,同行者杜、陸、馬、蘇、蔡、建功、達夫、兆熙等8人。至淡水後沿海岸而行,車窗眺望,覺山青水秀,海闊天空,胸襟為之一快。10時半抵溫泉即入浴,水極清冽。浴後從附近飯店取酒餚,在浴室二樓午飯。飯店去浴室甚遠,送菜三次,歷時2小時,食畢已下午2時矣。歸途經基隆港岸,帆船林立,街中石礫遍地,然行人滿街,擁擠非常,4時半抵寓。」從這一段日記裡,似乎可以確定,這四張照片是1946年1月6日他們在金山溫泉拍的。我也得到陳建功先生之子陳翰馥發來的他弟弟翰晉翻拍的他家中照片的原件,其中一張左上角模糊寫有“在臺灣金山溫泉”七個字印證了羅宗洛校長的日記所言。
 

 
陳建功、蘇步青和蔡邦華均于1946年四月中返回尚在貴州遵義的浙江大學,從事浙大復員工作。(見羅宗洛日記 – 卅五年五月十五、十六、十七日則),羅宗洛校長後來也堅辭校長職務,返回了上海中研院植物所。他們這些人物都成為海峽兩岸科學教育界的知名人物。返回大陸的羅宗洛、陳建功、蘇步青和蔡邦華均被選聘為1955年的中國科學院的學部委員(院士),他們都在學術上做出很大成就。而陸志鴻、馬廷英、陳兼善則留在臺灣,陸志鴻接任了校長,成为臺大的第二任校長,臺灣大學為紀念其業績,特建”志鴻館”、立陸志鴻半身銅像。馬廷英是臺大首任地質學系主任,在地質學、古生物學和海洋地質學頗有建樹。杜聰明是臺灣第一位獲得博士學位之人,曾任臺灣醫學會會長,創辦高雄醫學院,擔任院長。貢獻於臺灣的醫學教育。陳兼善(達夫)是魚類學家,1978年返回中國大陸,曾任上海自然博物館一級研究員兼任中國魚類學會名譽會長、中國水產學會顧問。
 
-完-
 
 

Comments. Jp/info:ndljp/pid/917813]
 
由公文內容可知,早在1900(明治33)年10月,當時的文部大臣(教育部長),亦即曾任臺灣總督(第一任)的樺山資紀(1837-1922),即發文給內務部大臣,向臺灣總督施壓,盼能將斗六廳管轄內,即鳳凰山至新高山(玉山)這一大片的官有森林,讓渡給農科大學做為演習林。但這個要求卻在兩年後才得到答覆,當時樺山資紀已辭去文部大臣一職。從此這塊森林成了「東京帝國大學農科大學臺灣演習林」(即現在臺大實驗林區)。
 

圖三、「農科大學演習林」。《臺灣日日新報》,1904年11月12日,第2版。
 
1904(明治37)年11月12日的這篇新聞報導,告知我們臺灣演習林的正式讓渡手續,要到該年9月16日始完成,這時離內務大臣回文同意已經過了兩年,可見接收過程必然繁瑣而困難。事實上,接收事宜,除了官有土地讓渡,還包含了當地原住民的安置問題、樟腦事業的分配問題,以及最重要的,未來演習林的設計和經營問題。
 

圖四、「演習林の設計」。《臺灣日日新報》,1905(明治38)年1月12日,第2版。
 
1905(明治38)年,為了此演習林的設計,東京帝大又派出了另一位林學博士川瀬善太郎(かわせ-ぜんたろう,1862-1932)來臺調查。川瀨教授是明治、大正時代著名的森林學家,曾任東京帝大農學部長。著有《林政要論》等。而如此則報導所刊載,川瀨教授的建議是:東京帝大農科大學就近已有千葉縣之演習林,而每年要送學生到臺灣來做實習,於經費、技術上似有困難。倒不如,將此演習林設計為寒、溫、熱三帶植物並立之實驗林場,形成所謂的「模範森林」,比較合乎實際的狀況。
 

圖五、「森林雜談/川瀨林學博士談」。《漢文臺灣日日新報》,明治41(1908)年12月27日,第5版。
 
而過了數年,川瀨博士仍維持其意見,即:於此大學演習林觀其植物之分布狀況,一地而有熱溫寒三帶,甚便於研究。故較似「研究林」,而非供給森林科系學生演習之場所。
 
 

圖六、史料一則:「溪頭演習記」(1918年8月),東京帝國大學教授林學博士河合鈰太郎撰。
 
最後,則與各位分享另一則史料:「溪頭演習記」。此處轉引自《臺灣山林會報》第75號[臺灣大學圖書館藏],1932(昭和7)年7月,頁25。著者河合鈰太郎(かわい したろう,1856-1931)是明治、昭和前期的森林學家,早期曾留學德國、奧地利,東京帝國大學時期教授。臺灣阿里山森林鐵路的倡建者。以「森林利用學」、「山林史」之研究著稱於世,著有《測量學》等。[見https://kotobank. 除了環境優雅及廣大校地之外,匹大最有名的建築物是學習教堂Cathedral of Learning,樓高163公尺,42層樓高,1926年動土,1937年完成,是世界第二高教學大樓。除了是整個匹大主校區中心地標之外,也是著名觀光景點。在1925年建造這棟大樓時,有個針對鼓勵當時學童的募款計畫叫做”幫匹大買一塊磚”(Buy a Brick for Pitt),每個學童捐獻十分錢(one dime)以及寫一封信給匹大,說明他們是如何為了這棟地標大樓而賺這十分錢。這棟大樓以直立平行線條設計為主體,由下而上望,除了看到雄偉的建築物外也看到許多直立線條聳入天空,這是要告訴每位來此求學的學生學無止境之意。學習教堂裡最著名的是內部的國際教室(Nationality Rooms),最早從1938年起,每間教室被設計成不同國家文化風格,這些文化風格皆由所屬國家派專人負責規劃,目前共有27間國際教室,供教學以及參觀使用。2009年9月G20高峰會期間,前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曾在此大樓大廳發表演說。.

Del R,而坐在他左邊,身著官服、正襟危坐、而雙頰削瘦者,我猜想可能就是幣原坦總長。
 

[圖六]大森政壽學士論文的封面頁[臺大圖書館特藏組館藏]
 
現在要從大學畢業,只要修滿學分即可。而當時,要獲得臺北帝大學士學位,除了學分(日本稱「單位」),還要寫學士論文,並審查通過。很慶幸地,大森政壽的學士論文,被安穩地保存在臺大圖書館五樓特藏組「校史資料」中。在此先感謝安明組長,以及特藏組編審宋志華小姐的協助,得以讓我調閱原件。原件為A4大小,藍皮封面,鉛印打字稿,正文68葉。封面頁[圖六]上,載其論文題目為:「A Brief Study of “A Vindication of the Rights of Woman” by Mary Wollstonecraft」,右下署名「M. 超過260年的歷史,在人文自然科學界中De Gruyter出版社的名稱即同義於高優質與劃時代的出版,領域包括有神學、生物學與化學、語言學與文學、數學與物理、歷史與考古、以及法律與醫學,始終堅定與卓越的學者合作而成為國際型的出版社。De Gruyter已電子化有50,000種書籍,在2013年也加入大約3,000本哈佛大學出版社的絕版書。2014年臺灣學術電子書聯盟共採購162筆De Gruyter電子書,全文格式為PDF,另存檔案、列印或複製的頁數與篇數皆無限制。. 15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館訊新123期(電子版69期)由校史館張安明小姐于2010-06-30撰冩的校史故事《蔡邦華院長與接收臺大詩作》,提及筆者去年參訪貴校所提供的照片和詩作。文中特别提到臺大早期人物照片十分稀少,置頂照片中的人物,影像模糊有點兒難以辨認,希望大家一起來幫忙辨識臺大早期的重要人物。
 
1945年8月,日本戰敗投降,臺灣重回中國版圖,當時國民政府教育部委派中央研究院植物研究所所長羅宗洛為首的包括浙江大學蔡邦華、陳建功、蘇步青、中央大學陸志鴻、馬廷英等五人组成臺灣教育輔導委員會來臺接收臺北帝國大學,羅宗洛接任代理校長,改制為國立臺灣大學。他應該是國立臺灣大學的首任校長。當時聘任陳建功為教務長、陳兼善(達夫)為總務長、蘇步青為理學院院長、蔡邦華為農學院院長、杜聰明為醫學院院長、陸志鴻為工學院院長(参見李東華、楊宗霖編校,臺大出版中心出版的羅宗洛校長與臺大相關史料集)。他們都是臺大早期的重要人物。
 
本人為此做了點功課,我聯絡了羅宗洛校長的長子,如今已是82歲老人的羅邦煦先生和首任國立臺灣大學教務長陳建功先生的兒子,中國科學院院士陳翰馥先生及其弟陳翰晉先生。在他們的大力協助下,將置頂照片中的人物基本辨認清楚,而且他們還各自分别提供了四張照片及羅宗洛校長的日記作斧正。
 
首先筆者上次提供的置頂照片中的人物標註有誤,左一應為馬廷英,左二應是陳建功【編按.當時校史館已經些許調整】,這張照片中没有羅宗洛校長。羅邦煦先生說「這些人裡面,我只對馬廷英和陳達夫二人辨認不清,不是太有把握,其他人我都認得。陳兆熙是朱洗先生(生物學家,筆者注)的學生,和我父親很熟,1945年12月下旬他到臺灣,帶了一台照相機,因此他們才能在一起合照。這張照片中没有我父親,我估計照片是我父親拍的。」
 

(右一蔡邦華,右二是陳兆熙(左手輕碰下巴),右三坐在陳兆熙前面的是陳達夫,站立在後面的是杜聰明,右五是蘇步青,右六是陸志鴻。左一是馬廷英,左二是陳建功。)
 
羅邦煦先生和陳翰晉先生都提供了另一張照片,是同一批人在同一地點拍的,羅宗洛取代了陳兆熙,而把杜聰明擠到左邊去了。其他人的位置没有變,所以右二應该是陳達夫。在左邊的馬廷英没有被攝入,但在照片中可以看到他的腿腳。這張照片是陳兆熙拍的。
 

(接收臺大團隊主要成員:右起蔡邦華、陳達夫、羅宗洛、蘇步青、陸志鸿、杜聰明、陳建功。)
 
還有兩張照片也是同一批人在同一地點,但在室外拍的。第一張就是取自李東華、楊宗霖編校之《羅宗洛校長與臺大相關史料集》中的那張,照片所標的名字是正確的,應是陳兆熙拍的,照片中没有陳兆熙,有羅宗洛校長。
 

 

(第二張是羅宗洛校長拍的,照片中没有羅宗洛而換成是陳兆熙了,其他人的位置没有變化。)
 
可惜照片上没有任何說明和標記,很難確定拍照的日期和地點。但羅邦煦先生提供我他父親當年的日記,發現有如下一段:「1月6日星期日晴,早起驅車至金山溫泉,同行者杜、陸、馬、蘇、蔡、建功、達夫、兆熙等8人。至淡水後沿海岸而行,車窗眺望,覺山青水秀,海闊天空,胸襟為之一快。10時半抵溫泉即入浴,水極清冽。浴後從附近飯店取酒餚,在浴室二樓午飯。飯店去浴室甚遠,送菜三次,歷時2小時,食畢已下午2時矣。歸途經基隆港岸,帆船林立,街中石礫遍地,然行人滿街,擁擠非常,4時半抵寓。」從這一段日記裡,似乎可以確定,這四張照片是1946年1月6日他們在金山溫泉拍的。我也得到陳建功先生之子陳翰馥發來的他弟弟翰晉翻拍的他家中照片的原件,其中一張左上角模糊寫有“在臺灣金山溫泉”七個字印證了羅宗洛校長的日記所言。
 

 
陳建功、蘇步青和蔡邦華均于1946年四月中返回尚在貴州遵義的浙江大學,從事浙大復員工作。(見羅宗洛日記 – 卅五年五月十五、十六、十七日則),羅宗洛校長後來也堅辭校長職務,返回了上海中研院植物所。他們這些人物都成為海峽兩岸科學教育界的知名人物。返回大陸的羅宗洛、陳建功、蘇步青和蔡邦華均被選聘為1955年的中國科學院的學部委員(院士),他們都在學術上做出很大成就。而陸志鴻、馬廷英、陳兼善則留在臺灣,陸志鴻接任了校長,成为臺大的第二任校長,臺灣大學為紀念其業績,特建”志鴻館”、立陸志鴻半身銅像。馬廷英是臺大首任地質學系主任,在地質學、古生物學和海洋地質學頗有建樹。杜聰明是臺灣第一位獲得博士學位之人,曾任臺灣醫學會會長,創辦高雄醫學院,擔任院長。貢獻於臺灣的醫學教育。陳兼善(達夫)是魚類學家,1978年返回中國大陸,曾任上海自然博物館一級研究員兼任中國魚類學會名譽會長、中國水產學會顧問。
 
-完-
 
 

Comments. Html
 
上照可見,左邊林木茂密處,即為芝山巖區塊,區塊內左邊中心的建築群為惠濟宮。而芝山巖右邊長方型建築群,即應為臺北帝大豫科校地。此外,該地理資訊系統,除可以結合Google Map查詢,並可以將古今地圖做圖層重疊,以便分析。[見圖4]
 

[圖4]
 
兩圖重疊後,即可明顯可知,豫科校地即今雨聲國小至芝山巖一帶區域,且其校地長矩型的基本結構仍清晰可見。而參照書中由豫校校友所提供的學習、生活照片來看,當時校舍及活動場所,多依山而建,且樹叢近在眼前,似在今雨聲街沿邊。再看美軍空照圖,依稀可見芝山巖東北角有許多建築物。我在想會不會就是下圖的這個地方?[圖5]
 

[圖5]預校學生在做早操。
 
惜當時戰事轉烈,豫科生被軍隊征用,全數移往新莊。據稱,校舍為日本海軍借用。臺灣光復後,一時不察,臺北帝大豫科校地被國防部接收,後來部分改建為民房。臺大向國防部追討這塊校地數十年無解,終於在國防醫學院自臺北公館水源地遷校至內湖的機緣下,1999年臺大與國防部交換土地與地上建築而畫下句點。芝山巖這塊臺北帝大豫科校地,臺大真的自始至終從無緣分在此上課。. Action),發現他同時也在臺北高等學校任教。而除在日治臺灣外,也曾任職於紐西蘭,晚年則旅居澳洲。
 
此外,由此照片得見,當時在英文科就讀的女學生,即有山根敏子(前排左一)、野上柳子(前排右一)和杜淑純(前排右二,當時署名「杜純子」)三人。可見在大森入學後,的確帶動了在臺女性就讀大學的風氣。本文,我想透過幾張老照片和資料圖片,簡介一下她在臺北帝大的日子。接下來,讓我們再度把時空,拉回到臺大校園裏還是「萬綠叢中一點紅」的日子吧!
 

[圖二]《臺灣日日新報》,1930年4月16日,第七版
標題:「臺北帝大文政學部出現第一位女子聽講生,此應該會給予臺灣女性很大刺激而陸續出現志願者!」. 3(本科)
    入學前學歷:臺北第一高等女學校、同志社女學校
    備考:聽講生(英文學講讀及び演習)、本科生畢論名稱:「A Brief Study of “A Vindication of the Right” by Mary Wollstonecraft」(女權擁護論)
 
02  三谷 峰子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6-?
    入學前學歷:臺北第一高等女學校、東京女子英學塾
    備考:聽講生、[據《臺灣日日新報》昭和6年4月25日,第7版登錄,臺大圖未尋得其學籍簿]
 
03  澁谷 美穗
    學科專攻:國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8. 儘管大部分的師生都肯定使用圖書館的重要性,然而任課教師在使用圖書館或利用圖書館訓練教育上,都覺得不足或不夠滿意。依據筆者(註五)在實際教學與資訊服務的經驗來看,其間的問題並不在於圖書館專業人員的不夠積極或師生的學習動機不強,而在於圖書資訊服務與本科專業研究之間缺乏密切的配合。以英美文學為例,當任課老師指定學生尋找有關英國浪漫時期女作家的資料時,學生可透過圖書館資訊服務人員的教導與協助,學習各種參考書(如書目、索引、手冊)與光碟或網路資料庫的使用。然而進入查詢之後,對於關鍵字、資料篩選、及專業書目及期刊的評估,則無所適從。對上述主題查詢,不知是以Romantic women writers或Romantic woman writers或19th Century British writers或是其他的方式來檢索。在尋找書目資料上常生挫折。而且對期刊或專書資料的獲得,常因館藏不足,在耗費時日整理書目後,卻無所獲。久而久之,對圖書館的利用漸失信心與興趣,甚至怪罪圖書資訊服務的不確實。. Htm,其中寫道:
「從前因無女子高等學校,所以能入大學之女生殊少,日據期中化學科畢業之女性理學士,只有貝仙節子一名,此人已是故人了。化學科畢業生有一組織稱為「台大化友會」,現在尚在日本存在著。」
 
文中所謂化學科唯一女性理學士「貝仙節子」應該就是真山節子,日本婦女婚後多改夫姓。劉教授稱節子女士「已是故人」,但並提及臺灣光復後其返日或留臺之事。閱遍前述臺北帝大理農學部同學會所編《臺北帝國大學理農學部創立六十年記念》,除那張照片和名冊外,也無任何有關真山女士的記載或回憶,只留下後人無限的追思。[完]
 
註釋:
[註一]有關臺大舊館的編號,見張安明組長,「幾號館」,http://gallery. 9
    入學前學歷:駿河台女學院
    備考:選科生、台灣史上首位醫學博士杜聰明女兒
 
17  神作柳子(婚後改姓野上)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17. Tw)聯絡一下,謝謝!!
 
[本文完]
 
 

Comments. 曾氏麗貞(植物學科,昭和19年入學)[臺灣籍]
 
從前述九位女同學資料可見,從昭和6年(1931)臺北帝大第一女:大森政壽(文政學部英文科)入學,以至昭和19年(1944)三位臺籍女生取得本科生學籍的這十四年來,臺北帝大的女性本科生,文政學部七位,其中四位讀英文學的學生(大森政壽、石本君子、山根敏子、神作柳子四位),一位讀國語國文學(池部澄子,「國語」在此指的是日語),一位讀南洋史學(張美惠,昭和19年入學)。而理農學部(含後來的理學部)則有2名。一位是孤身自日本赴臺就讀的真山節子(化學科,昭和16入學),她也是臺大理農學部第一位正式入學的女學生,當時報紙特別刊登此事。[見《臺灣日日新報》昭和16(1941)年5月,第3版,「科學する女性 臺大理農學部に見事入學」]而另一名則是來自臺灣彰化的曾麗貞(植物學科,昭19年入學)。
 
再者,這九位本科女大生中,截自目前為止,只能確定有四位完成其學士論文,並取得臺北帝大的學士資格。包括:
1. 匹茲堡大學(英語: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簡稱PITT或匹大,成立於西元1787年,是美國歷史上第十悠久的大學,學術聲望非常高,現在已發展成世界聞名的頂尖大學。1787年創立時稱為匹茲堡研究院(Pittsburgh Academy),1819年改名為西部賓州大學(The Western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並於1908年改名為現今校名。校訓格言是真理與美德(拉丁文的Veritas et Virtus)。匹茲堡大學主校區位於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第二大城匹茲堡(Pittsburgh)市郊。過去歷史中,匹大屬於私立學校,直到1966年加入高等教育公立體系後,才轉為公立大學。超過三萬名學生,設有134種學士學位,116種碩士和83種博士學位。匹茲堡內還設有「國際友好組織」(International Friends of Pittsburgh)。匹茲堡大學圖書館的大學圖書系統藏書量超過570萬冊,在美國與加拿大地區為第24大的學術圖書館。匹茲堡大學教師校友中有五位獲頒諾貝爾獎,四位榮獲美國國家科學獎章,三位獲頒普利茲獎,兩位榮獲麥克阿瑟獎,兩位榮獲奧斯卡金像獎,多位校友獲頒珀金獎章以及美國榮譽勳章。.

臺大校史館常設展中,有「臺北帝大豫科」的專欄。什麼是「豫科」?即臺北帝大為想直升帝大就讀的初中生們所設立的預備學校,相當於高等學校(簡稱高校)。因當時高等學校畢業生,多往日本內地大學就讀。臺北帝大常有招生不足額之窘狀,故謀自設預校以保障未來學生名額。然新設之初,已是日本帝國落日之時,僅維持五屆,即遇日本戰敗、臺灣光復,而自然消滅,可謂是短命的學校。
  
初入校史館工讀,即對豫科之事產生興趣。看著一張張老照片,直覺當時豫科學生,與現在臺灣、日本的高中生沒什麼差別,同樣是意氣風發、年少輕狂。[見圖1]再細看其校舍,則是依山而建,詢問資深館員其校地何在?答:在士林芝山巖。但細問校址,則說:雖然有校址,但是確切地點則不知道,也好想知道。我一度還以為是在芝山巖惠濟宮旁呢?但由照片來看,分明是在平地。之後即未再細究。
 

[圖1]預科土木類同學合影
 
近來整理昭和17(1942)年《臺灣日日新報》有關臺北帝大新聞之時,搜得一條報導載:「臺大豫科校舍 士林郊外に完成」(1942年5月23,第3版),此讓我重新燃起了一探究竟的欲望。內文稱:「臺北帝大豫科自去年(1941)4月創設以來,已於大學校區內臨時校舍開始上課,而今日臺北州七星郡士林街石角之新校舍已見完成。故於二十日,開始移至該地講課。」[見圖2] (【附註】台北州七星郡士林街石角字大石角42番地)
 

[圖2]《臺灣日日新報》昭和17 (1942)年5月23日第3版「臺大豫科校舍士林郊外完成」
 
讀完此新聞後,則先以Google查七星郡「士林街」的區域如今何在?中文微基有言,日治時期「士林街」相當於今士林區一帶,但區域更大,還包括整個大屯山和陽明山。而「石角」,則相當於現在士林區的岩山里、名山里部份。
 
幸運的是,在用Google搜尋石角時,發現有臉書留言詢問一幅1945年四月美軍台北偵察照片,拍攝地點就在芝山巖旁。藉由詢問此圖的臉友之協助,我循線進入中研院網站找到了出處原檔。原來這些空照圖,是二戰末期,美軍為轟炸臺灣,派偵察機所拍攝,數量頗多,現已公諸於世,被大量使用;臺大校史館2011年特展也曾使用過。中央研究院所開發的「臺北市百年歷史地圖」,即收錄部份美軍偵察照片。[見圖3]
 

[圖3]臺北市百年歷史地圖(中央研究院 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 地理資訊科學研究專題中心開發),http://gissrv4. 匹茲堡大學在 大學部 方面,根據英國泰晤士報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 THE)2015-16年評鑑分析,匹茲堡大學在世界大學排名中佔第79名。根據2011年上海交大世界大學學術排名(ARWU),匹大在美國公私立大學中佔第38名,世界大學中佔第57名。另根據美國Newsweek世界大學100強(Top 100 Global Universities),匹大名列世界第37名。此外,根據《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U. 國立臺東大學圖書資訊館 地址: 950 臺東市大學路二段369號 TEL:(089)518135 傳真: (089)518144 EMAIL:ref@nttu. 3
    入學前學歷:東京女子大學英語專攻部
    備考:聽講生(英文學講讀)
 
11  磯 愛子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10. 9
    入學前學歷:臺北第一高等女學校、津川英學塾
    備考:本科生 畢論名稱:「第一次世界大戰後ノ英文學ニ現レタル英國公立學校生活」 當時臺大理農學部長山根甚信的女兒、日本第一位女外交官
 
16  杜淑純(時名:杜 純子)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17. ********************************************************************************* *
 
臺北帝大文政學部有女學生,那,其他的理、農、醫、工學部呢?近從《臺灣日日新報》全文資料庫(大鐸版)整理較日據晚期資料時,赫然出現一則新聞報導:「科學する女性臺大理農學部に」(昭和16年(1941) 5月3日第3版)[中譯:做科學的女性 成功考取臺大理農學部」,新聞報導上還附了照片,可惜不甚清楚,只見靦腆的女主角身後有多管水龍頭,直覺這張照片應該就是在臺北帝大教室或是化學實驗室所拍(可能是二號館,即舊物理館,過去是化學教室和理化學教室;但三號館理農混用,也是有可能的場景)。[註一][見圖一]全文不長,茲譯於下:

[圖一]《臺灣日日新報》昭和16(1941)年5月3日第3版:「科學する女性臺大理農學部に見事入學」
[中譯]
臺北帝國大學理農學部創立以來第一位女性,在前日舉行的入學考試中,成功衝破難關,而於化學科教室佔有一席,並背負起將來革新日本科學的重責大任。真山節子小姐出生於膾炙人口的藤村詩中「小古城之畔,雲白遊子悲」所云長野縣北佐郡。此前隨著教書的父親之任教處,曾就讀縣立千葉高女,而後自沖繩第一高女畢業,然天性好學,終於決定離開父母膝下,遠赴東京遊學,而於昭和9年(1934)畢業於大森的帝國女子醫學藥學專門學校藥學科,並留原教室擔任助手,其後才決定升學,並埋頭準備入學考試,最後不枉其勤奮之功,以優異成績成為首位進入理農學部窄門之女性。而投考臺大的動機,一則因澀谷教授與節子父親為北大(北海道大學)農藝化學同期畢業生,而最直接原因則是現今附屬病院藥局長塚本教授曾為節子恩師,且惜其才分,勸其升學。
「雖然在此全無友人,有些寂寞,但若想起唯一的伴侶:科學,不可思議地,精神就源源不斷地湧上而來。」
說完此話,憑窗而立的節子小姐面前,朝陽正璀燦地照耀著,而她的一顆「科學之心」則無限地鼓動著她向前進。[寫真為真山節子小姐]
 
由報導內文可知,我們這位理農學部第一女:真山節子小姐,考取的是化學科(化學系)。出生地日本本州中部內陸的一個縣:長野縣,或許生自古城,所以個性樸實。內文中所說藤村詩,指的是日本詩人島崎藤村(1872-1943)[註二]所做的詩歌。
 
她以「專門學校」的同等學歷,參加了臺北帝大入學考試,並成為臺大第一位理科女大生。另外,所謂「帝國女子醫學藥學專門學校藥學科」,是現在日本東邦大學的起源之一。[註三]再者,文中所指澁谷教授即「澁谷紀三郎」(しぶだに きさぶろう,1883-1908),他跟節子父親真山伊十郎同期畢業於北海道帝大。這位澁谷教授後來在東北帝大農科大學取得農學博士。遠赴臺灣後,歷任臺灣總督府研究所技師、臺北帝大農學教授、中央研究所農業部長等職,致力於台灣土壤及台灣土性調查研究。[註四]
 
而影響節子小姐來臺報考最重要人物的「塚本教授」,指的是時任帝大附屬病院藥局長的「塚本赳夫」(つかもと たけお,1897-1977),曾為真山小姐在帝國女子藥學專門學校就讀時之恩師。藥學博士出身的塚本教授,亦是昭和時期知名漢方學家。我曾在《臺灣時報》讀過一篇他推廣居家種植藥草的文章[見塚本赳夫,〈自給藥草園——家庭蔬菜園にまだ植ゑるものめリ〉(《臺灣時報》昭和20年3月)],還蠻有趣的。說實話,這篇文章也很適合現在臺灣社會,一般像感冒、蚊蟲咬傷、吃壞肚子等簡易治療法,以及居家種植藥草的知識,人人應該都要知曉一二。
 
回到正題。另外,臺大圖書館目前還珍藏有臺北帝大學生學籍簿和成績單,其中就有真山女士的資料(包括學籍簿和成績單)。學籍簿附有大頭照[圖二],由照片可看出學籍簿對其個性的評語:溫厚、穩健、認真(日語:真面目),以及短髮圓臉的乾淨悧落造型。同時學籍簿上,也註明了她名字的日語發音「マヤマ セツコ」。
 

[圖二]真山女士於學籍簿中所附大頭照
 
另外,臺大圖書館藏有一本1988年理農學部同學會於東京所刊《臺北帝國大學理農學部創立六十年記念》,其中小弟找到一張昭和18年(1943)在籍學生大合照[見圖三,即本文置頂圖]。前排坐者,由右算起第四位,那位身著長裙、短髮而嬌小靦腆的女性,應該就是我們的真山女士吧!
 

[圖三]昭和18年理農學部在學生們合照,前排座者,右邊第四位女性,即真山節子[圖片來源:霜三雄等編,《臺北帝國大學理農學部創立六十年記念》(東京都:臺北帝國大學理農學部同學會,1988)。]
 
最後,根據真山女士的成績單,我們知道她於昭和18年9月25日成功取得學士資格,總成績為「優」,而學士論文的題目是〈「カユプテ」樹皮「コルク」質ニ関スル研究〉。[圖四]中譯為「白千層樹皮軟木質之相關研究」。可惜,這本學士論文已佚,不知其內容為何。
 

[圖四]真山節子女士在臺北帝大時期節成績單(一部分)
 
但是據查白千層(Melaleuca leucadendron)樹皮所提煉精油可治療風濕及霍亂等疾病,且具強效作用。這與真山女士出身藥學專校,應該有密切的關係,所以推測是介紹白千層藥用的研究專論。其實,逛逛臺大校園(甚至臺灣行道樹)就會發現這種原生澳洲、好像總是在脫皮的白千層,是相當常見的樹種。由臺大正門一直走到舊總圖(校史館)就有好幾棵巨大白千層。下圖就是小弟隨意拍的一棵,就在面對舊總圖左側入口旁[見圖五]
 

[圖五]臺大校園及市區道路隨處可見的白千層
 
再者,根據中研院臺史所「臺灣總督府職員錄系統」,可尋得昭和19年(1941)真山女士擔任臺大助手。[見《臺灣總督府職員錄》[昭和十九年(1944)]http://who. 3
    入學前學歷:東京女子大學英語專攻部
    備考:聽講生(英文特殊講義)
 
13  正宗 榮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10. Department of Japanese Language and Culture. 關鍵字 題名 作者 主題 叢書名 出版者 ISBN ISSN 登錄號 索書號 一般 開頭符合 結尾符合 近似 完全符合
語言小鍵盤 AND OR NOT 關鍵字 題名 作者 主題 叢書名 出版者 ISBN ISSN 登錄號 索書號 一般 開頭符合 結尾符合 近似 完全符合 每頁顯示: 10 30 50  筆資料 排序條件: 題名-筆劃升冪 題名-筆劃降冪 著者-筆劃升冪 著者-筆劃降冪 出版年舊到新 出版年新到舊 中文技術:  同義 查詢方式:  精確  模糊查詢  自然語言  相關度查詢 中文拼音:  同音  羅馬拼音  漢語拼音  通用拼音 出版年區間:  年 ~ 年 語文:  全部   中文   英語   日語  其他語文 特藏: 全部 期刊合訂本JCD 一般圖書(兒童) 大陸期刊合訂本 小冊子(兒童) 中文期刊合訂本 幻燈片 文學教育(兒童) 日文期刊合訂本 台灣學術電子書 光碟 地圖集 行動載具 西文期刊合訂本 作品評介欣賞(兒童) 作家作品論(兒童) 兒童文學 珍善本書 音樂CD 書目索引(兒童) 書期資料 參考書 參考書(兒童) 教科書 教師指定參考書 理論研究(兒童) 報紙 期刊 期刊附件CD 畫冊(兒童) 電子書閱讀器 電子碟片(兒童) 圖書 圖畫書(兒童) 漫畫書(兒童) 網路資源 誌史(兒童) 影音光碟 影碟 數位化論文電子書 數位影音光碟 樂譜 錄音帶 錄音帶(兒童) 錄影帶 錄影帶(兒童) 藍光數位影音光碟 分類法: 全部 全部 館藏地/室: 請選擇 知本總館 臺東書庫. 3
    入學前學歷:東京女子大學英語專攻部
    備考:聽講生(英文學講讀)
 
14  波多野 さた江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13. Tw)聯絡一下,謝謝!!
 
[本文完]
 
 

Comments.

9
    入學前學歷:臺北第一高等女學校、津川英學塾
    備考:本科生 畢論名稱:「第一次世界大戰後ノ英文學ニ現レタル英國公立學校生活」 當時臺大理農學部長山根甚信的女兒、日本第一位女外交官
 
16  杜淑純(時名:杜 純子)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17. Tw)聯絡一下,謝謝!!
 
[本文完]
 
 

Comments. 900 藝術類 800 語文類 600 中國史地 500 社會科學 400 應用科學 300 科學 200 宗教 100 哲學 000 總類 本校學位論文 945. Org/wiki/東北大学)有載。即1913年(大正2年),東北帝大不屈於時政之俗規,首度准許3名女學生入校,此行首開帝國大學批准女性入學之先,並以此向社會展示東北大學「門戶開放」之理念。然而,「女大學生」,這在臺灣本島實屬首見,故值得大大地報導一番。
 

[圖三]
 
而在第一篇報導正下方,則有「臺北帝大入學者」[見圖三]名單,即第一篇報導所言:「另項所載名單」,此為第二篇報導。在此名單中,特別註明入學名單姓名上有「X」者,為此次入學考合格者。由名單右邊文政學部入學者姓名上有「X」,有哲學科的河北東一郎,以及我們的女主角:大森政壽(英文科)。於名單之後,又再度提及,這位大森女士畢業於同志社專門學部之女子,即去年(1930年)《臺灣日日新報》所報導臺北帝大第一位女子聽講生之同一人,並特別強調此次女性入大學之開端,正受到各界之囑目。有關大森女士為臺北帝大第一位女子聽講生的報導,是在該報1930年4月16日第七版中,將來有機會再行討論。而做為一位「史無前例」的臺北帝大女學生,的確是極佳的報導題材及輿論焦點。特別是在日本大正昭和時期,女大學生是稀有動物,十個手指就數得出來。然而,在那個重男輕女的年代,世人的看法如何?我想「誇耀」有之,而「閑言閑語」亦有之。面對社會輿論的諸種話題,我想不僅是大森小姐本人,對於臺北帝大校方亦是相當在意及關注之事,畢竟當時的臺北帝大尚在草創初期。
 
所以,當時臺北帝大文政學部長,也是著名歷史學家的村上直次郎(1868-1966)針對此次入試發表公開評論,而有了第三篇報導(見圖四)。村上教授出面談話,我想目的應是就是為了平息眾議之紛紛擾擾。該篇報導標題為「全く實力で入學 喜ぶべき現象 村上博士の談(全憑實力入學 此為可喜現象 村上博士之談)」。
 

[圖四]
 
如報導所刊,村上教授解釋道,考生皆以號碼入試,除他本人外,其他考官皆不知號碼所指何人。因此考試絕對嚴明公正,而大森女士全憑其實力考上,絕無請託或加分之事。相信村上教授此話,是在回應許多外界的質疑。所謂「請託」,大森政壽之父是臺灣總督府購買部主事、理事,長期在總督府工作總有人脈,相信校方也深怕有來自官府的人情關說;另外「加分」之事,ハンディキャップ一字為日本外來文,即英語handicap,原指身心障礙或弱勢,在此我解釋為弱勢優惠,或許即如臺灣現行大學聯考之「特種身分學生成績優待」的考試加分制度。我想校方也深怕外界質疑大森小姐之考取大學,是否因「特種身分」加分而達錄取標準,或因此擠掉本來應該錄取的男性考生。不過,有公正嚴明且學術地位極高,即當時的文政學部長村上教授做背書,我想應該可以平息許多人的惡評與疑慮。而村上教授的發言,不僅為校方,也為大森小姐減少許多輿論上的壓力。
 
雖曰如此,我們由最後一則報導(見圖五),即大森小姐的專訪中,還是深刻感受到她本人對輿論之憤憤不平。此篇專訪標題為「『私が入學したとて珍しがる事はない』 大森政壽孃は語る」(『即使我入學了 也不是什麼珍奇的事』 大森政壽小姐如是說)。
 

[圖五]
 
如報導所言,大森當時與父母同住在兒玉町自宅。所謂兒玉町相當於今南昌街、南海路、寧波西街、福州街一帶。話說,大森及其雙親以滿是笑臉地將採訪者請入家門,然而進入訪談後,直率的大森女士即劈頭表達其對社會輿論的不滿。她說:「大家都說我考上是件稀奇的事情,然而就如同武者小路先生所言:『自己的實力被人低估是種屈辱;相反地,被人高估則是更大的屈辱。』因此,在我而言,社會上的人士對此事喋喋不休,使我感到有些屈辱與困惑。我只是朝向自己的信念前進,並無任何會造成騷動的理由,此事不管用什麼角度來看,不就是在證明現代女子教育的貧弱嗎?」在此,她所引述的「武者小路先生」,即武者小路實篤(1885-1976, むしゃこうじ さねあつ),是當時日本知名小說家、詩人、劇作家。大森引用此句,盼求大眾能持允而論其實力。同時她也受夠了好事者的閑言閑語,而直言此為「現代女子教育的貧弱」。而有關記者詢問有關她在校與男生之間的相處問題,她的答覆很自在坦率,說跟男學生相處「相當輕鬆自在,很容易相處」[譯注:大變にアッサリして交際がし易いんです]。然而,就怕世人對此胡思亂想,為她帶來惡評。也同時表達她不畏艱難,勇於入學的決心。而就在她面對一連串嚴肅而惱人的話題之後,相信當時的氛圍是相當冰冷僵硬的。只見聰明的採訪者話鋒一轉,詢問起她的興趣,而化解了尶尬的場面。大森氏回答,興趣是「西洋音樂」,即西洋古典音樂,並曾師事柳兼子夫人。據查,柳兼子(やなぎ かねこ、1892-1984),是日本著名聲樂家,曾任教京都同志社女子專門部,該是大森小姐就讀該校時,拜她為師學習聲樂。報導中,大森氏自嘆,當時因為生病沒能好好練習,一次也沒能登臺演唱。在一次因緣際會下,我找到一則在大森入學八年後,即1939年《臺灣日日新報》(1939年4月7日,夕刊第4版)有關柳兼子夫人來臺巡迴演出的報導[見圖六],其中敘述道,柳夫人找了她兩名學生:即大森小姐及臺籍的黃演馨先生,做為「助演者」同臺演出。大森女士終於得償所望地上臺演出了,而在臺北演出的地點是臺北公會堂(今臺北中山堂)。而當時的大森政壽已自臺北帝大英文科畢業多年,時任英文科的助手,不過這是後話了。
 

[圖六]
 
綜合來說,我們這一位大森小姐還相當了不得,為臺北帝大創造了至少三個第一。她不僅是第一位正式考上臺北帝大的女學生,也是第一位申請臺北帝大的女旁聽生[見《臺灣日日新報》,1930年4月16,第7版,「臺北帝大文政學部に 最初の女子聽講生」],後來更是臺北帝大第一位畢業的女學士[見《臺灣日日新報》,1934年3月23日,第7版,「臺北帝大から初めての女の學士 英文學の大森政壽さん」]。希望大家將來有機會,一定要好好認識她。
 
 
[進階閱讀]
森岡ゆかり,〈臺北帝国大学の女子學生——大森政寿、山根敏子を中心に〉,《大学史研究》第17号(2001年),頁91-110。
 
 

Comments. 3
    備考:聽講生(英文學普通講義 [デル‧レ講師])
 
15  山根 敏子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17. 超過260年的歷史,在人文自然科學界中De Gruyter出版社的名稱即同義於高優質與劃時代的出版,領域包括有神學、生物學與化學、語言學與文學、數學與物理、歷史與考古、以及法律與醫學,始終堅定與卓越的學者合作而成為國際型的出版社。De Gruyter已電子化有50,000種書籍,在2013年也加入大約3,000本哈佛大學出版社的絕版書。2014年臺灣學術電子書聯盟共採購162筆De Gruyter電子書,全文格式為PDF,另存檔案、列印或複製的頁數與篇數皆無限制。. ********************************************************************************* *
 
本人自奉命搜集日治有關「臺北帝大」(臺大前身)的新聞以來,即常如獵鷹般盯緊螢幕,捕捉下大鐸版《臺灣日日新報》電子全文資料庫的相關訊息。資料庫可用關鍵詞查詢,甚為便利,而相關詞語即有「臺北帝國大學」、「臺北帝大」、「臺大」等。一日,或許出於好玩,以鍵盤輸入「臺灣大學」四字,意想時代不對,應該不會有任何結果。按了Seach鍵後,赫然出現「全文檢索共207筆」的字樣[如圖一]。

[圖一]
 
略覽日期,有些還是在明治、大正初期,亦即臺北帝大連八字都還沒一撇之時。而略加歸類,則或可分為「議設大學」和「帝大籌備」兩大單元。前一單元,即「議設大學」新聞,與臺北帝大關係較久遠,將來有機會再談。而細看幾則有關「帝大籌備」報導,直覺還真發現了一個有趣的新天地。始知當時日人在臺籌設帝大(即大正14(1925)年至昭和3(1928)年建校為止)之經過,真是「峰迴路轉、風波不斷」。其中一則「期望能將臺灣大學設在臺南」的『八卦新聞』,還真令人跌破眼鏡。以下且讓我細說其原委。
 
這則新聞刊在日期為大正14年10月6日的報紙上,第2版,版面中間可見一個不大不小的標題載道:「期望能將臺灣大學設在本島文化發祥地臺南,結果是臺北」(臺灣大學は本島文化の發祥地たる臺南にしたいが結局は臺北)[見圖二]。內文不長,茲譯於下:

[圖二]
「【門司五日發】臺灣大學總長幣原博士(十月)五日搭乘由門司出發的扶桑丸客輪赴臺途中說道:『預定於大正十七(1928)年建校的(臺灣)大學,本來期盼能就大學創設的精神,設置在臺灣文化的發祥地臺南,但依今日情勢,只能設置在臺北了。同時,為了明年度得以著手建校之準備,雖然已編制預算,並已做好與伊澤總督在臺北的商議事項,但實際內容,現在則不便公開』。」
 
有關臺大建校之選地風波,猶記松本巍《臺北帝國大學沿革史》開頭所載:「臺北帝國大學係民國十七年(昭和三年,一九二八年)三月廿七日上山臺灣總督時依據勅令第三十號帝國大學令而成立之綜合大學,設置地點最初臺中市頗有力,但最後仍決定在總督府所在地臺北市。」以大鐸版資料庫搜之,的確可找到多筆力倡設於臺中的報導,但「盼臺大建在臺南」之說,且由甫定為未來初任校長(總長)的幣原坦(しではら たいら,1870-1953)[見圖三]口中說出,此還真是個破天荒的「新」聞!

[圖三]1933年左右的幣原坦寫真(擷取自:日文維基,http://ja.

3
    入學前學歷:臺北第一高等女學校、私立臺北女子高等商業學院
    備考:聽講生(國語學普通講義、國文學普通講義、文學講讀及び演習)[另據《臺灣日日新報》昭和8年5月16日,夕刊2版]
 
04  洪吳氏繡進(臺灣籍)
    學科專攻:政學科
    在籍期間:昭和8. 900 藝術類 800 語文類 600 中國史地 500 社會科學 400 應用科學 300 科學 200 宗教 100 哲學 000 總類 本校學位論文 945. 美國紐約大學 (New York University) 英語教學碩士

3. Del R,而坐在他左邊,身著官服、正襟危坐、而雙頰削瘦者,我猜想可能就是幣原坦總長。
 

[圖六]大森政壽學士論文的封面頁[臺大圖書館特藏組館藏]
 
現在要從大學畢業,只要修滿學分即可。而當時,要獲得臺北帝大學士學位,除了學分(日本稱「單位」),還要寫學士論文,並審查通過。很慶幸地,大森政壽的學士論文,被安穩地保存在臺大圖書館五樓特藏組「校史資料」中。在此先感謝安明組長,以及特藏組編審宋志華小姐的協助,得以讓我調閱原件。原件為A4大小,藍皮封面,鉛印打字稿,正文68葉。封面頁[圖六]上,載其論文題目為:「A Brief Study of “A Vindication of the Rights of Woman” by Mary Wollstonecraft」,右下署名「M. 朱淑卿、丁昆健。〈我國大專院校圖書館利用教育現況調查研究〉。《中國圖書館學會會報》。54 (1995),頁15-25。 林茂松。〈台灣地區大學校院「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現況與展望〉。中華民國大學校院人文類學門「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規畫研討會。教育部高教司、國立政治大學英語系。民國八十六(1997)年二月二十二日。 邵婉卿。〈大學圖書館利用教育之設計與評鑑〉。《書苑季刊》。 陳超明。<網路與研究書目:一個實例> 《政大圖書資訊》8 (1994),頁 9-18。 —。<文學研究之電腦應用:書目學與研究方法的課程規劃>。 第三屆英語教學國際研討會。中華民國英語文教師學會,台北國立台灣師範大學。中華民國八十三年(1994)十一月十八至二十日。 張惠美、丁昆健。〈「國內大專院校教師對圖書館利用教育意見」之分析〉。《教育資料與圖書館學》。32卷3期(1995),頁308-26。 圖書館在「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中的角色 12 原始資料:http://140. Tw/archives/1047]的文章之後,對於臺北帝大招收女學生的事情很感興趣,並問我臺北帝大(1928~1945)總共收過多少女學生?當時,我也不甚了解,只隨口回答說幾十個有吧?我想或許也有人對此問題感興趣,也深怕有人再問我這個問題,所以後來就透過各種管道(校史資料、報紙、期刊論文等)收集資料,並整理出來一份名冊,暫名:「臺北帝國大學女子學生名冊(初編)」[見下下段名冊]。該名冊錄有文政學部和理農學部(包括後來分出的理學部)在籍(即有學籍的)女性學生共24名,其中本科生(即正式入學的)9名,其餘分別是選科生或聽講生。
 
什麼是「選科生」呢?根據《臺北帝國大學一覽》(昭和3年)「大學通則」第24-28條,簡言之,「選科生」即有意願選擇學部(學院)中某些科目來修習學分者,透過筆試或口試合格後,可入學為「選科生」,修完學分後,學部長(即今院長)會給與證明書。現在的日本大學,為了提供中學老師(或其他目的)修習學分(日本稱「單位」),也有選科生的制度。而「聽講生」呢?根據上述「大學通則」第29-32條,即對學部中某些科目有聽講意願者,可以向學部提出申請,而學部長在認定申請者不會妨害正常上課,並在總長(即校長)的許可下,可同意讓其以「聽講生」名義進入課堂聽講,但不能參加修習科目的考試,而聽講期限為一學期或一學年。
 
底下請見該名冊。需先說明的是,由於牽涉個資問題,該名冊只提供最基礎的資訊。
 
臺北帝國大學女子學生名冊(初編):
01  大森 政壽(婚後改姓中井)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5. 論文撰寫1-2-3 Write the main body of the paper first, – 1. 從此過程中,可看出學術研究報告與其他類型的文章有一個很大的不同:“它要仰仗作者個人的知識和經驗以外的資料來源“(Gibaldi & Achtert 2)。此資料來源包括兩項:第一手研究及第二手研究。所謂第一手研究是針對某一題目,以直接觀察和調查的方式加以研究,比如說從事實驗或田野調查;第二手研究資料則來自別人對該題目所作的研究報告。(Gibaldi & Achtert 2)。一般來說,大部分的研究,儘管是採用第一手研究策略,仍然必須引用該學科之學者著作以為參考或借鏡。文獻探討與資料蒐集分析,成為研究報告或論文(乃至於一般政府、公司的企劃書與報告)必備的一項工作。. ******************************************************************* *
 
話說,初入校史館工讀時,一日與安明組長聊及校史,她特別告知我臺北帝大創校於昭和3年(1928年)3月17日;直覺,創校紀念日理所當然就是3月17日嘍。當時,我對帝大校史可謂是一張白紙。研究所四年,只知開學日和放假日,從未關心過創校記念日這檔子事。問問同在校史館工讀的大學部學弟妹們,也笑稱:「真不知耶!」這讓我心安了許多,原來不是只有我「混混噩噩」的!而當時也不疑有他。一直到最近在整理日據《臺灣日日新報》時,發現了下則新聞
 
新聞刊登時間是昭和3年(1928)5月1日,此時臺北帝大已奉日本天皇敕命(敕令第30號)正式成立,入學式業已在前天(4月30)日舉行,但是正式課程尚未開始。而標題說明,課程將從5月5日正式開始,校舍預計五年後完工,而開校記念日則訂在5月17日(???)。
 

[圖一]《臺灣日日新報》昭和3年(1928)5月1日,第22版:「五日から開始する 臺大の授業 校舍は五年度に竣成 開校記念日は五月十七日」
 
這就奇了!不是說臺北帝大創立於3月17日嗎?怎麼報紙又說是5月17日是開校紀念日呢?這不搞個明白怎麼行呢?讓我們仔細讀一下新聞內容,看是怎麼一回事
 
哦!原來官制公佈上是3月17日,但為了配合學期的方便,所以將開校記念日向後移了兩個月,而選定在5月17日啊!
 
報導次日(5月2日)《臺灣日日新報》夕刊漢文版,也刊登了這則新聞的中譯版,只是標題拿掉了「開校記念日」之事。[見圖二]但內容寫得很清楚:「同校開校記念日決定于五月十七日。在官制公布為三月十七日。為學期便宜上。延期二箇月。」這個「便宜」一句,本是日字漢字,就是「方便」之意。在《臺灣日日新報》漢文版常見此種不中不日的「和」涇濱漢文,著實有趣!
 

[圖二]《臺灣日日新報》昭和3年(1928)5月2日,夕刊2版:「臺大授業 五日開始 校舍五年竣工」
 
而每年5月17日,臺北帝大校方和學生們都做什麼呢?答案之一是:「休假一天」。如果我是臺北帝大的學生的話,我會很喜歡這樣的決定,就是賺到一天的假期。證據請看:《臺北帝國大學一覽(昭和3年)》「大學通則」中,有關休假日規定中,第七條即:「臺北帝國大學記念日 五月十七日」。[圖三]
 

[圖三]「臺北帝國大學通則」所規定休假日(昭和3年3月17日認可),《臺北帝國大學一覽》(昭和3年)
 
但事實上,當日校方還是有舉行各項慶祝活動的,所以學生不一定能休得了假。例如《臺灣日日新報》昭和5(1930)年5月18日,第1版[圖四]就報導了,5月17日帝大在運動場舉行運動會。並在文政學部的心理學研究室、土俗人種學研究室,以及附屬圖書館有貴重書籍的展覽。標題說明,當日在運動場上來了許多美女,因此教授先生們也盡情發揮他們的幽默感。而內容則提及帝大全體職員和學生都參加了這場盛大的運動會。
 

[圖四]《臺灣日日新報》昭和5(1930)年5月18日,第1版
 
往後,在記念日當天,運動會有沒有繼續辦下去,我不知道。但是貴重書籍展覽,倒是常出現在往後新聞的報導當中。例如4年後(1934年)5月20日的報導。[見圖五]報導指出,在文政學部內展有多種具學術價值的展覽品,主要是古文書和地圖集,並且雨晴不拘,盼民眾能踴躍參加學習。
 

[圖五]《臺灣日日新報》昭和9(1934)年5月20日,第7版
 
而後來有一年[昭和13年,1938年]則是除了依慣例在文政學部有貴重書籍展覽外,並且特於該年開放醫學部,讓民眾觀覽各種醫療設備。[見圖六]感覺這樣子慶祝開校記念日,也是蠻有意義的!
 

[圖六]
 
 
-完-
 
 
 

Comments. 關鍵字 題名 作者 主題 叢書名 出版者 ISBN ISSN 登錄號 索書號 一般 開頭符合 結尾符合 近似 完全符合
語言小鍵盤 AND OR NOT 關鍵字 題名 作者 主題 叢書名 出版者 ISBN ISSN 登錄號 索書號 一般 開頭符合 結尾符合 近似 完全符合 每頁顯示: 10 30 50  筆資料 排序條件: 題名-筆劃升冪 題名-筆劃降冪 著者-筆劃升冪 著者-筆劃降冪 出版年舊到新 出版年新到舊 中文技術:  同義 查詢方式:  精確  模糊查詢  自然語言  相關度查詢 中文拼音:  同音  羅馬拼音  漢語拼音  通用拼音 出版年區間:  年 ~ 年 語文:  全部   中文   英語   日語  其他語文 特藏: 全部 期刊合訂本JCD 一般圖書(兒童) 大陸期刊合訂本 小冊子(兒童) 中文期刊合訂本 幻燈片 文學教育(兒童) 日文期刊合訂本 台灣學術電子書 光碟 地圖集 行動載具 西文期刊合訂本 作品評介欣賞(兒童) 作家作品論(兒童) 兒童文學 珍善本書 音樂CD 書目索引(兒童) 書期資料 參考書 參考書(兒童) 教科書 教師指定參考書 理論研究(兒童) 報紙 期刊 期刊附件CD 畫冊(兒童) 電子書閱讀器 電子碟片(兒童) 圖書 圖畫書(兒童) 漫畫書(兒童) 網路資源 誌史(兒童) 影音光碟 影碟 數位化論文電子書 數位影音光碟 樂譜 錄音帶 錄音帶(兒童) 錄影帶 錄影帶(兒童) 藍光數位影音光碟 分類法: 全部 全部 館藏地/室: 請選擇 知本總館 臺東書庫. 個人每次聽到校史館遊客選播臺北帝大校歌時,總覺得是在聽日本軍歌。網友們閱讀至此還沒有聽到臺北帝大校歌,無法體會我所言,先請您讀一下臺北帝大校歌的三段歌詞:

 
這首校歌選定的時間是在1940(昭和15)年12月,即中日戰爭時期所做,也難怪許多人都覺得歌詞與曲調具有濃烈的軍國主義色彩。
 
在整理該年(1940年)有關臺北帝大的新聞報導,就發現了一則「臺大學歌決る 明春發表會」的報導。[見圖三]
 
[圖三]「選定臺大校歌 將於明年春天舉辦發表會」,《臺灣日日新報》,1940(昭和15)年12月21日,第2版。

 
其中,「學歌」就是校歌的意思,就像我們稱校長,而日本人則稱「學長」一樣。依此,再循線以「臺大學歌」為關鍵字查詢,則又找到另外一則標題為:「紀元節の佳日に 臺大學歌發表會」的報導。[見圖四]
 
[圖四]標題「將於紀元節當日 舉辦臺大校歌發表會」,《臺灣日日新報》1941(昭和16)年,2月8日,第2版。

 
依此二則報導始知,原來臺北帝大校歌的歌詞,是校方向校內學生公開徵選(日文:募集)而來。最後校方選定由松谷哲男(醫學部學生)填詞,伊東謙(理農學部助手[即助教])譜曲而成的這一首。選定的時間是,昭和15(1940)年12月,而正式發表則在次年紀元節。所謂日本紀元節,是日本軍國主義時期四大節(紀元節、四方節、天長節、明治節)之一。二戰後即廢除,其後改為日本建國紀念日,即新曆2月11日。來源乃根據《日本書紀》中神武天皇即位之日:辛酉日(西元前660年)1月1日(日本古曆)。所以歌曲內才有「追求創國之理想」一句。
 
也因此,這首進行曲式校歌的正式亮相的時間是:昭和16年2月11日。而且預備在發表會當日(即紀元節),將有各學部及專門部的學生所組成的合唱團(原文:合唱隊),於臺北帝大附屬圖書館公開演唱。可惜,循線卻找不到紀元節當日發表會的報導。
 
聽完了以上的敘述,相信您一定對校史館所播放的這首「臺北帝國大學校歌」有了更多的認識。以下,就讓我們線上聽一遍這首臺北帝大校歌的第二段吧!
 
 

Comments. Gale Virtual Reference Library 是由Cengage Learning – Gale所出版的各類學科領域之權威參考工具書 (百科、年鑑、指南、大部頭叢書. Html
 
上照可見,左邊林木茂密處,即為芝山巖區塊,區塊內左邊中心的建築群為惠濟宮。而芝山巖右邊長方型建築群,即應為臺北帝大豫科校地。此外,該地理資訊系統,除可以結合Google Map查詢,並可以將古今地圖做圖層重疊,以便分析。[見圖4]
 

[圖4]
 
兩圖重疊後,即可明顯可知,豫科校地即今雨聲國小至芝山巖一帶區域,且其校地長矩型的基本結構仍清晰可見。而參照書中由豫校校友所提供的學習、生活照片來看,當時校舍及活動場所,多依山而建,且樹叢近在眼前,似在今雨聲街沿邊。再看美軍空照圖,依稀可見芝山巖東北角有許多建築物。我在想會不會就是下圖的這個地方?[圖5]
 

[圖5]預校學生在做早操。
 
惜當時戰事轉烈,豫科生被軍隊征用,全數移往新莊。據稱,校舍為日本海軍借用。臺灣光復後,一時不察,臺北帝大豫科校地被國防部接收,後來部分改建為民房。臺大向國防部追討這塊校地數十年無解,終於在國防醫學院自臺北公館水源地遷校至內湖的機緣下,1999年臺大與國防部交換土地與地上建築而畫下句點。芝山巖這塊臺北帝大豫科校地,臺大真的自始至終從無緣分在此上課。. 透過資料檢索,讓學生了解當今的研究方法與趨勢後,開始引導學生進入撰寫論文的階段,首先決定研究目標、確定研究題目,並決定主要論點(argument) (含方法論literary approach)。一般文學研究者,在研究之初,往往先預設一大研究方向,而後透過資料收集與研讀,漸漸勾劃出研究的題目與論文大綱。筆者即依此方式指導學生構思自己的研究題目,首先每人挑選一文學時期或一作家,而後將此作家(如Kate Chopin )或主題(Victorian sexuality)當成查詢點(access point),來查詢博碩士論文摘要光碟或其他人文資料光碟(透過圖書館員的協助與訓練),可理出一整體的研究方向,甚至於相關題目的文字擬定(phrasing)。在經過老師與所有上課同學的集體討論,學生擬定與Chopin有關的主題研究(已被研究過或未被觸及的主題與切入點),接著在老師的協助下(亦可向其他專長的老師請教),找出尚未被研究過的方向或自己不表贊同的論點,這就是研究的題目了。筆者曾用此方法,找出有關Dickens的性學研究方向,而後以sex的相關字及衍生字(如sexual, sexuality, erotic, lust, prostitution) 來做書目查詢。建立working bibliography。(陳超明 〈網路與研究書目:一個實例〉10 ) 。. Program in Computational Biology)為兩校師資共同授課學程。治安方面,匹大座落在匹茲堡市郊的Oakland地區,治安良好,非常適合生活及學習的環境。匹茲堡是全美犯罪率最低的城市之一。2009年,經濟學人周刊(The Economist)把匹茲堡評為美國最適宜居住的城市。同時於2010年,富比士雜誌(Forbes)亦評匹茲堡為美國最適宜居住的城市。此外,在2012年,根據康乃狄克州立中央大學歷經數年時間對美國五十座主要城市市民閱讀書報喜好度展開調查,評估每座城市的書店數量,圖書館資源規模,報紙發行量,教育水平,網際網路資源等,最終得出匹茲堡為美國第四大最好讀書城市(America’s most literate city),其他前四座城市依序為華盛頓DC,西雅圖及明尼阿波利斯。. 臺大校史館常設展中,有「臺北帝大豫科」的專欄。什麼是「豫科」?即臺北帝大為想直升帝大就讀的初中生們所設立的預備學校,相當於高等學校(簡稱高校)。因當時高等學校畢業生,多往日本內地大學就讀。臺北帝大常有招生不足額之窘狀,故謀自設預校以保障未來學生名額。然新設之初,已是日本帝國落日之時,僅維持五屆,即遇日本戰敗、臺灣光復,而自然消滅,可謂是短命的學校。
  
初入校史館工讀,即對豫科之事產生興趣。看著一張張老照片,直覺當時豫科學生,與現在臺灣、日本的高中生沒什麼差別,同樣是意氣風發、年少輕狂。[見圖1]再細看其校舍,則是依山而建,詢問資深館員其校地何在?答:在士林芝山巖。但細問校址,則說:雖然有校址,但是確切地點則不知道,也好想知道。我一度還以為是在芝山巖惠濟宮旁呢?但由照片來看,分明是在平地。之後即未再細究。
 

[圖1]預科土木類同學合影
 
近來整理昭和17(1942)年《臺灣日日新報》有關臺北帝大新聞之時,搜得一條報導載:「臺大豫科校舍 士林郊外に完成」(1942年5月23,第3版),此讓我重新燃起了一探究竟的欲望。內文稱:「臺北帝大豫科自去年(1941)4月創設以來,已於大學校區內臨時校舍開始上課,而今日臺北州七星郡士林街石角之新校舍已見完成。故於二十日,開始移至該地講課。」[見圖2] (【附註】台北州七星郡士林街石角字大石角42番地)
 

[圖2]《臺灣日日新報》昭和17 (1942)年5月23日第3版「臺大豫科校舍士林郊外完成」
 
讀完此新聞後,則先以Google查七星郡「士林街」的區域如今何在?中文微基有言,日治時期「士林街」相當於今士林區一帶,但區域更大,還包括整個大屯山和陽明山。而「石角」,則相當於現在士林區的岩山里、名山里部份。
 
幸運的是,在用Google搜尋石角時,發現有臉書留言詢問一幅1945年四月美軍台北偵察照片,拍攝地點就在芝山巖旁。藉由詢問此圖的臉友之協助,我循線進入中研院網站找到了出處原檔。原來這些空照圖,是二戰末期,美軍為轟炸臺灣,派偵察機所拍攝,數量頗多,現已公諸於世,被大量使用;臺大校史館2011年特展也曾使用過。中央研究院所開發的「臺北市百年歷史地圖」,即收錄部份美軍偵察照片。[見圖3]
 

[圖3]臺北市百年歷史地圖(中央研究院 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 地理資訊科學研究專題中心開發),http://gissrv4.

大學論文作家

以上資料來源:《臺北帝國大學一覽》、「臺北帝國大學文政學部檔案」(臺大圖藏)之「學籍簿」、「修學原簿」、「學生名簿」、「卒業生名簿」、《青榕會會員名簿》(1968年5月發行)。森岡ゆかり,「臺北帝国大学文政学部女子学生狀況表」[註一]。《臺灣日日新報》。
 
 
根據該名冊可透露出許多資訊。例如,以學部來分,臺北帝大所曾招收的女學生,文政學部22名,理農學部(含後來分出的理學部)2名,表示女性還是比較偏好文科。比較特別是,在文政學部中,名冊編號第4的洪吳氏繡進(臺灣籍,昭和8年入學)曾短期聽講政學科的民法總則、行政法總論兩堂課。當時已育有二子的她,申請進入臺北帝大當聽講生一事,報紙有載,此事有機會再談。
 
另外,以身分來分,本科生9名、聽講生16名、選科生4名。其中有先當聽講生,再考試合格為本科生的(像大森政壽、石本君子),或先當選科生,再考入本科生的(像神作柳子、林素琴)。
 
再者,以國別分,臺籍6位,日籍18位。可知當時臺灣女性要進入高等教育機構就讀,誠屬不易。但有趣的是,最後入學的三位女學生皆為臺灣籍,而且有兩位是本科生(編號22. 論文撰寫1-2-3 Write the main body of the paper first, – 1. 3
    入學前學歷:東京女子大學英語專攻部
    備考:聽講生(英文學五科目)
 
12  岩生 光子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10. *************************************************************************** *
 

圖一、「林圯埔地方の演習林」,《臺灣日日新報》,1901(明治34)年2月2日,第2版
 
這是透過《臺灣日日新報》(大鐸版電子資料庫)所尋得的一則設置「大學演習林」之早期新聞報導!日期是明治34(1901)年2月2日,標題為「林圯埔地方の演習林」。文章不長,茲簡譯於下:
「臺中縣林杞埔深山,即鳳凰山與八通關之間的森林,葱鬱而為自然天障,且繁茂的森林呈垂直分布,恰為演習林之絕佳地點。農科大學助教授右田半四郎偕臺中縣技師小西成章已於前日,為前往該地[勘查地形]而到達臺中(縣)。」
 
中日戰爭前日本各大學林學科或林業科,為學生實習與教師研究之用,紛於各地擇良林以設「演習林」。其功能不僅提供實習、實驗研究,其林業收入並成為學校財源之一。日領臺灣(1895)不久,東京帝大就盯上了臺灣新高山至鳳凰山官有森林(即今南投縣鹿谷鄉鳳凰山至玉山一帶)。1900(明治33)年,當時的文部大臣(教育部長),亦即曾任臺灣總督(第一任)的樺山資紀(1837-1922),向臺灣總督兒玉源太郎(1852 -1906)交涉,並派東京帝大右田半四郎助教授(1869-1951)數次來臺勘覓演習林預定地。而這篇新聞,即報導右田教授來臺勘查地形時之狀況 [右田助教授來臺調查的最早一則新聞,則是同年1月17日,第2版]。
 
報導所稱「農科大學」,即「東京帝國大學農科大學」。農科大學是東京帝大的分科大學(戰前日本高等教育之特殊制度),前身是「東京農林學校」(1886年創校)。1919(大正8)年,始改稱「東京帝國大學農學部」。[見東京大學農學部官網,「東大農學部の歷史」,以及日文維基,「帝国大學農科大学」條目。]
 
另外,報導所載此演習林之地區為「臺中縣林杞埔深山,即鳳凰山與八通關之間的森林」,這也需要回到當時歷史的時空環境來了解。1901年的「臺中縣」指的是現在臺中縣市、彰化縣、南投縣一帶廣大的區域。[日治臺灣行政區域,見日文維基百科之日本統治時代の台湾行政区分]「林杞埔」相當於現在南投縣竹山鎮,亦是當時行政中心所在,得名於早期開墾該地之鄭成功部將參軍林圯(. 900 藝術類 800 語文類 600 中國史地 500 社會科學 400 應用科學 300 科學 200 宗教 100 哲學 000 總類 本校學位論文 945. Action),發現他同時也在臺北高等學校任教。而除在日治臺灣外,也曾任職於紐西蘭,晚年則旅居澳洲。
 
此外,由此照片得見,當時在英文科就讀的女學生,即有山根敏子(前排左一)、野上柳子(前排右一)和杜淑純(前排右二,當時署名「杜純子」)三人。可見在大森入學後,的確帶動了在臺女性就讀大學的風氣。本文,我想透過幾張老照片和資料圖片,簡介一下她在臺北帝大的日子。接下來,讓我們再度把時空,拉回到臺大校園裏還是「萬綠叢中一點紅」的日子吧!
 

[圖二]《臺灣日日新報》,1930年4月16日,第七版
標題:「臺北帝大文政學部出現第一位女子聽講生,此應該會給予臺灣女性很大刺激而陸續出現志願者!」. 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 外語教育哲學博士

2.

第一週 研究的概念與意義 (英美文學老師) 尋找研究主題 (英美文學老師) 第二週 圖書館之旅 (圖書資訊人員) 各項資料檢索技巧 (含光碟與網路查詢) (圖書資訊人員與英美文學老師) 第三週 文學研究方法介紹(I) (literary approaches) 研究趨勢介紹 (I) (Introduction to scholarship) (英美文學老師) 第四週 文學研究方法(II) (英美文學老師) 研究趨勢介紹 (II) (英美文學老師) 線上檢索(研究方法與研究趨勢) (英美文學老師與圖書資訊人員) 第五週 文學研究方法與趨勢檢索報告 (英美文學老師) 第六週 確定論文題目 建立working bibliography (課堂講授——文學老師;資料查詢——圖書館) 第七週 圖書資訊教育進階篇 WWW的介紹使用與學術研究 (英美文學老師與圖書資訊人員) 第八週 研究資料閱讀 筆記 (Note-taking) 大綱擬定 (Outline) (英美文學老師) 第九週 書目格式介紹 (MLA, APA, Chicago, etc) 論文格式介紹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週 文學研究方法(III) (英美文學老師) 研究趨勢介紹 (III)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一週 專業文學書目 專業文學期刊 (英美文學老師與圖書資訊人員) 第十二週 其他英美文學參考書(索引、手冊等) (英美文學老師與圖書資訊人員) 第十三週 論文初稿討論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四週 相關博碩士論文或期刊文章收集與討論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五週 論文修改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六週 未來研究方向討論(英美文學老師). Tw/archives/1047]的文章之後,對於臺北帝大招收女學生的事情很感興趣,並問我臺北帝大(1928~1945)總共收過多少女學生?當時,我也不甚了解,只隨口回答說幾十個有吧?我想或許也有人對此問題感興趣,也深怕有人再問我這個問題,所以後來就透過各種管道(校史資料、報紙、期刊論文等)收集資料,並整理出來一份名冊,暫名:「臺北帝國大學女子學生名冊(初編)」[見下下段名冊]。該名冊錄有文政學部和理農學部(包括後來分出的理學部)在籍(即有學籍的)女性學生共24名,其中本科生(即正式入學的)9名,其餘分別是選科生或聽講生。
 
什麼是「選科生」呢?根據《臺北帝國大學一覽》(昭和3年)「大學通則」第24-28條,簡言之,「選科生」即有意願選擇學部(學院)中某些科目來修習學分者,透過筆試或口試合格後,可入學為「選科生」,修完學分後,學部長(即今院長)會給與證明書。現在的日本大學,為了提供中學老師(或其他目的)修習學分(日本稱「單位」),也有選科生的制度。而「聽講生」呢?根據上述「大學通則」第29-32條,即對學部中某些科目有聽講意願者,可以向學部提出申請,而學部長在認定申請者不會妨害正常上課,並在總長(即校長)的許可下,可同意讓其以「聽講生」名義進入課堂聽講,但不能參加修習科目的考試,而聽講期限為一學期或一學年。
 
底下請見該名冊。需先說明的是,由於牽涉個資問題,該名冊只提供最基礎的資訊。
 
臺北帝國大學女子學生名冊(初編):
01  大森 政壽(婚後改姓中井)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5. *************************************************************************** *
 
由一張老照片說起~~

[圖一]1942年8月文政學部英文科「川井清海壯行會合影留念照」中,前排左起第二位,即大森政壽助教[《杜聰明與我:杜淑純女士訪談錄》,頁19]
 
天性愛找資料,而且還不是普通的愛。所以故臺大傅斯年校長的名言:「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資料」,一直是我的座右銘之一。兩個月前,為了寫「臺北帝大第一女:大森政壽」一文[見臺大校史館部落格:【杜英專欄】台北帝大第一女,http://gallery. 美國紐約大學 (New York University) 英語教學碩士

3. Program in Computational Biology)為兩校師資共同授課學程。治安方面,匹大座落在匹茲堡市郊的Oakland地區,治安良好,非常適合生活及學習的環境。匹茲堡是全美犯罪率最低的城市之一。2009年,經濟學人周刊(The Economist)把匹茲堡評為美國最適宜居住的城市。同時於2010年,富比士雜誌(Forbes)亦評匹茲堡為美國最適宜居住的城市。此外,在2012年,根據康乃狄克州立中央大學歷經數年時間對美國五十座主要城市市民閱讀書報喜好度展開調查,評估每座城市的書店數量,圖書館資源規模,報紙發行量,教育水平,網際網路資源等,最終得出匹茲堡為美國第四大最好讀書城市(America’s most literate city),其他前四座城市依序為華盛頓DC,西雅圖及明尼阿波利斯。. Html
 
上照可見,左邊林木茂密處,即為芝山巖區塊,區塊內左邊中心的建築群為惠濟宮。而芝山巖右邊長方型建築群,即應為臺北帝大豫科校地。此外,該地理資訊系統,除可以結合Google Map查詢,並可以將古今地圖做圖層重疊,以便分析。[見圖4]
 

[圖4]
 
兩圖重疊後,即可明顯可知,豫科校地即今雨聲國小至芝山巖一帶區域,且其校地長矩型的基本結構仍清晰可見。而參照書中由豫校校友所提供的學習、生活照片來看,當時校舍及活動場所,多依山而建,且樹叢近在眼前,似在今雨聲街沿邊。再看美軍空照圖,依稀可見芝山巖東北角有許多建築物。我在想會不會就是下圖的這個地方?[圖5]
 

[圖5]預校學生在做早操。
 
惜當時戰事轉烈,豫科生被軍隊征用,全數移往新莊。據稱,校舍為日本海軍借用。臺灣光復後,一時不察,臺北帝大豫科校地被國防部接收,後來部分改建為民房。臺大向國防部追討這塊校地數十年無解,終於在國防醫學院自臺北公館水源地遷校至內湖的機緣下,1999年臺大與國防部交換土地與地上建築而畫下句點。芝山巖這塊臺北帝大豫科校地,臺大真的自始至終從無緣分在此上課。.

更多關於 大學論文作家

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 外語教育哲學博士

2. 16),正積極著手進行「大學設立案」。該年7月31日,正式任命甫由歐美考察回國的幣原坦為「大學創設事務委員」(地點設在臺灣總督府)。而10月5日(即採訪當天),幣原博士由日本神戶門司港搭乘高級客輪扶桑號[圖四]赴臺,即準備參加四天後(9日)於總督辦公室所進行的「第一回大學設立會議」。不料,為搶得一手消息,報紙的記者先生們發揮其一貫「狗仔隊」精神,隨即混入船中,盼能在駛往基隆的漫漫海路中,得由幣原博士那兒獲知什麼特別消息。
 

[圖四]幣原博士赴臺所搭高級客輪:扶桑丸(1908年由丹麥建造,1923年由大阪商船株式會社購買,並更為此名,次年開始行駛於神戶—基隆航線)。
 
我強烈懷疑,記者們並未正式採訪我們的幣原總長,抑或,他們只是如「忍者」般隱身在旁偷聽!總之,隔天(6日)總長說的話上報了!辜且不論此報導之真實性如何,這下可麻煩了。因為同時搭扶桑號返臺的伊澤總督早表明他中意的建校地點是「臺北市」。三天後(8日),扶桑丸於基隆港靠岸。可以想像,上岸後的幣原總長在讀過這則新聞後,定是有些著急,所以趕忙找了報社記者來澄清。這段公開澄清文,則刊在次日(9日)夕刊頭版「無絃琴」專欄上[見圖五]。
 

[圖五]《臺灣日日新報》大正14(1925)年10月9日,夕刊第1版
 
「無絃琴」是該報專欄,專為報導次要新聞或傳聞而設。幣原博士在此想說明一下,三天前(6日)該報刊出他在門司所言有關臺灣大學,卻被「誤傳」(過り傳えられた)之事。他解釋道,5號當日,他在船上與人論及在臺籌設大學之事,突然被問到臺灣的文化中心在何處,他即順口回答「當然是臺南(ソレは臺南に相違ない)!」總長為加強語調,進而引述史實說道,安平乃臺灣過去主要港口,荷蘭人在此建立熱蘭遮城(Fort Zeelandia,日文:ゼーランディア城,即今紅毛城),鄭成功攻略之城亦於此,而濱田彌兵衛(はまだ やひょうえ)的商船(朱印船)亦曾在此與高砂族人貿易,所以他自然答道,在安平附近的臺南是全臺之文化中心。最後,他聲稱,事前已講過「臺灣大學要設置在臺北,而非臺南」,此已是定論,無庸再議,只待(9日)於總督辦公室進行「第一回大學設立會議」之後正式公布。
 
總之,「臺南倡設臺灣大學」之說,至此湮消雲散。而正式決定將校地選在臺北富田町(即今臺大校址)則是在下任臺灣總督上山滿之進(在位期間:1926. 除了環境優雅及廣大校地之外,匹大最有名的建築物是學習教堂Cathedral of Learning,樓高163公尺,42層樓高,1926年動土,1937年完成,是世界第二高教學大樓。除了是整個匹大主校區中心地標之外,也是著名觀光景點。在1925年建造這棟大樓時,有個針對鼓勵當時學童的募款計畫叫做”幫匹大買一塊磚”(Buy a Brick for Pitt),每個學童捐獻十分錢(one dime)以及寫一封信給匹大,說明他們是如何為了這棟地標大樓而賺這十分錢。這棟大樓以直立平行線條設計為主體,由下而上望,除了看到雄偉的建築物外也看到許多直立線條聳入天空,這是要告訴每位來此求學的學生學無止境之意。學習教堂裡最著名的是內部的國際教室(Nationality Rooms),最早從1938年起,每間教室被設計成不同國家文化風格,這些文化風格皆由所屬國家派專人負責規劃,目前共有27間國際教室,供教學以及參觀使用。2009年9月G20高峰會期間,前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曾在此大樓大廳發表演說。. 10
    備考:聽講生(文學科5科II)、因病退學
 
08  渡邊 香
    學科專攻:文學科
    在籍期間:昭和9. *************************************************************************** *
 
由一張老照片說起~~

[圖一]1942年8月文政學部英文科「川井清海壯行會合影留念照」中,前排左起第二位,即大森政壽助教[《杜聰明與我:杜淑純女士訪談錄》,頁19]
 
天性愛找資料,而且還不是普通的愛。所以故臺大傅斯年校長的名言:「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資料」,一直是我的座右銘之一。兩個月前,為了寫「臺北帝大第一女:大森政壽」一文[見臺大校史館部落格:【杜英專欄】台北帝大第一女,http://gallery. That have provided for us so many well furnished Libraries as well in our publick Academies in most Cities, as in our private Colleges. 全部 圖書 期刊 多媒體 電子書 新書上架月份: 全部 2016 年4 月 2016 年3 月 2016 年2 月 語文:  全部   中文   英語   日語  其他語文 分類法: 全部 中文圖書分類法 杜威十進分類法 全部 館藏地/室: 請選擇 知本總館 臺東書庫. 曾氏麗貞(植物學科,昭和19年入學)[臺灣籍]
 
從前述九位女同學資料可見,從昭和6年(1931)臺北帝大第一女:大森政壽(文政學部英文科)入學,以至昭和19年(1944)三位臺籍女生取得本科生學籍的這十四年來,臺北帝大的女性本科生,文政學部七位,其中四位讀英文學的學生(大森政壽、石本君子、山根敏子、神作柳子四位),一位讀國語國文學(池部澄子,「國語」在此指的是日語),一位讀南洋史學(張美惠,昭和19年入學)。而理農學部(含後來的理學部)則有2名。一位是孤身自日本赴臺就讀的真山節子(化學科,昭和16入學),她也是臺大理農學部第一位正式入學的女學生,當時報紙特別刊登此事。[見《臺灣日日新報》昭和16(1941)年5月,第3版,「科學する女性 臺大理農學部に見事入學」]而另一名則是來自臺灣彰化的曾麗貞(植物學科,昭19年入學)。
 
再者,這九位本科女大生中,截自目前為止,只能確定有四位完成其學士論文,並取得臺北帝大的學士資格。包括:
1.

Jp/word/右田半四郎-1112115] 而陪同前往的小西成章(こにし なりあき),則對於臺灣植物學者而言,是再熟悉不過的了。在明治晚期,小西氏曾任臺灣總督府技師,並是臺灣早期著名登山家及植物採集家。聞名世界的臺灣杉(學名:Taiwania cryptomerioides),即由其所採集。另外,像臺灣多種原生種植物,如「小西氏栒子」(學名:Cotoneaster konishii)等,則以其姓名之,以茲記念。
 

圖二、有關臺灣演習林土地讓渡之公文(1902年9月25日)。
[資料出處]「臺灣演習林ノ設置及引繼ノ件」,《東京帝國大學農學部附屬演習林例規》[大正10(1921)年12月],頁10-11。
 
1902(明治35)年9月25日,日本內務省(內政部)正式回覆文部省(教育部)的請求,同意將臺灣演習林預定地讓渡給農科大學。上圖即此回覆公文的內容,刊載於該大學1921年所刊《東京帝國大學農學部附屬演習林例規》[此處擷取自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的電子資料庫:「近代デジタルライブラリ」(近代數位圖書館),http://kindai. 25
    入學前學歷:沖繩縣立第一高等女子學校、帝國女子醫學藥學專門學校藥學科
    備考:本科生 畢論名稱:「カユプテ」樹皮「コルク」質ニ関する研究
 
20  林素琴(時名:林 こずゑ)
    學科專攻:西洋哲學
    在籍期間:昭和18. 曾麗貞(理學院化學系,1948畢業),論文題目:「Studies on Hinokitiol (Nitroderivatives)」
 
但據臺大歷史系李東華老師所編《光復初期臺大校史研究(1945-1950)》(臺大出版中心,2014)頁72所條列各系教員名單中,即載有哲學系助教「林素琴」。而《臺大文史哲學報》第五期(民國42年12月),亦刊有林素琴所著〈笛卡特哲學的方法〉一文。相信林女士應該是在哲學系畢業後留任助教。而最後值得一提的是,做為臺大歷史系第一屆畢業生的張美惠(1947畢業),不僅留校擔任助教,後來還升任講師,但於1950年因赴西班牙留學,而離開了臺大。
 
 
[附註]最後要特別感謝臺大圖書館特藏組的宋志華小姐,她不厭其煩地為我搜尋資料。
 
[註一]森岡ゆかり教授的「臺北帝国大学文政学部女子学生狀況表」,見氏著〈臺北帝国大学の女子學生——大森政寿、山根敏子を中心に〉,《大学史研究》第17号(2001),頁108,列有文政學部女學生20名。而本名冊即以森岡教授該表為基礎,再加以改編和修正,並補充了數筆新近尋得的名單和資料。如果您得知有此名冊中未錄的臺北帝大女學生的資訊,或有所補充者,煩請跟臺大校史館(電話:33669804、historygallery@ntu. 論文撰寫1-2-3 Write the main body of the paper first, – 1. 3
    入學前學歷:東京女子大學英語專攻部
    備考:聽講生(英文學講讀)
 
11  磯 愛子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10. MLA Handbook for Writers of Research Papers. Jp/info:ndljp/pid/917813]
 
由公文內容可知,早在1900(明治33)年10月,當時的文部大臣(教育部長),亦即曾任臺灣總督(第一任)的樺山資紀(1837-1922),即發文給內務部大臣,向臺灣總督施壓,盼能將斗六廳管轄內,即鳳凰山至新高山(玉山)這一大片的官有森林,讓渡給農科大學做為演習林。但這個要求卻在兩年後才得到答覆,當時樺山資紀已辭去文部大臣一職。從此這塊森林成了「東京帝國大學農科大學臺灣演習林」(即現在臺大實驗林區)。
 

圖三、「農科大學演習林」。《臺灣日日新報》,1904年11月12日,第2版。
 
1904(明治37)年11月12日的這篇新聞報導,告知我們臺灣演習林的正式讓渡手續,要到該年9月16日始完成,這時離內務大臣回文同意已經過了兩年,可見接收過程必然繁瑣而困難。事實上,接收事宜,除了官有土地讓渡,還包含了當地原住民的安置問題、樟腦事業的分配問題,以及最重要的,未來演習林的設計和經營問題。
 

圖四、「演習林の設計」。《臺灣日日新報》,1905(明治38)年1月12日,第2版。
 
1905(明治38)年,為了此演習林的設計,東京帝大又派出了另一位林學博士川瀬善太郎(かわせ-ぜんたろう,1862-1932)來臺調查。川瀨教授是明治、大正時代著名的森林學家,曾任東京帝大農學部長。著有《林政要論》等。而如此則報導所刊載,川瀨教授的建議是:東京帝大農科大學就近已有千葉縣之演習林,而每年要送學生到臺灣來做實習,於經費、技術上似有困難。倒不如,將此演習林設計為寒、溫、熱三帶植物並立之實驗林場,形成所謂的「模範森林」,比較合乎實際的狀況。
 

圖五、「森林雜談/川瀨林學博士談」。《漢文臺灣日日新報》,明治41(1908)年12月27日,第5版。
 
而過了數年,川瀨博士仍維持其意見,即:於此大學演習林觀其植物之分布狀況,一地而有熱溫寒三帶,甚便於研究。故較似「研究林」,而非供給森林科系學生演習之場所。
 
 

圖六、史料一則:「溪頭演習記」(1918年8月),東京帝國大學教授林學博士河合鈰太郎撰。
 
最後,則與各位分享另一則史料:「溪頭演習記」。此處轉引自《臺灣山林會報》第75號[臺灣大學圖書館藏],1932(昭和7)年7月,頁25。著者河合鈰太郎(かわい したろう,1856-1931)是明治、昭和前期的森林學家,早期曾留學德國、奧地利,東京帝國大學時期教授。臺灣阿里山森林鐵路的倡建者。以「森林利用學」、「山林史」之研究著稱於世,著有《測量學》等。[見https://kotobank.

匹茲堡大學( 英語: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簡稱PITT或匹大,成立於西元1787年,是美國歷史上第十悠久的大學,學術聲望非常. 3
    入學前學歷:東京女子高等師範學校保育實習科
    備考:聽講生(心理學概論及演習)
 
09  石本君子(後改登錄為石本 キミ)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和10. 個人每次聽到校史館遊客選播臺北帝大校歌時,總覺得是在聽日本軍歌。網友們閱讀至此還沒有聽到臺北帝大校歌,無法體會我所言,先請您讀一下臺北帝大校歌的三段歌詞:

 
這首校歌選定的時間是在1940(昭和15)年12月,即中日戰爭時期所做,也難怪許多人都覺得歌詞與曲調具有濃烈的軍國主義色彩。
 
在整理該年(1940年)有關臺北帝大的新聞報導,就發現了一則「臺大學歌決る 明春發表會」的報導。[見圖三]
 
[圖三]「選定臺大校歌 將於明年春天舉辦發表會」,《臺灣日日新報》,1940(昭和15)年12月21日,第2版。

 
其中,「學歌」就是校歌的意思,就像我們稱校長,而日本人則稱「學長」一樣。依此,再循線以「臺大學歌」為關鍵字查詢,則又找到另外一則標題為:「紀元節の佳日に 臺大學歌發表會」的報導。[見圖四]
 
[圖四]標題「將於紀元節當日 舉辦臺大校歌發表會」,《臺灣日日新報》1941(昭和16)年,2月8日,第2版。

 
依此二則報導始知,原來臺北帝大校歌的歌詞,是校方向校內學生公開徵選(日文:募集)而來。最後校方選定由松谷哲男(醫學部學生)填詞,伊東謙(理農學部助手[即助教])譜曲而成的這一首。選定的時間是,昭和15(1940)年12月,而正式發表則在次年紀元節。所謂日本紀元節,是日本軍國主義時期四大節(紀元節、四方節、天長節、明治節)之一。二戰後即廢除,其後改為日本建國紀念日,即新曆2月11日。來源乃根據《日本書紀》中神武天皇即位之日:辛酉日(西元前660年)1月1日(日本古曆)。所以歌曲內才有「追求創國之理想」一句。
 
也因此,這首進行曲式校歌的正式亮相的時間是:昭和16年2月11日。而且預備在發表會當日(即紀元節),將有各學部及專門部的學生所組成的合唱團(原文:合唱隊),於臺北帝大附屬圖書館公開演唱。可惜,循線卻找不到紀元節當日發表會的報導。
 
聽完了以上的敘述,相信您一定對校史館所播放的這首「臺北帝國大學校歌」有了更多的認識。以下,就讓我們線上聽一遍這首臺北帝大校歌的第二段吧!
 
 

Comments. Gale Virtual Reference Library 是由Cengage Learning – Gale所出版的各類學科領域之權威參考工具書 (百科、年鑑、指南、大部頭叢書. 10本科入學
    入學前學歷:東京女子大學
    備考:選科生 原登錄「林素珍」,後刪去「珍」,於旁書以「琴」字。 本科生
 
21  名取 登美
    學科專攻:南洋史學
    在籍期間:昭和18(聽講)、昭和19. Del R,而坐在他左邊,身著官服、正襟危坐、而雙頰削瘦者,我猜想可能就是幣原坦總長。
 

[圖六]大森政壽學士論文的封面頁[臺大圖書館特藏組館藏]
 
現在要從大學畢業,只要修滿學分即可。而當時,要獲得臺北帝大學士學位,除了學分(日本稱「單位」),還要寫學士論文,並審查通過。很慶幸地,大森政壽的學士論文,被安穩地保存在臺大圖書館五樓特藏組「校史資料」中。在此先感謝安明組長,以及特藏組編審宋志華小姐的協助,得以讓我調閱原件。原件為A4大小,藍皮封面,鉛印打字稿,正文68葉。封面頁[圖六]上,載其論文題目為:「A Brief Study of “A Vindication of the Rights of Woman” by Mary Wollstonecraft」,右下署名「M. 15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館訊新123期(電子版69期)由校史館張安明小姐于2010-06-30撰冩的校史故事《蔡邦華院長與接收臺大詩作》,提及筆者去年參訪貴校所提供的照片和詩作。文中特别提到臺大早期人物照片十分稀少,置頂照片中的人物,影像模糊有點兒難以辨認,希望大家一起來幫忙辨識臺大早期的重要人物。
 
1945年8月,日本戰敗投降,臺灣重回中國版圖,當時國民政府教育部委派中央研究院植物研究所所長羅宗洛為首的包括浙江大學蔡邦華、陳建功、蘇步青、中央大學陸志鴻、馬廷英等五人组成臺灣教育輔導委員會來臺接收臺北帝國大學,羅宗洛接任代理校長,改制為國立臺灣大學。他應該是國立臺灣大學的首任校長。當時聘任陳建功為教務長、陳兼善(達夫)為總務長、蘇步青為理學院院長、蔡邦華為農學院院長、杜聰明為醫學院院長、陸志鴻為工學院院長(参見李東華、楊宗霖編校,臺大出版中心出版的羅宗洛校長與臺大相關史料集)。他們都是臺大早期的重要人物。
 
本人為此做了點功課,我聯絡了羅宗洛校長的長子,如今已是82歲老人的羅邦煦先生和首任國立臺灣大學教務長陳建功先生的兒子,中國科學院院士陳翰馥先生及其弟陳翰晉先生。在他們的大力協助下,將置頂照片中的人物基本辨認清楚,而且他們還各自分别提供了四張照片及羅宗洛校長的日記作斧正。
 
首先筆者上次提供的置頂照片中的人物標註有誤,左一應為馬廷英,左二應是陳建功【編按.當時校史館已經些許調整】,這張照片中没有羅宗洛校長。羅邦煦先生說「這些人裡面,我只對馬廷英和陳達夫二人辨認不清,不是太有把握,其他人我都認得。陳兆熙是朱洗先生(生物學家,筆者注)的學生,和我父親很熟,1945年12月下旬他到臺灣,帶了一台照相機,因此他們才能在一起合照。這張照片中没有我父親,我估計照片是我父親拍的。」
 

(右一蔡邦華,右二是陳兆熙(左手輕碰下巴),右三坐在陳兆熙前面的是陳達夫,站立在後面的是杜聰明,右五是蘇步青,右六是陸志鴻。左一是馬廷英,左二是陳建功。)
 
羅邦煦先生和陳翰晉先生都提供了另一張照片,是同一批人在同一地點拍的,羅宗洛取代了陳兆熙,而把杜聰明擠到左邊去了。其他人的位置没有變,所以右二應该是陳達夫。在左邊的馬廷英没有被攝入,但在照片中可以看到他的腿腳。這張照片是陳兆熙拍的。
 

(接收臺大團隊主要成員:右起蔡邦華、陳達夫、羅宗洛、蘇步青、陸志鸿、杜聰明、陳建功。)
 
還有兩張照片也是同一批人在同一地點,但在室外拍的。第一張就是取自李東華、楊宗霖編校之《羅宗洛校長與臺大相關史料集》中的那張,照片所標的名字是正確的,應是陳兆熙拍的,照片中没有陳兆熙,有羅宗洛校長。
 

 

(第二張是羅宗洛校長拍的,照片中没有羅宗洛而換成是陳兆熙了,其他人的位置没有變化。)
 
可惜照片上没有任何說明和標記,很難確定拍照的日期和地點。但羅邦煦先生提供我他父親當年的日記,發現有如下一段:「1月6日星期日晴,早起驅車至金山溫泉,同行者杜、陸、馬、蘇、蔡、建功、達夫、兆熙等8人。至淡水後沿海岸而行,車窗眺望,覺山青水秀,海闊天空,胸襟為之一快。10時半抵溫泉即入浴,水極清冽。浴後從附近飯店取酒餚,在浴室二樓午飯。飯店去浴室甚遠,送菜三次,歷時2小時,食畢已下午2時矣。歸途經基隆港岸,帆船林立,街中石礫遍地,然行人滿街,擁擠非常,4時半抵寓。」從這一段日記裡,似乎可以確定,這四張照片是1946年1月6日他們在金山溫泉拍的。我也得到陳建功先生之子陳翰馥發來的他弟弟翰晉翻拍的他家中照片的原件,其中一張左上角模糊寫有“在臺灣金山溫泉”七個字印證了羅宗洛校長的日記所言。
 

 
陳建功、蘇步青和蔡邦華均于1946年四月中返回尚在貴州遵義的浙江大學,從事浙大復員工作。(見羅宗洛日記 – 卅五年五月十五、十六、十七日則),羅宗洛校長後來也堅辭校長職務,返回了上海中研院植物所。他們這些人物都成為海峽兩岸科學教育界的知名人物。返回大陸的羅宗洛、陳建功、蘇步青和蔡邦華均被選聘為1955年的中國科學院的學部委員(院士),他們都在學術上做出很大成就。而陸志鴻、馬廷英、陳兼善則留在臺灣,陸志鴻接任了校長,成为臺大的第二任校長,臺灣大學為紀念其業績,特建”志鴻館”、立陸志鴻半身銅像。馬廷英是臺大首任地質學系主任,在地質學、古生物學和海洋地質學頗有建樹。杜聰明是臺灣第一位獲得博士學位之人,曾任臺灣醫學會會長,創辦高雄醫學院,擔任院長。貢獻於臺灣的醫學教育。陳兼善(達夫)是魚類學家,1978年返回中國大陸,曾任上海自然博物館一級研究員兼任中國魚類學會名譽會長、中國水產學會顧問。
 
-完-
 
 

Comments. 論文撰寫1-2-3 Write the main body of the paper first, – 1. Action),發現他同時也在臺北高等學校任教。而除在日治臺灣外,也曾任職於紐西蘭,晚年則旅居澳洲。
 
此外,由此照片得見,當時在英文科就讀的女學生,即有山根敏子(前排左一)、野上柳子(前排右一)和杜淑純(前排右二,當時署名「杜純子」)三人。可見在大森入學後,的確帶動了在臺女性就讀大學的風氣。本文,我想透過幾張老照片和資料圖片,簡介一下她在臺北帝大的日子。接下來,讓我們再度把時空,拉回到臺大校園裏還是「萬綠叢中一點紅」的日子吧!
 

[圖二]《臺灣日日新報》,1930年4月16日,第七版
標題:「臺北帝大文政學部出現第一位女子聽講生,此應該會給予臺灣女性很大刺激而陸續出現志願者!」. 依據Joseph Gibaldi或Walter Achtert在MLA Handbook for Writers of Research Papers一書中指出研究報告的撰寫過程包括以下幾個步驟: (1)決定研究目標 (2)確定研究題目 (3)決定主要論點(含方法論),以表達論文主旨 (4)找尋書目,建立一Working Bibliography (5)依書目收集資料 (6)研讀資料,製作筆記(taking notes) (7)研擬大綱 (outline) (8)依論文大綱,整理資料,並決定寫作策略 (9)撰寫草稿,確立論文結構 (10)重新審閱論文,加強英文書寫 (11)校稿並定稿,預備出版。(1-37)。 從此過程中,可看出學術研究報告與其他類型的文章有一個很大的不同:“它要仰仗作者個人的知識和經驗以外的資料來源“(Gibaldi & Achtert 2)。此資料來源包括兩項:第一手研究及第二手研究。所謂第一手研究是針對某一題目,以直接觀察和調查的方式加以研究,比如說從事實驗或田野調查;第二手研究資料則來自別人對該題目所作的研究報告。(Gibaldi & Achtert 2)。一般來說,大部分的研究,儘管是採用第一手研究策略,仍然必須引用該學科之學者著作以為參考或借鏡。文獻探討與資料蒐集分析,成為研究報告或論文(乃至於一般政府、公司的企劃書與報告)必備的一項工作。 學術或研究圖書館即是蒐集資料與研究文獻的最佳去處。根據最近教育部委託者林茂松與筆者所作的一項「台灣地區大學校院人文類學科開設『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調查顯示,大部分的此類課程均將圖書館的介紹與利用納入教學重點。(林茂松1-4)。除此之外,很多大學校院為了提高研究風氣,培養學生自行追求知識的能力,也相繼開設有關「圖書館利用教育」的課程。(註二)。這些相關的圖書館使用訓練,在在都顯示大學教育中資訊蒐集與閱讀的重要性。 圖書資訊的使用訓練,從學術研究的觀點來說,依據邵婉卿在〈大學圖書館利用教育的設計與評鑑〉一文中引用James Rice的分類 ,可分為三個層次 (1)認識圖書館:熟悉圖書館設備、服務規定及資料的存放地點或擺設,此部份常以library tour或書面資料為之; (2)指導利用圖書館,包括圖書編目方式及工具書的介紹與使用; (3)書目指導,針對研究報告與論文寫作所需之知識為主,包括書目的蒐集及報告撰寫的格式等。(12)。 雖然Rice在此分類上,並未提及現今電腦網路的發展與衝擊,但他所提的「圖書館利用教育」偏重在學術研究與報告撰寫上,與「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的教學目標相當吻合。「圖書館利用教育」使用各種媒體(如書面資料、導覽、演講、或課程等方式),確實為學者與學生提供了一個基礎且概括性的入門工夫——圖書資源的認識與使用。誠如很多研究指出,大學圖書館除了必須快速收集各種資源,提供各類資訊服務外,如何指導讀者有效地使用各種資源也非常重要。(張惠美、丁昆健 〈「國內大專院校教師對圖書館利用教育意見」之分析〉309)。圖書館在學術研究上也開始扮演更積極的角色。尤其是在資訊氾濫的時代,扮演資訊提供者的圖書館在學術研究上,有效率且主動地提供專業指導,而非被動地存放資料,應該是現今圖書資訊服務地新趨勢。(註三)。 圖書館利用指導(Library-use Instruction),大致有以下六個目標: (1)培養個人具有尋找及利用圖書資源和設備的能力 (2)擴大個人學習的領域 (3)增進個人自學的能力 (4)啟發個人閱讀的興趣 (5)培養個人正確的閱讀方法和習慣 (6)倡導正當的休閒生活。(註四)。 在這些目標下,大學「圖書館利用教育」,以靜宜大學為例,其課程如下 (1)圖書館的意義、種類及功能 (2)圖書館收藏的範圍與內容 (3)圖書的分類與編目 (4)論文資料的蒐集 (5)指引型參考書 (6)資料型參考書 (7)圖書館自動化及未來的發展。(丁昆健等〈圖書館利用教育之規劃研究〉153)。 其中圖書的分類與編目、論文資料的蒐集、及指引型參考書(如書目、索引)的介紹,幾乎是針對論文寫作而來的。然而圖書館利用教育是否即為「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的主軸呢?圖書館的專業學者是否可以扮演指導學生在蒐集資料的主要角色呢? 依據交通大學張惠美、丁昆健於1994年10月到12月所做的〈我國大專院校圖書館利用教育教師意見之統計分析〉報告,八成以上的老師肯定圖書館蒐集資料的重要性,而且有高達九成以上的師生認為非常需要圖書利用教育的訓練。但是此報告也顯示大專老師七成以上是靠“自己摸索“,來利用圖書館。(314-16)。此外該調查也發現“大部分的教師會指定學生到圖書館蒐集資料,但大都“不講解“如何使用圖書館。而且教師對圖書館所提供的利用教育滿意度也不高。(316-18)。 儘管大部分的師生都肯定使用圖書館的重要性,然而任課教師在使用圖書館或利用圖書館訓練教育上,都覺得不足或不夠滿意。依據筆者(註五)在實際教學與資訊服務的經驗來看,其間的問題並不在於圖書館專業人員的不夠積極或師生的學習動機不強,而在於圖書資訊服務與本科專業研究之間缺乏密切的配合。以英美文學為例,當任課老師指定學生尋找有關英國浪漫時期女作家的資料時,學生可透過圖書館資訊服務人員的教導與協助,學習各種參考書(如書目、索引、手冊)與光碟或網路資料庫的使用。然而進入查詢之後,對於關鍵字、資料篩選、及專業書目及期刊的評估,則無所適從。對上述主題查詢,不知是以Romantic women writers或Romantic woman writers或19th Century British writers或是其他的方式來檢索。在尋找書目資料上常生挫折。而且對期刊或專書資料的獲得,常因館藏不足,在耗費時日整理書目後,卻無所獲。久而久之,對圖書館的利用漸失信心與興趣,甚至怪罪圖書資訊服務的不確實。 圖書館利用教育訓練中的專業不足,確實是安排「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的一大難題。理想化的「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中有關圖書館利用教育,依林茂松的規畫,應涵蓋以下幾個課程內容: (1)收集資料迅速而有效之方法 (2)圖書館之應用 (3)網際網路之應用 (4)本學門重要參考書與電子資料庫。 其練習活動應包括 (1)正確描述圖書館各部門之結構與功能 (2)正確敘述圖書編目方式 (3)在限定時間內於圖書館中找出本學門特定圖書 (4)練習光碟資料庫檢索系統之操作 (5)利用網際網路檢索資料及傳送資料。(林茂松 3)。 檢視此一理想化之課程目標與圖書館利用教育二者之差異,可知其間之關鍵在於“本學門”的資料收集與檢索。一般圖書館利用教育偏重在圖書資訊服務的技術面(如資料的所在、光碟系統的操作、網路網路的使用),而對於真正專業的查索策略,則較少介紹。如果「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的老師將本科專業之圖書資料蒐集,交由非本科的圖書資訊人員來負責所有的教育訓練,則常常在資料檢索的教學成果上大打折扣。而且造成學生搜尋資料的茫然與挫折。 除了本科專業與圖書資訊服務缺乏結合之外,圖書館利用教育在「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中時數不足與練習不足,也造成教學效果不彰,影響學生利用圖書館的意願。在很多課程規畫中,老師通常祇安排二小時時間,其餘由學生自行至圖書館摸索或找館員協助。在課程的兩個小時之內(見林茂松統計)學生只能大略的停留在圖書館利用教育的第一層次與第二層次。對本科資料收集與論文寫作的第三層次(甚至第二層次的書目使用),根本無法深入。而且,圖書館人員所無法提供的專業資料查詢與書目蒐集及篩選,更是無法在該課程中獲得或實際練習,通常只能依靠個人自行摸索。這種資料蒐集方法的土法煉鋼,長久以來存於國內大學校院,不僅學生如此,甚至於老師也是如此。(見丁昆健報告)。學者缺乏廣泛且詳盡的資料參考,常常耗費時日重複別人的研究而不知,或錯誤的引用偏頗的資訊。這些都顯示「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中專業圖書資訊利用教育的不足。 圖書館利用教育的訓練,在研究過程中,著重在資料的收集。而論文的形成,亦有賴於前期研究題目的形成與研究方法的確定。國內大學中文系或歷史系開設的相關課程中,就很偏重「研究方法」的講授,如台大歷史系「史學研究法」或中興中文系「「國學研究法」。各學科的研究方法(approaches) 確實主導日後論文研究的形成。以英美文學為例,跨學科的文學研究包括文化研究、歷史學、社會學、心裡學、語言學或人類學等不同學門。該學門的資訊獲得與書目研究,對論文品質影響甚巨。研究方法的訓練,如何借重圖書資訊服務更是此一課程的重要課題。當然這兩者之間的互動,則有賴於各學科之專業老師的指導與傳授,而非由圖書資訊專業人員來負責。 綜觀以上的討論,可知「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與「圖書館利用教育」有多項重疊的教學目標。但是專業資料的收集、篩選與分析以及研究方法的引介,則是「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應強調的特色。那到底圖書館在此課程,應延續「圖書館利用教育」的訓練內涵,還是有不同的面貌呢?或許專業科目的圖書館資訊服務才是整個課程的成敗所在。因此筆者想以英美文學為例,結合圖書資訊專長,勾劃出一跨學科的課程內容與教學模式。 英美文學的「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著重在研究流程的訓練、書目學的研究、及研究趨勢的介紹與分析。(陳超明 〈文學研究之電腦應用: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的課程設計〉3-4)。其中研究流程的訓練即在訓練學生從事論文寫作,舉凡題目的挑選、資料的收集、論文的格式等都是論文寫作的先期訓練,也是論文寫作課程中重要的一環。整個「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首先以英美文學研究導向,介紹英美文學學術研究所關心的主題如canon(典律)、gender(性別)、culture(文化)、interpretation(詮釋)。而後介紹文學研究的趨勢與現今的研究方法(literary approaches) ,如文化研究、性別研究、心理分析、新歷史主義等不同之文學研究方法與切入點。除了使用課本之外,此部份的研究趨勢與研究方法介紹,也可透過現今網路的查詢獲得最新的訊息。以筆者在政大英語系所任教的課程為例,在此課程中首先以The Art of Literary Research 介紹學術研究的精神,而後擴及文學研究領域中不同的方向。MLA所出版的Introduction to Scholarship in Modern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s一書中,以Language and Composition, Literary Studies, Cross-Disciplinary & Cultural Studies三部份來介紹各研究領域的發展與理論架構,而後更在結尾時探討學者在社會中的定位(iii-v)。透過學生的口頭報告,可以了解學生對特定的取向是否了解,老師提供相關書目,請其參考。在了解各項研究趨勢時,筆者要求學生透過台灣學術網路建立某項研究(如Ethnic & Minority Studies)的書目,如專書、文章、台灣學者的研究方向(可透過國科會Sticnet的研究計劃或獎勵論文資料庫查尋學者的一些研究取向)。最後要求學生挑選一作家(如Hemingway),透過網路查詢(光碟與Internet),找出近二十年來有關該作家的論著,並利用書目資料庫整理分析,可得知國內外學術界對Hemingway的研究方向偏重種放與語言分析(佔五成以上)。 「圖書館利用教育」在此部份可發揮相當大的功能。當然基礎的參考書查詢以及網路光碟資料庫的查詢在圖書館人員的協助下,以兩小時完成訓練,而後由專業老師接手,從事更進一步的書目及研究方法與趨勢的探索。此部份的資訊檢索課程亦納入各種研究方法的介紹。在以演講及口頭報告介紹各種研究方法之後,筆者就依前述的查詢方法,要求學生至圖書館做同樣的檢索練習,之後返回教室報告檢索結果。(見附錄A「書目學與研究方法課程表」)。 透過資料檢索,讓學生了解當今的研究方法與趨勢後,開始引導學生進入撰寫論文的階段,首先決定研究目標、確定研究題目,並決定主要論點(argument) (含方法論literary approach)。一般文學研究者,在研究之初,往往先預設一大研究方向,而後透過資料收集與研讀,漸漸勾劃出研究的題目與論文大綱。筆者即依此方式指導學生構思自己的研究題目,首先每人挑選一文學時期或一作家,而後將此作家(如Kate Chopin )或主題(Victorian sexuality)當成查詢點(access point),來查詢博碩士論文摘要光碟或其他人文資料光碟(透過圖書館員的協助與訓練),可理出一整體的研究方向,甚至於相關題目的文字擬定(phrasing)。在經過老師與所有上課同學的集體討論,學生擬定與Chopin有關的主題研究(已被研究過或未被觸及的主題與切入點),接著在老師的協助下(亦可向其他專長的老師請教),找出尚未被研究過的方向或自己不表贊同的論點,這就是研究的題目了。筆者曾用此方法,找出有關Dickens的性學研究方向,而後以sex的相關字及衍生字(如sexual, sexuality, erotic, lust, prostitution) 來做書目查詢。建立working bibliography。(陳超明 〈網路與研究書目:一個實例〉10 ) 。 建立書目的過程,雖然在圖書館的使用上,主要依賴文學老師的專業協助,但技術性的操作,則有賴「圖書館利用教育」的訓練。然而文學老師對圖書館資料檢索的技術也應熟悉,否則書目的建立往往會失敗。如言述的Dickens性學研究,有關十九世紀的「性」相關字查詢就非常專業與重要,老師如全然交給圖書館員訓練,則結果必然大失所望,學生也無所適從。 書目學的研究在人文類學門的研究非常重要,舉凡研究範疇的釐訂、研究趨勢的分析、及研究成果的檢視,均依據書目學的研究。尤其是論文資料的收集,往往需要完整的書目資料庫來支援。台灣學術界對書目學的忽視反應了學術無法生根的一大主因。本土的學術資料庫,大抵由各大圖書館建立,如國家圖書館的中華民國期刊論文索引、政大的博碩士論文索引、國科會的研究計畫資料庫等。這些書目資料庫均為通盤性,缺乏專業學科的分類。專業性的書目資料庫(像國外的MLA Bibliography)很少建立。(註六)。而且圖書館利用教育的課程中也很少觸及此類資料庫的專業搜尋。英美國家的學術研究的基礎往往建立在書目研究上。專業圖書館及專家學者耗費心力建立專業的書目資料。反觀台灣本土的學術資源可資利用的甚少,圖書館與專業學者應著手建立各學門的專業書目資料庫,以提昇資料蒐集的效率與精確度,並落實學術本土化。 在論文撰寫過程中,除了書目參考書外,其他的參考書如索引、手冊,也非常重要,可幫助學生尋找研究方向與研讀背景資料。一般參考書的使用(如百科全書、年鑑)可透過「圖書館利用教育」來使用,然而專業性的參考書如Shakespeare Concordance或Dickens Index則很少納入講授,且圖書館在此方面的書面介紹資料也相當少。反觀國外大學圖書館,強調學術研究,透過學者與圖書館員的合作,為師生建立了很多專業的參考書目分析資料。詳見(附錄B)德州大學圖書館的英國文學參考書目及佛州大學圖書館的文學參考書書目,這些書目均擺在各大圖書館的參考室入門處,方便學者與學生參考。近來此類書目已上網路,更加方便讀者使用,有些大學圖書館更進一步將這些書目所列書籍網路化,使用者可直接線上使用。 論文資料的另一主要來源為期刊。但是期刊的專業水準,往往決定文章的品質。筆者常見學生引用通俗雜誌及報導性的期刊於學術論文上,顯得格格不入。專業期刊的介紹與評估,也應納入「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中的圖書利用教育訓練。圖書館除了建立專業參考書目外,也可適度地與文學老師合作建立專業期刊的評估書目,以提供學生蒐集資料的參考。這種學科上的合作,在英美文學的「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是非常必要。不但可提昇圖書館利用教育的教學成效,也可減低學生蒐集資料的挫折感,增加使用圖書館的樂趣。 從以上分析,圖書館在「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上,可從三方面來協助課程的進行:一是實際教學的參予,也就是納入並濃縮傳統「圖書館利用教育」的部份課程,如圖書編目方式的介紹、光碟資料庫或網路資料庫的檢索;二是加強專業書目及期刊的評估與分類,圖書館可透過與該學門的專業老師合作,如任教英美文學老師協助製作本館的英美文學參考書及期刊評估書目,對該科研究之師生提供更具體的書目服務;三是加強館際合作,協助師生快速取得資料。館藏與經費不足,幾乎是台灣各大學圖書館長久以來的問題。但是透過以讀者取向的館際合作或推行電子圖書館與遠距圖書服務,加強各館的資訊交流,縮減資料取得的時程,對學術研究與「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規畫都有實質且具體的貢獻。 針對以上三項圖書館在此課程所扮演的積極角色,筆者試圖分配出「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的教學大綱,並註明圖書館資訊人員與本科教師分工的合作關係。 本課程(以英美文學為例),可分為三大課程內容:一是英美文學研究方法的介紹;二是論文寫作的流程;三是英美文學學術研究的主題探討。而這三種課程內容,均由英美文學老師與圖書資訊人員互相支援授課,其時數與課程安排內容如下:(每週三小時) 第一週 研究的概念與意義 (英美文學老師) 尋找研究主題 (英美文學老師) 第二週 圖書館之旅 (圖書資訊人員) 各項資料檢索技巧 (含光碟與網路查詢) (圖書資訊人員與英美文學老師) 第三週 文學研究方法介紹(I) (literary approaches) 研究趨勢介紹 (I) (Introduction to scholarship) (英美文學老師) 第四週 文學研究方法(II) (英美文學老師) 研究趨勢介紹 (II) (英美文學老師) 線上檢索(研究方法與研究趨勢) (英美文學老師與圖書資訊人員) 第五週 文學研究方法與趨勢檢索報告 (英美文學老師) 第六週 確定論文題目 建立working bibliography (課堂講授——文學老師;資料查詢——圖書館) 第七週 圖書資訊教育進階篇 WWW的介紹使用與學術研究 (英美文學老師與圖書資訊人員) 第八週 研究資料閱讀 筆記 (Note-taking) 大綱擬定 (Outline) (英美文學老師) 第九週 書目格式介紹 (MLA, APA, Chicago, etc) 論文格式介紹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週 文學研究方法(III) (英美文學老師) 研究趨勢介紹 (III)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一週 專業文學書目 專業文學期刊 (英美文學老師與圖書資訊人員) 第十二週 其他英美文學參考書(索引、手冊等) (英美文學老師與圖書資訊人員) 第十三週 論文初稿討論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四週 相關博碩士論文或期刊文章收集與討論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五週 論文修改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六週 未來研究方向討論(英美文學老師) 本教學大綱將「圖書館利用教育」以基礎及進階的方式納入「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之中,初級課程以圖書館專業人員為主,主要訓練基本的圖書館使用能力,如編目認知及檢索訓練。而進階的課程,配合英美文學老師,透過網路查詢或其他書面資料,建立專業書目、期刊、及其他參考書的分類與評估。而後在收集資料的過程中,圖書資訊人員與任課老師密切合作,提供快速且有效率地資料獲取途徑,如縮短館際合作的流程、提供遠程下載的服務、建立本土化的專業資料庫等。這些都可提昇「圖書館利用教育」的教學成效,也可增強日後學者與學生使用圖書館自行研究的能力。 Richard D Altick與John Fenstermaker在The Art of Literary Research一書中,特闢一章專談圖書館。他們說: “A Knowledge of the history, strengths, and facilities of the major libraries that serve scholars in the humanities is as indispensable as a command of the bibliographical tool that are the primary keys to their contents” (183)。圖書館的確在學術研究上從事有如打地基的工作。以提昇學術研究為目標的「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應深入且廣泛地納入「圖書館利用教育」的內涵,將圖書館的資訊服務化為學術發展的重要指標。而「圖書館利用教育」與「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結合,也可避免圖書資訊服務與學習者專長無法配合。大學的研究圖書館工作,已經從單純的資源保存,轉形成圖書資訊的分類、提供與傳播。而「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正是推廣圖書資訊服務最好的場所,希望各學門的老師能與圖書資訊人員密切合作,整合該學門的研究資源與教學內涵,為提昇大學學術研究盡一份心力。 註解 註一 《自由青年雜誌》於民國七十一年舉辦「讀書與研究方法專題座談會」,與會專家均表達相同看法,他們認為現今的大學生缺乏獨立思考與研究的能力,應加強其使用圖書資訊的教育。見該期雜誌第七十一卷第一期(民國七十三年)頁14-18。盡管此次座談會於十三年前舉行,但相同論點常見於大學教授的言談之間與類似座談會上。 註二 根據交通大學朱淑卿與丁昆健對台灣地區125所大學校院於八十四年所作的調查顯示,有百分之五十七點四的大學院校開設獨立的圖書館利用教育或相關學分的課程,專科則只有百分之二點二。見兩人合著之〈我國大學院校圖書館利用教育現況調查研究〉。頁17。 註三 現今很多圖書館主動建立資料庫且主動提供課程與各學門配合,例如政大圖書館蒐集國內博碩士論文資料庫非常齊全,且配合各學科任課老師需求,講解光碟資料庫的使用。 註四 依據國立編譯館主編的《圖書館學與資訊科學大辭典》,圖書館利用指導是一般人除了學校、家庭之外,最佳進修的地方,可以有教育與娛樂的功能。見該辭典頁2046。 註五 筆者陳超明現任職政大英語系,長久以來教授「書目學與研究方法」等相關課程,指導學生從事論文寫作;筆者鍾雪珍現任職國家圖書館參考室,對學生本科專業的資料查詢問題,非常關心。 註六 國內有關英美文學本土資料庫的建立,首見教育部高教司司長余玉照,於任教師大期間所建立的「西洋文學研究在台灣」。任教書目學的教授如中正紀秋郎也著手建立研究書目。中研院歐美所的單德興對書目研究也著有貢獻。有關西洋文學研究書目(由余玉照提供),正由筆者與國立台灣工業技術學院林茂松著手建立全球資訊網查詢資料庫。 Gibaldi. Ł¥è¡Œå­¸æ ¡è²¡åœ˜æ³•äººå¥è¡Œç§‘技大學( 英語: Chien Hsi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簡稱健行科大,是一所位於中華民國. 9
    入學前學歷:駿河台女學院
    備考:選科生、台灣史上首位醫學博士杜聰明女兒
 
17  神作柳子(婚後改姓野上)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17. 16)之時。可見所謂的「第一回大學設立會議」,雖決定臺北此城建校,但未決定實際設校地點。
 
順便一提,幣原博士實為伊澤總督之至親好友。原來伊澤與博士之弟幣原喜重郎(しではら きじゅうろう,1872-1951,曾任日本內閣總理大臣,時為外相),同年畢業於東京帝大。在校期間,兩人特別投緣,年長三歲的喜重郎甚至收伊澤為拜把兄弟,對其照顧有加[見「伊澤總督と幣原氏兄弟」,《臺灣日日新報》大正14(1925)年7月31日,第七版]。而伊澤總督對於我們總長,想必也是畢恭畢敬才是。而之會選定幣原博士為臺北帝大初代總長,實則有此因緣。故針對博士此次「誤傳」(抑或「失言」?),未見伊澤總督對此做任何公開評論。只得見其於當日回臺記者會中,淡淡地說道:「有關臺灣大學一事,我會至誠地聽取各方意見,以做出最後的決定。」(臺灣大學のとこも篤とそれぞれ聽取してから最後の決定を與へたいと思うて居る。)[見《臺灣日日新報》大正14(1925)年10月9日,夕刊刊第2版]
 
話說回來,「期望能將臺灣大學設在本島文化發祥地臺南」此話,到底是記者誤傳,或是幣原總長口誤,現已是羅生門而無可考證!不過,據稱日本國會圖書館所藏《伊澤多喜男關係文書》之「大學ノ位置ニ關スル件」(關於大學位置之文件),其中即有幣原總長對大學校址之選定理由。經他的分析與考察,結論是臺北郊外第一,臺中第二,而臺南第三。此或可旁證,他還是有將臺南視為未來建校地點之考量![全文完]
 
 

Comments. (Robert Burton, The Anatomy of Melancholy 1621, part 2, section 2, member 4, qtd. 3
    入學前學歷:私立東京女子經濟專門學校
    備考:聽講生(民法總則、行政法總論)、退學(家庭因素)、臺大前哲學系主任洪耀勳妻
 
05  小粟 常子
    學科專攻:文學科
    在籍期間:昭和8. 儘管大部分的師生都肯定使用圖書館的重要性,然而任課教師在使用圖書館或利用圖書館訓練教育上,都覺得不足或不夠滿意。依據筆者(註五)在實際教學與資訊服務的經驗來看,其間的問題並不在於圖書館專業人員的不夠積極或師生的學習動機不強,而在於圖書資訊服務與本科專業研究之間缺乏密切的配合。以英美文學為例,當任課老師指定學生尋找有關英國浪漫時期女作家的資料時,學生可透過圖書館資訊服務人員的教導與協助,學習各種參考書(如書目、索引、手冊)與光碟或網路資料庫的使用。然而進入查詢之後,對於關鍵字、資料篩選、及專業書目及期刊的評估,則無所適從。對上述主題查詢,不知是以Romantic women writers或Romantic woman writers或19th Century British writers或是其他的方式來檢索。在尋找書目資料上常生挫折。而且對期刊或專書資料的獲得,常因館藏不足,在耗費時日整理書目後,卻無所獲。久而久之,對圖書館的利用漸失信心與興趣,甚至怪罪圖書資訊服務的不確實。.

3
    入學前學歷:東京女子大學英語專攻部
    備考:聽講生(英文特殊講義)
 
13  正宗 榮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10. 3
    入學前學歷:臺北第一高等女學校、私立臺北女子高等商業學院
    備考:聽講生(國語學普通講義、國文學普通講義、文學講讀及び演習)[另據《臺灣日日新報》昭和8年5月16日,夕刊2版]
 
04  洪吳氏繡進(臺灣籍)
    學科專攻:政學科
    在籍期間:昭和8. 關鍵字 題名 作者 主題 叢書名 出版者 ISBN ISSN 登錄號 索書號 一般 開頭符合 結尾符合 近似 完全符合
語言小鍵盤 AND OR NOT 關鍵字 題名 作者 主題 叢書名 出版者 ISBN ISSN 登錄號 索書號 一般 開頭符合 結尾符合 近似 完全符合 每頁顯示: 10 30 50  筆資料 排序條件: 題名-筆劃升冪 題名-筆劃降冪 著者-筆劃升冪 著者-筆劃降冪 出版年舊到新 出版年新到舊 中文技術:  同義 查詢方式:  精確  模糊查詢  自然語言  相關度查詢 中文拼音:  同音  羅馬拼音  漢語拼音  通用拼音 出版年區間:  年 ~ 年 語文:  全部   中文   英語   日語  其他語文 特藏: 全部 期刊合訂本JCD 一般圖書(兒童) 大陸期刊合訂本 小冊子(兒童) 中文期刊合訂本 幻燈片 文學教育(兒童) 日文期刊合訂本 台灣學術電子書 光碟 地圖集 行動載具 西文期刊合訂本 作品評介欣賞(兒童) 作家作品論(兒童) 兒童文學 珍善本書 音樂CD 書目索引(兒童) 書期資料 參考書 參考書(兒童) 教科書 教師指定參考書 理論研究(兒童) 報紙 期刊 期刊附件CD 畫冊(兒童) 電子書閱讀器 電子碟片(兒童) 圖書 圖畫書(兒童) 漫畫書(兒童) 網路資源 誌史(兒童) 影音光碟 影碟 數位化論文電子書 數位影音光碟 樂譜 錄音帶 錄音帶(兒童) 錄影帶 錄影帶(兒童) 藍光數位影音光碟 分類法: 全部 全部 館藏地/室: 請選擇 知本總館 臺東書庫. Jp/word/右田半四郎-1112115] 而陪同前往的小西成章(こにし なりあき),則對於臺灣植物學者而言,是再熟悉不過的了。在明治晚期,小西氏曾任臺灣總督府技師,並是臺灣早期著名登山家及植物採集家。聞名世界的臺灣杉(學名:Taiwania cryptomerioides),即由其所採集。另外,像臺灣多種原生種植物,如「小西氏栒子」(學名:Cotoneaster konishii)等,則以其姓名之,以茲記念。
 

圖二、有關臺灣演習林土地讓渡之公文(1902年9月25日)。
[資料出處]「臺灣演習林ノ設置及引繼ノ件」,《東京帝國大學農學部附屬演習林例規》[大正10(1921)年12月],頁10-11。
 
1902(明治35)年9月25日,日本內務省(內政部)正式回覆文部省(教育部)的請求,同意將臺灣演習林預定地讓渡給農科大學。上圖即此回覆公文的內容,刊載於該大學1921年所刊《東京帝國大學農學部附屬演習林例規》[此處擷取自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的電子資料庫:「近代デジタルライブラリ」(近代數位圖書館),http://kindai. Are all we bound, that are Scholars, to those munificent Ptolemies, bountiful Maecenases, heroical Patrons, divine spirits. 英美文學的「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著重在研究流程的訓練、書目學的研究、及研究趨勢的介紹與分析。(陳超明 〈文學研究之電腦應用: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的課程設計〉3-4)。其中研究流程的訓練即在訓練學生從事論文寫作,舉凡題目的挑選、資料的收集、論文的格式等都是論文寫作的先期訓練,也是論文寫作課程中重要的一環。整個「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首先以英美文學研究導向,介紹英美文學學術研究所關心的主題如canon(典律)、gender(性別)、culture(文化)、interpretation(詮釋)。而後介紹文學研究的趨勢與現今的研究方法(literary approaches) ,如文化研究、性別研究、心理分析、新歷史主義等不同之文學研究方法與切入點。除了使用課本之外,此部份的研究趨勢與研究方法介紹,也可透過現今網路的查詢獲得最新的訊息。以筆者在政大英語系所任教的課程為例,在此課程中首先以The Art of Literary Research 介紹學術研究的精神,而後擴及文學研究領域中不同的方向。MLA所出版的Introduction to Scholarship in Modern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s一書中,以Language and Composition, Literary Studies, Cross-Disciplinary & Cultural Studies三部份來介紹各研究領域的發展與理論架構,而後更在結尾時探討學者在社會中的定位(iii-v)。透過學生的口頭報告,可以了解學生對特定的取向是否了解,老師提供相關書目,請其參考。在了解各項研究趨勢時,筆者要求學生透過台灣學術網路建立某項研究(如Ethnic & Minority Studies)的書目,如專書、文章、台灣學者的研究方向(可透過國科會Sticnet的研究計劃或獎勵論文資料庫查尋學者的一些研究取向)。最後要求學生挑選一作家(如Hemingway),透過網路查詢(光碟與Internet),找出近二十年來有關該作家的論著,並利用書目資料庫整理分析,可得知國內外學術界對Hemingway的研究方向偏重種放與語言分析(佔五成以上)。. Tw/archives/1047]也著實花了不少心思。除找到了《臺灣日日新報》的幾篇報導外,還特別到中研院文哲所圖書館,以及文化大學日語系,影印了日本學者森岡ゆかり的兩篇文章,而對大森政壽在臺北帝大的生活有了進一步的了解。[註一]除此之外,當時特別想找一些有關她的照片,可惜在新聞報導及學術論文上,只有些黑白而模糊的照片。[註二]
 
一日,跟校史館安明組長談論有關杜淑純(杜聰明女兒)之事,她說記得已經有出《杜聰明與我:杜淑純女士訪談錄》了。我就查查臺大圖書館館藏目錄。嗯!原來校史館就有,急忙找來看。不翻則已,一翻就看到上面那張照片[圖一],前排左二那位身著傳統和服、蓄著時髦短髮,南方圓臉,而神情自若、充滿幹勁的女士,不就是苦尋不得的大森政壽清晰照嗎!真所謂「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語出明‧馮夢龍,《警世通言‧金令史美婢酬秀童》]!
 
照片所署日期是1942年8月,當時大森女士34歲,已畢業多年。在此之前,她曾一度回日本,做了幾年的女校英語老師。1939(昭和14)年返回到臺灣,擔任母校英文科研究室副手、助手。1937(民國26)年,中日戰爭爆發,大學學生也無法倖免於難,紛紛被徵召出征。而上面這張照片,就是為英文科學生川井清海舉行出征壯行會後,所拍攝的團體記念照。拍攝地點在「臺北鐵道大飯店」(建於1908年,歐式的三層樓豪華建築,建築物毀於二戰空襲,原地約於今新光摩天大樓處)。
 
透過這張照片,我們也可以順便認識一下臺北帝大英文科的教授群。前排左四,穿西裝打領帶的,就是大森求學期間的指導教官:矢野禾積(やの ほうじん,號峰人,1893-1988)。矢野教授,京都帝國大學英文科出身,同大學文學博士。臺北帝大成立時,即擔任西洋文學講座教授。1937年6月至1940年3月期間,任文政學部長。戰後,還曾一度為臺灣大學文政學院留用,擔任英文學課程。1947年5月16日始返回日本。
 
前排左三:工藤好美(くどう よしみ,1898-1992)副教授,畢業於早稻田大學,臺北帝大創立時,擔任助教授,短期留學英國牛津大學後,即昇任副教授。
 
而前排右三,那位翹著腳的白人老外,是義大利籍英語學者兼詩人アランデル・デル・レ(Arundel Del Re, 1892-1974)教師。查《臺北帝國大學一覽》,昭和6-17年,受雇於英文科,並擔任「傭外國人教師」。他是義大利籍英語學者、詩人,倫敦、牛津大學雙碩士學位。另外近查「臺灣總督府職員錄系統」,http://who. ********************************************************************************* *
 
臺北帝大文政學部有女學生,那,其他的理、農、醫、工學部呢?近從《臺灣日日新報》全文資料庫(大鐸版)整理較日據晚期資料時,赫然出現一則新聞報導:「科學する女性臺大理農學部に」(昭和16年(1941) 5月3日第3版)[中譯:做科學的女性 成功考取臺大理農學部」,新聞報導上還附了照片,可惜不甚清楚,只見靦腆的女主角身後有多管水龍頭,直覺這張照片應該就是在臺北帝大教室或是化學實驗室所拍(可能是二號館,即舊物理館,過去是化學教室和理化學教室;但三號館理農混用,也是有可能的場景)。[註一][見圖一]全文不長,茲譯於下:

[圖一]《臺灣日日新報》昭和16(1941)年5月3日第3版:「科學する女性臺大理農學部に見事入學」
[中譯]
臺北帝國大學理農學部創立以來第一位女性,在前日舉行的入學考試中,成功衝破難關,而於化學科教室佔有一席,並背負起將來革新日本科學的重責大任。真山節子小姐出生於膾炙人口的藤村詩中「小古城之畔,雲白遊子悲」所云長野縣北佐郡。此前隨著教書的父親之任教處,曾就讀縣立千葉高女,而後自沖繩第一高女畢業,然天性好學,終於決定離開父母膝下,遠赴東京遊學,而於昭和9年(1934)畢業於大森的帝國女子醫學藥學專門學校藥學科,並留原教室擔任助手,其後才決定升學,並埋頭準備入學考試,最後不枉其勤奮之功,以優異成績成為首位進入理農學部窄門之女性。而投考臺大的動機,一則因澀谷教授與節子父親為北大(北海道大學)農藝化學同期畢業生,而最直接原因則是現今附屬病院藥局長塚本教授曾為節子恩師,且惜其才分,勸其升學。
「雖然在此全無友人,有些寂寞,但若想起唯一的伴侶:科學,不可思議地,精神就源源不斷地湧上而來。」
說完此話,憑窗而立的節子小姐面前,朝陽正璀燦地照耀著,而她的一顆「科學之心」則無限地鼓動著她向前進。[寫真為真山節子小姐]
 
由報導內文可知,我們這位理農學部第一女:真山節子小姐,考取的是化學科(化學系)。出生地日本本州中部內陸的一個縣:長野縣,或許生自古城,所以個性樸實。內文中所說藤村詩,指的是日本詩人島崎藤村(1872-1943)[註二]所做的詩歌。
 
她以「專門學校」的同等學歷,參加了臺北帝大入學考試,並成為臺大第一位理科女大生。另外,所謂「帝國女子醫學藥學專門學校藥學科」,是現在日本東邦大學的起源之一。[註三]再者,文中所指澁谷教授即「澁谷紀三郎」(しぶだに きさぶろう,1883-1908),他跟節子父親真山伊十郎同期畢業於北海道帝大。這位澁谷教授後來在東北帝大農科大學取得農學博士。遠赴臺灣後,歷任臺灣總督府研究所技師、臺北帝大農學教授、中央研究所農業部長等職,致力於台灣土壤及台灣土性調查研究。[註四]
 
而影響節子小姐來臺報考最重要人物的「塚本教授」,指的是時任帝大附屬病院藥局長的「塚本赳夫」(つかもと たけお,1897-1977),曾為真山小姐在帝國女子藥學專門學校就讀時之恩師。藥學博士出身的塚本教授,亦是昭和時期知名漢方學家。我曾在《臺灣時報》讀過一篇他推廣居家種植藥草的文章[見塚本赳夫,〈自給藥草園——家庭蔬菜園にまだ植ゑるものめリ〉(《臺灣時報》昭和20年3月)],還蠻有趣的。說實話,這篇文章也很適合現在臺灣社會,一般像感冒、蚊蟲咬傷、吃壞肚子等簡易治療法,以及居家種植藥草的知識,人人應該都要知曉一二。
 
回到正題。另外,臺大圖書館目前還珍藏有臺北帝大學生學籍簿和成績單,其中就有真山女士的資料(包括學籍簿和成績單)。學籍簿附有大頭照[圖二],由照片可看出學籍簿對其個性的評語:溫厚、穩健、認真(日語:真面目),以及短髮圓臉的乾淨悧落造型。同時學籍簿上,也註明了她名字的日語發音「マヤマ セツコ」。
 

[圖二]真山女士於學籍簿中所附大頭照
 
另外,臺大圖書館藏有一本1988年理農學部同學會於東京所刊《臺北帝國大學理農學部創立六十年記念》,其中小弟找到一張昭和18年(1943)在籍學生大合照[見圖三,即本文置頂圖]。前排坐者,由右算起第四位,那位身著長裙、短髮而嬌小靦腆的女性,應該就是我們的真山女士吧!
 

[圖三]昭和18年理農學部在學生們合照,前排座者,右邊第四位女性,即真山節子[圖片來源:霜三雄等編,《臺北帝國大學理農學部創立六十年記念》(東京都:臺北帝國大學理農學部同學會,1988)。]
 
最後,根據真山女士的成績單,我們知道她於昭和18年9月25日成功取得學士資格,總成績為「優」,而學士論文的題目是〈「カユプテ」樹皮「コルク」質ニ関スル研究〉。[圖四]中譯為「白千層樹皮軟木質之相關研究」。可惜,這本學士論文已佚,不知其內容為何。
 

[圖四]真山節子女士在臺北帝大時期節成績單(一部分)
 
但是據查白千層(Melaleuca leucadendron)樹皮所提煉精油可治療風濕及霍亂等疾病,且具強效作用。這與真山女士出身藥學專校,應該有密切的關係,所以推測是介紹白千層藥用的研究專論。其實,逛逛臺大校園(甚至臺灣行道樹)就會發現這種原生澳洲、好像總是在脫皮的白千層,是相當常見的樹種。由臺大正門一直走到舊總圖(校史館)就有好幾棵巨大白千層。下圖就是小弟隨意拍的一棵,就在面對舊總圖左側入口旁[見圖五]
 

[圖五]臺大校園及市區道路隨處可見的白千層
 
再者,根據中研院臺史所「臺灣總督府職員錄系統」,可尋得昭和19年(1941)真山女士擔任臺大助手。[見《臺灣總督府職員錄》[昭和十九年(1944)]http://who. 3(本科)
    入學前學歷:臺北第一高等女學校、同志社女學校
    備考:聽講生(英文學講讀及び演習)、本科生畢論名稱:「A Brief Study of “A Vindication of the Right” by Mary Wollstonecraft」(女權擁護論)
 
02  三谷 峰子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6-?
    入學前學歷:臺北第一高等女學校、東京女子英學塾
    備考:聽講生、[據《臺灣日日新報》昭和6年4月25日,第7版登錄,臺大圖未尋得其學籍簿]
 
03  澁谷 美穗
    學科專攻:國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8. Tw/archives/1047]的文章之後,對於臺北帝大招收女學生的事情很感興趣,並問我臺北帝大(1928~1945)總共收過多少女學生?當時,我也不甚了解,只隨口回答說幾十個有吧?我想或許也有人對此問題感興趣,也深怕有人再問我這個問題,所以後來就透過各種管道(校史資料、報紙、期刊論文等)收集資料,並整理出來一份名冊,暫名:「臺北帝國大學女子學生名冊(初編)」[見下下段名冊]。該名冊錄有文政學部和理農學部(包括後來分出的理學部)在籍(即有學籍的)女性學生共24名,其中本科生(即正式入學的)9名,其餘分別是選科生或聽講生。
 
什麼是「選科生」呢?根據《臺北帝國大學一覽》(昭和3年)「大學通則」第24-28條,簡言之,「選科生」即有意願選擇學部(學院)中某些科目來修習學分者,透過筆試或口試合格後,可入學為「選科生」,修完學分後,學部長(即今院長)會給與證明書。現在的日本大學,為了提供中學老師(或其他目的)修習學分(日本稱「單位」),也有選科生的制度。而「聽講生」呢?根據上述「大學通則」第29-32條,即對學部中某些科目有聽講意願者,可以向學部提出申請,而學部長在認定申請者不會妨害正常上課,並在總長(即校長)的許可下,可同意讓其以「聽講生」名義進入課堂聽講,但不能參加修習科目的考試,而聽講期限為一學期或一學年。
 
底下請見該名冊。需先說明的是,由於牽涉個資問題,該名冊只提供最基礎的資訊。
 
臺北帝國大學女子學生名冊(初編):
01  大森 政壽(婚後改姓中井)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5. MLA Handbook for Writers of Research Papers. 匹茲堡大學在 大學部 方面,根據英國泰晤士報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 THE)2015-16年評鑑分析,匹茲堡大學在世界大學排名中佔第79名。根據2011年上海交大世界大學學術排名(ARWU),匹大在美國公私立大學中佔第38名,世界大學中佔第57名。另根據美國Newsweek世界大學100強(Top 100 Global Universities),匹大名列世界第37名。此外,根據《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U.

Del R,而坐在他左邊,身著官服、正襟危坐、而雙頰削瘦者,我猜想可能就是幣原坦總長。
 

[圖六]大森政壽學士論文的封面頁[臺大圖書館特藏組館藏]
 
現在要從大學畢業,只要修滿學分即可。而當時,要獲得臺北帝大學士學位,除了學分(日本稱「單位」),還要寫學士論文,並審查通過。很慶幸地,大森政壽的學士論文,被安穩地保存在臺大圖書館五樓特藏組「校史資料」中。在此先感謝安明組長,以及特藏組編審宋志華小姐的協助,得以讓我調閱原件。原件為A4大小,藍皮封面,鉛印打字稿,正文68葉。封面頁[圖六]上,載其論文題目為:「A Brief Study of “A Vindication of the Rights of Woman” by Mary Wollstonecraft」,右下署名「M. 曾氏麗貞(植物學科,昭和19年入學)[臺灣籍]
 
從前述九位女同學資料可見,從昭和6年(1931)臺北帝大第一女:大森政壽(文政學部英文科)入學,以至昭和19年(1944)三位臺籍女生取得本科生學籍的這十四年來,臺北帝大的女性本科生,文政學部七位,其中四位讀英文學的學生(大森政壽、石本君子、山根敏子、神作柳子四位),一位讀國語國文學(池部澄子,「國語」在此指的是日語),一位讀南洋史學(張美惠,昭和19年入學)。而理農學部(含後來的理學部)則有2名。一位是孤身自日本赴臺就讀的真山節子(化學科,昭和16入學),她也是臺大理農學部第一位正式入學的女學生,當時報紙特別刊登此事。[見《臺灣日日新報》昭和16(1941)年5月,第3版,「科學する女性 臺大理農學部に見事入學」]而另一名則是來自臺灣彰化的曾麗貞(植物學科,昭19年入學)。
 
再者,這九位本科女大生中,截自目前為止,只能確定有四位完成其學士論文,並取得臺北帝大的學士資格。包括:
1. Tw/archives/1047]的文章之後,對於臺北帝大招收女學生的事情很感興趣,並問我臺北帝大(1928~1945)總共收過多少女學生?當時,我也不甚了解,只隨口回答說幾十個有吧?我想或許也有人對此問題感興趣,也深怕有人再問我這個問題,所以後來就透過各種管道(校史資料、報紙、期刊論文等)收集資料,並整理出來一份名冊,暫名:「臺北帝國大學女子學生名冊(初編)」[見下下段名冊]。該名冊錄有文政學部和理農學部(包括後來分出的理學部)在籍(即有學籍的)女性學生共24名,其中本科生(即正式入學的)9名,其餘分別是選科生或聽講生。
 
什麼是「選科生」呢?根據《臺北帝國大學一覽》(昭和3年)「大學通則」第24-28條,簡言之,「選科生」即有意願選擇學部(學院)中某些科目來修習學分者,透過筆試或口試合格後,可入學為「選科生」,修完學分後,學部長(即今院長)會給與證明書。現在的日本大學,為了提供中學老師(或其他目的)修習學分(日本稱「單位」),也有選科生的制度。而「聽講生」呢?根據上述「大學通則」第29-32條,即對學部中某些科目有聽講意願者,可以向學部提出申請,而學部長在認定申請者不會妨害正常上課,並在總長(即校長)的許可下,可同意讓其以「聽講生」名義進入課堂聽講,但不能參加修習科目的考試,而聽講期限為一學期或一學年。
 
底下請見該名冊。需先說明的是,由於牽涉個資問題,該名冊只提供最基礎的資訊。
 
臺北帝國大學女子學生名冊(初編):
01  大森 政壽(婚後改姓中井)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5. 英美文學的「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著重在研究流程的訓練、書目學的研究、及研究趨勢的介紹與分析。(陳超明 〈文學研究之電腦應用: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的課程設計〉3-4)。其中研究流程的訓練即在訓練學生從事論文寫作,舉凡題目的挑選、資料的收集、論文的格式等都是論文寫作的先期訓練,也是論文寫作課程中重要的一環。整個「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首先以英美文學研究導向,介紹英美文學學術研究所關心的主題如canon(典律)、gender(性別)、culture(文化)、interpretation(詮釋)。而後介紹文學研究的趨勢與現今的研究方法(literary approaches) ,如文化研究、性別研究、心理分析、新歷史主義等不同之文學研究方法與切入點。除了使用課本之外,此部份的研究趨勢與研究方法介紹,也可透過現今網路的查詢獲得最新的訊息。以筆者在政大英語系所任教的課程為例,在此課程中首先以The Art of Literary Research 介紹學術研究的精神,而後擴及文學研究領域中不同的方向。MLA所出版的Introduction to Scholarship in Modern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s一書中,以Language and Composition, Literary Studies, Cross-Disciplinary & Cultural Studies三部份來介紹各研究領域的發展與理論架構,而後更在結尾時探討學者在社會中的定位(iii-v)。透過學生的口頭報告,可以了解學生對特定的取向是否了解,老師提供相關書目,請其參考。在了解各項研究趨勢時,筆者要求學生透過台灣學術網路建立某項研究(如Ethnic & Minority Studies)的書目,如專書、文章、台灣學者的研究方向(可透過國科會Sticnet的研究計劃或獎勵論文資料庫查尋學者的一些研究取向)。最後要求學生挑選一作家(如Hemingway),透過網路查詢(光碟與Internet),找出近二十年來有關該作家的論著,並利用書目資料庫整理分析,可得知國內外學術界對Hemingway的研究方向偏重種放與語言分析(佔五成以上)。. 3(本科)
    入學前學歷:臺北第一高等女學校、同志社女學校
    備考:聽講生(英文學講讀及び演習)、本科生畢論名稱:「A Brief Study of “A Vindication of the Right” by Mary Wollstonecraft」(女權擁護論)
 
02  三谷 峰子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6-?
    入學前學歷:臺北第一高等女學校、東京女子英學塾
    備考:聽講生、[據《臺灣日日新報》昭和6年4月25日,第7版登錄,臺大圖未尋得其學籍簿]
 
03  澁谷 美穗
    學科專攻:國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8. That have provided for us so many well furnished Libraries as well in our publick Academies in most Cities, as in our private Colleges. ArrayWhy is it important to study the subject. Org/wiki/東北大学)有載。即1913年(大正2年),東北帝大不屈於時政之俗規,首度准許3名女學生入校,此行首開帝國大學批准女性入學之先,並以此向社會展示東北大學「門戶開放」之理念。然而,「女大學生」,這在臺灣本島實屬首見,故值得大大地報導一番。
 

[圖三]
 
而在第一篇報導正下方,則有「臺北帝大入學者」[見圖三]名單,即第一篇報導所言:「另項所載名單」,此為第二篇報導。在此名單中,特別註明入學名單姓名上有「X」者,為此次入學考合格者。由名單右邊文政學部入學者姓名上有「X」,有哲學科的河北東一郎,以及我們的女主角:大森政壽(英文科)。於名單之後,又再度提及,這位大森女士畢業於同志社專門學部之女子,即去年(1930年)《臺灣日日新報》所報導臺北帝大第一位女子聽講生之同一人,並特別強調此次女性入大學之開端,正受到各界之囑目。有關大森女士為臺北帝大第一位女子聽講生的報導,是在該報1930年4月16日第七版中,將來有機會再行討論。而做為一位「史無前例」的臺北帝大女學生,的確是極佳的報導題材及輿論焦點。特別是在日本大正昭和時期,女大學生是稀有動物,十個手指就數得出來。然而,在那個重男輕女的年代,世人的看法如何?我想「誇耀」有之,而「閑言閑語」亦有之。面對社會輿論的諸種話題,我想不僅是大森小姐本人,對於臺北帝大校方亦是相當在意及關注之事,畢竟當時的臺北帝大尚在草創初期。
 
所以,當時臺北帝大文政學部長,也是著名歷史學家的村上直次郎(1868-1966)針對此次入試發表公開評論,而有了第三篇報導(見圖四)。村上教授出面談話,我想目的應是就是為了平息眾議之紛紛擾擾。該篇報導標題為「全く實力で入學 喜ぶべき現象 村上博士の談(全憑實力入學 此為可喜現象 村上博士之談)」。
 

[圖四]
 
如報導所刊,村上教授解釋道,考生皆以號碼入試,除他本人外,其他考官皆不知號碼所指何人。因此考試絕對嚴明公正,而大森女士全憑其實力考上,絕無請託或加分之事。相信村上教授此話,是在回應許多外界的質疑。所謂「請託」,大森政壽之父是臺灣總督府購買部主事、理事,長期在總督府工作總有人脈,相信校方也深怕有來自官府的人情關說;另外「加分」之事,ハンディキャップ一字為日本外來文,即英語handicap,原指身心障礙或弱勢,在此我解釋為弱勢優惠,或許即如臺灣現行大學聯考之「特種身分學生成績優待」的考試加分制度。我想校方也深怕外界質疑大森小姐之考取大學,是否因「特種身分」加分而達錄取標準,或因此擠掉本來應該錄取的男性考生。不過,有公正嚴明且學術地位極高,即當時的文政學部長村上教授做背書,我想應該可以平息許多人的惡評與疑慮。而村上教授的發言,不僅為校方,也為大森小姐減少許多輿論上的壓力。
 
雖曰如此,我們由最後一則報導(見圖五),即大森小姐的專訪中,還是深刻感受到她本人對輿論之憤憤不平。此篇專訪標題為「『私が入學したとて珍しがる事はない』 大森政壽孃は語る」(『即使我入學了 也不是什麼珍奇的事』 大森政壽小姐如是說)。
 

[圖五]
 
如報導所言,大森當時與父母同住在兒玉町自宅。所謂兒玉町相當於今南昌街、南海路、寧波西街、福州街一帶。話說,大森及其雙親以滿是笑臉地將採訪者請入家門,然而進入訪談後,直率的大森女士即劈頭表達其對社會輿論的不滿。她說:「大家都說我考上是件稀奇的事情,然而就如同武者小路先生所言:『自己的實力被人低估是種屈辱;相反地,被人高估則是更大的屈辱。』因此,在我而言,社會上的人士對此事喋喋不休,使我感到有些屈辱與困惑。我只是朝向自己的信念前進,並無任何會造成騷動的理由,此事不管用什麼角度來看,不就是在證明現代女子教育的貧弱嗎?」在此,她所引述的「武者小路先生」,即武者小路實篤(1885-1976, むしゃこうじ さねあつ),是當時日本知名小說家、詩人、劇作家。大森引用此句,盼求大眾能持允而論其實力。同時她也受夠了好事者的閑言閑語,而直言此為「現代女子教育的貧弱」。而有關記者詢問有關她在校與男生之間的相處問題,她的答覆很自在坦率,說跟男學生相處「相當輕鬆自在,很容易相處」[譯注:大變にアッサリして交際がし易いんです]。然而,就怕世人對此胡思亂想,為她帶來惡評。也同時表達她不畏艱難,勇於入學的決心。而就在她面對一連串嚴肅而惱人的話題之後,相信當時的氛圍是相當冰冷僵硬的。只見聰明的採訪者話鋒一轉,詢問起她的興趣,而化解了尶尬的場面。大森氏回答,興趣是「西洋音樂」,即西洋古典音樂,並曾師事柳兼子夫人。據查,柳兼子(やなぎ かねこ、1892-1984),是日本著名聲樂家,曾任教京都同志社女子專門部,該是大森小姐就讀該校時,拜她為師學習聲樂。報導中,大森氏自嘆,當時因為生病沒能好好練習,一次也沒能登臺演唱。在一次因緣際會下,我找到一則在大森入學八年後,即1939年《臺灣日日新報》(1939年4月7日,夕刊第4版)有關柳兼子夫人來臺巡迴演出的報導[見圖六],其中敘述道,柳夫人找了她兩名學生:即大森小姐及臺籍的黃演馨先生,做為「助演者」同臺演出。大森女士終於得償所望地上臺演出了,而在臺北演出的地點是臺北公會堂(今臺北中山堂)。而當時的大森政壽已自臺北帝大英文科畢業多年,時任英文科的助手,不過這是後話了。
 

[圖六]
 
綜合來說,我們這一位大森小姐還相當了不得,為臺北帝大創造了至少三個第一。她不僅是第一位正式考上臺北帝大的女學生,也是第一位申請臺北帝大的女旁聽生[見《臺灣日日新報》,1930年4月16,第7版,「臺北帝大文政學部に 最初の女子聽講生」],後來更是臺北帝大第一位畢業的女學士[見《臺灣日日新報》,1934年3月23日,第7版,「臺北帝大から初めての女の學士 英文學の大森政壽さん」]。希望大家將來有機會,一定要好好認識她。
 
 
[進階閱讀]
森岡ゆかり,〈臺北帝国大学の女子學生——大森政寿、山根敏子を中心に〉,《大学史研究》第17号(2001年),頁91-110。
 
 

Comments. *************************************************************************** *
 
由一張老照片說起~~

[圖一]1942年8月文政學部英文科「川井清海壯行會合影留念照」中,前排左起第二位,即大森政壽助教[《杜聰明與我:杜淑純女士訪談錄》,頁19]
 
天性愛找資料,而且還不是普通的愛。所以故臺大傅斯年校長的名言:「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資料」,一直是我的座右銘之一。兩個月前,為了寫「臺北帝大第一女:大森政壽」一文[見臺大校史館部落格:【杜英專欄】台北帝大第一女,http://gallery. 3
    入學前學歷:東京女子大學英語專攻部
    備考:聽講生(英文特殊講義)
 
13  正宗 榮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10. 校址:900 屏東市民生路4-18號 (08)766-3800分機35201 國立屏東大學中國語文學系(含碩士班 / 碩士在職專班).版權所有 ︱ 網站維護. Introduction to Scholarship in Modern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s. 16)之時。可見所謂的「第一回大學設立會議」,雖決定臺北此城建校,但未決定實際設校地點。
 
順便一提,幣原博士實為伊澤總督之至親好友。原來伊澤與博士之弟幣原喜重郎(しではら きじゅうろう,1872-1951,曾任日本內閣總理大臣,時為外相),同年畢業於東京帝大。在校期間,兩人特別投緣,年長三歲的喜重郎甚至收伊澤為拜把兄弟,對其照顧有加[見「伊澤總督と幣原氏兄弟」,《臺灣日日新報》大正14(1925)年7月31日,第七版]。而伊澤總督對於我們總長,想必也是畢恭畢敬才是。而之會選定幣原博士為臺北帝大初代總長,實則有此因緣。故針對博士此次「誤傳」(抑或「失言」?),未見伊澤總督對此做任何公開評論。只得見其於當日回臺記者會中,淡淡地說道:「有關臺灣大學一事,我會至誠地聽取各方意見,以做出最後的決定。」(臺灣大學のとこも篤とそれぞれ聽取してから最後の決定を與へたいと思うて居る。)[見《臺灣日日新報》大正14(1925)年10月9日,夕刊刊第2版]
 
話說回來,「期望能將臺灣大學設在本島文化發祥地臺南」此話,到底是記者誤傳,或是幣原總長口誤,現已是羅生門而無可考證!不過,據稱日本國會圖書館所藏《伊澤多喜男關係文書》之「大學ノ位置ニ關スル件」(關於大學位置之文件),其中即有幣原總長對大學校址之選定理由。經他的分析與考察,結論是臺北郊外第一,臺中第二,而臺南第三。此或可旁證,他還是有將臺南視為未來建校地點之考量![全文完]
 
 

Comments. Department of Japanese Language and Culture.

更多信息 大學論文作家:

ArrayWhy is it important to study the subject. [圖八]是大森學士論文序言的第一頁。這篇學士論文的,內文是鉛印打字稿,傳聞大森特別喜歡打字。臺灣在那個年代,我想有一部打字機是相當奢侈的事情吧!頁面出現的鋼筆字,應是某位教授對其內文或文法的改正。大森的學士論文,全篇以英文書寫,文中還出現不少德文語詞,例如[圖八]頁面由下上數第五行有「incessant “Verneigung” and “Aufheben” of self. 9
    入學前學歷:駿河台女學院
    備考:選科生、台灣史上首位醫學博士杜聰明女兒
 
17  神作柳子(婚後改姓野上)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17. 校址:900 屏東市民生路4-18號 (08)766-3800分機35201 國立屏東大學中國語文學系(含碩士班 / 碩士在職專班).版權所有 ︱ 網站維護. 國立臺東大學圖書資訊館 地址: 950 臺東市大學路二段369號 TEL:(089)518135 傳真: (089)518144 EMAIL:ref@nttu. 29),是當時農學院教授山根甚信的女兒,畢業後留在台大服務了一段時間,戰後返日考取外交官,是日本第一位女性外交官,奉派至紐約擔任日本駐聯合國代表,四年後返日述職途中發生空難去世,他的父親曾出版紀念文集,我也寫了一篇文章懷念她。山根喜歡讀書,個性比較文靜。」(頁54)
 
而有關大森擔任英文科副手、助手時之狀況,森岡ゆかり教授的文章曾訴說一二。例如:昭和18年英文科畢業的寺田半之亟,曾自述他到研究室協助圖書閱覽,每天到研究室之時,都會跟一位「姊姊」(お姉さん)打個照面。而昭和19年英文科選科畢業的杜淑純亦言:「大森並未開課,而是從事一些有關研究室的事務性工作。」(大森さんは講義を持たず,研究室の事務的な仕事をしていた)。[見森岡ゆかり,《大學史研究》17(2001):96]
 

[圖十二]大森政壽結婚照[《中日文化》,頁8]
 
而大森在這個艱苦的日子決定結婚(35歲,1943年12月),而放棄學術研究的工作。而她的丈夫是誰呢?答案是:文政學部法哲學講座教授中井淳(なかい ただし,時年40)。[見圖十一]婚後,大森政壽隨夫姓更名為中井政壽,並辭掉了研究室助手的工作。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同年,11月15日,臺北帝大為中華民國政府接收,改組為「國立臺北大學」,須臾定名「國立臺灣大學」。1946(昭和21)年4月,中井政壽隨夫婿離開台灣,回到日本,正式結束了她在臺北帝大的日子。[全文完]
 
# 註譯
[註一]森岡ゆかり教授兩篇文章,見[進階閱讀]。
[註二]本文所有圖片,除大森學士論文(3張圖片)由臺灣大學圖書館特藏組提供之外,其餘皆出自[參考文獻]四筆資料。而有關森岡ゆかり教授文章的圖片,據森岡教授所言,由中井家族所提供,特此註明。
 
# 參考文獻
森岡ゆかり,〈臺北帝國大學の女子學生——大森政壽と山根敏子を中心に》,大學史研究會編,《大學史研究》第17號(2001. 體育競賽是大家主要討論話題。匹茲堡市區裡擁有三座體育場:美式橄欖球的鋼鐵人隊(Steelers),曲棍球的企鵝隊(Penguin),以及屬於棒球國家聯盟的匹茲堡海盜隊(Pittsburgh Pirates)。另外,安迪·沃荷(Andy Warhol)美術館,卡內基自然歷史博物館(Carnegie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以及百老匯音樂劇(Broadway Across America),甚至戶外活動,如:坐纜車,泛舟,滑雪,都是學生經常接觸的活動選項。至於outlet採購逛街有三個主要地區:Waterfront Town Center, Tanger outlets,以及Prime outlets。. *************************************************************************** *
 

圖一、「林圯埔地方の演習林」,《臺灣日日新報》,1901(明治34)年2月2日,第2版
 
這是透過《臺灣日日新報》(大鐸版電子資料庫)所尋得的一則設置「大學演習林」之早期新聞報導!日期是明治34(1901)年2月2日,標題為「林圯埔地方の演習林」。文章不長,茲簡譯於下:
「臺中縣林杞埔深山,即鳳凰山與八通關之間的森林,葱鬱而為自然天障,且繁茂的森林呈垂直分布,恰為演習林之絕佳地點。農科大學助教授右田半四郎偕臺中縣技師小西成章已於前日,為前往該地[勘查地形]而到達臺中(縣)。」
 
中日戰爭前日本各大學林學科或林業科,為學生實習與教師研究之用,紛於各地擇良林以設「演習林」。其功能不僅提供實習、實驗研究,其林業收入並成為學校財源之一。日領臺灣(1895)不久,東京帝大就盯上了臺灣新高山至鳳凰山官有森林(即今南投縣鹿谷鄉鳳凰山至玉山一帶)。1900(明治33)年,當時的文部大臣(教育部長),亦即曾任臺灣總督(第一任)的樺山資紀(1837-1922),向臺灣總督兒玉源太郎(1852 -1906)交涉,並派東京帝大右田半四郎助教授(1869-1951)數次來臺勘覓演習林預定地。而這篇新聞,即報導右田教授來臺勘查地形時之狀況 [右田助教授來臺調查的最早一則新聞,則是同年1月17日,第2版]。
 
報導所稱「農科大學」,即「東京帝國大學農科大學」。農科大學是東京帝大的分科大學(戰前日本高等教育之特殊制度),前身是「東京農林學校」(1886年創校)。1919(大正8)年,始改稱「東京帝國大學農學部」。[見東京大學農學部官網,「東大農學部の歷史」,以及日文維基,「帝国大學農科大学」條目。]
 
另外,報導所載此演習林之地區為「臺中縣林杞埔深山,即鳳凰山與八通關之間的森林」,這也需要回到當時歷史的時空環境來了解。1901年的「臺中縣」指的是現在臺中縣市、彰化縣、南投縣一帶廣大的區域。[日治臺灣行政區域,見日文維基百科之日本統治時代の台湾行政区分]「林杞埔」相當於現在南投縣竹山鎮,亦是當時行政中心所在,得名於早期開墾該地之鄭成功部將參軍林圯(. Org/wiki/玛丽•沃斯通克拉夫特]我想身為臺灣史上第一位女大學生,大森政壽之會選擇這個題目,是因為她對女性就學與勞動問題,有其時代的使命感吧!
 

[圖七]「學士試驗論文進行表」[臺大圖書館特藏組館藏]
 
[圖七]的這種表格,我還真得沒見過,所以特別想秀給大家看看。此表格貼在其學士論文的封面背頁上。由此「學士試驗論文進行表」可知,大森的論文審查教授有三人:指導教官矢野教授、Mr.

(Robert Burton, The Anatomy of Melancholy 1621, part 2, section 2, member 4, qtd. 論文撰寫1-2-3 Write the main body of the paper first, – 1. 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 版權所有 (C) All rights reserved
臺北市106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No. Altick’s & John Fenstermaker’s The Art of Literary Research 183). 16),正積極著手進行「大學設立案」。該年7月31日,正式任命甫由歐美考察回國的幣原坦為「大學創設事務委員」(地點設在臺灣總督府)。而10月5日(即採訪當天),幣原博士由日本神戶門司港搭乘高級客輪扶桑號[圖四]赴臺,即準備參加四天後(9日)於總督辦公室所進行的「第一回大學設立會議」。不料,為搶得一手消息,報紙的記者先生們發揮其一貫「狗仔隊」精神,隨即混入船中,盼能在駛往基隆的漫漫海路中,得由幣原博士那兒獲知什麼特別消息。
 

[圖四]幣原博士赴臺所搭高級客輪:扶桑丸(1908年由丹麥建造,1923年由大阪商船株式會社購買,並更為此名,次年開始行駛於神戶—基隆航線)。
 
我強烈懷疑,記者們並未正式採訪我們的幣原總長,抑或,他們只是如「忍者」般隱身在旁偷聽!總之,隔天(6日)總長說的話上報了!辜且不論此報導之真實性如何,這下可麻煩了。因為同時搭扶桑號返臺的伊澤總督早表明他中意的建校地點是「臺北市」。三天後(8日),扶桑丸於基隆港靠岸。可以想像,上岸後的幣原總長在讀過這則新聞後,定是有些著急,所以趕忙找了報社記者來澄清。這段公開澄清文,則刊在次日(9日)夕刊頭版「無絃琴」專欄上[見圖五]。
 

[圖五]《臺灣日日新報》大正14(1925)年10月9日,夕刊第1版
 
「無絃琴」是該報專欄,專為報導次要新聞或傳聞而設。幣原博士在此想說明一下,三天前(6日)該報刊出他在門司所言有關臺灣大學,卻被「誤傳」(過り傳えられた)之事。他解釋道,5號當日,他在船上與人論及在臺籌設大學之事,突然被問到臺灣的文化中心在何處,他即順口回答「當然是臺南(ソレは臺南に相違ない)!」總長為加強語調,進而引述史實說道,安平乃臺灣過去主要港口,荷蘭人在此建立熱蘭遮城(Fort Zeelandia,日文:ゼーランディア城,即今紅毛城),鄭成功攻略之城亦於此,而濱田彌兵衛(はまだ やひょうえ)的商船(朱印船)亦曾在此與高砂族人貿易,所以他自然答道,在安平附近的臺南是全臺之文化中心。最後,他聲稱,事前已講過「臺灣大學要設置在臺北,而非臺南」,此已是定論,無庸再議,只待(9日)於總督辦公室進行「第一回大學設立會議」之後正式公布。
 
總之,「臺南倡設臺灣大學」之說,至此湮消雲散。而正式決定將校地選在臺北富田町(即今臺大校址)則是在下任臺灣總督上山滿之進(在位期間:1926. 第一週 研究的概念與意義 (英美文學老師) 尋找研究主題 (英美文學老師) 第二週 圖書館之旅 (圖書資訊人員) 各項資料檢索技巧 (含光碟與網路查詢) (圖書資訊人員與英美文學老師) 第三週 文學研究方法介紹(I) (literary approaches) 研究趨勢介紹 (I) (Introduction to scholarship) (英美文學老師) 第四週 文學研究方法(II) (英美文學老師) 研究趨勢介紹 (II) (英美文學老師) 線上檢索(研究方法與研究趨勢) (英美文學老師與圖書資訊人員) 第五週 文學研究方法與趨勢檢索報告 (英美文學老師) 第六週 確定論文題目 建立working bibliography (課堂講授——文學老師;資料查詢——圖書館) 第七週 圖書資訊教育進階篇 WWW的介紹使用與學術研究 (英美文學老師與圖書資訊人員) 第八週 研究資料閱讀 筆記 (Note-taking) 大綱擬定 (Outline) (英美文學老師) 第九週 書目格式介紹 (MLA, APA, Chicago, etc) 論文格式介紹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週 文學研究方法(III) (英美文學老師) 研究趨勢介紹 (III)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一週 專業文學書目 專業文學期刊 (英美文學老師與圖書資訊人員) 第十二週 其他英美文學參考書(索引、手冊等) (英美文學老師與圖書資訊人員) 第十三週 論文初稿討論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四週 相關博碩士論文或期刊文章收集與討論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五週 論文修改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六週 未來研究方向討論(英美文學老師). 3因病休學)
    入學前學歷:福岡女學校、東京女子大學專攻部
    備考:聽講生(哲學概論、英文學科)、本科生 畢論名稱:「メーリーウェーブの作品研究」[據《臺北帝國大學一覽(昭和14)》,畢業姓名登錄為石本 キミ]
 
10  伊藤 富子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10.

11休學)
    備考:聽講生(文學概論、國文學史、支那文學史、東洋哲學、西洋哲學、心理學概論、政治學概論、民法概論)
 
24  曾氏麗貞(臺灣籍)
    學科專攻:植物學科
    在籍期間:昭和19. 大森政壽(英文學,昭和9年畢業),論文題目:「A Brief Study of “A Vindication of the Right” by Mary Wollstonecraft」(英文打字稿,現藏臺大圖書館特藏組校史資料區)
2. ******************************************************************* *
 
話說,初入校史館工讀時,一日與安明組長聊及校史,她特別告知我臺北帝大創校於昭和3年(1928年)3月17日;直覺,創校紀念日理所當然就是3月17日嘍。當時,我對帝大校史可謂是一張白紙。研究所四年,只知開學日和放假日,從未關心過創校記念日這檔子事。問問同在校史館工讀的大學部學弟妹們,也笑稱:「真不知耶!」這讓我心安了許多,原來不是只有我「混混噩噩」的!而當時也不疑有他。一直到最近在整理日據《臺灣日日新報》時,發現了下則新聞
 
新聞刊登時間是昭和3年(1928)5月1日,此時臺北帝大已奉日本天皇敕命(敕令第30號)正式成立,入學式業已在前天(4月30)日舉行,但是正式課程尚未開始。而標題說明,課程將從5月5日正式開始,校舍預計五年後完工,而開校記念日則訂在5月17日(???)。
 

[圖一]《臺灣日日新報》昭和3年(1928)5月1日,第22版:「五日から開始する 臺大の授業 校舍は五年度に竣成 開校記念日は五月十七日」
 
這就奇了!不是說臺北帝大創立於3月17日嗎?怎麼報紙又說是5月17日是開校紀念日呢?這不搞個明白怎麼行呢?讓我們仔細讀一下新聞內容,看是怎麼一回事
 
哦!原來官制公佈上是3月17日,但為了配合學期的方便,所以將開校記念日向後移了兩個月,而選定在5月17日啊!
 
報導次日(5月2日)《臺灣日日新報》夕刊漢文版,也刊登了這則新聞的中譯版,只是標題拿掉了「開校記念日」之事。[見圖二]但內容寫得很清楚:「同校開校記念日決定于五月十七日。在官制公布為三月十七日。為學期便宜上。延期二箇月。」這個「便宜」一句,本是日字漢字,就是「方便」之意。在《臺灣日日新報》漢文版常見此種不中不日的「和」涇濱漢文,著實有趣!
 

[圖二]《臺灣日日新報》昭和3年(1928)5月2日,夕刊2版:「臺大授業 五日開始 校舍五年竣工」
 
而每年5月17日,臺北帝大校方和學生們都做什麼呢?答案之一是:「休假一天」。如果我是臺北帝大的學生的話,我會很喜歡這樣的決定,就是賺到一天的假期。證據請看:《臺北帝國大學一覽(昭和3年)》「大學通則」中,有關休假日規定中,第七條即:「臺北帝國大學記念日 五月十七日」。[圖三]
 

[圖三]「臺北帝國大學通則」所規定休假日(昭和3年3月17日認可),《臺北帝國大學一覽》(昭和3年)
 
但事實上,當日校方還是有舉行各項慶祝活動的,所以學生不一定能休得了假。例如《臺灣日日新報》昭和5(1930)年5月18日,第1版[圖四]就報導了,5月17日帝大在運動場舉行運動會。並在文政學部的心理學研究室、土俗人種學研究室,以及附屬圖書館有貴重書籍的展覽。標題說明,當日在運動場上來了許多美女,因此教授先生們也盡情發揮他們的幽默感。而內容則提及帝大全體職員和學生都參加了這場盛大的運動會。
 

[圖四]《臺灣日日新報》昭和5(1930)年5月18日,第1版
 
往後,在記念日當天,運動會有沒有繼續辦下去,我不知道。但是貴重書籍展覽,倒是常出現在往後新聞的報導當中。例如4年後(1934年)5月20日的報導。[見圖五]報導指出,在文政學部內展有多種具學術價值的展覽品,主要是古文書和地圖集,並且雨晴不拘,盼民眾能踴躍參加學習。
 

[圖五]《臺灣日日新報》昭和9(1934)年5月20日,第7版
 
而後來有一年[昭和13年,1938年]則是除了依慣例在文政學部有貴重書籍展覽外,並且特於該年開放醫學部,讓民眾觀覽各種醫療設備。[見圖六]感覺這樣子慶祝開校記念日,也是蠻有意義的!
 

[圖六]
 
 
-完-
 
 
 

Comments. 從此過程中,可看出學術研究報告與其他類型的文章有一個很大的不同:“它要仰仗作者個人的知識和經驗以外的資料來源“(Gibaldi & Achtert 2)。此資料來源包括兩項:第一手研究及第二手研究。所謂第一手研究是針對某一題目,以直接觀察和調查的方式加以研究,比如說從事實驗或田野調查;第二手研究資料則來自別人對該題目所作的研究報告。(Gibaldi & Achtert 2)。一般來說,大部分的研究,儘管是採用第一手研究策略,仍然必須引用該學科之學者著作以為參考或借鏡。文獻探討與資料蒐集分析,成為研究報告或論文(乃至於一般政府、公司的企劃書與報告)必備的一項工作。. 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 版權所有 (C) All rights reserved
臺北市106羅斯福路四段一號   No. 以上資料來源:《臺北帝國大學一覽》、「臺北帝國大學文政學部檔案」(臺大圖藏)之「學籍簿」、「修學原簿」、「學生名簿」、「卒業生名簿」、《青榕會會員名簿》(1968年5月發行)。森岡ゆかり,「臺北帝国大学文政学部女子学生狀況表」[註一]。《臺灣日日新報》。
 
 
根據該名冊可透露出許多資訊。例如,以學部來分,臺北帝大所曾招收的女學生,文政學部22名,理農學部(含後來分出的理學部)2名,表示女性還是比較偏好文科。比較特別是,在文政學部中,名冊編號第4的洪吳氏繡進(臺灣籍,昭和8年入學)曾短期聽講政學科的民法總則、行政法總論兩堂課。當時已育有二子的她,申請進入臺北帝大當聽講生一事,報紙有載,此事有機會再談。
 
另外,以身分來分,本科生9名、聽講生16名、選科生4名。其中有先當聽講生,再考試合格為本科生的(像大森政壽、石本君子),或先當選科生,再考入本科生的(像神作柳子、林素琴)。
 
再者,以國別分,臺籍6位,日籍18位。可知當時臺灣女性要進入高等教育機構就讀,誠屬不易。但有趣的是,最後入學的三位女學生皆為臺灣籍,而且有兩位是本科生(編號22. 超過260年的歷史,在人文自然科學界中De Gruyter出版社的名稱即同義於高優質與劃時代的出版,領域包括有神學、生物學與化學、語言學與文學、數學與物理、歷史與考古、以及法律與醫學,始終堅定與卓越的學者合作而成為國際型的出版社。De Gruyter已電子化有50,000種書籍,在2013年也加入大約3,000本哈佛大學出版社的絕版書。2014年臺灣學術電子書聯盟共採購162筆De Gruyter電子書,全文格式為PDF,另存檔案、列印或複製的頁數與篇數皆無限制。. Department of Japanese Language and Culture.

Department of Japanese Language and Culture. 特藏: 全部 期刊合訂本JCD 一般圖書(兒童) 大陸期刊合訂本 小冊子(兒童) 中文期刊合訂本 幻燈片 文學教育(兒童) 日文期刊合訂本 台灣學術電子書 光碟 地圖集 行動載具 西文期刊合訂本 作品評介欣賞(兒童) 作家作品論(兒童) 兒童文學 珍善本書 音樂CD 書目索引(兒童) 書期資料 參考書 參考書(兒童) 教科書 教師指定參考書 理論研究(兒童) 報紙 期刊 期刊附件CD 畫冊(兒童) 電子書閱讀器 電子碟片(兒童) 圖書 圖畫書(兒童) 漫畫書(兒童) 網路資源 誌史(兒童) 影音光碟 影碟 數位化論文電子書 數位影音光碟 樂譜 錄音帶 錄音帶(兒童) 錄影帶 錄影帶(兒童) 藍光數位影音光碟. Tw/archives/1047]的文章之後,對於臺北帝大招收女學生的事情很感興趣,並問我臺北帝大(1928~1945)總共收過多少女學生?當時,我也不甚了解,只隨口回答說幾十個有吧?我想或許也有人對此問題感興趣,也深怕有人再問我這個問題,所以後來就透過各種管道(校史資料、報紙、期刊論文等)收集資料,並整理出來一份名冊,暫名:「臺北帝國大學女子學生名冊(初編)」[見下下段名冊]。該名冊錄有文政學部和理農學部(包括後來分出的理學部)在籍(即有學籍的)女性學生共24名,其中本科生(即正式入學的)9名,其餘分別是選科生或聽講生。
 
什麼是「選科生」呢?根據《臺北帝國大學一覽》(昭和3年)「大學通則」第24-28條,簡言之,「選科生」即有意願選擇學部(學院)中某些科目來修習學分者,透過筆試或口試合格後,可入學為「選科生」,修完學分後,學部長(即今院長)會給與證明書。現在的日本大學,為了提供中學老師(或其他目的)修習學分(日本稱「單位」),也有選科生的制度。而「聽講生」呢?根據上述「大學通則」第29-32條,即對學部中某些科目有聽講意願者,可以向學部提出申請,而學部長在認定申請者不會妨害正常上課,並在總長(即校長)的許可下,可同意讓其以「聽講生」名義進入課堂聽講,但不能參加修習科目的考試,而聽講期限為一學期或一學年。
 
底下請見該名冊。需先說明的是,由於牽涉個資問題,該名冊只提供最基礎的資訊。
 
臺北帝國大學女子學生名冊(初編):
01  大森 政壽(婚後改姓中井)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5. That have provided for us so many well furnished Libraries as well in our publick Academies in most Cities, as in our private Colleges. Richard D Altick與John Fenstermaker在The Art of Literary Research一書中,特闢一章專談圖書館。他們說: “A Knowledge of the history, strengths, and facilities of the major libraries that serve scholars in the humanities is as indispensable as a command of the bibliographical tool that are the primary keys to their contents” (183)。圖書館的確在學術研究上從事有如打地基的工作。以提昇學術研究為目標的「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應深入且廣泛地納入「圖書館利用教育」的內涵,將圖書館的資訊服務化為學術發展的重要指標。而「圖書館利用教育」與「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結合,也可避免圖書資訊服務與學習者專長無法配合。大學的研究圖書館工作,已經從單純的資源保存,轉形成圖書資訊的分類、提供與傳播。而「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正是推廣圖書資訊服務最好的場所,希望各學門的老師能與圖書資訊人員密切合作,整合該學門的研究資源與教學內涵,為提昇大學學術研究盡一份心力。. 匹茲堡大學( 英語: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簡稱PITT或匹大,成立於西元1787年,是美國歷史上第十悠久的大學,學術聲望非常. 第一週 研究的概念與意義 (英美文學老師) 尋找研究主題 (英美文學老師) 第二週 圖書館之旅 (圖書資訊人員) 各項資料檢索技巧 (含光碟與網路查詢) (圖書資訊人員與英美文學老師) 第三週 文學研究方法介紹(I) (literary approaches) 研究趨勢介紹 (I) (Introduction to scholarship) (英美文學老師) 第四週 文學研究方法(II) (英美文學老師) 研究趨勢介紹 (II) (英美文學老師) 線上檢索(研究方法與研究趨勢) (英美文學老師與圖書資訊人員) 第五週 文學研究方法與趨勢檢索報告 (英美文學老師) 第六週 確定論文題目 建立working bibliography (課堂講授——文學老師;資料查詢——圖書館) 第七週 圖書資訊教育進階篇 WWW的介紹使用與學術研究 (英美文學老師與圖書資訊人員) 第八週 研究資料閱讀 筆記 (Note-taking) 大綱擬定 (Outline) (英美文學老師) 第九週 書目格式介紹 (MLA, APA, Chicago, etc) 論文格式介紹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週 文學研究方法(III) (英美文學老師) 研究趨勢介紹 (III)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一週 專業文學書目 專業文學期刊 (英美文學老師與圖書資訊人員) 第十二週 其他英美文學參考書(索引、手冊等) (英美文學老師與圖書資訊人員) 第十三週 論文初稿討論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四週 相關博碩士論文或期刊文章收集與討論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五週 論文修改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六週 未來研究方向討論(英美文學老師). Ł¥è¡Œå­¸æ ¡è²¡åœ˜æ³•äººå¥è¡Œç§‘技大學( 英語: Chien Hsi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簡稱健行科大,是一所位於中華民國. Å°ˆæ›¸ä¸­ä¹‹è«–æ–‡ 黃 美娥, 2014 ,久保天隨與臺灣漢詩壇,楊秀芳、蘇碩斌、黃美娥等著 主編,抒情傳統與維新時代──辛亥.

15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館訊新123期(電子版69期)由校史館張安明小姐于2010-06-30撰冩的校史故事《蔡邦華院長與接收臺大詩作》,提及筆者去年參訪貴校所提供的照片和詩作。文中特别提到臺大早期人物照片十分稀少,置頂照片中的人物,影像模糊有點兒難以辨認,希望大家一起來幫忙辨識臺大早期的重要人物。
 
1945年8月,日本戰敗投降,臺灣重回中國版圖,當時國民政府教育部委派中央研究院植物研究所所長羅宗洛為首的包括浙江大學蔡邦華、陳建功、蘇步青、中央大學陸志鴻、馬廷英等五人组成臺灣教育輔導委員會來臺接收臺北帝國大學,羅宗洛接任代理校長,改制為國立臺灣大學。他應該是國立臺灣大學的首任校長。當時聘任陳建功為教務長、陳兼善(達夫)為總務長、蘇步青為理學院院長、蔡邦華為農學院院長、杜聰明為醫學院院長、陸志鴻為工學院院長(参見李東華、楊宗霖編校,臺大出版中心出版的羅宗洛校長與臺大相關史料集)。他們都是臺大早期的重要人物。
 
本人為此做了點功課,我聯絡了羅宗洛校長的長子,如今已是82歲老人的羅邦煦先生和首任國立臺灣大學教務長陳建功先生的兒子,中國科學院院士陳翰馥先生及其弟陳翰晉先生。在他們的大力協助下,將置頂照片中的人物基本辨認清楚,而且他們還各自分别提供了四張照片及羅宗洛校長的日記作斧正。
 
首先筆者上次提供的置頂照片中的人物標註有誤,左一應為馬廷英,左二應是陳建功【編按.當時校史館已經些許調整】,這張照片中没有羅宗洛校長。羅邦煦先生說「這些人裡面,我只對馬廷英和陳達夫二人辨認不清,不是太有把握,其他人我都認得。陳兆熙是朱洗先生(生物學家,筆者注)的學生,和我父親很熟,1945年12月下旬他到臺灣,帶了一台照相機,因此他們才能在一起合照。這張照片中没有我父親,我估計照片是我父親拍的。」
 

(右一蔡邦華,右二是陳兆熙(左手輕碰下巴),右三坐在陳兆熙前面的是陳達夫,站立在後面的是杜聰明,右五是蘇步青,右六是陸志鴻。左一是馬廷英,左二是陳建功。)
 
羅邦煦先生和陳翰晉先生都提供了另一張照片,是同一批人在同一地點拍的,羅宗洛取代了陳兆熙,而把杜聰明擠到左邊去了。其他人的位置没有變,所以右二應该是陳達夫。在左邊的馬廷英没有被攝入,但在照片中可以看到他的腿腳。這張照片是陳兆熙拍的。
 

(接收臺大團隊主要成員:右起蔡邦華、陳達夫、羅宗洛、蘇步青、陸志鸿、杜聰明、陳建功。)
 
還有兩張照片也是同一批人在同一地點,但在室外拍的。第一張就是取自李東華、楊宗霖編校之《羅宗洛校長與臺大相關史料集》中的那張,照片所標的名字是正確的,應是陳兆熙拍的,照片中没有陳兆熙,有羅宗洛校長。
 

 

(第二張是羅宗洛校長拍的,照片中没有羅宗洛而換成是陳兆熙了,其他人的位置没有變化。)
 
可惜照片上没有任何說明和標記,很難確定拍照的日期和地點。但羅邦煦先生提供我他父親當年的日記,發現有如下一段:「1月6日星期日晴,早起驅車至金山溫泉,同行者杜、陸、馬、蘇、蔡、建功、達夫、兆熙等8人。至淡水後沿海岸而行,車窗眺望,覺山青水秀,海闊天空,胸襟為之一快。10時半抵溫泉即入浴,水極清冽。浴後從附近飯店取酒餚,在浴室二樓午飯。飯店去浴室甚遠,送菜三次,歷時2小時,食畢已下午2時矣。歸途經基隆港岸,帆船林立,街中石礫遍地,然行人滿街,擁擠非常,4時半抵寓。」從這一段日記裡,似乎可以確定,這四張照片是1946年1月6日他們在金山溫泉拍的。我也得到陳建功先生之子陳翰馥發來的他弟弟翰晉翻拍的他家中照片的原件,其中一張左上角模糊寫有“在臺灣金山溫泉”七個字印證了羅宗洛校長的日記所言。
 

 
陳建功、蘇步青和蔡邦華均于1946年四月中返回尚在貴州遵義的浙江大學,從事浙大復員工作。(見羅宗洛日記 – 卅五年五月十五、十六、十七日則),羅宗洛校長後來也堅辭校長職務,返回了上海中研院植物所。他們這些人物都成為海峽兩岸科學教育界的知名人物。返回大陸的羅宗洛、陳建功、蘇步青和蔡邦華均被選聘為1955年的中國科學院的學部委員(院士),他們都在學術上做出很大成就。而陸志鴻、馬廷英、陳兼善則留在臺灣,陸志鴻接任了校長,成为臺大的第二任校長,臺灣大學為紀念其業績,特建”志鴻館”、立陸志鴻半身銅像。馬廷英是臺大首任地質學系主任,在地質學、古生物學和海洋地質學頗有建樹。杜聰明是臺灣第一位獲得博士學位之人,曾任臺灣醫學會會長,創辦高雄醫學院,擔任院長。貢獻於臺灣的醫學教育。陳兼善(達夫)是魚類學家,1978年返回中國大陸,曾任上海自然博物館一級研究員兼任中國魚類學會名譽會長、中國水產學會顧問。
 
-完-
 
 

Comments

Html
 
上照可見,左邊林木茂密處,即為芝山巖區塊,區塊內左邊中心的建築群為惠濟宮。而芝山巖右邊長方型建築群,即應為臺北帝大豫科校地。此外,該地理資訊系統,除可以結合Google Map查詢,並可以將古今地圖做圖層重疊,以便分析。[見圖4]
 

[圖4]
 
兩圖重疊後,即可明顯可知,豫科校地即今雨聲國小至芝山巖一帶區域,且其校地長矩型的基本結構仍清晰可見。而參照書中由豫校校友所提供的學習、生活照片來看,當時校舍及活動場所,多依山而建,且樹叢近在眼前,似在今雨聲街沿邊。再看美軍空照圖,依稀可見芝山巖東北角有許多建築物。我在想會不會就是下圖的這個地方?[圖5]
 

[圖5]預校學生在做早操。
 
惜當時戰事轉烈,豫科生被軍隊征用,全數移往新莊。據稱,校舍為日本海軍借用。臺灣光復後,一時不察,臺北帝大豫科校地被國防部接收,後來部分改建為民房。臺大向國防部追討這塊校地數十年無解,終於在國防醫學院自臺北公館水源地遷校至內湖的機緣下,1999年臺大與國防部交換土地與地上建築而畫下句點。芝山巖這塊臺北帝大豫科校地,臺大真的自始至終從無緣分在此上課。. Action),發現他同時也在臺北高等學校任教。而除在日治臺灣外,也曾任職於紐西蘭,晚年則旅居澳洲。
 
此外,由此照片得見,當時在英文科就讀的女學生,即有山根敏子(前排左一)、野上柳子(前排右一)和杜淑純(前排右二,當時署名「杜純子」)三人。可見在大森入學後,的確帶動了在臺女性就讀大學的風氣。本文,我想透過幾張老照片和資料圖片,簡介一下她在臺北帝大的日子。接下來,讓我們再度把時空,拉回到臺大校園裏還是「萬綠叢中一點紅」的日子吧!
 

[圖二]《臺灣日日新報》,1930年4月16日,第七版
標題:「臺北帝大文政學部出現第一位女子聽講生,此應該會給予臺灣女性很大刺激而陸續出現志願者!」. 10
    備考:聽講生(文學科5科II)、因病退學
 
08  渡邊 香
    學科專攻:文學科
    在籍期間:昭和9. 10-
    入學前學歷:聖心女子學院高等專門學校
    備考:本科生
 
23  藍敏子(臺灣籍)
    在籍期間:昭和19. 16)之時。可見所謂的「第一回大學設立會議」,雖決定臺北此城建校,但未決定實際設校地點。
 
順便一提,幣原博士實為伊澤總督之至親好友。原來伊澤與博士之弟幣原喜重郎(しではら きじゅうろう,1872-1951,曾任日本內閣總理大臣,時為外相),同年畢業於東京帝大。在校期間,兩人特別投緣,年長三歲的喜重郎甚至收伊澤為拜把兄弟,對其照顧有加[見「伊澤總督と幣原氏兄弟」,《臺灣日日新報》大正14(1925)年7月31日,第七版]。而伊澤總督對於我們總長,想必也是畢恭畢敬才是。而之會選定幣原博士為臺北帝大初代總長,實則有此因緣。故針對博士此次「誤傳」(抑或「失言」?),未見伊澤總督對此做任何公開評論。只得見其於當日回臺記者會中,淡淡地說道:「有關臺灣大學一事,我會至誠地聽取各方意見,以做出最後的決定。」(臺灣大學のとこも篤とそれぞれ聽取してから最後の決定を與へたいと思うて居る。)[見《臺灣日日新報》大正14(1925)年10月9日,夕刊刊第2版]
 
話說回來,「期望能將臺灣大學設在本島文化發祥地臺南」此話,到底是記者誤傳,或是幣原總長口誤,現已是羅生門而無可考證!不過,據稱日本國會圖書館所藏《伊澤多喜男關係文書》之「大學ノ位置ニ關スル件」(關於大學位置之文件),其中即有幣原總長對大學校址之選定理由。經他的分析與考察,結論是臺北郊外第一,臺中第二,而臺南第三。此或可旁證,他還是有將臺南視為未來建校地點之考量![全文完]
 
 

Comments. 國立臺東大學圖書資訊館 地址: 950 臺東市大學路二段369號 TEL:(089)518135 傳真: (089)518144 EMAIL:ref@nttu. 朱淑卿、丁昆健。〈我國大專院校圖書館利用教育現況調查研究〉。《中國圖書館學會會報》。54 (1995),頁15-25。 林茂松。〈台灣地區大學校院「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現況與展望〉。中華民國大學校院人文類學門「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規畫研討會。教育部高教司、國立政治大學英語系。民國八十六(1997)年二月二十二日。 邵婉卿。〈大學圖書館利用教育之設計與評鑑〉。《書苑季刊》。 陳超明。<網路與研究書目:一個實例> 《政大圖書資訊》8 (1994),頁 9-18。 —。<文學研究之電腦應用:書目學與研究方法的課程規劃>。 第三屆英語教學國際研討會。中華民國英語文教師學會,台北國立台灣師範大學。中華民國八十三年(1994)十一月十八至二十日。 張惠美、丁昆健。〈「國內大專院校教師對圖書館利用教育意見」之分析〉。《教育資料與圖書館學》。32卷3期(1995),頁308-26。 圖書館在「研究方法與論文寫作」課程中的角色 12 原始資料:http://140.

Jp/word/右田半四郎-1112115] 而陪同前往的小西成章(こにし なりあき),則對於臺灣植物學者而言,是再熟悉不過的了。在明治晚期,小西氏曾任臺灣總督府技師,並是臺灣早期著名登山家及植物採集家。聞名世界的臺灣杉(學名:Taiwania cryptomerioides),即由其所採集。另外,像臺灣多種原生種植物,如「小西氏栒子」(學名:Cotoneaster konishii)等,則以其姓名之,以茲記念。
 

圖二、有關臺灣演習林土地讓渡之公文(1902年9月25日)。
[資料出處]「臺灣演習林ノ設置及引繼ノ件」,《東京帝國大學農學部附屬演習林例規》[大正10(1921)年12月],頁10-11。
 
1902(明治35)年9月25日,日本內務省(內政部)正式回覆文部省(教育部)的請求,同意將臺灣演習林預定地讓渡給農科大學。上圖即此回覆公文的內容,刊載於該大學1921年所刊《東京帝國大學農學部附屬演習林例規》[此處擷取自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的電子資料庫:「近代デジタルライブラリ」(近代數位圖書館),http://kindai. Del R,而坐在他左邊,身著官服、正襟危坐、而雙頰削瘦者,我猜想可能就是幣原坦總長。
 

[圖六]大森政壽學士論文的封面頁[臺大圖書館特藏組館藏]
 
現在要從大學畢業,只要修滿學分即可。而當時,要獲得臺北帝大學士學位,除了學分(日本稱「單位」),還要寫學士論文,並審查通過。很慶幸地,大森政壽的學士論文,被安穩地保存在臺大圖書館五樓特藏組「校史資料」中。在此先感謝安明組長,以及特藏組編審宋志華小姐的協助,得以讓我調閱原件。原件為A4大小,藍皮封面,鉛印打字稿,正文68葉。封面頁[圖六]上,載其論文題目為:「A Brief Study of “A Vindication of the Rights of Woman” by Mary Wollstonecraft」,右下署名「M. Department of Japanese Language and Culture. ********************************************************************************* *
 
本人自奉命搜集日治有關「臺北帝大」(臺大前身)的新聞以來,即常如獵鷹般盯緊螢幕,捕捉下大鐸版《臺灣日日新報》電子全文資料庫的相關訊息。資料庫可用關鍵詞查詢,甚為便利,而相關詞語即有「臺北帝國大學」、「臺北帝大」、「臺大」等。一日,或許出於好玩,以鍵盤輸入「臺灣大學」四字,意想時代不對,應該不會有任何結果。按了Seach鍵後,赫然出現「全文檢索共207筆」的字樣[如圖一]。

[圖一]
 
略覽日期,有些還是在明治、大正初期,亦即臺北帝大連八字都還沒一撇之時。而略加歸類,則或可分為「議設大學」和「帝大籌備」兩大單元。前一單元,即「議設大學」新聞,與臺北帝大關係較久遠,將來有機會再談。而細看幾則有關「帝大籌備」報導,直覺還真發現了一個有趣的新天地。始知當時日人在臺籌設帝大(即大正14(1925)年至昭和3(1928)年建校為止)之經過,真是「峰迴路轉、風波不斷」。其中一則「期望能將臺灣大學設在臺南」的『八卦新聞』,還真令人跌破眼鏡。以下且讓我細說其原委。
 
這則新聞刊在日期為大正14年10月6日的報紙上,第2版,版面中間可見一個不大不小的標題載道:「期望能將臺灣大學設在本島文化發祥地臺南,結果是臺北」(臺灣大學は本島文化の發祥地たる臺南にしたいが結局は臺北)[見圖二]。內文不長,茲譯於下:

[圖二]
「【門司五日發】臺灣大學總長幣原博士(十月)五日搭乘由門司出發的扶桑丸客輪赴臺途中說道:『預定於大正十七(1928)年建校的(臺灣)大學,本來期盼能就大學創設的精神,設置在臺灣文化的發祥地臺南,但依今日情勢,只能設置在臺北了。同時,為了明年度得以著手建校之準備,雖然已編制預算,並已做好與伊澤總督在臺北的商議事項,但實際內容,現在則不便公開』。」
 
有關臺大建校之選地風波,猶記松本巍《臺北帝國大學沿革史》開頭所載:「臺北帝國大學係民國十七年(昭和三年,一九二八年)三月廿七日上山臺灣總督時依據勅令第三十號帝國大學令而成立之綜合大學,設置地點最初臺中市頗有力,但最後仍決定在總督府所在地臺北市。」以大鐸版資料庫搜之,的確可找到多筆力倡設於臺中的報導,但「盼臺大建在臺南」之說,且由甫定為未來初任校長(總長)的幣原坦(しではら たいら,1870-1953)[見圖三]口中說出,此還真是個破天荒的「新」聞!

[圖三]1933年左右的幣原坦寫真(擷取自:日文維基,http://ja. 透過資料檢索,讓學生了解當今的研究方法與趨勢後,開始引導學生進入撰寫論文的階段,首先決定研究目標、確定研究題目,並決定主要論點(argument) (含方法論literary approach)。一般文學研究者,在研究之初,往往先預設一大研究方向,而後透過資料收集與研讀,漸漸勾劃出研究的題目與論文大綱。筆者即依此方式指導學生構思自己的研究題目,首先每人挑選一文學時期或一作家,而後將此作家(如Kate Chopin )或主題(Victorian sexuality)當成查詢點(access point),來查詢博碩士論文摘要光碟或其他人文資料光碟(透過圖書館員的協助與訓練),可理出一整體的研究方向,甚至於相關題目的文字擬定(phrasing)。在經過老師與所有上課同學的集體討論,學生擬定與Chopin有關的主題研究(已被研究過或未被觸及的主題與切入點),接著在老師的協助下(亦可向其他專長的老師請教),找出尚未被研究過的方向或自己不表贊同的論點,這就是研究的題目了。筆者曾用此方法,找出有關Dickens的性學研究方向,而後以sex的相關字及衍生字(如sexual, sexuality, erotic, lust, prostitution) 來做書目查詢。建立working bibliography。(陳超明 〈網路與研究書目:一個實例〉10 ) 。. 3
    入學前學歷:臺北第一高等女學校補習科
    備考:聽講生(西洋史概說) [另據《臺灣日日新報》昭和8年5月16日,夕刊2版,惟報紙誤刊為「小原常子」]
 
06  岡田 シナ
    學科專攻:文學科
    在籍期間:昭和8. ********************************************************************************* *
 
臺北帝大文政學部有女學生,那,其他的理、農、醫、工學部呢?近從《臺灣日日新報》全文資料庫(大鐸版)整理較日據晚期資料時,赫然出現一則新聞報導:「科學する女性臺大理農學部に」(昭和16年(1941) 5月3日第3版)[中譯:做科學的女性 成功考取臺大理農學部」,新聞報導上還附了照片,可惜不甚清楚,只見靦腆的女主角身後有多管水龍頭,直覺這張照片應該就是在臺北帝大教室或是化學實驗室所拍(可能是二號館,即舊物理館,過去是化學教室和理化學教室;但三號館理農混用,也是有可能的場景)。[註一][見圖一]全文不長,茲譯於下:

[圖一]《臺灣日日新報》昭和16(1941)年5月3日第3版:「科學する女性臺大理農學部に見事入學」
[中譯]
臺北帝國大學理農學部創立以來第一位女性,在前日舉行的入學考試中,成功衝破難關,而於化學科教室佔有一席,並背負起將來革新日本科學的重責大任。真山節子小姐出生於膾炙人口的藤村詩中「小古城之畔,雲白遊子悲」所云長野縣北佐郡。此前隨著教書的父親之任教處,曾就讀縣立千葉高女,而後自沖繩第一高女畢業,然天性好學,終於決定離開父母膝下,遠赴東京遊學,而於昭和9年(1934)畢業於大森的帝國女子醫學藥學專門學校藥學科,並留原教室擔任助手,其後才決定升學,並埋頭準備入學考試,最後不枉其勤奮之功,以優異成績成為首位進入理農學部窄門之女性。而投考臺大的動機,一則因澀谷教授與節子父親為北大(北海道大學)農藝化學同期畢業生,而最直接原因則是現今附屬病院藥局長塚本教授曾為節子恩師,且惜其才分,勸其升學。
「雖然在此全無友人,有些寂寞,但若想起唯一的伴侶:科學,不可思議地,精神就源源不斷地湧上而來。」
說完此話,憑窗而立的節子小姐面前,朝陽正璀燦地照耀著,而她的一顆「科學之心」則無限地鼓動著她向前進。[寫真為真山節子小姐]
 
由報導內文可知,我們這位理農學部第一女:真山節子小姐,考取的是化學科(化學系)。出生地日本本州中部內陸的一個縣:長野縣,或許生自古城,所以個性樸實。內文中所說藤村詩,指的是日本詩人島崎藤村(1872-1943)[註二]所做的詩歌。
 
她以「專門學校」的同等學歷,參加了臺北帝大入學考試,並成為臺大第一位理科女大生。另外,所謂「帝國女子醫學藥學專門學校藥學科」,是現在日本東邦大學的起源之一。[註三]再者,文中所指澁谷教授即「澁谷紀三郎」(しぶだに きさぶろう,1883-1908),他跟節子父親真山伊十郎同期畢業於北海道帝大。這位澁谷教授後來在東北帝大農科大學取得農學博士。遠赴臺灣後,歷任臺灣總督府研究所技師、臺北帝大農學教授、中央研究所農業部長等職,致力於台灣土壤及台灣土性調查研究。[註四]
 
而影響節子小姐來臺報考最重要人物的「塚本教授」,指的是時任帝大附屬病院藥局長的「塚本赳夫」(つかもと たけお,1897-1977),曾為真山小姐在帝國女子藥學專門學校就讀時之恩師。藥學博士出身的塚本教授,亦是昭和時期知名漢方學家。我曾在《臺灣時報》讀過一篇他推廣居家種植藥草的文章[見塚本赳夫,〈自給藥草園——家庭蔬菜園にまだ植ゑるものめリ〉(《臺灣時報》昭和20年3月)],還蠻有趣的。說實話,這篇文章也很適合現在臺灣社會,一般像感冒、蚊蟲咬傷、吃壞肚子等簡易治療法,以及居家種植藥草的知識,人人應該都要知曉一二。
 
回到正題。另外,臺大圖書館目前還珍藏有臺北帝大學生學籍簿和成績單,其中就有真山女士的資料(包括學籍簿和成績單)。學籍簿附有大頭照[圖二],由照片可看出學籍簿對其個性的評語:溫厚、穩健、認真(日語:真面目),以及短髮圓臉的乾淨悧落造型。同時學籍簿上,也註明了她名字的日語發音「マヤマ セツコ」。
 

[圖二]真山女士於學籍簿中所附大頭照
 
另外,臺大圖書館藏有一本1988年理農學部同學會於東京所刊《臺北帝國大學理農學部創立六十年記念》,其中小弟找到一張昭和18年(1943)在籍學生大合照[見圖三,即本文置頂圖]。前排坐者,由右算起第四位,那位身著長裙、短髮而嬌小靦腆的女性,應該就是我們的真山女士吧!
 

[圖三]昭和18年理農學部在學生們合照,前排座者,右邊第四位女性,即真山節子[圖片來源:霜三雄等編,《臺北帝國大學理農學部創立六十年記念》(東京都:臺北帝國大學理農學部同學會,1988)。]
 
最後,根據真山女士的成績單,我們知道她於昭和18年9月25日成功取得學士資格,總成績為「優」,而學士論文的題目是〈「カユプテ」樹皮「コルク」質ニ関スル研究〉。[圖四]中譯為「白千層樹皮軟木質之相關研究」。可惜,這本學士論文已佚,不知其內容為何。
 

[圖四]真山節子女士在臺北帝大時期節成績單(一部分)
 
但是據查白千層(Melaleuca leucadendron)樹皮所提煉精油可治療風濕及霍亂等疾病,且具強效作用。這與真山女士出身藥學專校,應該有密切的關係,所以推測是介紹白千層藥用的研究專論。其實,逛逛臺大校園(甚至臺灣行道樹)就會發現這種原生澳洲、好像總是在脫皮的白千層,是相當常見的樹種。由臺大正門一直走到舊總圖(校史館)就有好幾棵巨大白千層。下圖就是小弟隨意拍的一棵,就在面對舊總圖左側入口旁[見圖五]
 

[圖五]臺大校園及市區道路隨處可見的白千層
 
再者,根據中研院臺史所「臺灣總督府職員錄系統」,可尋得昭和19年(1941)真山女士擔任臺大助手。[見《臺灣總督府職員錄》[昭和十九年(1944)]http://who.

Are all we bound, that are Scholars, to those munificent Ptolemies, bountiful Maecenases, heroical Patrons, divine spirits. Introduction to Scholarship in Modern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s.     備考:聽講生[據《臺灣日日新報》昭和8年5月16日,夕刊2,臺大圖未尋得其學籍簿]
 
07  林 ユリ子
    學科專攻:文學科
    在籍期間:昭和9. Tw/archives/1047]也著實花了不少心思。除找到了《臺灣日日新報》的幾篇報導外,還特別到中研院文哲所圖書館,以及文化大學日語系,影印了日本學者森岡ゆかり的兩篇文章,而對大森政壽在臺北帝大的生活有了進一步的了解。[註一]除此之外,當時特別想找一些有關她的照片,可惜在新聞報導及學術論文上,只有些黑白而模糊的照片。[註二]
 
一日,跟校史館安明組長談論有關杜淑純(杜聰明女兒)之事,她說記得已經有出《杜聰明與我:杜淑純女士訪談錄》了。我就查查臺大圖書館館藏目錄。嗯!原來校史館就有,急忙找來看。不翻則已,一翻就看到上面那張照片[圖一],前排左二那位身著傳統和服、蓄著時髦短髮,南方圓臉,而神情自若、充滿幹勁的女士,不就是苦尋不得的大森政壽清晰照嗎!真所謂「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語出明‧馮夢龍,《警世通言‧金令史美婢酬秀童》]!
 
照片所署日期是1942年8月,當時大森女士34歲,已畢業多年。在此之前,她曾一度回日本,做了幾年的女校英語老師。1939(昭和14)年返回到臺灣,擔任母校英文科研究室副手、助手。1937(民國26)年,中日戰爭爆發,大學學生也無法倖免於難,紛紛被徵召出征。而上面這張照片,就是為英文科學生川井清海舉行出征壯行會後,所拍攝的團體記念照。拍攝地點在「臺北鐵道大飯店」(建於1908年,歐式的三層樓豪華建築,建築物毀於二戰空襲,原地約於今新光摩天大樓處)。
 
透過這張照片,我們也可以順便認識一下臺北帝大英文科的教授群。前排左四,穿西裝打領帶的,就是大森求學期間的指導教官:矢野禾積(やの ほうじん,號峰人,1893-1988)。矢野教授,京都帝國大學英文科出身,同大學文學博士。臺北帝大成立時,即擔任西洋文學講座教授。1937年6月至1940年3月期間,任文政學部長。戰後,還曾一度為臺灣大學文政學院留用,擔任英文學課程。1947年5月16日始返回日本。
 
前排左三:工藤好美(くどう よしみ,1898-1992)副教授,畢業於早稻田大學,臺北帝大創立時,擔任助教授,短期留學英國牛津大學後,即昇任副教授。
 
而前排右三,那位翹著腳的白人老外,是義大利籍英語學者兼詩人アランデル・デル・レ(Arundel Del Re, 1892-1974)教師。查《臺北帝國大學一覽》,昭和6-17年,受雇於英文科,並擔任「傭外國人教師」。他是義大利籍英語學者、詩人,倫敦、牛津大學雙碩士學位。另外近查「臺灣總督府職員錄系統」,http://who. Org/wiki/玛丽•沃斯通克拉夫特]我想身為臺灣史上第一位女大學生,大森政壽之會選擇這個題目,是因為她對女性就學與勞動問題,有其時代的使命感吧!
 

[圖七]「學士試驗論文進行表」[臺大圖書館特藏組館藏]
 
[圖七]的這種表格,我還真得沒見過,所以特別想秀給大家看看。此表格貼在其學士論文的封面背頁上。由此「學士試驗論文進行表」可知,大森的論文審查教授有三人:指導教官矢野教授、Mr. 倫敦大學學院(英文: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縮寫: UCL )為一所坐落於英國 倫敦的公立 研究型大學。學院最初於1826年,由.

11):頁91-110。
森岡ゆかり,〈台北帝國大學最初の女性卒業生中井政壽(舊姓大森)中心に》,《中日文化(中國文化大學日本語文學系)》,第20期(2001):239-241。[在此要特別感謝中國文化大學日本語文學系無私地提供該篇文章。]
杜淑純口述;曾秋美、尤美琪訪問整理,《杜聰明與我——杜淑純女士訪談錄》(臺北市:國史館,2005)。
杜淑純,《林雙隨——杜聰明夫人與女兒之信箋》(臺北市,財團法人杜聰明博士獎學基金會,2012)。
 
 

Comments. Introduction to Scholarship in Modern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s. Tw)聯絡一下,謝謝!!
 
[本文完]
 
 

Comments. 3(本科)
    入學前學歷:臺北第一高等女學校、同志社女學校
    備考:聽講生(英文學講讀及び演習)、本科生畢論名稱:「A Brief Study of “A Vindication of the Right” by Mary Wollstonecraft」(女權擁護論)
 
02  三谷 峰子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6-?
    入學前學歷:臺北第一高等女學校、東京女子英學塾
    備考:聽講生、[據《臺灣日日新報》昭和6年4月25日,第7版登錄,臺大圖未尋得其學籍簿]
 
03  澁谷 美穗
    學科專攻:國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8. Org/wiki/玛丽•沃斯通克拉夫特]我想身為臺灣史上第一位女大學生,大森政壽之會選擇這個題目,是因為她對女性就學與勞動問題,有其時代的使命感吧!
 

[圖七]「學士試驗論文進行表」[臺大圖書館特藏組館藏]
 
[圖七]的這種表格,我還真得沒見過,所以特別想秀給大家看看。此表格貼在其學士論文的封面背頁上。由此「學士試驗論文進行表」可知,大森的論文審查教授有三人:指導教官矢野教授、Mr. 個人每次聽到校史館遊客選播臺北帝大校歌時,總覺得是在聽日本軍歌。網友們閱讀至此還沒有聽到臺北帝大校歌,無法體會我所言,先請您讀一下臺北帝大校歌的三段歌詞:

 
這首校歌選定的時間是在1940(昭和15)年12月,即中日戰爭時期所做,也難怪許多人都覺得歌詞與曲調具有濃烈的軍國主義色彩。
 
在整理該年(1940年)有關臺北帝大的新聞報導,就發現了一則「臺大學歌決る 明春發表會」的報導。[見圖三]
 
[圖三]「選定臺大校歌 將於明年春天舉辦發表會」,《臺灣日日新報》,1940(昭和15)年12月21日,第2版。

 
其中,「學歌」就是校歌的意思,就像我們稱校長,而日本人則稱「學長」一樣。依此,再循線以「臺大學歌」為關鍵字查詢,則又找到另外一則標題為:「紀元節の佳日に 臺大學歌發表會」的報導。[見圖四]
 
[圖四]標題「將於紀元節當日 舉辦臺大校歌發表會」,《臺灣日日新報》1941(昭和16)年,2月8日,第2版。

 
依此二則報導始知,原來臺北帝大校歌的歌詞,是校方向校內學生公開徵選(日文:募集)而來。最後校方選定由松谷哲男(醫學部學生)填詞,伊東謙(理農學部助手[即助教])譜曲而成的這一首。選定的時間是,昭和15(1940)年12月,而正式發表則在次年紀元節。所謂日本紀元節,是日本軍國主義時期四大節(紀元節、四方節、天長節、明治節)之一。二戰後即廢除,其後改為日本建國紀念日,即新曆2月11日。來源乃根據《日本書紀》中神武天皇即位之日:辛酉日(西元前660年)1月1日(日本古曆)。所以歌曲內才有「追求創國之理想」一句。
 
也因此,這首進行曲式校歌的正式亮相的時間是:昭和16年2月11日。而且預備在發表會當日(即紀元節),將有各學部及專門部的學生所組成的合唱團(原文:合唱隊),於臺北帝大附屬圖書館公開演唱。可惜,循線卻找不到紀元節當日發表會的報導。
 
聽完了以上的敘述,相信您一定對校史館所播放的這首「臺北帝國大學校歌」有了更多的認識。以下,就讓我們線上聽一遍這首臺北帝大校歌的第二段吧!
 
 

Comments. 1930(昭和5)年3月,時年二十二的大森政壽,甫自京都同志社女學校英文專門部畢業,決定回臺與父母同住(父親大森政春任臺灣總督府購買部主事及理事,時住在臺北市文武町二ノ一,即今二二八記念公園附近),並決定申請到臺北帝大文政學部聽講「英文學講讀及演習」等科目。當時的臺北帝大已開校3年,全校還清一色是男學生。而到底要不要接納一位女性進入臺大聽講,這對於當時的校方,特別是文政學部長村上直次郎而言,應該是不容易的抉擇吧!不過,總之大森的申請得到校方的許可,自此臺灣及臺北帝大一併開啟了男女共學的新里程。而此事很快就上報了。[見圖二《臺灣日日新報》的新聞報導]報導所附寫真可見,當時的大森政壽圓臉、短髮、著和服,一付學生模樣,表情還相當稚嫩,且有病容,完全沒有她當助教後那種英氣風發之勢。傳聞她在女專畢業之時,曾因患肺濕潤,休學一年靜養。
 

[圖三]《臺灣日日新報》,1931年4月8日,第七版
 
第二年(昭和6、1931)年3月,聽講過一年的大森(時年二十三),在參加臺北帝大第二回招生考試時,終於如願考上帝大英文科。前文已述,《臺灣日日新報》對此做了特別報導和專訪。[圖三:見《臺灣日日新報》的新聞報導]。由新聞所附寫真可看出,在雙親的照料與生養休息之後,其面色已好大為好轉。專訪之時,她還滔滔不絕地表達其對時論的抗議,談論與男學生共學的狀況,並陳述未來的研究方向,以及對自己的期許等。[「『私が入學したとて珍しがる事はない』大森政壽孃は語る(底下簡稱「專訪」)]記者在文中稱讚她,暢言抱負、勇敢進取。可見她有著好勝、意志強的個性。
 

[圖四]昭和8(1933)年3月16日,英文科師生合影[《大學史研究》,2001]
 
上面的照片,攝影日期為昭和8年(1933),拍攝的地點是文學部大樓(今文學院)教室走廊。很明顯地,照片中第二排左起第三位,即是大森本人,時年二十五的她,已是大三學生。在眾位男教師與男學生之中,她顯得神情自若,一如在接受專訪時,她告訴記者與男學生相處「相當輕鬆自在,很容易相處」[原文:「大變にアッサリして交際がし易いんです」]。照片第二排右邊第四位戴帽者,即是大森的指導教官矢野禾積。而在右邊坐在窗沿上的,則是前述義籍教師Del Re先生。
 

[圖五]文政學部(今文學院)建築前團體照,攝影時間不明[《中日文化》,頁6]
 
[圖五]的這張照片之拍攝地點,很清楚地是在文政學部(今文學院)的正門前。資料註明,其拍攝時期不明,但據推測,有可能是畢業記念團體照,所以該是在昭和9(1930)年左右。照片中,第四排左起第二位,即是我們的大森同學。在眾多男教授、男職員和男學生之中,一位長相清秀、身著和服的女性,真是「萬綠叢中紅一點」,特別令人眼睛一亮。而前排坐者右起第五名,是義籍教師Mr. 透過資料檢索,讓學生了解當今的研究方法與趨勢後,開始引導學生進入撰寫論文的階段,首先決定研究目標、確定研究題目,並決定主要論點(argument) (含方法論literary approach)。一般文學研究者,在研究之初,往往先預設一大研究方向,而後透過資料收集與研讀,漸漸勾劃出研究的題目與論文大綱。筆者即依此方式指導學生構思自己的研究題目,首先每人挑選一文學時期或一作家,而後將此作家(如Kate Chopin )或主題(Victorian sexuality)當成查詢點(access point),來查詢博碩士論文摘要光碟或其他人文資料光碟(透過圖書館員的協助與訓練),可理出一整體的研究方向,甚至於相關題目的文字擬定(phrasing)。在經過老師與所有上課同學的集體討論,學生擬定與Chopin有關的主題研究(已被研究過或未被觸及的主題與切入點),接著在老師的協助下(亦可向其他專長的老師請教),找出尚未被研究過的方向或自己不表贊同的論點,這就是研究的題目了。筆者曾用此方法,找出有關Dickens的性學研究方向,而後以sex的相關字及衍生字(如sexual, sexuality, erotic, lust, prostitution) 來做書目查詢。建立working bibliography。(陳超明 〈網路與研究書目:一個實例〉10 ) 。. MLA Handbook for Writers of Research Papers.

大學論文作家

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 外語教育哲學博士

2. ArrayWhy is it important to study the subject. 第一週 研究的概念與意義 (英美文學老師) 尋找研究主題 (英美文學老師) 第二週 圖書館之旅 (圖書資訊人員) 各項資料檢索技巧 (含光碟與網路查詢) (圖書資訊人員與英美文學老師) 第三週 文學研究方法介紹(I) (literary approaches) 研究趨勢介紹 (I) (Introduction to scholarship) (英美文學老師) 第四週 文學研究方法(II) (英美文學老師) 研究趨勢介紹 (II) (英美文學老師) 線上檢索(研究方法與研究趨勢) (英美文學老師與圖書資訊人員) 第五週 文學研究方法與趨勢檢索報告 (英美文學老師) 第六週 確定論文題目 建立working bibliography (課堂講授——文學老師;資料查詢——圖書館) 第七週 圖書資訊教育進階篇 WWW的介紹使用與學術研究 (英美文學老師與圖書資訊人員) 第八週 研究資料閱讀 筆記 (Note-taking) 大綱擬定 (Outline) (英美文學老師) 第九週 書目格式介紹 (MLA, APA, Chicago, etc) 論文格式介紹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週 文學研究方法(III) (英美文學老師) 研究趨勢介紹 (III)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一週 專業文學書目 專業文學期刊 (英美文學老師與圖書資訊人員) 第十二週 其他英美文學參考書(索引、手冊等) (英美文學老師與圖書資訊人員) 第十三週 論文初稿討論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四週 相關博碩士論文或期刊文章收集與討論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五週 論文修改 (英美文學老師) 第十六週 未來研究方向討論(英美文學老師). 3
    入學前學歷:東京女子高等師範學校保育實習科
    備考:聽講生(心理學概論及演習)
 
09  石本君子(後改登錄為石本 キミ)
    學科專攻:英文學
    在籍期間:昭和和10. Org/wiki/玛丽•沃斯通克拉夫特]我想身為臺灣史上第一位女大學生,大森政壽之會選擇這個題目,是因為她對女性就學與勞動問題,有其時代的使命感吧!
 

[圖七]「學士試驗論文進行表」[臺大圖書館特藏組館藏]
 
[圖七]的這種表格,我還真得沒見過,所以特別想秀給大家看看。此表格貼在其學士論文的封面背頁上。由此「學士試驗論文進行表」可知,大森的論文審查教授有三人:指導教官矢野教授、Mr. *************************************************************************** *
 

圖一、「林圯埔地方の演習林」,《臺灣日日新報》,1901(明治34)年2月2日,第2版
 
這是透過《臺灣日日新報》(大鐸版電子資料庫)所尋得的一則設置「大學演習林」之早期新聞報導!日期是明治34(1901)年2月2日,標題為「林圯埔地方の演習林」。文章不長,茲簡譯於下:
「臺中縣林杞埔深山,即鳳凰山與八通關之間的森林,葱鬱而為自然天障,且繁茂的森林呈垂直分布,恰為演習林之絕佳地點。農科大學助教授右田半四郎偕臺中縣技師小西成章已於前日,為前往該地[勘查地形]而到達臺中(縣)。」
 
中日戰爭前日本各大學林學科或林業科,為學生實習與教師研究之用,紛於各地擇良林以設「演習林」。其功能不僅提供實習、實驗研究,其林業收入並成為學校財源之一。日領臺灣(1895)不久,東京帝大就盯上了臺灣新高山至鳳凰山官有森林(即今南投縣鹿谷鄉鳳凰山至玉山一帶)。1900(明治33)年,當時的文部大臣(教育部長),亦即曾任臺灣總督(第一任)的樺山資紀(1837-1922),向臺灣總督兒玉源太郎(1852 -1906)交涉,並派東京帝大右田半四郎助教授(1869-1951)數次來臺勘覓演習林預定地。而這篇新聞,即報導右田教授來臺勘查地形時之狀況 [右田助教授來臺調查的最早一則新聞,則是同年1月17日,第2版]。
 
報導所稱「農科大學」,即「東京帝國大學農科大學」。農科大學是東京帝大的分科大學(戰前日本高等教育之特殊制度),前身是「東京農林學校」(1886年創校)。1919(大正8)年,始改稱「東京帝國大學農學部」。[見東京大學農學部官網,「東大農學部の歷史」,以及日文維基,「帝国大學農科大学」條目。]
 
另外,報導所載此演習林之地區為「臺中縣林杞埔深山,即鳳凰山與八通關之間的森林」,這也需要回到當時歷史的時空環境來了解。1901年的「臺中縣」指的是現在臺中縣市、彰化縣、南投縣一帶廣大的區域。[日治臺灣行政區域,見日文維基百科之日本統治時代の台湾行政区分]「林杞埔」相當於現在南投縣竹山鎮,亦是當時行政中心所在,得名於早期開墾該地之鄭成功部將參軍林圯(. 在學術研究及貢獻方面,匹大有許多傲人的頂尖成就。其中最有名的是匹茲堡醫學院以及匹茲堡醫學中心(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Medical Center),神經外科及器官移植(neurosurgical and organ transplant center)在美國有執牛耳的地位。幹細胞科學(stem cell science),生化恐怖主義防禦(bioterrorism defense),以及再生醫學或組織工程學(tissue engineering)方面,都處於美國醫學中頂尖地位。. 3
    入學前學歷:臺北第一高等女學校、私立臺北女子高等商業學院
    備考:聽講生(國語學普通講義、國文學普通講義、文學講讀及び演習)[另據《臺灣日日新報》昭和8年5月16日,夕刊2版]
 
04  洪吳氏繡進(臺灣籍)
    學科專攻:政學科
    在籍期間:昭和8.

16),正積極著手進行「大學設立案」。該年7月31日,正式任命甫由歐美考察回國的幣原坦為「大學創設事務委員」(地點設在臺灣總督府)。而10月5日(即採訪當天),幣原博士由日本神戶門司港搭乘高級客輪扶桑號[圖四]赴臺,即準備參加四天後(9日)於總督辦公室所進行的「第一回大學設立會議」。不料,為搶得一手消息,報紙的記者先生們發揮其一貫「狗仔隊」精神,隨即混入船中,盼能在駛往基隆的漫漫海路中,得由幣原博士那兒獲知什麼特別消息。
 

[圖四]幣原博士赴臺所搭高級客輪:扶桑丸(1908年由丹麥建造,1923年由大阪商船株式會社購買,並更為此名,次年開始行駛於神戶—基隆航線)。
 
我強烈懷疑,記者們並未正式採訪我們的幣原總長,抑或,他們只是如「忍者」般隱身在旁偷聽!總之,隔天(6日)總長說的話上報了!辜且不論此報導之真實性如何,這下可麻煩了。因為同時搭扶桑號返臺的伊澤總督早表明他中意的建校地點是「臺北市」。三天後(8日),扶桑丸於基隆港靠岸。可以想像,上岸後的幣原總長在讀過這則新聞後,定是有些著急,所以趕忙找了報社記者來澄清。這段公開澄清文,則刊在次日(9日)夕刊頭版「無絃琴」專欄上[見圖五]。
 

[圖五]《臺灣日日新報》大正14(1925)年10月9日,夕刊第1版
 
「無絃琴」是該報專欄,專為報導次要新聞或傳聞而設。幣原博士在此想說明一下,三天前(6日)該報刊出他在門司所言有關臺灣大學,卻被「誤傳」(過り傳えられた)之事。他解釋道,5號當日,他在船上與人論及在臺籌設大學之事,突然被問到臺灣的文化中心在何處,他即順口回答「當然是臺南(ソレは臺南に相違ない)!」總長為加強語調,進而引述史實說道,安平乃臺灣過去主要港口,荷蘭人在此建立熱蘭遮城(Fort Zeelandia,日文:ゼーランディア城,即今紅毛城),鄭成功攻略之城亦於此,而濱田彌兵衛(はまだ やひょうえ)的商船(朱印船)亦曾在此與高砂族人貿易,所以他自然答道,在安平附近的臺南是全臺之文化中心。最後,他聲稱,事前已講過「臺灣大學要設置在臺北,而非臺南」,此已是定論,無庸再議,只待(9日)於總督辦公室進行「第一回大學設立會議」之後正式公布。
 
總之,「臺南倡設臺灣大學」之說,至此湮消雲散。而正式決定將校地選在臺北富田町(即今臺大校址)則是在下任臺灣總督上山滿之進(在位期間:1926. Del R,而坐在他左邊,身著官服、正襟危坐、而雙頰削瘦者,我猜想可能就是幣原坦總長。
 

[圖六]大森政壽學士論文的封面頁[臺大圖書館特藏組館藏]
 
現在要從大學畢業,只要修滿學分即可。而當時,要獲得臺北帝大學士學位,除了學分(日本稱「單位」),還要寫學士論文,並審查通過。很慶幸地,大森政壽的學士論文,被安穩地保存在臺大圖書館五樓特藏組「校史資料」中。在此先感謝安明組長,以及特藏組編審宋志華小姐的協助,得以讓我調閱原件。原件為A4大小,藍皮封面,鉛印打字稿,正文68葉。封面頁[圖六]上,載其論文題目為:「A Brief Study of “A Vindication of the Rights of Woman” by Mary Wollstonecraft」,右下署名「M. 11-(選科)
    入學前學歷:臺北第一師範學校女子部
    備考:聽講生、選科生
 
22  張美惠(臺灣籍,時名長谷川 ミヱ)
    學科專攻:南洋史學
    在籍期間:昭和19. 16)],此眾人之願終於在五年後實現。而在[圖十]報紙所附照片,是大森在兒玉町的自家玄關前,由記者所拍攝。身著和服的大森,臉色看起來相當憔悴,曾一度生病,大約是趕論文累壞了!不過,現在終於可以鬆了一口氣。相信這是每個研究生都曾有過的恐怖經驗,就是要在期限內寫好論文,然後面對殘酷的審查制度。不過,相信努力是會有相應的代價的!報導者,她回答了記者的一些提問。諸如:與男生一同求學並不會特別辛苦,將來還想繼續從事研究工作,並且想到東京或京都的圖書館或書店繼續用功。記者還特別問她,想不想到雜誌社或當記者之類的,她的回答是:不可能(御免)。問:結婚,答:未曾考慮。最後答:若有空暇,則想多學學音樂,即練習西洋聲樂。最後,記者還特別報導,大森小姐今年二十五歲,是臺灣總督府購買部:大森政春的獨生女(日文:「一粒種」)。
 
此外,在同一版面[即圖八左下方:標題「非常用功的人 某教授談話」],還引述了大森在學三年間,曾指導她的某位教授的話:「大森氏是一位相當用功,且成績優良。個性可說好強(日文:勝氣),或可說相當穩健(しっかりもの)的一個人。而且,做為一位女性,她還是少見的,會用哲學思考事情的人。她曾說過想在圖書館工作,但是最後決定要到那裏,我則還沒有問過她。」有趣的是,畢業後的大森之求職生涯,經歷了女校英語教師、研究室助手、家庭主婦,最後在她先生過世後,真如某教授所言,在其夫任教的關西學院大學之圖書館擔任司書(1954年4月,46歲),主要處理外文書籍目錄作業。而最後則以司書課主任的身份年滿退休。
 

[圖十一]昭和19(1944)年,英文科學生須磨政敏(前排右二)壯行會[《杜聰明與我:杜淑純女士訪談錄》,頁190]前排左一為大森政壽
 
戰爭時間,在臺北帝大的生活,可不容易!特別是在終戰前,日軍自太平洋戰役節節敗退之後,物資逐漸缺乏,心理壓力也漸漸大了起來。這些由[圖十一]的照片來看、女學生們因應戰時的素裝打扮、左邊男學生摔壞而無法修理的眼鏡、大森臉上無奈的表情,以及被征兵學生惶恐的神情等等,再再都可以了解臺灣在二戰時的慘狀。順便一提,根據杜淑純回憶錄:「我的同班同學西村由弘從此失蹤,另一位同學須摩政敏從軍途中乘船被擊沉,在海上漂流了五個小時後獲救。」(頁54)如是說來,照片中,這位英文科的須摩同學,幸而檢回一條小命。
 
照片中,站在杜淑純女士(後排中間)右邊的野上柳子,和左邊的山根敏子。不知各位記不記得,在[圖一]時曾盛裝出現過。而關於二人,杜淑純回憶錄亦提及:「兩名日籍女同學一個叫野上柳子,結婚生子後中途輟學回日本,另一位是山根敏子(やまね としこ, 1921. 1930(昭和5)年3月,時年二十二的大森政壽,甫自京都同志社女學校英文專門部畢業,決定回臺與父母同住(父親大森政春任臺灣總督府購買部主事及理事,時住在臺北市文武町二ノ一,即今二二八記念公園附近),並決定申請到臺北帝大文政學部聽講「英文學講讀及演習」等科目。當時的臺北帝大已開校3年,全校還清一色是男學生。而到底要不要接納一位女性進入臺大聽講,這對於當時的校方,特別是文政學部長村上直次郎而言,應該是不容易的抉擇吧!不過,總之大森的申請得到校方的許可,自此臺灣及臺北帝大一併開啟了男女共學的新里程。而此事很快就上報了。[見圖二《臺灣日日新報》的新聞報導]報導所附寫真可見,當時的大森政壽圓臉、短髮、著和服,一付學生模樣,表情還相當稚嫩,且有病容,完全沒有她當助教後那種英氣風發之勢。傳聞她在女專畢業之時,曾因患肺濕潤,休學一年靜養。
 

[圖三]《臺灣日日新報》,1931年4月8日,第七版
 
第二年(昭和6、1931)年3月,聽講過一年的大森(時年二十三),在參加臺北帝大第二回招生考試時,終於如願考上帝大英文科。前文已述,《臺灣日日新報》對此做了特別報導和專訪。[圖三:見《臺灣日日新報》的新聞報導]。由新聞所附寫真可看出,在雙親的照料與生養休息之後,其面色已好大為好轉。專訪之時,她還滔滔不絕地表達其對時論的抗議,談論與男學生共學的狀況,並陳述未來的研究方向,以及對自己的期許等。[「『私が入學したとて珍しがる事はない』大森政壽孃は語る(底下簡稱「專訪」)]記者在文中稱讚她,暢言抱負、勇敢進取。可見她有著好勝、意志強的個性。
 

[圖四]昭和8(1933)年3月16日,英文科師生合影[《大學史研究》,2001]
 
上面的照片,攝影日期為昭和8年(1933),拍攝的地點是文學部大樓(今文學院)教室走廊。很明顯地,照片中第二排左起第三位,即是大森本人,時年二十五的她,已是大三學生。在眾位男教師與男學生之中,她顯得神情自若,一如在接受專訪時,她告訴記者與男學生相處「相當輕鬆自在,很容易相處」[原文:「大變にアッサリして交際がし易いんです」]。照片第二排右邊第四位戴帽者,即是大森的指導教官矢野禾積。而在右邊坐在窗沿上的,則是前述義籍教師Del Re先生。
 

[圖五]文政學部(今文學院)建築前團體照,攝影時間不明[《中日文化》,頁6]
 
[圖五]的這張照片之拍攝地點,很清楚地是在文政學部(今文學院)的正門前。資料註明,其拍攝時期不明,但據推測,有可能是畢業記念團體照,所以該是在昭和9(1930)年左右。照片中,第四排左起第二位,即是我們的大森同學。在眾多男教授、男職員和男學生之中,一位長相清秀、身著和服的女性,真是「萬綠叢中紅一點」,特別令人眼睛一亮。而前排坐者右起第五名,是義籍教師Mr. 從此過程中,可看出學術研究報告與其他類型的文章有一個很大的不同:“它要仰仗作者個人的知識和經驗以外的資料來源“(Gibaldi & Achtert 2)。此資料來源包括兩項:第一手研究及第二手研究。所謂第一手研究是針對某一題目,以直接觀察和調查的方式加以研究,比如說從事實驗或田野調查;第二手研究資料則來自別人對該題目所作的研究報告。(Gibaldi & Achtert 2)。一般來說,大部分的研究,儘管是採用第一手研究策略,仍然必須引用該學科之學者著作以為參考或借鏡。文獻探討與資料蒐集分析,成為研究報告或論文(乃至於一般政府、公司的企劃書與報告)必備的一項工作。. 以上資料來源:《臺北帝國大學一覽》、「臺北帝國大學文政學部檔案」(臺大圖藏)之「學籍簿」、「修學原簿」、「學生名簿」、「卒業生名簿」、《青榕會會員名簿》(1968年5月發行)。森岡ゆかり,「臺北帝国大学文政学部女子学生狀況表」[註一]。《臺灣日日新報》。
 
 
根據該名冊可透露出許多資訊。例如,以學部來分,臺北帝大所曾招收的女學生,文政學部22名,理農學部(含後來分出的理學部)2名,表示女性還是比較偏好文科。比較特別是,在文政學部中,名冊編號第4的洪吳氏繡進(臺灣籍,昭和8年入學)曾短期聽講政學科的民法總則、行政法總論兩堂課。當時已育有二子的她,申請進入臺北帝大當聽講生一事,報紙有載,此事有機會再談。
 
另外,以身分來分,本科生9名、聽講生16名、選科生4名。其中有先當聽講生,再考試合格為本科生的(像大森政壽、石本君子),或先當選科生,再考入本科生的(像神作柳子、林素琴)。
 
再者,以國別分,臺籍6位,日籍18位。可知當時臺灣女性要進入高等教育機構就讀,誠屬不易。但有趣的是,最後入學的三位女學生皆為臺灣籍,而且有兩位是本科生(編號22.

One Comment

  1. Frankfurter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